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第四十一章 大概的推测

  遗言?

  我皱眉细想,觉得确实有点道理。

  这语气似遗言中,比较绝望的那种。仔细思索,似乎是有人下定了决心,在明知道进入这个洞会发生什么的情况下,留下绝笔进入了洞穴。

  我翻译这段小篆用的是我习惯的口白,意思是一个大概,但是古人铭文的意思往往用字和现代很不相同。我忽然意识到是不是文法上我翻了经验主义的错误。

  永不见天日,在现代汉语中,象征为现状黑暗,得不到被拯救的机会。这个成语是宋代才开始有象征意义的。在宋代之前,应该只是字面的直接翻译。

  看不到天和天上的太阳。

  我看着胖子:“难道是——会瞎?”

  胖子摸着下巴,他觉得这一切似乎开始说的通起来了。

  如果进入洞穴必死,那么进入洞穴等于自杀,那为什么使用更加简单的自杀方法?比如说一头撞死之类的,从文字来看,进入这个洞是非常危险的行为,在遗书中,留有绝望的字句。说明进洞之前这个刻字的人,是在惊恐但是无计可施的状态。

  为什么?

  我把事情从头到尾想了一遍,首先这是一个废弃的墓道,修建古墓的时候,有人挖到了岩层中的一个洞。

  按照一般的情况,修建的工人应该直接就挖了下去,一个洞在岩层里太常见了,直接铲掉就行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些工人废弃了这个墓道,而重新开始了另外一个区域修建。

  那么我们可以肯定,当时挖到这个洞之后,这个洞肯定发生了某些诡异的事情,让所有的工匠不敢把洞铲掉,而选择了回避。

  但是,他们并没有离开这个区域,而是在这条墓道的下方,重新开始挖掘墓道。

  这个行为非常奇怪,如果洞有巨大的风险或者忌讳,这个墓肯定会就此废掉。而工匠只是把位置往下挖深了一点。

  我对我胖子说我斗胆猜测,工匠中有高人,知道这个洞里是什么,他们挖到洞的时候,高人知道继续往下挖洞,会发生危险,所以让工匠停工。但高人也知道,如果不挖掘这个洞口,那么这个洞口是没有危险的。

  重选墓道的位置之后,墓也顺利的修成了,入殓照常进行。

  假设,闽越当时仍旧有部落进行人殉,那么会不会有人殉被封在古墓内。为了要逃出去,他冒险进入了这个洞内?

  这个可能性被我否决,一是,显然留下字的人,知道进入洞内会发生什么,所以才会那么绝望。二是,殉葬的奴隶一般会先毒死,以免破坏古墓,此外小篆也不是奴隶可能掌握的文字 。

  最有可能留下这种文字的,反而是进入古墓,却被困住,为了寻找出口,让同伴先进入洞口,然后同伴出事,自己在绝望和巨大的孤寂之下,也选择进入这个洞口的盗墓贼。

  三叔他们进来过这个古墓,但闷油瓶说,他们应该是直接从后室打洞盗出了石棺,他们应该没有进入过我们进入的区域。

  所以理应不是三叔他们,反而听上去是我们刻的一样。

  胖子看了看洞内,里面的荧光棒正在变暗,他拿出烟盒子,里面只有最后一根了,他敲了敲烟,往回看了看,忽然站了起来。

  “别猜了。”

  我们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看到我们来时的那个破口已经不见了,就在破口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面石壁。挡住了视线和去路。
请多指教!

TOP

第四十二章

  三个人面面相觑,看了半天,那个地方真的是一面墙壁。

  “你家大姨夫怎么来了?”胖子对我道。

  “你家大姨夫才是墙壁。”我回道,走向那块石壁,发现了上面的壁画和墙壁之间是连续的。这不是凭空多出来的墙壁。而是墓道的墙壁,忽然像门一样被翻开。打开的“部分”正好封死了墓道。这是一种机关。

  这就好是走过一条过道,忽然一阵风把门给带上,自己被关在门外一样。如果机关做的够好,这面墙的平衡点在正确的位置上,墓道被封住不会发出一点点声音。

  “这是五鬼搬运?”胖子看着我,我们都想起千军万马和我们说的那些事情,我拍了拍墙壁。这块石头非常重,要真是五鬼搬运,这五个鬼肯定是蓝翔毕业的。

  我倒吸了一冷气,退后几步,就开始踹这面墙,墙能打开肯定有门轴这样的结构,应该不会太结实,踹了两脚,门却纹丝不动。

  胖子推了半天也不行,他有点郁闷,这下我们彻底困死了,唯一的通道就是这个洞了。

  但是我并不慌张,因为我们早就有这种情况的应对方法,在石头上打洞和雷管都还有,这面墙挡不住我们。只是竟然中了这样的机关,让我很不岔。这是最浅显的一类机关,确实手艺有点生疏了。

  “你说这洞会不会是个陷阱,吸引我们去看,然后把我们困死在这里。”

  我摇头,这种封墓的机关非常常见,和困死不困死没关系,就是在有人侵入的时候封闭墓道的。在这么长的墓道中,这样的机关起码有三块,可以把人困死在隔间内。

  因为有充足的经验和准备,我们都没有太在意,只是胖子也明白阴沟里翻了船,稍微有些不悦。我们重新回到洞口商量,胖子就说:别猜了,到底怎么样?理不清楚就回家吧,我把墙炸了。

  我摸着石头上的字,觉得自己果然是惜命,这决定真有点不敢下。却见闷油瓶摸了摸地面。然后还是回头看着那块石墙,我再次回头看,就忽然发现,石墙忽然动了一下。是幅度很大的 移动,就像在轨道中滑动一下,朝着我们移动了几尺。

  接着石墙卡住了,我听到了石头剧烈摩擦的声音,石墙停住了。移动变得非常缓慢。

  我们刚松了一口气,忽然石墙和墙壁卡住的地方,墙壁剧烈开裂,石墙再次朝我们冲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朝我们压来。

  “三分钟之后我们就被压扁了。”胖子骂道。

  我无法理解石墙是怎么滑动的,但是这条废弃的墓道肯定有细微的倾斜,胖子刚骂完,石墙忽然就像涂了润滑油一样,一下加快速度,直冲到我们面前一米外再次卡住。

  两边卡住的墙壁剧烈开裂,上面的笔画都被这块石墙崩的飞起。闷油瓶一把揪住我,“走。”

  我再不犹豫,下蹲躺平就缩进了洞里,闷油瓶躺下双脚一踢石墙跟了进来,接着是胖子。

  往前狂爬给其他人让地方,往前爬进去十米多,我爬不动了,大声问:“胖子进来了没有!”

  胖子回道:“雷管卡住了。”就听轰的一声,那面石墙似乎已经压在了洞口上。
请多指教!

TOP

第四十三章

  “胖子!”我大叫,没有回音,我的心提起来,心说完了,这家伙这几年胡吃海喝的额,对于自己的腰围早就失去了认知,这一下下半身肯定被拍成肉酱了。努力想回头看,但是这个小洞实在太过狭窄,我根本连回头的空间都没有。只好叫闷油瓶:“小哥,胖子进来没有!”

  胖子这时候才叫唤:“她娘的什么石头,这狗日的,哎呀疼死胖爷我了。”

  声音奶声奶气的,似乎是狭窄的空间的频率。我问他怎么了,他道:“胖爷我没事,牙崩了一颗。”

  我说你怎么会崩了牙,胖子就道我倒着进来的,一下拍他脸上了,这机关够狠的,还有这样的设置。如果没有这个小洞,我们三个真的是难舍难分,拍扁了在一起烂了。

  “你觉得不觉得这都是设计好的?”他问我:“这机关就是逼我们进来的。”

  我心说可能性不大,我想不出动机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打起打火机,把洞的前面照亮,洞的前方一片漆黑,此时也没有其他选择了,我对胖子道:“有啥武器可以在这种环境里防身?我要往前爬了。”

  要是从对面爬出什么来,我就遭殃了。

  胖子说道:“你拿信号枪。我上膛了。”

  我听到后面吃力的摸东西的声音,然后小哥把枪递给我,我非常努力的把手伸下去,把枪接住,然后再把枪拔上来,对准前面的黑暗,动作很猥琐也顾不上了。胖子说道:“你爬慢点,我是倒着的,天真,老子的命就交给你了。”

  我问胖子为什么要倒着进来,他道这样我们往前爬,他可以往后爬,有任何的问题,还有个退路,否则爬动太不方便。

  往前爬了十几米,小洞完全没有到头的样子,前面还是无比的幽长,我把打火机放到面前,仔细去看四周的石头。

  这确实是天然形成的洞穴,这种洞穴有可能有几百公里的长度,要找到出口肯定会死在半路。

  又往前爬了二十多米,小洞有了一点坡度往下,我们努力往前爬,我就爬不动了,这里手脚几乎无法展开,只能蠕虫一样爬动,消耗体力普通爬行的十倍。

  “胖子,我们得从长计议。”我停下来不停的喘气。

  “天真,小哥,我尿急,你们不介意吧。”胖子远远的说道。

  这里是下坡,我立即再往前爬,让他忍着。

  在胖子尿的威胁下,我们又爬了三四米,开始上坡,我才听到他舒爽的声音,刚才情绪太压抑了,胖子可能上火,瞬间通道中弥漫着一股尿骚味。

  我放松了一下,祈祷我们不用再爬回去,此时觉得自己也有尿意,这下就尴尬了。

  会被杀掉的吧,我想了想我身后是谁,努力分散注意力,此时,我就发现,在我身边的石壁上,出现了一个小篆。

  引七

  引是长度单位,大概是两百多米,引七是一个距离,大概1400多米。

  这是一个距离的标记。

  “天真,怎么不爬了,我骚的慌。”

  “刚才外面的字写着入内半引就会出事,对吧,就是100多米。”

  “对啊。”

  “刚才我们大概爬了多少米?”

  大概是40米左右,绝对不到七引的长度,所以这个长度单位是反的,我们是在从引七,爬向引一。

  引一的地方肯定有什么东西。我心说,离我们1400多米。
请多指教!

TOP

第四十四章

  我把这个情况和后面两个人说了一下,说完之后尿意更重了,胖子就让我别想了,往前吧。我们已经没有其他退路了,要死就死个痛快。

  我于是继续往前,憋尿之后爬起来痛苦万分,我爬到引五的时候,我的意识开始模糊,我所有的注意力开始集中到膀胱了。

  越是在意越是觉得崩溃,我尝试过在长途大巴上喝啤酒后憋尿,最后被人搀扶着下车,生不如死。我开始无意识的在洞壁上找什么分析,能够让我不用被杀的把小号解决。我甚至还想过怎么毛巾吸收之后。但洞壁非常完整,没有任何的缝隙。毛巾吸收也不现实。

  这要是往前爬遇到什么危险,我在开枪的同时,肯定尿崩,搞不好闷油瓶因为这突然袭击都无法救我。

  我爬的越来越慢,胖子就发现了不对劲,问我怎么回事。我深呼吸错开注意力。

  这是我经历的最艰难的1400米,爬到中断的时候,时间和膀胱让我有了恍惚的错觉,我在这个洞里已经爬了快半辈子了。开始胖子还和我扯皮几句,之后都累的没声音了。

  我看到引一的记号的时候,人才从恍惚中反应过来,我摸了摸脸,浑身是汗,身上无数的地方都被石壁划破,加上膀胱已经崩的几乎没有了知觉,有几秒觉得就算死了也无所谓了。

  “到了!”因为我无法回头看他们,我扯着嗓子喊了一下,“你们都在不在?”

  “在!”胖子有气无力的喊道,“你先别过去,我想先睡会儿,太累了。”

  我知道他真能睡着,但是我真憋不住了,我不停的祈祷尽头是个墓室或者有个大一点的空洞,否则我决定做个高难度动作,尝试让闷油瓶和胖子做平板支撑,给我的尿让路。

  我往前爬去,最后一段距离爬的飞快,表情已经全部扭曲,如果前面有鬼看到我肯定后悔不好好投胎。

  爬了最后一段距离,几乎是瞬间我的打火机光就照出了尽头的东西。

  那里有一个青铜的盆。

  上面有一层白白的粉末,已经变硬几乎壳化了。这东西在这里已经很久很久了。锈黏在洞石上。

  “是什么?”胖子在后面问。

  我凑近,就盆里有一团黑色的东西。我用枪头小心翼翼的敲了敲,发现里面全部都是蜡烛,蜡烛也都酥了,颜色很奇怪,都是灰黑色的。

  我拿出来,仔细闻了闻,闻到了熟悉又陌生的味道。

  蜡烛里混了犀牛角,这一盆都是犀角蜡烛。

  晋书有云:“峤旋于武昌。至牛渚矶,水深不可测,世云其下多怪物,峤遂燃犀角而照之,须臾,见水族覆出,奇形怪状。其夜梦人谓之曰:“与君幽明道别,同意相照也!”

  中国的古人用犀牛角蜡烛,和神鬼见面,俗称犀照。

  这个洞里,这个位置有这么多犀牛角蜡烛,为了甚么?
请多指教!

TOP

第四十五章
  “烧犀角?”我心中纳闷,在古墓里烧犀角,那是想见鬼么?而且为什么要在这个位置烧?

  我想象当时的画面,在这个孤寂的地下洞穴里,有一盆犀角蜡悠悠的燃烧,这个位置的火光除了爬进这个通道的人之外,没有任何人能看到。

  还有从外面的尺度标记,和洞外的警告或者说遗言。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喊道:“胖子,借你的脑袋用一下。”

  “小哥离你近,你就不能先借小哥的么!”胖子骂道。

  我大骂:“少贫,老子有事和你商量。我现在看到个东西。”我把我看到的东西全部都和他说了。

  他就问道:“青铜盆后面是什么?”

  我用打火机照了照,仍旧是一片漆黑的洞,没有任何的不同。

  但不可能没有任何的不同,这里是刚才一段距离标尺的终点,终点有一个青铜盆,里面是犀角蜡烛。怎么看,都说明这个地点是不一样的,很特殊的。

  我把情况和胖子说了,胖子沉默了一下,悠悠道:“咱们要不要枚举法?先想想看,为什么有人会在这个地道里刻标尺?”

  刻标尺不稀奇,最主要是反着刻的,我道:“反着刻很像倒计时,说明进这个洞的人,只想进入引七的长度。”

  “那也应该正着刻,正着刻不是更方便么?反着刻我觉得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其实他是正着刻的。”

  “什么正,什么反,乱七八糟。”我没听明白。胖子继续道:“也就是说,刻字的人,是从这个位置,开始刻长度的。我们的入口是他的终点,这里是他的起点。他的行动轨迹和我们是相反的。”

  我觉得有点道理,但是这个说法也有太多说不通的地方。

  “你什么时候会用到长度标示?”我深吸了一口气道,“想想这个问题。我们在四周画长度标示是为了什么?”

  “跳远?”胖子道。

  事实上,建筑体系里几乎所有地方都要用长度标示,但是这个洞是天然形成的,在这个洞里做长度标示的记号,最大的可能性是为了丈量洞穴的长度。

  但是标示是反着,而且这些标示并没有丈量完所有的洞穴,只有七引的长度。所以这个说法也不成立。

  “这是警告。”闷油瓶忽然说道,他再不说话,我以为我和胖子中间已经没人了。

  尿憋的都脑子不正常了,我问他:“什么意思?”

  胖子似乎明白了,大叫道:“这是高速公路标示出口的方式,先告诉你还有100公里,然后是50公里,逐步告诉你你接近了一个出口,如果错过了,你就出不去了。”

  我心中一惊,心说果然如此。

  但是,高速公路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设置,是因为高速公路是单向的,是不可能回头的。所以错过了这个出口,到下一个出口要几百公里以外了。

  我出了一声冷汗,心说难道这个洞里是不能往后的?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出口?

  如果下一个出口在100公里外,我们就基本等于死定了,但是这里的墙壁上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个青铜盆。

  之前一直往前爬,从来没有想过往后,因为我们后面的出口已经被堵住了,出不去了。

  我对胖子说道:“胖子,你试试你能不能往后爬!”

  胖子说道:“我操,走错路了?你他妈的能不能有点谱。”

  我道:“你就爬几步试试。”

  胖子骂了几声,我听到他喘粗气的声音,很快我听到他骂了一声:“我操!”

  “怎么了?”我问道,等了一会儿,没有人回答我,我紧张起来,想往后退一下叫的响点,我的脚被闷油瓶抓住,死死不让我退后。接着我听到胖子叫道:“后面全是人。”
请多指教!

TOP

第四十六章 全是人
  我无法想象胖子和我说的景象,愣了一下,就问:“你话别说一半,怎么个全是人?”

  胖子顿了一下,我明显感觉到闷油瓶往前挤我,显然胖子是在后退,逼得闷油瓶不得不往我这儿来,但是我因为高速公路的假设,不敢再往前了,死死抵住。胖子说话的声音都发抖了:“怎么个全是人?就他妈全部都是人!把我们回去的路都堵死了。我们一直往前爬,没发现后面有东西跟上来。其实我们一路往前,后面一直跟着东西,数量还不少。”

  “是小瓷人?”我想起之前在墓道里看到的小瓷器人,以为胖子说的是这种东西。

  “我操,人!是人!是人!!!”胖子暴走了:“天真你往后退退,他们爬过来了!”

  “活人?”我还是蒙的,我这个角度什么都看不到,“是谁?”

  “都低着头,我看不清脸!他们指甲巨长!”胖子大怒:“你他妈快爬,快够到我了!老子要歇菜了!”

  我大概能想象出胖子看到的场景,不由毛骨悚然,在胖子面前漆黑的洞深处,有很多人蜈蚣一样低头朝他爬了过来,他看不清脸部,但是能看到他们的指甲都很长。要是我,我肯定尿了。

  “拍一张发我看看。”不知道怎么得,我顺口而出这句话,胖子大骂,闷油瓶一下被胖子推到我的小腿关节。我才意识到胖子真的要死。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很多人”这个复数的,因为我的打火机只能看出我面前不到一臂远的距离。

  我在四分之一秒内犹豫是继续往前开始逃命,还是点燃面前的犀角蜡烛,这个时候我多年的经验形成的条件反射发挥了作用,我点上了犀角蜡烛。因为我觉得这东西是人类放在这里的,人类放在这里的东西,肯定是为了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伤害自己。

  犀角蜡烛的光是绿色的,而且出奇的明亮,一下就照出去好远。胖子大吼:“天真你再不跑我就要炸了同归于尽了。”

  几乎就在同时,在幽绿的蜡烛光下,我看到了在我们前面的通道壁上,出现了一道石门,上面雕刻着一幅车马驾云的浮雕,这道门非常小,我认得这种大小的门,被称呼为仙门。一般都开在棺椁上,为了让尸体的灵魂可以通过的。

  在蜡烛光亮起之前,我是看不到这道门的,我可以用我的信誉保证,当时石壁上就是石壁,什么都没有。

  我毫不犹豫的爬了过去,用力推那道门,门是活扣的,推了两下就开了,我立即爬了进去。里面潮气逼人,一下我就爬进了水里,再往前从门口完全爬进去,我发现这是一个极小的空间,竟然像是一个棺椁的内部,但是比通道里已经宽敞很多了。四周都是腐烂的木板,看黑色腐烂的痕迹有千年光景,我不能直立,只能蹲着,下面是到腰深的水。

  绿光下能看到木板上都是藤壶,闷油瓶以极快的速度爬进来,接着是胖子。胖子显然已经被什么东西拉住了。

  我对胖子大喊:“千万别自爆!”一边和闷油瓶抓住他两只脚用力往里拖,胖子大叫:“鸡巴!鸡巴卡着了!”

  “一把年纪了,用不着了!”我大叫着在他的惨叫中把他拖进这个小空间内,在那个瞬间,我隐约看到了外面的“人”。

  真的是人,我看到了一个浑身赤裸的“人”低着头,似乎脖子是折断的一样,但是再多已经看不到了,闷油瓶瞬间吹熄了我的蜡烛。

  四周一片漆黑。

  我凭借着感觉去把门关上,却发现我怎么样也摸不到那道门。

  胖子在我边上大叫:“点灯!点灯!胖爷我和你们拼了。”

  我摸出打火机,打起来,打了几下毫无反应,心说糟糕。一摸打火机,却发现火苗滚烫。

  那个刹那我并不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我不停的打火,发现打火机连火星都没有了。四周一片漆黑。我用手碰了一下,发现烫的离谱。我的手开始剧烈的发抖。

  瞬间我明白了,打火机已经点燃了,但是我看不见,我瞎了。

  几乎是同时,我的压力释放,一切瞬间万籁俱寂。
请多指教!

TOP

第四十七章
  我不知道是只有我一个人瞎了,还是其他人两个人也和我一样。但浓烈的气味,不管他们瞎不瞎,他们肯定知道我干了啥。

  揉了揉眼睛,眼前还是一片漆黑,我经历过这种情况,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往后让自己有所依靠。一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耳朵上。整个空间非常混乱,胖子一直在叫我打照明。

  “火,火,火,天真,你聋了,赶紧打火!”

  看来我们的眼睛都出了问题了。

  我整个人摊到在水里,木板上的藤壶很锋利,我没法靠上去,只能撑着,喊道:“胖子,小哥,你们能不能看见?”

  “你他妈点灯我就能看见了。现在这么黑谁能看见。”胖子怒骂:“这些荧光棒他妈都是坏的,老子要能活着回去给他写差评。”

  “我他妈已经把灯点上了!”我叫道:“荧光棒没坏,咱们的眼睛出问题了。你他妈给我冷静!”

  胖子骂了一声,我操,但是瞬间安静了下来,我伸手去摸,一下就摸到胖子的屁股,胖子条件反射,瞬间一个擒拿把我整个人掰倒进水里。

  水是咸的,是海水。

  我差点没被胖子一屁股坐死,好在黑瞎子教过我怎么反抗,顺着胖子的力气我就顶起下半身,双腿把胖子的脖子锁死,一下把他压进水里,我们就是一个跷跷板,他进水里我的头就露了出来,我大口喘气。这个时候,绿光亮了起来。

  我看到犀角蜡烛被闷油瓶重新点起,四周再次被照亮。我和胖子两个人全裸扭曲在一起。闷油瓶死死的抵着门。

  几乎是同时,我看到了一个东西,就在我的身边,低着头。竟然是个人。

  蜡烛瞬间被熄灭。

  我意识到闷油瓶是想告诉我,我们不是瞎了,只是在普通的光线下看不见。

  我立即放开胖子,离开我刚才的位置,胖子从水里出来,大骂:“大家小心,这狗日粽子会摸屁股,还会剪刀脚。”

  瞬间蜡烛再次被点亮,四周再次亮起,我看到那东西我根本没有摆脱,竟然知道我往哪个方向退,也跟了过来,几乎就在我面前。

  我还没来得及大叫灭灯,就看到闷油瓶在这个极其狭窄的空间内,一个翻滚,单手撑底翻起来,双膝夹住了那东西的脑袋,接着凌空转身,横着把它的脖子直接拧断。

  我从未这么近看到这种速度的攻击,那一声清脆的骨裂声,闷油瓶翻滚溅起的水,在我看到那东西的脖子240度扭曲之后才全部甩在我脸上。

  接着闷油瓶落地之前,把青铜盆抛给胖子,胖子一把接住,闷油瓶低声喝道:刀!

  我把白狗腿甩给他,一边的仙门已经被推开,闷油瓶接住刀,上去凌空跳起撞在门上,把门重新撞上,反手把白狗腿塞入门栓缝,用力一拧,把白狗腿拧成麻花,死死的卡住了门栓。

  三个人都退后,看着门缝中有指甲缓慢的插进来,又慢慢停止。闷油瓶脸色已经变得很凝重。

  “这他娘的是哪儿?”胖子看了看四周。闷油瓶活动了一下手指,低下身子开始在水里摸索什么。我们互相看了一眼,也蹲下来学他的样子摸。没摸几下,闷油瓶就摸到了东西,用手一拉,从水中拉起一块翻板,所有的水瞬间冲向那个区域,差点把我们冲下去。
请多指教!

TOP

第四十八章 跳下水道
  水迅速流走,露出了这个奇怪房间的底部,水下满是藤壶,远比四周腐木上的要厚,一层结了一层,整个房间的底部就好像是腐烂的珊瑚。

  将青铜盆放到一边,我才看到我们身上已经给割了无数道,特别是脚底,此时才感觉到剧烈的疼痛,血水顺着藤壶流到底部的低洼里。

  闷油瓶拉起的是个青铜的环,环连着锁链似乎带动了底部的活门。将水排了出去。我仔细去看,就能看到藤壶中有很多其他物品,已经被藤壶结在壳内,有瓷器,有腐朽的铜器。其中还有很多的青铜环。

  似乎还是陪葬品,这里应该还是属于南海王墓的部分,只是不知道是哪里。

  刚才算距离我们已经爬了1400多米,也就是一里半地了,按道理我们早就爬出南海王墓的范围。南海王是少数民族王,古墓不可能那么大。这地方就算是南海王墓的部分,应该也是陪葬坑了。

  我在绿光中拍了拍四周腐朽的木头,地下的水全部都流光了,我看到闷油瓶刚刚干掉的“人”,我想仔细去看,被闷油瓶一脚踢下去。那东西瞬间冲下去。

  “看一眼。”我拦都没拦住:“让我研究一下。”

  闷油瓶看了我一眼:“不能看这里的活物。”

  “为什么?”

  他指了指胖子的眼睛。

  在绿光下,我看闷油瓶和胖子的眼睛虹膜都是绿色的,但看上去无比的亮,我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凑近去看,我就看到他们的眼睛上都有一层奇怪的东西。

  “什么玩意?”

  “你中过幻觉对么?”闷油瓶问我,我点头。

  “出去再和你解释,我们现在要靠你了。现在只有你能看到关键的东西。”

  我一头雾水:“为什么?”

  “因为我们看到的东西,和你看到的东西不一样。我已经知道这个地方是谁建的了。我们得马上回到原来的墓道。”

  “为什么?”我继续一头雾水。

  “蜡烛烧完我们就出不去了。我们得去找到刘丧,否则我们找不到你要的东西。”

  虽然还是不明白,看到他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我毛骨悚然,他说了那么多话,说明我们真的要完蛋了。

  胖子在边上道:“你们在说什么呢?”

  闷油瓶:“走!”

  我还没反应过来,闷油瓶已经跳入下水道,喝道:“下!”

  胖子一脸惊讶:“小哥这是怎么了?吃错药了。”

  我挠了头发,心说算了,走吧,一下跟着跳了下去。下面是一个大概直径五米多的深井,井中无数的石梁,井壁和石梁上灵性有一些藤壶,闷油瓶落在三米之下的一根梁上,闷油瓶下面托了我一把,把我拉上横梁,胖子抱着青铜盆跳了下来,我和闷油瓶两个人夹住他的胳肢窝把他拖上了横梁。

  我们的脚非常疼,这一跳所有的痛觉都回来,疼的我撕牙咧嘴。我们还没站利索,闷油瓶立即再跳。他照顾了我们的体能,每次只跳一根石梁。我们跟着他一路在绿光中狂跳,很快就看到了底部的水池,这个时候脚疼的快死了。闷油瓶在最后一根梁上蹲下来,看了看蜡烛,还有挺多。

  闷油瓶深吸一口气,跳入水中,一下到了脖子的地方。胖子还没反应过来,把青铜盆小心翼翼的丢了下去,闷油瓶接住。我和胖子全部跳了下去。

  三个人探头出水,我就看到在水池的位置能看到两边都有通道,这条是主排水道。但是水没有流动。

  排水道修的非常简陋,用的是石砖,闷油瓶问我道:“仔细看,你看到了什么?”

  “你们看不到么?”

  “我们看不到。”胖子说道:“这是排水道。”

  我不明白但是还是按照闷油瓶的意思四处去看,四周也是十分的普通,和我们之前经历的很多排水道都没有任何的区别,我看了三圈,压力山大,但是什么都看不到。

  “没有,我也看不到。”

  “能看到。”闷油瓶说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仔细去看,就看到绿光照出的黑暗中,在水里,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的头没有露出水来,我以为是刚才的那具尸体,但是仔细看就发现不是,那个人浑身是黑的。
请多指教!

TOP

第四十九章
  我的表情有异立即被看了出来,胖子问:“什么玩意?你看到什么了?”

  “水下有个影子。”我仔细去看,但是不敢靠近,胖子顺着我的方向,眯了半天:“哪有影子?”

  我指了指水下那个方向,“你们看不到?”

  胖子直接就淌水过去,我赶紧把他拉住,怕他碰到那东西。那东西形态佝偻,看着像具漂尸一样,不像善茬。

  “仔细看。”闷油瓶和我说道。

  我仔细去看,看着我就发现,不止一具这样的黑影漂在水里,在这具影子的前方,还有一个影子,从形态上,它是悬浮在水里的。而且都完全发黑。

  如果是漂尸,腐烂到发黑的地步,肯定已经巨人观了,那他妈的不管你多瘦的人,肯定都是胖子的体态。但是这个黑色的东西,没有任何腐烂发胀的特征。

  “是黑的。浑身发黑。不止一个。在水里排着队呢。”

  “黑人?科比?”胖子问我:“汉代有黑人么?昆仑奴?”

  “什么时候了,还贫!”我怒道,闷油瓶问我:“它脸朝哪儿?”

  我指了一个方向,是一个出水的口子,闷油瓶道:“不要碰,我们跟着你,它们面朝哪儿,我们往哪个方向走。”然后他对胖子说道:“看着他,其他东西都不要看。”

  我点头,两个人跟着我,我小心翼翼绕过那具黑色的东西,我就问闷油瓶,这到底是什么?

  闷油瓶没有回答我,他全神贯注的看着我,胖子也全身贯注的看着我,我不好意思多问了,往那个出水口走去。很快我们进入到那个出水通道内,这个通道特别像七星鲁王宫的水道,特别低矮,有些地方甚至我们要低头进入才能通过,说明这里平时水位没有那么高。现在外面很可能是涨潮。

  入水的时候必须要熄灭蜡烛,然后再次点燃要花很长时间,我每次都特别恐惧,害怕蜡烛再也点不着了。

  水中每隔一段距离,但是距离并不固定,都有一个黑色的影子,我此时手脚已经全部发麻,知道我的本我已经恐惧到了连情绪都无法直接表现的地步了,每次我想停下来仔细看看,闷油瓶都不允许。

  我们继续用在水中最快的速度往前,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水下的地势变高,水位从我的脖子降到了胸部,我一下就看到了,在这样的水位下,前面有一个黑色的影子,露出了水面一个脑袋。

  我停了一下,闷油瓶看我的表情马上问:“说。”

  “那个东西出水了。”

  “到底是什么?”胖子看不到,都快憋死了。

  三个人往前走,我走进去看,那黑色的人头看上去特别奇怪,能看到皮肤非常的薄,我们的绿光能透过去。

  “那是人皮纸人。”闷油瓶道。

  我忽然想起了哑巴皇帝的传说。传说中说过,哑巴皇帝喜欢用纸作兵马,而且,纸做的兵马。因为眼睛是芝麻做的,芝麻是炒熟的,所以都是瞎的。
请多指教!

TOP

第五十章 女人皮俑
  当年的传说已经湮灭在闽越的原始丛林里,神秘的南海王和当地哑巴皇帝的传说是否真有联系也无法考证,但这一路下来,诸多迹象,还是表明当地少数民族的这个传说,有着很多微妙的呼应。

  我镇定了一下,那露出水面的“人皮俑”,就是用人的皮整张剥下,制成皮革,其中用竹丝撑成人形,因为已经经过了两千多年的岁月,这些人皮俑外都大量钙化,即使其中的竹丝已经完全腐烂,但是人皮的外形还是维持着人的形状。犹如传说中那些盲眼的士兵,看守着这个诡异的王墓。

  但是奇怪的是,不知道这些千年人皮之前经过了什么古老秘法的处理,上面没有生长任何的寄生物。而且通体发黑。

  我和胖子都陷入了沉默,闽越的这种陪葬方式,我们闻所未闻,有可能和当时少数民族传说中的“仙人术”有关。之前满墙壁画的眼睛,已经让我见识到了这种邪术的邪性。这犀角的蜡烛,这水中的人皮俑,不知道有什么特殊的用意,我们不敢轻视。

  我此时有个大胆的猜想,就是那个奇怪的传说,可能是修建南海王墓的工匠传给当时当地的人,因为不能直说,怕泄露陵墓的位置,所以他把自己在修墓时候的所见所闻,编成了一个故事。

  哑巴皇帝就是南海王,睁开眼睛就会失灵的法术,就是那满墙的眼睛壁画,而哑巴皇帝漫山遍野的纸人纸马,就是这些陪葬的人皮俑。那这个传说中,还有一个匪夷所思的说法,就是哑巴皇帝还有一把鬼弓。

  因为传说和我们在王墓中遇到的情况大多相差径庭,所以所谓“鬼弓”,我觉得不会真的是弓,那这“鬼弓”是什么呢?

  绕过这具人皮俑,我们继续在水道中涉水前进,水位越来越低,慢慢我们已经可以露出腰部。在犀角蜡烛的照明下,越来越多露出水面的人皮俑,在墙壁上留下了闪烁诡异的影子。

  我停了下来,按照闷油瓶之前的吩咐,我跟着人俑面向的方向走即可,但是奇怪的是,前方出现了一个人皮俑,它的面对方向,是和其他所有的人皮俑相反的。

  他们都看不到我能看到的东西,也停了下来。他们问我如何。

  我说道:“有一个和其他的都不一样。”

  “哪种不一样法,你倒是说清楚啊,胖了,瘦了,高了,矮了?”

  我看着那个面向方向不同的人皮俑,人皮俑的面部因为钙化,呈现出五官模糊的样子,但是这一只不是,这一只五官非常清晰,如果是人皮制俑是一种古代艺术形式的话,绷这一只人皮俑的工匠,手艺肯定远胜其他。

  而且,这个人皮俑的人皮,应该来自于一个女人。

  其他人皮俑的动作都做兵俑状,虽然兵器和铠甲应该都已经腐烂,但是这个女人的人皮俑,形态逼真,双手自然垂落,看的出工匠对这个俑喜爱有加,用了很多的心思。

  我缓缓靠近,心中有一股特别不祥的感觉,我以往有强烈的经验,与常不和,肯定为妖。这个人俑在这里完全不正常,一定是古人刻意而为之。加上这个人俑躲在其他人俑的后面,从我这个角度看去,它正偷偷的看着我,令人毛骨悚然一般的恐慌。

  琢磨的如何过去,要做什么防范,决定胖子在前面,闷油瓶第二,我在最后,这样闷油瓶有变的情况下可以两边兼顾。

  我们开火车一样经过了那具女人皮俑,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松了口气,但是心中仍旧觉得哪里不对,再回头的时候,那女人皮俑已经看不清楚了。我也是欠,对胖子说道:“再往回照一下。”

  胖子不知道我想看什么,把火盆递给我,我转身往后照明的时候,看到了女人皮俑的背影,我仔细看了看,就觉得不对,但是说不出所以然。

  我把火盆还胖子的时候,意识到问题在哪里,那女人皮俑的位置,和刚刚稍微有点不一样。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