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8》大结局--52章以后--《超好看4》最新章节新连载手打--南派三叔

“以前,这里的当地人把这些石头里的影子叫密洛陀。”鬼影人说道,“我们一直以为,他们的意思是这些石头里的东西就是密洛陀,然而后来经过对古籍的考证,我们发现错了。密洛陀指的不是这些东西,密洛陀在瑶族的语言里,是老祖母的意思。他们指的密洛陀是这里整座的大山。”

“山?”我附和道。

“山是老祖母,这些影子是老祖母生出来的子女,我们到达这里的时候,瑶民还未完全开化,他们对于自己文化中禁忌的部分,还是相当重视的。当时我们考察的时候就发现,这里一些最出色的成年猎人,成年后身上都会文上一种奇怪的文身,文身的图案,是一只类似麒麟的动物。我们在前期对这种行为做了很深的反推,通过他们对于文身演变和一些传说,我们发现这个文身的来历有两个很关键的点。”


第一个点是来自汉族的文身师傅,在他们的传说中,老人记得有人说过,他们一开始的文身不是这个样子的,不论是文身的技术,还是文身的形状,都非常简单原始。后来来了一个汉族的文身师傅,在这里慢慢的教授,文身最后才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个汉族的文身师傅是何时来到巴乃的,根据他们的推测,应该是在明清时期。关于他的信息非常少,只有一个传说提到他是避罪而来,也无法考证。不过这不重要,我们首先知道了一个信息,就是在几百年前内,这个文身被一个汉人改进过。

那么,之前的文身是什么样子的,没有人知道。不过,非常走运的是,在他们接下来的调查中,在其他的瑶寨里,得到了一些旁证的信息。

传说巴乃猎人文这个文身,是有区域限制的。据说,只有羊角山深处,在那片区域打猎的猎人,才需要被文上文身。似乎是羊角山这个地方,在古巴乃人的心中,和其他地方是不同的。

第二,那么文这个文身有什么意义?

难道是辟邪吗?他们的民俗专家否定了这一说法。因为如果是辟邪的图案,村子里应该有文化传承下来,但是问他们他们谁也不知道文身的用处,只说是习俗,而且,辟邪的图案是不可以被改动的,如果有汉族的师傅修改了图案,那简直就是堪比灭族的大事。这师傅不被扒了皮绷鼓就不错了。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考据过程中又发生了非常多的曲折,当时那一代的考据工作十分厉害,一方面前一代真正的大师都还在世,要问总有些线索,而二来各种老资料比现在的留存要稍好一些,所以他们最后还是发现了原因。

那个文身,是一张非常精密的地形图,当然不是现在意义上的 ,而是古瑶民在那片土地上经历无数次的尝试、危险之后,找出的在那片区域里最安全的狩猎道路,这条道路十分的复杂,在没有地图和文字的时代,古瑶民将其文在了自己的身上。

那是的文身只是为了简单的记录路线,后来因为战乱等各种各样的历史原因,文身的初衷被忘却了,变成了一个没有缘由的习俗。到了明清的时候,一个跳入瑶族的汉人,身怀着文身的技艺,对这些粗陋的图案进行了改良,最后变成了现在这样的文身。 “所以说,巴乃猎人身上的文身图案,其实就是瑶国古道的路线。”我想起了闷油瓶的文身,暂时还无法想太细,但是我知道这个鬼影人说的应该是对的。我们也发现过。


“后来我们进入了羊角山一带,慢慢就产生了一个疑惑。”他道,“什么要把路线文在身上,难道用脑子记不住吗?或者说,如果这里的山路复杂诡异到这种地步的话,不要进去不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进去?如果说一个铁矿,身处的地方非常难以进入,采出一公斤的铁要花费一公斤的黄金,那为什么还要去开采?”

“真的这么复杂?”我有点记不清闷油瓶文身的细节,不过我确实有印象,那文身是相当复杂的。

“复杂,复杂到人不可能用头脑或者本能记住,如果不是靠文身的地图,走不到路程的三分之一必然会放弃,那路太难走了。”鬼影人道,“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不用那张文身就能走完那条路的人,现在就只有我一个。”

他们当时尝试根据这张纹身,找到这条古道的终点,因为他们发现,这条古道并没有狩猎的价值,那显然,古瑶民花了这么大的精力,打通了这条古瑶道,肯定是为了更加重要的东西。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他们当时正在从事的张家古楼的考古项目,自然就把两者往一个地方想了,他们推测,张家古楼在这里选址,和这张文身地图所隐藏的十分重要的东西会有什么联系。

于是鬼影人所在的队伍,开始对那条古道进行探索。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古道并没有终点,整条道路是一个封闭的环。

“这和这山到底有什么关系?”胖子不耐烦道,因为水汽的蒸发,墙壁上的影子已经渐渐淡了下去。

“你们还不明白吗?”鬼影人道,说着踩了踩脚下。

我们低头,我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就是古道?”

“是,这条古道,一直是贴着山岩而修建的,几乎所有的古道段都在山岩边上。而所有古道边的山岩里,全部都是这样的东西。整条古道好像一个非常复杂的符咒图案,把这里的整座山都圈住了。所有的这些密洛陀,只有在这个圈子里才有,他们在岩石中极其缓慢的游走,但是到了石道边缘,就再也出不去了。”

“有,有点意思,继续说。”胖子似乎来劲了。

“这条古道就像一条栅栏?”

“对,似乎是古代瑶民在饲养这些东西。”鬼影人说道,“这是我们的结论,还有人进一步推测:这些瑶民古道,就是橡胶树上的刻痕,他们顺着这些道路,把山的表皮切掉,这些东西对于热源很敏感,所以在山道附近生起火炉,把他们引到山体表面来,挖出这些怪物。我们不知道这些怪物为什么会在山中产生,也不知道有什么价值,但是有很多迹象表明他们就是这么做的。”

“难不成种出来的都是漂亮妹子。”胖子摸了摸下巴,“这敢情好,想不到这儿的人还有这么牛逼的技术。”

“你又不是没见过这些怪物的样子,绿的跟啤酒瓶似的,就算是妹子,你下的去手吗?”我哭笑不得道。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咱们见的那些,也许还没发育好呢,白素贞没发育好的时候,下半身还不是一条***。”胖子道,“胖爷我没什么忌讳,绿就绿点,反正不是帽子绿就行了。”

我摇头看向鬼影人,鬼影人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变化,继续说道:“问题是,既然是饲养,那密洛陀吃什么?”鬼影人熄灭了火把,往回走去,“吴三省,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你是说,这些密洛陀吃人?”

“它们吃它们能捕捉到的一切生物。最普通的捕捉方式是,它们利用一种独特的方式,把误入到某些缝隙和洞穴里的生物困死,然后去吃它们的尸体。”

我们跟着他回到洞里。“你说的独特的方式是什么?”胖子问到。

“它们能用自己的分泌物封闭洞穴和缝隙,把猎物困死在山体内部。这种过程十分快速,这些山里有着大量的缝隙,好像一个迷宫,很多人进去之后,会发现自己进来的口突然就消失了。”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意识到之前在湖底那个封闭的洞穴里发生了什么。

“或者可以说,它们本身能形成岩石。这里的岩石有两种,一种是真实的,原本就存在的岩石,另一种是它们分泌的体液凝固后形成的,这种分泌物形成的石头和这里原本的石头一摸一样。它们吞噬、腐蚀岩石,然后将自己的分泌物填充进去,好像混凝土一般。但这种方法只对石灰岩有效,所以它们遇到火山石就无法前进了,还有一种办法,就是在石头上泼上强碱,也可以阻止它们。”

“难道说,这条古道周边的岩壁上,都涂满了强碱,我们虽然能看到里面的密洛陀,但是它们不会出来?”胖子问。

我摇头:“这么多年了,不会被雨水冲刷掉吗?”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鬼影人就道:“整条山道在下雨的时候就是一条引水渠,在这座山的山顶有一个碱石矿层,山上所有的雨水从山顶冲刷下来,被引入这条引水渠中。你看到这些山道的起势特别的奇怪,雨水在这里流速特别汗漫,山道的表面有很多积水设计,所以等到流水冲刷下来,这里会是无数的水潭,这些水潭干涸后,里面的碱性物质就会被覆盖在岩石表面。”

我想起之前我们来的时候,胖子带我们走的那条被原木覆盖的古道,确实那里有着大量的水坑。

“这么说,这是一个极其特别的原始牧场?”

“我觉得牧场这个词语并不贴切。”鬼影人说道,“当时我们使用的词汇是,这是一个鱼塘。岩石就是水,这些东西是水里的鱼。鱼可以在这块区域里自由的游动,但是永远不可能上岸。”

“但是这和你说的,他们进入张家古楼就一定会死,有关系吗?”

“鱼塘有一个十分普通的现象,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钓过鱼。在一个拥挤的池塘里,投入饵料的时候,所有的鱼都会被饵料吸引,聚集过来。他们进入了张家古楼之后,张家古楼周围设置有覆盖着强碱的条石,那些东西是进不去的,但他们会被里面的人散发出来的热量所吸引,挤在张家古楼四周——所有的东西,都会挤在入口。”

“你是说,我朋友他们会被困死?”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大约是这样,但是情况比你想的更加可怕一些。如果聚集在周围的密洛陀太多,张家古楼的机关就会启动,大量有强碱性的水会从洞顶流下,形成水雾充斥整个古楼,把聚集在四周的密洛陀逼退。整座古楼会处在强碱性额雾气中,所有楼里的人都活不了。”

胖子看了看我,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胖子就道:“等一等,这么说,难道你走进过张家古楼,那你为什么还活着?”

鬼影人撩开自己的头发,露出一张极其可怖的脸,探到胖子的面前,“你以为我真的活着吗?我只是没有死完全而已。”

我看到他的面孔,立即意识到,这种融化是怎样形成的了。

“这就是强碱——”


“我当时在坑道里,这只是被强碱气体轻轻喷了一下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我们在楼里面的人,瞬间就化成水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回复了冷静,虽然他的整张脸都融化了,但是我一下有一丝触动——我好像出了他是谁。

他不在那张照片上,不是我想的和三叔的那种关系,想想我就是出冷汗,但我确实见过他,到底是在哪见过呢?他是谁呢?

越觉得自己想起来了,我越是想不起来。回忆了半天,我最终放弃了。我知道,不去翻动相册,或者说完全放松下来,这么干想只能更糟糕。

“哥们儿,我很同情你。”胖子在边上兜了几圈,发现这个洞里啥也没有,就在我边上坐了下来,“你打算如何,胖爷我认识协和的医生,我看你这情况,整的像人估计比较难了,整个燕巴虎吧。”

“我不会离开这里的。”他喝着水说道,“我带你到我这里来,只是想找你问一些事情。你们之后想干什么,和我无关。反正你们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抬头,心中咯噔一下,心说这就要问了?就听他道:“我说了那么多了,你也该告诉我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了。”

“你想知道什么?”我道,我心里有些紧张,但是一想,告诉他不知道的事情,那不等于可以乱说吗?

他道:“现在是谁在管你们?”

“你是指管——”

“管你们这批‘陈情派’的。”他道,“快三十年了,老于肯定不会在位置上了。”

“没人管我们。”我道,我只能靠着大概的猜测来判断他是问当年那支考古队的管理层,“这个世界早就变了,我们这批人没有人管。”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人管,但是至少从谢家,霍家,吴家各自的发展来看,已经完全看不到有明显政治力量干预的可能性了。

“没有人管了?”他喃喃自语,“你也说没有人管,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你还听谁说过,这段时间你和外界有联系吗?”我问道。听他的说法,似乎他还听到其他人说过这个事情。

“我不会和任何人联系,你知道他们做事的习惯,我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要想活的自在点,这里也许更好一点。”他道。

我道:“但是时代真的变了,你从这里走出去,不会有任何人来迫害你,当年的机构已经没了,大家——大家都在赚钱。”

“不可能,时代会变,但是那东西不会变。吴三省,你何必骗我。”

我叹了口气,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这家伙在这里呆了那么多年,巴乃又是一个非常闭塞的小村寨,他可能一直认为,整个时代还是当年的样子,确实没有任何渠道让他了解到外面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别装了。”这时候胖子说话了。

我回头看他,胖子就道:“你讲话讲得那么流利,你肯定不是一个人在这里待了三十年。在这种地方,你一个残疾人就算有万般的本事,也不能待那么长的时间还保持这么清醒的神志,胖爷我以前见识过,人要是一个人过的时间太长,别说说话,连听懂别人说话都成问题。”

我也知道这样的知识,就道:“胖子说的是对的,你是否还有什么隐情。”

他发出了几声奇怪的抽风机一样的笑声:“吴三省还是吴三省,总是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是我先拆穿你的好吧。”胖子就不满意道。

我摆头示意胖子不要说话,他道:“我能活下来,是因为当年队伍的向导,他把我救了回来,那个村子里很多人都看到过我,他们以为我是疯子。我只和老向导有一些联系,他带一些食物上来,我用一些东西和他交换。”

“就是你杀掉的那些人的东西吗?”胖子道,“你扒了我的衣服,也是想去换东西吧。”

“你说的老向导,就是盘马吧。”我问他。

他点头:“不管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这座山里埋的东西,都不应该被世人所知道。”

“其他人后来怎么样了?”他继续问道。

我想了想心中也是感慨,该怎么说呢,只好编故事,尽量不提及个人的事情,只提几个家族和一些听来的八卦。

说完之后,他陷入了沉默,我能感觉到,后面一些他根本没有在听。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我想起了当时和小花的猜测,考古队的真实目的,真的是考古吗?

是否是皮包说的那样,也许考古队是一支送殡的队伍。

我看着那个人,忽然觉得这样的机会不可能再出现了,在这个世界上,那支考古队剩下来的人,也许就只有一个了。如果不问他一些非常实际的问题,实在太可惜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但是他对我们到底是什么态度,我弄不清楚,我尝试带入他的经历,就觉得他现在的态度是十分危险的。

他对其他人的态度就是全部杀死,如今他没有杀死我们,只是因为我们与他有共同认识的人,出现在这里他想问明原因,他这种人,不可能因为感情而改变自己的原则,我觉得,他漫不经心地说了那么多话,但是明显保持着极度的警惕,这说明他随时可能起杀机。

胖子的枪在他那里,我们毫无胜算。

不能直接问,我们必须万分小心,我脑子里做了一个提问计划,挑了几个问题,这些问题每一个都可以有回旋的余地,我又自己先过了一遍,才鼓起勇气开口提问。

“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是第一个问题。

他愣了一下,抬头。我问他道:“你们当年运进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他看着我,气氛无比沉默,我心中的紧张感越来越盛,很快脑门上的筋都开始跳了起来,要不是有面具遮着,我的表情一定非常可怕。

“我不知道。”沉默了半天,他终于开口了。

我立即松了口气,同时心中一片狂喜。

这个反应说明两件事情:第一件就是,皮包可能猜对了,真的考古队的目的不是考古。第二是,我这个问题并没有引起他的怀疑,那我后面的问题就会保险很多。

“你不知道?”我问他道,“你不可能不知道。”

“我们所有人都被骗了。”他说道,“一层瞒一层,知道的人恐怕不超过三个,如果我们知道,也许我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忽然抬头,“这件事情,不是那些‘陈情派’提出来的吗?你们也不知道?”

“嗯。”我心中有了一个判断,这人看来不是三叔那一派的人,“陈情派”只是我听来的音译,不知道三个字是怎么写,但一定是他们中的一个派别。“我们知道的情况不比你们多。”

“弄了半天,原来谁也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不过,我很快就会知道了。”我说道,我是想试探他接下来会怎么对待我们。

他发出了几声几乎不算是笑声的声音,没有接我的话,只道:“当年,你是不是预料到了结果,所以没有参加我们?”

“这种结果还需要预料吗?”我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让你的人参与这件事情呢,你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这说不通,你说上面已经不管你们了,你就绝对不应该再来这个地方。”

“事情有了其他的变化。”

“是因为那些老外吗?”

我想了想,实在没法说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到巴乃的没目的,本身就是为了弄清楚闷油瓶的身世,没有想到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

“其实,是为了一个人。”我说道,“张起灵。”

我说出闷油瓶的名字,看着他的反应,他忽然就笑了起来:“不可能。你在开玩笑。”

“有什么不可能的?”

“你回到这里来,是为了我?”他道,“放你的狗屁。”

我愣了一下,忽然整个人就蒙了,好像被雷劈了一下一样。看着面前的人,我的第一反应是,我想立即跑出去,找个悬崖跳下去。

当时的情况,我几乎在瞬间就要垮下去了。

那一刹那。我觉得整个世界都不真实,幸好胖子及时拍了拍我,说道:“三爷,沉住气。”

“怎么?”对方问,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