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贼猫》第三卷 神獒--第八话--星星盏--本物天下霸唱

《贼猫》第三卷 神獒 第八话 星星盏


    且说张小辫同那黑猫躲在剑炉石殿上,探出脑袋来,偷眼窥探「荒葬岭」中的动静,此时天上的星星差不多都出齐了,借着清冷的星辉月光,只见大群野狗在狂吠声中,正将一窝狐狸赶入绝路。


    山中成群结伙的野狗们,专门在坟茔地裡撞棺材扒坟,拖拽出尚未腐烂的死人尸体充飢,平歹也会捕捉荒坟野地裡的狐兔之属来吃,牠们知道母狐狸身上有条臭腺,遇到危险时会和黄鼠狼一样放出臭气,被称作「狐烟」。


    这股烟色作浓绿,不属黄鼠狼子的屁那麽恶臭,却有迷乱神智的作用,狗鼻子最灵敏,一旦将「狐烟」吸到鼻子裡,轻则五感俱废,在狂奔中一脑袋撞在石头上,不免头破血流、骨断筋折;重则立刻口吐白沬,倒地抽慉不已,最后心丧神迷,变成一条疯狗。


    因此才说狐狸精善能迷人的传说,并不完全都是空穴来风的迷信观念,荒葬岭的野狗们似乎深知狐性,在后边赶得虽急,却始终把那窝狐狸放出一段距离,不给他们有机会放出「狐烟」,只是将其撵至山谷深处,待到对方筋疲力尽了,才会一蜂拥上来一举成擒。


    这窝狐狸中为首的是条老狐,看起来已有百年之寿,全身通红似火,前额上有一块白斑,乍一看就好像长了三隻眼睛。牠嘴裡叼着条小狐狸,带着另外两狐一路狂奔,屡屡使出诡计,想要摆脱野狗的追击,奈何这是老天爷降下的大劫相逼,始终未能得逞,眼看着气力衰竭,前边又被石壁拦住了去路,自知气数已尽,只好停下来闭目待死。


    野狗们见群狐已然是插翅难飞,便在山谷裡将牠们紧紧围住,只是有龇牙咧嘴地不住狂吠,却并不急于上前撕咬,就如同猫捉耗子一样,先要三擒三纵,在吃掉之前尽情耍弄猎物。


    几隻大小狐狸被吓得全身发抖,悲悲切切的流下眼泪,而那三眼老狐似乎不甘心引颈就戮,从口中吐出一枚红丸,晶莹圆润,如珠似玉,此狐以前曾机缘巧遇,在深山中服食过一株千年灵芝,又躲进坟地裡藏了多年,每晚对月吐纳炼气,竟然得了狐玉在身,此物实有起死回生之效,牠如今已是走投无路,便想以玉换命。


    有道是「犬有犬宝,牛有牛黄」,老狐体内的石子便是狐玉了,那些野狗子虽然俱是乌合之众,却也识得狐玉实乃珍异之物,吞到肚子裡少说都能添几十年寿数,真是个个眼馋,正想拥上前去争抢,就听深夜裡一声牛呜般的嚎叫,嚎声激烈昂扬,势动苍穹,不禁吓得大群野狗们全身颤了三颤,哆哆嗦嗦地夹着尾巴齐向后退。


    只见一头体大如驴的巨犬,一道黑烟似地从山上下到谷中,正是荒葬岭的「神獒」,这靼子犬纵身一跃,就到了三眼老狐面前,一回吞了「狐玉」,转身就把两条大狐狸当场按住咬死,掏出两颗心肝来吃了,就着死狐腔子中还热乎,又「咕咚咕咚」饮起了鲜血。


    此时三眼老狐在旁看个满眼,身上又被溅了许多鲜血,吓得体如筛糠,直到猛然省悟过来,那神獒已经饶了自已和小狐狸的性命,牠死中得活,赶紧叼起牠的狐子狐孙,头也不回地狂逃而去,转眼间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等那神獒喝够了狐血,才把两具狐尸留给其餘的野狗享用,不过僧多粥少,不消片刻,野狗们便把两个死狐狸,连皮带毛啃了个乾乾淨淨,其餘没吃饱的也不敢抱怨,只好再去附近的坟场裡刨死人逮兔子。


    那神獒两眼目光如炬,一边用舌头舔着自已嘴角上挂着的狐血,一边阔步向剑炉行来,这炉间中尚有许多铸剑时所留的精铁,牠常将此地作为巢穴,以养体内暴戾之气。


    张小辫躲在剑炉石殿的房顶上把经过看了满眼,不觉已吓出一身冷汗,心知这「靼子犬」在漠北草原上,是可以搏杀豺狼虎豹的凶兽,怎敢把牠来等閒厮窥?但眼见神獒进了「剑炉」石屋,果然如林中老鬼所言一致,暗道:「正是张三爷的时运来了,这恶犬今夜即然进了此地,就算是三头六臂生双翅,也定让你有来无回。」当即横心竖胆,同那黑猫两个伏在石梁上,蹑足潜踪,悄悄向石殿后面爬去。


    神獒吃了两头狐狸的心肝,又吞了老狐的玉丹,那都是至热之物,不免觉得胸腹间燥火大动,要回破石殿裡寻个避风的所在歇息一阵。牠是何等敏锐?不消抬头去看,已知殿顶石梁间有些异常动静,占风辨气便已知道,多半是两个过路的野猫,尚且不够给自已塞牙缝的,便也不去理会,迳自来到后殿,伏在天字炉前静卧。


    张小辫在石梁上攒行了一阵,也来到后殿屋顶,这裡石牆半塌,天空中皎洁如水的月光,从殿顶豁口处漏将下来,映得银霜满地,借着月光一看,那神獒就卧在炉旁的一座石台上歇息,在牠头顶的屋梁上,悬着三个青铜灯盏,每一个都有脸盆般大小,上面扣着铜盖,分别饰有星斗纹路,铜质久经风吹雨打,都已显得斑驳苍绿不堪。


    这三个灯盏可非比寻常,名为「星星盏」,乃是战国时期的青铜古物,是当年给诸候王铸剑的时候,用来保存剑炉中火种的铜灯。要造锋利绝伦的宝剑,除了要有手段高超的铸剑匠师,以及深山中五金之精的材料,还必须有「天火烧炉」,而不能随便巾人世间的凡火,非得如此,剑成后才能蕴有龙吟虎啸般的凛然剑气。


    但取天火的时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要等到有雷电劈中了千年古树,才能借到真正的「天火」,火种,石殿中吊挂着的「星星盏」,正是当时用于储存天火的铜灯。


    历经了千年沧桑,到得今时今日,那铜灯裡的火早已熄灭掉了,但盏内的灯油还在,这星星盏点燃的时候,分为三个部份,一是青铜油灯,二是灯芯,三是铜灯裡面的灯油,灯芯是个捻子,大部分都浸在灯油中,此时灰尘久积,星星盏上盖满了尘土,早将灯口封堵住了。


    张小辫伏在梁上看了一阵,就伸手去捉那黑猫,想要按林中老鬼之计擒杀神獒,由于他身上着了猫仙爷的行头,黑猫自然视他为同类,还以为是要作耍,「喵呜」叫了一声,「嗖」地从石梁蹿上了屋顶。


    张小辫一手抓个空,暗骂一声:「贼猫,逃得恁般快。」他想上屋顶上把黑猫捉回来,但身在极高的石梁上,望望下边都觉得眼晕,勉强挪到此处,已觉得手脚痠麻,更何况人不比猫,怎敢在梁柱屋顶间任意登高攀爬。


    眼下在荒葬岭的剑炉当中,要是没有这隻「月影乌瞳金丝虎」,张小辫便难以成事,他看了一眼梁下,嚥了一口唾沫,大着胆子在石梁上站起身来,想将那黑猫重新捉下来,奈何胳膊没那麽长,踮着脚尖虚空抓了几下也搆不到。


    张小辫心下大急,额头上冷汗更多,只好低声央求道:「猫二爷,这可不是胡闹的地方,你快快下来,休要坏了三爷的大计….」


    可那黑猫蹲在屋顶的缺口旁,一边用舌头舔着猫爪子,一面在自已脸上抹来持去,显得好不攸閒,两隻黄金般的猫眼在月光下精光四射,似乎是有意与张小辫作耍,任你死求活告,就是不肯下来。


    张小辫在梁上动作稍大了些,他比不得真猫来去无声,不免扫落了许多塌灰,从上边落下殿中,那神獒正俯在石台上养神,耳听那两隻野猫在殿顶闹得动静愈来愈是厉害,又被许多灰土落在了头顶,不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恨不得生吞活剥了牠们,可是腹中的狐丹是大补之物,一团燥热尚未化去,神情有些疲倦,始终昏昏欲睡,又自持身份,不屑于亲自去捉两隻野猫,所以暗自隐忍不发,低吼声中龇了龇獠牙以示警告,便继续打起盹来。


    这一下险些将张小辫吓得魂魄出壳,急忙蜷作一团刺蝟般伏在梁上,连口大气也不敢出,只剩下心裡「怦怦」一通狂跳,他深知这「靼子犬」神异非凡,天罗地网都罩不住牠,只要使其感觉到稍微有一点不对劲,自已立刻就会被其撕成碎片。


    那黑猫本就胆小,也被吓得不轻,全身猫毛倒竖,当即就想开溜,张小辫暗自叫苦不迭,唯恐牠就此逃了,赶紧从怀中摸出一个鱼肉馒头,将手举在半空,想引那馋猫下来。


    全身漆黑的「月影乌瞳金丝虎」,与别的猫在习性上没什麽两样,除了胆小好奇之外,最喜欢偷鱼吃腥,见了鱼肉馒头,顿时从嘴角淌下一串口水,两隻黄金色的猫瞳盯在鱼肉馒头上看得直了。


    张小辫见这伎俩得逞,暗骂了一声:「死馋猫,回头教你好看。」就把手中的馒头向下晃了一晃,谁知那黑猫是骨子裡惧怕靼子犬,虽然目光紧跟着鱼肉馒头来回移动,却硬是不肯把身子向下挪动分毫。张小辫不免更是心急,又把举着鱼肉馒头的手向高处抬了抬,不料他在梁上伏得久了,使得全身血脉不畅,就觉得指头尖一麻,竟将馒头失手掉落,不偏不斜,恰好落到「神獒」的脑袋上砸了一个正着,惹得那靼子犬「嗷」的一声恶吼,狂怒之下翻身跃起,像条离弦的快箭般,猛朝着石梁上扑来。惊得张小辫面如土色,暗叫:「糟糕!张三爷今天晚上要归位!」这正是:「凭君胸中有妙策,难防今夜祸一场。」却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说。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