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4307|回复: 0

《嗜血法医》(Darkly Dreaming Dexter)--第七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2-4 17:3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七章

     这具摆出来的尸体正是照着我我喜欢的方式布置的,手臂和腿固定着,嘴用胶带封起来--不会有声音干扰,也不会有液体泄露到我的工作区。我的手拿着刀非常的稳定,非常确信这是把好刀,非常令人满意。

     除去我没有一把刀外,这是某种--

     除去那把刀并不在我的手里。即使如此我的手仍然随着哪只手一栋,不是我的手握着那把刀。房间中有某种味道,并且很狭窄,使我产生这种感觉是因为它是--什么?

     现在我漂浮在这个非常紧凑的工作间中,还有一具充满期待的尸体,我第一次感到冷气从四周吹向我甚至不知何故穿过了我的身体。如果我能感觉到自己的牙齿的话,我相信他们一定在咔哒咔哒的打架。我的手非常协调的和那只手配合着,弓起身子准备完成一个完美的分割。

     毫无疑问最后我在我的公寓中醒来。不知何故站在前门那里,完全光着身子。我能理解梦游,但是睡梦中脱衣服?我跌跌撞撞的回到我的小床上。铺盖在地板上堆成一堆,空调调的接近16°,看来在那个时刻是个好主意。昨天晚上,在和RITA发生了那些事情后我有些受疏远的感觉。很荒谬,如果那是真的发生了。DEXTER,爱的强盗,偷到了吻。回家后我洗了个长长的热水澡,在爬上床之前我把温度调到了这么低的温度。我不知道为了什么,在我最黑暗的时刻我发现寒冷有净化作用,没有比神清气爽更重要的了。

     这么冷,太冷了,for coffee and the start of the day amid the last tattered pieces of the dream。?

     通常我都记不起我的梦,即使记得也不觉得对我有什么意义。所以有些荒唐,这梦始终缠绕着我。

     --漂浮在一个个非常紧凑的工作间中,我的手非常协调的和那只手配合着,弓起身子准备完成一个完美的分割。--

     我读过一些析梦的书,也许我不会是一个觉得人类有趣的人。(I've read the books. Perhaps because I'll never be one, humans are interesting to me.=?)我知道所有的象征:漂浮是一种飞的方式,意味着性,刀子呢--是的,DEXTER先生,刀子代表母亲,是吗?

     打住,DEXTER.

     只是个愚蠢的无意义的梦而已。

     电话突然响起来,吓的我跳了起来。

     “去WOLFIE'S吃早饭如何,”DEBORAH打来的,“我请你。”

     “这是星期六早上,”我说,“我们都没一起过过。”

     “我先去订个座,”她说。“在那儿等你。”

     迈阿密海滩WOLFIE'S的熟食是迈阿密的传统美食。由于摩根家是迈阿密的家庭,我们在特殊的日子都在那些熟食店里就餐。为什么DEBROAH会认为今天是其中一个特殊的日子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确信她会及时告诉我的,所以我冲了个澡,穿上我星期六偶尔才穿一下的最好的衣服,驱车去了海滩,MACARTHER CAUSEWAY改造后交通状况非常好,很快我就斯斯文文的挤过拥挤的人群走进了WOLFIE'S.

     和她说的一样,她已经坐在了一个角落的桌子上。她正在和一个穿着老式服装的女招待聊天,我认识她。“ROSE,我亲爱的,”我说, 弯腰在她已经有了皱纹的面颊上吻了一下。 她转身一如往常的怒视着我。

     “我的爱尔兰野玫瑰。”

     “DEXTER.”她刺耳的说,带着浓重的中欧口音,“去你的吻,象那些FAIGELAH(同性恋)一样。”

     “FAIGELAH,是爱尔兰语法兰西的意思吗?”我问她,滑进我的座位里。

     “(feh=轻蔑,语气词)屁,”她说,朝厨房走去,一边向我摇着头。

     “我认为她喜欢我,”我告诉DEBORAH。

     “也许有人会吧,”DEB说,“昨天的约会如何?”

     “非常有意思,”我说。“有些时候你该试试。”

     “feh,”DEB说。

     “你不能把把所有的夜晚都这样浪费掉,穿着内衣站在TAMIAMI TRAIL大街上,DEB,你需要正常的生活。”

     “我需要调个部门,”她度我吼叫着。“进凶杀组,那样你就会看到正常的生活。”

     “我理解你,”我说,“那一定听起来非常好,对孩子说,妈妈在做凶杀工作。”

     “DEXTER,看在老天的份上别跟我开玩笑了。”她说。

     “这是很自然的想法,DEBORAH.侄子和侄女,更多的小摩根们,为什么不呢?”

     她长出了一口气,“我认为那妈妈已经死掉了。”她说。

     “我正在开导她,”我说,“Through the cherry Danish=?”

     “好吧,换条路,你对细胞结晶了解吗?”

     我眨着眼,“哇,”我说,“你只是通过改变竞争题目推掉所有的竞争。”

     “我跟你说正经的。”她说。

     “那我真的被你难住了,DEB,你是什么意思,细胞结晶。”

     “通过冷却,”她说,“细胞会由于冷却而晶体化。”

     我眼前一亮,“当然,”我说,“漂亮。”内心某处开始骚动起来,冷却...洁净,纯粹的冷,冰冷的刀子在温暖的肉体上切进去的时候仿佛在嗤嗤作响。消过毒一样的清洁,寒冷,血缓慢而无助的流淌,绝对的正确和必须。冷却。“为什么我--”我开始说,却在看到DEBORAH的脸色时闭上了嘴。

     “什么,”DEB央求着我,“当然什么?”

     我摇着头,“先告诉我为什么你想知道。”

     她死盯着我看了很久然后吐了口气,看的我很难受“我想你知道。”她最后说。“又发生了一起谋杀案。”

     “我知道,”我说,“我昨天晚上路过了。”

     “听说事实上不是经过。”

     我耸耸肩,迈阿密警方是个如此小的家庭。

     “那你说的当然是什么意思。”

     “什么也不是,”我说。稍微有些恼火。“尸体上的肌肉看起来有少许不同。如果这是因为冷冻造成的--”我摊开双手,“好吧这就是全部,那么怎么来冷冻?”

     “像包装肉一样,”她说。“他为什么要那样做?”

     我想是因为那样很美。“这样会减缓血液的流淌。”我说。

     她探究着我,“那重要吗?”

     我做了个长长的可能有些不安的呼吸。 我不能解释这个原因,如果我试着解释的话她会紧追着我不放的。“这至关重要。”我说,由于某种原因我觉得有些局促。

     “为什么至关重要。”

     “它,恩--我不知道。我认为他是一个对血特别感兴趣的家伙,DEB,只是我的一个感觉--我不知道,没有证据,你知道。”

     她又开始用那种眼光看着我了,我试着找些话来说,却无能为力。口齿伶俐,雄辩的DEXTER,现在口干舌燥,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该死,”她最后说。“这就是你的答案,冷却减缓血流,并且至关重要?拜托,这到底有什么好处?DEXTER.”

     “我喝不到咖啡就来不了状态,DEBORAH,”我尽极大的努力补救着。“准确的说。”

     “狗屁,”她重复说。ROSE给我们端来了咖啡。DEBORAH转着杯子,“昨天晚上我得到了邀请,做一份72小时简报。”

     我拍拍手,“不错,你已经达到心愿了,那你还要我为你做什么?”迈阿密警方有个制度,在凶杀案发生大约72小时的时候把所有的办案人员召集到一起。调查的指挥官和她的小组会和验尸官一起对案情详细讨论,有时,还有检察官办公室来的人。以此来统一每个人的思路。如果DEBORAH被邀请了,她就是案件的办案人员。

     她板着脸,“我对勾心斗角不在行,DEXTER.我能感觉到LAGUERTA想把我剔出去,但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还在找着她那她那神秘的目击证人吗?”

     DEBORAH点点头。

     “真的,即使昨天晚上发生了新的杀人案?”

     “她说那正证明了,因为新的尸体的分割是完整的。”

     “但是它们都是不同的,”我断言道。

     她耸耸肩。

     “你有没有建议--?”

     DEB把脸转过去,“我告诉他我认为找目击证人是在浪费时间,显然凶手并未被打断,只是未得到满足。”

     “哎呀,”我说,“你真的对政治一无所知。”

     “嗨,该死,DEX,”她说。两个对过桌子上的老女士瞪着他。她没注意到。“你说的很有意义。但是很明显她忽视我,并且更糟的是。”

     “还有什么能比你被忽视更糟的?”我说。

     她羞红了脸,“我发现几个穿制服的家伙在背后笑我,我已经成了一个走来走去的笑料了。”她咬着嘴唇别过脸去。“EINSTEIN,'她说。

     “我不懂。”

     “如果我的胸脯是大脑的话,我就变成EINSTEIN了。”她痛苦的说。我清清嗓子笑不起来了。“这就是她传出去的笑话。”DEB接着说。“这样一个讨厌的标签贴到你身上,他们就不会提升你了,因为没人会尊敬有个这种绰号的人,该死,DEX.”她说,“她毁掉了我的职业生涯。”

     我感到一股想要保护她的温情在心里涌动。“她是个白痴。”

     “我该这样告诉他吗,DEX,那是所谓的政治吗?”

     我们的食物上来了,ROSE把盘子砰的一声放在我们的桌子上,好像她被一个头脑错乱的法官判决为一个婴儿杀手提供早饭一样。我还给她一个灿烂的笑容,她自言自语的咕哝着走开了。

     我咬了一口食物把我的思路转到DEB的问题上。我不得不尝试着另外一种思索方式,DEB的问题,不是“那迷人的凶手”,也不是“那令人惊讶的富有魅力的作案手法,”或者“这和我希望某天干一把的事如此类似。”我不得不避免陷进去,但这件事和我牵涉甚多。甚至昨夜的梦,带着冷冷的空气。如此一致,当然非常令人不安。

     这个凶手已经触到了我内心中的杀机所在。当然是他杀人的方式,而不是他选择猎物的方式。他当然必须被制止,没问题。那些可怜的妓女们。

     寂静...需要冷冻...找到某个时间,某个完美的黑暗,狭窄的地方...

     狭窄?怎么会想到这个的?

     自然是我的梦境,但只能说我的下意识希望我想到它,是么?狭窄的感觉,不错,冰冷而且狭窄---

     “冷藏卡车。”我说。

     我睁开眼睛,DEBORAH和嘴里的鸡蛋斗争了一会,终于能说出句话。“你说什么?”

     “哦,只是我的猜测,恐怕不算是真正的洞察力,你觉得这有没有意义?”

     “什么有没有意义?”她问。

     我低头看着我的盘子,皱起眉头,尝试着把想法串起来,“他需要一个冷藏环境,来减缓血液流动,因为,恩,更干净。”

     “如果你非要这么说。”

     “我是这么说的,并且一定是个狭小的空间--”

     “为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出来的,狭窄?”

     我选择没听到她的问题,“所以一部冷藏卡车符合所有的条件,它是移动的,最后扔垃圾也很方便。”

     DEBORAH咬了口百吉饼,在开始咀嚼之前想了一会。“那么,”她最后说,把食物吞下去。“那杀手可能有条件使用某辆冷藏卡车,或者拥有这样一辆车。”

     “恩,也许,昨夜的谋杀是首次显示出冷冻迹象的。”

     DEBORAH蹙着眉。“那么他出去买了辆卡车。”

     “也许不是,这仍旧是推测,也许只是一种尝试冷冻的冲动。”

     她点着头,“那么如果他是靠驾车为生之类的话那么我们不是太幸运了么,是吗?”

     我冲她露齿一笑,“哦,DEB,你今天上午的思维太快了。不对,恐怕我们的朋友太过聪明不会这样用这种方法把自己联系到这上面的。”

     DEBORAH啜了口咖啡,然后放下杯子,靠到椅背上。“那么我们要去找一下被盗的冷藏卡车。”她最终说。

     “恐怕要这样做。”我说,“在最后的48小时里,你知道会有多少这样的卡车吗?”

     “在迈阿密?”她哼了一声,“某人偷了东西,传言很快就流出说这东西值得偷,突然每个该死的微不足道的小流氓,古巴混混,自作聪明的小孩子都要去偷一个来,就这么开始了。”

     “那么让我们希望传言还没有流传开来吧。”我说。

     DEBORAH吞下她最后一块百吉饼,“我去检查一下。”她说。然后越过桌子握着我的手,“我很赞赏这些”她说,给我一个害羞的犹豫不决的笑,“但是我担心你是怎么得出这些资料的。DEX,我只是...”她向下看着桌子再次握了一下我的手。

     我回握了一下她的手,“不必担心我,”我说,“去找那辆卡车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5 00:2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