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4 蛇沼鬼城》--第九章--录象带--南派三叔*080720新版*

鉴于作者调换了很多章节的次序,以及修改的比较厉害(很多地方基本相当于重写),无法在当中段找到切入点,只能重头开始连载。

文章的主线基本没变,不过解决很多的疑问,所以很多章节庞杂。

为了避免盗版商偷稿,会剩余最后四个章节等待出版。





前文说到,就在我和三叔聊天的半当中,突然就有人敲门,随即就走进来一个快递员,问哪个人是我?

我在这里的事情,只有家里人和阿宁方面的一些人知道,所以我以为是家里给我寄来的慰问品或者是国外发来的资料,并没有太在意,就接了过来。但是等我签了名字仔细看寄件的人时候,才发现,包裹上的署名竟然是张起灵。

那一瞬间我呆了一下,接着就浑身一凉。

在这里的这段时间里,我已经把在长白山里的事情逐渐的淡忘了,可以说除了恐惧之外,其他的记忆都基本上被琐碎的事情覆盖,但是这三个字的名字,突然一下子又把我心里迟钝的那根弦又扯紧了,不久前的回忆一下子潮水一样涌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他怎么会给我寄东西?他不是进到那巨大的青铜巨门里去了?……这是什么时候寄出来的,是在他进云顶前还是后?我马上去看包裹上的日期,一看又是眼皮一跳:竟然是四天前。

这么说?这么说他真的出来了!他从那巨门里出来了!

我的手都开始发抖起来了。脑海里闪过闷油瓶走入到地底青铜巨门中的情形,看着手里的包裹,心里乱成了一团,心说这会是什么东西?难道,这是他从那青铜门里面带出来的?

那会是什么呢?人头,明器?鬼玉玺?

不知道有多少古怪的念头从我的脑子里闪过,过了好久,才突然意识到我应该马上打开它,忙四处找剪刀。

一边的三叔看我表情大变,不知道我收到了什么,好奇的凑过来看。一看到张起灵这三个字,他也吸了口冷气,露出了极度震惊的神色。

手忙脚乱的翻了半天,最后三叔找到了一把水果刀递给我,我才得以割开了包裹外面的保护盒。

盒子里面裹了一包东西,包裹是四方形的,外面十分工整的用塑料胶带打了几个十字,十分难撕,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撕出一个口子,里面露出了两个黑色的物体。我的心跳陡然加快,停了停,深吸一口气,用力一扯。两块黑色的物体被我拔了出来。

那一刹那我已经做好了看到任何可怕东西的准备,然而我看到的东西,还是让我傻了眼——那竟然是两盘黑色的老式录影带。

我刚才脑子里乱成一团,几乎什么都想过了,唯独没有想到,里面会是两盘录象带。

因为闷油瓶那个人,你可以很容易把他和什么棺材扯上关系,却实在很难把他和录象带这种过气现代化设备之间建立什么联想。

他怎么会寄这种东西给我?

我把包装丢到一旁,和三叔一起把两盘录象带拿出来,仔细去看。

我对录象带并不陌生,10年前街头还是满布录象带租赁店的时候,看国外的故事片几乎是我唯一的娱乐,那时候假期里一天5盘是肯定的,接触的多了,对这东西的结构自然也有一些了解。

这两盘录象带,样子和使用的材料都是很老式的,可是说年代相当久远。而且显然翻录过很多遍。这种东西,旧货市场里都不一定买的到,实在是太古老了,里面的内容不知道还能不能播放出来?

我翻过来看,它的背脊本来应该贴着标签,现在给撕掉了,给撕掉的痕迹发黄,录象带两边遮着磁带卷的部分是茶色的塑料,已经开裂,里面磁带卷的直径看不到,但是凭借手感,带子的长度应该超过3个小时。两盘加起来就超过6个小时。翻开录像袋的盖子,里面的磁带倒是保存的还可以,没有霉变或者消磁的迹象,翻了几翻,其他就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三叔拾起地上的包装,甩了甩,确定里面再没有什么东西,也是相当的疑惑,我们两个互相对视了一眼,三叔就问:“大侄子,你他娘的可不厚道,你怎么没告诉我你和他还有联系?”



我忙摇头表示绝对没有,三叔拍了拍带子,问那这是怎么回事?我说你问我我问谁去。



三叔看我不像撒谎,就皱起了眉头,啧道:“那这小子也算神通广大了,他怎么知道你在这里?”



我也奇怪,闷油瓶跟着我们去云顶天宫,肯定有他自己的计划,整个过程我们都不知道他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干了什么,而之后他进入青铜门,那诡异的场景使我以为他可能会就此消失。可这么多天后,他又突然出现了,且还能准确的寄东西给我,这其实是相当困难的事情,没有人为他收集情报是不可能做到的。



三叔想了想,又问我面单上有没有写这邮包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我拾起面单看了看就摇头,面单上只有发件人和日期,其他真是一片空白。不仅发出的地址没有写,连发出地都没有标明。真不知道这快递是怎么做事情的。



不过我对三叔说,日期是在四天前,这里省内快递一般一天就到了,省外比较近的也只需要两天,这份快递寄了四天,寄出地不是离这里很远,就是相当偏僻,交通不便的地方。此外还可以查查快递公司的电脑系统,如果他们有网络登记,一查就知道了,这些可以呆会儿我会宾馆去查。

三叔点头说有道理,就对我道:“那先不管这个,这小哥行事诡秘,他不会莫名其妙寄东西来,这两盘带子可能非同小可,咱们得找台录像机来。”说这就问他的伙计,可知道这吉林哪里还有买电器的?”



我心说哪里都没有,这东西停产都快十年了,现在连vcd都淘汰了,何况这玩意儿,此时三叔边上的伙计就道:“这种旧电器大商场里是肯定不会有了,就算有也是用来播放新制式的dv小型带的,如果要买,估计只能去旧货市场碰碰运气。”



三叔马上道那你马上去问问这市里有什么地方有旧货市场,直接去看看,如果有这机器,多贵都买下来。

那伙计应了一声就出去了。三叔看了一眼录像带,自言自语道:“狗日的,那小哥还真不让人消停,看来事情还没完,还得接着折腾。”



我心里也给这带子弄的有点七上八下的,但是心中却还有点兴奋想看看里面的内容,闷油瓶的事情,如果我不弄清楚,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安宁,他有东西送上门来,自然是好事。



不过这事也急不来,因为录像机这东西停产十年了,我断定不是这么好找的,一时半会儿那伙计肯定拿不回东西来,于是,我就让三叔继续讲刚才给打断的事情。当时他正说到关键的地方,可还远未到我想知道的部分。等一下放了带子,不知道里是什么内容,恐怕又会多生枝节,还是让他尽快讲完比较好。



三叔听了咧嘴笑了笑,道:“要我讲没问题,可你要不信,老子讲了也没用。”



我心说你要是不说真话,我听了也一样没用,不过手里就举手发誓,说这回肯定信他。要是再不信,那你也别说了,拍屁股走就是了,我也不来拦你。



三叔这才点了点头,喝了口茶水说道:“那好,你自己说的话自己记着......我可就讲下去了。”



我像欠了他钱一样应了声,又给他倒满了茶。



三叔吸了口气,回忆了一下刚才谈话的内容,然后吹了吹茶水,道:“咱们刚才是说到老头子传下来的那份战国帛书里的内容,那份帛书是用‘战国书图’的密文方式书写,用的是一种古老的术数,这种术数在我们这种大老粗来看来是极端的复杂,但是对于现代数学里说算是浅薄的东西了,所以那个美国人在机缘巧合之下,就解开了那份书图,然而,等他整理出翻译出来的内容的时候,却发现里面的内容和他想的完全不同……”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改来改去 给三叔玩死........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