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鬼吹灯 第二部 第二卷 湘西尸王/怒晴湘西》--第二章--八臂哪吒--本物天下霸唱

鬼吹灯2  湘西尸王  第二章  八臂哪吒 

 

  如今北京城的格局,是源于七百年前的元代大都城,由数术奇人刘秉忠设计。据说城址地下,藏有孽龙水怪,所以城池建造成八臂哪吒的形状,镇龙压怪,以保王气平安。城池的格局中,隐藏着三头六臂和两只脚,另外五脏六腑,一应俱全,这也是一种复杂的风水布局,背阴处埋了许多王公贵族。

  乔二爷祖上在钦天监听差,后来又被抽调去编撰四库全书,久而久之就学全了《阴阳五要》,对阴阳风水、天星相法颇有心得,传到乔二爷这辈,借着自己粗通些风水之道,又兼能辨草色土痕,接连挖了几处古冢。挖到这元代古墓的时候,封土一破,墓中有数黑气冲天,候了两天待到黑雾消散,才敢入内,到地宫门前,发现门上嵌满了红宝石。

  大喜之余,用手去抠,却都碎成齑粉,红色的粉尘若即若离,再仔细辨认才知道是数百年前的朱砂,元代古墓中常有朱砂,并不奇怪,但不免大失所望,遂破门而入。墓室中铁绳悬棺,把棺椁用大铁环吊在半空,这是为了防止有雨水或地下水渗进来浸泡了棺木。

  但那墓室里并未积水,摆着好多完整的瓷瓶瓷罐,一应人间家私,竟然全是古青花瓷,瓷绘的都是修仙炼丹、紫气东来之事。乔二爷因为家族影响,对这些玄而又玄的事情有种难以名状的情结,十分地信服。但信归信,倒斗的事也不能罢了,升棺发材,揭开大顶,只见棺内只有层层敛服,紫袍金带无不如新,可袍服衣冠中空空如也,连死人的指甲头发也没有半丝一毫。

  他做倒斗的勾当已久,自然知道“衣冠冢、虚墓”是怎么回事,可凭经验判断,这座古墓绝不是没有墓主的空坟,那就只有一个解释,这是个风水宝穴,墓主下葬后不久,未等腐烂变枯,就仙化飞升了。

  后来又打听到附近以前有座明朝的古庙,建庙的时候,从地下掘得一块石碑,上面刻着:“葬此化,居此吉”,也不知是哪朝哪代埋于地下。乔二爷迷信风水之说,从那以后他就想方设法住在这周围,一辈子不愿离开,甚至希望百年之后,能埋骨在此,也托个仙解地造化,得成大道。

  还别说,自打住在这附近之后,生意一向兴隆,改朝换代也没耽误发财,加上这破楼太不起眼,文革时红卫兵抄家都从这绕着走,所以他就更深信不疑了。如今这地方要拆了盖公园,不是人力所能扭转,这才请我来帮他瞧瞧在“八臂哪吒”中,是否还有什么风水好的地方,可以搬过去居住。

  我听明白之后,心中暗笑乔二爷不过如此。如今四九城玩古董的谁不知他的名头,可他虽在古物鉴赏估价方面有过人之处,但对青乌风水和阴阳五行之道还远远没摸着门道,这老头虽然也做过倒斗的勾当,但他这两把刷子,又如何能比“摸金校尉”云深无迹发掘过的巨冢山陵。元代古墓历来极难寻找,就连《十六字阴阳风水密术》中都不曾过多提及。按说元墓非比秦汉之时那般年代遥远,尸体就算腐烂消散,但在一副好棺材中也不至于消解得如此彻底,不留半分痕迹。他盗的这座古墓里为什么没有尸骨残骸?恐怕并非与仙解有关,现在古墓早已平了许多年了,无凭无据,我也没办法捕风捉影地推测。

  但我还指望乔二爷出高价将“青头”收去,也不好说破,只是顺着他意敷衍了几句,赶紧将话头绕回生意上。乔二爷在风水上是个棒槌,可论及古玩金石之道,却十足是个行家,而且做过许多大买卖,这次有心结交,便把盘玉诀窍讲了出来。

  凡是明器青头里面的玉石,多遭泥土海水侵蚀,带有各种沁色,收存后要以“盘功”使之恢复本性。古玉器温润纯厚,晶莹光洁,尤其是各种沁色之妙,恰似浮云遮日,如同舞鹤游天,富有无穷无尽的奇趣异致,令人赏心悦目。

  但古玉沁色不加“盘功”,则将隐而不彰,玉理之色深藏不见,玉性如同顽石。自古盘玉分三等,急盘、缓盘、意盘。急盘须配于容颜秀美之女性身边,以人气养之,待到数月后玉质变硬,用柔软的旧布擦拭,等到玉性复苏,再用新布反复擦拭,一定要用白粗布,带有颜色的布绝不可用,愈是磨擦玉石愈热,不宜间断。经过几昼夜,水土燥性自然减少,受沁处与玉色自然凝结,色愈敛而愈艳,古玉活色生香的价值就全显露出来了。

  但古玉入水土年代过久,地气海气深入玉骨,没有六七十年的水磨功夫,都不易盘出。对倒斗盗墓之人来说,秦汉之玉为旧玉,定是“夏、商、周”三代之玉,才称得上是古玉,不常年配带身边把玩摩挲,玉髓中的精光绝难显露,这就是古玉的缓盘之说。

  “意盘”的说法,就有点神乎其神了,这办法有点玄,好多人不能理解,实际上归根到底就八个字——“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精室之中,焚香闭关,与俗世隔绝往来,以气质性情盘化玉沁,数月之内,古玉自然复原,是门面壁坐禅的功夫,实际上可能是用“人油人膏”之类的秘药煨玉。懂这门手艺的人十分鲜有,乔二爷却最是拿手,那是他压箱底的绝活,所以才敢开出高价,收存这些好似石灰顽石的青头老玉。一经转手,他就可获几倍的暴利,毕竟是个老生意精,赔本的买卖也是不肯做的。

  我和胖子心急出手,而且若依大金牙的办法找群大姑娘来盘玉,未免太过麻烦,而且也等不耐烦耗上三五年水磨工夫,见价钱合理,就一发让给了乔二爷。

  当天乔二爷留我和胖子吃了顿饭,又拿出本讲风水的《郭子宓地眼图》,此书是江西形势宗风水要诀,出自宋代,编写于明永乐年间,恰好有京中八臂哪吒图。乔二爷让我给他指点指点北京城里“八臂哪吒”的格局,以便将来寻个上好的住处。可那元时古迹,早已几经变迁,又怎么可能留到现在?我只好胡乱指了几处,捏造些唬人的言词,把个乔二爷给唬得一愣一愣的。

  可我发现这本《郭子宓地眼图》怎么恁地眼熟,好象在哪见过似的。猛然想起当年在陕西石碑店初遇陈瞎子,他当时曾想将这本书兜售给我,结果被我识破是仿古的假货,好象正是现在乔二爷手里的这本,忙问他这书从何而来?

  乔二爷说是前些时日,在天津谈了笔生意,收了轴古画,听闻中山公园里有个算命的瞎子断命断得极准,有神数之称。乔二爷最是迷信,马上就前去拜访。结果不虚此行。原来那老先生不仅通晓命数,什么求签问卜、望天打卦、摸骨测字……就没有他不精通的,句句都是指人迷津地金玉良言。云深无迹。

  乔二爷鼻子好使,闻出那算命先生身上土腥味很足,那算命先生自称双眼未盲之时,也常给人看风水相阴宅,所以身上有土味,却并非是倒斗的。如今眼睛瞎了,没办法再看风水辨阴阳了,只是有本家传的地眼图,于是跟乔二爷做了笔交易,用这本失传多年的风水古卷,换去了乔二爷刚在天津收来的古画。

  我听到此处,心下雪亮。陈瞎子原来在北京待不下去,竟躲到天津去了,倒教我一场好找,到今天总算有了些眉目。别看乔二爷在古玩行里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却被坏了一对招子的陈瞎子给耍得团团转,一是因为乔二爷过分迷信风水,他当事者迷,容易偏听偏信;二是天下藏龙卧虎,许多真正的高人一辈子都是默默无闻,这些抛头露面显山显水的俗流,反倒多是浪得虚名,并非有真实本领。

  我急着要去找陈瞎子,吃罢饭,将天津的事情打探周详,匆匆别了乔二爷,就让胖子下午回家把那些没出手的古玉全都带来,同乔二爷当面银子对面货,将谈好的生意做了。胖爷在潘家园也是独挡一面的人物,做买卖历来惯卖香油货,只肯占便宜不肯吃亏,免不了又胡乱捏造些缘故出来,在价钱上狠切了乔二爷一刀。

  我则先去找到Shirley杨,同她赶到天津。陈瞎子不比常人,形貌特征,言谈举止都不寻常,按照乔二爷提供的消息,稍加打听,果然没费多大力气,就在沈阳道古玩旧货市场,找到了刚把古画倒卖出去的陈瞎子。

  陈瞎子见我竟然找到天津,也是吃了一惊,却对我说道:“那日陶然亭匆匆一别,老夫被一众如狼似虎的居委会婆娘赶得急了,东躲西藏,好不容易才得脱身,料定今后在陶然亭难以立足了,一露面必被擒住,如今年老气衰,一旦让人扭送到衙门里过了热堂不是儿戏,于是装成老干部,混上火车到了天津。这九河下稍也真是处宝地,乐得在此逍遥,不打算再回法度森严的京畿重地了,待到明年春暖花开,还想南下苏杭上海,想那江南也必是养人的地方,顺便发上它几路歪财。本想找人给你等通个消息,但掐指一算,料定胡杨二个摸金校尉会来相会,果然不出所料,这不柳暗花明又相逢了。”

  我见陈瞎子又是故弄玄虚的老毛病不改,俗话说“人长六尺,天下难藏”,别说跑到天津来了,就算跑到天上去,我也得想办法把他给抠出来,眼下只好任他夸口,因为有许多紧要的事情向他打听,就先找了个地方吃晚饭。在餐厅里, Shirley杨先将最近发生的事情,都对瞎子简要说了一遍。

  陈瞎子听罢嘿嘿一笑:“要与尔等论起辈份来,老夫和杨小姐那位做搬山道人的外公才是同辈,说起来如此有缘,竟是遇着故人之后了,看来也是该着摸金校尉中兴,连搬山道人的后代都挂上摸金符了。那搬山掘子甲却已绝迹失传,老夫跟搬山道人的头领鹧鸪哨是老交情,只因他使得好口技,能学世间万种声音,才得此绰号。此人浑身是胆,又有通天的搬山手段,想不到后来也流落海外,客死在亚美利加了,真个是……人世休夸手段高,霸王也有绝路时,想起来不禁令人叹息感怀。那些搬山道人无迹其实根本不是道士,既不修真,又不求仙,只是到处挖坟掘墓寻珠取丹,为了少生事端,才常做道人装束,除了盗墓之外,也常做些月黑杀人、风高放火的勾当。”

  瞎子越说越远,但Shirley杨想听听自己家族中的往事,便请他讲得再详细些,陈瞎子就给她说了些搬山道人的事迹,无不是罕见罕闻的奇踪异事。

  我却急着想打听当年卸岭力士在湘西盗墓的事迹,就以乔二爷之事为引,问他可否知道元代古冢的秘闻。瞎子点头道:“你们是听了姓乔那老小子的话,才在天津寻得老夫,其实乔二这厮,在倒斗行里只是个不入流的小贼,名不见经传,现在却是在京城里发迹了。他这鼠辈又见过什么场面,住在一处元墓遗址上,竟然成天沾沾自喜,还以为自己占了个狗屁风水位……”说罢冷笑起来。

  我对瞎子说:“好象历代摸金校尉都不曾真正盗过几处元代的大型古墓,只因分金定穴之术对其并不适用,所以元代古墓向来是比较神秘的。”

  陈瞎子正要有心夸耀自家手段,被我问起,恰好是揉到了痒处,面露得意之色,扬眉说道:“乔二那厮所盗的元墓,只是处普通贵族的坟冢,实在是不值一提,什么有水没有鱼,那都是因为他们不知元代古墓的玄机……,我等照这般没头没脑的说下去,也不得要领,今日恰是得闲,人生聚散无常,将来南下,一去千里,再不来了,也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跟你们说这些陈年旧事,不如就让老夫从头道来,好让你们明了其中情由,将来流传开来,也教世人知道,天下除了你望字诀的摸金秘术之外,还有吾辈搬山卸岭的惊天动地之举。”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