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鬼打墙》--第二章--本物天下霸唱-北岭鬼盗

第二章 五鬼轧尸

我们这儿有个风俗,如果有人在自家的屋里上吊自杀,就要在房梁上竖着砍一道痕迹,如果是在别人的屋子里上吊自杀,就要在房梁上横着砍一道痕迹,这间房子呢,以后就算是凶宅,这道刀痕也有和吊死鬼分割的含义在里头,意思是房子已经弄成凶宅了,以后就不要在屋子里闹事了。

而我们面前这粗大的房梁上,三竖两横,五道很深的刀痕张着口子,告诉我们这儿曾经吊死过三个主人和两个客人!恐怕是凶宅中的顶尖儿极品了。

到了这般田地,五叔只好问我,引我来那白兔是跳到哪儿消失不见的?听他的意思是找出那地方看看,没发财希望就早点回家,省得夜长梦多,招惹上什么不好的东西。

我迟疑了一会,就带着他俩找到了那地方,原来是一个地洞,很普通的那种洞,除了比兔子洞大了几倍外,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陈脸子不愧是个窖客,仔细辨认了一会,就告诉我们这个洞肯定是人挖出来的,决不会是天生的,执意要钻进去看看。

五叔操心我的安全,说什么也不肯下去,一时三个人僵在了洞口。

正在惊疑不定时,却传来“喵呜——”一声尖锐的猫叫,把我们三个绷紧的神经都快叫断了。

一只大黄猫蹲在屋角瞅着我们,个头颇大,五叔颤抖着声音说:“狗来富,猫来孝,猫叫没好事呀。”

陈脸子苦着脸说:“是啊是啊,狗来富,猫来孝,人要死了,身子才会发出一股子臭味,只有猫能闻到,这猫要来行孝了,总不会是应在我们身上吧?”

黑暗中,猫眼绿油油的闪着凶光,看的我们心里发毛。

五叔忍不住的问:“那现在咋办?不行咱们回去吧,我也不知道这屋子会死过这么多人,再说了,还都是吊死在这里,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儿!”

陈脸子犹豫了一下,接着说:“噢,等等,老五你看那猫的眼睛,是往上翻着还是往下翻着?我咋觉着这猫眼是往上翻着看呢?”

我仔细看了看,说老实话,还真看不出来,猫眼圆圆的不象人眼有白眼珠子,谁知道它是看天还是看地呢?正想嘲笑一下,却听五叔叫道:“西子快跑!”一把揪着我衣裳就往后扯。

陈脸子已经跑了出去,五叔在后面推着我没命的跟着,前面陈脸子手上那跳跃的红点忽然停住不动了,我和五叔终于追上了他,只见墙上嵌着一盏灯,黑色的灯!

陈脸子顿时被吓的面无人色,根本不敢去碰那黑灯,带着我们,小心翼翼的饶开黑灯,溜之大吉。

这栋旧宅子也是古怪,不知道宅子的主人出于什么目的,把房子修的曲折离奇,千门万户的连环缠绕在一起,我们费了老大力气,没命的跑了好久,才出了旧宅子,站在河沟边直喘粗气。

趁这功夫,我就问五叔:“刚才我正看那猫眼时,五叔你为啥拉着我快跑呢?我没发现什么不对头的地方啊?”

陈脸子接过话头:“那个猫眼是往上看还是往下看,区别很大的,这屋子邪气的很,所谓凶宅贼猫,死人憋宝。这凶宅里的猫眼往上翻,那是死人在看你还有多久阳寿,往下翻则是大吉大利,快点开挖,憋了多年的宝贝该咱们拿!刚才我是看出来那猫眼往上翻的,就知道这一趟要白跑了。更何况看见黑灯,更可怕了,幸亏咱们跑的快,啥也别说了,快回家吧!”

然后我们三个默不作声的回了五叔的屋里,天也马上就要大亮了,我们好好睡了一大觉,这件事情就一直压在我心底,接下来的高考就快要到了,繁重的复习把我的大部分时间都占的满满的,也就没有再去五叔那里玩耍,都快忘了这档子事儿。

如愿以偿的升入了大学,还不错,北京的一个大专院校录取了我,转眼就过去了两年,我马上就要毕业,暑假里,我总觉得心里头搁了件事儿没解决,在家无聊了的呆了几天,终于下定决心回老家去看看五叔。

我已经是二十多岁的大人了,于是一个人买了票和爸妈打声招呼后,径自回了老家,直接去找五叔。

五叔看见我很高兴,直夸我两年不见,长成这么大个娃儿了,还考去了北京读书,了不起!

吃罢饭,我心里一直惦记那大东关的凶宅贼猫,就问五叔后来有没有什么希奇事发生,这才知道,不甘心的陈脸子,后来又约了五叔私下去过一次,仍然是一无所获,空手而归,还差点把命都给弄丢了。


五叔讲故事一样讲给我听,当然是在我买了两瓶卧龙玉液外加两个小菜之后…………。

下面就是五叔告诉我的事情,比起那天我们三个人被吓跑的经历,更多了几分凶险。

那是一个酷热的白天,黄昏时下了阵子猛雨,雨一停,就见陈脸子来找我,还准备了不少下墓的东西,这人很犟,认死理儿,执意要再去一趟,郑重的给我讲了很多有关盗墓的窖客规矩,也很有趣,按照他说的,祖传下来的盗墓有四个门派,穿山掘岭为始祖,发丘摸金是分支。

干盗墓这一行,有些情况是非常凶险的,总的来讲,有两种情况威胁极大,一种是鹧鸪穿山甲,发丘天官印,墓里黑灯鬼打墙,说的是发丘一派的盗墓本领,都源自古代的穿山术,那些古代的盗墓者经常扮做入山修行,暗中却以盗墓为生,在山中时遇上同道中人,就用嘴吹出鹧鸪的叫声相互联络,不仅找墓本领天下无双,而且还是破开大墓机关的高手,可谓盗墓一派的全才,可惜的是后来日渐没落。其后分支出发丘一派,找墓时擅长二指发丘,被曹操授以发丘天官印,渐成一派的标志,这两派渊源极深,不约而同的认定,如果在墓里碰到黑灯,必然会遭逢鬼打墙,死无葬身之地。

另外一种凶险的情况是掘岭四海游,摸金校尉留,鸡鸣五鼓鬼上身,则指的是掘岭和摸金两派,同样历史悠久,和穿山发丘的找墓理论不同,掘岭摸金的手法也大相径庭,其中掘岭剑侠最为神秘,和春秋战国时候的剑士侠客有关,最后走上四海巡游之路,基本算脱离了盗墓这一行,而传下来的摸金门人则代代都有杰出人才,把分金定穴、金盘观山的本领发扬光大,同样到了汉末时候达到顶峰,被曹操亲封为摸金校尉。两派师出一门,掘岭门规上明文规定,鸡鸣五鼓或者墓中火烛熄灭,都是不可盗墓的标志,必须立即停手,否则尸变化煞,被鬼上身,将会血流成河。

陈脸子是个穿山发丘的高手,他说遇到鬼打墙比起鬼上身要严重的多,鬼上身不过是尸煞作怪,碰到灯灭就会跳出来咬人,十个墓里总有一个会出现,并非碰上就死,而鬼打墙却是必死无疑,对手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无形力量,据他师傅说,在墙中还有非常邪恶厉害的鬼怪。

那天我们刚进了鬼宅子,就看到了曾经见过的那盏黑灯,陈脸子嘟哝这灯定是给人动过位置,一个劲摇头说今天开张不顺。

我最先发现了那个没敢下去的洞口猫着一人,蜷缩着身子一动不动,姿势很是怪异,陈脸子也算早有准备,从腰里摸出根红色丝线拿手上,另一头拴着个小玉坠,晃晃悠悠走过去看,走了几步就回头说:“这不是个活人,是个喜材。奇怪,怎会摆在屋子里?这玩意儿应该埋地下才是!”我们这儿一般把棺材叫做喜材,没人会觉得是个晦气的东西。

陈脸子仔细看过那喜材后,满头是汗:“老五啊,我是咋也没想到咱会碰上这种喜材,可是来头不小,这他娘的是个蹲葬棺,上头还刻的有殓文!我认不了几个,就这水平,比我高十倍都不止,这次咱俩是要阴沟里翻船了。”

虽然不懂这喜材怎么是个蹲葬棺,但是看那模样阴森森的,是个不祥之物,我也有点害怕,只好凭感觉跟着陈脸子摸索,顺着走廊门厅翻检有没有什么机关暗道之类的东西,却突兀的出现了四个人形棺,黑黢黢的挡在四个门口里,比刚才看到那个更大了一圈,面向自己的一面上,还有两个拳头大的小黑洞,黑的异常。  

陈脸子当时就吓懵了,扑通跪在了地上磕头祷告:“祖师爷祖师爷,小的鬼迷心窍,惊了您老人家的清静,实在是万分万分后悔啊,求求您高抬贵手,饶过小的吧,可怜小人上有高堂,下有儿女,今后再也不敢冒犯您了!求您饶命啊!”

我当时可是听的目瞪口呆,这几口喜材有那么唬人吗?

喜材呢,也分个三六九等,我们碰到只不过是个杨木套棺,就是那种九寸板的樟木或者檀木等质地坚硬的木材,外面又套了个杨木的棺材套,按我们这厚葬的习俗来看,属于中等水平,难得的是一下出现五个,还做成人的模样,这就透出些蹊跷。

陈脸子拜了几拜,却听得隔壁不断传来咚咚的脚步声,好像很多人都在往这个方向奔跑,重重围了上来,可把我给吓的不轻,着急的一个劲催他:“老脸子别扯淡了!快他娘起来,咱们再不跑,真想死到这啊?”

陈脸子摘下脖子里挂的所有项链还有一些护身符,拿在手上,看着我说:“这五个喜材里各有一具尸体,采用的都是蹲葬方式,这种布局是有名的五鬼轧尸局,那五个吊死鬼是被逼死在这的,下头肯定是埋着什么大墓,只不过这大墓不是寻常意义的墓葬,最多只能算是个镇尸冢,葬在里头的家伙死后永远不安生,活不过三十岁还要祸延数代,我师傅当年可是严厉警告过我,象这样的五鬼轧尸局,碰上就死!”

周围奔跑的脚步声安静了下来,火折子也在一瞬间黯淡,黑暗中,我俩一下子冷静下来,既然知道了这是咋回事,现在就要想办法脱身了。

陈脸子低声说道:“想不到居然有五鬼轧尸棺,这下头埋着的不祥之物,闹不好是个妖怪!现在才知道这么多年,为啥好几个道上的好手,都在这大东关凭空没影了,看来这儿还真是个禁地。他娘的既然左右是个死,不如挑了这马蜂窝同归于尽!老五,咱们干吧!”说到后来,陈脸子的语气已经是恶狠狠的多了许多亡命徒的狠劲。

我对这些墓葬东西比起陈脸子,懂那点儿可是差太多了,知道弄不好会把老命撂到这儿后,肠子都快悔青了。

周围的脚步声再次悄悄响起,听起来象是不少动物的蹑手蹑脚,我看看周围,黑暗中移来一盏盏绿幽幽的眼珠,那是猫眼,瞬也不瞬的包围着我们。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