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第八十一章
  我二叔很喜欢吃莲藕,这里的菜市场还是海鲜居多,很多菜品相都不好,还好胖子和我手艺都不错,买了一大堆回去,在民宿的厨房里一顿折腾,做了三桌子菜。我臂力很好,能用酒店厨房的大铲锅,胖子其实是大厨水平的,葱姜蒜乱炖,浓汤鱼头加糖醋芋头。菜虽然总量不多,但三桌子摆上酒,看上去还挺像回样子的。

  胖子叼着烟一边切菜一边问我:“你该不是真想回杭州开饭馆吧,这买卖我可不跟你干。”

  我用围裙擦干手,对他道:“我得把我的铺子弄回来,我想明白了,以前的我身段软,求人的这种事情我不在话下,现在我的身段太硬了。我时常想,闷油瓶我他妈都接出来了,我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到的,现在想想这是不对的。”

  胖子放下菜刀笑了:“你知道就好,回头咱们再把小哥送回去,再接出来,再送回去,这才是真牛逼。”

  我心说你他妈活塞运动,一边外面就传来的嘈杂的声音,我从厨房出去,就看到二叔带着人回来了,全身是泥巴,很疲惫,但是看得出心情不错。很多伙计都吹着口哨,打打闹闹的。

  地上全部都是湿脚印,刘丧刚洗完澡出来,二叔就问他:“打雷了?”

  刘丧看了胖子一眼,点头,打了个喷嚏。

  我出来对二叔说:“二叔,我想通了,你说的对,我做了三桌子菜,我做后勤,慰劳慰劳兄弟们。”

  一边我就看到闷油瓶在队伍里,胖子拍了拍他,让他快去洗澡。二叔看了看餐厅:“眼睛没事了吧。”

  “没事了,我服气,我想通了,二叔。”

  “没事怎么全是贼光?”二叔走到餐厅里,从桌子上拿起两盆菜,一瓶酒,就往自己房间里走:“真想明白再说,我累了,我要歇息了。”

  我看着其他伙计也都给我点头,然后进到餐厅里,拿菜的拿菜,拿酒的拿酒,很快三桌拿的只剩下半桌。

  胖子怒了:“一块吃啊,怎么拿走了,不给我胖爷面子。”

  “歇了歇了。”一个伙计说道。

  胖子把围裙扯掉:“这狗日的什么意思啊,胖爷我又不是送外卖的。”

  “二叔不想他们聊天,万一聊到关键线索,让我听到怕我上心。所以我们上桌的地方,他们都不会上桌的。”我也扯掉围裙,本来我也有这样的想法,让他们聊天的时候,我能听到点线索,二叔还是熟悉我,我屁股一撅他就知道我昨晚吃什么了。

  还剩半桌子菜,我们端回到自己房里,小哥洗了澡出来,我们三个沉默的吃饭。

  胖子挖着脚,一边喝酒,一边看窗外,外面的雨云还在,闪电时不时亮起,但雨没那么大了。

  “小哥,你们在下面这么久,在整什么?”他忽然就问闷油瓶,闷油瓶拿出手机放到胖子面前。

  胖子打开手机,开始看里面的照片,表情惊讶,看我默默吃饭。“你不看么?”

  “等下看。”我看着窗外,发现有些不对劲,这个角度能看到外面的沙滩,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的沙滩上开始聚集起一批的人。

  我站起来,顺手把房间的灯关了,就看到很多黑影站在沙滩上,往我们这个民宿走了过来。都穿着雨披,看上去很瘆人。

  胖子也看到了,问我怎么回事,我眯起眼睛,看到为首的一个老头,就是白天洗瓷那儿的大爷。

  “你今天买海捞瓷付钱了么?”

  “那必须付了啊。”胖子站了起来。

  “那你有没有干别人会来寻仇的事?”我问道。

  胖子摸了摸下巴:“应该不致于……吧。”说着我迅速看了一圈房间,把房间里的凳子蹬腿踹折了反手握着,丢了另外一根给胖子。对胖子和闷油瓶道:“这不像来做生意的,会会吧。”
请多指教!

TOP

第八十二章
  胖子在我身后看着窗外数人,问我有多少,我粗点一下,一共有四十几个人,胖子呼了口气。看了看手里的木棍,对我道:“是硬仗。”

  我眯起眼睛,之前打的最爽的是新月饭店那次,我跑的很好,胖子当肉盾,闷油瓶输出的非常精确,那是我们状态最好的时候,事后回忆打趴下的起码有三十几个人。不过当时的地形复杂,这里一马平川的,我们三个人要是被围住就麻烦了。

  胖子靠在窗边,对我道:“出去你先顶着,我就往厨房跑,那儿有真家伙。你看这些家伙雨披里肯定有东西,咱们肉硬不过铁。我把家伙带出来,我们在大门口的马路上汇合,边跑边打。”

  我看了看外面,他们找到我们还有段时间,二叔他们在其他房间,不知道要不要惊动二叔的人,胖子摆手:“会出人命。”

  我一想也是,二叔的人都是亡命徒,要真打上了估计会伤人命,看了一眼闷油瓶,闷油瓶偏头看着门,不知道在看什么。

  我也看门,还没弄清状况,瞬间一个人踹门,两三个人冲了进来,手里都带着一臂长的铁钩子。

  我心中暗骂我操,声东击西,外面的人是吸引我们注意力的,其他人早摸到门口了。闷油瓶单手一把抓住一根铁钩,身子往前一送,把自己同一只手的肘部直接顶进那人的胸腔,那人一个闷声,身子一缩,闷油瓶反手一巴掌拍那人的脑袋,直接撞在另一个人身上。夺下铁钩,以根本看不到的速度,瞬间把第三人用铁钩敲翻在地。

  晃神的功夫,三个人都倒地,后面的人全部冲了进来,又进来了五个人,房间不大,瞬间里面全是人。闷油瓶反手一个转身把铁钩甩出去,蹦一声打在其中一个人脑门上,两个人上去扭住他,瞬间倒地,都不知道他是怎么下手的。

  我和胖子这才反应过来,上去一人一个直接卡住最后两人的脖子,胖子朝我送人头,我同时也送他一个,两个人一撞。直接倒地摸着头哀嚎。

  外面的人没有立即进来,按普通人的想法,八个人在狭小空间干三个人,怎么样也干掉了。

  我看到外面的老头开始点上煤油灯,看样子是要摆龙门阵,应该是胸有成竹,肯定进来的人能把我们制住。

  我们三个对视一眼,胖子呼了一口气,一个肩膀一个瞬间扛起两个人,对我道:“好久没装B啊,装个B吧。”

  我点上一支烟,可能是刚才的酒起了作用,上去也是一个肩膀扛起一个,胖子对闷油瓶说:“小哥,别掉链子,保持队形。”

  说着胖子推开门,在外面四十几个人的注视下,我和胖子扛着四个被我们打晕的人走了出去,我还叼着烟,忽然觉得自己耳边响起了小刀会组曲。

  回头看闷油瓶,他没有听我们的,跟着我们出来,胖子叹了口气,把两个人丢在沙滩上的水潭里,我也跟着丢掉,三个人并肩走向目瞪口呆的老头,胖子默默道:“待会儿肯定会切口,你切么?”

  “最近心情不好,不想切。”我揉了揉腰,两个人还是有点重,用力吸了口烟,看到那四十几个人慢慢反应过来,都朝老头靠了过来。

  斗殴我太熟悉了,刚才那几个是主力,是真能下手狠的,这四十几个人,估计很多都是充场次的。我咧嘴开始笑,内心这段时间一些不舒服全部翻了出来。

  “主动进攻。”我默默道,那一刻,我好像回到了沙漠里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底盘一下,瞬间加速,冲向面前这四十个人。

  我们当时的样子肯定犹如恶鬼一样,那四十几个人瞬间都后退了几步。

  跑了三十几步,刚刚喝了酒,跑到那四十几个人面前时,我和胖子已经喘的不行了。我们停下来开始喘气,四十几个人看着我们喘气。

  闷油瓶停下来,给我递了一瓶水。
请多指教!

TOP

一周只有一点点。好不过瘾啊
天下起兵诛董卓,长沙子弟最先来

TOP

一周只有一点点。好不过瘾啊
klinchao 发表于 2017-8-26 13:21



    可惜今天都没有
请多指教!

TOP

第八十三章
  我把水喝完,就觉得肺喘的痉挛,喝酒抽烟真的比较影响耐力,抹掉嘴边的水,凶狠的劲一下就过去了,那四十多人看着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努力喘气恢复体力,老头就指了指胖子,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四十几个人这才有反应,一下他们围了过来。

  我的耳边再次响起小刀会,把水瓶放下,和胖子闷油瓶围成一个三角做全方位防御。

  走在前面的人过来拉我们,我们三个人十分默契的直接蹲地,用手插在沙子里,直接铺出去满天的沙子。那几个人用手护眼睛,我上前棍子冲刺打咽喉,直接把他冲翻在地,边上的人瞬间拉住我的衣角。将我按倒。普通人是没有办法在这样的情况下反抗的,人多打人少,很多时候落单的人是被压住,不是被打倒。

  但我不一样,我木棍乱打打掉了几只手,另一手拽着拽我的一个人,倒地顺势将他带倒,肘部托住他的下巴,用力往上一敲。瞬间他咬到舌头,满口的血。我翻身起来单手抓沙一甩,两个人刚过来帮忙几乎就在我边上,我的沙子全部撒进他们眼睛里。

  他们立即护眼已经来不及了,眼睛里进了沙子嚎叫,但是更多的人瞬间冲了上来,我回身拔腿就跑,身后一人来挡,我手里的棍子飞出,那人一躲我就冲了过去。

  往前就看到胖子他们早就打散了,人多打人少必须是运动战,刚才那几下,那四个人基本丧失了战斗里,胖子应该也能搞定五六个了,闷油瓶大概能搞定十个,这样我们瞬间就搞定了一半人了。

  没跑几步,我就绊到了沙子里什么东西,一个翻滚差点狗吃屎,后面的人冲过来,我扬手假装扬沙,结果对方一坨沙子瞬间朝我扬了过来。我立即躲同时转头继续跑,心说学的挺快。一下迎面飞来一个东西,把我撞翻在地。爬起来就发现是胖子踹飞的一个人,但爬起来同时我又被六七个人围住了。一根铁钩直接就打过来,我侧身铁钩钩住了我的衣服,一下想把我再次拽倒,我顺势就倒,反而把他的铁钩带脱手,在沙地上翻身瞬间脱掉衣服,抓住自己的衣袖,反手把冲上来补刀的人一流星铁钩打在太阳穴上。

  头颅骨和铁钩撞击发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蹦一声,人翻了出去,我心说五个,收力把铁钩收到手里。要冲上来的其他人全部停了下来。

  我喘气粗气,体力已经不行了,这种搏击是世界上最激烈的运动,要连续打斗10分钟以上只有靠电影剪辑才能办到。

  但刚才不过20秒时间,我已经打趴下五个人,普通人没有受过搏击训练是绝对不可能不被震到的,人的本能会告诉他们我很危险。

  群架讲究一个狠。如果是抱着斗殴的心态来的,是坚持不到最后的。

  果然如我所料,那些人面面相觑,不敢再靠近我,我得以喘息,但是脊背挺了挺,却发现他们看的不是我。回头,就看到闷油瓶和胖子架着那老头来到我背后。

  老头脑袋上肿了一个大包,惊恐万分,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来他们是直奔主题去了。

  胖子把老头拖到我身边,用手肘卡住老头的脖子,四周的人都开始往后退。

  我们三个拖着老头,就慢慢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被我们打趴下的其他几个人刚醒,胖子一个一个提溜了出去,把老头按在桌子前,我就问道:“怎么回事,说清楚了饶你。”

  老头看着胖子,说不出话来,胖子有点尴尬,我就看到,老头的手里,好像握着什么东西。
请多指教!

TOP

第八十四章
  胖子眼尖,也看到了老头手里的东西,就去掰老头的手,这老头也硬气,不肯放手,之前一直不敢挣扎,现在反而挣扎了起来。我把胖子拉开,让他别用强的。

  外面走廊上的灯照进来,我们勉强可以照明,外面是看不太清里面的动静的,好多人围着,但刚才这一来回我也大概知道外面人的水平了,按他们的水平,他们是不太敢贸然进来的。

  老头蔫在那儿,也不知道怎么办好,看上去,就像看到了我自己。老头之前肯定也牛逼过,这儿的老瓢把子,牛逼的时间不会太短。肯定也很久没有人挑战过他了,老头牛着牛着就逐渐老去了,已经撑不住自己对自己的认知了,但是浑然不知,得有人打脸才知道。

  现在的老头肯定还在现实和自我认知里反应不过来,我给他倒上酒,再次问他道:“怎么回事,说吧,我是来旅游的,不想结个怨子走,有事我们说清楚,我们怎么得罪你了?”

  老头看着胖子,看了看我,问我道:“你们把船里的东西,搞哪里去了?”

  我皱起眉头,老头喝了一口酒,壮了壮胆:“你们两个下午在我那儿,一直打听船的事情,我们今天晚上下水,整艘船里的东西都不见了,是你们干的吧?”

  胖子看了我一眼,我脑子走了一下,明白了老头在说什么,我之前看到那么多海捞瓷器,我就怀疑老头在海里肯定找到了一整艘沉船,这种船里的瓷器价格不会太高,所以我才想整个包下来,以大单换取老头的信任,套取一些麒麟岛的信息。结果老头以为我不知道他是头头,在套船的位置信息。

  估计胖子也没少干这事,两个人都在打听,就显得很可疑了,老头他们太阳下山之后再出海去摸海捞,结果发现船里的海捞货都不见了,以为是我们打听,然后截胡了他们。

  这似乎也挺合理的,但我们回来后一直在买菜做饭,胖子啧了一声,表示理解:“老头,你觉得我们两个像这种人么?你这一船货能值几个钱,哥几个包你半年收成都不在话下,你问问这儿老板,我门晚上做菜做饭,根本没出去过,实话告诉你,我们两个就是古玩爱好者,本职是厨子,不信你闻闻我袖子,全是油烟味。”

  老头躲过胖子的袖子,胖子对他道:“你让你这些烂番薯臭冬瓜都先回去。”说这拿出一张名片,递给老头。

  “闹,截胡的人从来不给名片吧,咱们交个朋友,以后有好货就先照顾北京胖子王。你走吧。”老头疑惑的看着我们几个。看了看名片,“不是你们干的?”

  我们三个对他露出了真诚的笑容。“第一,真不是我们。你可以去问酒店老板。第二,你也真打不过我们,像我们这样的,边上房间还有20几个,你趁早歇菜吧。”我说道。

  老头想了想,站了起来,往门口挪了一步,看我们确实不想拦他,他立即往门外跑去。

  外面的人看他出来都围了上去,我们走出去,在走廊外我点上烟,靠在门边看着他们。胖子就问:“门和衣服不用他赔了啊。”我低声道:“算了,回去有他受的了。”

  老头这一架打完,在这儿的根基恐怕会动摇了。窝囊的样子太多人看到了。

  老头看着我们,忽然目光移动了一下,我转头看到二叔带着人已经走了出来,再转头,老头就撤了。

  二叔来到我的边上,我对二叔道:“岛上不止咱们,还有高人在呢。是巧合么?”
请多指教!

TOP

第八十五章
  二叔白了我一眼,“高人?”我轻声说道:“这老头是这儿的淘海客,他海里的货今晚给人截胡了。”

  “别人的事你这么感兴趣干嘛?你干的?”二叔问我,我苦笑了一声:“我哪有心情。 ”二叔拍了拍我:“到我房里来一下。”

  我回头看了一眼胖子和闷油瓶,对他们道:“你们先睡吧。”就跟二叔回房,二叔是一间双床房,他常年和他的一个老伙计一块住,名字叫贰京,贰京的舌头是有问题的,虽然能说话,但是说话非常费劲,是个甘肃人,现在40多岁了,但是一身的条子肉,看上去非常能打。

  没人知道二叔为什么老带着贰京,很多人说贰京学武术的,不说话能打,也有人说贰京就是以前帮我二叔舌头残废了,二叔一直照顾他带在身边。

  贰京没有任何的传说,即没有人看到贰京打过架,也没有人听到二叔提贰京的事情,所有人知道的事,贰京永远和二叔住在一间屋子里。

  二叔是一个极端谨慎的人,我只能认为二叔非常非常信任贰京。我进到二叔屋里的时候,贰京正在分签,这是二叔特有的规矩,二叔不直接参与这些生意,明面上和暗地里二叔都是正经人,二叔唯一参与到其中的是捞人平事,二叔是九门几个现在还有实际权力的调停人之一,如果是有什么纷争,二叔就会参与调停,所以二叔的威望在所谓“刺头”中间很高。很多特别有争议的事情,很多人都会先找二叔,二叔如果提点过了,其他人也不敢说什么,每年年头的时候,二叔都会放32根桐油浸过的签子,让九门中人来买,说明这一年他只出来32次。

  所以二叔的签子是一种特殊的商品,如果32根卖完了,还想让二叔出山,就得看二叔有没有什么事情是有求于人的,有很多人是为了得一根签子,愿意为二叔去卖命的。

  贰京分出来七八根签子,估计是给这一次下南海王墓的人的,我摸了摸下巴,把个人能力变成货币一样的一般等价物直接套现,二叔脑子果然好使。因为一年里也许需要二叔出面的事不会有32件,签子过年就作废,所以我爹说二叔其实就是个卖保险的。

  我们坐下来,二叔自带一套茶具,已经喝了几泡了,给我一杯,我喝了一口,味道已经不浓了。就对我道:“刚才怎么回事,详细说说。”

  我知道二叔是有其他事情要和我说,只是用这个方式切入话题,我不敢直接撅他,就把下午的事情说了一遍。贰京听着抬起头,二叔看了他一眼,两个人都笑了一下。似乎觉得很有意思。二叔掏出一个小本子,在本子上把这件事情记了下来。

  二叔的字是他自己发明的,谁也看不懂。据说根据“雕母钱”改的一种文字。然后他合上了笔记本,不经意的问我道:“铺子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

  我点头,叹了口气:“我想和你商量一下,事情我可以听你们的,但铺子能不能留给我。毕竟那么多年了,我也有感情了。”

  “铺子在,你的根基就在,你的性子随老三,回去睡三天,你又想出另外一出来,你爸妈的年纪都大了,你早点不死,现在再死,就是任性了。”二叔看着我:“你也不是我生的,你怎么样说实话我也不太感兴趣,但老爷子死之前,让我照顾家里老大和老三,老三我管不住,至少你爹我得管住,小邪,人活到一定岁数,还让父母担心,不是没有良心,而是无能。”

  我知道二叔的意思,收铺子是让我爸妈安心。没有回话。二叔继续说道:“不管你怎么上天入地,外面多少人叫你小三爷,你管天管地的时候,是你奶奶和我,在管你爹妈,现在你铺子没了,是你的报应,你认不认?”

  我看着二叔,二叔的眼神很冷,我摸到边上一包烟,给自己点上,一回头十几年了,我爸妈管我是不多的,我一向以来自己想做的事情是怎么样都要去做的,爸妈也没有阻拦我什么,但他们肯定是担心的。事情一件一件到了这个地步,确实到了我在二叔和我奶奶这儿过不去的地步了。

  我点头:“我认。就按你们想的去做吧。”

  二叔的眼神柔和了一些:“我知道你不想开饭馆,你想做点什么?”

  “写写东西吧,拍拍照片。”我随口说道:“不行我去跑滴滴,听说还行。”
请多指教!

TOP

第八十六章
  二叔就笑了,从边上的包里拿出一本笔记本,我翻了一下,发现是爷爷的笔记本的手抄本,但是厚了很大的一截。

  爷爷的笔记我看了无数遍了,我不知道二叔的用意,自己看了几页,发现二叔有大量的注解,很多的小抄和图片,还有各种年代报纸的剪报贴在里面,后面用被子针装订了三本新的笔记本,就像报纸的合订装一样,那三本里面都是二叔这几年的笔记。洋洋洒洒,各种方面都有。

  上面最早的这本古籍得有30年历史了,纸张发黄,但二叔做事情一丝不苟,里面每一页都保存的非常好。连个折痕都没有。

  我咽了口唾沫,想起小时候把二叔杂志封面折了一个印子,被二叔打的情景。

  “关于老三的一些线索,我这么多年查到的,都记在这儿了。你有空可以看看,有启发就告诉我。”二叔说着又拿出一个文件夹,丢给我:“这是这一次南海王墓的报告,之后如果我查到什么东西,也会第一时间告诉你,不会瞒着你。”

  我没翻开,心中各种滋味,心说你不会瞒着我才怪,嘴巴上也不想犟着了,说道:“理解万岁。”

  二叔冷笑了一声,我想起一个事情,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不如直接问了。我问道:“这个地方叫做麒麟岛,和张家有关系么?”

  二叔摇头:“现在看来应该是巧合,就算和张家有关系,也应该和南海国的地下水系比较有关,我们这一次不敢深入太多,你可以让黎簇那三个小子帮你好好查查,我们没有时间分心。”

  我拿笔记和资料,就告辞了,二叔就在我身后道:“明天没事就回杭州看看你爸妈,和他们好好说这个事情。”

  我嗯了一声,说道:“二叔你可也别失踪了。”也没看二叔的表情,我就走了出来。

  回到房间里,一夜无话,我既没有看笔记本,也没有看二叔给我的资料,第二天我们就离开了平潭。路上心情倒是有些放松,胖子和闷油瓶回雨村,我回到杭州,和我爸妈说了铺子的事情,爸妈倒是很开心,王盟帮我盘库,把东西搬出来,搬到我自己的小蜗居里去,这么多年经营也是一大票杂物,一部分拉到胖子潘家园继续卖,还有一部分堆到我那儿就很局促了。

  关门的时候王盟哭的很厉害,虽然二叔答应他接手之后让他继续当门房,而且工资还加了很多。但他表示非常舍不得我这个前老板。

  之后他就去二叔那儿接受培训去了。看朋友圈还是学到了不少东西的样子。

  我躺在自己的蜗居里,这才把所有的资料全部都集中起来,先看了二叔给我的,南海王墓的资料。

  我翻开了几页,就看到了特别清晰的壁画的图片,我打开自己的电脑,看我自己拍的那些,二叔早就拍到了那些壁画。但是拍摄时间并没有比我们早多少,我们到达福建,在路上被二叔截胡的时候,他的人已经下到了南海王墓里头,他们走的是当年三叔的路线。

  我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二叔比我更快,是因为金万堂去找了二叔要地款,把事情说出来的。也就是说,二叔并没有比我早多少,他只是行动的非常快。

  二叔是从那儿得到三叔进南海国的路线的呢?

  二叔肯定是没有去过杨大广的墓穴的,我们在那个地方浪费时间被二叔拉下了。我看到了那个老气象站一大批照片,二叔去了那个地方,拍摄了大量的照片。其中有几张照片做了特殊的标记,那是杨大广死的那个秘密传达室的墙壁。

  二叔铲掉了腻子,在这个墙壁的后面,竟然露出了几幅壁画,一看就知道,这几幅壁画也来自于南海王墓。杨大广把这几幅壁画藏在了自己传达室的墙壁里面。

  我拍了自己一个巴掌,大意了!立即仔细去看。
请多指教!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八十七章
那几幅壁画的构图奇特,我判断了一下,应该是绘于南海王墓墓顶的位置,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壁画中画着好几条银河,银河中有行船来往。河道之上不时有龙楼宝殿,还有码头货站。我捂住嘴巴,当时整个人都在三叔再现的震惊中,没有注意到墙壁有蹊跷,是一个巨大的失误。

如果我当时注意到了这一点,就不用去杨大广的祖坟,可以直接去到南海王墓,既不用去炸泥巴,也不用被二叔捷足先登,弄到现在这么被动。

想了想也好,未必是坏事,我安慰自己,因果衔接,二叔大概在我没有发现传达室墙壁的蹊跷之后,就意识到我的状态低落了。之后我在他面前做出了最起码十个错误的决定。

我继续往下看去,二叔他们在平潭岛的流水镇附近海滨,仙人井附近找到了一个洞口在水下的海蚀洞穴进入,那个洞是个地下河的气口,一路往前进入到地下河系之中。

我叼上一根电子烟,看到当时刘丧还不在队伍里,看来刘丧的出现和二叔的下一步计划有关,和我们下南海王墓完全是为了和偶像近距离接触吧。

进入到南海王墓之前,在传达室里,二叔已经发现壁画的颜料有问题。

接下来是二叔对于主墓室壁画的详细分析,功课做的比我严谨多了,我看到照片边上密密麻麻的注释,心中稍微有些不适,因为四周的环境不是我这么多年熟悉的铺子,我竟然有些无法阅读,一种陌生冰冷的感觉,从我的小屋子里传入我的骨髓。

我躲到床上去,像小时候看小说一样蜷缩到床和墙壁的夹角,用枕头垫背,继续去看。

我看到了南海王织修建南海王墓的壁画,二叔在壁画中众多人物——这块壁画连天上都画满了人——圈出了一个奇怪的人物,这个人物和这一系列壁画中众多的人物都不相同,甚至和天上仙船上的仙人,差别都很大。这个人的头皮是被剥掉的,能够看到,剥掉露出的颅骨上都打了孔洞。

这人的穿着并不是华服,而是普通的衣服,正在指挥工人施工。上面的仙人擂鼓,乌云密布。显然那个时候南海王织已经剥开大臣或者奴隶的头皮,加工他们的颅骨让他们能够更加清晰的听到雷声。此时的南海王恐怕已经走火入魔。

“这个南海王墓,是听着雷修建出来的。”我自言自语,看着窗外的阴天,雷声中如果真的有那么具体的信息,那天上真的有仙船在往下传递什么秘密?

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我忽然有了一个启发,三叔他们是在南海王墓中获得了启发,最终他们一直在到处听雷,反正我最近也不想干活,我是不是也可以追一段的雷雨云。或许有特殊的发现。

追雷雨云除非被雷劈死,否则总没有什么特殊的危险了吧。而且成本非常低,我一个人就能搞定。

我忽然想到了刘丧,刘丧除了听雷寻找地下古墓,还有一个很厉害的能力,他是可以追雷雨云的,二叔会不会和我想的一样接下来的工作是去追雷雨云?

想着查了查天气预报,杭州最近是不会打雷,觉得这个想法还是先放一放,继续往下看,下一张壁画上,二叔重点拍了很多特写,我仔细看,发现不是让我去看壁画的细节,而是在这些特写细节里,有很多的铅笔的痕迹。这是透光临摹时候不小心的痕迹。

二叔的注释:当年唯有这幅壁画被临摹过。
请多指教!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八十八章
被临摹过的壁画意味着关键的信息,我正坐以表示重视。

这幅壁画画的是无数的人皮俑,几乎壁画上所有的空间,画的都是各式各样的人皮俑,我之所以能看到的它们不是活人,而是人皮俑,是因为它们的手指,都和人皮俑一模一样,一看就知道是之前的那种贝壳。

二叔在边上做注释,一共432具,这些人人皮俑都各具身份,乐师、士兵、仕女、武士、金刚。这些人皮俑全部都整齐的排列在壁画上,我眯眼看了一会儿,这幅壁画完全讲的,就是南海王墓的设计象征理念。

在最上端,能看到一个仕女围绕的区域,南海王织端坐在宝座上,宝座四周是一片云海,四周仕女在仙船上环绕,群臣参拜。形成了极致极乐的美好世界。这个就是主墓室的场景。

在这个世界的四周,有雷神模样的金刚护卫,守卫在这一层的四周。这些就是我们在墓道中看到的雷公俑。

在这个最极乐顶天的世界之下,是无数的车马,刚才的那些雷公俑称为了这些车马的奇乘的战车上,在极乐世界之下进行驰骋。这些就是陪葬坑内的车马坑。

在车马军队之下,是一群朝拜的士兵和工匠,这些士兵和工匠位于整个壁画构图的最底端,向上顶礼膜拜,这些就是我们在下水道区域内发现的那些水下的人皮俑。

整个南海王墓的结构十分简单,二叔还标出了每一个人皮俑根据服装的不同可能的身份,其中有一个女人皮俑,壁画上面目模糊,他重点打了一个圈。这种面目模糊并不是壁画的腐蚀,而是画的时候,就没有画的清楚。

之前的壁画每一部份都非常的清楚明白,只有这一张的这个部分,画师画的十分的草率。以至于这个女人皮俑的脸诡异狰狞。而这个女人皮俑是在壁画的最顶端云海仙境中的,在南海王的身边,按道理是最重要的构图之一。

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

会是那个女人皮俑么?

我拿起手机,给闷油瓶发了个短信,问他那个女人皮俑哪儿去了。

闷油瓶回了一个:“带出来了。”我想了想,这种东西带出来了,二叔不可能带着到处跑,肯定已经回到杭州入库了。

再看二叔边上的注释,二叔写的是:“在主墓室中,有很多仙船,在壁画中纪录,这个壁画中面目不清的女人皮俑,在墓室的位置是在第一艘船上,但我们没有发现这个女人皮俑,按照服装,这个女人皮俑应该是皇帝身边的女性巫女。”

我看到了第一艘的照片和壁画的对比,果然第一艘船的照片中少了一具女人皮俑。

二叔拍摄了第一艘石船前地面特写的照片,有清晰的脚印痕迹,二叔注释:这具女人皮俑显然是被之前进来的人带走的。

为什么?

二叔给自己提了这个问题,为什么当年的老三要带走一具女人皮俑?

“没有带走。”我心中暗自说,如果这具女人皮俑就是我们在水道中发现的那一具,那这具女人皮俑只是被丢在了水道中。

而三叔他们把整个壁画中的人皮俑全部都临摹了一遍,这种临摹从我的看法,是为了记录细节。我手抖了抖,给二叔拨了一个电话。

二叔的声音永远听不出在做啥,问我怎么了,我说:“我提供点情报总没有问题吧。”

二叔说你说,我说道:“二叔,我有一个很有跳跃性的想法,你觉得,会不会有两个南海王墓?”

二叔顿了顿:“你为什么这么说?”

我确实没有理由,只是一种突发的想法,我说道:“我看了你给我的资料,三叔临摹过壁画,临摹壁画是为了记录细节,记录细节,肯定有另外一个’东西’,需要和临摹下来的细节做比较,所以我觉得会不会有另外一幅完全相同的壁画,只有其中的细节有一些不同,三叔才需要临摹去对比,如果有完全相同的壁画,我想是不是来自于一个完全相同的古墓,那就是有两个南海王墓。”

二叔沉默了一会,说道:“并不是这样,但和你说的有点相似,是有另外一个墓,壁画和南海王墓的壁画非常相似,但是这另一个墓和南海王墓之间,时间差了好几个朝代。”

“宋代。”我说道。二叔顿了顿:“你怎么知道的?”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