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勇勇、强强各拿老虎钳子左右用力,才掰开。
  汪进手掌上留黑黑的一圈牙印,手已慢慢地肿起来。
  勇勇忙系住他的胳膊,使劲往外挤血。
  乌黑的血流过一阵,变成鲜红。
  强强说,我几天前才拔的毒牙,怎么一下就长出来了?
  汪进听到毒牙,就觉得头发晕,视线像也模糊了。
  勇勇笑说,不要紧,菜蛇就算有毒也毒不死人,何况它毒牙还冇长齐。我听说蛇胆能解毒明目,等会泡酒给你吞下去,什么毒都消了。
  勇勇忙着洗净蛇,放在铫子(武汉话:武汉人特有的黑色煨汤罐子。)里煨汤。
  强强在内脏里扒拉出黑绿绿的蛇胆,让灰猫子洗干净找酒泡了给汪进喝。
  灰猫子跟汪进说,要好的高度酒泡蛇胆,效果最好。
  汪进指挥他搬着梯子,在暗楼一大堆酒瓶里寻瓶茅台酒下来。
  小心打开瓶盖,到在干净茶壶里,再找瓶黄鹤楼倒在茅台酒瓶里,盖好放回原处。
  灰猫子在厨房碗柜里拿个干净碗,看人都在外屋忙,从内荷包掏个眼药水的瓶子往碗里挤上几滴,到前面加好蛇胆,又兑上茅台酒泡着让汪进快喝。
  汪进看着墨绿蛇胆,觉得瘆人,说,等蛇汤好了喝才过瘾。
  强强指着他的肿手说,你不怕手废了?
  汪进只好捏着鼻子吞下蛇胆酒,抓把兰花豆咽酒。
  汤在炉子上煨着,四个人拿出牌玩捉黑桃五,赢了的吃一颗花生米,输的不光要进贡,还要在脸上贴乌龟。
  灰猫子虽小,脸上贴的乌龟却最少。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玩一会,勇勇说,蛇胆酒起作用了。
  汪进抬手看,果然消肿了,只留下细细的伤口。
  强强也说蛇胆效果好。
  汪进说,得亏听灰猫子的,用的是茅台酒。
  勇勇说,酒好,蛇胆也好。
  灰猫子点根烟说,汪进连眼珠子都有了光。
  大伙抬头看,汪进眼睛真像亮些,只是右眼越发显得白蒙蒙像个瞎子。
  好容易蛇汤煨好,哥几个就着茅台吃得点滴不剩。
  好酒都抢着喝,灰猫子年纪小,喝得最少。
  只听见强强说,汪进的眼睛像万花筒变幻着不同的图案。
  不知他俩人哪个醉了。
  天黑时灰猫子回家,走廊里看到个黑影,蹲在栏杆上盯着自己看,一双眼睛一黑一白发着光就像汪进。
  是黑炭!
  灰猫子脖颈汗毛倒竖,揉揉眼睛再看,只剩一片黑。


  自打吃过蛇汤,汪进见天和几个小的在院子里吹牛玩耍,不光人精神了,也再没说过胡话,只有双眼还是黑一只,白一只。
  灰猫子虽也跟着一起玩,却总是用力抽烟,让浓浓的烟雾罩住头脸。
  强强说,灰猫子的烟瘾大了。
  这天刚抽完烟出小巷子,一台军吉普开进民权路H号,伢们撵着车子疯跑。
  吉普停在一栋尽头,车门打开,汪怒潮扶着庄淑娴下来,叫汪进一起上楼。
  那天晚饭强强、灰猫子捧着碗蹲在一栋下头吃。
  闻着汪进家飘出来的肉香,强强猜是红烧蹄髈,灰猫子认为是回锅牛肉。
  捧着空碗回家,灰猫子嘀咕说,没道理,没道理啊……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又过了三天,汪进家每天都是不同的菜香味道飘出。
  灰猫子在巷子里拦住大脑壳问他说的破坏风水的招数怎么会不灵?
  大脑壳晃动脑袋说,舅爷爷么样跟我讲,我就么样跟你讲,到底有没有用,我又不是神仙,哪晓得。
  两人正说着,汪怒潮匆匆蹬上自行车,驮着庄淑娴往外走。
  不一会,汪进皱着眉头跑来说,娘娘(武汉话:小姑)家出事了。
  等人都散去,灰猫子低声嘀咕,该出事的冇出,不该出事的却出了事。
  大脑壳已走出半条走廊,忽然扭头望着灰猫子的背影偷笑。
  第二天,汪进丧着脸臂上缠戴黑袖章被汪怒潮带走了。
  院子里有人传言:
  汪怒潮妹妹家里有个姑娘叫高敏敏,长得像刘晓庆,成绩也好,谁见都说长大了肯定是明星。
  前几天忽然就发烧呕吐,住进医院,专家教授全身检查过也不晓得是什么病。
  昨天中午她爸爸高明驮着老婆汪玉芳去协和医院给女儿送饭。
  快到医院,一辆大货车从新华路转弯,转急了,车上一卷钢板滚下来,汪玉芳当场压得稀烂,高明也被压得下半身失去了知觉,刚煨好的排骨藕汤和着汪玉芳的鲜血脑浆洒了一地。……
  院里人听完都说可惜。
  灰猫子沿江边一口气跑到龙王庙,望着龟山细毛方向磕九个头,又掏两根大公鸡,自己抽一支,点一支插在砂土里,望着江水默默流两行清泪。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人心生一念,
  天地尽皆知。
  善恶若无报,
  乾坤必有私。……
  跛疯子唱些疯诗不知从哪里崴来,伸出黑黑的手爪说:“烟是钱买的,白白烧成灰岂不可惜。”
  自打过年时跛疯子在大龙、细毛、灰猫子三人面前神秘消失,灰猫子至今不清楚他是何方神圣,心里一直寒(武汉话:怕的意思)他。
  看着他的大花裤衩,灰猫子觉得似乎前几天见过,又完全想不起来……
  灰猫子挡住他的手说,你要想抽,我给一根你就是。
  又掏根烟,扔给跛疯子。
  跛疯子就着灰猫子手上的火点着,猛吸一口说,抽了你一家的烟不能白抽,唉……冤冤相报何时了,到头来还不是去阎王那里报到。
  灰猫子抹干泪,看看跛疯子说,您家说的话我不太懂,好像有很深的道理……我以前见过您家……要是有么得罪的地方,还望您家原谅。
  跛疯子吐口烟说,你得罪的多了,我算轻的。……哈哈哈哈……人家笑我太疯癫,我却笑人看不穿……你一脑壳的仇恨,这都是命,是命啊!……
  灰猫子呆看跛疯子吐着烟雾而去,那件破油麻布褂子被他反穿在身上,从前的血印变成深深的褐色,像只黑色眼睛,正嘲笑着自己。
  灰猫子反复想跛疯子说的话,直到烟屁股烫手,也冇想出头绪,就觉得刚才跛疯子坐在身边,特别放松,好像他是细毛。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几天后,汪进摘掉黑袖章,碰到勇勇、灰猫子他们说:
  娘娘和叔叔夫妻二人都死了,合葬在叔叔家那边的九峰山。
  最可怜是妹妹高敏敏,一个星期不停发烧,好容易救活过来,已经苕(武汉话:此处是智障的意思)了,被她爷爷奶奶接回家,现在都不晓得爸爸妈妈过世。
  汪进从小和堂妹感情好,说着眼睛都红起来。
  灰猫子递支烟给点上,同情地看着他,却想苕的怎么不是汪进。
  汪怒潮夫妇操持完丧事回家,齐叹人生无常,各发些感慨,相拥着说要好好过好下半辈子。
  汪怒潮说,要珍惜每一天,说不定哪天,我也没了。
  庄淑娴摸着他额头看他双眼赤红,两鬓白发又多出些,说,怒潮,你劳累了。
  汪怒潮唏嘘说,这些时事情多,心里头乱,那天打了你,自己也心痛,以后再不会这样……qs
  汪家的生活渐渐平复。
  民权路H号里又传出流言。
  流言版本各不相同,却都有一个内容:庄淑娴偷人。
  庄淑娴是长江航务局有名的美人,进出民权路H号,总让男人侧过头瞄她。
  汪怒潮当年抄写普希金、雪莱的情诗不停寄信给她冒充自己写的,终于讨得天仙样的老婆。
  莫看汪怒潮人生仕途得意,可终归觉得自己学历、样貌和老婆差距太大,总怕到手的金凤凰飞掉。
  夫妻俩没听到闲话,汪进却不知从哪里偷听到,从此一个人闷着,神神秘秘几天都不理灰猫子他们,每天偷偷逃学守在武汉关跟踪庄淑娴。
  庄淑娴每天上下班买菜回家,就去过两三次严家巷姥姥家。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等庄淑娴第三次从姥姥家出来,汪进蹲在花楼街角落里慢慢抽掉五根烟,去张麻子家买四个欢喜坨(武汉小吃,用糯米粉包红糖搓成团,蘸上芝麻下油锅炸就。)用报纸包着去姥姥家。
  姥姥家在个老院子里,一共七八家人。
  推开院子门,汪进和人撞个满怀,欢喜坨差点撒了。
  那人拍拍汪进说,进进,你么样来了?
  汪进说,来看姥姥。
  又问,孙叔叔你怎会在这里?
  老孙说,我来看朋友,顺便查个案子。
  汪进问他吃不吃欢喜坨,老孙挥着手已走远去。
  老孙是汪怒潮的拜把子兄弟,江汉公安局的局长孙庆松。
  姥姥看汪进来了,打开糖盒叫他吃糖。
  汪进只挑几颗大白兔筒在荷包里,和姥姥一人吃一个欢喜坨。
  姥姥说,是张麻子的吧?
  汪进说是。
  姥姥就不停说,还是我孙子记得我……
  汪进问这些时老头、老娘来过冇。
  姥姥说:
  大半个月前,你妈怕我一个人孤独,来住过几天,后来被你爸爸接回去了。
  进进,你告诉我,他们是不是吵架了?
  看汪进摇头,姥姥又说,再就是今天你来了。你们都还好吧……
  汪进再无心思,匆匆吃掉欢喜坨,推开门说,姥姥,我还有事。
  踏进院子,伢们都还没放学,灰猫子却背个书包在院子里荡。
  汪进拍他一下说,又逃学!
  灰猫子像猫样吓一跳,说,邪门,你看那树上是不是黑炭?
  汪进顺他指的方向看,树影摇曳中似乎有只黑色的猫眼瞪着下面看,才一眨眼又变成白色,再过细看,什么也没有。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汪进拉灰猫子进小巷子里点起烟说,灰猫子,你当不当我是你拐子?
  灰猫子隔着烟雾看汪进的眼珠一白一黑,恰如树影中鬼影一样的黑炭,吐口烟笑笑说,细毛不在了,你就是我拐子。
  汪进嘱咐灰猫子不能对别人说,方说了今天的事情。
  灰猫子惊讶说,院子里的传说原来是真的?
  汪进说,要不是那天偷听勇勇在巷子跟你们说这事,老子到现在也蒙在鼓里。
  灰猫子恨恨地说,那个孙庆松是不是判细毛死刑的公安局长?
  汪进点头说,他不光害死细毛,现在还搞上我老娘,老子要杀了他!
  灰猫子咬牙说,我是该杀了他为细毛报仇,可我是小伢,打不过他,何况他腰里还别着手枪。拐子,你……
  汪进说,自家兄弟,有么事你只管说。
  灰猫子说,孙庆松你还杀不得。你晓得他是几时和你老娘好上的?我听说你老娘认得他时,还冇得你老头咧。
  汪进歪头想半天,说,这么说,老孙还有可能是我亲爹……妈的,大人的生活也太乱了。不想这些,老子要喝酒。
  灰猫子眼睛亮了,说,白酒冇得,奶奶刚做得伏子酒,就是冇得下酒的。
  汪进说好办,跑回家去找吃的。
  灰猫子也颠颠跑回家,端起搪瓷盆,拿干净瓢舀两大碗伏子酒,又在煤堆后摸出个酒瓶,滴几滴在一碗伏子酒里,用勺子搅匀。
  酒瓶里除了大黑蜈蚣,又多一条金环蛇,飘飘荡荡。
  灰猫子把它还原,端另外一碗伏子酒吃。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汪进进门,说,冇得鸡蛋,喝不成蛋酒。
  掏一荷包花生在桌上,还有两颗皮蛋。
  灰猫子高兴地剥掉皮蛋壳,装在盘里,倒上酱油。
  汪进喝干自己那碗伏子酒,抢过灰猫子的碗往自己碗里倒。
  灰猫子夺回说,你先吃皮蛋,要喝我再舀,何必抢我的。
  两人你来我往,搪瓷盆里的伏子酒喝得见了底。
  汪进看灰猫子已变成两个。
  灰猫子同样眯眼看他,两只眼睛,黑的更黑,白如瞎子。
  天向黑,万有弟打开门,便扯开喉咙骂人。
  汪进受吓,眼里灰猫子和他奶奶由四个人变成两个,顺敞开的大门歪歪斜斜跑去。
  万有弟关上门骂灰猫子,个短阳寿的,说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喝,好容易做回伏子酒,却被他招待了仇人,还不如拿去喂猪狗。
  看灰猫子喝醉般在那里笑,万有弟抄起鸡毛掸子,把他按在床头,狠狠地打。
  灰猫子只是笑,仿佛屁股是别人的。
  汪进回到家,庄淑娴看他脸通红,摸他额头看是不是发烧了。
  汪进喷着酒气说,把你的脏手拿开!
  庄淑娴缩了手,呆呆看着儿子。
  汪怒潮骂道,狗日的,敢这样和娘说话!
  汪进又指汪怒潮说,跟老子嘴巴放干净点!
  汪怒潮解下腰里武装皮带抽儿子。
  汪进抱头挨几下,忽然抱住汪怒潮大腿,摔他到地上,压在身上说,你真当老子是亲生的,说打就打!
  汪怒潮被压着失去父亲的尊严,挣扎问,你说么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汪进说,我说么事,你何不问你媳妇做过些么事!
  这下戳中汪怒潮的死穴,他抛了皮带,推开汪进爬起来,看着老婆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庄淑娴颤抖着默默流泪,并不说话。
  汪怒潮疑心更重,抓起桌上茶杯摔在地上说,快说,你是不是和那姓孙的又有么事隐瞒着我?
  庄淑娴看丈夫扭曲的面孔,仍流泪不语。
  汪进歪在地上看幽黑的屋顶哈哈笑着说:
  大龙、细毛,我真冇害你们,都是我老头做的坏事!
  嘿嘿……你们看他顶皮心发绿,(武汉话:顶皮心,指头顶,此处意思指汪怒潮戴了绿帽子。)也不见得是我亲爹。
  哈哈……他做下这么多坏事,如今报应到自己身上了。……
  听汪进瞎侃疯话,汪怒潮怒火攻心,抓住庄淑娴的衣领质问,汪进到底是谁的伢?
  庄淑娴像掉到冰里,她不信眼前就是几天前还说要和自己好好过一辈子的人,她不敢相信自己嫁的竟是这样的一个人,她不愿再相信生活,只有任泪水无助地滑落。
  汪怒潮看老婆这样,越发觉得她心虚,有事隐瞒自己,也许自己真的帮那个姓孙的白养了十几年儿子……
  这样想着,汪怒潮觉得心里头怒火爆炸,攥紧拳头,一拳击在庄淑娴脸上。
  庄淑娴高高的鼻梁被打歪在一边,鲜血像花一样绽放在面部,整个人向后软倒,却被汪怒潮拎住衣领。
  爱了将近二十年的美人在眼前消失,汪怒潮有些伤感,手上略微松动,却被庄淑娴奋力挣脱,跑下楼去。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汪进不停傻笑叫大龙、细毛,又指着汪怒潮笑他是王八。
  汪怒潮攥流血的拳头威胁要打汪进。
  汪进说你打得赢老子只管来。
  汪怒潮在五屉柜里翻出手枪,说,信不信我杀了你个孽种!
  汪进又大笑说,你敢确定我一定不是你儿子,只管开枪。
  看儿子眨动一黑一白的眼睛邪恶地望着自己笑,汪怒潮不敢确定疯的是他,还是自己,又或者是这个家,这个社会……只好收枪颓然坐倒。
  这些年为向上爬,汪怒潮的确整过不少人,但他知道,在那样的革命形势下,他不整人,被整的就会是他。
  如今家中祸事连连,难道真是报应来了?……
  庄淑娴一路跑出民权路H号,无心再管众人的眼光,本想去严家巷,却在黄陂街拐弯跑向江汉公园。
  找个公用电话打到江汉公安局,办事人员说,孙局长连夜带人到阳逻抓逃去了。
  想想武汉虽大,却没有自己容身之地,庄淑娴走到江边,坐在土堤上望着江水流泪。
  当年她和孙庆松本来要好,老娘却嫌孙家太穷,成分不好。
  等孙庆松上班被调到三峡镇守灯塔,汪怒潮钻空子常来照顾,最后得了老娘欢心。
  庄淑娴嫌汪怒潮粗鄙,本不愿意,后来接到孙庆松的绝交信无奈只好嫁他。
  哪晓得孙庆松隔年立功,又被调回武汉,成为公安。
  看庄淑娴已经嫁给汪怒潮,孙庆松找人从长航公安局调到武汉公安局,不想再多见汪怒潮。
  孙庆松玩命工作十来年,虽当上分局局长,却还未成家。……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