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鬼打墙》--第二十二章--[尸油蛊]

第二十二章
尸油蛊



田丽看着我写出来的一行字,默默读着,也不知道看懂了多少。

我冷静下来一个个分析,广西南丹融王墓是秦建军挖过最险的大墓,听金老片说过程很有些蹊跷,现在传真里面出现这行字,说明秦建军很重视这个地方,因为秦建军在那里失落过一个很重要的玉盒,里面很可能是最后一块龙凤玉片,现在秦建军凑齐了书本,应该已经揭开了不少秘密,为了揭破全部的暗藏秘密,说不定这次回国就是为了去那里,找回融王墓里失落的玉盒?

田丽说道:“北京车站小心苗人的意思,是不是说要你去北京找人,或者有人会在车站等你?但小心苗人又是指什么呢?真怪。”看的出这些字已经引起了田丽的巨大好奇心。

我想金老片为什么会这样隐晦呢?这用书本八卦来做密码,金老片不可能运用的这么熟练吧?如果是那个什么秦爷所写,他通过金老片传给我看,难道是想告诉我什么情报,又不方便见面吗?看看这张传真纸,我发现刚才拆字谜时没注意,最后小心苗人这四个字和前面的隐藏手法完全不同,明显象是临时加上去的,是不是秦爷在北京碰到了麻烦,又打电话给金老片加上的,如果这样的话,我现在处境可就不是太妙,一不小心就被人盯上了。

或许我应该回一趟北京了。

我心里盘算了好久,最后告诉田丽说:“你说的不错,我觉得我有必要回一趟北京,对了,我再次声明,我刚才讲给你的经历全都是真的,一点水分都没有掺和,你万万不可去我那小屋里察看,否则五丁破相大法镇压下的女人逃脱出来,恐怕不只害了你一个人的性命,到时生灵涂炭,可是极为不妥。”

“我现在仅仅放了盏黑焰灯在那里,防备百年老尸跳出来害人,但还是很不保险的,等我从北京回来后,估计你那烧尸的行动也差不多了,你要记住,那百年老尸一定要极快的烧成灰,才能彻底解决这事儿,我们再一起去那小屋里勘察勘察,这段时间你只要在那周围加强巡逻就好了。”

田丽瞪着眼说道:“看来,我得说一声遵命了,怎么挺别扭的觉得你是我上司呢!”

我只好苦笑着不吭气了,田丽却又不肯放过我,说道:“不行,我要和你一起去北京,我对你不放心,万一你开始就是杀人凶手,故意弄出这么个鬼话来逃之夭夭,我岂非白白放走一个坏人?”

好说歹说,我只好答应田丽,和她约好明天一起去北京的时间和地点,又聊了些杂七杂八的事儿,外人看我俩还真象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在缠绵,越发挑起我的兴头,不知不觉喝下不少啤酒,直到田丽看表,我一看快半夜,没车去北京了,立刻酒醒了一大半,心知被这小丫头给算计了,明天一大早肯定要在我住处或者肥佬家堵我,闹不好现在已经安排了人手盯上我了,我可不想回北京还带一个大盖帽,别人会以为我是从外地抓获的,那我在北京可不用再混了,所以从西餐馆出来,我立刻打车直奔肥佬家。

肥佬见我脸红脖子粗的不是个颜色,赶忙拉我到客厅泡上热茶,也不耽搁时间,直接告诉我:“哥们有些话当时没明说,金老片在电话里交代了一些事情要告诉你,还汇了一笔美元在我这,不过还没有到帐,当时田丽在旁边,没法跟你细说。”

我就知道肥佬这孙子果真留了一手,不过现在跑路要紧,就催他:“你快点说金老片还有什么话,钱我这还有,金老片的钱到帐后,就当是我给没出世的小肥佬一个红包吧。”

肥佬推辞了一下看我急,就直截了当的说:“金老片让我转告你,秦建军这次回大陆后本要来天津见你,因为碰上了麻烦要先去广西,有些东西留在了北京,希望你帮忙取一下,至于北京什么地方,金老片说他也不知道,传真件是秦建军起草的,最后四个字是他按吩咐加上去的,说你看的明白,要是看不明白的话就一把火烧掉,从此不要再联系了。”

我知道这是激将法,想激我跟他一起冒险,否则肯定赖掉欠我的上半本书不给我了,不过这时候就算不激将,我已经被神秘的探险经历撩拨的浑身是劲,这种破解密码,考验我的事儿,更是充满了挑战感,说什么都要回北京走一遭了,管他龙潭虎穴都要去闯一闯!

我要开肥佬的车去北京,他老婆也好说话,反正有金老片汇来的美元作保,也不怕吃亏,这女人的心眼虽然小点,看她一门心思为了自己和肥佬的家着想,我也不好说什么,拿了车钥匙就走。

高速公路刚刚修好,一个多小时的路,我开了快三个小时才到北京,这拿世界银行贷款修的路,质量是不错,但车道少,又全是弯道,最糟糕的还是道路外侧没有防撞护栏,一路夜驾,吓出来的汗把衣服都浸湿了几遍。

到了北京,已经是早上了,到处热热闹闹的,我有点迷糊,秦建军所说的北京车站指的是哪一个呢?一般来说提到北京站,指的都是东单和建国门之间的火车站,西客站还没修好,正阳门那个老前门站也不象,按道理来说,秦建军从境外到达,不把东西放到机场而是车站,说明他还是在北京停留了不少时间的,我该去哪个车站呢?

我犹豫了很久,北京站太乱,人多嘴杂,想来想去还是先到前门的老火车站碰碰运气,不行的话去潘家园旧货市场转转,看能不能搞点关于黑焰灯的资料,我把车停在西大门的老舍茶馆,东饶西饶又吃了个早餐,确定没人跟着我,一抬头,到了前门地铁口附近,已经是上午了。

正站在那发愣,身后有个人撞了我一下,然后我的裤子给人抓住了,险些把正在出神的我弄个四脚朝天,我生气的扭头一看,是一老头,很瘦,不知道怎么撞上了我,手拽着我的裤子坐在地上,把手里拿的东西都给打翻了,一看就是个练摊算命的,我肚里暗笑,怎么今年都和算命测字的人干上了,这刚到北京就送上门儿一个。

心里狐疑,这位就开工也太早了吧,用不用这么敬业啊?正胡思乱想,那算命瞎子已经开始嚷嚷:“谁呀,这么不长眼呢,我王瞎子起个大早还赶一背集!唉哟,不赔我医药费门儿都没有!”

我一听明白了,敢情这位是讹人呢,得赶紧断了他的念想儿,不然人围起来就麻烦了,急中生智,我也大声说道:“您这是唱的哪出儿啊?一大老爷们儿家,净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撞了我冯老瞎,还得瑟个啥,难道我瞎了,你也瞎了眼吗?”

那王瞎子一迟疑,手有点松,呸了一口嘟哝道:“敢情你也是个瞎子?我这么点儿背的?”

我赶忙说道:“该干嘛干嘛去,甭跟我套瓷,没用。”然后甩开王瞎子,扭头就撒丫子跑了。

走了几步,我发现自己错了方向,钻进了前门地铁口的通道,周围突然多了不少人出来,有人面无表情地站在那儿念叨“发票发票发票发票”, 有人举一牌子上写:旅馆三十,单间,有人抱着一箱结冰的矿泉水叫卖,更多的好像不是在等车或者等人,而是四处游荡象个闲人一般,我来过这里有几百次了,但这次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周围的人都有些不对劲。

我试着想返回地铁入口那里,却觉得自己走入一个奇怪的地方,每当我绕过一个人以为就要过去时,前面就会冒出来一个人挡路,绕过一个出现一个,就这样,小小通道里,零乱不堪的人,让我感觉象是走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人的深渊。

我有点怀疑,这决不是什么排兵布阵,如果能达到用无关的闲人来摆阵,这高水平也就根本没必要来害我了,大把人民币都等着他去拿。

所以这些活人肯定是中了什么邪术,自身并不知道,我抽抽鼻子,觉得周围有股说不出的味道,象是臭肉味,又象是炼油味,很怪。

我盯着一个面无表情的闲汉,看到他额头上滚落一滴汗珠,橙黄色的象是油,根本不粘布料,顺着衣服快速滑落,我吓了一跳,情不自禁摸摸自己的额头,还好,不是油,是水珠。

秦建军叫我小心苗人,我已经仔细回忆了一遍所知道的任何消息,苗人善于用蛊,怎么用?什么症状?如何破解?一概不知,只记得苗人用来放蛊的除了毒虫外,还有用尸油、头发的,我闻到的这股味道,越来越让我觉得就是尸油味,那种尸体腐败后,油脂凝结形成的,很臭。

我慌了,这么快就碰上了,我还毫无防备呢,定定神,我想既然用尸油放蛊,这人不会离的太远,《天渊山水纵横秘术》中,只有‘破’字篇里,略微提到过一些邪术的解破,我不敢想的太多,记得书中讲到:邪,坡路,同斜。邪之为邪,出其不意也,定心观阴,间有附物伤人,一正一反坐虚位,不可离弃,获其亢,澄其虚,必血破反噬,故我辈万不可为。

虽然不太懂意思,照我理解,这下蛊的也算是阴邪之术,就有血破反噬的危险,‘破’字决不是说要获其亢吗?很可能就是说占据施术之人的上位,怎么血破反噬我还不会,但也只能试试。

左右看来看去,如果把这些人组成的深渊,看成一个周而复始转动的圆盘,或者太极图的阴阳鱼,那么中心点就是前面右侧一点,那个正在给人算命的老头所坐的位置,我慢慢移动脚步,一步步走过去,刚开始脚步非常沉重,但是离那老头越近,我越是觉得心头轻松,走到跟前一看,老头果然不是表情呆滞,一脸庄重,正在给一个老板模样的人神吹:“你老婆是个妓女。”

我心想:“这回算砸了吧,说人家老婆是鸡,他不骂你才怪。”

没想到那个老板连声称准,说:“我看上了一个女人,她是做三陪小姐的,和我相识一年多了,感情很好,她愿意嫁给我,只是不知道此婚姻能否圆满,并且字理如何,还请师傅指点。”
算命的说道:“你从事筛网滤布的生意,所以写了一个‘筛’字让老夫来测,这不足为奇,但是你来看。”

说完算命的把那张纸片倒过来,指给那老板看:“你看你写的不够工整,连笔颇多,从纸的背面来看,很象一个‘茆’字,花字头,柳字旁,似花非花,似柳非柳,字面都是残花败柳之象,故断之为妓。末笔从节,犹可为善,说明她对你确是真心实意,应当娶了她。”

老板打扮的中年男人称谢不已,心甘情愿的送上卦金,告辞离去。

我想我可能和测字的有缘,见到的个个都是神机妙算,中国的汉字实在是太奇妙了,搁一老外身上,那曲里拐弯的英文字母,少了多少乐趣啊。

但我的后脊背却突然痒的厉害,象是有东西在爬,让我极不舒服,心一下收缩起来,难道还是中招了,被人在身上动了什么手脚?更糟糕的是,我抬头一看,发现那个算命的老头冲着我微微一笑!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辛苦了!感谢!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