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4200|回复: 0

《嗜血法医》(Darkly Dreaming Dexter)--第八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2-5 18: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八章

     理论上,警局的72小时例会给了每个人足够的时间来交流他们在案件上的进展。但也可能快的只够让你开个头。周一早上,在二楼的会议室,罪案侦破组的例会再次在坚忍的LaGuerta探长的组织下召开了了,我也加入了他们,我察觉到一些神色,一些好心的关注来自一些熟悉我的警察,就象在和我很随便的,令人愉快的打趣,“HI,验血的小子,你的女朋友呢?”这些人是社会上的精英,很快我的DEBORAH就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我感到骄傲而自卑,和这些人呆在同一间屋子里。

     不幸的是这些感觉并非所有在场的人都可以体会。“你他妈的在这里干什么?”DOAKES警官咕哝着,他是个非常高大的黑人,总是带着非常煞风景的敌意。他有着冷峻凶狠的气质,无疑迟早都会对和我有同样嗜好的人派上用场。不能和他成为朋友令我深以为耻。除去因为某种原因他讨厌所有的实验室人员外,由于其他额外的不明原因他对我尤其充满恶意。他也是警局胸推记录的保持者。他赢得了我一个政治性的微笑。

     “我只是顺便来听一下,警官。”我告诉他。

     “又没人他妈的叫你来,”他说。“给我滚蛋。”

     “他可以留下来,警官。”LaGuerta说。

     DOAKES怒视着她,“妈的为什么?。” (DOAKES这家伙真可爱。)

     “我不想令任何人不快。”我说着,带着无辜的样子站在门边。

     “这完全没有问题,”LAGUERTA笑着对我说。她转向DOAKES,“他可以留下来”她重复道。

     “他妈的让人浑身起腻。”DOAKES吼叫着。我开始欣赏他出色的素质。毫无疑问我令他感到他妈的不舒服,唯一真正的问题是在一个满坐着警察的屋子里,为什么他是唯一一个对我的在场感到极端难过的家伙呢?

     “让我们开始,”LAGUERTA说,轻轻的甩着她的鞭子,让人不容置疑的的主导能力,DOAKES最后瞪了我一眼,懒散的坐回到他的椅子上。

     例会的第一部分是例行公事;汇报,行政调整,所有的让我们成其为人的琐碎小事。LAGUERTA简要的介绍了一下信息官员对媒体 披露信息的尺度。看来他们放出了一张LAGUERTA专门为这种场合准备的崭新的照片。看起来既严肃又迷人,热情又内敛。你几乎已经可以看到她坐在副警长的位子上了。如果DEBORAH有她这样公关智慧的话。嗨!

     一个小时后,才切入正题回到了谋杀案上,然而LAGUERTA最后问大家关于寻找她的神秘目击证人工作进程时,没有一个人发言。我努力使自己显得惊讶。

     LAGUERTA皱着眉命令大家,“大家赶快,”她说,“需要你们中的某个人发现点什么东西,”但是没人回应,出现了个冷场,大家开始研究自己的指甲,地板,或者天花板上的吸声瓦。

     DEBORAH清了清喉咙,“我,恩,”她说着,再次清了清喉咙,“我有一个,恩,一个想法。不同的想法。关于朝另外一个稍微不同的方向做些事情。”她说着听来像是不很确定一样,事实上非常确定,我所有的精心的训练都不能让她在发言时显得自然。然而她至少记住了我认真组织的政治正确的措辞。

     LaGuerta扬起她修的完美无缺的眉毛,“一个想法,真的吗?”她做了个显得惊讶的鬼脸,她很轻松,“拜托,无论如何,和我们一起分享一下,爱...警员----我是说,摩根警员。”

     DOAKES窃笑起来,这个令人喜爱的家伙。

     DEBORAH脸红了,但是坚持继续了下去,“那个,恩,在最近的一次的那个受害者有细胞结晶的迹象,我已经在调查大约在上周失窃的冷藏卡车案件的汇报。”

     现场静了下来,大家都不说话了,静的让人害怕。他们没听明白,这些砖头脑袋,DEBORAH也没有给他们解释清楚,她让着寂静增长着,让LAGUERTA皱起了漂亮的眉头。她迷惑的看着众人看是否有人跟上了思路,然后有客气的看着DEBORAH.

     “冷藏...卡车?”LAGUERTA说。

     DEBORAH满脸通红,可怜的孩子。她不是乐于在大众面前讲话的人。“是这样的。”

     LAGUERTA不置可否,享受着DEBORAH的窘迫。“恩 ,恩,”她说。

     DEBORAH的脸色阴沉下来,不是个好信号。我清着喉咙,一点效果没看到,我开始咳嗽起来,响得足以提醒她冷静下来。她看着我,laguerty也把目光看向我。“不好意思,”我说,“我想我感冒了。”

     说实在的,还有谁能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兄弟呢?

     “那个,恩,冷冻,”DEBORAH抓住了我的救生索,脱口说出了关键,“一个冷藏车可能引起那种组织破坏。并且便于移动,使他不易被抓到,处理尸体也更容易。所以,恩,如果有被盗的,我是说一部卡车...冷藏卡车...可以给我们一些方向。”

     不错,就是这样,她也不那么紧张了。一个,两个,他们开始皱着眉深思起来,我几乎可以听到齿轮转动起来。

     但是LAGUERTA只是点点头,“这是个非常...有趣的想法,警官。”她说。她在说警官的时候语气稍稍做了些强调,提醒我们气氛是非常民主的,每个人都可以发言,然而事实上,...“但我仍旧相信我们最好的办法是找到那个目击证人,我们知道他在那里。”她微笑着,一种策略性的害羞的微笑。“或者是她,”她说。显得她很内行。“但是一定有某人看到了些东西,我们得到得到这个论断是有证据的。所以让我们集中到这个上面来,把其他关于这个凶手的没有价值的想法丢到BROWORD去,好吗?”她停顿了一下,等着室内再次发出吃吃的笑声,“但是摩根警官,我非常赞赏你一直以来的帮助,和那些妓女访谈,她们都知道你在那儿。”

     天哪,她的手段不错,她已经把人们的注意力从思考DEB的想法上面成功的转移过来,把DEB放在她该在的位置上,并且通过一个关于和我们竞争的BROWORD市的玩笑把所有的成员重新召集在她身后。聊聊数言扭转了局势,要不是我站在可怜的deborah一方的话,我已经为她喝彩了。她已经被击倒了,嘴张了老半天才合上。我看着她小心的控制住自己,恢复了中立的警察的脸色,她腮上的肌肉拧到了一起。用这种特有的方式,非常有效,非常真实,即使不在LAGUERTA的联盟里。

     接下去的会议乏善可陈,她说了那些话后实际上也没什么可以再谈的了。所以在她专横的下了结论后,会议很快结束了,我们重新回到大厅里。

     “该死,该死,”DEBORAH低声的咕哝着。“该死,她该死!”

     “毫无疑问。”我赞同道。

     她怒视着我,“谢了老哥,你该帮我一把的。”

     我冲她扬起眉毛,“但是我们有约在先,我站在局外,你会得到所有的加分。”

     她怒冲冲的说。“一些加分,她让我看起来像个白痴。”

     “ 我尊敬的亲爱的妹妹,你与她妥协了。”

     DEBORAH看着我,转过脸,厌恶的甩着手。“我该说什么呢?我甚至不在办案组,我在那里只是因为巡警官说过他们才不得不让我去的。”

     “他也没说让他们一定要听你的啊。”我说。

     “他们不听,也不会听,”DEBORAH痛苦的说,“如果我进不了罪案组,这会毁掉我的职业前程的,最终沦为一个交警,我还不如去死,DEXTER.'

     “还有办法,DEB.”我说,看着她又转向我抱着三分之一的希望。

     “什么?”她说。

     我对她笑了,我的最富有安抚力,鼓动力,鲨鱼式的微笑。“找到那个卡车。”我说。

     再次得到我心爱的妹妹的音信是3天之后了。她在在周四午间来到我的办公室,看上去情绪不太好,“我找到它了,”她说,我不明白她所指为何。

     “发现了什么,DEB?”我问。“坏脾气的源泉吗?”

     “那辆卡车,”她说,“冷藏卡车。”

     “那么是好消息了,”我说,“为什么你看起来想要找个人打一顿的样子?”

     “我就是这么想的,”她说,把四五张订起来的纸扔到我的桌子上。

     我拿起来瞟了下第一张,“哦,”我说,“那么一共有多少辆?”

     “23辆,”她说 ,“在过去的一个月,有23辆冷藏车报告失窃。负责交通的人说这些车一般都被沉到河里,为了套取保险金。没有人急着去找这这车,也没有人推动,没人会去找。”

     “欢迎来到迈阿密。”我说。

     DEBORAH叹着气把列表取回去,没精打采的坐到我另外一张椅子上,好像全身的骨头都被抽去一样,“所以没办法全部查,靠我自己的话可能要花几个月时间,该死!!DEX.”她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我摇着头,“很抱歉,DEB”我说,“现在我们不得不等待。”

     “就这样吗,只是等待?”

     “对”我说。

     就这样过了两周,我们在等待着。

     于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1 12:1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