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秃头爹爹接过钱,得意哼唱:
  上仙界,苦修行,千年万载。
  大不该,贪红尘,私下凡来。
  人世间,见风流,谁个不爱。………………
  瘦太婆许是输多了,骂道,个老色鬼。
  第二把灰猫子自摸双,和了,算双倍,欢天喜地收取六分钱,再不敢多看三人白卡卡的手。
  第三盘,灰猫子当庄,却意外天和,该赢四倍。
  灰猫子暗道,拐子保佑。
  瘦太婆脸色难看,只说重来。
  灰猫子一心想脱身,又看自己赢了,便说,这盘运气好,实在是有事,不能陪您家们多玩,最后这把就算了。
  胖太婆说,大人哪能哄小伢,输的钱一定要给。
  灰猫子怕再玩,坚决不要。
  瘦太婆从荷包里抓把糖说,钱可以不要,糖一定要收下,否则不让走。
  灰猫子收了三人糖果,囫囵筒进荷包。
  秃头爹爹说,你要找的那家坟笔直往前过二十四座坟,向上跨十七层坟,过一块大石头,再绕五棵松树便到。
  灰猫子按指示寻一大圈,还没找着,想是山间坟头歪斜参差,可能数错了,又绕回去重数。
  待走回那片树林,还是阴森森的。
  几个老的早没了影子,地上空剩三个树桩,正是刚才打牌时靠背椅的位置。
  灰猫子看旁边地上自己的脚印,吓得跑走,全顾不上数坟头。
  再寻大半钟头找到半山腰,灰猫子疲乏,扶石碑坐下,看身前一小片开阔地正对龙阳湖,周围苍松翠柏长出其他林木一截。
  灰猫子想起大脑壳说的,好墓风水必定积聚生气,大叫跳起说,一定是这里。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往前走几步,灰猫子定住。
  眼前一座坟墓抵得上两三片坟地大小,左右带拱,中间一块大理石碑,上写着:故显考汪学贤老大人,故显妣黄腊梅老孺人之墓。落款处写着孝子汪怒潮,媳庄淑娴,孙汪进。孝女汪玉华、汪玉芳,婿郑林、高明,外孙女郑佩、高敏敏立。
  灰猫子认不得几个字,可汪怒潮、庄淑娴、汪进这几个字在家里背了几天,就算烧成灰他也认得。
  环顾四周,只闻鸟啼,鬼影子都没有一个。
  灰猫子掏出书包里准备好的小斧子,绕到墓碑后头,狠命地砸。
  不一刻,坟头裂开,一道白气冲天而起,随风散开。
  灰猫子欲再加几斧子,锤烂坟墓。
  裂口处滑出个三角花脑袋,吐着分叉舌头看灰猫子。
  长蛇盘绕在坟头,身子跟灰猫子的手臂一样粗,身上道道的花纹,却是银色的,若伸直了,只怕比灰猫子还长。
  阳光灿烂,大花蛇突见光明,似未适应。
  灰猫子箭步过去,一斧子剁在大蛇七寸,斩断蛇头,蛇身兀自在坟头盘旋扭动不已。
  掏出沾着煤油的棉纱,灰猫子拿火柴点燃丢在蛇身上,看长蛇抽搐翻滚,最后烧为焦黑,再捡些干枯树枝,架在坟头一通猛烧,直熏得墓碑上的金字全变为漆黑。
  灰猫子又用树枝戳着蛇头丢到火堆里。趁火未熄,再用斧头将坟墓后四五株松柏围圈剥掉树皮。
  等火慢慢熄灭,他才掉转斧头砸垮坟头,又一斧头将墓碑剁成两截。
  最后,再掏书包里一整瓶醋灌到墓穴里。
  坟头余热未散,陈醋浇上,一道黑烟冒起,久久不散。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灰猫子冷笑看那黑烟升腾,等它消失,才踏上歪倒的坟头,撒泡赤黄的童子尿,灌入墓穴。
  一阵阴风过,灰猫子打个哆嗦,只觉寒凉顺小鸡鸡沁入身体,沿脊椎冲上脑门,才忙得浑身大汗,又惊出一背心冷汗。
  提裤子从坟头上下来,脚底一软,摔个狗啃泥,额头碰破,流一手血。
  灰猫子抹了血,揩在断裂的墓碑上,说,血债血偿,你们家欠我拐子的,我一定拿回来。
  抬头看日头西斜,灰猫子翻过山头,往勇勇爹爹坟头走去。
  勇勇、强强正抽烟说话,见灰猫子来了,勇勇说,你怎么搞了这久?逮到蛇冇?
  灰猫子沮丧地摇头。
  强强问他怎么负得伤?
  灰猫子说,找得累了,在山上跶倒的。又问,勇勇、强强有冇得收获?
  两人也是摇头。
  强强忽然扯条大菜花蛇在灰猫子面前晃动。又得意吹嘘自己如何发现大蛇,如何抓捕……
  勇勇说,我说这里有蛇吧,只是今天运气不好,没让强强碰到金环蛇。
  灰猫子惊喜地摸摸说,有冇得毒?
  强强说,菜蛇冇得毒,就算有毒,毒牙也被我拔掉了。我玩死了你的金环蛇,这条菜花蛇就算赔给你。
  灰猫子大方说,既是我们三个人一起来捉,就算大家的,还是我们轮流玩。
  看看不早,三个人骑车回家,还是勇勇、强强轮流骑车。
  灰猫子搭在前面,许是乏了,竟然睡着,到古琴台才醒过来。
  猛听一人扯嗓子喊,强强,强强!……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强强捏刹,看是表哥李伟,喊声拐子。
  李伟掏盒大前门出来撒过,问,你们去哪里野了的?搞得像一群麻虎子(麻武汉话读:ma四声。麻虎子指隋朝负责开凿大运河的麻叔谋,他是胡人,满脸胡须,又称麻胡子,因贪吃小儿,被故老相传用来吓唬小孩,后演变成鬼怪,好多老人反而不知道麻虎子是指什么。在此处是指脸上脏,不干净。)。
  强强说,我们上扁担山逮蛇去了。
  李伟黑脸说,哎呀,你们几个小鬼瞎闹,扁担山是能瞎玩的?!
  强强笑说,冇得事,我们玩了一天。
  李伟说,扁担山阴气重,群鬼出没,一过午时,待不得人的。
  勇勇见他严肃,说,拐子,真有这事?
  李伟抽口烟说,前几年我们几个同学和你们一样,上山探宝。后来为节约时间,我们分头行动。强强你认得卫东啥?
  强强点头,你说。
  李伟继续道:
  我们下山后,他一直黑着脸不作声。
  等大伙散了,他和我好,偷偷拉着我说,在山上遇到三个老人拉他打牌。
  就是那种上大人,孔乙己的牌。
  说是玩几把,就告诉他哪里有宝藏。
  灰猫子插嘴问,三个打牌的是不是一个爹爹,两个太婆?
  李伟说,嗯,你么样晓得?
  灰猫子支吾说,我猜的,这种牌,都是爹爹婆婆在玩。
  李伟道:
  唉……
  卫东恰恰会玩。
  一上去,先输两分钱,后来手气不错,连赢两三角钱,还赢下几颗姜糖。
  其中那个秃头爹爹就告诉他哪一家埋着宝藏。
  卫东高兴地去寻宝。
  临走,其中个胖子太婆说,伢呃,找到了再来玩啊!……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勇勇插嘴问,后来卫东去了冇?
  李伟叹一声说:
  卫东当时答应一声,好。
  他按指示去挖,果然找到块宝石花的上海手表,上满发条走得滴答响。
  卫东小气,偷偷含着姜糖和我们说笑回家,完全忘记答应太婆的事。
  结果,一出扁担山,他嘴里甜姜糖变成苦的,吐到地上看,是颗小马浪骨(武汉话:鹅卵石。)。
  偷偷掏出荷包里的糖,全部变成石子。
  我记得当时还问他怎么装些石头在荷包里。
  李伟脸色变了,不过我们都冇留意。
  听他这么说,我就要他快看手表还在不在。
  他又撸袖子看,手表虽在,手臂上却有几道瘀痕,看着像是三个人抓的手印。
  卫东吓倒了。
  我再让他看荷包里的钱。
  他摸半天只抓出一把黑纸灰。
  我们两个都苕了,回家也不敢对人说。
  过一个星期,卫东让卡车擂死了。
  只有我记得,他手上宝石花手表的指针停在四点四十。
  正是那天下午和三个人玩牌的时候。
  他死的时候,手臂上瘀青还在。
  等火化那天,我偷偷看过,青印消了。……
  李伟还在说,灰猫子忽然脚一软,跶倒。
  勇勇,强强忙扶起他。
  强强说,拐子你莫说了,把灰猫子吓得不轻。
  李伟说:
  卫东的事过后,我只好和屋里说了。
  老头带着我,去归元寺找和尚做场法事,这事才算完。
  你看你们三个,印堂发黑,趁早回家前找点纸烧了,跨个火盆,不然扁担山的大鬼小鬼会一直纠缠不放。
  强强说,晓得。
  谢过拐子,继续往家骑。越骑越慢。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勇勇怕他没劲,要换人。
  强强寻河边僻静处停下车,说,我也看到了。
  灰猫子拿袖子抹汗问,看到么事?
  强强说:
  我一路寻蛇,走进荒草堆,看见个女的,穿拖地白裙,长长黑发,在一座坟前不知是念诗,还是唱戏。
  我走过去回头瞧。
  她的头发很奇怪,把头前后左右都蒙着,完全看不清她的脸。
  我想,只怕也是上坟的,不以为意,继续找蛇,后来听不到唱的了,我一回头……
  强强像是卡住了,半天说不出话。
  勇勇一边问怎么了,一边掏烟分着抽。
  强强猛吸口烟,还过魂来,才说,那女的身前坟后有棵大树,得两人合抱的那种,我看她飘起来,慢慢飘到树干里,人消失掉!
  勇勇瞪眼说,莫不是你眼花了?
  强强说,我当时也这样想,回头跑过去,围那大树转几圈,草地上只有我一个人的脚印!
  勇勇骂,狗日的,真是鬼!?
  强强接着说:
  还冇完。
  我转到第三圈,有个声音说,看么事看?
  我听得清楚,那声音是从地底树根传出来的,吓得我亡命跑……
  后来算是因祸得福,让我碰到条大花菜蛇。
  勇勇看灰猫子头上的汗由绿豆变成黄豆,问,灰猫子,你又碰到么事?
  灰猫子哆嗦一下说,我更惨,强强你只遇到一个,我……我碰到了三个……就是你拐子才说卫东撞到的那三个鬼!
  “啊?!!!……这邪?”勇勇,强强吓得一喊,要灰猫子再说。
  灰猫子详细讲述经过,只略过刨坟不说。
  等听完,三人头上都是黄豆大的汗。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勇勇说,糖呢?你吃过冇?拿出来看看。
  灰猫子说,得亏忘了吃。
  在荷包里掏半天,哆嗦摊开,掌心一把指甲大小的马浪骨。
  灰猫子手一抖,扔到河里,又去摸钱,摸一会,摸一手黑灰,迎风散开。
  勇勇忙撸灰猫子袖子看,说,还好,鬼冇拉你,估计不得要你的命。
  灰猫子说,老子不怕死,要死也要让汪进一家死在我前头。
  勇勇说,你不怕,我们怕。
  骑车载着灰猫子、强强到龙王庙,三个人四下里寻废纸跨火盆。
  各寻一大堆纸,点着放在灰猫子捡的破脸盆里烧。
  待火苗窜起,三人念着,多有得罪……从火上跨过。



  骷髅压碎须弥枕,匝地香风绽白莲。
  故乡易到路无差,白日青天被物遮。
  剔起两茎眉自看,火坑都是白莲华。
  十万余程不隔尘,休将迷悟自疏亲。
  刹那念尽恒沙佛,共是莲华国里人。
  念佛只须图作佛,不图作佛念何为。

  但听一人哼唱怪诗而来,身上还是那件带血破油布褂子,胯下却着一件大花裤衩,不是跛疯子是哪个。
  跛疯子看他三人跳来跳去,只不说话。
  等伢们消停,跛疯子才说,你们撞到鬼了?跳来跳去有么用。
  自上次跛疯子说汪进肩扛两个小鬼,汪进吓得跶坏眼睛,别人没留意,灰猫子总觉疯子有些邪门,心里再不敢像从前嫌弃他。上前问,您家说么样才行?
  跛疯子嘿嘿一笑,说,冇得烟抽,哪个说。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灰猫子忙摸出大公鸡,递过一根。
  跛疯子找张废纸点燃烟,望空说,莫缠倒伢们,回自己屋里去,这不是你们待的地方。
  勇勇不懂,以为跛疯子又发疯了,心里可惜灰猫子那根烟。
  跛疯子嘬口烟,往火盆上喷去。
  火头一暗。
  青虚虚的烟子,被火一熏,变成淡淡白色,袅娜变幻,似几个鬼怪起舞。
  跛疯子再喷口烟,白烟越发浓,竟显出几个人影来,摇摇晃晃往扁担山方向飘走。
  勇勇、强强、灰猫子大呼神奇。
  跛疯子却说,你们几个小鬼,印堂发黑,晦气冇散,过来过来,闭到眼。
  三个人闭眼排队,让跛疯子依次在头顶敲一栗果。
  过半天勇勇先睁眼,说,我们怎么在这里?
  那两个睁开眼。
  强强说,我们像是跨过火盆的。
  其他两个嗯嗯应和。
  勇勇看远处一跛一跛的疯子说,那叫花子是不是总在这块的跛疯子?
  灰猫子笑说,你们看他的样子,像不像被打跛的狗腿子?
  勇勇、强强呵呵笑着都说像。
  勇勇加一句,狗腿子也冇得他脏。
  强强再三叮嘱,对外只说今天去东湖玩。
  灰猫子也说,菜花蛇就说是我在交通路菜场花一块钱买的。
  三人等盆里火灭,一起回家。
  那天晚饭,虽然只有腌菜,灰猫子吃得特别香。
  万有弟还是说,个短阳寿的,又到哪里去疯,把脑壳撞破了?
  灰猫子不理,洗完脸脚上床,作梦看到细毛,悬浮在空中望着自己笑。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隔天伢们在后巷子里玩蛇。
  勇勇、强强、灰猫子似乎忘却遇鬼的事。
  鼻涕王说,灰猫子厉害,一块钱买条这么大的蛇。
  汪进说,狗屁,根本是条菜蛇,没毒,不值钱,要是杀掉煨汤,还有点用。
  勇勇、强强耷拉了脑袋。
  灰猫子挥舞长蛇说,哪有地方煨汤?我们屋里都有人。
  汪进说,我老娘不在,老头又忙,可以去我家。不过蛇就这大,不相干的人……。
  鼻涕王和几个小的听汪进这么说,各找由头走掉。
  灰猫子说,买蛇强强、勇勇都出力出钱了,该让他们参与。
  四个人于是讨论如何煨这蛇汤,哪个偷葱、哪个拿姜。
  汪进又说,煨汤寡是蛇,肉太少,得要些勾头。
  强强说,加藕,排骨汤都加藕。
  勇勇说,蛇不像猪肉有油水,加藕怕味道不好,该加萝卜。
  汪进掏出几毛钱说,蛇是你们出的钱,萝卜算我的,多的钱买些兰花豆、花生米。你们等我通知,只要老头值班,你们就来。强强、灰猫子辛苦点,去买萝卜。
  灰猫子接过钱说好。
  抬头看汪进那只白蒙蒙的眼睛,好像泛着死光。
  过两天,汪怒潮果然值班。
  灰猫子拉上强强去花楼街陈太乙那边买萝卜。
  强强节约,硬拖着灰猫子走穿花楼街到交通路,问遍所有卖萝卜的,也没想好买哪家。
  灰猫子记性好,说最便宜的在严家巷附近。
  两人往回走买完萝卜,余钱又买些花生米、兰花豆,节约的钱买一包大公鸡。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正待抽烟,巷子口一家院子门洞开,走出一人,穿着制服,身材魁梧。
  等那人过去,强强忙拉住灰猫子压低声音,说,看到冇,他就是公安局的孙局长,据说是汪进老头的拜把子兄弟。害细毛、大龙判刑的有他一个。我在局子里看到过他。
  灰猫子血红了眼睛,手上的萝卜都掉到地上。
  强强按住他,捡起地上撒的东西,说,莫说他腰里别着枪,就算赤手空拳,我们也不是他的对手。
  灰猫子撕开大公鸡和强强一人抽一支,吐口烟雾,似乎宣泄掉胸口的愤怒,说,大白天的,大人都在上班,他怎么像刚睡醒的。
  强强说,领导上班迟到哪个敢说咧。
  灰猫子歪着头说,不对,不对,这里我来过。
  拉强强蹲在巷子口守着,挨过大半个钟头,一个人开院子门走出来,是庄淑娴!
  灰猫子看着她的背影冷笑。
  强强只说,莫跟别个讲啊。



  进了汪进的屋,他和勇勇正扯住大菜花蛇在杀。
  花蛇挣扎求生,汪进瞄半天一刀剁下,蛇头和着指甲盖飞去,举起手鲜血顺左手食指直流。
  强强抽支香烟,揉烟丝洒在伤口上止住血。
  勇勇拿剪刀剪开蛇身,挖去内脏。
  汪进又充人,举菜刀把蛇剁成段段,口里还说:“敢害老子流血,害老子流血……”
  不防砧板上的蛇头忽然张嘴,咬住他不放。
  汪进尖叫着不停甩手。
  蛇血溅得一地,蛇头却像臭虫样钉住他不放!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