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鬼打墙》--第十七章--[怦然心动]

鬼打墙

第十七章
怦然心动



金老片凑上来小声说:“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老实讲,兄弟我在美国这十年,除了打麻将消磨时间,赚那鬼子的钱,可也是———海了去了!”说着用手比划了个数钱的意思,接着说:“包括秦爷、胖爷都不缺钱,本来就不是什么花钱的主,秦爷要不是还惦记国内一些死去的战友,早就做个富家翁退休享福去了,我说这个好好干一场的意思是,那天渊山水纵横秘术》,隐藏有惊天秘密,可以据此揭开‘龙凤玉片’的难解字谜,历史上记载,这‘龙凤玉片’内容艰深晦涩,包含两大历史谜题,第一就是‘凤舞龙楼’的天大谜团,和秦始皇有关,第二就是‘龙盘仙山’的内幕,事涉幽冥鬼道,和几大民间传说都有关系,想当年秦爷秦太和胖爷为这‘龙凤玉片’记载的秘密,可是新疆、广西、西藏、陕西、东北跑了个遍呢!”

我听的怦然心动:“什么秘密!有没有这么神奇啊?

金老片说道:“这‘龙凤玉片’,目前知道的只有三块,秦太姓杨,祖传下来那块是当年她父亲在西辽国黑水王墓里头找到的,解放后在陕西的古田县也出土过一块,不过因为运输机坠毁而失落了,最后一块装在玉盒里,被秦爷失落在广西南丹的融王墓中没有拿出来,所以目前实际上可以看到的,只有秦太家传的那块,但是这‘龙凤玉片’不能用来做墓主的陪葬品,一般都是在墓室里作为守护神存在,所以秦爷认为这‘龙凤玉片’的秘文中,那个‘龙盘仙山’的内幕极有可能是长生化仙,逃脱六道轮回的秘诀,但解读的方式另有他法,这就需要冯爷你的那本书来帮忙了!”

我听的目瞪口呆,心中隐隐觉得我拿着的黑焰灯或许也和这件事有关系。

金老片更加神秘的说道:“秦爷他们当年倒过最离奇的大斗就是广西南丹九万大山中的融王墓,那可是九死一生才拣条命回来,可惜最神秘的一个玉盒和铜镜给失落了,千辛万苦带回来十六枚黑戒指,是凌驾于所有陪葬品之上的宝贝,最后猜测是专门用来解释‘龙凤玉片’的秘密工具,就象密码本一样,现在秦爷手里有了龙凤玉片密码,有了解读密码的工具指环,但是怎样把这十六枚指环按顺序编号,就必须要你们俩这两本《天渊山水纵横秘术》凑齐,才算大功告成,当年秦爷为了找这本书可是腿都跑断了也没找着,你说这事儿神奇不?这就叫缘分哪!”

我好奇的问道:“什么融王墓?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金老片笑了,想了想说道:“要是连你都听说过,那他们还能在美国吗?不过秦爷最近经常提起的,就是融王墓的事儿,总觉得还有不少难解之谜,为这些问题秦爷、秦太和胖爷不知道争论了多少次,都没个头绪。”

接着金算盘给我讲了讲融王墓的事儿,大致意思是说:在秦汉年间,古代广西有一个融国,据传国中人多会邪术,有的史学家称之为困惑的国度,记载不多,但是最为离奇的就是这个王国最后整体失踪了,直到多年以后,有个死里逃生的官员供称,那融王带着国民,远远地迁移到深山里避世而居,最后一代融王选了处绝世的风水宝地,用邪术逼着全国人陪葬,因为那地方有很特殊的环境,很难被人倒了斗,但是通过这唯一的幸存者的口,绝世大墓的情形才流传出来,秦爷秦太和胖子三人一番惊心动魄后,顺利挖开了这绝世大墓,安全返回,最离奇的,最让人不相信的,却是最后时刻,三个人居然晕了过去,后来怎么回忆,都觉得跟一梦儿似的,抓不着点实际的。秦爷他们一致结论,这不符合融王这狠角色的作风,定是另有内情。

金老片说的话,引的我目眩神飞,好奇的情绪被勾到了最高处,满脑子都是那个陌生的融王他老人家,直到金老片说要走,我才回过神来,赶忙扯住他问道:“在下头时候,你说的那绕口令似的一段话,就是鬼打墙、鬼上身什么的,到底是啥意思?我也听说过,但一直不太明白,不急,你说完了再走。”

金老片清清喉咙对我说道:“我说的是鹧鸪穿山甲,发丘天官印,墓里黑灯鬼打墙;掘岭四海游,摸金校尉留,鸡鸣五鼓鬼上身。那意思可多了。按照祖传的说法,盗墓有四门,穿山掘岭为始祖,发丘摸金是分支。

这些我已经听五叔说过,金老片说的差不多一个意思,就没再仔细听了,只不过金老片后来说,秦爷和秦太一个劲争论这个鬼打墙和鬼上身究竟哪种局面更糟,没个结论时。才哈哈笑了几声。

金老片临走时,问我要手机号码,我哪里有,那种水壶手机万把块一个,贵的要命,只好留了个肥佬的办公室电话给他,金老片去银行取钱订机票时,硬塞给我二万块钱,说我正当困难时期,千万不可沉沦了,要等他的消息,这钱就当是买我下半本书的定金,我看看拾元一捆的厚厚两砖头,不好拿,就先收下一万,心想那黑屋子的确不是人住的地方,还是要换个好点的地方搬过去住。

金老片估计是直接订了回美国的票,看他乐颠颠的带走了我那本书的复印件,就知道这件事意义重大,不是故意忽悠我的。

我吃饱了也就慢慢往回走,心想天津这地头我还没有仔细逛过,干脆走着回去,路上也好想想怎么处理屋里那女人的遗像,究竟要不要放掉?

回到小屋,我也没有想好究竟该怎么做,昨夜经历了太多惊心动魄的事情,这小屋在我眼中也不再觉得可怕了,就想早些休息,躺到床上,迷迷糊糊的也不知睡了多久,半睡半醒之间,耳边传来了女人的声音:“我真可怜……求求你放我出去吧……。”

我睁开眼睛循声望去,黑暗中影影绰绰的看见从地下那个坑里,钻出一个黄衣女子,四十岁左右,向我冷笑着走来,边走边说:“你不放了我……大家一起死……死了好……跟我走吧……。”

我想起身下床,身体却动弹不得。四肢不能动,但是心智清醒,知道这就是那个被五丁破相大法镇压的老尸,只是瞧她如此可怖,不由心中骂道:“丢你老母,看来老爷我要归位了。”

我知道只要这百年老尸再走近几步,我就再也无法收敛心神,必死无疑,就算不死,恐怕也要变成梅姨那样的小喽罗给她卖命。

黄衣女子离我越来越近,面貌也依稀瞧得清楚了,面容白净丰满,只是口鼻却一片模糊,唯独两只眼正如我所见相片中的那两个旋涡,房间里虽然黑暗,但是这两个黑色旋涡简直比黑夜更加漆黑,是一种完全没有生命迹象如同太空黑洞一样的黑暗。在她苍白的脸色映衬下,更显得狰狞可怖。

我这时才真正吓坏了,比起墓室里那蜘蛛还要可怕!真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我承认我当时如果不是全身僵硬,一定会尿裤子的。她似笑非笑的缓缓伸出手,就来拉我的手腕跟她一起走,就在她的手刚碰到我的手腕的时候,忽然怪叫一声,撒手跑掉了。

我发一声喊,从床上坐起来呼呼呼的大口喘气,只见窗外阳光灿烂,耀眼生花,看看表竟已是上午十点了,我这一觉竟然从昨天下午一直睡到现在!

我环顾左右,房间中一切如常,静悄悄的,只能听见自己急促的喘息声和心脏碰碰碰的跳动。难道是南柯一梦?

若说是梦,梦中的情景怎能如此真切?我下意识的抬起手看自己的手腕,这才想起手腕上还戴着金老片给我的‘穿山掘岭甲’,想不到短短两天,竟然两次救了我的性命,看来这玩意定是真品,至少材料是一种有毒或者克制阴邪的稀有物品。我抚摸着已经褪去黑气的手腕,思潮起伏,对金老片和秦建军、秦太的经历又多了几分向往。

中午我又煮了两包方便面,吃过之后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我想到这间房子处处透着古怪,再住下去非神经不可,我性格中有一种重大的缺陷,就是太过心高气傲,都说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傲骨我是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的,但我自尊心很强,处处不想被别人看低,又自自恃头脑灵活身体素质出众,甚至觉得世间事没有我做不到的。若不是过于高看自己,也不至于混到现在这个地步。

江山易改,本性难易,我虽然知道自己性格上的种种缺点,却无法克服。这时想到逃跑,不由得又激起了我破罐破摔的傲慢之气,心想我平生从未见过鬼怪,近日来运气衰落,所以这些不干净的东西才会出现,我要是怕了它们,真是枉为男子汉大丈夫了,从北京跑到天津,接着还要往哪里跑?张道临这个老杂毛,不会那么容易放我这个替死鬼跑路的。

说不定这些都是睡眠不足产生的幻觉。再退一万步想,就算真是闹鬼,鬼把我杀了,大不了我也变鬼,那时候我再找害死我的女鬼算帐,他奶奶的,大家都是鬼,我还怕她不成?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间已经下午四点多了,我既然打定主意住下去,就抖擞精神,来到我们这小楼的院子里散步,说是院子,实在是小得可怜,左手墙边有个小小的花坛,右边拉了根绳子,晾着几件衣服,地上是正方的大块青砖所铺,时间久了,已磨得毫无光泽,整个小院配着这幢二层的洋式小楼,虽然破旧,却有一种文物古玩所独有的颓废之美。

天津民风淳朴,楼里的居民知道我是新搬来的,都很热情,围着我问东问西,我跟他们闲聊起来,对我楼上的三家邻居也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

在一楼我住楼道最靠里的单元104,旁边三家都没人住,二楼最外边的201是杨琴杨宾姐弟所住,至于202则是一家三口,一对夫妻和他们的女儿,这家丈夫王师傅四十来岁,下岗在家闲着,偶尔出去做点小买卖,妻子三十五六岁,是个会计,大伙都称她为王嫂,家里有个七八岁的女儿小华在念小学。203的一家是开出租的刘师傅,带着自己十九岁的女儿刘凤彩。

聊了一阵子,快到吃饭的时间了,各家大人都分别去做饭,我光棍一条,自己吃饱了全家不饿,饿的时候随便煮几包方便面吃就行了,所以我仍然在院里闲坐。

六点左右杨琴姐弟回来了,姐姐杨琴回家做饭,杨宾看我在院里坐着抽烟,就凑过来跟我聊天。因为杨宾不上学,又是外地人,没什么玩耍的伙伴,他见我也是外地的,而且没有大人的架子,说话挺逗,就喜欢找我来玩。我对他也是比较有好感的,于是就跟他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


侃了一会儿,杨宾问我会不会讲故事,我说:“讲故事啊?那我太拿手了,你想听哪种故事?”杨宾想了想就说:“西哥,讲个鬼的好不好?我在老家就特别喜欢听吓人的。”我嘴里答应,心中暗骂:“这臭小子,听什么不好,非要听鬼的。这两天老爷我算是跟鬼缠上了,连讲故事都要讲鬼的,今天有必要吓唬吓唬他。要不然以后他还要让我讲这些怪力乱神。”

我正盘算着要讲哪个惊悚的段子吓一吓杨宾,杨琴把饭菜端了出来,招呼我和杨宾一起吃饭。我本想拒绝,但是饭菜的香气扑鼻而来,这种家常菜我很长时间没吃过了,连忙假装咳嗽一声,借机把口水咽了下去。

杨宾也拉着我的胳膊劝:“西哥,一起吃吧,我姐姐做的菜很好吃,来嘛,来嘛。”我假装客套了几句,便跟她们坐在院里一起吃饭。杨宾让我边吃边讲故事,杨琴听说我会讲故事也很高兴,让我快讲。

我紧扒了两口饭,已经想到了一个段子,我在大学念书的经常给同学们讲段子,工作之后虽然没什么机会表现,但是当年的经验还是记得的,讲恐怖故事需要营造气氛,于是我压低声音不紧不慢的讲了出来。



[ 本帖最后由 北岭鬼盗 于 2007-8-1 09:04 编辑 ]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大家都等了很久咯,总算等来了,来,大家先吸一口

然后就是做下广告了……

这么精彩的文章还是拿在手里更有感觉,支持精品,支持作者,支持正版,请大家购买实体书!

当当、卓越上就有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