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鬼打墙》--第八章--本物天下霸唱-北岭鬼盗

第八章 盗洞惊魂

我拿出手电筒还有打火机和蜡烛,分给了肥佬一些,趴洞口往下看看,似乎不深,还有阵阵寒气吹上来,圆圆的坑口容得下一个人下去,于是我先小心翼翼的试探着滑下去,落下去的地方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泥浆,半个脚面都陷进了泥里,仔细一瞧,这坑是上头小,下面大,看起来才一人高,跳下来却有两人那么深,说深也不深,很快,就发现身体右侧原来还有一个平行的洞口,比我们滑下来这个要大的多,斜斜的往里边延伸,我一看有戏,赶忙招呼肥佬也下来。

肥佬一边嘴里嘟哝着祷告,一边跟着我爬进右边这条横道,横道的角度稍微倾斜向下,只能容一个人匍匐前进,这条横道挖的见棱见线,圆的地方那弧度弯曲的极为漂亮,两旁土壁上的半圆形铲子印,一个叠着一个极为匀称,怎么看都不象是古人的手法,我爬了一会,就觉的心凉,这洞怎么这么象是个盗洞?

我有个亲戚开了个收旧物的古玩店,以前工作之余闲来无事,也聊起过盗墓的事情,所以对盗洞我倒是略知一二,这打盗洞和医生看病一样也讲究个望闻问切,“望”是指的通过打望,用双眼去观望风水,寻找古墓的具体位置,这是最难的;“闻”是闻土辨质,掌握古墓的地质结构土质信息;“问”是套近乎,骗取信任,通过与当地的老人闲谈,得知古墓的情报;最后这个切,在打盗洞的手法里,有个专门的技术叫“切”,就是提前精确计算好方位角度和地形等因素,然后从远处打个盗洞,这洞就笔直通到墓主的棺椁停放之处。

肥佬跟在我后面,突然伸手扯了下我的脚后跟,示意我停停,我费了老大劲扭头才转开一点身子,看到肥佬满脸是汗,心里知道他是累了,人本来就胖,压抑在这洞里,可能快晕了吧,于是我把手电筒转过来照他,想停下来问他情况如何,还能不能坚持继续往前爬。

肥佬看见手电筒的光线,却赶忙拿手去挡光,嘴里嚷嚷:“别,别他娘照我,这洞里给这手电筒一照,白惨惨的,怪吓人的。”

我一想,这敢情没错,地洞大小仅能容一人爬行,本来就狭窄幽深,两边的土壁差不多快贴在脸上,手电筒的白光亮度很强,照在土壁上显得白惨惨的,又安静又阴森,重要的还失真,而手电筒照不到的地方被映衬的愈发黑暗,那黑暗难免会让人心惊,我赶忙关掉手电筒,拿出打火机咔嚓了一下,果然,火苗的感觉没有手电的光那么刺眼,还有一丝暖意,舒服多了。  

肥佬见我关掉了手电筒,松了口气问我:“咱俩冒冒然爬这么深,万一没有足够的氧气,等会可是死路一条,再说又不知道通往哪里?这样也太危险了吧?”

我说:“这倒不必担心,这盗洞是通向地面去的,肯定有空气,你没见刚才打火机的火苗很旺吗?”肥佬一怔,一时没听明白,问我:“你说什么洞?盗洞?”

眼前这个洞斜着往下走,这角度恐怕就是个切洞,在外面看好了直线距离,奔着龙眠地的点穴之地一路挖来,我对挖这个盗洞的高手可是相当佩服,也是第一次知道了盗洞挖出来的土究竟运去了哪里,因为每隔一段距离,我都发现身子下头有个稍微大点的坑,里头有很多很坚实的编织袋,原来这个打洞的家伙携带了什么自己配制的特殊药水,可以把泥土凝结强化,挖出来的土被装进袋子,砸实了淋上药水,立刻缩成坚实的一团,再紧紧夯入盗洞的下头,这样一来,一边挖着,一边把土砸入地下,自然不用运土出去外边摆坟头,但此时我知道短时间内和肥佬说不清,就简单的解释道:“我说的是盗洞!有人从地上挖了个洞来偷这墓室,你瞧这洞挖的,百分百是个高手,铲印匀称,方的见线、圆的见弧。咱顺着洞爬,肯定有戏,放心吧肥佬,跟着红军走,前途是光明的。”

于是肥佬跟在后面我打头,继续缓慢地向前爬去,盗洞里两边的土壁被铲子拍的很结实,虽然不用担心坍塌,但是其中阴暗压抑,往前爬了一段,越向前爬越是觉得压抑。

终于,我一头撞到了一块坚硬的石头上,用手摸摸,是砖头来的,砖缝中间还嵌着生铁片,灌有石灰的痕迹,我心想,这恐怕就是金刚墙了吧,我们爬过来的洞在这堵墙面前,立刻拐了一个九十度的弯,顺着砖墙挖了过去,看那铲子印,和我们爬过来的这个洞一样的手法,我又有点疑惑,难道这挖洞的高手算错了角度,没有打到墓室最薄弱的后墙,而是打到了墓室前方厚有三米多的金刚墙?


这时候不容多想,我带着肥佬继续往前爬,没爬多远,突然觉得鼻子闻到一股辛辣的味道,呛的咳嗽起来,赶忙打着打火机,没有熄灭,这说明氧气还是足够的。

打火机的光亮一闪,我却发现前面有古怪,因为手电筒太聚光了,一直照在身体右边的砖墙上,而打火机的火苗立刻照出洞前面一些影子,原本空空的洞里,多了一双人的小腿,还穿着鞋,鞋底子就挡在我面前!这时候我头皮整个都炸了起来,本以为按以前高手挖的盗洞爬,很简单的一回事,竟然活见鬼了,一个大活人就在我一分神的瞬间,凭空挡住了去路。

我顾不上许多,用脚踢了踢肥佬,小声对他说:“快往回爬,这个盗洞不对劲。”

肥佬正趴在后边呼哧呼哧地喘气,听到我的话,急忙蜷起身体,掉头往回爬,却苦了身体太胖,在盗洞中转不开身,只得用两只胳膊肘撑地,往后面倒着爬行。我俩倒着往回爬了没几米,肥佬突然停了下来,我在前边扭过头问道:“怎么了哥们,咬咬牙坚持住,爬出去再休息,现在不是歇气的时候。”

肥佬喘着气对我说:“首长啊……好像有个人挡住我了,把路都封死了,出不去啊。”他脸上已吓得毫无血色,能把话说出来就算不易。

我用手电筒隔着肥佬照了照路,果然是有一个人的腿挡在洞里。我经过的时候仔细看过,并没有发现过什么暗道之类的机关,洞壁一边是平整的泥土,一边是坚硬的砖墙,也不知这人腿是从哪冒出来的,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我见无路可退,在原地也不是办法,只好小声安慰肥佬:“咱们再往前爬爬吧,你后边塞的太严实了!”肥佬已经累的喘不上气,见我刚才要他后退,这会又要向前,顿时怒道:“你他娘想折腾死我啊,我爬不动了,要想再爬你得让我从你身上爬过去。”

我知道我们遇到了不同寻常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我现在说不清楚,只是隐隐猜想是不是碰上了鬼打墙,那可是绝代高手才能布出的杀局,《天渊山水纵横秘术》上,已经指明遇到这种情况,是绝不能停下来的。

我想了很多,也腾不出工夫和肥佬解释,便连声催促:“你哪那么多废话,让你往前,你向前爬就是了,快快,服从命令听指挥。”

肥佬听我语气不对,也知道可能情况有变,便不再抱怨,跟着我又往前爬。匆匆忙忙向前爬行了将近一百多米的距离,一路上居然不见了那双挡路的人腿,我却突然停了下来。

面前居然出现了二个分岔,此时我就是再多长两个脑袋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仔细查看这两个分叉的盗洞,和我们爬过来的相比,活做得却极为零乱,显然挖这两个洞的人十分匆忙,但是从手法上看,和那条平整盗洞基本相同。这段岔路口堆了不少泥土,是打这两边通道的时候,积在此处的。

怎么推测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我让肥佬原地休息守候,我先爬进左侧的盗洞中探探情况,这时洞中已经能明显感觉到有风,气流很强,看来和哪里通着,那便不用担心空气质量的问题了,我拧亮手电筒,伏身钻进了左边的洞穴。这个洞明显挖得极为仓促,窄小难行,一人爬行都有点困难。

窄小的地洞太过低矮压抑,犹如被活埋在地下一般,我凭直觉没爬出多远的距离,便在前边遇到了一双人腿,脚上的鞋子赫然就是我看过的那个,把整个出路完全封堵住了。

我没有心灰,当下按原路爬了回去,肥佬见我爬了回来,便问怎样,通着哪里。我把通道尽头的事大概说了一遍,很是纳闷,难以明白,这难道就是一个死胡同,那打盗洞的家伙,在地下丧失了方位感和距离感,最后死在了这里不成?最他娘奇怪的是我们钻进盗洞的时候,干嘛又凭空冒出来堵路?

不敢再想,这时候最怕就是自己吓唬自己,我稍微休息了几分钟,依照刚才的样子,钻进了右手边的盗洞,里面是否也被死尸封死,毕竟要看过才知道,这条路绝了再设法另作计较。

我爬到了窄洞的尽头,果然仍是那双吓人的人脚耷拉在洞里,我忍不住就想破口大骂,眼见无路可走,我只得退回了盗洞的分岔口,

梆梆——梆梆——,不远处突然有敲击木板的声音,夹杂着一个女人压低喉咙小声的说话,很象是半夜无线电台里断断续续的刺耳声,在地下面越发的毛骨悚然,把我和肥佬都是惊的一楞神。

我小声说道:“操你个肥佬,啥时候学会肚子说话玩口技了,这招我服了,别装了,会吓死人的。”

肥佬也低声说:“别他娘的胡扯,这根本就不是我说的话!啥时见你肥爷学过女人说话。我看八成是那棺材钉下面的女人!”

我俩在黑暗中呆住了,各自都惊出一身冷汗,又过了许久,那把女声和敲木板的动静却又没了,黑暗中只听到我和肥佬的粗重呼吸声。

分岔口处,突然豁亮了一下,有股子凉风吹过来,闻着满象海河水的味道,莫不成还有别人在这里另一头,打开什么暗门了?我赶忙拧亮手电筒,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一具大棺材,高高大大的堵在路中间,严严实实堵死了两边墙壁,就上面还有点空隙。

总算有了棺材,我倒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这坑里摆明了就是个盗洞,没有棺材那才叫出邪!这口硕大的朱红棺材在坑中年深日久,没有棺床托着,也没有椁板包起来,就这么光秃秃的已经有些腐烂,缝隙中有不少蛆虫爬进爬出。

我和肥佬精神一振,不约而同的想到大棺后面可能就有通道出去,肥佬立刻拿起那把锋利的切菜刀,累了半日想挖条路,从大棺材旁边刨出去,直刨的满头是汗,也没成功。

后来还是我提议道:“干脆咱俩从上面爬过去算了!捎带着打开棺材盖瞧瞧有什么宝贝,这么大的棺材真他娘少见,怕是藏了不知多少好东西!”

肥佬喘着气说道:“得了吧,这么窄的道,也就我这老司机能过去,轮到你个二八八的,准卡那,万一棺材板朽了,你掉到里面和僵尸来个亲密接触,你说我要不要钻进去拉你出来?”

肥佬说的也有道理,看一眼蛆虫爬来爬去的大棺材,我也真怕盖子不够结实,真他娘掉进去,这辈子别想睡个安生觉了,正想办法时,听到后面有点穸穸窣窣的声音由远而近,象极了一群长虫在爬过来,我顿时吓的脸都白了,平生最怕就是这种湿湿滑滑的东西,我浑身一哆嗦,忙不迭的对肥佬说:“行了你个死胖子,你打头,我豁出去也要爬过去,赶紧了,后面有东西来啦!”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07-7-29 09:34 编辑 ]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