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6132|回复: 0

《鬼打墙》--第四十二章--呼风唤雨--本物天下霸唱-北岭鬼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25 10: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四十二章 呼风唤雨

  
  迷迷糊糊的直想睡着,冷不丁我发现右前方的棺材盖上坐了个人,低着头,一动不动,两手放在小腹处,两腿交叠在一起,身上穿的衣服在磷火中显得特别注目,影影绰绰的很熟悉。我拿出短刀和黑沉木棍,慢慢站起来,死盯住这个默不作声的汉子。

  站起来后,我马上认出了这个人是谁。一身衣服上都是刺绣,而且刺绣得非常华丽,用了红、青、紫、黄等各种丝线,此刻在幽蓝光芒的闪烁下,像极了一条五彩斑斓的花蛇盘成团卧在那儿。

  这家伙分明是我和田丽还没有上山前,在老板娘的客栈里歇脚刚巧碰到的扛天灯队伍里,那个像是领导模样的花苗汉子!

  此刻这个家伙低头坐在那里,手里应该还拿了个什么东西,听老板娘说他很会用巫盅,我就增加了不少戒备,想来这家伙在手下全都死光的情况下,仍然可以逃脱生天,说明和老头一样,必定有些过人的保命手段。

  头灯的白光刚一照过去,我就知道自己多虑了,原本精瘦的汉子已经膨胀成一个胖子,脑袋上的头发眉毛还有衣服都是湿漉漉的,面皮泡得发白,眼眶和嘴巴的地方是陷进去的黑窟窿,狰狞可怖,而且黑窟窿里都在缓缓地往外流着沙子和水,给我第一个感觉就是这家伙绝对是被淹死的!

  可是一个淹死的人怎么能自己爬起来坐到棺材盖上呢?照这泡胀的程度来看,也不像是短时间能够达到的效果,这么一个安静的山洞里,又是哪来的水让他淹死呢?

  我轻轻咳嗽了一声,给自己壮胆,也想看能否惊动点什么。

  短短半分钟后,我的头顶上居然开始往下滴水,冰凉湿滑,我骇了一跳,赶忙抱起田丽躲开了一些,一不小心踢翻了一个骨瓮,当啷一声,在寂静的山洞里特别刺耳。

  这下可好,头顶上居然哗啦啦下起了小雨!滴在我身上,除了滑腻之外,还有些古怪的味道,我看看怀里的田丽,脸色居然转好一些,变得红润,呼吸也有力了。

  我心里一动,莫非这水和声响有什么关系?

  难道这水可以解去田丽中的山鼠巫毒?

  我拣起一块破碎的骨瓮陶片,试探着扔向不远的另一个棺材,一声闷响后片刻工夫,那个棺材的上方,落了足有两分钟水滴,看来有戏!

  我想起路上和老徐辩论过的一件事情,老徐说在广西群山掩映的大山深处,有一处神圣的地方,一直是景顺族人的朝拜之地,他们称之为炼心谷。只要不怕艰难险阻到达那个地方,拜神数日,虔诚的人便可在谷中呼风唤雨,回来后诸事顺利,健康长寿。
 我当时一听,就马上联想起僳僳族呼风唤雨的听命湖秘密。

  僳僳族居住在云南的怒江州,深入高黎贡山的地方有一个听命湖,只要来到这个湖边,大声喊叫,湖边就会飘来一阵云雾,然后开始下雨,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圣地。

  后来科学家研究解读了这个秘密,就是说听命湖的环境清洁、单纯,保持着一种脆弱的平衡,容易受到声波扰动影响,由于地处低纬度高海拔的山区,四周高山闭合,常年水气充足,局部气象维持一种不稳定的临界状态,群山环绕中的呼喊声被山峦放大,达到了扰动空气的作用,使听命湖上空的气流碰撞,所以就理所当然地产生了下雨,而根本不是什么神仙显灵。

  我告诉老徐,在很多人迹罕至、人类活动较少的地方,原生态往往保持得最好,那些地方没有空气的污染,没有环境的破坏,甚至还保留有很多不被人类所认知的奇异现象。

  我还听说过惊马槽的现象,能发出战马嘶鸣、金戈铁马的声音,你老徐孤陋寡闻,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罢了。

  此刻,这个空旷的山洞,想来也是维持在一个变化的临界状态,水气和温度都被巧妙地封锁在一个闭合的空间,不仅有利于尸体的防腐,还在水气中人为地加了某些秘方,净化土壤,防止虫蚁侵扰,而山鼠携带的巫毒,很可能也在净化之列!

  想到这里,我赶忙找了个结实点的棺木,双手合十祷告了两句:敬爱的先辈同志,我冯一西急于救我女朋友的命,劳驾您挪个窝儿,有什么不满意得罪的地方,都请记在我的身上,可千万别去吓唬我的心肝女朋友啊!我答应你,用完之后,一定在这里给你挑个更好更大的棺材,这个这个嘛,伏惟尚飨!



  祷告完毕,我就拎着尸骨的双脚,把他给拽了出来,然后把田丽端正地往里一摆,坐好姿势后,我大喊一嗓子: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掉头就赶忙跑开了几步。

  几乎我刚跑开,田丽头顶的石壁上立刻凝聚了一大片水渍,哗啦啦地落下来,几分钟工夫就把那棺木给填满了一小半。
我不由心中暗喜,自鸣得意,一转眼,突然看到那个扛天灯的花苗,大叫一声不好,水如果可以解毒,怎么这狗日的歹徒会被淹死?

  这事儿绝没这么便宜,说不定另有玄机!

  一想到水里可能另有古怪,我赶忙跑过去,抱起田丽就要把她拽出来,此时她头顶石壁上的水滴已经停了,本人居然清醒了过来,面色也不再发黑,把我高兴得大喜若狂。

  虽然不敢说山鼠的巫毒已经完全解除,但至少她应该保住了小命,就算有一点虚弱的后遗症,以她长期锻炼的身体素质来看,根本不在话下。

  我一手搀起田丽,半拖半抱的把她揽在怀里,这人生的大起大落、大喜大悲,把我折磨得傻乎乎的,就知道喜极而泣。

  田丽也紧靠在我怀里,颤抖着身躯抽泣,我抚摸着田丽的头发说:"好了,好了,都快过去了,田丽你可不要笑话我,看到你晕过去,我抱着你走进来时,连寻死的心情都有了!我也没想到自己的情操已经高尚到为了美好的感情可以殉情的地步,真是老天有眼,让你一个晚上,两次回到了我身边,这下你该相信我就是你命中的真龙天子了吧!咱们再也不要分开了!"

  田丽被我说得破涕而笑:"老冯你就不能正经点,都这个时候还跟我贫嘴!不过可是你说的,咱们出去后,说啥也不准你乱跑了!"

  在这样的险境中,鼻子里到处闻的都是朽骨味道,连说笑也变得干巴巴的,很快我和田丽就冷静下来,要为离开这个鬼地方真真切切地想想办法了。

  我和田丽简要地分析下目前的情况:"本来咱俩事不关己的,结果这一路从天津到北京,又从北京跑到这么个不毛之地,根源是那位美国回来的盗墓高手,他一路指引也好,引诱也罢,让咱们走到了这一步,从他特意留给我的笔记来看,这一次他是为了寻找一个上次失落的玉函,对他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咱俩无从得知,但从结果来看,除了咱俩,还有死在这儿的一帮歹徒,很可能连同我以前的朋友韩叶娜,都被卷了进来,尤其是最后露头的这位张三爷,竟然和我从小就有很大的关系。所以我觉得,不管是偶然也好,必然也好,此时此地,我出现在这个地方,肯定是被人安排好的,自从我在龙虎山拿到那半本书之后,一切就快速地铺开了进程,好像一明一暗两条主线同时交错在了这个鬼地方,田丽,你根据你的专业知识,分析分析这么个情况,说明了什么?是一场阴谋,还是我冯一西纯属偶然的经历了这么一场事儿?"
田丽出神地想着,眉头紧锁:"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张三爷和秦建军之间有什么联系呢?还有你为什么会在北京被人谋杀?至于咱们在这雪山碰到的不可思议的、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应该就不是咱们考虑的重点,咱们还是想想为什么有人要针对你布局,搞这么大个阴谋呢?"

  我苦笑着说:"我是问你,你倒好,又扔出来这么多问题,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千万别问我,我脑袋里早成一盆浆糊了,真的感觉自己是一颗棋子,连谁和谁在下棋都猜不出,真是可悲!"

  我长叹口气说道:"现在,除了你,没有任何人可以相信,包括那秦建军,保不准也是下棋的人之一,不去想他了,这一夜真累,我是又困又饿,人仰马翻,要不你望下风,我先睡会儿?"

  田丽一副气得发笑的模样:"冯一西你还真好意思!现在居然想撂挑子,躺倒挨锤了?省省吧,快起来,去看看坐在那儿的家伙手里藏的是什么。咱还好多活要干呢,至少抓伤我的怪物还没死绝,可别给盯上了。对了!你为什么觉得那张三爷有问题,我怎么没看出来,要知道对付这些特务分子,我可应该比你拿手得多,不会是你看走了眼吧?我很怀疑那老头是一个真好人来的!"

  我无奈地站起身,瞧瞧那胀大的花苗汉子尸体说道:"还不是为了那白日梦的成仙得道!死老头一辈子都挖坟掘墓,对于成仙的执著,那是病入膏肓,没得救了,哼!以为我不知道四鬼运尸的目的,那大锅根本就是个还魂鼎,我看他八成是要拿我做祭品,拿我这个从小培养的精英分子来做还魂鼎的药引,去达成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幸亏冯爷我见机得快,没有中了这个貌似忠厚的老头的奸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5 01:2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