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polo衫慢慢的转过脸看着我,皮笑肉不笑的说:

  “想什么呢。”

  我不说话,眼角朝车外扫了一下,车已经开到一个没人的地方。

  “叔,我想上厕所。”我握紧了我的包。只要他一停车我就逃。

  “不,你不想上厕所,只,要,我,一,停,车,你,就,逃,了。”

  polo衫看着我的脸,一字一顿的说。


  西八大,跟我想的一字不差,初中生的思想都这么好猜么?



  “你,和你书包里的东西,都要留下。”polo衫慢慢的说。



  就在这时,我的BP机再次震动,我拿出来一看,是舒月的留言。

  我把BP机递过去:“舒月有信息给你。”

  polo衫根本不看:“你读给我听。”


  我深吸一口气:“让,它,看,B,P,机,如,过,不,看,东,西,永,远,拿,不,到,她,的,名,字,是....”

  我抬起头看向polo衫。

  就在那一瞬间,我感觉polo衫有一点迟疑,然后朝BP机看了一眼,一只手条件反射伸过来接。

  我把BP机往他脸上狠狠砸去,同事发力去抢方向盘,使劲把方向盘向右打死。

  “砰!”一声,车头整个飞出马路牙子撞倒路边的电路集成箱上。

  驾驶座的那一侧撞的最重,整个门都凹陷了,司机那边的半块玻璃全碎了,polo衫的头撞到方向盘上,流了一头血,一般人肯定晕了。

  我前面的书包帮我挡了一下,虽然我在扒方向盘的时候早就有准备,但这会也是天旋地转。

  额头估计撞破了,我感觉到有血顺着眉毛留下来。

  但我也顾不得擦了,拿起书包就去拔门跳车。

  一只手猛地抓住了书包带,我已经半身踏出车门了,又被这股力气拽得一屁股跌在副驾座上。

  我转过头,我这辈子没见过这么恐怖的景象。

  驾驶座的气囊弹开了,polo衫刚好被卡在座位上,他的左手已经被凹陷的车门撞成骨折。

  他的头撞在前挡风玻璃上,前额都变形了。

  但最恐怖的,是他明明受了重伤,却好像连疼都感觉不到。

  他的脸,面无表情。

  就跟刚才从猫眼里看到的王叔叔一模一样!

  那就不是活人的表情。

  polo衫用看起来唯一能动的右手死死抓住我的书包带,喉咙里发出一种不像人类能发出的声音:

  “你,叫,什,么,名,字。”



  我靠,人都撞成这样了,难道不应该说“你跑不掉的”“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之类的台对白吗?

  为啥蹦出来的是狗血言情剧男女主初次相遇之经典三大疑问句?

  “你从哪里来?”“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

  但我也来不及细想,我用力把书包扯开,里面的东西顿时散得满车都是。

  我抓起美术课上用的美工刀,一刀切断书包带,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