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汪进哭过一通,撕开烟盒,点两根摆在地上,剩下大伙分了。然后哭着说,细毛,我对不住你,这两根烟,你抽一只,剩下那根你替我带给大龙。
  灰猫子听他这样说,慢慢吐口烟,眼睛在烟雾里发亮。
  勇勇忽然说,汪进哥,你搞糊涂了,大龙又冇死,这样烧烟,他接不到的。
  汪进手一抖,让烟烫到,烟头随风飘到水里。
  强强说烧给大龙的烟正好不浪费。要汪进捡了抽。
  汪进摆手说,大龙冇死,烟烧给他是个恋想,不抽为敬。
  香烟在地上化成灰,被风吹散。
  伢们就在沙滩上丢跤。
  远远地,一个叫花子躺在堤上,晒着太阳当观众。
  丢过一阵,灰猫子提议赛跑。
  汪进拿树枝在地上划下长长的起跑线。
  跛疯子崴过来,自告奋勇发令。
  他指汪进嘻嘻笑道:“你背着两个小鬼,么样跑得快。”
  汪进听到,背心里流汗。
  跛疯子抬起手说:“各家各备,两个小鬼,预备,齐!”
  伢们像疯了样往前跑,汪进一向最快,却看着勇勇、强强跑到他前面,最后连灰猫子也超了他。
  汪进踉跄几步,跌倒在沙滩上,看其他人一个个从面前跑过。
  沙尘里,显出细毛、大龙的影子,一边一个压在汪进肩膀上,大龙拍拍汪进的脑袋,笑笑说,你考虑好冇?几时跟我们走?
  汪进手脚凭空蹬抓,大叫:“我不去,我不去。”
  激起砂土飞扬,尘影中,大龙踏住汪进胸口,右眼射出妖异的红光,一串鲜血滴落在汪进脸庞,鲜血蒙住汪进的眼,直渗到眼眶里。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汪进不顾手里抓着砂土,狠命用手去揉,砂子进到眼里,他叫得更惨了。
  其他人听到叫唤,忙往这边跑。
  围作一堆看时,汪进的右眼红通通滴出血来,不晓得是他自己的,还是大龙的。
  勇勇在心里说声活该,扶着汪进问,怎么摔成这样?
  强强也说,不会瞎吧?
  跛疯子一步步崴过来说,嘿嘿,今日瞎了你的眼,他日小鬼来催命。
  众人听得定住,汪进哭声更大。
  跛疯子跛足前行,摇头吟道,往日里称兄道弟,现如今血海深仇。什么兄弟,全是放屁。
  一伙人看着跛疯子走远,又听他歌声随风传来:“青史几行名姓,北郊无数荒丘。前人田地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
  一阵风沙卷过,没了跛疯子的身影。
  勇勇,强强架着汪进,一行人回家。
  庄淑娴去候船室打电话叫回汪怒潮,拿自行车驮住汪进去看眼睛。
  长航医院不敢收,又绕去同济。
  医生小心清理了眼中的砂子,包扎好开了药说,砂子太多,揉得又深,刮伤了眼角膜,右眼的视力以后可能会受影响。
  回到家,庄淑娴和汪怒潮大吵,说他不晓得在外面做了什么缺德事,害得儿子要遭报应。
  汪怒潮争辩说,老子做的一切,还不是为儿子。
  庄淑娴又翻他旧账,说,要不是你以前整人整多了,也不会报应到儿子头上。
  汪怒潮搞革命斗争是好手,吵架却不行,急怒之下给庄淑娴一个嘴巴。
  庄淑娴受气不过,夺门走掉。
  从那天起父子两个吃了半个月的食堂。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家里连吃了两个礼拜的萝卜腌菜,万有弟决心改善伙食,扯上灰猫子穿过花楼街去交通路市场买鱼。
  市场人多,灰猫子像猫子一样钻到人堆里不见了。
  万奶奶一门心思挑鱼,也不管他。
  灰猫子鱼看得多,尽找些平常未见的稀奇去逛。
  晃荡半天,见一个老农挑一担鳝鱼卖,奇怪的是他家的鳝鱼却没用水养着,而且五颜六色,和寻常鳝鱼不同。
  灰猫子蹲下用手指挑逗铁丝笼子里的鳝鱼。
  老农忙喝止他说,笼子里是蛇,有的怕有毒,咬到会死人的,不能拿手碰。
  灰猫子听说有毒,眼睛像黑炭一样放出光,缩手蹲在那里看,不停问老农哪种蛇会最毒。
  老农嫌他烦,说,小伢,买不起,边下玩去。
  灰猫子说,你莫看我小以为我冇得钱,你这蛇么样卖?
  老农说,最小的得两毛,大的至少一块以上。
  灰猫子拿两毛钱在手里晃动,说,给我挑个小的,但要最毒的,不毒不要。
  老农问他买毒蛇干什么,莫不是想着害人?
  灰猫子胀通红脸说,买毒蛇是为泡药酒,治爹爹的风湿病。
  老农又问他拿了酒瓶冇有,说蛇有毒万一咬死人可负不了责。
  灰猫子说你等着,转头跑走。
  寻了几个垃圾堆,都没发现个完整的酒瓶。
  灰猫子直找到四季美(武汉有名的汤包馆)旁边,才发现个脏酒瓶,兴奋地找个自来水笼头,洗干净,再寻汽水瓶盖子盖上,回头递给老农。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老农接过钱,筒在荷包里,又拿个铁钩在笼子里翻动,最后钩条一两拃长的小蛇出来,小心翼翼捏住它七寸,说,这种蛇叫金环蛇,看到它身上红色一圈圈的环冇?是笼里所有蛇中最毒的了,要被它咬一口,不出半个小时,便要了你小命。
  边说着,又拿块纱布哄得小蛇张嘴咬紧,再按住蛇头用力一拉,金环蛇的毒牙留在纱布上。
  老农这才装蛇在酒瓶里,望灰猫子笑着说,小鬼,想哄我,我不拔掉毒牙,你拿蛇吓人会弄出人命的。你要是真用它泡药酒,不影响效果。
  灰猫子见毒蛇拔了牙,心里惋惜,拿汽水瓶盖盖上,拍紧,用上衣蒙着去找奶奶。
  见万有弟尖着嗓子在和人论秤谈价,说声:“奶奶,我找人玩去了。”钻入人群走去。



  跑进民权路H号,已是中午,汪进、勇勇、强强几个果然躲在背巷子里玩。
  灰猫子兴奋地冲过去说,哪个拿烟来抽,就有好东西看。
  汪进发根烟说,灰猫子你要抽烟,随时都有,哪个要你是我兄弟的咧。
  灰猫子点燃烟,自衣服里掏出酒瓶在众人眼前炫耀。
  众人啧啧称奇。
  灰猫子说,看你们哪个晓得这是么事?
  伢们只晓得是蛇,却说不出它的种类。
  大脑壳蹦蹦跳跳地跑过来,瞪大眼,扶着瓶子看。
  灰猫子又说,我敢赌两分钱,你们说不出这是什么蛇。
  汪进说,灰猫子,干脆我给你五分,你就莫吊我们的胃口了。
  灰猫子伸手去接钱,一旁大脑壳小声说,我认得,这是金环蛇。有剧毒。妈妈带我去上海西郊动物园看到过。
  灰猫子一把抓了空。
  汪进收回五分硬币笑他:“灰猫子,大脑壳猜到是金环蛇,你还不拿两分钱输给他。”
  看灰猫子凶狠狠盯着自己,伸手在荷包里不停地摸索,大脑壳晃动大头说,我不要你的钱。
  灰猫子从荷包里抽出手,说,是你不要的,不算我赖皮。
  又抠开瓶盖,从里面倒出金环蛇来。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小蛇掉到地上,伢们吓得直退。
  勇勇尖叫说,这东西我见过,去扁担山跟爹爹上坟时看见的,我老头也说有毒,只是不晓得叫金环蛇。
  灰猫子捉住金环蛇,盘在手上玩。
  其他人都好奇,毒蛇为什么不咬他。
  灰猫子说它是我养的,当然不咬我,你们莫瞎碰它,被它咬得中毒,我也救不了。
  大伙隔几步看花蛇盘在灰猫子手上如鲜花盛开。
  只有大脑壳不信邪,偷偷摸一下,也缩回手。
  玩一会,灰猫子宝贝似把蛇装回酒瓶。
  汪进要借去吓班上同学。
  灰猫子不肯,说,金环蛇是花两元钱买的,哪个要借,至少得交五毛。
  汪进看瓶盖也还严实,掏出五角钱给灰猫子,举起酒瓶对着光看里面的金环蛇。
  灰猫子笑嘻嘻接过钱,隔着瓶子正看到汪进的眼睛,一只白蒙蒙好像瞎子,另外一只漆黑无光,恰似中毒死掉的黑炭。
  想到黑炭,灰猫子被它咬过的手掌隐隐作痛,低头看模糊的牙印,像极了金环蛇的眼睛,在瞄着自己。
  第二天汪进还蛇时非常兴奋,说,金环蛇让自己在学校里出尽了风头,吓得班上鸡飞狗跳,连老师都不敢没收。五角钱花得非常值。
  等汪进走了,强强、勇勇就拉住灰猫子打商量,要他便宜点租借金环蛇去学校玩。
  灰猫子开始不肯,后来说看在细毛的面子上答应他们给五毛钱,让每人带去学校玩一天。
  强强、勇勇各掏一把角分在地上数钱,最后强强出了两毛八分,勇勇两毛二分。
  该强强先带蛇去学校玩一天。
  到一天交接,强强也是大呼过瘾。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又过一天,勇勇还蛇回来时笑得不太自然。
  灰猫子警觉地问勇勇,为什么金环蛇在瓶子底下不动了?
  勇勇说,蛇也要睡觉。又说,昨天强强交到自己手上它就是这样。
  强强连忙说,昨天金环蛇在动,大家都能作证。
  灰猫子敲碎酒瓶,轻轻捏住蛇身。
  金环蛇像煮熟的面条,软垂着身子。
  灰猫子吵着要勇勇赔蛇。
  勇勇说金环蛇准是几天没吃东西饿死了,大家都有责任,不能自己一个人负责。
  汪进他们见两人吵得凶,都散了。
  强强也想跑,却被勇勇拉住说,蛇是两个人合租的,都有责任。
  勇勇在身上摸出个瘪瘪的烟盒,把仅剩的一根大公鸡给灰猫子点起说,灰猫子,你的蛇是两块钱买的,这几天你收汪进和我们的钱都有一块,这事就算了。
  强强也说,算了吧,要细毛在,肯定算了。
  灰猫子吸口烟,缓缓吐出,让烟雾弥漫住眼睛说:“我租你们三天得一块,金环蛇好好的还给我至少是两块,我该有三块钱,现在两块让你们搞没了,就该赔我。既然提到我拐子,我就卖你们两块钱的交情。”
  勇勇忙说,只要蛇的事算了,你再说么事,我们都答应你。
  灰猫子说,我只是可惜了这好看的蛇。
  强强插嘴说,勇勇你不是在扁担山见过吗?我们可以去那里捉蛇。
  勇勇闪亮眼睛说,对,说不定捉到更大的金环蛇能值好几块钱呢。灰猫子,扁担山全是死人,你怕不怕鬼?
  灰猫子冷冷地说,我要让鬼都怕了我。
  话音未落,一阵阴风在背巷子里扫过,吹熄灰猫子手中的烟屁股头。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灰猫子看烟快抽完,拿中指远远弹开。
  三个人接着商量时间路线。
  勇勇说,星期天趁老头不上班,偷骑他的永久(当年的自行车名。)去扁担山能省车钱。
  强强说,过早的时候多吃点,我用攒的饭菜票看能不能去老娘的食堂买两三个馍馍带上。
  灰猫子说,我冇得你们有板眼(武汉话:能耐),我带么事?
  勇勇说,你带点腌菜,你奶奶的腌菜做得最好吃。再各自带抓蛇的家伙,星期天出发。
  勇勇、强强说会回家。
  灰猫子手里缠着死蛇往家走,巷子口迎面碰到大脑壳。
  灰猫子问大脑壳,舅爷爷走了冇?
  大脑壳说,昨天走的。
  灰猫子说,可惜听不成说书。
  大脑壳晃动脑袋说,我听了不少,可以说给你听。
  灰猫子说,我不白听。
  趁没人拉着大脑壳到候船室的副食店,出两分钱买两颗黄黄的姜糖,一人吃一颗。
  吮着嘴里的姜糖,大脑壳问灰猫子想听什么。
  灰猫子问,舅爷爷说姜子牙家风水好,所以保佑他当上神仙,是不是真的?
  大脑壳摇摇脑袋说,姜子牙的故事都是神话,未必是真的,但风水的事情确实是有,历史上都有记载。
  灰猫子说,风水好能保佑后人,可后人要是坏人,他升官发财了会害更多人啊?
  大脑壳说,治坏人不难,只要找到他家的祖坟,掘断龙脉就行。
  灰猫子说,大脑壳你懂得真多,又请教他怎么毁坏龙脉。
  大脑壳说,舅爷爷早年行走江湖,也曾帮人看过风水,说挖祖坟是损阴德,短阳寿的事情,万万做不得。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灰猫子说,如果坏人像害了岳飞的秦桧那样,我挖他的祖坟,就是为天下除害,为人民造福。
  大脑壳点头说有理:“舅爷爷说过好的坟地藏风纳气,附近树木必定茂盛,他虽没说过具体如何破坏,你只要挖开墓穴,泄走里面聚的灵气,就成功大半。其他的无非是用火烧、醋灌,不让气再集结,一定能破坏它的风水。”
  灰猫子说,就这简单?
  大脑壳想想说,好的墓穴,生气集结,周围草木肯定旺盛,有些会有神物护穴,若不小心,反会被它伤到。
  灰猫子问,神物是什么?
  大脑壳摇头说,舅爷爷没仔细讲,也不晓得。不过我估计不是有毒的动物,就是神话传说里那些精灵神怪。
  灰猫子学大头歪着脑壳想半天说,我要是把坟地及周围的草木这些都破坏,是不是一定就会破了它的风水?
  大脑壳说,那还用说,灰猫子你也太狠了,不怕短阳寿的?
  灰猫子说,反正我奶奶每次喊我吃饭,总说我是个短阳寿的,喊习惯了,我不怕。
  灰猫子又问舅爷爷还讲过什么有趣的神仙故事。
  大脑壳就乘兴讲哪咤的故事给他听。
  灰猫子听完,唏嘘说,我要是阳寿耗尽,能像哪咤那样变个莲花化身,再生个三头六臂多好。
  大脑壳听着,双眼在黄昏的暮色里一深一浅地放光。
  灰猫子没看见。
  两个人分手各自回家。
  小巷拐弯的角落里躲着刘楚,看样子他已站了很久。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星期天是好天。
  灰猫子过早吃罢油盐饭,等强强的唿哨一响,就跑出门。
  在楼道拐弯角落里拎起头天藏好的书包下楼。
  灰猫子搭在前面,由勇勇、强强轮流骑车。
  永久自行车就是好骑,个把小时的路,两个人踩大半个小时就到。
  扁担山说是山,和龟山比顶多算个小山丘,像条扁担东西而卧,山上除了树木,全是坟头。
  勇勇、强强踩得汗流,推自行车往里走,只觉得阴阴凉有阵寒气,齐打个哆嗦,鸡皮疙瘩起一手。
  灰猫子拿手拍打坐得发麻的双脚跟着走。
  等勇勇找到他爹爹的坟头,又去了大半个钟头。
  勇勇磕三个头,带两人在坟头间寻半天,也没见蛇的影子。
  勇勇喊累。
  三个人坐下来就着腌菜吃强强带的馒头。
  啃得差不多,灰猫子说,扁担山太大,要想找到蛇只有分头行动。
  又说勇勇、强强还要保存体力骑车,灰猫子自告奋勇去翻过山头去南边找蛇,勇勇找东边他爹爹坟这块,强强去西边。太阳下山前,还在勇勇爹爹的坟头会合。
  翻过山头,灰猫子不停看坟头碑文上的名字,顺山往下直走到龙阳湖边,找一两个钟头也没看到汪怒潮、庄淑娴、汪进的名字。
  灰猫子抬头看看天,揉揉发花的眼睛,回头望无边的坟头,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错过了。
  爬在地上磕数个响头,灰猫子心道:拐子,你要真是冤屈而死,就该显灵,好叫我掘了汪家的祖坟,为你报仇。
  祈祷半天,细毛也没现身。灰猫子盘腿坐在地上,看山间树木摇曳,仿佛在嘲笑自己。他偏不信邪,又起身,一排排去找。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待寻入一片茂林,忽听人声喧哗,却是几个爹爹婆婆在乘凉打牌。
  灰猫子走近看,玩的是上大人(老武汉地方老人们爱玩的一种牌戏,据说是土家族人流传开来的。)。
  看万有弟玩得多,灰猫子也略懂。
  秃头爹爹说,看么事看,你未必懂?
  灰猫子说,上大人有么事难的,不就是上大人、孔乙己、化三千、七十士、尔小生、八九子、佳作仁、可知理(上面说的都是牌的名字。)这些。
  胖太婆忙说,难得这伢会,我们又正好三差一,让他来。
  灰猫子摇头说,我要找人,冇得空。
  秃头爹爹说,我们在这块住了一辈子,要找人得问我们。
  灰猫子报出汪怒潮、庄淑娴、汪进的名字。
  秃头爹爹说,我晓得。
  瘦太婆拦住说,莫慌,你陪我们玩一下,自然告诉你。
  灰猫子跍下来,说,最多三盘。
  第一盘没多久,秃爹爹和了。
  他伸手说,拿来。
  灰猫子问,拿么事?
  爹爹说,莫装苕(武汉话:装傻的意思。),愿赌服输,拿钱来!
  灰猫子看胖、瘦太婆都在掏荷包,心疼钱,说,我是小伢,哪里有钱。
  爹爹说,伢呃,莫扯谎,你兜里有六毛三分钱,我晓得。
  灰猫子看秃头爹爹的手卡白,心想,莫不是撞到鬼了,他么样晓得我有六毛三。忙暗中祷告,要细毛保佑自己。
  胖太婆看他呆住,递一分钱与爹爹说,伢呃,才输一分钱,你不会输不起吧?
  灰猫子战兢兢交出一分钱,暗想,不管汪进家祖坟在哪,打完三盘就跑。要捱到天黑,就遭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