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6155|回复: 0

《鬼打墙》--第四十六章--谜云深处--本物天下霸唱-北岭鬼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25 10:0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鬼打墙

第四十六章 谜云深处

不远处传来一阵声响,有什么东西一路冲来,不停的踢开棺材板,跌跌撞撞的直向我们的方向奔来!

我顿时万念俱灰,叹口气,紧紧握住田丽的手,万千感慨,无路可逃。

那个声音到了身边,我才认出来,竟然是被我搭着肩膀,摸走了口袋里东西的那个死尸,此时摇摇晃晃的站在对面,人高马大,还顺着身上的皮衣往下流着一道道的尸体黏液。

田丽眼尖,悄声对我说:“老冯你看,这家伙的额头上,是不是贴着个东西?”

我强忍着疼痛,仔细一瞧,可不是,一片小小的黄符,正紧紧嵌在死尸的额头中央,而头颅已经断了一半,歪在肩膀上,眼睛里空洞洞的,什么表情都没有,痴痴呆呆的瞧着前方。

死尸踏入了毒蛇中,引起一片骚动,有几条毒蛇翻滚着露出了白花花的腹部,看的我直恶心,那死尸却不管这些,双手抓起了一条条毒蛇塞入口中,吧唧吧唧的大嚼。

一个尖细的声音,传了过来,却是在我的身后:“小子,你的命还挺大,居然到现在都没死!还是乖乖的躺下吧!”是那老头张三爷的声音。
但是我已经舌尖都是麻木的,神智虽然清醒,却根本说不出话来,只听得田丽带着哭腔的喊道:“老爷子你快救救冯一西吧!你看他就快死了,整个人都黑了。”

田丽一只手穿过我的腋窝,扶住了我,我才没有摔倒在地,低头看自己的手,已经全变黑了,皮肤肿胀的透明,我想这小蛇真的毒性猛烈,看来我脸上也应该是这般模样了。

张三爷苦笑着说:“我,我都是自身难保,不是靠着驭尸术,我根本就撑不到这儿来!”

又听张三爷的叫声:“熊龙丹!你手上戴的是不是熊龙丹?冯一西你快拿过来给我看看,传说这东西可以解百毒的,你怎么不把它吞下去!”
我心里暗骂:真他娘废话,你要是从棺材里摸出一个玉石,你他娘敢吞吗?天知道是不是死尸用来塞住什么地方的!

但田丽已经不管不顾的取下我手腕上的熊龙丹,幸好听从了我的话,没有递给老头看,而是直接硬塞进了我的口中,熊龙丹带着一股檀香味,软软的融化一般,我用最后的力气,用舌根抗拒着熊龙丹滚下喉咙,而是把它含在嘴里,就是这样,那股清凉的气味已经不容置疑的流遍全身,而我胀的发木的脑袋也终于有了一丝知觉,看来的确是解毒的灵药。

等我恢复气力时,熊龙丹在口中已经变成了一颗珍珠大小,我吐在手掌心,弯下腰忍不住一阵大吐,不是熊龙丹有臭味,而是我一想起这肯定是从棺材里摸出的陪葬品,保不准是死尸拿来做什么屁塞之类用途的东西,就挡不住的恶心。

我虚弱的骂道:“田丽同志!我的好同志,你怎么可以这样?让我吃这样的东西!还有你个死老头子,你可小心点,别落在我手里,瞧你那一脸坏笑,就知道没安好心!”

此时那被老头用驭尸术控制的死尸,已经吃掉了不少毒蛇,又远远追逐几条逃窜的毒蛇,跑入了黑暗之中,碎魂碑周围,剩下我们三个人喘着粗气。

老头第一个撑不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我才看到老头的脖子上一直渗着血,看起来也是受了什么重伤。

而我大病初愈一样浑身没有力气,说话都费力,只好也瘫在了地上。

老头招呼田丽:“看来就你还没什么事儿,我这里有些黄符,你快拿过去撒在咱们周围,咱们都要在这里休息下,不能再被什么东西打扰了。”

田丽接过黄符,都是那种画着曲里拐弯文字的血符,知道老头还是有一套真本事的,自然不敢怠慢,以碎魂碑为圆心,一张张把黄符扔在我们周围,走回来又拉住我的手,一脸关切之色。

老头冷笑道:“你小子运气真正的好,居然弄到了熊龙丹,要知道轩辕黄帝的部落名称就是有熊氏,这熊龙丹更是传说中被黄帝部落祭拜过的神物,只听说有两颗,后来失落到南方大泽之地,实际上早都是失传的宝贝。”

老头从口袋中掏出一把药丸,红的黑的黄的什么颜色都有,看也不看都塞进口中,嘎嘣嘎嘣嚼着,嘟哝道:“打了一辈子雁,临到头却被大雁啄了眼,我没来由趟这混水,真想不到竟然把老命都搭上了!”说完闭上眼睛不再搭理我,看他肚子一起一伏,就知道是道家的什么吐纳功夫,应该是在拼命疗伤。


我瘫在地上,感觉好了不少,渐渐有了力气,我心里一动,从死尸口袋里摸出的东西,还没有仔细的瞧瞧,不如趁着这会儿安全,拿出来看看。

我从怀里取出来一看,是一块叠成四方块的皮子,打开来上面有字有画,我递给田丽让她看,我自己的眼神还在花的突突跳,根本看不清楚上头是啥。

田丽接过去,看了看说道:“老冯!这是地图啊,你瞧,这里有南宁到雪山的路线走法,还画的有雪山、山顶上的洞,栈道……还有鬼打墙!这黑色的直线一定是鬼打墙!从半山腰直到后山的捷径!啊,旁边还注的有字:此路须小紫姐妹俩破解…………这是啥意思?”

“让我再看看,鬼打墙通向哪里?这后面画的是……象个大殿,还有…….还有,哦这些长方形摆的整整齐齐的肯定是棺材了,后面,后面还有……啊!没了,图画到这里没有了。”

田丽沮丧的坐下发呆,把那块皮子翻来覆去的研究:“哈,这背面还有这么多字!这人书法可真够烂的!写的什么啊…………一九四○年九月……还有一九四一年四月…….怎么象是日记呢!”

我气力恢复了大半,闭着眼睛对田丽说道:“你拣有用的读一读,这里头肯定不少秘密!”

田丽答应一声,就开始读给我听。

“一九四○年十月……今天是被困在地下的第三十天了,周围一切还是老样子,没有变化,到处一片死寂,我开始发疯一样翻检所有的、有疑问的棺材,我不信,我不信这一切会是这样的结局!”

“一九四○年十二月……两个月过去了,我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一切就快到头了!能吃的我都吃了,能喝的我也都喝了!这里连只老鼠都没有,一个活的东西都没,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算个活人,我很辛苦,我真的想自杀!但是一想到她承受的苦楚,在孤单中一个人足足寻觅了两千年,我就告诉自己我要活下去!”

“一九四一年二月……天啊!我费尽心血找到的熊龙丹,竟然无法救我的命,更别说让我找到出去的路了!老国王的地宫被我捣了个稀巴烂,哼,什么黑焰楼、履真阁,在我眼里还不是一堆废柴!你个老暴君,居然敢杀死她!看我先把你锉骨扬灰!但是我受伤了,老国王还是有两下子的。”

“这里还有最后一篇,写的挺长……一九四一年四月……整整八个月了,我知道我活不过今天,他或者她,依然没有出现的征兆,这地下牢笼,难道我要悄无声息的一个人死在这儿?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今天,我要把一切都写下来,让后人知道这世界上,也曾经有我林鹞子这一号人!”

“我叫林道锦,是江湖上有名的侠盗,朋友送我一个外号叫林鹞子,过了这个冬天,我就二十六岁了,这么可悲的无声无息死在这里,是我最不愿意得到的下场,但我仍然没有后悔!为了一个女人、为了一个传奇故事,我认为值得。这个女人的名字,就是叫做赵珊!”

田丽读到这里,吃惊的抬起头看着我:“赵珊!是不是碎魂碑上那个人!

当我听到这人已经毁掉了融王的地宫和尸首,还把什么黑焰楼、履真阁统统拆掉的时候,心里非常失落,好像这一番吃苦受累,到头却发现是一场空的那种失落。

我掩饰不住内心极度的震惊,甚至隐隐然有点盼望这个赵珊就是碎魂碑上提到过的那个人,不由催促田丽快点读下去。

接下来,我听到田丽的嗓音有点哽咽,好像在暗自抽泣。

而那一直打坐疗伤的张三爷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若有所思的和我一起凝神听着。

身后那浓黑色的碎魂碑无声无息的散发出一道道气息,在我没有觉察的情况下,直冲入我的脑海,让我的心头有种说不出的哀伤和怨恨,似乎触动到内心深处那一块软软的地方,针扎一样疼痛,点点滴滴的生死记忆拼命翻腾,想要冲出来,但又虚无缥缈,让我抓不住点实在的。


感谢xuqun1988辛苦手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1 12:2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