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6 阴山古楼 第十二章 心理战

第十二章 心理战
我的第一反应是腐臭味,但是盘马说不是,常年打猎的人经常和肉食打交道,腐臭味他绝对能分辨出来,那种味道,确实无法形容。

对于气味的形容一般基于物件,比如说“像茉莉花一样香”或者“和臭袜子一样臭”,盘马老爹无法形容,必然是他没有闻过的味道,这种味道甚至连相似的都找不到。

我想问他这种味道是不是就是“死人的味道”,但是终究忍住了,如果这个话题他不想说,中途提出来对我并没有好处。

之后盘马的好奇更盛,但之后那些人就对他有所堤防,他一直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些盒子。回到村里之后,这一批人很快就走了,从此再也没有见过。这件事情对他的影响很深,他进山打猎,总是会想起那只军队,他们进山是什么目的,他们在湖边干什么,那些盒子里是什么东西,又是从哪里来的?

当时他就预感到,这件事情必然以后会有人打听。但是没有想到,我们来的这么晚,过了近三十年我们才出现。

我问他湖的形态,他告诉我,湖是长形的,好像一把弯刀一样。四周全是石头,有的很大,比人还大,有的就和鹅卵石差不多。湖现在还在,不过因为气候的变化,湖的水位下降的很厉害,三年前他去过一次,湖已经比原来小了一半。

听到这里我陷入了沉思。盒子中装的,大有可能是就是我们在闷油瓶房子发现的那种铁块,如果是三十多箱,整箱整箱往外搬的话,数量必然不少,还真有可能是如胖子说的,是什么东西的碎片。

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呢?之前胖子在有限的条件下推测,这羊角山中有一个古墓,我现在听来,感觉会不会这些东西是从哪个湖底捞上来的?

难道他们在那个湖底发现了一只大型的铁器之类的东西,然后他们将其就地分解,一块一块带出去?

不太可能,这样这东西就等于废铁,而且如果是这样,不可能用鞋盒这么小的盒子。

我不禁也好奇起来,心中已经我同意了胖子的想法,无论如何得去羊角山里去看一看。

盘马老爹也有一块铁块,说是山里捡来的,而且他认为价值连成,显然考察队走了之后,盘马老爹肯定还做了一些什么。

这个就是他心里的秘密了,铁块,“死人的味道”是和危险连在一起的,他肯定经历了一件事情,让他把这三者联系了起来。闷油瓶的记忆中,那个铁块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东西,而盘马老爹的回忆中,那个当兵的也和他说过,铁块很危险。

我琢磨着怎么让他开口,要说坏水,虽然我本性比较安分守己,但是和潘子胖子他们混的久了,要挤也能挤出少许来。这种时候,我能利用的就是老爹还弄不清楚我的身份,可以讹他一下。

讹人的诀窍就是让别人以为你基本上都知道了,从而在整个对话的形式上,把询问变成一种质问。

我静了一会儿,脑子里有了一个大概的说法,就又问道:“那么,你后来再回到那个湖边的时候,是怎么发现那块铁块的。”

这完全是我猜测的,因为铁块既然是从山里找来的,就不太可能是其他地方,我赌了一把,反正猜错我也完全没有损失。

盘马老爹一下人就僵了一下,我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但是他除了那极小的一个僵持,并没有继续表现出什么来,而是看向我。

我知道这个时候要下点猛料,又继续道:“你放心,我只要知道那时候的事情,另外那件事情,我不感兴趣。”

盘马老爹这下脸色就变了,放下烟斗,就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心中松口气,几乎要出冷汗。这后面一句话,是在上一句猜测的成功上继续加码,死人味道,铁块的危险,闷油瓶的事情。我料想能让老爹保守秘密的,必然是有一个事故,这个事故一定非常的惊险,很可能有人死,我本来可以问他:“他的死我就不过问了。”但是我不知道到底死了多少人,所以换了一个更加稳妥的办法。

心虚之人,除非知道我的底细,否则必然会露出马脚。

我心说是反客为主的时候,立即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我在和客户砍价的时候经常如此——淡淡道:“你还是不要问的好,这整件事情你只要原原本本的告诉我就可以了。”说着我摸着口袋,抓出一叠钱来,这是本来预备好给盘马的资料费,本来打算给个两三百,但是为了视觉效果我把口袋里的一叠都掏了出来,放到自己面前。“我知道一些事情,但是不清楚,所以你不要担心,只要照实说出来,你拿你的钱,之后什么事情都没有,也不会有人知道我们在这里说过什么。”

盘马看着我,露出了心神不定的神色,我用一种非常镇定但是逼视的眼神看着他,等他发飙或者投降。

“你是怎么知道那些事情的?”他问我道。“你倒说给我听听。”

啧,我骂了一声心说这老鬼还真顽固,这怎么说的出来,脸上不动声色,但是脑子立即狂转。

那就是一秒内的反应,我几乎顺口就道:“难道你们就不知道,有人跟着你们吗?”

我话一出,自己还没回过味来,就发现盘马的表情明显就松了下来,心中咯噔一声,心说糟糕了,被揭穿了。

盘马就看着我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我也不是老糊涂,你回去不要来找我了,你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说着就要来辇我。

我迅速的反应,心说哪里被他发现了,是他能确定觉得没有人跟着他,还是当时的情况不可能被人跟,想着怎么补救却发现没什么好办法,一下就沮丧了下来。

他的儿子来开门,意思是让我们出去,门一开光线一亮,我正想起身,忽然就发现老爹的脚,竟然有一些轻微的抖动。

我一下看向老爹,就发现他看着我,虽然脸上镇定的一点波澜也看不出来,但是脸色坏的吓人,显然人在极度的紧张中。

我一下就明白了,他也在讹我!


我立即将我起身的起势化成一个伸懒腰的动作,然后重新坐定,用不容辩驳的语气道:“不要嘴硬,我就着事实说话,我没有多少耐心。”

盘马看着我,他儿子也看着我,我信心十足,能感觉出自己当时的表情确实阴险不可捉摸的要命。

良久,盘马终于低下了头,给他儿子打了个眼色,他儿子和阿贵说了几句什么,阿贵就半拉半扯的被拉了出去,他儿子进来,坐在了阿贵的位置上,门重新被关上。盘马老爹向我行了一个十分大的礼,抬起头的时候道:“不管你是谁,希望你说话算话,如果要算老帐,就全算我的头上,人全是我杀的,其他几个人只是帮我抬东西。”
1

评分人数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感谢 奇幻雷帝 分享,辛苦了,+2分


楼上起的好早啊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谢谢了啊。怪不得要烧房子呢!
             
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TOP

呵呵  谢谢 分享!!!

TOP

拜谢~
好事不张扬坏事不低调

TOP

再次感谢分享!

TOP

TOP

越来越有意思了

TOP

云深不知处

TOP

感谢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