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鬼吹灯II 第四卷 巫峡棺山》--第五十三章--捆仙绳--本物天下霸唱

第五十三章 捆仙绳
孙教授说盗发地仙的棺椁尸骸,必须要做完全的打算,一旦归墟古镜不起作用,就要指望火油焚烧了,

可是封师古的尸首外一真被尸仙附体,咱们这些人恐怕难以应付,所以要做好最坏的准备,如果带着捆

仙绳就能多有几分把握。我知道摸金倒斗,用的是捆尸索,也就是一根绳子,两头各有一个活套,一端

拴在盗墓者的胸前,另一端套住棺中古尸颈中,然后将尸首拽的坐起,用双手摸明器扒殓服,倒它一个

干净利落。而捆仙绳则是绑缚行尸、飞僵的套索,也只是一根绳索,但有一十六个活扣,收缩自如,抖

将开来犹如天罗地网,即便是大罗金仙也躲不过去,可不懂绳技的人根本打不出捆仙索的多重套扣,摸

金行传列到我们这辈,许多绝活都已失传了,所以我是仅闻其名而已。孙九爷说:“本来也没指望你会

,我先前看幺妹儿这姑娘腰上系的鹿皮百宝囊,分有九结七扣,决不是一般人会结的,便拿捆仙索之事

问她,蜂窝山里果然有这一门手艺,不过不叫捆仙索绳,而是称为打销器儿绳。”自古有“七十二行一

百单八山”之说,在这些传统行业中,几乎各行的手艺人都有绝活,相互间也融合贯通,例如月亮门里

玩古彩戏法移形换物的机关手段,就多半是来自蜂窝山。所以倒斗行里的捆仙索即是从销器儿绳演化而

来,也是一点都不奇怪。自打入山以来经过了许多艰险磨难,我对幺妹儿的手艺逐渐信服了,当即收拢

众人身上剩余的登山绳,交给幺妹儿结束绳套。孙九爷将水壶中漆黑腥臭的油膏涂在绳上,不论墓室中

的封师古是诈尸还是化仙,瞅准机会将其捆住,它就插翅难逃了。



我虽然没有孙九爷那么严重的唯心论,但心里也很清楚,要在棺材山中与地仙相会,着实是凶险万分的

举动,多留一手侯着,就能多给自己留出一条生路,自是不能怠慢,见众人准备停当了,就潜身去查看

那片灵星岩墓室。只见这片岩壁上,皆刻有晦、血、悬、亡等诸般妖星,其实天上本来没有这些妖异星

宿,仅仅是存在于古天星风水术中的传说。据说妖星当头,起芒能掩月光,专主尸山血海之兆。这些不

祥的古老星象石刻,使得本就格外阴森沉寂的墓穴之城,更加令人心底发毛,隐隐觉得眼下之事万难对

付。通过解读告祭碑和翻阅地仙所留手迹,我们已经可以断定,棺材峡在古时,占星一类的巫风极盛,

这棺材山盘古脉本是巫邪祭死之地,玉城中是藏纳祭器之处,而封师古又把此山建为阴宅,利用风水秘

术恢复了地脉灵气,妄图另消失了几千年的尸仙在次出现,度炼地仙村里的众死者成仙。盘古脉地底玉

宫的棂星殿中,少说也有上万个墓穴,如果地仙推算成真,里面的僵人蜂拥出山,谁又能阻挡得住?我

前后思量,如今唯有把生死置之度外,只有先把封师古的形骸毁去,再彻底破了棺材山中盘古尸脉的生

气,才有可能挽回大局。我们五个人在附近几处室中找了一阵,发现大部分墓室内都是一室一尸,也没

有棺椁明器之物,死者手捧枯灯,脸上各罩有一副面具,面具上勾画着鼻、口、眉目,眼睛都是睁开的

,在黑暗中用灯光照视,使那些面具看起来格外古怪,但灵星岩墓室狭小低矮,都不像是地仙藏身之处

。Shirley杨在一处不起眼的岩室中,发现死尸背后有条三角岩缝,用狼眼手电筒向里一照,深处似乎还

有空间。我俯下身子钻过岩缝,经过几米长狭窄之处,便是一处灵星岩石室,约有二十多平米的样子,

岩壁整齐,墙上绘有壁画,当中是一口嵌着绿松石的黄金棺椁,金光熠熠,形状诡异,倒像是西域异地

之物。我心想这多半就是主墓室了,便回头招呼其余几人钻进岩室。胖子近来用射灯来回一照,眼光落

在了黄金椁上,惊叹声中忍不住就要上前动手,孙九爷挡住他说别急,吸取点教训吧,先看清楚了,免

得再次坠入地仙布置的陷阱。



众人蹲在墓室角落中,谨慎打量着墓中情形。我这回绕室而行,看得更仔细些了,却越看越是奇怪,只

见墓墙上所绘壁画,竟是一片片桃林,枝繁叶茂,硕果累累,桃红叶绿间云雾缭绕。壁画用色浓重鲜艳

,在近处一看,几乎有身临其境之感,只觉身前身后全是桃林。而那口黄金铸造的棺椁,置于花团锦簇

的桃林壁画环绕之中,除了底部看不见开,其余几面个铸着许多形状奇特的人物、鱼兽,眼目都嵌以绿

松石,隐然有片妖异的气息,浮动在寂静阴冷的空气中。石室后方另有两间较小的墓室,其中之一与人

葬的洞口相连,内嵌一道玉坊,雕着凤、麟、龙、龟,辨别上面的字迹,正是“棂星殿地仙墓”六字;

另一间却被一道石门挡住,估计里面应该是个陪葬洞,只不过在外边还无法判断——地仙陪葬洞中藏纳

的明器究竟都是些什么东西。我见墓室中布局奇异,以前从没见过,与事先设想的地仙墓完全不同,不

免怀疑黄金椁中是否装纳着封师古的遗蜕。胖子也大惑不解:“怎么觉得像是到了种桃树的农场了?难

道这老地主祖上是卖桃发的家?也就这口棺椁真材实料,还像点样子。”Shirley杨说墓室壁画中画的桃

林间祥云飘渺,远处还有亭台楼阁,倒像是天上的景象,也可能是处避世的桃花园。孙教授对她说:“

真让你说到点子上了,壁画中确实描绘的不是凡间。据说封师古生前做梦都想当神仙,墓室中描绘满了

桃林,是暗诩自己曾是当年会中人。看这里的布置,地仙肯定就在黄金棺材里了。”


幺妹儿问孙九爷道:“啥子是当年会中人?地仙开的是啥子会呦?”还不等孙教授回答,胖子就不懂装

懂道:“反正肯定不是人民代表大会,估计是地主头子代表大会,会上商议的章程都是怎么剥削劳苦大

众的。”我刚才听了孙九爷的话,已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古时候那些迷信求仙得道的人们,都认为自己

前世曾经参与过西王母的蟠桃会,能参与此会的都是神仙,所以许多江湖术士和丹客,都称自己曾是当

年蟠桃会中的仙人,封师古的墓室中如此布置,是隐然自居真仙之意。孙九爷没去理睬胖子,问我:“

既已找到了地仙墓室棺椁,该怎么动手就看你的安排了。”



我看看他们四人的神色,知道众人一是疲惫压抑,二是绝望竟长,只有我和胖子身上多少还有点惟恐天

下不乱的性风,但到了最后这节骨眼,务必要抖擞精神撑住,便对大伙说:“同志们,棺材山现在是个

什么状况大伙都很清楚,我就不多说了,至于打开地仙黄金棺椁能否会平安无事,这种可怜的念头,我

看趁早扔进太平洋里去好了。别忘了置之死地才能后生,只要咱们沉住气,充分运用摸金行里的手艺升

棺发材,就没有咱倒不了的斗。”棺材山地底的震动时有时无,却是一阵比一阵剧烈,为了避免夜长梦

多,我们立刻着手准备开棺。我先取出一截蜡烛来,让孙九爷到墓室东南角点起来。之所以让孙九爷做

这件事,是因为我总觉得他身上有尸变的迹象,最奇怪的是,摸金校尉占测吉凶的烛火命灯,对孙九爷

并没有任何反映,这就说明他是人非鬼,但活人身上绝不可能出现尸虫啃噬的痕迹,自打进入乌羊王地

宫开始,我似乎也感觉不到他身上有活人的气息存在了。这件事的真相和后果虽然尚未显露,潜在的威

胁却远远超过了黄金棺椁中的地仙,须是不能不防。孙九爷依言点了蜡烛,烛光映在他的脸上,他的脸

色简直就如死尸般灰暗,眼中神采格外浑浊,看得我心里直冒凉气。可先前他又是赌咒又是发誓,咬定

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幸好他在进入棺材山炮神庙以来,所作所为都还在情理之中,看

起来把能交代的也都交代了,拿他的话来说,我们五个人的命都绑在了一处,离了他未必还能有机会逃

出地仙村,众人虽然都发觉这个人变得越来越可怕,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来。地仙墓是棺材山盘古脉生气

发源之地,蜡烛燃烧起来不见丝毫异状,我对Shirley杨使了个眼色,让她带幺妹儿向后退开,确保住墓

室的出口,最重要的是在我们身后仔细观察孙九爷的一举一动,可别让我和胖子开棺时着了他的黑手。

随后我和胖子、孙九爷三人凑到黄金棺椁前,仔细寻找下手之处。盗墓过程中,开棺摸金历来都是最凶

险的环节,所以就连胖子也格外小心,原拟要找到金椁缝隙,用工兵铲撬开椁盖,不料三人找了一圈,

发现地仙的黄金椁四周竟然没有缝隙,而是在椁顶上有两扇镂空的椁门,无锁无钉,一伸手就能打开,

不费吹灰之力。先前虽已考虑到了地仙封师古的墓穴与其余的著名陵墓迥然不同,但见墓主棺椁形同虚

设,仍是不免感到意外。我没敢轻举妄动直接揭开椁门,先爬上黄金椁,用射灯透过镂空处向里面看了

几眼,发现里面有些暗绿色的微弱反光,但隔着厚重的黄金椁盖,根本看不出来里面是另一层套椁还是

什么,只闻到一股高度腐烂的尸臭从中传出。胖子见了偌大一口金椁,满心都是感慨,恨不得把整个棺

材直接空运回去,在旁边不住抚摸着黄金棺椁。他迫不及待地问我:“老胡,棺材里面是什么样的?”

孙九爷也问:“地仙在不在棺材里?”我不屑地说:“什么他娘的地仙,跟臭奶酪一个味道,估计已经

烂得差不多了。看来咱们先前多虑了,封师古这老粽子腐烂到这个地步,大概连诈尸都诈不动了。”孙

九爷说:“他的尸体要是高度腐烂了,就肯定无法度炼成尸仙了,但是别大意,赶紧把火油拿出来吧。

”我还指望着里面的僵尸肚子里有金丹,虽然从种种迹象上看来,这个希望已经很渺茫了,可我人不想

直接放火,只拿出火油罐子交给胖子,让他等我发出明确的信号,在动手焚毁地仙尸骸。胖子大包大揽

地说:“放火这事你尽管放心,咱们先赶紧揭开椁盖,看看里边有什么稀罕的东西没有……”这话刚说

一半,就听棺椁里忽然发出一阵古怪的声响,似乎有个沉重的躯体在其中挣扎着蠕动,我急忙一翻身滚

下黄金椁,孙九爷和胖子也各自退开了两步,我向身后看了看,墓室后部的Shirley杨和幺妹儿也都听见

了动静,Shirley杨担心我有闪失,便抬手把金刚伞朝我扔了过来。我伸手抄住金刚伞,心想莫非椁中腐

尸在动?又见墓室墙角的蜡烛仍在燃烧,似乎附近空气中那股浓烈的尸臭对其没有影响。有火苗就说明

有氧气,而且墓中暂无危险,于是对孙九爷和胖子打了个手势,三人戴上手套,再次摸到黄金椁前,用

工兵铲将椁门微微挑开一条缝隙。我感觉到椁中确实有某种东西在动,门盖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揪住了,

无法彻底向外打开。在地仙墓室这种鬼地方,我不敢有丝毫大意,立刻告诉胖子准备家伙,先向棺椁里

射它几箭再说。没等看清黄金椁中究竟有些什么,他便张开连珠快弩的机匣,对准缝隙里射了一通乱弩

。蜂窝弩匣中剩余的几十枚箭矢,一瞬间就被倾射进了棺椁,胖子顺手扔掉空弩叫道:“肯定射成刺猬

了,赶紧开棺看看。”我知道蜂窝山里的弩机非常强劲,不论棺椁里有什么皮糙肉厚之物,也招架不住

这阵乱箭,当即就扳住椁顶上门盖缝隙,便再也无法开启,里面像是被什么东西死死揪住了,而且力量

很大。站在一旁的孙九爷和胖子也帮我去揭黄金椁盖,不想合三人之力仍然搬不动分毫,两扇门盖开启

的间隙反倒是越来越小,逐渐重新闭合起来。我急忙把金刚伞戳入其中,以免黄金椁彻底封闭。我心中

大奇,正想从椁盖的缝隙处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这时却听Shirley杨叫道:“老胡,你快看蜡烛!”我

抬头一看东南角的蜡烛,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烛火变作了一团绿幽幽冷森森的鬼火,烛影恍惚虚实不

定,将墓墙壁画上的仙境映得犹如冥府一般。孙九爷吓得魂不附体,险些瘫软在地,惊道:“不好了,

封师古真成尸仙了!”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08-4-14 08:19 编辑 ]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感谢 hjy 分享,但是百度空间的图,只能在百度站内才能看,贴到其他站都不显示,把图片地址直接放到浏览器地址栏能看,我帮你改成链接了,+2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这个我不知道。对不住各位了。
下面的链接地址更新到60章了
http://tieba.baidu.com/f?kz=355623026
有兴趣可以到那里
LZ有手打版的话,请把此篇删掉,谢谢

[ 本帖最后由 hjy 于 2008-4-13 23:13 编辑 ]

TOP

谢谢,估计明天一早,所有手打版就出来了吧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眼睛都疼了,睡觉去了,各位也都休息吧……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