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舅爷爷拿茶缸喝口浓茶,接道:
  临走时,元始天尊说,有人喊你,千万莫答应。
  姜子牙捧着封神榜,出玉虚宫,下麒麟崖,在地上抓把土,口念真诀,要借土遁走。
  后头有人喊他名字,姜子牙想到师傅的嘱咐,不敢答应,驾起土遁就往前飞。
  哪晓得后头这人,骑坐一头吊睛白额虎,在后头撵。
  各位,这头老虎可不比武松打死的老虎,它肋下生着一双翅膀,姜子牙硬是飞不过它。
  “啪!”舅爷爷又拍一下醒木,说,此人到底是谁,他找姜子牙干什么,列为看官,且听下回分解。
  围坐的老老少少正听得起劲,自然不依。
  大脑壳哇地哭了,缠着要听后头的。
  舅爷爷心疼他,抱着抹干泪说,莫哭,莫哭,舅爷爷答应你再说一段,但是明天大家都要上学上班,说了这段,都散了,莫闹。
  大脑壳笑笑说好,挨舅爷爷坐下。
  舅爷爷又拍动惊堂木,说:
  骑飞老虎的是姜子牙师弟申公豹。
  飞老虎拦住姜子牙。
  申公豹说,姜子牙,师傅教你四十年,不过是些五行之术,移山倒海。我学道时间比你短,但天份比你高,学会不少仙家之术,我能砍掉自己的头,丢到天上,使它遨游万里,回归到颈子上,和先前一样。
  姜子牙好奇,说你吹牛,要是你真能做到,我就听你的,烧了封神榜,跟你去学仙术。
  申公豹拔出七星宝剑,挽住头发,一剑割下头来,颈子不流血,身子也不倒,用手一丢,脑壳就飞到天上,一下飞不见了。
  南极仙翁睁开眉心天眼一看,晓得姜子牙被申公豹蛊惑了,就喊他的徒弟白鹤童子,变成一只仙鹤,飞到天上,叼住了申公豹的头往南海飞。
  申公豹道行不够深,他的脑壳如果一时三刻回不来,颈子流血就会死。
  姜子牙看申公豹可怜,就求南极仙翁饶他。
  南极仙翁把手一招,白鹤童子松了嘴。
  申公豹的头从天上掉下来,他急忙去接,却接反了,脑壳冲后。
  申公豹念动咒语,捏着耳朵一扯,脑壳扯过来,却成了歪的,所以后来,申公豹出场,都是歪骑老虎。
  姜子牙谢过南极仙翁,捧着封神榜,下山去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伢们听得唏嘘不已,大脑壳歪着脑袋装申公豹,却不再吵闹。
  各人搬着小板凳散去。
  汪进见还早,就拉大伙去巷子里玩。
  勇勇,强强几个支吾说有事,回家了。
  灰猫子说,我去。
  和汪进两个进了背巷,接过汪进的烟抽。
  汪进说,细毛不在了,以后我就是你拐子,灰猫子你有事只管找我。
  灰猫子说晓得。
  两人只是闲聊。
  灰猫子喷口烟,说,我太爷爷也埋在扁担山,怎么不见我们家有人升官发财,大脑壳的舅爷爷肯定是瞎说。
  汪进要卖弄学问,说,不一定,扁担山那么大,还要看你埋哪里,我听人说过,必须要靠山面水,坐北朝南才行。我爷爷对着湖,正好坐北朝南。你们家太爷爷埋的位置肯定不对。
  “真的?你冇骗人?”灰猫子一双眼在夜里闪烁,看着像猫眼:“嗯,我太爷爷好像埋在龙阳湖背面,按你说是朝北。”
  汪进说,做拐子的哪能骗你,我爷爷叫汪明成,不信你可以去扁担山找。
  灰猫子说,我信。
  两人又聊武松打虎,直说武松为兄报仇,义气!
  灰猫子的猫眼像被水浸了,失去光彩。
  他不停抽烟,让烟雾笼罩着自己,岔开话题,说姜子牙和申公豹。
  汪进说,要能像申公豹那样,考试门门都是一百分。
  灰猫子说要会姜子牙的土遁,就去新疆找大龙。
  汪进就嘿嘿说,我拿脑壳飞去,更快。
  灰猫子说,你不怕变成歪脑壳?
  汪进笑说,申公豹有飞老虎,我还是骑它去保险。
  抽完两三根烟,各自回家。
  背巷子里回复黑暗,不知是谁“唉……”地一声浩叹。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春日的太阳晒得人暖暖地。
  刘家俊抱着药酒瓶子对着光看瓶底的大蜈蚣,自从大龙流放新疆,他一直犹豫要不要喝这药酒,有心倒掉,又舍不得瓶里的二锅头。
  丑丑也站在酒瓶下面,看花蜈蚣在酒瓶里飘动,宛如活物。
  远远抬头看灰猫子来了,丑丑就躲进屋去。
  灰猫子问刘爹爹,药酒是不是泡好了?
  老刘叹息说,不晓得能不能喝。
  灰猫子说,简单,先找东西来试试,您家等到。
  说完又去找鼻涕王。
  鼻涕王正拎到老鼠笼,在水管子下冲。
  灰猫子问,鼻涕王,这是干嘛?
  鼻涕王说,这老鼠咬了屋里一块腊肉,好容易捉住,不能让它好死。
  灰猫子抢过老鼠笼子,说,这是跟它洗澡。浪费水。我让你看场好戏。
  两个人提着老鼠笼来找刘家俊。
  大脑壳和院里几个小的也跟来凑热闹。
  灰猫子寻些馊饭剩菜,倒点药酒和了,喂老鼠吃。
  那老鼠困在笼子里已有两三天,又被冷水一冲,直缩在笼子里打哆嗦,看到吃的,爬过去,嗅了半天都吞到肚里。
  老鼠吃饱,就在笼子里跑动,叽叽叫着,渐渐越跑越快,一身老鼠毛都竖立起来,眼睛也变得通红,让人想起大龙滴血的红眼。
  到后来,老鼠跳动起来,撞得鼠笼砰砰直响,尖尖地惨叫一声,倒在笼子里,四脚不住抽搐。
  众人看了,无不骇然。
  鼻涕王嫌老鼠死得恶心,拉开笼门,扔老鼠在地上。
  老鼠微张了嘴,吐着白沫,四脚抽动,尾巴也打着颤抖。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老刘长吁口气说,得亏冇喝,不然该老子抽风了。
  拿起酒瓶就往地上摔。
  灰猫子连忙拦住说,莫丢!刘爹爹,这酒毒性太大,丢到院子里不晓得要害多少鸡鸭,我还是替你扔到垃圾堆吧。
  老刘摸摸灰猫子的头,把酒瓶递他说,细毛不在,这伢懂事了。
  忽然半空里一团黑云降落,直扑在垂死老鼠身上,一口咬掉它的头,吞吃了!
  黑炭!!!
  黑炭果然没死!
  刘家俊用脚去踢,黑炭衔着鼠身早冲天而起,上了梧桐大树,盘坐在枝丫间慢慢去吃。
  灰猫子抬头看它。
  黑炭一双眼睛一深一浅,望着下面的人,好似在笑。
  鼻涕王捡块石头去钉,没钉到黑炭,石头在树干上反弹,将他脑壳敲出个大包。
  大脑壳他们在一旁哄笑。
  鼻涕王捂住头,拎着老鼠笼走了。
  灰猫子出院子,将酒瓶扔掉。
  在垃圾堆边打几个转,看没人跟来,又捡起酒瓶别在衣服里,回家藏在煤炭堆后面。
  中午时,汪进、勇勇几个嬉闹着往家走。
  忽然,汪进脑门一热,伸手摸摸,抓了满手,展开看却是血糊糊半截老鼠身子连着长长的尾巴。
  汪进想是有人使坏,抬头就骂,娘的……
  哪晓得半空里一个更大的黑影结结实实砸在他脑壳上,直砸得他眼冒金星,倒在地上。
  汪进揉揉眼就见黑炭僵直了身子摔在一边,舌头吐出半边,流着白涎,最可怕是两只眼睛,一只苍白像瞎子,另一只漆黑,黑得让人只想到死亡。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汪进望着黑炭,哇哇开始哭,边哭边说,大龙、细毛,我对不起你们,我不是存心害你们的,要怪就怪我老头……
  汪怒潮正下班,看儿子瘫坐在地上,哭说大龙、细毛的事情,忙上前给他一巴掌说,狗日的,大白天撞到鬼了,在这里瞎说!
  汪进吃了耳光,神情不似刚才恍惚,却越发哭得大声。
  他娘庄淑娴在一栋二楼探出头来,对汪怒潮说,大老爷们打伢算么英雄!
  汪怒潮息了怒,指着地上黑炭说,这是哪个做的好事?是哪个屋里的死猫子?
  刘家俊推门出来,说,我屋里的。
  汪怒潮就说,刘爹爹,你怎么不管好自家猫子,现在砸到我屋里汪进了,您家说么办?
  刘家俊向来看不惯汪怒潮,就说,我屋里猫子,活到时,我管。现在它不晓得做了么坏事,阎王爷收去它的小命。它死了从树上掉下来,我管不着。
  “什么叫管不着?你说哪个做了坏事?”汪怒潮心虚,和老刘吵起来。
  老刘冷冷指着地上的黑炭说,我说的是畜生。
  汪怒潮越觉得老刘话中有话,就叉腰和他在院子里吵。
  老刘不擅动嘴,伸出满是青筋的双手说,么样?你要抖狠?
  汪怒潮虽年轻,却晓得刘家俊有劲,就拉起汪进说,刘爹爹,我年纪轻,跟您家抖狠,那不是遭院里人耻笑。
  又踢了儿子屁股一脚,喊声,滚回去。
  父子上楼。
  刘家俊伸展十指,用力捏拢,再也听不见骨节噼啪作响的声音。
  自打三九天落进长江,老刘就觉得浑身力气像抽丝样一天天在身体里消失。
  刘家俊再不是当年的刘家俊了。
  老刘仰天浩叹一声,再看地上的黑炭,已经僵硬了手脚,死去多时。从屋里抓两张报纸包了黑炭,出院子过街远远地扔在和平里的垃圾堆。
  灰猫子趴在自家窗台上看了,歪着头不晓得在想什么。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那天以后,民权路H号院子里渐渐流传一个谣言,说汪怒潮串通了公安局,把判给汪进的死刑改在细毛身上,让他顶了枪毙……
  汪怒潮越想找出谁在造他的谣,越找不到,只好隔三差五在家里拿皮带抽汪进出气。
  汪进郁闷,总是躲在背巷子里抽烟。
  勇勇,强强那几个最近老躲着他,只有灰猫子苕苕的还跟着他。
  汪进问他,院子里有人造谣说我害了你拐子和大龙,你信不?
  灰猫子摇头傻笑说,不信,你们都是兄弟,不会害他们。
  汪进红着眼拍拍灰猫子说,你是个好兄弟,还是你懂我。
  灰猫子说不谈这些不愉快的事,我的太(武汉话:奶奶。)做好了伏子酒(武汉话:米酒),我们去偷点吃吧。
  汪进要喝鸡蛋酒。
  灰猫子说屋里冇得鸡蛋,就让汪进去他家偷,自己回去烧水。
  等鸡蛋偷来,灰猫子打了,用开水冲成蛋花,浇在舀好的两碗伏子酒上,多的一碗,让给汪进。
  两人不歇气喝干。
  汪进抹嘴说,你奶奶做的伏子酒就是甜。今天酒是不是发狠了,喝得头晕。
  灰猫子也扶着脑壳说,嗯,可能我们喝多了。
  正说着,万有弟回来了,看到汪进就黑沉脸,拿鸡毛掸子打灰猫子的屁股。
  汪进赶紧溜了。
  万有弟边打边问灰猫子,为什么要跟这杀千刀的坏人一起玩?
  灰猫子只不说话,待奶奶打得紧了,他才喊,打死我,打死我好看细毛去。
  万有弟的手于是打不下去,默默放了灰猫子去做饭。
  灰猫子看着五屉柜上细毛的照片,默默地笑了,笑到后来眼泪就流下来。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汪进回家只说不舒服,倒头就睡。
  不知睡了多久,有人推他,说:“你还睡得着?”
  汪进睁眼看是大龙,就吓得软在床上,出了身汗,哆嗦半天说:“大……龙,你……么样(武汉话:怎么的意思。)回来了?”
  大龙笑笑说,老子死了,自然要来看你。
  汪进说,你不是在新疆坐牢么?怎么会死?莫吓我了。
  大龙说,那里太苦,连飞鸟都冇得一只,我答应跟细毛报仇,自然不能一辈子待在那里,所以老子就逃跑,一直跑到大雪山,又冷又饿,冻死了。死了也好,老子变鬼飞得快,不消一下,就能回来讨债。
  汪进这才相信大龙真变成鬼,忙说,讨么事债?大龙,我可不差你的钱。
  话没说完,宋细毛爬上了床,像传说里的小鬼,拿条细铁链套在汪进脖子上说,你差老子一条命,快跟我们走,赶早了我们在阎王那里还能做同学!
  汪进抱住床脚,哭喊着说不去。
  细毛说由不得你!和大龙两个奋力去拉,直拉得汪进的床垮了,屋子也塌了。
  汪进抱着断床脚,眼看自己被二鬼拉入地底一片黑暗当中,吓得放声大哭,看爸爸妈妈在旁边好像没听见,下身一暖,尿了。
  在床上画了地图,大龙、细毛便像烟一样飘散,汪进也湿醒了,睁眼瞧什么都是雾蒙蒙的像长了毛,把眼睛揉了又揉,还是如此。
  汪进就躺在湿床上不停说胡话。
  庄淑娴看着害怕,扶儿子起来换过裤子,等汪怒潮回家,忙带上汪进去医院。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长航医院的医生望闻问切什么都看过,说汪进一切正常,就是体温稍微高了些。
  汪怒潮急了,说,小伢胡话连篇怎么叫一切正常?
  医生不屑地看着他说,你要实在不放心,开两针青霉素给他打了,看看再说。
  汪怒潮在单位一向指使人惯了,看汪进那样,也不敢发作,只好划价领药,做完皮试,任护士在儿子两边屁股各扎一针青霉素。
  回到家,庄淑娴心疼儿子,问汪进想吃什么?
  汪进胡说半天,忽然说,要吃伏子酒。
  庄淑娴便催促汪怒潮蹬自行车去民生路的甜食馆买。
  汪怒潮心想伏子酒太凉,儿子吃胃受不了,改买成汪进一向最爱吃的糊米酒回来。
  汪进躺在床上,胡话时有时无,闻到米酒香,人忽然清醒,舀了热腾腾的糊米酒吃。
  吃两三口,张口吐了一床,说:“大龙、细毛,你们两个小鬼想拿糊米酒冒充伏子酒来糊弄老子,老子做鬼也不和你们玩!”
  汪怒潮夫妇听得心惊。
  庄淑娴要汪怒潮再去买过。
  汪怒潮指指手表说,民生甜食馆关门了。
  汪进在房里扯着嗓子侃胡话,直叫得院子里都听见。
  庄淑娴只有关上门哭。
  汪进好容易动静小了,汪怒潮才扶他下床,让老婆又换过铺盖。
  “咚咚……”有人敲门。
  汪进傻笑着说,细毛,你来了,是来给我送伏子酒的吧?
  汪怒潮开门看。
  不是细毛,是细毛的弟弟灰猫子。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灰猫子捧着大半碗伏子酒,笑笑说,汪伯伯,我在屋里听到汪进哭吵着要吃伏子酒,刚好我奶奶做得有,就送点来。
  庄淑娴接过来,嫌凉要热了再给汪进吃。
  汪进看着灰猫子笑嘻嘻说,细毛,好兄弟,你来了,还是你记得我。莫热,莫热,伏子酒一热就酸,不好喝了。拿过来,我现在就要喝。
  伏子酒递过去,汪进像狼一样吃了,舔净碗底,说,好甜,好甜。
  庄淑娴洗好碗还给灰猫子。
  汪怒潮送他到门口,摸摸他头说,灰猫子懂事了,晓得关心人。现在院子里有人造谣说我们家害了细毛和大龙,你该不会相信谣言吧?
  灰猫子笑说,汪伯伯,您家总是照顾我们,我要是相信谣言,也不会给汪进来送伏子酒。拐子他们要怪只能怪自己老爱在外面打架,触犯了法律。
  汪怒潮心里高兴,在荷包里摸出两毛钱,塞给灰猫子说,拿去,过早。
  灰猫子欢天喜地接过,说声谢谢,走了。
  夜里,汪进发烧说胡话,指着漆黑的屋顶让汪怒潮看,说,大龙、细毛在房梁上荡秋千。
  汪怒潮无语,只有守着抽烟。
  庄淑娴嘟囔说,怒潮你不该搞那多事,害院子里的街坊,如今报应来了,如何是好……
  汪怒潮气急说,我不让他们改掉供词,那日六渡桥公审大会,等着枪毙的就不是宋细毛,是汪进。细毛、大龙他们要怪,只怪自己命运不济,偏偏碰上中央严打。
  庄淑娴说,可万一进进……
  汪怒潮狠吸口烟,说,我宁可他是个疯子,也好过我年年去扁担山烧纸钱给他。
  抽烟守着儿子,汪怒潮一宿未眠。等天亮照镜子,鬓角出现七根白发,左边三根,右边四根。只有嗟叹一声,推门上班,让老婆陪汪进再去医院。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医院追加了一个礼拜的青霉素,汪进病情终于稳定,时不时还会说些疯话。
  民权路H号里谣言又起,说,汪怒潮家陷害了大龙、细毛,现如今两人变作小鬼前来索命,要断掉汪家八代单传的根苗。
  汪怒潮两鬓日渐斑白,打电话让张户籍来院里调查哪个造谣。
  调查自然没有结果,反让谣言更盛。
  直到一天,汪怒潮举着新疆的来信说,王其龙给汪进写信了!
  谣言不再,汪进好像又恢复些自信,可他的眼神偶尔还是恍惚。
  灰猫子说想吃伏子酒,老求奶奶做。
  万有弟恨汪进吃了自家的伏子酒,只推说糯米太贵,不做。
  勇勇、强强几个本不大理汪进,听说大龙来信,才慢慢玩到一起。
  这天,几个人躲在小巷里抽烟。
  不知谁说到打架,就开始讨论哪个最狠,最后说到大龙。
  勇勇说,汪进,把大龙写的信几时念给我们听听?
  汪进抽口烟说,信上冇写么事,只说那里生活还是蛮艰苦,噢,大龙还提到你们几个,问你们好。你们要看,我回去找找,不一定找得到。
  强强还要问细节,被汪进支吾岔开。
  汪进说,清明快到,很想念细毛。又问灰猫子,细毛埋在哪里,说哪天下午不上课,大伙一起去看看。
  灰猫子说,不用等,细毛的骨灰洒在龙王庙了,现在就能去。
  一伙人出民权路H号,到王家巷江边沿着堤走。
  到得龙王庙,江水滔滔,四下无人。
  汪进噗通跪下,率先磕三个头,跪坐在那里嚎哭。
  勇勇、强强几个小的眼也红了,望着江水一起跪下磕头。
  独灰猫子站在后面,流泪冷冷地笑。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