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贼猫》第三卷 神獒--第九话--偷灯盗油--本物天下霸唱

感谢:小仙女(台湾)提供辛辛苦苦的手打本!!!(致敬)http://blingfairy.pixnet.net/blog   需要转帖的请帮小仙女做下宣传,谢谢!

《贼猫》第三卷 神獒 第九话 偷灯盗油



    话说张小辫躲在石梁上,正想设法把黑猫从房顶上引下来,不料却失手将鱼肉馒头掉了下去,惹得那靼子犬狂怒起来,捲着一股阴风,从地上腾身蹿到半空,要把梁上的野猫扑下来撕成碎片。


    那神獒的来热凌厉迅猛,张小辫大惊失色,他想躲都来不及了,只好闭目等死,谁知就在靼子犬还未扑至石梁的一瞬间,却听得殿顶「轰隆」一声,塌下一堆碎砖败瓦,一股烟尘陡然而起。


    原来是那黑猫蹲在屋顶上,看张小辫手中的鱼肉馒头看得入了眼,身子向下探得太过,竟是踏在虚空之处,碰掉了几块碎砖和一片灰尘,牠也翻着跟头滑落下来。


    靼子犬见机奇怪,牠身在半空,忽见灰尘碎瓦自上落下,便凌空一个转折闪在一旁,硕大的身躯飘叶般落在地上,随即仰起头来观看殿顶动静,月影之下双目如电,凶芒毕露,显得怒不可遏。


    张小辫以为自已这会早见阎王爷去了,没想到没被神獒咬中,反倒是身上落了许多灰尘,急忙屏住呼吸,挥动手臂躯赶烟尘,这时就听得殿中铜链晃动,睁开眼睛往下张,只见那黑猫并没有直接从屋顶摔到地下,牠仗着身体轻灵敏捷,拿前边两隻猫爪子扒在星星盏边缘上,下边两条猫腿凭空乱蹬,把青铜星星盏坠得似秋千般来回打晃。


    「星星盏铜灯」被用索链吊在半空,那黑猫好不容易才攀到了灯盖上,牠战战兢兢探头向下一望,见靼子犬虎视眈眈地正抬头盯着上边,吓得立刻又把脑袋缩了回去,黑猫将身子蜷缩在悬空的铜灯盏上无路可逃,饶是牠善于攀牆爬树,也没得施展。


    此时一人一猫一犬,一个躲在石梁上胆颤心惊,一个趴在铜灯上心惊胆颤,还有一个守在殿内怒目瞪视,恰好分处在剑炉石殿的「上中下」三处,却谁也没有轻举妄动,只剩下「星星盏铜灯」嘎吱吱地来回摇晃。


    张小辫和黑猫没敢动,多是因为心中惊骇欲死,而那靼子犬一动不动,却得显得格外异常,一反牠平日裡「嗜血贪杀」的常性, 你道这是为何?


    原来事有奇巧,那储存「天火」的铜灯盏被黑猫一阵扑抓,积压在上面的灰尘掉了大片,立时从灯口裡传出一阵异香,犬类嗅觉灵每,一 嗅之下就发觉大不寻常,铜灯裡的灯油胜过香油百倍,不免一时疑心起来。


    张小辫借着月光看得清楚,暗道一声:「猫仙爷显灵了,张三爷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常言道「时来弱草胜春花,运至泥土变黄金」,看来时运一到挡都挡不住,也该着是这「神獒」杀业太重,命中注定要丧身至此,接下来就看「月影乌瞳金丝虎」的油灯上如何施展了。


    只见那黑猫想蹿上石梁逃掉,奈何无从攀爬,牠想跃下地面,却见那神獒不住盯着牠龇牙低吼,不由得心慌意乱,又怕又急,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片刻也立脚不住,只好在星星盏上不住打转。


    最后牠看到三个铜灯盏在半空一字排开,最边上那盏铜灯旁边,紧临着一堵有缺口的破牆,正可从中逃出「剑炉」,可星星盏之间离得甚远,无法直接蹿跃过去。


    有道是「狗急了跳牆,猫急了上房」,这时候只求生路,哪还管他行得不行得,黑猫在铜灯上用力摇晃,只盼着离另一个星星盏愈近愈好,牠使出了全力,摇得油灯剧烈地来回摆动。


    折腾得正欢,忽听底下的靼子犬好似牛呜般低嚎了一声,惊得那高下猫的四个猫爪子一齐发软,顿时趴在摇晃不定的铜灯上,岂料晃得太过厉害,身子一打滑就往灯下凉落,黑猫「喵呜呜」一声惨叫,所幸扒住了灯口边缘,牠唯恐掉下去被神獒咬死,竖着尾巴,几个猫爪子紧向上蹬,这一来不要紧,坠得那铜灯不再摇晃了,反倒是在半空打了个斜,铜盏中的灯油立刻从中淌下。


    那千年灯油细腻香滑,为世间罕有,引得靼子犬不由自主地张开嘴伸出长舌,在「星星盏」下接着灯油来舔,牠当晚活吃了狐狸心肝,一团燥火正炽,舔了几口灯油,不仅满口留香,更觉滑爽舒畅了许多。


    这时候黑猫的猫爪子碰到灯油,顿时从铜盏上滑脱了,直直落向地面,神獒正吃得兴起,却突然断了供给,不免心中发怒,也不等黑猫落地,就在半空裡一口将牠衔住,牙关上不曾用力,一甩头便又把黑猫抛上星星盏,瞪目低吼,逼迫那野猫再依前法施为。


    那黑猫捡了条命,哪裡还敢不从,急忙使出浑身解数,在星星盏上一阵折腾,将铜盏中的灯油一点点倾倒下来,神獒自在下面伸着舌头接住,不曾错过半滴,舔了好一个舒服畅快。

    神獒虽然警觉狡猾,可哪裡会想到野猫敢给自已下套,又加上正值心火大燥,所以难免一时大意了,牠把灯油吃得口滑,也不问多少,只顾要吃,不料那灯油虽然非葯非毒,却不能多吞,俗话说:「狗肚子装不下二两香油」,吃多了就得吊胯跑肚子,即便是硕大凶恶的巨犬,蹿上三泡稀屎之后,也会全身绵软无力,变得还不如一头绵羊。


    这神獒尚未来得及跑肚子蹿稀,先自被油闷了心,东西南北多已认不得了,牠隐隐觉得不妙,在地上打了两个转,愈发糊涂了,晕晕沉沉地一头撞在牆上,能撞棺材板的狗头坚硬无比,一脑袋便将破牆撞塌了半壁,就势卧地不起,嘴角拖着长长的馋涎,鼾声如牛,竟然昏睡起来。


    张小辫躲在石梁上,看见黑猫撺倒了靼子犬,忍不住心头一阵狂喜,但还不敢大意,随手摸到两块碎石,从高处投在牠身上,那神獒满肚子灯油,心神昏愦迷惑,纵然是泰山崩在近前也浑然不觉了。


    张小辫大喜,骂道:「饶是你这恶狗奸滑似鬼,也教你吃了张三爷的洗脚水。」随即从殿中石柱上溜下来,壮着胆子在靼子犬身上踢了两脚,见果然睡得如同死狗一般了,嘿嘿一笑,叫声:「这是一报还一报,你就别怪张三爷心黑手狠了。」须知「容情趁早别下手,下手岂能再容情」?当下伸手从身上拽出「寸青」短刀,将神獒那颗狗头活生生切割下来,血淋淋地用石灰掩埋,裹在几层厚油纸中,外边则用块破布捲了,打个扣子当包袱缚在背后。


    张小辫刚想抽身离开,但想起来还有些事要在天亮前做完,眼看时辰不早了,赶紧着手行事,他常在山野中走,识得许多野菜野草,他看剑炉附近生长几丛「七步断肠草」,这是当地比较常见的一种毒草,就顺手摘了,再将没头的靼子犬尸体切割剔剥,从肚肠内掏出了那枚狐丹,贴身而藏,随后连狗血都一发收拾了,都堆在地炉当中。


    整个荒葬岭石殿分作三进,中间的地炉形如大鼎,底下有火眼火膛,山中又有得是枯树枝,他匆匆忙忙收了几梱,用火点了些乾柴,从后殿取了些山泉,连同几大丛七步断肠草,熬起了一大锅香肉汤。


    虽然张小辫手脚俐落,也足足忙活了一个多时辰,最后见那大锅中的肉汤已经一阵阵冒了出来,知道大事已定,急忙带着黑猫躲回殿顶。


    不多时,在荒葬岭附近游荡的大群野狗们,便被肉汤的香味引了过来,牠们都知道石殿是神獒的巢穴,山中野狗无不忌惮牠神威凶猛,谁也不敢越雷池半步,但肉香愈来愈浓,更是教牠们难以抵挡。

    终于有两条贪嘴不要命的野狗熬不住了,横下心来鑽进了石殿,群狗见有带头的,哪还顾得了许多,立刻流着口水在后蜂拥而入,互相间你争我夺,把地炉中的肉汤吃了个涓滴无存,又各自把了块肉骨头就地埋头乱啃。


    七步断肠草的葯性一发,凡是吃过肉喝过汤的野狗,顿时都被葯翻在地,真好似「一块火烧着心肝,万把枪儹刺肚腹」,疼得偏地打滚,还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死了个尽绝。


    张小辫眼见大功告成,心裡却是恍惚如梦,他以前偷鸡吊狗的事做多了,杀几条野狗的勾当自然并不放在意下,只是感歎林中老鬼真有未卜先知之能,看来张三爷时来运转的造化到了,可有道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今天不过是百十条野狗,一想到自已今后飞黄腾达的峥嵘时节,还不知要连累多少人跟着捨身丧命,难免有些心虚,那就不知是福是祸了。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