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5 第2季 第九章 档案--南派三叔

第九章:档案

我们给他吓了一跳,只见他脸色苍白,似乎非常的紧张。

怎么了?我问道

他皱着眉头,看着这个箱子,好久才道:不要打开,我的感觉······很不好。

你想起来什么了?你想起来不能打开这个箱子?

闷油瓶点头:我不知道,只是有非常不好的感觉,开这个箱子,肯定要出事。看着他的脸色,我发现他冷汗都下来了,不由自己后背也冒了冷汗,他都能紧张到这种地步,这箱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是个炸弹?立即就让胖子把拧锁的手收了回来。

胖子道:我 靠,小哥你也别吓我。你到底记起什么了?

闷油瓶捏住自己的额头,有点痛苦:我没法形容这种感觉。

胖子就啧了一声:难不成这箱子,不是普通的开发,里面有机关?咱们这么一开,可能会射出毒针,或者会流 出毒液?

我一想很有可能,闷油瓶对机关了解相当深,这铁皮箱子是他的东西,似乎又放了相当重要的东西,很可能是设了机关,不知道窍门,开启会有很大的危险。

这一下可麻烦了,我是心痒难耐,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又不可能咬牙说拼死开一下看看,这时候我有个念头,要是刚才胖子手快点可能就没这种麻烦事了,但是一想,刚才如果胖子手快点,可能我们这一辈子就都没麻烦事了。

我让胖子小心翼翼的帮忙把这铁皮箱子放到桌子上,仔细去看它的锁,这种老式的扭锁其实不是一种锁,而是一种普通的搭扣,只要轻轻一拨就可以打开,以我们的水平,怎么看也看不出这扭锁后面会不会有问题。
那怎么办?胖子也郁闷。

看来只有先吧这个东西带回去,找几个高手看看,然后在这里的其他地方找找,有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我道。看着四周,现在也只有这么个办法。

胖子敲了敲铁皮:我 靠,那得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东西打开,说不定得半年。要么咱们干脆点,找阿贵去要把刀来,从铁皮上撬进去。

我还没摇头,闷油瓶已经摇头了,他道:不对,应该不是机关的问题。说着他有他气场的手指,按住那扭锁,稍微波动了一下,没有机括的感觉,锁没有问题。

不是机关,那为什么不能打开?

闷油瓶摇头。我沉思道:难道是这箱子里面的东西有问题?

这能有什么?难不成里面是条毒蛇?管了这么多年,早就成蛇干了。胖子有点补耐烦了,道:要不这样,你们全部退下,胖爷我来,老子命硬,我就不相信我能被一箱子干掉。

万万不可,不说是活物,里面可能有什么剧毒的东西,你一打开,不仅连累了我们,可能整个寨子里的人都可能受你牵连。我道。

胖子骂了一声,就一下子坐在床上: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送炼钢厂溶了吧。咱们都假装没这回事。

我感觉这气氛又点搞笑,又有点诡异,我们从大老远赶到这里,确实是招到了闷油瓶的房子,也找到了重要的线索,但是因为闷油瓶一个似有似无的感觉,我们连放这线索的箱子都不敢打开,这确实郁闷。但是,在这种环节上冒险,确实也是不值得的。

我拍了拍胖子让他稍安勿躁,不如再敲敲地板,看看这下面是否还有夹层。看闷油瓶掰断地板的方式,这夹层做的时候使用了整条木板钉死,说明短时间内他不准备取出这个箱子,这种隐藏夹层的做法工程浩大,可能不止一个。

于是我们开始东敲敲,西弄弄,不过这房子是架空的,怎么敲我们都觉得这木板下面有东西。

高脚木楼的地板不是工业铺装,只是用场木条简易搭起来的,木板之间的缝隙很大,胖子就趴在地上,用眼睛往下面瞧。下面一半是用来养鸡的地方,能看到泥地。

胖子还真是不怕脏,一点一点看过来,搞的浑身是泥,但毫无收获,似乎安格只有那么一个。

我们反复找了三遍里外每一块地方都查过了,确定无疑,胖子就拍着衣服道:“行了,该着的找不到,该开的开不聊,咱们收拾收拾东西先撤吧,免得阿贵他们起疑心。给一破房子拍照不可能派这么久”

我一想也是,就去搬那巷子,胖子就阻止道:“这东西部能见光,现在搬出去,阿贵见我们空手出来,搬这么大一东西回去,恐怕不好解释。如果事情传出去,可能会传到陈皮啊四的耳朵里。我看,我们还是把箱子放回原处,临走的时候再找看晚上搬出来。”

胖子想的周到,我点头,于是胖子爬到床下,吧箱子再次推进那个洞里,然后把那些木板草草盖上去,把那洞掩上。

接着我收拾了照片文件放进包里,准备回去好好查看,正收拾着,忽然又听见敲地板的声音。

我就对胖子道:“别敲了,你不是说要走了吗?”

胖子在一边抽烟,举了举双手,表示自己没敲,我再以看闷油瓶,他正在将那些盒子和书一样一样放整齐,显然也听到了敲地板的声音,看向了我们。

咦?我愣了一下,那是谁在敲地板?

我们凝神静气,仔细去听,就发现那声音来自于床下“笃笃笃”,很轻微,但是很急促。

胖子和我对视一下,掐掉自己的烟头,小心翼翼的弯下腰去看床底下,我也蹲了下去。

床下肯定没人,这不用说,我们贴近地板,发现感觉不到地板在震动,这个声音不是敲地板,而且听起来,有点遥远,感觉不出具体是在床下的哪个角落。

胖子做了个手势,意思是:在地板下面!

我点头,心说:难道有老鼠或者鸡跑到这高脚木楼的下面去了?忽然我就看到,盖着那铁箱的木板碎皮,竟然动了一下。

恩,这他 娘的怪了,我目瞪口呆,难道是那只铁皮箱子在动?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继续顶

TOP

好激动》。。。顶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