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 云顶天宫篇》--第十五章--冰盖--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云顶天宫篇 第十五章 冰盖


    “为什么?”  我奇怪道,心说你不是说这八百里雪山,你每一座都上的去吗?怎么这一座又不能去了?  

    顺子解释道:“那座山叫三圣山,这山只有非常小的一部分在我们这一边,雪线以上到那一边,都在朝鲜的边境里,我们进不去。”  

    胖子愣了一下,问道“我靠!不会吧!三圣山,难道就是当年彭总司令抗美援朝的时候,志愿军后勤部队建设战后生命线时候翻的第一座雪山?”  

    顺子点头道:“对,就是那山,海拔3400多米,翻过这山,就是朝鲜的丘陵地带。”  

    我一听,就心说坏了。  

    三圣山这个地方,当过兵的或对近代中国历史感兴趣的都知道,天下最难过的三条边境线,一条是印度和巴基斯坦,一条是以色列和黎巴嫩,还有一条,就是三圣山的这一条只有14公里长的边防线。  

    这里的边防形势非常复杂,因为他是中国与朝鲜的老边界,雪线以上就是朝鲜国境,抗美援朝的时候为了快速运输战略物资进朝鲜,山上修了很多的临时战略通道和地下工事,中国的坦克和运兵车可以在二十个小时内排兵两个加强师进入朝鲜。这在当时没什么事情,因为朝鲜与中国的关系非常好,但是八几年的时候,我们和朝鲜的关系也一度僵化,那时候这山就成了中国人和朝鲜人的心腹大患,几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那里就设了很多岗哨。几个山口都拉着十几公里的铁丝网,这在当时都是轰动世界的新闻。  

    现在我们的食物储备,不允许我们从边上海拔非常高的那几段边境绕过去,那唯一能赶上进度的办法,就是走直线从三圣山口直接过中朝边境然后进入雪顶。  

    那我们的麻烦,就不是什么玄之又玄的奇淫巧术和粽子,而是非常实在的81式自动步枪的子弹和少则排多则连的正规军。  

    其他几个人或多或少的也知道三圣山的情况。我们交换了一下眼色,用方言合计着下步怎么办?潘子道:“你别急,边境上偷偷过境的路肯定有,在这里当过兵的顺子肯定知道,我们可以说服他带我们过去。”  

    可是我们一问顺子,他就坚决地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没可能,那边能上山的道路就这么几条,全部都是高岗。上面十米一个探照灯,从山脚上就全是军事禁区,别说过境,你要靠近我们自已那边的哨子都不可能。我服役当时接到的命令,看到任何陌生人进入视野,马上就会朝天开一枪警告你,如果你还不退,第二枪就直接击毙,不带一点理由的。”  

    胖子问:“那咱们买点水果带上去,装成老百姓来慰问行不行?”  

    顺子道:“老板你也太会说笑话了。当然不行,一来这不是能混水摸鱼的地方,二来这里哪里去找水果,冰天雪地,我们提着水果到长白山的雪线以上,比空手还可疑,你这不是找死吗?”  

    胖子啧了一声,说道:“那怎么办?这条破线就打死过不去了?我就不信。马其顿防线都给突破了,这还能有马其顿防线强?”  

    顺子以为胖子是开玩笑,大笑道:“边哨没什么重武器,你要是开坦克撞过去,那是绝对没问题,问题是咱们几个是血肉之躯体啊,捱不住子弹啊,而且我凭良心说,咱们是时候回去了,东西也吃的差不多了,再过去,后几天就得饿肚子爬山了。”  

    我看了陈皮阿四和闷油瓶一眼,他们两个却完全不参与我们的讨论,只是看着远处的雪山,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因为我们完全没有偷渡的经验,商量来商量去,一下子谁也拿不出个办法来,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一边的叶成叫了我们一声。  

    我们停止说话,往山下一看,发现阿宁的马队又开始移动了,向前面移动过去,你们的目标毫无疑问就是那三圣山的方向,很多的物资从马上卸了下来,随意丢弃在雪地里,大概是为了减重加快行动速度。  

    “奇怪了,这些家伙不知道前面是边境线吗?他们的向导吃什么的?背着这么多武器过去,不是给人家练实弹射击吗?”顺子奇怪的说。  

    “会不会他们的导游知道可以偷渡过境的路?”我问道:“咱们知道他们公司的习惯,肯定有当地的向导,而且也许不止一个,不可能会蛮走冲关的。”  

    顺子摇了摇头:“不可能就是不可能,我当了三年兵,算是老资格了,几条巡逻线天天都走,那条边境绝对没有漏洞,因为本身就不长,我看他们是想从前面的山口,绕到其他山上,然后绕过那段边境线,在朝鲜境内再转向三圣山。”  

    “那怎么办?要不要跟上他们?”叶成转头问陈皮阿四。  

    陈皮阿四摇了摇头,也不说话,指了指另一边,三圣山边上的一座山,问顺子,“那是什么山?”  

    顺子拿起望远镜看了看,道:“那是小圣山,那一座山是在我国境内的,三圣山和小圣山,加上还有那一边的大圣山,通称五圣。”  

    陈皮阿四露出一个非常古怪的表情,轻声道:“那带我们上这小圣山。”  

    话音一落,所有人都一愣,都不知道这老头子想干什么,华和尚马上提醒道:“老爷子,到那里去,太浪费时间,咱们没食物能维持这么久了。”  

    陈皮阿四指了指一边连绵的山脉,道:“这里是一条罕见的三头龙,这三座山都是龙头,非常适合群葬。如果这天宫是在中间的三圣山的悬崖峭壁上,那边上的两个小龙头,应该会有皇后或者近丞的陪葬陵,三头龙的格局非常奇特,三个头必须连通。不然三龙各飞其天,龙就没有方向,会乱成一团,葬在这里的子孙就会兄弟残杀,所以这几个陪葬陵肯定得和主墓相通。”  

    历史上有很多三头龙的古墓。比如说87年发掘的邙山的战国??连葬,就是三个有关系的古墓分列同一条山脉的三个山头,三个古墓本来都有大概半米直径的甬道相连,但是当时发觉的时候,这些甬道都已经坍塌了。  

    “那您的意思是——?”华和尚道:“是不是我们们从小圣山走?如果那里有陪葬陵墓,然后由那里的陵墓从地下进入天宫的地宫,可以免去不少麻烦,如果没有,咱们就折回去再来?”  

    陈皮阿四点了一下头,看了一眼闷油瓶,问他道:“是吧?”  

    闷油瓶破天荒的对另人问话产生了反应,回头看了一眼陈皮阿四,不过什么也没说,又转回头去继续看远处的雪山。  

    我从来没有听到关于三头龙的事情,顿时佩服的五体投地,胖子也没大没小,拍了陈皮阿四一下,说道:“老爷子,真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那咱们就别磨蹭了,出发吧!”  

    我们马上收拾装备。再次起程,向着阿宁他们离开的另外一个方向开始前进。  

    下到山下阿宁他们呆过的地方的时候,我们看到他们废弃的行李很多都给翻掠过了,里面一点食物都没留下。  

    胖子甚至还找到了几把抢,但是里面子弹都给退干净带走了。胖子好着这枪,背起一把就想带着走,被顺子拦住了,说你背着枪,在这里碰到边防军你就不好说话,如果没枪,给查到他能帮我们混过去。  

    小圣山是矮山,海拔不高,比起三圣山离我们近多了,不过因为风雪的关系,地上的积雪太厚太软,我们走的也不是很快,长白山走到这里已经根本就是没有什么固定的路线,我们眼力看到的,就是满无天际的雪,和难得看见的裸岩和冰锥。  

    这里比起昆仑山的冰川来说,其实已经好了很多,没有那种有裂隙地巨大冰盖,但是这里的山连贯性不好,峭壁太多,经常一走就是前面没路了,万丈悬崖,得从边上绕或者趴着悬崖过去,华和尚说这是因为长白山是火山体的缘故。  

    我们边走边看,走走停停,刚开始还有人说话,不久舌头就不行了,到了后来几乎就是喘大气的声音,整个世界安静的似乎已经没有了生命。  

    这样一直走,看上去几个小时就到的直线距离,我们居然几乎是第二天下午才到,又花了三个小时才上了小圣山的冰盖。  

    因为没有冰峭壁,所以还算顺利,我们小心翼翼用冰锥子一点一点的上去,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是使用了很多冰锥钉,才上到雪顶。  

    站在雪顶上看远处,三圣山比昨天近了很多很多,从一边看去,圣山的顶上覆盖着皑皑的白雪,整个巨大犹如怪兽的山体巍峨而立,白顶黑岩,显得比四周其他的山峰更加的陡峭,一股奇怪的淡蓝色雾气笼罩着整个山体,仙气飘渺,景色非常的震撼人心。  

    陈皮阿四拿出指北针,看着太阳开始四处转动,他们这样的人,紫薇星斗,罗盘罗列都在心中,所以他只是转了两下,就说道:“到了,就是这里。”  

    说话的同时,陈皮阿四就对一直不太说话的郎风使了一个眼色,后者走到顺子背后,拿起登山镐的柄往他后脑袋上一砸,一下子把他砸晕了过去。  

    我们回来还得靠他,如果让他知道太多,最后可能得杀他灭口,陈皮阿四将他敲昏,还算是给了他的面子。  

    胖子嘴巴里哈着白气,插出折叠铲,用力一敲底下的雪,挖了两把,一下子两边的雪就陷进挖出来的坑里了,他骂了一声:“他娘的太软了,盗洞做不起来。”  

    华和尚抓起一把雪捏了几下,道:“这雪不够粘,这里的雪都千年的雪,上面的松的像沙子一样,但是下面的冻土就硬的和钢一样,就算能挖下去,估计也挖不到岩面。”  

    胖子道:“挖个炮眼,给他来一下,我们在山顶,不怕雪崩,咱们把雪沙给炸了,把冻土露出来,硬一点也能挖对吧?”  

    我马上道:“不行,你这一下子,肯定很把两边的边防都引过来。而且每一次下雪形成的雪层,中间都有间隙的,你震,整片的雪层都会滑下来,咱们就一起滚下去了。”  

    华和尚叫我别担心这么多,咱们的爆破方法和其他人不同,说话间郎风和叶成已经取出洛阳铲,开始拧上罗纹钢管。  

    他们在雪地上打了几个探洞,然后往里面深深的埋进去几个低威力雷管,这种雷管是他们专门调制的,威力大概只有十个炮仗的大小,是用来钻孔来破坏古墓的封石的,他们按照自已的经验,只要几个很小威力的雷管,就能炸出一个能容纳人通过的洞。  

    雷管安置以后,所有人都找到裸岩站上去,以防等一下连锁反映把我们一起裹下去。  

    我原本以为雷管爆炸的声音会很大,至少得翻起一声雪浪,没想到叶成一按起爆器,我根本什么声音也没有听到,就看到平整的雪面一下子开裂了,然后雪片形成连锁反应,大片大片的雪片开始像瀑布一样向坡下倾斜下去。  

    不过这样的倾泻并没有持续多远,滚下去的雪片就停止了,地面上出出一个雪坑。  

    我们小心翼翼的爬下去,胖子用铲子扒开底下的雪,底下却不是什么冻土,而是一整块巨大的冰盖。  

    这里怎么会有冰盖,我觉得非常奇怪,一般只有南北极才有可能形成这种完全冰化的地带。  

    胖子用手电往冰里照了照,只见呈现暗青色的半透明的冰盖深处,竟然好象有一座飞檐琉璃的建筑,竟然像是冻在这冰盖里面的。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