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鬼吹灯II 第四卷 巫峡棺山》--第六十六章--鬼帽子--本物天下霸唱

马六河被胡先生吓了一跳,知道多半是找出家中触凶犯煞的根源了,忙问:“先生何出此言?那里凶险?”

胡先生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说:“若非被我瞧破,你马家满门的男女老幼都要到引荐做鬼去了。”

马六河对风水之说是陷入骨髓,闻听此言,心下更是骇异无比:“咱家这风水宝地,怎会如此凶险的运势?”

胡先生指着山下对马六河说,你且用眼细看,马宅西侧的高山像个什么?马六河顺着手指看去,之间自家窄后面有做秀丽葱郁的山峰,平时也见得惯了,习以为常,并未觉得怎样,但此刻加以端详起来,不觉也是一身惊呼:“分明像是一定帽子,这是......是细纹里判官的帽子啊。”

胡先生说那山峰上窄下丰,高出两峰相对耸立如锥,山形避阳取阴,恰好笼罩马宅,这种形式在风水里有个俗名,唤作鬼帽子,也难怪阁下家里生意兴隆财源滚滚,因为这正是条森罗殿前判官收冥钱的财路。你这座宅子那里都好,造的没有半点问题,只是扣在“鬼帽子”下,岂不是把此宅当作了阴宅冥府?恕我直言,不出三年,马老爷您家里就要死得鸡犬不剩了。

马六河下的魂不附体,当场揪住胡先生恳求到:“先生务必救救我全家老小,不管要分多少钱财,尽管开口。”

马六河心里可舍不得这块纳财的宝地,眼珠子转了两转,央求胡先生到:“建造这座大宅虽然花费不小,但也没什么舍不得的。只是那‘鬼帽子’明明是片聚财的好风水,怎好使他寂寞无用,还求先生帮着像个妙法尔,周全我马家守住这条财脉。”

随后马六河又拿出几根金条,软磨硬泡让胡先生再出良策。那胡先生随师学艺之时,就已知道一句古谚:“山川尔能语,葬师无食所;草药尔能语,医师无食所。”风水之说不应过分迷信,但古代先贤至圣也曾常谈天人相应之理,有时候山川地理似乎确实能左右吉凶祸福,所以胡先生总认为风水一道泵非虚妄无用,也市场考虑给自己找块风水宝地,等到百年之后,荫福家门子孙。

架不住马六河苦苦哀求,胡先生只得同意,其实要想留住“鬼帽子”这条财脉,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只须阴阳颠倒即可,先把阳宅舍了,然后再迁祖坟过来埋葬于此,马家的生意仍会越做越发达。

马六河对居家兴衰之事不敢有半分怠慢,当下请胡先生在镇上最好的地方住了,派专人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一面让他帮忙画指地脉穴道,一面举家搬迁离了新宅。

正值马老太爷刚刚去世周年,择个黄道吉日,集合人手挖开坟墓,在夜间按规矩请来道士念咒安魂,孙男弟女们烧香罢了,方才调出棺材,灵幡明灯引路,黄牛白马拉车,把装殓马老太爷尸骸的棺材,运倒“鬼帽子”风水宝地重新入土为安。

棺材是冥葬之事的核心,因为旧社会迷信风水,认为地有吉地凶地,星有善星恶星,如果找到一块吉壤作为组反,埋葬现任尸骨,后世子孙就可以接着风水龙气发迹。家族兴旺不外乎当官、赚钱,棺材与官财同音,取得就是这个意思,所以动迁阴宅祖坟,是非同小可之举,而且马家颇有财势,惊动了实力吧想的老百姓们都来看热闹,一时间观者如墙


原本的宅院基本上拆掉了,墓址也已选好,但为了防止走了阴宅里的龙气,在棺材运到之前并没有破土,等马老太爷的棺材运到地方,马六河立刻命人动手挖开粪土,自古都是崇尚深埋厚葬,棺材在地下买的越深越好,只有穷人的坟才浅,不出半个越都得被也野狗开。

那马家虽然有的是浅,但毕竟不是贵族,民国时期也不再有人在地底修筑冥室,只是要挖各深坑厚葬。十几个大小伙子轮流开挖,这坑挖的比房屋低级大的还要身,眼看深浅就要合适了,却突然挖到一块石头。
众人皆觉惊奇,这穴位乃是金点胡先生所指,怎么底层里不是吉壤,竟是岩石?那胡先生在旁冷眼想看,也觉得奇怪莫名,心想这回可失策了,怎么不偏不斜点了这么个石穴?怕是要当场出丑卖乖。正寻思要找机会开溜,却见马六河面沉如水,阴着个脸走到胡先生身边,让他到前边看俺,为什么穴眼地下会有岩石。

其实马六河的意思在明显不过了,他宅子也拆了,祖坟也刨了,却在墓穴中挖到岩石,自然怀疑胡先生江湖骗子,他自恃官面上相熟,横行霸道惯了,弄死个把老百姓不算回事,当时就想要把胡先生活埋在坑中。

胡先生追悔莫及,早知如此,当初开什么卦铺充什么金点,老老实实给地主家放羊也好,现在落个活埋的下场,自作孽不可活,也只好任命了。在众人相逼之下,愁眉苦脸一步三挪到坟坑前,脑子里不断盘算着如何能捏个大谎儿出来保全性命。

可临时抱佛脚,哪有办法可想?正美奈何的时候,却听挖土跑坑的几名长工大呼小叫,说是挖到的石头上有自己,似乎是一截石碑,马六河赶紧让人把石碑掘上来。

人多手快好办事,不消片刻,就将那石碑搬到坟坑外边,众人拂去泥土一看,见碑面上阴刻着六个大字,当时许多人围拢过来观看,识文断字之辈多能认得,众口纷纷念道:“居此绝......葬此吉。”
马六河拨开众人连看了数遍,惊得半晌合不拢嘴来,咕咚一声给胡先生跪倒在地,磕头称谢不已:“先生真乃神术!我马六河今日算是彻底心服口服了!”


胡先生本一位这回必被活埋填坑了,不想竟有如此奇遇。此地从未有人早过阴阳宅,途中所埋必是古之遗存,万没料到如此应验,他也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更觉《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言之有物,不是等闲的
江湖伎俩可比。

其实围观者人山人海,人人都拿胡先生当半仙看待,直如众星捧月般,胡先生自觉飘飘然起来,心中窃喜,表面上却不敢轻易流露,只挑些场面话前来支应,当下主持为那老太爷落棺下葬,回家时得了好些财帛谢礼。

伺候胡先生声名远扬,提起金点胡先生,知道的都要挑一挑大拇指,赞他一声“神术金指”,但树大招风,渐渐就有许多贼人盯上了胡家,想绑了他去寻龙脉盗墓。

胡先生自我膨胀了一段时日,见一伙伙响马巨盗不断找上门来,也不得不收敛起来,得敷衍处敷衍,能躲避时躲避,但他自知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再留在城里打卦相地,早晚要惹大祸,自己脑袋掉了不要紧,家里妻儿谁来养活?

于是胡先生捐了金银细软,举家出奔,他本就不是湖南人,说走就走,并无任何牵挂,过了两年,赶上时局艰难,手头有点吃紧,想起还有一下子袁大头埋在洞庭湖边的秘密所在,那是当年家境富裕是背着救急用的,先前走的匆忙没来得及带上,现在急需要用,便化了装易容改办成客商回去拿钱。

胡先生小心谨慎,处处多人耳目,他又熟悉路途,没费吹灰之力,边轻易取回钱匣,准备带着牵回家的时候,忽然想起马六河来了,心想那年给他相取了鬼帽子阴财地脉,此时马家必定更加兴旺了,何不前去叙谈一回,说不定能再得些好处。

他打定主意就绕到去找马六河,谁知一道地方就傻了,马家满门都已死绝,连马老太爷都坟墓都给散盗刨了。胡先生觉得此时出乎意料,心里不免嘀咕: “莫不是我地脉想的不准,竟把马六河一家给害了?”可是转念一项,“不能够啊,那坟址中挖出古代石碑,分明写着居此绝,葬此吉,说明古人早就认出这块风水宝地了,有不是有人动了手脚,怎会有错?”

胡先生满心疑虑,此时关系一家大户人家的几十口子性命,不打听明白了回家也谁不安稳,当即在附件套取舌漏,终于知道了证件事情的经过,结果更是出乎他的意料。


胡先生本一位这回必被活埋填坑了,不想竟有如此奇遇。此地从未有人早过阴阳宅,途中所埋必是古之遗存,万没料到如此应验,他也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更觉《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言之有物,不是等闲的
江湖伎俩可比。

其实围观者人山人海,人人都拿胡先生当半仙看待,直如众星捧月般,胡先生自觉飘飘然起来,心中窃喜,表面上却不敢轻易流露,只挑些场面话前来支应,当下主持为那老太爷落棺下葬,回家时得了好些财帛谢礼。

伺候胡先生声名远扬,提起金点胡先生,知道的都要挑一挑大拇指,赞他一声“神术金指”,但树大招风,渐渐就有许多贼人盯上了胡家,想绑了他去寻龙脉盗墓。

胡先生自我膨胀了一段时日,见一伙伙响马巨盗不断找上门来,也不得不收敛起来,得敷衍处敷衍,能躲避时躲避,但他自知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再留在城里打卦相地,早晚要惹大祸,自己脑袋掉了不要紧,家里妻儿谁来养活?

于是胡先生捐了金银细软,举家出奔,他本就不是湖南人,说走就走,并无任何牵挂,过了两年,赶上时局艰难,手头有点吃紧,想起还有一下子袁大头埋在洞庭湖边的秘密所在,那是当年家境富裕是背着救急用的,先前走的匆忙没来得及带上,现在急需要用,便化了装易容改办成客商回去拿钱。

胡先生小心谨慎,处处多人耳目,他又熟悉路途,没费吹灰之力,边轻易取回钱匣,准备带着牵回家的时候,忽然想起马六河来了,心想那年给他相取了鬼帽子阴财地脉,此时马家必定更加兴旺了,何不前去叙谈一回,说不定能再得些好处。

他打定主意就绕到去找马六河,谁知一道地方就傻了,马家满门都已死绝,连马老太爷都坟墓都给散盗刨了。胡先生觉得此时出乎意料,心里不免嘀咕: “莫不是我地脉想的不准,竟把马六河一家给害了?”可是转念一项,“不能够啊,那坟址中挖出古代石碑,分明写着居此绝,葬此吉,说明古人早就认出这块风水宝地了,有不是有人动了手脚,怎会有错?”

胡先生满心疑虑,此时关系一家大户人家的几十口子性命,不打听明白了回家也谁不安稳,当即在附件套取舌漏,终于知道了证件事情的经过,结果更是出乎他的意料。


原来马六河家牵动了阴阳二宅,果然生意更加璎珞,买卖做的如日中天,钱财好似流水般赚进库里。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忽有一日,家里的水井被人投了毒,一并药死了几十口子,虽然家里有人,但死得人太多,仓促间连棺材都置办不齐。

马六河大骂胡先生是个神棍,这顶鬼帽子帽子仍然戴在马家活人的头上摘不下来。他怒气冲冲带人去城里砸胡先生的铺子,那时候相地的金点胡先生已经不知所终了。

马六河遍寻无果,只得打道回府,他是乘船从湖上走水路回去的,不想途中一阵风浪翻起,大臣坐船,一众人等全喂了龙鱼水族,没有半个活命,马六河偌大个家族,竟就此死了个干干净净。

这是战乱频繁马老太爷的坟墓是座新坟就等于是桩名面上摆放的金银。湘阴的大股响马散伙后,就有不少人就地做了散盗,有百十号人带着武器流窜过来,明目张胆的挖了这座坟墓,把马老太爷陪葬的东西掠去一空。

当时厚葬之风已衰,但还是流行给死人放压口钱,嘴里含这银元和铜钱,而马家又是财大气粗,棺材中着实有些阔绰硬气的事物,死尸的衣服不用说了,但是那烟袋的殷红玉嘴,就能值几百块现大洋,最后连马老太爷嘴里镶嵌的几颗金牙都给拔了,方才砸棺毁尸扬长而去,其状惨不可言。

后来又有数伙规模更小的民间散盗,以及附件的一些山民前来虑坑,坟坑是越挖越大,地下没动过土的地方,又露出一块石碑,那些好事的人们都来看过,见新出土的碑面上,也有六个大字--“义者吉,不义绝。”


感谢 cohen_china 辛苦手打!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