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5865|回复: 0

《鬼打墙》--第三十八章 紫陌红尘--本物天下霸唱-北岭鬼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25 09:3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田丽看了看老头,慢慢说道:"当时我一看情况紧急,知道再不撒手连你们俩也难以逃脱,心里一急,正好又抠到你手腕上的甲牌,于是松开你的手,听天由命地随着那股子力量直往鬼打墙里头飞去,被拽回去的情况真是可怕之极,周围一切都凝固了,一片漆黑,一片静止,我浮在空中一动也不能动,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也不知道你们俩逃脱了没有,感觉好多触手或者绳子样的东西在我身体四周飘来飘去,心里后悔得说不出话来,都怪自己意志不坚定连累了大家。"

  我赶忙拍拍她:"别,别这样,大家都好好的,老徐已经在外面了,很安全,我也很好,快说说你到底是怎么跑到这里了?"

  田丽这时候有点激动了,声音提高了不少:"后来,我都不知道自己漂浮在那儿多长时间,眼皮越来越困就快要睡着了,但我知道我不是瞌睡,而是要死掉了,我拼命喊叫,却一点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到处都是非常压抑的黑暗和寂静,然后,我就要绝望的时候,老冯你知道吗?我开始非常怀念起人世间的一切,那些拥挤的街道和人群,我的亲人和朋友,当然,其中也有你冯一西的身影,从我上学时候你给我送花开始,一直到你在雪山顶上抱住我取暖……"

  田丽的声音低了不少,看得出来当时她是非常伤感:"我终于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终于听到了一丝声音,那个声音很尖细,我只听到他说'快!那儿还有一个,就在你头顶,挂在石头上的那个!'然后我就感觉腾云驾雾一样,重重地从空中落了下来。"

  "我的眼睛是睁开的,四肢却一动也不会动,明明看到、听到周围的一切,却是说不出来还不能动弹,连一根小指头都动不了!然后我看见不少人围过来,一阵滋滋拉拉的声音后,我被人拽了出来,我终于看到了亮光,也看到自己本来被一个巨大的茧严实地包裹住了,而这些亮光都是从手电筒和火把发出来的,有个人凑过来看了我一眼说我是个早就死掉的汉人,我一看就猜出来这些家伙就是我们见过的那扛天灯的一伙,在他们的身边,还整齐地排列着一队士兵,身穿黄澄澄的铠甲,脸上也蒙着黄金的颜色,却是老徐曾经埋过的黄金尸,我想我身上没有黄金,这些人会不会把我丢在这里不管,就觉前额上一阵剧痛,有个人拿了根细长的黑针扎了进来,我很疼又叫不出来声音,心里非常恼怒,但更奇怪的是,我看见那队死了几千年的士兵竟然整齐地走了起来!而我居然不由自主地跟在后边,连步伐和手臂摆动的姿势都一模一样!"

  老头聚精会神地听着:"前额的头盖骨可是人身上最硬的地方,那家伙是扎进了你眼窝那地方,我知道这门邪术是广西柳家的针尸术,和赶尸套尸的一个道理,他们肯定是把你当成了死尸,想赶起来一起走路,但你并没有死,怎么会受针尸人的控制呢?哦,我明白了,你当时肯定是魂不附体、阴气太盛,并且人还没有摆脱鬼打墙的邪气。"

  我看着田丽的前额,靠近眼窝的地方,刚才老头夹出银针那地方,圆圆的血点还若隐若现,不禁大怒道:"什么他娘的针尸邪术,老子追上去一个个宰了他们,竟然敢往这里下针。小田,咱回去后得好好让我检查下你的身体,别给扎坏了脑子。"

  老头笑道:"宰了他们?恐怕是轮不到你了,前面死了一地人,肯定就是那帮扛天灯的家伙,你只能希望,还剩个把漏网之鱼让你报仇了。"

  田丽说起来依然心有余悸:"后来的情况就更加可怕了,我像个木偶一样跟随着那队士兵往前走,前后左右都是拿着枪的坏人,突然我闻到一股香味,开始很香,很快就变得夹杂着臭味,非常的奇怪,当这香味突然转臭的时候,这伙人手里的手电筒和火把竟然一个个都熄灭了,而我就觉得浑身一阵轻松,似乎可以活动手脚了,那帮人开始使劲往一个方向跑去,黑暗中,我趁乱悄悄走开了,就觉得脑袋痛得要命,眼窝里的针使劲往脑子里头钻,把我疼得晕了过去,再睁开眼睛,就看见了你--冯一西的脸,真是太亲切了!"

  田丽的故事讲完了,老头陷入了思索中,我等不及他,拉着田丽站了起来,问她感觉怎么样,还能不能走路?田丽告诉我她没事,又问了我和老徐后来的情况,我只好简要地介绍了一下。

  等我和田丽说完话,老头已经站了起来:"咱们走吧,这事儿是越来越出奇了,你们跟我过来看,前面真有一口大锅,这帮人要干什么?我想这大锅肯定不是拿来烧水喝的,总不成拿来煮尸体吃?真他娘的邪门,到底是谁在这儿支了一口大锅,搞得我都有点饿了!"

  站在已经被老头弄熄了火的大锅前,我和田丽一起傻眼了。

  真的是好大一口锅!

  但绝对不是我们用来烧饭的那种铁锅,而是类似于古代铜鼎的东西,四支拱形的支脚矗立在地上。

  周围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尸首,有现代人装束的,也有古代武士装束的,更有些枪支弹药零零落落撒了一地。很明显,这里曾经有过一场激战,但是最终却是被灭掉的一方全部躺在了地上。

  回忆起我和老头听到的声音,这一切最多发生在十几分钟前,那些人拼命奔跑,终于跑到了大锅这里,给尾随的敌人追上后,爆发了一场几秒种的枪战,但是双方实力实在是一边倒的不平衡,所以最终的结局就是尸横遍野。而田丽就在这些人奔跑的时候,侥幸摆脱了针尸邪术的控制,瞎摸乱撞地晕倒在地上,被我们救了起来,

  老头蹲下来,仔细看那大锅下头堆放的木柴,顺着他的眼光,我想起他叫嚷过什么黑沉木的字眼,于是也留心看了一眼,这所谓的黑沉木整齐地堆在大锅下面,四四方方,一根根有一米那么长,黑黝黝的,不像烧烤过的焦炭模样,看质地,应该是很坚硬的一种木料。我歪着头看了半晌:"张三爷啊,这黑沉木有什么特别的,我咋瞧不出来,一根根看着跟铁棒子似的?"

  老头怒:"别胡扯蛋了,这鬼木可是天大的宝贝,邪气的很,昆仑山中只有最西边的青噶贡嘎山才有,要几百年才能长成一棵,长成后的树心里,就会有这么一根黑糊糊的木芯,比金属还硬,并且这木头简直可以做成长明灯,一根木芯点燃后,很多年都不会熄灭,比鲛人油还要珍贵,我师傅还说阴间那哭丧棒就是用的这材料,用来打鬼,一棍子一个,灵得很!"

  看老头伸手拿出两根木棍掖进怀里,我也有样学样地拿了两根,猛想起来件事儿,赶忙摆手说:"对了!张三爷你真不地道!"

  老头一脸错愕地看着我:"怎么了这是?有话直说,别藏着掖着的寒碜人。"

  我看着老头的眼睛,缓缓说道:"你说的不对!我记得你讲过你已经在这儿等候了好几天,暂且不管你吃喝拉撒的杂事,这么大票人从你眼皮子底下钻进鬼打墙里,怎么没有听你告诉我?还有这黑沉木是非常宝贵的材料,我都没有在历史书上见到过记载,是黑棺和黑楼的材料,总不可能拿来烧火吧?"

  老头咧嘴一笑:"你倒是心细,我哪能在这个中空的山腹里头守株待兔?要不是今晚上被陨石砸破个窟窿,你以为有那么容易找到鬼门关的入口?我转悠这几天已经是弹尽粮绝,随时准备拍屁股走人了。今晚上这一大帮人比我都要先钻进去,等我跑到时,除了鬼门关里头剩下的几具尸体不好处理外,已经一个人影都没了,我比你们都懂的多,一看鬼打墙这么大阵仗,心知不妙,一筹莫展,躲一边忙活大事儿!就是专心做符咒探查鬼打墙后面的问题。"

  我嘿嘿一笑:"那敢情你帮我们扫清鬼门关的障碍,只是拿我们试验,让我们先进鬼打墙里头送死吧?"

  老头一时没有接腔,小眼睛忽闪忽闪地盯着我。

  过了一会儿,老头估计我慢慢消了气,这才不自然地说道:"你说的也太极端了,我并不像你想像的那样卑鄙,前面冲进来这么大票歹徒,要想做试验,肯定够数了,也不在乎多你们三个,再说你们死在鬼打墙里头,我又不能旁观个子丑寅卯,那我还有什么好处?"

  我哼了一声:"狡诈!别忘了你还说过,黄泉水!别以为我不懂这个名词。"

  没错,就是黄泉水,那个让我想起两句古诗的词眼。

  碧落黄泉,紫陌红尘,本就是阴阳对立、辉映有趣的两个极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5 01:1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