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4554|回复: 0

《嗜血法医》(Darkly Dreaming Dexter)--第九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2-5 18: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九章

     我满身大汗的醒来,不知身在何方。却深信另一起谋杀案即将发生。某个不远的地方他正在寻找下一个猎物,在城市里穿行着正如围着暗礁游动的像鲨鱼。我是如此确信,几乎可以听到封口胶带的噗噗声,他就在那里,饲养着他内心的黑暗过客。(He was out there, feeding his Dark Passenger, and it was talking to mine. And in my sleep I had been riding with him, a phantom remora in his great slow circles.=?)我坐在我的小床上,把扭曲的枕头拉整齐,床边的钟指着3.14,我已经睡了四个小时了,但我觉得好像四个小时中我一直背着架钢琴在丛林里跋涉一样。浑身汗淋淋的,肌肉僵硬,头脑发木,除去确信外面正在发生着一些事外思路混乱,怎么也组织不起来。

     我睡意全无,打开灯,我的手心一直出着汗,颤抖着,我在床单上擦了一下,但毫无用处。床单也是湿的。我蹒跚着走进浴室洗手。我用水冲着手,龙头里的水流是温暖的,和室温一样,突然我发现我的手上满是鲜血,水也变红了,一会功夫,在浴室昏暗的灯光下,水槽里变得一片血红。

     我闭上了眼。

     世界改变了。

     我想要祛除这个光线的骗局,在我半睡半醒着的头脑里,闭上眼睛,睁开,幻境就不复存在,水槽里只是清洁的水。换句话说,闭上眼睛就像眼前打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一样。

     我又回到了梦境,象一把刀的刀锋一样漂浮在比斯堪湾的林荫大道的灯光上空,又冷又锋利朝着我的目标飞去,---

     我再次睁开了眼睛,水仍旧是水?

     但我是什么?

     我剧烈的摇摇头。镇定,老男孩。DEXTER不能陷入困境。我做了个深呼吸,匆匆偷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还好看起来还是原来的样子,谨慎沉着的面容,冷静带着一丝嘲讽的蓝色眼睛,完美伪装的人类生活。除去头发乱的象刺猬之外,其他没有任何迹象显示有什么东西冲入我半睡眠的脑袋,使我慌乱的从睡眠中惊醒。

     我小心的再次闭上眼睛。

     一片黑暗。

     普普通通的一片黑暗,没有飞翔,没有血,没有城市的灯光,只有老DEXSTER闭着眼睛站在镜子面前。

     再次睁开眼,你好,亲爱的男孩,会来真好,但是到底你刚才去了哪里呢?

     那个,当然,是个问题。我花了人生中的大部分时间来免受梦境和幻想的困扰。没有幻境的启示,没有烦人的JUNGIAN标记浮现在我的潜意识里,没有过往历史的景象神秘重现存在我的下意识里,以往从未有过什么东西能冲进DEXSTER的梦境。当我睡了,我所有的一切都进入了睡眠。

     那么刚此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那些景象会出现在我眼前呢?

     我往脸上泼着水,把头发抚平整,当然这回答不了我的问题,但是会使我感觉好一些,还有什么比头发不整齐更可怕的事情呢?

     说实在的,我不知道,情况可能变得相当糟糕,我可能正在失去一切,或者我的部分常识和判断力。如果我已经滑入精神错乱的边缘徘徊多年了呢 。这个新的杀手也许只是一个让我陷入完全疯狂的触发器。我又怎么来度量像我这样的一个人的精神健全程度呢。

     这些图景看起来和感觉起来是那么真切。但他们不是现实。我现在已经回到了我的床上。然而我几乎能闻到咸咸的海水的味道,永不消失的低价香水的味道漂浮在比斯堪湾林荫道上空。十分真实---并非是其中一个精神错乱的信号。错觉和显示难道无法分辨吗?我没有答案,也没有任何方法找到答案。当然,去找个精神治疗医师是不可能的。但我会把那些可怜的人吓死的,并且他们会觉得很荣幸使我把自己在某处关闭起来。然而我总是无法拒绝明智的建议,如果我失去了我构建的避免自己精神错乱的防护力,这就全是我的原因了。这问题最首要的一点是我没有办法确切的知道一切。

     恩,我想起来了,有一条路。

     10分钟后我开着车经过了DINNER KEY.我开的很慢,既然我不确定知道自己找的是什么,城市的这一部分已经入睡了,和平日一样。也有少数人仍旧徜徉在迈阿密的美景间:旅游者们喝了太多的古巴咖啡,睡不着觉了。来自衣阿华的人寻找着加油站。国外客们的目标是南部海滩。与此同时掠食动物也开始活动--暴徒,强盗,吸毒者,吸血鬼,盗尸者,和各种各样的像我一样的怪物。但此时的这个区域,总之几乎没有这类人。这里是迈阿密被遗弃的地方,荒废的不能再荒废,是个被那些白天活动的幽灵变的孤独的地方。是个自我堕落的一个仅供打猎的地方,没有华而不实的阳光和鲜艳T恤的伪装。

     所以我来捕猎了。 另一个夜眼追踪着我,在我加速的时候被我摆脱了。我朝北开穿过了老吊桥,穿过迈阿密市区,仍旧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并且也没有看到它--可是由于一些令人不安的原因,我相当确信我可以发现他,我朝右边开去,我要找的东西就在前面等着我。

     OMNI地区的丰富多彩的夜生活开始了。太多的热闹,太多的事情可看 。人行道上的咳嗽声,尖细的歌声穿过街道传到车窗里。夜女郎出来了,聚集在街道的角落里,叽叽喳喳的笑着,肆无忌惮的盯着路过的车辆。那些车也开的很慢, 傻看着她们故意敞开的衣服。我前面两个街区处一辆崭新的劳斯莱斯CORNICHE停了下来,一群女孩飞快的从角落里跑出来,跑出人行道,围上了那辆车,一下子交通就陷入半停状态,喇叭声响成一片。多数司机坐在车里等,很有兴趣的看着。但一辆卡车不耐烦的从拥挤的车流中倒出来,开进一条临近的小巷。

     一辆冷藏卡车。

     我对自己说,这什么都不是。晚间乳品运输,早餐猪肉肠,保证新鲜,大量石斑鱼要运往北方或者机场。冷藏卡车整晚都会在迈阿密四处穿梭,即使在此时,即使在深夜--实在没什么值得注意的。

     但是我还是踩下了油门,行动起来,在车流间穿插着。我发现有三辆劳斯莱斯堵住了路,交通停顿了,我看了下前面的卡车。他正朝比斯堪湾方向开去,已经穿过好几个交通灯了。如果我在后面拖的太久就追不上它了,我突然非常想追上它。

     我等到了一个间隙,赶忙转入一条侧路。我加快速度,接近着那辆卡车,并控制着不开的过快引起他的注意,慢慢的缩短着和它之间的距离,三个个红绿灯,然后两个。

     在我马上可以追上的时候,他的红绿灯变成了红色,我这边变红了。我停下来了。我感到有些惊讶,咬着嘴唇思考着。我紧张了 。我,冰块一样的DEXTER.我感到了人类的渴望,绝望和忧伤的情绪。我想追上他的卡车亲自看一下,我是多么想伸手打开那扇车的门,看进去---

     但接下去怎么办?赤手空拳抓住他?然后拉着他的手交给亲爱的LAGUERTA探长?看看我捉到了什么?我可以保留着他吗?但看起来他捉住我的可能性更大。他做好了捕猎的准备,我只是尾随着他像一个不情愿的小兄弟。为什么我追踪他?只是要为自己证明那就是他吗,就是那个人,我没发疯吧,他就在这里游荡着。如果我没发疯的话--我是怎么知道的?我的脑子里发生了什么?也许发疯才是个更令我高兴的答案。

     一个老头子慢吞吞的走到我的车前,用着令人难以置信的缓慢和痛苦的步伐想要穿过街道。我的注意力被他吸引过去了,当一个人走路慢到这个样子,那他的生活会是多么令人惊奇的一个样子啊,然后我看向前面的冷藏卡车,他的交通灯已经变绿了。我这边的还没有。

     卡车很快的加速,向北开去,速度已经接近限速的下限。我看着他的尾灯越来越小,一边等着我的红绿灯变绿。

     那样做不太好吧,我咬牙切齿--安静,DEX!--我过红灯啦,擦着那个老头子冲了出去,他看都没看我一眼,也没停下脚步。

     这条比斯堪湾林荫道的限速是35英里(56公里),在迈阿密这意味着如果你开的慢于30英里,他们会把你赶出这条路去。我开到了65英里,越过路上稀疏的车辆,不顾一切的缩短着距离。卡车的灯光开了个曲线在前面消失了--他转弯了?我把车速提到75英里

     轰鸣着穿过79th Street Causeway, 在Publix Market转弯开上了一条直路,狂躁不安的搜索着那辆卡车。

     看到了,它--就在我前面。向着我开过来。

     这个杂种掉头了,他发现我在跟踪他吗?嗅到了我精疲力尽的味道?不管怎样--就是他,没问题是同一辆车,在我经过他的时候他转到了辅路上。我的车尖叫着进入一个停车场,减速下来,然后掉头重新加速冲上了比斯堪湾林荫道,这次是向南了。穿过一个街区也到了林荫道,他已经开远了,接近第一大桥。车后小小的红灯,对我眨着眼,嘲笑着我。我把猛踩油狂奔过去。此时他正在加快速度上桥,稳定的保持着我们的距离,这意味着他一定是知道了,意识到某个人在跟踪他。我把车速提的更高一些,我接近了,一点点的。

     他过了桥的高点,朝远端开去,看不到了。那边是北湾村,那里巡逻车非常多,如果他开的过快的话,一定会被发现的,但是--

     我开到了桥顶上但下面什么都没看到。

     路上空空如也。

     我慢慢的,从桥上的制高点朝各个方向看去,一辆车朝我开来--不是卡车,只是一辆保险杠被撞碎的Mercury Marquis。我驱车下了大桥。

     桥下的南湾村被堤道分为两个居住区。加油站后面的左边是一排排围成圆形的公寓。右边是住宅,面积很小但很贵。两边都没有活动的东西。看不到光,也没有车或人活动的迹象。

     我慢慢在村子里穿行,到处都是空空的,他消失了。在一个只有一条主路的的岛上,他摆脱了我,他是怎么做到的?

     我绕了个圈子回去,把车靠边停下来,闭上了眼睛。我不知道围什么,也许我希望能再次看到什么东西,但是除了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我累了,觉得有些麻木。是的,我,迷惑的DEXTER,想要做一个奇迹男孩,用我强大的精神力量去追捕邪恶的天才。在我的动力强劲的抗击犯罪的交通工具里狙击他。但可能性很大的是今夜发生的事只是一个吃多了的运输员和另外一个驾驶者玩了一个比赛男子气概的游戏。这在我们公平的迈阿密,这是每个驾驶者每天都可能发生的事情。追我,你抓不到我。然后竖起中指,比划出手枪的的样子挥舞着,打着哈欠去上班。

     只是一辆冷藏车而已,现在可能正在海边的某条路上疾驰,收音机里嘶响着重金属音乐。并非我要找的杀手,也不是什么值得我大半夜从床上爬起来穿过整个城市寻觅的神秘的东西。真是傻的没说的,对于头脑冷静,心如古井的DEXTER更是傻的没边了。

     我垂头丧气的趴到方向盘上。这种人生经验实在是太精彩了,我觉得自己像个sb。这时我听到了附近吊桥上的铃声,这是提醒吊桥即将收起的声音,叮,叮,叮。这声音响在我残存的意识里。我打了个哈欠,该回家睡觉了。

     在我后面一个引擎启动了,我回头看去。

     大桥脚下的加油站后面,他快速的打了个转开了出来,经过我的时候摆着车尾加速绝尘而去,车窗外的尘土飞扬中一个东西旋转着击向我,沉重而有力。我急忙缩头躲闪,有东西砰的一声击中了我的车侧面,留下了足以产生一个昂贵的凹痕的声音。为了安全我等了片刻。然后才抬起头看。那卡车正在加速离去,撞碎了吊桥的护栏,摇摇晃晃的穿行在正在升起的吊桥上,在探身出来的吊桥管理人的喊叫声中,卡车很快就到了吊桥的另一侧,朝迈阿密方向驶去。随着吊桥的收起逐渐扩大的缺口,他越去越远,消失了,令人无望的消失了,消失的好像他根本不存在一样。看来我永远也不可能知道他是否就是我找的那个杀手,或者只是一个普通的迈阿密混蛋了。

     我爬出车门看那个凹痕,那是个很大的凹痕。我在附近寻找他刚才扔的东西。

     我转着圈子差不多找到了10到15英尺外,已经晃到了街道中间。这长的距离,我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头的东西,仿佛为了帮我确认我的疑问一样,一辆开来的车的前灯照亮了附近,那辆车突然转向撞破树篱冲了进去,透过不间断的喇叭声我听到了车里驾驶者发出的尖叫。我走过去看到了那东西。

     确实是的,就是那个东西。

     一个女人的头颅。

     低头看去,非常利落的切口,非常好的手法。切口附近几乎没有任何血迹。

     “感谢上帝。”我说,我意识到我在微笑--为什么不呢?

     难道这不是很好吗?至少这说明我并没有疯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5 00:4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