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4473|回复: 0

《嗜血法医》(Darkly Dreaming Dexter)--第四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2-3 08:3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四章

     下班后我就开着我的船出去了,想要逃避DEB的问题,顺便整理一下我的思绪。

     我开着我的捕鲸船缓缓离开河道,什么都没想,陷入一种完美的禅宗境界,船用着怠速穿过那些大房子,所有的这些房子都用树篱和栅栏分隔开彼此,我无意识的向着所有在院子里的邻居们大幅度的挥着手,露出欢快的笑容,他们的院子整齐的排列在河堤两侧,孩子们在修剪整齐的草地上玩耍着,他们的父母吃着烧烤野餐,笑着,或者在打理那些防止孩子捣乱的铁丝网。我朝每个人招手,甚至有些人也向我挥手致意。他们知道我,看过我从这里经过,我总是意气风发,和每个人都打招呼。此人如此和蔼,如此友善。谁会相信他做的那些可怕的事情呢。

    穿过河道后进入海峡,我开足马力朝东南的佛罗里达海角驶去。海风吹拂,带着盐味的水沫有助于我理清头绪。我感到非常的宁静清新,这里非常有助于思考。部分是由于安静平和的海面,(And another part was that in the best tradition of Miami watercraft, most of the other boaters seemed to be trying to kill me=?),我觉得非常放松,象在自己家里。这是我的国土,那些是我的子民。

    一天工作下来我几乎没有得到任何案情的新消息,午饭时间事件已经公开了,在Caciqure旅馆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发现后,妓女杀手已经浮现在大众面前。7频道做了一个大师级的节目,非常技巧的的介绍了垃圾桶里尸体块是多么的恐怖,而事实上他们什么也没说。象 LaGuerta 探长敏锐的观察到的那样,这些被害者都不过是妓女;但是一旦大众的压力随着媒体的报道增长起来,她们最好是议员的女儿。鉴于此警局已经做好了临时的防范准备,谁知道那些吃新闻饭的勇敢无畏的家伙们还会说出什么令人心碎的废话

     DEB在案发现场一直呆到巡警官开始担心太多加班时间的批准问题,她才得以回家,她在下午两点钟时给我打电话看我是否有所发现,是在是非常少,他们在旅馆没有发现任何痕迹,停车场也有太多的轮胎印,无从分辨,垃圾桶,装尸体的垃圾袋,包括尸体块上也没有任何手印和痕迹。所有的(USDA=?)检查都没有任何发现。

     这天唯一有价值的线索是那条左腿,ANGEL注意到的,右腿被整整齐齐的分割成几段(看来是分成了3段,第章原文说是四段,发生了什么?),切割部位分别是在髋部,膝盖,脚踝。但是左腿只被分成了两段,包裹的很妥善。啊哈,天才女士LaGuerta探长说,某人撞见了杀手,惊动了他的工作,使他慌乱起来所以没有最终完成分割。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寻找寻找那个目击证人上面了。

     关于LaGuerta的意外中断理论有个小小的问题。非常小的细节问题,也许她过于纠缠于此,但是--整具尸是在分解后被小心翼翼的清理过,然后妥善包装好。然后非常谨慎的运到这个垃圾桶的。显然凶手有足够的时间,并且如果注意到此人没有留下任何失误和痕迹。难道没有任何人向LaGuerta指出这一点吗?--太奇怪了--或者是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也有可能,太多的警察工作只是例行公事,把细节往案例里套,如果案例是全新的,那么这些侦破工作就像盲人摸象一样毫无方向了。

     但我眼不盲,也不受那些教条限制,所以我可以看到更多,我感到那个杀手似乎只是不满意,有充足的时间,但这是同样模式的第五次谋杀,会不会有些厌烦,简单的切割尸体?我们的男孩在寻找另外的东西,不同的手法吗?一个新方向,一个未曾实验过的手法?

     我几乎可以感到他的挫败感。做到这里似乎已经到头了,把尸体的残段像礼品一样的包装起来。这时我突然意识到:不是这样的,什么地方我想错了。(Coitus interruptus-体外射精,可能是说DEXTER意识到某些错误使他从与凶手的心灵接触中脱离出来吧。谁告诉我这是在表达什么?).

     这种思路不能完整的描述他。他需要一种不同的途径。他在尝试表达些什么东西,我还没有跟上他的思维。从我个人的观点来看,--我意思是如果是我--这会使我非常沮丧。看来需要继续看下去才能找到答案。

     会很快的。

     让LaGuerta去找目击证人吧,她会一无所获。凶手是个冷酷,谨慎的怪物,毫无疑问对我充满吸引力。我如何来对待这种吸引力呢,我不确定,所以我踏上我的小船去思考。

     一艘快艇以每小时70英里的速度从离我船头几寸远的的地方穿过,我愉快的冲它招招手,回到了现实问题中,我已经接近Stiltsville了,这里靠近佛罗里达角,聚集着一些被遗弃的古老的建在水面上的房屋。我漫无目的兜着圈子,让我的思绪在这些圈子里晃荡着。

     我该怎么办呢?我需要在帮助DEB前决定下来。毫无疑问我是可以帮她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人选。还没有人往正确的方向考虑。但是我是否愿意帮助她呢?我希望这个杀手被捕吗??或者是否我希望自己来找到并阻止这个杀手呢???---此外再啰嗦一句--我是否希望这个杀手收手呢????

     我该怎么办?

     我只能去ELLIOTT KEY看看了。我回忆着我和养父HARRY MORGAN在这里露营的情景。

     你与众不同,DEXTER.

     是的,HARRY,我确实这样。

     但你可以学习控制你的不同点并且用到另外的地方。

     好的,HARRY,如果你认为我应该的话,我该怎么做呢?

     他告诉我。

     在你14岁的时候和父亲一起在南佛罗里达一起露营,你会觉得南佛罗里达繁星满布的夜空如此美好,其他任何地方的夜空都无法相比,即使这父亲只是你的养父。即使别处的星光带给你一些满足,但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感觉。你完全感受不到,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

     篝火已经熄灭了,星光显得更加璀璨,我亲爱的老养父沉默了一会。从背包的侧袋里拿出一个老式的裤袋酒壶把倒了几滴酒倒嘴里。他不擅长喝酒,不像其他许多警察一样,不是个真正的嗜酒者。酒壶空了。这时他开始说他要说的话。

    “你与众不同,DEXTER.”

     我收回看着星星的目光,空地上的篝火余烬映在HARRY的脸上,他看起来有些陌生,坚毅,闷闷不乐,又有些恍惚。“你说什么,DAD.”

     他没有看我,“BILLUPS说他叫BUDDY的小狗不见了。”

    “他的狗乱跑乱叫,整晚叫个不停,吵的妈妈都连觉都睡不好。”

     妈妈需要睡眠,她得了晚期癌症需要充分的休息,但是因为这只可恶的小狗总是无法入睡,这可恶的小东西在街上窜来窜去,路上掉片叶子都要叫唤几声。

    “我找到了墓穴。”HARRY说。“那里有很多骨头,DEXTER,不光有BUDDY的。”

     没什么好说的了,我扯着一把松针等着HARRY继续.

    “你这么做有多久了?”

     我探寻着HARRY的神色,然后目光掠过空地后的海滩,我们的船正在那里随着波浪轻轻摇摆着,迈阿密柔和的温暖的白色灯光由于夜深已经熄掉了,我不知道HARRY的在想什么,想听到什么,但是是我诚实坦率的养父,对他最好说实话。他总是知道事实,找出真相。

    “1年半了。”我说。

     HARRY点着头,“你为什么开始这么做呢?”

     一个很好的问题,回答这个显然超出了我14岁的能力。“我只是--有种...我不得不”我告诉他,即使这样,我也回答的很平静。

    “你听到了什么声音吗?”他想知道,“有什么东西或者某个人在指挥着你,你不得不如此?”

    “恩,”我用我14岁的表达能力尝试着“不完全这样。”

    “告诉我,” HARRY说。

     (Oh for a moon, a good fat moon, something bigger to look at.=?)我抓起另一撮松针,我的面孔发烫,在某种程度上有些像父亲在问我一些有关色情的梦境一样。“它,恩...象一种,你知道,感觉象一种东西。”我说."在我的潜意识里,窥视着我,也许,恩,是在笑?但不是某种声音,不过.."我象大人一样的耸耸肩,但看起来HARRY似乎理解我的意思。

     “这个东西,他令你杀害小动物吗?”

     头顶的高空中有架大飞机慢悠悠的飞过去了,“不是,恩,不是命令我,”我说,“只是,使它看起来像是个好主意。”

    “你有没有想过去杀些其他的东西,一些比狗大点的?”

     是的,我说。

     一个人?

     不是特别想,DAD,只是---  ,我耸耸肩。

     那怎么没做?

     因为,我觉得你不会喜欢的,你和妈妈都不会。

     那是阻止你的原因吗?

     我,恩--我不想让你为我发火,你知道,对我失望。

     我偷看了一眼HARRY,他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这是你带我来野营的原因吗,DAD?来和我谈这件事。”

     是的,HARRY说,我们要使你摆正方向。

     摆正方向,是的,HARRY有一个完整的如何度过人生的计划,在医院的角落和擦亮的皮鞋间。在那时我已经知道,需要不时的清除掉一些对我们的正常生活方向产生阻碍的东西,这是迟早的事。

     “怎么做?”我说,他长久而专注的盯着我,看我跟着他的思路一步步走下来,点了点头。

      好孩子,他说,现在。--尽管说是现在,其实在他继续之前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看到一艘经过这个海滩的船的灯光,听到收音机里喧闹的古巴音乐声, 现在 ,HARRY接着说,我看着他,但他的目光投向远处,穿过熄灭的火堆,投向未来的某处, 应该这样, 他说,我认真的听着,这是他在给我讲述最高真理的惯有的表情,在他给我演示如何投掷曲线球,如何击出一记左勾拳的时候,就像现在这个样子,他会告诉我期待的答案。

     “我已经老了,DEXTER.”他等着我来否定他,但我没有,他点点头,“我觉得当人们年长时,他们思考事情的方式会变得不同”他说“不是变得软弱的问题,也不是看事情的时候不再只看到黑白两面,我实际上认为我在理解事物的时候的思维不同了。更好一些了。”他看着我,目光充满慈爱。

      是,我说。

     “10年前我本想过把你送到某个收容院,’他说,我眨着眼睛,要不是我也曾想过这个,这几乎让让我有些伤心。‘现在’他说,‘我认为更了解一些了,我知道你的性情,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

     ‘不,’我说,我几乎是嗫嚅着,但是HARRY听到了。

     ‘你是的,’他坚定的说。‘你是个好孩子,DEX.我知道这个,我知道那些事。’他几乎是在自语,也许是做做样子,但是接着他的目光锁住了我。‘否则,你不会在意我想什么,也不会在意你妈妈想什么。你会放任自己,无法自拔。我知道,因为--’他停顿下来看了我一会。令我很不舒服。‘你还能回忆起从前的事吗?’他问我。‘你知道,在我把你带回家之前。’

      这仍旧使我伤心,但是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有3岁。‘什么都不记得。’

     ‘很好,’他说。‘没人愿意回忆那个。’这是他在世的时候对我提起过次数最多的话。‘虽然你记不起了,DEX,他对你产生了影响。那些事情让你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我已经和一些人谈起过这些事。’非常古怪的是,他对我露出了一个非常轻微的,几乎有些羞赧的HARRY式的笑。‘我一直在想着,那些在你小时候发生的事情会对你的成长有什么影响。我试着矫正你,但是--’他耸耸肩,‘那力量太强大了,它在你很小的时候就影响了你在你内心盘踞下来,它使你变得有杀戮倾向。我无法阻止,也无法改变,但是,’他说,他又看向那我无法了解的远方。‘但是你可以疏导它,控制它,选择--’他的语气变得如此慎重,我从未听过他这样讲话的语气,‘--选择杀什么东西--或者杀什么样的人...’他向我露出我从未见到过的笑容,那笑容象我们熄灭的篝火的灰烬一样又阴冷干燥,‘有大量的的人是该被处死的,DEX...'

      这寥寥数言造就了我的整个人生,我明白了我存在的意义。一个令人惊奇,目光深邃,无所不知的人,这就是我的父亲--HARRY。

      如果我有能力去爱,我会多么的爱他啊。

      HARRY死去已久,但他的给我的教训宛如昨日。不是因为任何我对此有任何温暖和感伤的记忆。而是因为HARRY是如此正确,我已经一次又一次的证实了这一点,HARRY知道,并且他很好的教育了我。

      要保持谨慎,HARRY说。他教我谨慎正因为他是一个警察。

      谨慎是第一位的,要绝对的有把握,最后清理干净现场,翩然而去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要避免任何感情牵挂,那会导致失误。

      当然谨慎也超越于猎杀行动。谨慎意味着生活中处处留心,交往圈子 ,社会生活,过伪装的生活。

      所有这些原则我都非常谨慎的实行着,几乎接近完美。 无可质疑,不容苛责,也卑鄙到了极点。我是个整洁优雅而且彬彬有礼的怪物,一个邻家男孩。甚至DEBORAH仅仅了解一半的我,在一半的时间内。当然了,她也只相信她愿意相信的。

      此时她相信我可以帮她解决那些凶手,好帮她得到她的职位,丢掉好莱坞的性感装束换上职业女式西装。她是对的。我能帮她,但却不情愿,因为我乐于观察着那些杀手作案,从中得到某种审美的快感或者可以说是一种情绪上的联系。

      是的,情绪联系,很明显这违背了HARRY制定的原则。

      我掉头把船开往河道方向,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我利用河道左近几度的无线电发射塔做参照矫正着方向。

      就这么办吧,HARRY以前一直是对的,现在也是正确的,不可使自己受情绪困扰,HARRY说过,所以我不会让自己陷进去。

      我会帮助DEB.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5 01:4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