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 云顶天宫篇》--第六章--简单答案--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云顶天宫篇·第六章 简单答案

  这老头子讲话的声音清晰,带着长沙那边的腔调,加上他说话的内容,引得我一奇。偷偷打量这老头,相貌很陌生,大概70多岁,干瘦干瘦的,身材不高,眉宇间有一丝阴糜,穿着有点皱的老旧棉袄,超级啤酒瓶底似的老花眼镜,估计拿了就是半瞎子。这样的打扮不像是这里的客人,不过二叔的茶馆里能人很多,所以服务员也不见怪,这年头,什么人都有。

  我不动声色,看他有何举动,只见他拿起那本书,背着手就回到他的座位上,腰板挺的很直,步履生风,如果不是个练家子,以前必然当过兵。他的座位上还有几个人,都上了年纪,正在聊天,一看到老头回来,都露出恭敬的神色,显然这家伙是头。我偷偷把自己的茶端了过去,坐到他们身后的位置上,耳朵竖立起来,听那老头会说什么。刚开始那几个老头聊了会股票,我听着很不是味道,半个小时后,那老头才想到自己拿了杂志了,只听那老头说:“对了,来来来,让你们看件有趣的事情。”

  说着,他展开那本杂志,翻到我烫坏的那一页,我一听有门啊,这家伙可能真知道什么,连大气也不敢出,听那老头又道:“你们来看看,这张地图有啥特别的,考考你们。”老头子们看来看去,唧唧喳喳说了一堆,你说一张被香烟烫了个洞的地图有啥特别的啊,那几个老头还真能扯,有几个还扯到什么三足鼎立上去,为首的那老头摇头,通通不对。

  我听得肠子都痒了,心里盼着快公布答案,我投降了还不成吗。见没人能说上来,那老头呵呵一笑,忽然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另几个人马上激动起来,都要抢着看那本杂志。

  我一下子心里郁闷,没事情你说什么方言啊,难道该的我就是没缘分知道这事情?老头们看了很久,都发出恍然大悟的声音,我心里急得几乎烧起来,盼着他们有讨论一下,让我也知道点细节,按我的能力,知道一些就应该能推个大概了。

  没想到的是,接下来,这帮人所有的对话,全部都用起了那种奇怪的语言,我仔细听了很久,只能确定不是汉语的方言,他妈的那几个老头到底是哪里来的人?

  我听了很久,实在听不下去了,脑子也热起来,心说你不让我听懂是吧,我他妈的自己去问你们,总奈何不了我了吧,把心一横,站起来走到他们一边,装成好学少年的样子,问道:“几位老爷子哪里人呢,怎么我觉得这话听起来这么怪呢?”这在杭州是十分唐突的,不像在北京,茶馆四合院子大家多少都认识,我这话一出就后悔了,心说该不会给我眼色看吧。

  没想到那几个老头子都楞了楞,大笑起来,其中拿了书的那个道:“小娃子,你听不懂是正常的,这是老苗话,全国加起来能说的不超过千号人了。”我惊讶道:“那几位都是苗人?怎么看着不像啊。”

  老头子们又哄堂大笑,也不回答我,我看这几个人都健谈,不是这一带人,搞不好能问出什么来,忙顺着势头问道:“几位别笑啊,刚听这位老太爷说,什么风水局,这地图是给我烫的,难不成还烫出了啥噱头不成?”为首那老头子打量了我一下,说道:“小伙子也对风水感兴趣?这学问你可懂不了啊。”

  “能懂!能懂!”我恨不得去舔他的脚让他快说出来,“要不您说说,让我民开开眼?”那老头和其他几个相视一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你看,你烫出的三个点,位置都很特别,把他们连起来,然后横过来看,你看到什么?”我拿起杂志,一看这下,忽然浑身发凉,“这是!”我张大嘴巴。

  原一,祁蒙山西周陵,广西地卧佛岭浮屠地宫和西沙的海底墓,三条鱼出土的地方,由曲线贴着中国海岸线连起来,形状非常熟悉,仔细一看,那赫然是一条若隐若现的龙形脉络!我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巴掌,心说吴邪,你杂就这么笨呢!也不会在地图上比画比画,只顾着这几个地方的朝代不同了,杂就没想过位置的关系呢。

  那老头子看到我吃惊,知道我已经看出端倪,颇有几分赞赏地感觉,说道:“是条不太明显的‘出水龙’,说得好听点,叫做潜龙出海,不过,这一局还少了一点,缺了个龙头。”说着,他拿起自己地香烟,朝杂志上一点,正点在长白山的位置上。

  杂志滋滋冒烟,我却一点也反应不过来,楞了片刻,忙问他:“这~这个,大师,这局有什么用意吗?”老头子呵呵一笑,“你看,这叫横看成峰竖成岭,你看这几个点,连着长白山脉,秦岭,祁蒙山系,昆仑山脉入地的地方,这叫做千龙压尾,中国的几条龙脉在地下都是连着的,这整合着看风水,整个一条线上聚气藏几的地方自然多不胜数,你烫下的这几个点,都是很关键的宝眼,因为这一条线一头在水里,一头在岸上,所以叫做出水龙。

  不过这种大头风水是不是实用,用这种风水看出来的龙脉,比较抽像,我们叫大头龙,古时候用来占卜看天下运势,北京城的位置,都是靠这个确定的,而给皇帝选陵,这风水就太大了,我也是只懂点皮毛,要是大师,还属明初时候的那个汪藏海,大头风水是他的拿手好戏啊。”我听到这里,眼睛一花,直觉得七窍都通了,所有想不通的事情,全部都从脑子里涌了上来,为什么鲁王宫外五坟岭尸洞内的六角铃铛会出现在海底墓里,为什么西周墓里会有如此精巧的迷宫盒子,为什么广西浮屠“镜儿宫”里的佛骨舍利会变成蛇眉铜鱼,理由太简单了,因为这些个地方,汪藏海全去过了。

  出水龙的宝眼处一般都是当条龙脉的藏风聚气之地,一般都已经修筑了建筑或陵墓,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把铜鱼放在这些宝眼处是什么用意,但是按风水学的一般惯例,这一条风水线大龙头,是为了长白山上的龙头而设。这一切布置都是为了云顶天宫,难怪他会如此着迷,他花了如此巨大的心血。

  那这雪层下的天宫里,到底埋着的是谁?

  老头子看我出神,大概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就招呼其他几个起身,将杂志塞进我手里,就招手结账。我想着事情一下没反应过来,等我想起要他联系信息,他已经走出了茶馆,我追出去,正看到他把眼镜一摘,我一看他的眼睛的五官轮廓,咯噔一声,人不由站住了。

  只见一道极其可怕的伤巴从他的眼角开始,划过鼻子,一直到另一边的眼角,鼻梁骨有一处凹陷,似乎给什么利器割伤过。我看到他的眼睛,人又给吓了一下,忘记去追,结果他们一群人上车走了。我转念一想,感觉这老头子谈吐不凡,而且中气十足,很可能是老海今天说的,陈皮阿四!

  刚才吃饭刚谈到他,杂现在就在茶馆碰到了,这也太巧了吧。我想了想,猛然觉得老海莫名其妙的来杭州和我说起故事有点唐突,难不成这老头子和老海有什么猫腻在?布了这么个套想引我入局?这老头看上去有一点狡狯,不可不防啊

  我心里暗骂,又不知道这一套戏扯的什么路子,心里顿生疑惑,回忆起老海的叙述,这老头子不是已经瞎了吗?怎么还能看得见呢,而且说话中气十足,也不像90岁的人。不过想通了大头潜龙的局,心里舒服了很多,那咱阴糜的感觉也不扫而空,我结了账,回去舒舒服服结结实实的睡了一觉。

  醒来是第二天中午,一看请贴,娘的,已经结束了,打电话给老海,他也没什么说的,只说那条鱼没什么人拍,我心里大乐,傻B才去买这东西呢,又交待了几句,听老海那边好像很忙,看样了买下了不少东西,就不和他罗嗦了。下午也不想去铺子,想去茶馆去待那人,三叔的店时却打来电话,说有人找我。

  我心里说该不是老痒又出现了吧,七上八下的开车过去,走进店里一看,只见一个人坐在客座沙发上,我几乎眼睛一酸,眼泪差点下来,立即大叫了起来,“潘子!”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