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二十四章 结局了

我缓缓的走向那个黑影,我为什么会对这个黑影感兴趣,因为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人对于自己还是非常熟悉的,我看到那个影子在雾气中,那应该就是我,但是我看到的我,正在地上爬。

我曾经查到过一些信息,在我的人生中,曾经有一段时间,世界上出现了很多个长的和我相似的人,他们用的是不可逆的易容方式,通过手术的方式,永远变成了我的样子。至今我不知道这么做的用意。也不知道这些吴邪来自于哪个地方。

张海客一直在猎杀这些人,我看到他收集了很多我的样子的头颅,泡在福尔马林里。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为了确定我是不是真的,差点把我的头割掉。

用脚趾头稍微分析一下,就知道有人在用我的脸做一些事情,我最开始推测,可能是汪家人用这种方式在探听三叔和解连环的整个计划的消息。但这种不可逆的易容方式,其实就是现代的整容术。而我也从来没有感知到,有人在假扮我做什么事情,我只是在各种调查中,发现过一张照片和一盒录影带,里面有人长的和我一模一样,做着匪夷所思的事情。

在我所迷惑的众多时间中,有一条线,一直若隐若现,它不如闷油瓶,张家,青铜门这些万古洪荒的巨大谜团,但我却记忆非常深刻。

我从小学习的字体,瘦金,不似其它人一样,临摹的是古本中的字体,而是一直在临摹一个叫做齐羽的人字体。

这是三叔还是爷爷故意设计的细节,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为甚么他希望我写出别人的笔迹来,我觉得唯一的可能性,是他希望有人会认为,我不是吴邪,我是齐羽。

而外面又似乎有很多人,假扮成了我的样子。

结合在南海王墓中的事情,三叔和齐羽之间,似乎有什么特殊的联系。

但是为什么呢?

我走向那团雾气,慢慢的,我来到一个狭窄的房间里,我看到了一个蓬头垢面的人在地上爬着,在房间的一边,放着一只老式的摄像机。

这个场面我见过,这是文锦寄给我的录像带里的图像。

在摄像机的后面并没有人,但是有一个窗户,我走到窗户的墙面,看到窗户后面站满了人。他们表情非常严肃的看着“我”在房间里爬着。但是我看不清他们的面孔。

我惊讶的发现,我一直以为这个地方是疗养院,但我从窗户看出去,近距离看着墙壁的质地,我发现这里不是疗养院。

这里是十一仓的某个仓房。

我转头去看地上的我,我看到地上的我的手臂上,画着一行字,那行代码我看着特别的熟悉,那是十一仓的货码。

只有十一仓的“货物”,才会有货码。

我看着这个人,浑身的鸡皮疙瘩的都起来,我忽然意识到,这个“我”,竟然是十一仓的货物,他被存在了十一仓巨大的地下仓库中,某个未知的位置。

我仔细的看这个编码,我发现那时我查出来过的,三叔的编码。

三叔把这个“我”存进了十一仓?

他现在还在那儿么?

我低头看着“我”,他的眼神模糊,无法聚焦。似乎在喃喃自语。

我低头仔细的去听,忽然他就笑了,他忽然转头看着我,似乎看到了我,我吓了一跳,这是不可能的,这些只是我的记忆,他看不到我的存在。

他的喃喃自语清晰了起来:“我们都在这里,听雷之后,来找我们。”

瞬间四周的一切全部犹如气流一样,一下就冲散消失了,我瞬间感觉到冰冷,四周的棺液和棺壁的触觉瞬间回归。我开始剧烈的咳嗽。

四周一片明亮,我从棺材里坐了起来,几乎是瞬间作呕,开始咳嗽出无数的红色的肉块一样的东西。这些东西喷射出来。

我咳嗽了十几分钟,我才停下来,转身看着四周,焦老板的人全部都下来了,汪家首领在一边站着,闷油瓶胖子和瞎子站在我的身边,棺材的四周全是雷管,所以他们没有打斗。

我转身去看焦老板,焦老板缓缓的也站了起来,他转身看了看我,他的眼神平静但是狂热,和之前完全不同。

“两位老板,你们的蜜月怎么样?”汪家首领在远处问道:“你们的问题都有答案了么?”

我看了看闷油瓶,他递给我裤子鞋子,我一一穿上,走出了棺材,焦老板因为没有人敢靠近,所以一直站着,他忽然开口说道:“我们的脚下,就是我要去的地方?”

所有人面面相觑,焦老板看着脚下,在我们刚才的分析中,在我们的脚下,就是这座巨塔的最后一层,这一层在这个邪教的计量中,是无限深的一层,没有尽头,叫做涅盘寂静,是一切的尽头。

“你们都跟我下去。”焦老板对焦家人说道:“我已经知晓了一切。”

说着焦老板看着我:“你问错了问题,和我第一次一样,你还会再回来的,吴邪,但没有希望了,我不会再给你听雷的机会,你们对我已经没有意义,你们可以离开了。”他看了看我嘴边的秽物:“唯一走运的是,你不会死了,但你还没有结束,雷声已经带走了你的疾病。”

我摸了摸胸口,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焦老板看着汪家人:“我们下去之后,你们要将这里炸掉,除了我之外,我不希望再有任何人可以听雷。”

“你怎么知道我们会照办?”

“你来。”

汪家首领皱起眉头,愣了一下,走了过去,焦老板在汪家首领的耳边耳语了几句。汪家首领惊讶的看着他退开了。

焦老板继续看向我,刚想说话,胖子忽然出手一个脑崩打在焦老板的脑袋上,焦老板哎呀一声,捂住脑袋,胖子大骂:“你知晓一切,你知晓个屁啊。”焦老板疼的抱头,胖子看了看上面,一把钳制住焦老板,对所有人说道:“我和你们讲,你们要是老老实实也就罢了,你们把我们花儿爷打成这样,在外面搞九门那么多伙计,现在装成功学大师,老子惯的你。”

焦老板忽然用一个特别特殊的频率,拍了拍胖子的肚子,胖子一下就松手了,惊恐的看着焦老板。忽然恼怒,就想动手。

我抬头阻止了胖子,我知道刚才焦老板那个动作,是云彩和胖子相处时候的小动作。

焦老板直起身子看着我,缓缓的走出了棺材,赤脚走到了自己的衣服边上,脚上已经全部是血。他穿上衣服和鞋子,对着四周吹了几声口哨,所有的簧片抖动,在一边的洞壁上,出现了一个暗道口。
他没有丝毫的犹豫,走了进去。

焦家人陆续的跟了进去。整个空间里只剩下了我们和汪家人。

所有的汪家人对视了一眼,从我们身边路过,也跟着进去了最后一层,我看着那个洞口,我们没有一个人动的。

“你知道你想知道的了么?”胖子在我耳边问我。“你三叔在哪儿?”

我已经知道三叔在哪儿了。我点头,抬头看了看上面,勾住了胖子的肩膀:“我出去告诉你们。”说完我看了看闷油瓶,他背上了装备没有看我,我又看了看黑瞎子,小花不知道死活,我们也不能耽误。
知道了很多东西,但好像一切都没有变。

“并没有结束。”我想着那个编码,但我要歇息一下了。

我们一路往上,踏上了归途。

长话短说,一路又走了很久很久,时空交叠,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坐到车上的瞬间,才意识过来回到了人间。

我非常少有清醒的从一次冒险中回来,回来的路途非常艰辛,甚至比来时更加的疲倦。但我一路都非常清醒,小花失血过多,一直在昏迷,胖子一直说应该引爆了直接把那些人都弄死。我累的没有话说。

小花醒了之后,我和他聊了很多,知道了更多的细节,但这里不易再多交代这些。

我没有回杭州,我有点不想面对我二叔,我只想安静的,恍惚一下,再去思索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从三叔的第一个短信,引出的一连串事件,比起我以往经历的事件,并不算复杂。

焦老板并不希望别人和他一样听到雷声,所以下了很多黑手,我却对于他听到的信息一点兴趣都没有。总之人救回来了,我也知道了三叔的去向。

从黑瞎子的调查来看,所谓的雷声中含有上天的声音,有可能是一种可以解释的现象,因为他在哑巴村发现任何的雷声经由特殊的地形反射,就可以形成相似的雷声。只是我在杭州听到的那熟悉的雷声,是否也是杭州的山势形成的错觉,却变成了一个谜团。

我看到的那些东西,都是在我记忆中的,还是雷声给予的,我也并不清楚。

但,我知道,谜题不在别处,就在十一仓里。

歇歇,再出发吧。

[极海听雷 完]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后记
我躺在雨村的躺椅上,外面下着雨,我生着火盆,胖子在边上端来洗脚盆。闷油瓶靠在窗沿上看着窗外,黑瞎子在厨房里做饭,小花的伤还没有好,在里屋对账,这次活动所有的费用,票据很多,他对的很仔细。

秀秀正在过来的路上,大约是过年的时候不打算来了,所以这一次也算是过的充分一点。
我写了快六天的报告,把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写到爷爷的笔记后面,这本笔记吴家三代人在写,已经快写成资本论那么厚了,我有时候想开一个博客,把这些故事,都用化名写到网络上面,把真实的艰辛写进文字里,其实可以很大程度上,抵抗岁月的虚无。
但胖子说,博客已经过时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写在纸上自己看看吧,别惊动了雷子晚年凄凉。

有一件事情,让我惊讶又觉得非常正常,就是我的肺病并没有好。
我看到拍片的时候,才知道焦老板是在胡扯,不知道是因为他想脱困,还是听雷听出了幻觉,但我的病情是稳定了不少。这意味着日后的生活,我还是得带着这只烂肺苟延残喘,医生说,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变的更加严重。所以,我反而对我的人生,开始充满了期待。

它至少教会了我一件事情,就是我所做的任何一切事情,它的后果,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都不会轻易消失,这就是人生必须知晓的真理,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总有一种幻想,幻想所有的不好总有一天会忘记,总有一天不会在我们的生命存在,只要我们往前走,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一切都会变好,但那些伤痛总会在某些时候,忽然出现,你知道它永远就在那里,成为了你的一部分。
但你什么都做不了,你既不能忽视他,也不能重视他,人生就是这样变得越来越复杂。
神奇的是,当生命走向终点的时候,所有的伤痛似乎瞬间就变得无关紧要,永恒的生命带来的是永恒的虚无,有限的生命带来的却是灿烂,而随时会夺走一切的疾病,竟能让人更好的度过这一生。
是不是很好笑?

在人生最后的时候,你终于要和自己告别的时候,你才终于发现你最爱的自己,已经被你折磨的不成人形。
不要愧对那个爸爸妈妈用心塑造的你,不要愧对美好的自己。要相信自己的美好让你值得拥有一切,所有人的人生,只有一个主角,就是自己。
可是,我们到底怎么样才能正确的度过这一生呢?

我不禁开始问自己,我开始坦然的思考那些我不愿意想的问题,闷油瓶的必然离别,我身体的危机和逐渐老去,二叔对我的保护,父母的亏欠,人生中傻  逼和对手的上串下跳,以及所有我得到的得不到的以及失去的,懊悔的。我的朋友们,为了我做的,和我为了他们做的。

我不知道。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瞎子的饭烧糊了,我长叹一声,大骂的站了起来。

TOP

这不是结局吧。。。只是另一篇的开章
天下起兵诛董卓,长沙子弟最先来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