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 云顶天宫篇》--第三十六章--记号--南派三叔

  我蹲下身子来,再一次试图辨认这几个奇怪的洋文符号,但是同样无果,线条过于凌乱,虽然能够看出和我们刚才在方洞口看到的是同一个词语,但是到底是哪几个字母组成的,无法拆解,我甚至怀疑起这到底是不是英文。

  胖子也很好奇:“你确定这不是你们那个三爷留下的?”

  潘子点头,表示绝对肯定,“三爷没这么花哨,他要留记号,一般就是敲出个崁就行了。这肯定不是三爷留下的,我觉得小心点好,记号不一定全是用来引路的。”

  我明白他的意思,如果这记号不是引路的,那就可能是一种危险的警告。

  不过我在海底墓穴里看到那符号之后并没有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而且甬道就两条,不是走这一条就是那一条,两条都没把握,随便选哪条都一样,此时犹豫似乎没什么意义。

  还是胖子在前面带头,我跟在胖子后面走进甬道,老实说我其实感觉还是我在前面比较安全,胖子每次总想打头阵和他的性格有关,虽然他的体积在前面,后面的人很有安全感,但是这人大大咧咧的,要是甬道里有什么机关陷阱,估计他也发现不了,这种安全感背后所隐藏的不安全,我和潘子都深有体会。

  里面非常宽,足可以并排开两辆解放卡车,胖子一进去,就说里这是条骡道,就是施工的时候走骡车的道,这确实有可能,因为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宽阔的墓道,地面上还隐约可以看到当年的车辙痕迹,但是离奇是,甬道竟然里面很冷,温度不知道降了多少度,而且还有冷风从里面吹过来,似乎是通着外面,我们都知道无论什么古墓都很讲究密封性,这风从哪里吹来的?云深无迹。

  “这是自来风”潘子给气氛感染,压低声音对我说:“咱们老祖宗说这叫鬼喘气,在大墓里经常有这种事情,不过没什么危险。”

  “有解释吗?怎么产生的?”我问道。

  潘子摇头,“传下来大多数只有个说法,没人去研究过,而且这事情最好也别去研究。”

  我心说也是,在那个时代,盗墓都是为了温饱,只要知道危险不危险就行了,各种奇怪的现象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实在无暇顾及。

  甬道刚开始的一段还算平整,到后来就开始发现坍塌很地面碎裂的情况,很多黑色的石板都从地上撬了起来,使得地面高低起伏,这是地壳运动造成的自然破坏,甬道的两边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一种加固的拱梁,上面都雕着单龙盘柱,很多都开裂了,我想如果没有这个加固的措施,这条甬道早就塌了。

  一路无话,几个人安静的走了七八十米,胖子突然停了下来,在前面道:“门?”

  我们都停了下来,手电照向前面,只见甬道的尽头,出现了一道黑色的石头墓门,门上飞檐和瓦当上都雕刻着云龙、草龙和双狮戏球的图案,门卷好像是金属的,左门上雕刻着一只羊,右门上雕刻着另一只不知名的东西。走近一看,石门关的紧紧的,门缝和门栓的地方都用铜浆封死了,但是左边的门上,羊的肚子上,给人炸开了一个脸盆大的破洞,冷风就是从这里面吹出来的。

  “这不是门。”我推了推:“打不开的就不是门,这是封石,是用大块的黑石头垒砌,然后用铜水封死冻结成一个整体,做成门云深无迹的样子,胖子说的没错,这条甬道是骡道,修的这么宽,是为了便于骡子拖动这些石头。”

  胖子蹲下来看了看墓门上的破洞:“墓道里有封石,看样子这条墓道应该挺重要,能通到地宫的中心,路算是没错,那标记看来真的是给我们引路的。而且这洞明显是小威力定向爆破的炸出来,他们已经进去了。”说着探入半个头,把手电伸进去,照里面的情形。

  我们问他怎么样,里面有什么东西?

  他说:“还是墓道,里面还有一道封石,看样子万奴皇帝从小缺少安全感。”

  我说:“扯蛋,你家的门还三保险呢,封石最少也有三块,三千世界,你懂吗。”

  胖子没听到我说什么,因为他已经把手电往里面一放,缩身窜进了门上的洞里,到了封石的对面。他马上打了个磕巴,自言自语道:“我操,好冷。”

  潘子把枪给他递进去,跟着他也爬进去,我跟在后面,顺子殿后,都爬进了洞里,果然后面还是墓道,温度比另一面更低,人马上就有浑身发紧的感觉,正前面还是一道封石,不过这一道就比较简陋,没有外面的飞檐。封石上同样给炸了一个洞,比刚才那个更大。

  我们不做停留,继续爬了过去,后面还是一样,墓道继续延续,面前又是封石,上面还有洞。

  “我操,他娘的还没完没了。”胖子嘀咕道。

 我道:“这很正常,一般的封石都七八吨重,长一点的墓道会有六七重封石,这些算是好的,厚度可能只有一半。咱们的老祖宗没炸药,对于这种封石塞道的古墓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说话间我们穿过了最后一道封石,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十字路口,另一条和我们来时候的那条垂直交叉甬道从我们面前穿过,而这条交叉的甬道比我们来时候的那条还要宽一半,高度更是高的多。

  我们陆续走到十字路口中央,发现这一条甬道不是我们走的那一条所见的黑色,而是一片丹红,上面是大量鲜艳的壁画长卷,几乎连成一体,一直覆盖到手电照不到地方,连甬道的顶上也全是彩色的壁画。

  我赞叹了一声,“这条肯定是主墓道了,直接通到椁殿的直道,整座地下玄宫的中轴线,不然不会如此的华丽。”

  “别感慨,咱们是贼,还是老问题,往哪里走?”胖子问道“快找找,附近还有引路的标记没有?”

  我们经过几次在狭窄坑道中的穿越,早已经失去了方向感,而且我们知道这里指南针也没有用处,因为他永远会指着另一边山头上的灵宫,要分辨这条主墓道,哪一头是通往地宫中心,哪一头是通往墓门,只有靠前人的提醒,不然只有丢硬币来猜了。

  我们的手电光点在墓道里划来划去,寻找那种符号,红色的壁画发射出一种让人感觉十分不安全的光线,这里的壁画就是我们云迹在入山之前,在温泉缝隙中看到的那种风格,全是在腾云的仙车和仕女,似乎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当然如果让考古的人来说,还是可以说出一些名堂,但是在我们看来,没有叙述性质的壁画就纯粹是装饰性,我们看不懂象征意义。

  才找了一会,一边的潘子突然就“嗯”了一声,招呼我们过去。

  我们凑过去,果然又发现了一个符号,给雕刻在一边的墓道墙角。

  “这他娘的省事情了,碰到倒斗界的活雷峰同志了。”胖子道。“咱们一路顺着走就行了。”

  我这时却摇了摇头,因为看发现,这一个符号,和我们以前看到的那几个,已经不同了。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