星虎论坛's Archiver

云雾飞舞 发表于 2008-12-13 11:30

历史小说《明朝那些事儿》TXT格式小说下载与最新连载

[size=3]下面的附件就是《明朝那些事儿》的一至六卷并追加到1652章节的TXT格式小说下载,解压缩密码为本站域名[url]www.bjsyouth.cn[/url]

以后的章节也会在此贴更新[/size]

[[i]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08-12-13 11:39 编辑 [/i]]

云雾飞舞 发表于 2008-12-13 11:49

[size=3][1653]



比如崇祯三年,他听说孙承宗出兵关内四城,明知敌人很猛,就派二贝勒阿敏出征,被打了个稀里哗啦回来,趁机撤了兄弟的职。



这次也差不多,如此说来,他大概还差祖大寿个人情。



但祖大寿的情况并未改变,他依然出不去,援军依然没法来,他依然不投降。



皇太极想招降祖大寿,很想,所以他费劲心机,先是往城里射箭,夹带信件,可是祖大寿的习惯很不好,总不回。



打了个把月,回信了。



这也是迫不得已,当初被围的时候,实在太过突然,按照明朝规定,军事部队执行任务时,身边只带三天干粮,现在都三十天了,吃什么?



吃人。



大凌河城里,除了一万多军队外,还有两万多民工,几千匹马。



还好,没有粮食,吃马也能活,过了几十天,马吃完了。



没办法,只能吃人了。



当兵的开始吃民工,而且很有组织性,今天吃几个,就杀几个,挑好人,组织起来杀掉,分吃。



杀掉的人除了肉吃完外,连骨头都没剩,收起来当柴禾烧,用人骨烤人肉,真正是物尽其用。



就是这样,也没有投降。



但祖大寿已经到极限了,这样下去,没被后金军打死,也被城里的兵给吃了。所以他开始跟皇太极联系。



联系的话题很简单,两个字——投降。



皇太极知道城里很困难,很缺粮食,但他并不知道,祖大寿很坚韧。



祖大寿根本不想投降,他只是拖延时间,等待援军,但时间越来越长,援军却越来越少,于是,经过审慎地思考,祖大寿做出了一个抉择,脱离苦海的抉择。



他与皇太极的使者进行了会谈,表示愿意投降。



崇祯四年(1631),祖大寿召集众将,宣布决定,投降。



所有的人都赞成,只有一个人反对——何可纲。



袁崇焕没有看错人,何可纲是一个靠得住的人,他严辞拒绝了祖大寿的提议,即使饿死,绝不投降!



袁崇焕也没有说错,他的魔咒最终应验了。



大家都投降,你不投降,就只有杀了你了。



祖大寿用行动,完成了袁崇焕诺言的最后部分:自相残杀。



他命令将拒不投降的何可纲推出城外,斩首示众。[/size]

云雾飞舞 发表于 2008-12-13 11:49

[size=3][1654]



何可纲死前,并不惊慌,也不愤怒,只有鄙视,对叛徒祖大寿的鄙视。或许在他看来,这是最后的解脱,他终究没有辜负袁崇焕的期望。



但他并不知道,坚持到底的人,并不只他一个,坚持的方式,除死外,还有其它方式,比死更痛苦的方式。



杀死何可纲后,祖大寿出城投降。



对于祖大寿同志,皇太极显示了最高程度的敬意,比对兄弟还客气,带着所有高级官员出营迎接,连跪拜礼都免了,拉进大营后,管吃管喝,吃完喝完又送土特产,安排休息。



祖大寿很感动,随即提出,希望为后金立功,并拟出了一个方案:



锦州的守将,都是自己的手下,虽然现在有巡抚丘禾嘉坐镇,但只要能潜入城内,召集部下,就能杀掉丘禾嘉,攻陷锦州。



皇太极同意了他的方案,给祖大寿凑了几百人,假装大凌河逃兵,护送他进入锦州,并派出多尔衮率领军队,隐藏在锦州附近,等待祖大寿的信号。



信号是炮声,按照约定,祖大寿如顺利入城,应于十一月二日放炮,第二天动手,杀掉丘禾嘉,如一切顺利,就鸣炮通知城外后金军,里应外合,攻克锦州。



两天后,在皇太极的注视下,祖大寿率领随从,出发前往锦州。



事情非常顺利,十一月一日,在后金军的暗中护送下,祖大寿顺利入城。



从某个角度看,皇太极是个生意人。



其实他并不相信祖大寿,所以劝降又放走,还客客气气地请客送礼,只是希望得到更大的回报。



十一月二日,当他听到锦州城内传来炮声时,他终于放心了,祖大寿传出入城信号,这次生意不会亏本了。



但是第二天,他没有听到炮声,很明显,祖大寿还没有动手。



第三天,也没有炮声。



就在他极度怀疑之刻,却收到了祖大寿的密信。



这封信是祖大寿从城中送出的,大致内容是说,由于出发仓促,且锦州军队很多,身边的人又少,暂时无法动手,过两天再说。



既然如此,就多等两天。



两天,没信。



又两天,还没信。



到第三个两天,终于有信了。



皇太极又收到了祖大寿的信,写得相当客气,首先感谢皇太极同志的耐心等待,然后诉苦,说锦州城内防布森严,难以动手,希望皇太极继续等着,估计到来年,就能办这事了。



被人涮了。[/size]

云雾飞舞 发表于 2008-12-13 11:50

[size=3][1655]



其实从开始,祖大寿就没打算投降,堂堂大明总兵,怎么能投降呢?



但不投降就出不去,所以他决定,投个降,先出去。



但是何可纲反对。



此时,祖大寿有两种选择,第一,当着大家告诉何可纲,我们不是投降,是忽悠皇太极的,等出去后,我们就找个机会跑路,回家洗了睡。



但这么干,难保不被人举报,保密起见最好别讲。且何可纲本是个二杆子,要死就死,投降就投降,投什么假降?



第二;杀了他。



只能这样。



于是何可纲死去了,祖大寿活下来,为了同一个目标。



事实上,祖大寿回到锦州后,啥都没干,就说自己跑回来了,继续一心一意地镇守锦州,坚决打击皇太极。



但刚涮完人家,就不认账,实在太过缺德,所以他在十一月二日的时候,还是按约定放了几炮,就当是给皇太极同志留个纪念,说声拜拜。



至于送信解释情况,说自己暂时无法下手,倒也并非客气,实在是没办法,因为他的许多部下和亲属,还在皇太极那边,自己跑了,还不客气客气,就扯淡了。所以这几封信的意思也很明确,就是说我虽然骗了你,但你也消消气,别把事情做绝,将来没准还能合作。



当然,关于这件事,也有争议说祖大寿同志不是诈降,是真降,只不过回锦州后人手不足没法下手,所以才没干。



这种说法是不太靠谱的,因为很快,他就接受了锦州防务,镇守锦州,要多少人手有多少人手,也没干。



袁崇焕终究没有看错人。



但这件事情最奇特的地方,既不是祖大寿忽悠,也不是皇太极被忽悠,而是崇祯。



锦州守将,巡抚丘禾嘉是一个极其谨慎的人,虽然祖大寿没说实话,但他已多方查证,确认了祖大寿的投降,并且写成了报告,上报崇祯。



奇怪的是,报告送上去了,崇祯也看了,却没有任何反应,压根就没理这事,依然委任祖大寿镇守锦州。



在这世上混,大家都不容易,睁只眼闭只眼算了吧。



最倒霉的反倒是孙承宗。他开始砌墙的时候,很多人就不服气,现在墙没砌好,就给人拆了,还收拾了施工队,于是又是一片口水铺天盖地而来,孙承宗比较识趣,一个月后就辞职走人了。[/size]

云雾飞舞 发表于 2008-12-13 11:51

[size=3](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656]



历经三朝风云,关宁防线的构架者,袁崇焕、祖大寿的提拔者,忠诚的爱国者,力挽狂澜的伟大战略家孙承宗,结束了。



但这并不是他的终点,七年之后,他将在另一个舞台上,演出他人生最辉煌的一刻,以最壮烈的方式。



意外的意外



大凌河失陷了,皇太极走了,孙承宗也走了,这就是崇祯四年大凌河之战的结果。



但还有一个结果,是很多人并不知道,也没有料到的。



而这个结果的出现,和袁崇焕同志有莫大的关系。



袁崇焕杀掉毛文龙后,皮岛的局势很稳定,过了一年,就开始闹事。



闹事的根本原因,还是毛文龙,因为这位兄弟太有才能,以致于他在岛上的时候,大肆招兵,不但招汉人,还招满人。



毕竟不管汉人满人,都认钱,而且满人作战勇猛,更好用,加上毛文龙会忽悠,越招越多,许多关外的人还专程坐船来参军,到最后竟然有上千人。



但毛文龙死后,继任的人能力差点,没法控制局面,就兵变了,先是士兵互砍,然后是将领互砍,最后总兵黄龙专程带兵上岛,才算把事镇住。



但这件事一闹,许多人都不想在岛上呆了。其中有两个人,这两个人是孔有德和耿仲明。



但到底去哪里,还是个问题,这二位仁兄都是山东人,原先还是矿工,出来闯关东,现在闯不下去,一合计,还是回老家。



当然,回去挖矿是不能的,既然是兵油子,还是当兵合算,找来找去,听说登莱巡抚孙元化那里缺人,就去了。



孙元化,明代伟大的科学家,徐光启的学友,特长是炸药学、弹道学,简而言之,是搞大炮的。



据说这人不但精通物理、化学,还懂葡萄牙语,当年还上过葡萄牙火炮培训班,属于放炮专家。



当时他正跟葡萄牙人搞科学试验(造大炮),手下缺人,孔有德带人跑过来,十分之高兴,当即就把人给收编了。



其实孙先生虽说致力于科学研究,也曾打过仗,之前还曾当过宁远副使,给袁崇焕答打过工,也见过世面。



可惜,知识分子就是知识分子。



他并不知道,所谓孔有德、耿仲明,属于有奶便是娘型,是典型的兵油子,给钱就开工,不给钱就打老板,招这么俩员工,只好认倒霉。[/size]

云雾飞舞 发表于 2008-12-13 11:52

[size=3][1657]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这两位矿工兄弟还是很听话的,也服管,估计换了老板,也想好好干两天。



然而意外发生了。



祖大寿在大凌河筑城,被人围攻,朝廷四处调援兵,孙元化归孙承宗管,孙承宗找他要兵,他就把孔有德派去了。



孔有德很听命,立马就出发,前去拯救祖大寿。



走到半路,意外的意外发生了。



因为此时已经是十月份(阴历),天开始下雪,孔有德估计是走得急了点,不知是粮食没带够,还是当兵的想开小灶,反正是几个人私自到老百姓家打猎,把人家里的鸡给吃了。



吃完了,被人发现了。



吃了就吃了吧,并非什么大事,大不了赔几只。



可问题是,当地的老百姓比较彪悍,且没说赔鸡,把人抓住以后,先修理了一顿,打得很惨。



消息传上去,当即炸锅,孔有德怒了,这还了得,后金军老子都没怕过,怕老百姓?二话不说,索性抢你娘的。



问题是,抢完了怎么办,毕竟大明是法制社会,犯了法,是要杀头的,所以孔有德破罐子破摔,反了。



孔有德同志原本是挖矿的,也没什么政治目标,更不打算替天行道,但既然反了,替天抢一把还是要的。



他带领部队,开始沿路抢劫。



此时,得到消息的孙元化急得不行,连忙找来山东巡抚余大成商量对策,谈来谈去,谈出一个结果——招安。



想出这么个招,原因在于他们认定,孔有德的反叛是出于误会,只要把他拉回来,安慰安慰,没准再给几只鸡,就能解决问题。



更重要的是,这件事如果追究起来,黑锅就背定了,趁着现在事情还不大,瞒报情况拉人回来,还能保住官位,所以不能动武,只能招安。



事实证明,瞒报注定是要穿帮的。



孙元化派出使者,找到孔有德,告诉他,赶紧归队投降,否则就什么什么。



孔有德很害怕,当即表示愿意投降,前往登州接受整编。



孙元化很满意,坐在城里等着孔有德,几天后,孔有德顺利到达登州,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攻城。



孙元化同志毕竟是知识分子,他并不知道,像孔有德这种兵油子,本没有道德观念,算是无赖,而能镇得住他的,也只有更无赖的无赖,比如毛文龙。[/size]

云雾飞舞 发表于 2008-12-13 12:56

[size=3][1658]



而孙专家最多也就是个技术员,对孔有德而言,不欺负是白不欺负。



还好守军反应快,立即出城迎敌。



但就战斗力而言,双方差距实在太大,登州城里的部队,平时最多也就打打土匪,跟从皮岛来的孔有德相比,只能算仪仗。



所以没过多久,部队就被孔有德军击溃,退回城内。



虽然失利,但大体还算不错,因为登州城有大炮,据城坚守,应该没有问题。



可惜孙元化同志疏忽了极为重要的一点——他忘记了一个人:耿仲明。



耿仲明还在城内,作为孔有德的铁杆、老乡、战友兼同事,如果不拉兄弟一把,是不地道的。



耿仲明很地道,所以他连夜打开了城门,放孔有德进城,登州沦陷了。



孙元化很有点骨气,听说叛军入城,就准备自杀,但手慢了点,导致自杀未遂,被俘。



孔有德到底是混社会的,讲点江湖道义,没有杀孙元化,只是把他扣作人质,同时,他又致信山东巡抚余大成,要求和谈。



好在余大成还比较清醒,知道事情闹大了,当即上报朝廷,登州失陷。



崇祯大怒,搞这么大的事,现在才来汇报,干什么吃的!



他马上下令,免去孙元化,余大成的职务,委派谢涟为信任登莱巡抚,接替孙元化,平定叛乱。



很快,孔有德也得知了这个消息,他明白,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



但他对孙元化似乎很有感情,到这份上,都没动他一根指头,竟然给放了。



但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难得干了件好事,也能把孙专家害死。



因为这事从头到尾,孙专家的责任太大,所以孙元化千里迢迢投奔朝廷后,就被朝廷逮了,送到京城,审讯完毕,竟然判了死刑,拉出去砍了。



现在的孔有德很麻烦,他虽然占据了登州,但也就是个县城,且还在明朝腹地,上天没路,下地没门,渡海没船,基本是歇菜了。



但非常难得,孔有德同志很乐观,他非但没有走,还干起了大买卖,找来了当年的同事李九成、耿仲明,陈友时,还拉上毛文龙的儿子毛承禄,并广泛招募各地犯罪分子,扩编军队。



更搞笑的是,他们还组织政府,开始封官,封到一半,发现没有官印,还专门抓了几个刻印章的,帮他们刻印,很有点过日子的意思。[/size]

云雾飞舞 发表于 2008-12-13 12:58

[size=3]1659]



当然,他们在百忙之中,没有忘记自己的主业——抢劫,原先只抢个把县,现在牛了,统筹抢劫,分兵几路,从登州开始,沿着山东半岛去抢,搞得民不聊生。



崇祯决定,解决这个问题。



但新任巡抚谢涟刚到任,就发现,在围剿孔有德之前,他必须先突围。



孔有德同志手下这帮兵,打后金军,只能算是凑合,但打关内这帮人,实在是绰绰有余,谢涟到达莱州之后,就被围了。



但孔有德攻城的水平明显是差点,双方陷入僵持,你进不来,我出不去。



朝廷倒真急眼了,听说新到的巡抚又被围住,立即增兵,两万多人,直奔莱州。



孔有德听说朝廷援兵到了,也不含糊,加班加点地攻城,现炒现卖,拉出了登州城里的大炮,猛轰城头,竟然轰死了新到任的山东巡抚(谢涟是登莱巡抚)。



谢涟虽说打仗没谱,还是比较硬的,死撑,等援兵来。



他等来的不是援兵,而是一个做梦也想不到的消息。



围城的孔有德派出了使者,交给他一封信,信中表示,希望谢大人开恩,愿意投降。



听明白了,不是要谢大人投降,而是要谢大人接受投降。



这是个比较搞笑的事,深陷重围还没投降,包围的人倒要投降了,鬼才信。



谢涟信了,因为形势摆在眼前,朝廷援兵即刻就到,孔有德是聪明人,投降是他仅存选择。



他决定亲自出城,接受投降。



谢大人到底还是知识分子,他不知道,孔有德同志虽然是个聪明人,却是个聪明的坏人,从他反叛那天起,就没打算回头。



时候到了,孔有德张灯结彩,锣鼓喧天,亲自在城门迎接。谢巡抚很受感动,带着几个随从出城受降。



为示庄重,他还去找莱州总兵,让他一起出城。



总兵不去。



不但不去,还劝谢巡抚,最好别去。



跟谢涟不同,这位总兵,是从基层干起来的,比较了解兵油子的特点,认定有诈,坚持不去。



保住莱州,就此一举。



接下来的过程很有戏剧性,谢涟出城后,受到了孔有德的热情接待,手下纷纷上前,亲密地围住了谢巡抚,把他直接拉倒了大营。



一进去,就变脸了。



孔有德的打算是,先把谢巡抚绑起来,当作人质,然后又把随同的一个知府拉到城下,逼他传话,让里面的人投降。[/size]

云雾飞舞 发表于 2008-12-13 12:59

[size=3][1660]



这位知府表示配合,到城下,让喊话,就真喊了:



“我死后,你们要好好守城!(汝等固守)”



按常规,此时发生的事情,应该是贼兵极其愤怒,残忍地杀害了知府大人。



但事情并非如此,因为知府大人固然有种,但更有种的,是那位不肯出城的总兵。



他听说巡抚被人劫了,知府在下面喊话,二话不说,就让人装炮弹,看准敌人密集地区,开炮。



敌人的密集地,也就是知府大人所在地,几炮打下去,叛军死伤惨重,知府大人也在其中,壮烈捐躯。



虽然巡抚够傻,好在知府够硬,总兵够狠,莱州终究守住。



但孔有德还是溜了,赶在援军到来之前。



这么闹下去,就没完了,崇祯随即下令,出狠招,调兵。



照目前情况看,要收拾这帮人,随便找人没有效果,要整,就必须恶整。



所以,他调来了两个猛人。



第一个,新任山东巡抚朱大典,浙江金华人,文官出身,但此人性格坚毅,饱读兵书,很有军事才能。



但更猛的,是第二个。



此时的山东半岛,基本算孔有德主管,巡抚的工作,他基本都干,想怎么来怎么来,看样子是打算定居了。



而且此时他的手下,已经有四五万人,且很有战斗经验,对付一般部队,绰绰有余。



所以派来打他的,是特种部队。



崇祯五年(1632)七月,明军先锋抵达莱州近郊,与孔有德军相遇,大败之。



孔有德很不服气,决定亲自出马,在沙河附近布下阵势,迎战明军。



他迎战的,是明军先锋。明军先锋,是关宁铁骑,统领关宁铁骑的,是吴三桂。



猛胜朱大典者,吴三桂也。



虽然按年龄推算,此时的吴三桂,还不到二十,但已经很猛,只要开战就往前冲,连他爹都没法管,对付孔有德之流,是比较合适的。



战斗的进程可以用一个词形容——杀鸡焉用牛刀。



关宁铁骑的战斗力,已经讲过了,这么多年来,能跟皇太极打几场的,也就这支部队。



而孔有德的军队,虽然也在辽东转悠,但基本算是游击队,逢年过节跟毛文龙出来打黑枪,实在没法比。



反映在战斗力上,效果非常明显。[/size]

云雾飞舞 发表于 2008-12-13 13:00

[size=3][1661]



孔有德的军队一触即溃,被吴三桂赶着跑了几十里,死了近万人,才算成功逃走。



原本孔有德的战术,是围城打援,围着莱州,援军来一个打一个。



但这批援军实在太狠,别说打援,城都别围了,立马就撤。



莱州成功解围,但吴三桂的使命并未结束,他接下来的目标,是登州。



被彻底打怕的孔有德退回登州,在那里,他纠集了耿仲明、李九成、毛承禄的所有军力,共计三万余人固守城池,他坚信,必定能够守住。



其实朱大典也这么想,倒不是孔有德那三万人太多,而是因为登州城太厚。



登州,是明代重要的军事基地,往宁远、锦州送粮食,大都由此地起航,所以防御极其坚固。



更要命的是,后来孙元化来了,这位兄弟是搞大炮的,所以他修城墙的时候,是按炮弹破坏力来算。



换句话说,平常的城墙,也就能抗凿子凿,而登州的城墙,是能扛大炮的,抗击打能力很强。



更麻烦的是,孙巡抚是搞理科的,比较较真,把城墙修得贼厚且不说,还充分利用了地形,把登州城扩建到海边,还专门开了个门,即使在城内支持不住,只要打开此门,就能立刻乘船溜号,万无一失。



所以朱大典很担心,凭借目前手中的兵力,如果要硬攻,没准一年半载还打不下来。



按朱大典的想法,这是一场持久战,所以他筹集了三个月的粮食,准备在登州城过年。



到了登州,就后悔了,不用三个月,三天就行。



孔有德到底还是文化低,对于登州城的技术含量,完全无知。听说明军到来,跟耿仲明一商量,认为如果龟缩城内,太过认怂,索性出城迎战,以示顽抗到底之决心。



这个决心,只维持了一天。



率军出城作战的,是跟孔有德共同叛乱的李九成,他威风凛凛地列队出城,摆好阵势,随即,就被干掉了。



明军出战的,依然是关宁铁骑,来去如风,管你什么阵势不阵势,就怕你没出来,出来就好办,骑兵反复冲锋,见人就打,叛军四散奔逃,鉴于李九成站在队伍最前面(最威风),所以最快被干掉,没跑掉的全数被歼。[/size]

云雾飞舞 发表于 2008-12-13 13:02

[size=3][1662]



此时城里的叛军,还有上万人,但孔有德明显对手下缺乏信心,晚上找耿仲明,毛承禄谈话,经过短时间磋商,决定跑路。



说跑就跑,三个人带着部分手下、家属、沿路抢劫成果,连夜坐船,从海边跑了。



按孔有德的想法,跑他个冷不防,这里这帮傻人不知道,还能顶会,为自己争取跑路时间。



然而意外发生了,他过高估计了自己手下的道德水准,毕竟谁都不傻,孔有德刚跑,消息就传了出去,而类似孔有德这类黑社会团伙,只要打掉领头的,剩下的人用扫把都能干掉。



于是还没等城外明军动手,城里就先乱了,登州城门洞开,逃跑的逃跑,投降的投降,跳海的跳海,朱大典随即率军进城,收复登州。



事情算是结了,但孔有德这帮人在山东乱搞了半年,不抓回来修理修理太不像话,所以将领们纷纷提议,要率军追击孔有德。



但朱大典没有同意。



不同意出兵,是因为不需要出兵。



逃到海上的孔有德很得意,虽说登州丢了,但半年来东西也没少抢,地主当不成,还能当财主。



得意到半路,遇上个人,消停了。



他遇上的这个人,名叫黄龙。



孔有德跟黄龙算是老熟人,因为黄龙曾经当过皮岛总兵,还管过孔有德。



孔有德怕的人比较少,而黄龙就属于少数派之一,孔有德之所以投孙元化,就是因为黄龙太厉害,在他手下太难混。



在最不想见人的地方,最不想见人的时候,遇上了最不想见的人,孔有德很伤心。



老领导黄龙见到了老部下孔有德,倒也没客气,上去就打,孔先生当即被打懵,部下伤亡过半,连他的亲人都没幸免(他抢劫是带家属的),纷纷堕海而亡。



但最不幸的还不是他,而是毛承禄。



这位仁兄先是老爹(毛文龙)被杀,朝廷给了个官,也不好好干,被孔有德拉下水搞叛乱,落到这般地步,而关键时刻,孔有德不负众望,毅然抛弃了这位老上级的公子,把他丢给了黄龙。



而孔有德和耿仲明不愧干过海盗,虽说打海战差点,但逃命还凑合,拼死杀出血路,保住了性命。



毛承禄就不行了,被抓住后送到了京城,被人千刀万剐。



黄龙的战役基本上彻底摧毁了叛军,孔有德和耿仲明逃上岸的时候,已经是光杆司令了。山东叛乱就此结束。



这次叛乱历时半年,破坏很大,而最关键的是,叛乱造成了两个极为重要的结果——足以影响历史的结果。[/size]

云雾飞舞 发表于 2008-12-13 13:02

[size=3]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663]



第一个是坏结果:鉴于生意赔得太大,既没钱,也没人了,回本都回不了。孔有德、耿仲明经过短时间思想斗争,决定去当汉奸,投靠皇太极。



其实这两个人投降,倒也没什么,关键在于他们曾在孙元化手下混过,对火炮技术比较了解,且由于一贯打劫,却在海上被人给劫了,很是气愤,不顾知识产权,无私地把技术转让给了皇太极。从此火炮部队成为了后金的固定组成部分,虽说孔有德、耿仲明文化不高,学得不地道,造出来的大炮准头也差点,但好歹是弄出来了。



更重要的是,由于他们辛苦折腾半年,弄回来的本钱,连同家属,都被明军赶进海里喂鱼,亏了老本,所以全心全意给后金打工,向明朝复仇。



一年后,他们找到了复仇的机会。



除锦州、宁远外,明朝在关外的重要据点,大都是海岛,这些海岛有重兵驻守,时不时出来打个游击,是后金的心腹大患,其中实力最强的守岛人,叫做尚可喜。



之前我说过,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是山东老乡,且全都是挖矿的,现在孔有德决定改行挖人,劝降尚可喜。



一边是国家利益,民族大义,一边是老乡、老同事,尚可喜毫不为难地做出了抉择——当汉奸。



当英雄很累,当汉奸很轻松。



第二个是好结果,经过这件事,崇祯清楚地认识到,关内的军队,是很废的,关外的军队,是很强的,所以有什么麻烦事,可以找关外军队解决(比如打农民军)。



偶然的偶然



山东的叛乱是个麻烦事,但要看跟谁比,要跟西北比,就不算个事。



据说朱元璋当年建都的时候,曾经找人算过一卦,大致内容跟现在做生意的差不多,比如这笔生意能做多少年,有什么忌讳等等。



据说那位算卦的半仙想了很久,说了八个字:



始于东南,终于西北。



朱元璋建都南京,就是东南,按照这句话的指示,最后收拾他的人,是从西北过来的。



这句话看起来很玄,实际上倒未必。这位半仙懂不懂算卦我不知道,但他肯定是懂历史的,自古以来,中原政权完蛋,自己把自己折腾死的除外,大多数外来的什么匈奴、蒙古,都在西北一带。
[/size]

云雾飞舞 发表于 2008-12-13 13:04

[size=3][1664]



但就崇祯而言,肯定是不信的。因为对明朝威胁最大的,是后金。而后金的位置是东北,就算是被灭了,也是始于东南,终于东北。



但事实告诉我们,算卦这种事,有时是很准的。



西北很早就有人闹事了,但原先并不大,最多就是几十个人,抢个商铺,拿几把菜刀,闹完后上山当匪,杀掉的最高官员,也就是个知县,如果混得好,没准将来还能招安,当正规军。



到崇祯元年,事情闹大了。



整个陕西、甘肃一带,民变四起,杀掉知县,只能算起步了。个别地方还干掉了巡抚,而且杀完抢完且不散伙,经常到处流窜,到哪抢哪。



这种团伙,史书上称之为流贼。



流贼的特点是,四处跑,抢完就走,打一枪换个地方。组织性不强。昨天抢完,今天就走,可以,昨天被抢,今天加入抢别人,也可以。成员流动性很大,但都有固定领导团队。



当时的西北,类似这种团队有很多,优秀的团队管理者也很多。但久而久之,问题出现了,由于成员流动性太大,且没有固定办公场所,团伙成员文化又低,天天跟着混,时间长了,很难分清谁是谁。



为妥善解决这个问题,团队首领们想出了一个绝招——取外号。



所以在崇祯元年,陕西巡抚呈交皇帝的报告上,有如下称呼:



飞天虎、飞山虎、混天王、王和尚、黑杀神、大红狼、小红狼、一丈青、上天龙、过天星。



全是外号。



取这样的外号,是很符合实际需要的。毕竟团队成员文化比较低,你要取个左将军、右都督之类的称号,他也不知道是啥意思,而且这种外号,大都是神魔鬼怪,叫起来相当威风。



至于这上面提到的诸位神魔到底是谁,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鉴于该行当风险很大,且从业者很多,要是运气不好,刚入行,把外号取好就被干掉,也很正常。而且许多外号由于过于响亮,使用率很高,经常是几个人共用一个外号,要搞清楚谁是谁,实在很难。



无论叫什么,姓甚名谁,其实都无所谓,你只需要知道,当时的西北,已经不可收拾。



按一般史书的说法,这种情况之所以出现,是因为明朝末年,朝廷腐败,经济萧条,贪官污吏,苛捐杂税数不胜数,民不聊生,于是铤而走险。



这种说法,就是传说中的套话,虽说不是废话,也差不多。



因为事实并非如此。[/size]

云雾飞舞 发表于 2008-12-13 13:04

[size=3]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665]



很多人并不知道,明朝末年的民间经济并没有萧条,比如东南沿海,经济实在太好,开生意做买卖,相当红火,大家齐心协力,正在搞资本主义萌芽,萧什么条?



赋税也没多少,以往两百多年,官田的赋税,只有百分之十,民间地主的赋税,最多也就收百分之二十。后来开征三饷也才到百分之四十。当然,个把地主恶霸除外。



西北之所以涌出这么多英雄好汉,只是因为崇祯运气不好,遇到了一件东西。



中庸有云:国之将兴,必有祯祥,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其实遇到妖孽,倒也没什么,毕竟还有实体,实在不行,找人灭了它。



崇祯遇上的,叫做灾荒。



翻开史书,你会不禁感叹,崇祯同志的运气实在太差:

崇祯元年,陕西旱灾。崇祯二年,陕西旱灾,崇祯三年,陕西旱灾,崇祯四年,陕西旱灾…………



灾荒之后,没有粮食吃,就是饥荒。

没有粮食吃,就吃人。



对受灾的人而言,吃人,并非童话。



据说当时西北各地的小孩,是不能四处乱跑的,如果没看住,跑了出去,基本就算没了。



注意,不是失踪,是没了。



失踪的意思,是被拐卖了,没了的意思,是被吃了。



据说,当时还有人肉市场,具体干什么买卖,看名字就知道。



说这么多,只是想说,这并不是童话,也不是神话,而是真话。



既然有灾荒,朝廷为什么不赈灾呢?



答案很简单,没钱。



此前有个经济学家对我说,明朝灭亡的真正原因,是没钱。



我表示同意,财政赤字太多,挣得没有花的多,最后垮台。



但他看了看我,说:我说的没钱,不是没有收入,是没钱。



有什么区别吗?



然后,他讲了一个小时,再然后,我翻了一个月的经济学,明白了区别。



我很想从头到尾,把我明白的事情告诉你们。但如果这样做,我会很累,你们也会很累,所以我决定,用几句话,把这个问题说清楚。



明朝灭亡,并非是简单的政治问题,事实上,这是世界经济史上的一个重要案例。



所谓没钱,是没有白银。



明朝,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之一,到崇祯接班的时候,商品经济已经十分发达,而商品经济十分发达的标志,就是货币。



明朝的货币,是白银。
[/size]

云雾飞舞 发表于 2008-12-13 13:05

[size=3][1666]



简单地说,没钱的意思,就是没有白银,没有白银,无论你有多少经济计划,有多少财政报表,都是胡扯淡。



举个例子,陕西受灾,朝廷估算,要赈灾,必须一百万两白银,但是就算你把皇帝的圣旨拿到陕西,也换不来一两银子,因为没有白银,所以无法赈灾。



好了,下一个问题,为什么没有白银。



先纠正一下,不是没有白银,而是白银不够。



为什么白银不够?



这是个很复杂的经济学问题,我不太想讲,估计人也不太想听。但不讲似乎也不行,简单说两句。



用大家都能明白的话说,就是白银有限,朝廷用掉了一两白银,未必能挣回来一两,加上我国人民,素来以勤俭节约闻名,许多人拿到真金白银,不喜欢花,要么存在家里,要么溶掉,做几个香炉、人像之类的,还能美化环境,所以市场的白银越来越少。



更重要的是,明朝的商品经济实在太过发达,经济越发达,需要的白银就越多,可是白银就那么多,所以到最后,白银就不够用了。这种现象,在经济学上有一个通称——通货紧缩。



我知道,有人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不用纸币?



很好,如果你提出这个问题,说明你很聪明。



但我要告诉你,在你之前的六百多年,有人问过这个问题。这个人的名字,叫朱元璋。



六百多年前,他就想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开始发行纸币。



在经济学中,有这样一句谚语:棍棒打不垮经济理论。



这句话的通俗意思是,无论你多牛,都要照规矩来。



朱元璋就是牛人,也要按规矩来。虽然他发行了纸币,一千、一万都印过,可惜的是,几百年来,大家还是认白银,就不认纸币,再牛都没用。



这个问题到此为止,多余的话就不说了,你只要知道,崇祯同志是想赈灾的,之所以赈灾不成,是因为没有钱,之所以没有钱,是因为没有白银,之所以没有白银……



当然,之所以西北先闹起来,除去天灾、银祸外,还有点地方特色。



西北一带,向来比较缺水,比较穷困,比较没人理,外加地方官比较扯淡,所以这个地方的人,过得比较苦。



生活艰苦,饭都没处吃,自然没条件读书。



没条件读书,自然考不上功名,考不上功名,自然没官做。



没官做,也得找事做。



而西北一带人,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当兵。[/size]

云雾飞舞 发表于 2008-12-13 13:06

[size=3][1667]



生活艰苦,民风自然彪悍,当兵是最合适的工作。



除了当兵之外,还有一份更为合适的工作——驿站。



驿站虽说比较小,但好歹是官办的,也算是吃皇粮的,而且各省都有拨款,搞点潜规则,多少能捞点油水,养活自己,是不成问题的。



据统计,光是甘肃陕西,就有几万人指着驿站过日子。



崇祯二年(1629),驿站没了。



之前我说过,被裁掉了,裁掉它的,是一个叫做刘懋的好人。



崇祯同志的运气实在太差,灾荒、钱慌、又夺了人家的饭碗,如果不闹,就不正常了。



他不是故意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偶然。偶然的灾荒,偶然裁掉驿站,偶然的地点。



如果其中任意一个偶然没有发生,也许就不会有最后的灭亡。



可惜,全都偶然了。



我曾经百思不得其解,因此我认定,在这些偶然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必然,一个真正的,决定性的原因。



就是这个原因,导致了明朝的灭亡。



我想了很久,终于想出了这个最终的原因,四个字——气数已尽。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大致都是有期限的。一个人能红两年,很可能是偶然的,能红十年,就是有道行的,能红二十年,那是刘德华。



公司也一样,能开两年,很正常,能开二十年,不太正常,能开两百年的,自己去数。



封建王朝跟公司差不多,只开个几年就卷铺盖的,也不少。最多也不过三百年,明朝开了二百多年,够意思了。



抚战



当然,崇祯是不会这样想的,无论如何,他都要撑下去,否则将来到地下,没脸见开铺的朱元璋。



所以他派出了杨鹤。



杨鹤,湖广武陵人(湖南常德),时任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经朝廷一致推荐,杨鹤被任命为兵部侍郎,三边总督,接替之前总督武之望的职务。



工作交接十分简单。应该说,基本不用交接,因为杨鹤到任的时候,武之望已经死了。



不是他杀,是自杀。



武总督是个很有责任感的人,鉴于西北民变太多,估计回去也没什么好果子吃,索性自杀。



而杨鹤之所以接替这个职务,是因为一次偶然的谈话。



杨鹤是一个进步比较慢的人,在朝廷里混三十多年,才当上佥都御史,混成这样,全靠他那张嘴。[/size]

云雾飞舞 发表于 2008-12-13 13:07

[size=3][1668]



皇帝喜欢魏忠贤,他骂魏忠贤;皇帝讨厌熊廷弼,他为熊廷弼辩护。想什么说什么,几起几落,该怎么来还怎么来。



崇祯元年,他被重新委任为御史,当时民变四起,大家都在商议对策。



有一次,几个人聚到一起,聊天。聊的就是这个,杨鹤就在其中。



杨鹤是都察院的,这事跟他本无关系,他之所以掺和进来,还是两个字——嘴欠。



反正是吹牛,不用动真格的,就瞎聊。这个说要打,那么说要杀,如此热闹,杨鹤终于忍不住了,他说,不能打,也不能杀。



然后他提出了自己的理论——元气说。



在他看来,造反的人,说到底,也还是老百姓。如果杀人太多,就是损伤元气,国家现在比较困难,应该培养元气,不能乱杀。



几句话,就把大家彻底说懵了,对于他的观点,大家有着相同的评价——胡说八道。



不杀人,怎么平乱?



这是一个不为绝大多数人接受的理论,不要紧,有一个人接受就行。



不久之后,崇祯知道了这个理论,十分高兴,召见了杨鹤。



好事一件接着一件。很快吏部主动提出,鉴于杨鹤同志的理论很有使用价值,正好前任三边总督武之望死了,正式提名杨鹤同志升任该职务。



杨鹤不想去。原因很简单,本来就是吹吹牛的,压根不会打仗,去了干啥?被人打?



但是牛都吹了,外加吏部支持,皇帝支持,如此重任在肩,咬咬牙就去了。



可是杨同志不知道,吏部之所以支持他,是因为讨厌。皇帝之所以支持他,是因为省事。



和杨鹤不同,吏部的同志们都是见过世面的。知道平乱是要砍人的,砍人是要死人的,死人是要流血的。杨鹤这套把戏,也只能忽悠人,为达到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的效果,让后来的无数白痴书呆子明白,乱讲话要倒霉,才着力推荐他去。



死在那边最好,就算不死,也能脱层人皮



相比而言,崇祯的用心是比较善良的。他之所以喜欢杨鹤,是因为杨鹤提出了很好的理论——省钱的理论。



不花钱,不杀人,不用军饷,不用调兵,就能平息叛乱,太省了。

就算是忽悠人的,最多把杨鹤拉回来砍了,很省成本,如此生意,不做白不做。[/size]

云雾飞舞 发表于 2008-12-13 13:09

[size=3][1669]



就这样,一脑袋浆糊的杨鹤去陕西上任,至少在当时,他的自我感觉很好。



杨鹤理论之中,最核心的一条,叫做和气。



用他自己的话说,杀人是伤和气的。所以能救活一个,就是一个,毕竟参加民变的,原先就是民,



这个理论,一年前,应该是对的



杨鹤同志到任后,就发现不对了。



有一次,农民军进攻县城,被击退,抓住了几个俘虏,由杨鹤审问。



但还没问,杨鹤就发现一件极为诡异的事——他似乎见过这几个人



确实见过,阅兵的时候见过。



没错,这几个人曾经站在阅兵的队伍里,曾经是他的部下。



强,弱,之间



农民军的战斗力很强吗?



对于这个疑问,最好的答案,应该是个反问——农民军的战斗力怎么会强呢?



在中国历史上,造反这类活,从来都是被动式。闲着没事干,但凡有口饭吃,是不会有人造反的,成本高,门槛也高。



但遗憾的是,造反这份工作,除了成本、门槛高外,技术含量还高。



要知道,明朝参加这项活动的,主要是农民。农民的基本工作,是种地,基本工具,是锄头。



而阻止他们参与这项活动的,是明军士兵。士兵的基本工作,是杀人,基本工具,是刀剑。



所以在明末大多数情况下,几百个农民军跟几百个明军对战,是不太可能发生的。据史料记载,大部分情况,是几万农民军,战胜了几百明军,或是几百农民军,搞定十几个看衙门的捕快。



而更大多数情况,是几千明军追着几万、甚至十几万农民军跑。



没办法,毕竟打仗是个技术活。圣贤曾经说过,把武器交给没有受过训练的民众,让他们去打仗,就是让他们送死。



没有训练,没有武器,没有兵法,没有指挥,就没有胜利。



但杨鹤先生惊奇地发现,他面对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



西北的民军里,除了业余造反的以外,还有很多专业造反的人士——明军,而且数量很多。



他们精通战术,作战狡猾,懂得明军的弱点,非常难以对付,且数量是越来越多,民变越来越大。



出现此类情况,归根结底,原因就两个字——没钱。



之前我说过,朝廷没有钱。没有钱的结果,除了没钱赈灾外,还没钱发军饷。[/size]

云雾飞舞 发表于 2008-12-13 13:10

[size=3][1670]



据统计,当时全国的部队,大致有上百万人,而能够按时领军饷的,只有辽东军区的十余万人。



而且就连辽东军,也不能保证按时发工资,拖几个月,也是经常的事。袁崇焕同志就曾经处理过相关事务。



辽东是前线,尚且如此,其他地方就别提了。西北一带,既然不是前线,自然没钱。有的人几年都没拿到工资,穷得叮当响,据说连武器都卖了,只求换顿饭吃。



没钱赈灾,老百姓吃苦,也没辙,没钱发饷,当兵的吃苦,就有辙了。



兜里没钱,手里有刀,怎么办?



凉拌,抢!



情况就是如此,官兵越来越少,民军越来越多,局势越来越撑不住。



杨鹤面对的形势大致如此,大家都明白,就他不明白,等他明白了,跑也跑不掉了。



如果换个会打仗的,能用兵的,多少还能撑几天,但杨鹤同志的主要特长,是招抚理论,这就比较麻烦了。据说当时朝廷里,有些人开玩笑,说杨鹤如果能撑一年,就倒着爬出去。



就当时的情况看,这位仁兄爬出去的可能性,大致是零。杨鹤同志的下岗日期,指日可待。



一年后,杨鹤向崇祯呈交了名单,在这份名单上,有这样十几个名字:



神一魁、王左桂、王嘉胤、红狼、小红狼、点灯子、过天星、独头虎……(以下略去XX字)



以上人等,全部归降。



这些人是干嘛地,看名字就能猜到,但这些人什么分量,估计你就不知道了。



在当时的起义军中,最能打的,就是神一魁。此人具体情况不详,但应该受过军事训练,作战十分强悍,属于带头大哥级人物。



王左桂、王嘉胤,如果你不知道,那不怪你。对这二位兄弟,只提几句话就够了:当时,在王左桂的手下,有个小头目,叫做李自成。王嘉胤营门口站岗的,叫做张献忠。



至于后面那几位,就不说了,说了也没人知道,你只要明白,他们都是当时一等一的牛人,随便一个摆出来,都能搅得天翻地覆。



都投降了。



除这些人之外,当时陕西、甘肃境内几乎所有的农民军,都投降了。



他们投降的对象,就是那个一脑袋浆糊,啥也不懂,不会打仗的杨鹤。



奇迹就这样发生了,发生在所有人的眼前。



杨鹤不懂兵法,不熟军事,但他有一样别人没有的武器——诚意。[/size]

云雾飞舞 发表于 2008-12-13 13:11

[size=3][1671]



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好人,杨先生很有诚意地寻找叛军,很有诚意地进行谈判,很有诚意地劝说投降,最后,他的诚意得到了回报。



事实证明,农民军之所以造反,并不是吃饱了撑的,只是因为吃不饱。现在既然朝廷肯原谅他们,给他们饭吃,自然愿意投降,毕竟造反这事,要经常出差,东跑西跑风险太大。



而对于杨总督,他们也是很客气的,很有点宋江喜迎招安的意思。



比如神一魁投降,约好地点,杨鹤打开城门,派出群众代表,热烈欢迎。众多民军头目大部到场,在杨总督的率领下,前往关帝庙,在关老爷面前,宣誓投降(关老爷靠得住)。



虽然此前双方素未谋面(可能在往城下射箭时看过几眼),但双方都表现出了相当的热情。特别是杨总督,获得了民军的一致推崇,他们赶走了杨鹤的轿夫,坚持一定要亲自把他抬到总督府,并以此为荣。



一时间,西北喜讯接连,朝廷奔走相告,杨鹤跟各民军领袖的关系也相当好,逢年过节,还互相送礼,致以节日的问候。



局面大好,大好。有效期,半年。



杨鹤同志读过很多书,干过许多工作,明白很多道理,但是他并不知道,从招抚的第一天开始,他就已经失败了。



因为有一个问题,他始终没弄明白。



正是这个问题,注定了他的悲惨结局。



这个问题是,他们为什么要造反?



答案是:为了活下去。



怎样才能活下去呢?



有钱,有粮食。



要说明这个问题,可以用一个三段论:



造反,是因为没钱、没粮食;投降,是因为有钱,有粮食。



杨鹤有钱,有粮食吗?



没有。



所以停止投降,继续造反。



在招降之前,杨鹤曾经认为,只要民军肯投降,事情就结束了,可是投降之后,他才明白,事情才刚开始。



光是神一魁的部队,就有三万多人,这么多人,怎么安置?



招来当兵,就别扯了,连自己手下那点人的军饷都解决不了,招来这些人,喝西北风?



赶回家种地,似乎也是白扯,年年灾荒,要能回家种地,谁还造反?



对于这个悖论,崇祯同志是知道的,也想了办法。[/size]

页: [1] 2 3 4 5 6 7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