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贼猫》第二卷--第一话--金玉奴--本物天下霸唱

第二卷(槐园凶宅)

第一话 金玉奴(上中下)



话说张小辫这三人,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带着“僵尸美人”混入了灵州城,结果刚一进城,就在纵横交错的巷子里迷了路,谁成想这条荒僻幽暗的老街旧巷,竟有一大群野猫盘据,三人顿时被群猫团团围住,别看一两只猫不吓人,可一但成群结队的蜂拥而来,那情形也着实教人心惊。

灵州这座“猫儿城”里,最是盛产花猫,所谓“花猫”,身上皮毛并非五颜六色,那些黑白相间,又或是黄白相间的杂色之猫,皆属花皮,倘若有遍体一色之猫,则必定是从城外来的,城内之猫,绝无纯粹一色的皮毛。

此事在当地无人不知,张小辫多次进过灵州城,故此知道一二,他晓得这条全是野猫的巷子在这城里叫做“猫儿巷”,挡住去路的那堵高墙,想必就是传说中极具灵异的“猫仙祠”后墙了,附近百姓不供“狐仙、白仙”,却专喜欢为求猫仙爷保佑,遇到大事小情,必到祠中祈求许愿,这也是本处风俗使然,常常都有人把鱼肉馒头扔到祠后巷中。

久而久之,那些无家无主满城流浪的“馋猫、懒猫”,就逐渐聚集在“猫仙祠”周围,平时睡懒觉晒太阳,醒了就去吃那些善男信女供神用的鱼肉果子,都被愚夫愚妇们给惯坏了,结果满城当中,再无一只花猫肯在夜里去捉老鼠,所以灵州城除了猫多,老鼠更多,鼠患已然有成灾之势。

可常言道“世事有一兴,则必有一衰”,近年来天灾连着兵祸,人心丧乱,世风不古,大多数老百姓衣不遮体,食不充口,吃了早起的,就愁那晚上的,有几个还顾得上孝敬它们这些猫爷猫奶?祠庙道观里的香火,都已惨淡得今非昔比了。

直苦了古祠堂里这群好吃懒做的大小馋猫,一个个饿得眼珠子发蓝,伏墙卧檐喵喵惨叫,好不容易见有三个人推了辆驴车进来,便以为又有善人前来烧香许愿,按惯例,稍后免不了要发上一番利市,让它们这伙“猫仙爷”的重子重孙饱餐一顿。

可那三个家伙太不懂事,进来了半天,干坐着不动,也不见取出什么糕饼肉脯来,不由得好生着恼,群猫心头起火、口中流涎,攒着脚步越逼越近。

张小辫心中八百多个转轴,油滑灵光,见机何等之快,眼瞅着大群野猫来者不善,又想起平时在城里听到的传说,就知道十有八九,这伙馋猫都是来索要吃喝的,此时若不把它们打发了,一旦闹出什么动静,必被城中巡逻的团勇发现,自己这三人藏带着一具古尸入城,即便不被官府当做粤寇的细作,也得被看成挖坟穴陵的盗贼,到时候被揪到衙门里过回热堂,就算张三爷满身是嘴,怕也辨白不清了。

心念一动,立刻想到麻袋中那些大虾蟆,忙不迭地招呼孙大麻子和小凤,他本想说:“快把驴车上的虾蟆拿出来喂猫!”但脑子里只惦着能换下半世大富大贵的“僵尸美人”,情急之下竟说成了:“快把驴车上的女尸拖出来喂猫啊!”

孙大麻子和小凤还以为要用僵尸喂猫,僵尸的肉叫“闷香”,据说世上还真有人吃过,却没听说猫儿也吃僵尸,何况担着天大干系把“僵尸美人”运到城里,都是听了张小辫的花言巧语,实不知他这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心慌意乱之下,都呆呆地愣在当场,不知该当如何理会才好。

张小辫见这两个夯货不济事了,急得跳起脚来,还得三爷亲自动手,他蹿上驴车揪开麻袋,将那些闷得半死不活的肥大虾蟆抖在巷中,群猫闻得有腥,顿时眼中放光,呲起猫牙“呼啦啦”向上一拥,按住了虾蟆乱啃乱咬。

趁着群猫大吃虾蟆,张小辫把那僵尸重新套上麻袋,让孙大麻子抗在肩头,拽了小凤就往巷外溜去,驴车也不要了,他们惟恐踩到那些闷头吃蛤蟆的野猫,只得捉起脚步,贴着墙边而行,刚走了几步,就见猫群里走出一只黄白斑斓的猫来,蹲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三人。

张小辫等人心知古怪,忍不住多看了那只花猫两眼,只见那花猫不比寻常野猫,年齿也不算大,皮毛光滑,双眼炯炯,极有神采,举止气度都显得雍容不凡,看起来竟是这群野猫的首领。

张小辫猛然想起那套观猫辨狗的法子,仔细一看,此猫双耳浑圆,异于常猫,应是古籍有载的“金玉奴”,黄斑如真金,白斑似美玉,自汉代有猫以来,便是世间稀罕的品种,他人穷志短,不由自主动了邪念,心想:“倘若把这金玉奴贩到京城,那些嗜玩的贝勒王爷们少不了有识货之人,说不定能……”

张小辫脑袋里正在打歪主意,却见猫群中的那只“金玉奴”,忽然抬起头来,眯着猫眼嘴角子上翘,竟是冲他三人微微一笑,这一笑险些吓得张小辫等人魂飞魄扬,盖因从古到今,普天下之猫绝无笑颜,谁看过猫儿会笑那真教见鬼遇妖了。



(本章下半集,近期播出,谢谢收看,以上)

第一话 金玉奴(下)



张小辫看见那猫笑得诡异,顿时想起先前在金棺坟里数猫的遭遇,心中打了个突,再也不敢朝那金玉奴瞧上一眼,脚底下生风,一溜烟似地逃出了窄巷。

孙大麻子和小凤也都吃了一惊,跟在张小辫后面逃了出来,三人转过一条巷,到了一处有人行走的街角,方才停住脚步,呼哧哧喘作了一团,心中多是惊慌,半晌作不得声。

孙大麻子把抗在肩头的僵尸美人放到地上,喘些了片刻,问张小辫道:“邪门了,俺长这么大,平日里家猫野猫见过无数,可从没见过有猫儿能笑,听说猫不会笑,是因它们脸上没有喜筋,刚才所见,定是古祠中的妖怪无疑了,须请个法师收服它才是,免得日久为祸,害了无辜性命。”

小凤却说:“想必是猫祠中久无香火供奉,咱们喂了野猫许多虾蟆,让它们不至挨饿,猫仙爷心中高兴,这才显出灵异,小三你说是不是这样?”

张小辫道:“你们没见过市面,又懂得什么了?这世上的猫虽是到处皆有,愚俗之人自以为熟识了,却并不真正知道它们的底细,三爷我可不是吓唬你二人,别说猫会笑了,它们还能背地里偷说人语,无论是黑猫白猫还是花猫,皆可口出人言,只不过这些举动犯忌,故不肯说,唯有在避人耳目之处才做。”

小凤和孙大麻子皆是摇头不信:“你说的是鹦鹉,却不是猫,谁个见过猫儿能口吐人言?”

张小辫故弄玄虚地低声说道:“有一古法,可逼迫猫儿当着人面说话,你得先抓来一只牡猫,于满月之时把它锁在镜前……”

孙大麻子是个直心眼,没见过的便以为多是妄言,不等张小辫说完,便不耐烦了,只顾着问他偷运古尸进城,究竟所为何来?为此吃了不少惊吓,若再不坦言相告,可有些不仗义了。

张小辫被问得紧了,又思量暂且不可将实情全盘托出,只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他念过两年私塾,说起话来半文半俗,再加上嘴皮子好使,一番话倒真说得入情入理,直听得孙大麻子和小凤连连点头。

只听张小辫随口的胡邹道:天不生无禄之人,地不长无根之草,你们看这城内南来北往的,有多少穿着绫罗绸段之辈,与咱们一般都是安眉带眼,我等也不比旁人少了些什么,为何他们吃得饱着得暖,而咱们却要家破人亡,穷得身无分文衣不遮身?你二人祖上怎样我是不知,但想我张家祖上,三代无犯法之男,六代无再嫁之女,最是积德行善的好心人家。

难不成传到张三爷这代便要整日忍饥挨饿,到处受别人三般两样的冷落,如此岂不是老天爷无眼?却不然,有道是“人善人欺天不欺”,原来就真有一心广济穷苦的神仙,要救我等出苦海得荣华,这才在古墓中指点了三爷一场金银成山的路途,可你们有没有听说过这么句话——命是天注定、事在人作为,那一生一世吃不穷花不尽的大富贵,又怎会得来全不费功夫?其中必定要担些风险,遇些波折,否则人人可为,世上便再也没有穷汉了。

张小辫又把林中老鬼嘱咐之事,掐头去尾地吐露了一些,说是偷运女尸入城,是要寻得一间“松鹤堂”的老字号铺户,倘若真找到这处所在,那金山银山也差不多就在眼前了,至于“松鹤堂”是做什么生意的?又是在城中什么地方?张小辫就不得而知了。

孙大麻子和小凤恍然大悟,三人找僻静地方一商量,猜测那“僵尸美人”是件瓮冢山里的古物,“松鹤堂”则是个收售古董玩器的铺子,单听这字号也是古香古色的,想来多半该是如此了,却苦于不知这店铺开在哪条大街。

好在鼻子底下有嘴,便分头出去打听,谁知找到城里人一问古玩铺松鹤堂,个个都是摇头,“盛世古董、乱世黄金”,如今天下盗贼蜂起,除了北京城,哪里还有贩古的?以前的古玩铺子多是关门大吉了,最后只有一个在城中寺庙挂单的和尚,告诉张小辫等人:“灵州城绝无松鹤堂古玩铺,不过却有家松鹤堂药铺老字号,就在城北青石街,街上全是青石板铺就,街上最大的一家店铺就是,离着几百步远就能看见他家招牌,极是显眼。”

张小辫三人面面相觑,先前想差了,八成就是那家名为松鹤堂的药铺了,难不成药铺里收购古尸合药饵?如此可是犯禁的勾当,心中不禁忐忑起来,但又一想“既来之、则安之”,且去了再说,大不了撒腿就逃。

当下横了心,绕小巷子躲过城中巡逻的团勇,到得青石街,果然有诺大一个药铺,离得老远就闻得药草香气扑鼻,门前高挂金字招牌,“松鹤堂”三个大字龙飞凤舞,内衬“悬壶济世”的古扁,三层两楹的楼阁好不气派,药铺店门大开,内外打扫得一尘不染,进进出出的人流络绎不绝,一层是抓药的地方,排着一架架高耸如墙的药柜,柜上除了伙计们忙前忙后,还有专门坐堂诊脉写方子的白胡子郎中。

张小辫见药铺里的人多,哪敢轻易进去,在街角隐蔽处躲到掌灯时分,看松鹤堂里开始上板关门了,又瞅见左近没有团勇官兵经过,这才让小凤独个等在外边,他自己和孙大麻子抬了“僵尸美人”,快步溜到门前。

松鹤堂内的伙计正在忙碌,看有两个衣衫褴缕的家伙突然跑了过来,还以为是讨饭的乞儿,就横眉瞪眼地倒攥了鸡毛掸子打将出来,要将他们赶开。

张小辫忙抱拳扯谎道:“我们是贩珍异药材的,有件行货要拿与你家掌柜瞧瞧。”

谁知那伙计是做惯了势力腔眼的,眼孔最小,怎会把张小辫和孙大麻子这等破落之人放在眼里,举着鸡毛掸子骂道:“你两个没眼的龟孙子是从哪来的?竟敢在松鹤堂门前恬噪,爷爷手中的这件行货,先拿来与你瞧瞧!”说着话,就没头没脑的狠狠抽打过去。

孙大麻子平日专好弄拳使棍,多少有两下子把式,又是血气方刚,怎肯吃他乱打?抬手抄住那伙计手腕,绷着脸怒道:“俺是来贩药材的,又不是偷城劫寨的响马贼,怎好不问青红皂白的让你打?须教你这厮知道俺拳头的厉害……”

那伙计被孙大麻子捏得腕子疼痛,杀猪般叫了起来,惊动了店内诸人,立即有几人拎着门栓、扫帚冲了出来,张小辫叫声:“苦也,阎王好求,小鬼难缠,还没等见着掌柜的,就要先被擒住了,此番定要被扭送到公堂上乱棍打死,也不知小凤那丫头有没有良心来为我二人收尸。”

孙大麻子也是火往上撞,拉开架式就要上前厮打,此时却惊动了松鹤堂里的铁掌柜,书中代言,这铁掌柜,是灵州当地出了名的吝啬奸商,一文不使、两文不用,钱物大秤进小秤出,多要他一文大钱,直如挑他一根大筋,又生得一双斗鸡眼,故此得了个浑号“铁公鸡”。

“铁公鸡”跟官面上素有勾结,他是唯利是图的贪酷小人,千方百计把城中同行挤兑得关门大吉,如今满城经营药材的大小商号都是姓铁,又趁着“天灾人祸疫病横生”的机会,大发横财,平民百姓正受倒悬之苦,有小病都自行忍了撑着,讨方子买药的都是急等着救命之人,任凭他铁公鸡漫天要价,也只好认了,在他这几帖中药上倾家荡产卖儿卖女的穷人,已不可计数了。

越是如此刻薄奸滑的商人,越是逐利的先锋,听到门外吵闹,出来一问,才知道是有两个人声称有珍异药材想要出售,而店中伙计看他们衣衫破烂,便看做了是两个没三没四到此耍闲的,铁公鸡本拿着足恭的架子,一脸冷淡的神态,听到“珍异药材”四字,顿时眼珠子一转,那对斗鸡眼刚好落在了张小辫带来的麻袋上,立即露出一丝奸笑。

虽然那麻袋脏兮兮的几乎都和地皮一色了,但里面鼓鼓囊囊,好似装着什么东西,铁公鸡白手起家,最初发财,就是凭借从无意间得了几株成形的老参,他知道那些山民虽然贫困,可常在深山老林里谋生,掘得奇花异草的机会还是有的,只此一节绝不可以貌取人,管这两个小厮贩的是真药假药,拿出来看看也不亏本,倘若是两个骗子,再命人棍棒相加不迟。

这念头一动,铁公鸡就喝退了手下的一众伙计,阴阳怪气地嘿嘿一笑,命人把张小辫和孙大麻子请到内堂叙话。

铁公鸡带着心腹帐房先生,引着张小辫二人到得堂中,命其余的人都在门外候着,进去关上门来自行坐下,连杯热茶都不招呼,便斜着眼盯着那大麻袋,对张小辫道:“还愣着干什么呀?这里边装的是什么货色?赶紧打开来看看吧。”

张小辫和孙大麻子虽是心中打鼓,但此时是有进无退了,硬着头皮扯开麻袋,露出里面赤身裸体没有下巴的一具女尸来,说道:“您老请过目……”

那帐房先生站得离麻袋最近,他是个老花眼,初时还没瞧清楚,奇道“好大一株人参”,忙举起单片花镜来凑近了细观,一看之下惊得把镜片都扔到了半空:“娘的娘我的姥姥喔,是……是僵尸!”随即叫道:“定是从古坟里刨出来的,好晦气!掌柜的,我这就吩咐伙计们拿绳子,把这两个挖坟穴陵的贼子捆绑了送到衙门发落!”

张小辫和孙大麻子暗道大事不好,正要转身破门而逃,却见那铁公鸡并未如那帐房先生一般大惊小怪,反而脸上神色变幻不定,忽地站起身来扒开麻袋,上上下下看了看那古尸的体态面容,他虽是昧心的奸狡小人,但医药之道却是通晓精熟,多记得古方,是个识货的行家,看罢点头道:“这是前朝的美人盂呀,你两个如实说,究竟是从何处得来此物?”

张小辫哪懂什么是“美人盂”,只好一口咬定,是从自家后院里掘出来的,并不知晓来历,村里有博物之人说这是名贵药材,所以才大老远抬到城里,久闻松鹤堂字号响亮,仁心仁术,童叟无欺……

不等张小辫说完,铁公鸡便“哼”地冷笑一声,笑骂:“一派胡言,翁冢山附近都是穷乡僻壤,鸟不拉屎的荒凉地界,除了坟头就是坟头,哪会有什么珍贵药材?这分明就是一具前朝古尸,不过此虽是一件传古的奇物,但值不得什么银钱,灵州地面上除我之外,再没第二个人能识得它,你们能找上门来,也是机巧不过的缘分,所以我就不加隐瞒了,旁的都不提了,不防就此还你们一个公道价钱,谈得拢了,好教你二人得知此物来历……”

孙大麻子还以为铁公鸡肯出大笔银子,心中大喜,也顾不得听他开价,当即就要应允,此时张小辫脑中一闪,想起林中老鬼所说之言:“把古尸运到松鹤堂中,不管他开出多少价钱,都绝不可要,切莫为蝇头小利动心,只讨了他松鹤堂后院的那只黑猫回去便可,埋在灵州城里的金山银山,没有此猫便取不得分毫,松鹤堂里养的黑猫,就是开启灵州秘宝的一把钥匙。”

这正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只言片语,暗藏玄机,信与不信,命从此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本月连播两话,因工作原因停播一轮,次回,十一月十八号播出,谢谢收看,以上)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回复 #1 云雾飞舞 的帖子

慢,就一个字。
幻觉一地 骄傲满溢

TOP

写的慢,贴的也慢了~~

最近鬼吹灯也慢了,估计是为了书的销量吧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