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4343|回复: 0

《嗜血法医》(Darkly Dreaming Dexter)--第十二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2-9 16:5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二章
     他名叫达里尔.厄尔.麦克海尔,是那种我们称之为小混混的人.他之前的二十年生命中,有十二年都是默默无闻的生活在佛罗里达州.亲爱的道克斯警官在竞技场的职员档案中翻出了他的名字.用计算机在职员名单中用强暴罪和重罪这两个关键词反复核对之后,发现麦克海尔被逮捕过两次.

     达里尔.厄尔是个爱打老婆的酒鬼.他有时候会去抢劫加油站,却不过是为了找点乐子.有时候会为了得到最低额度工资而去打一两个月的工.但是然后他就会在领到薪水的星期五晚上喝干近一打啤酒并开始觉得自己是阿基儿(电影<上帝的愤怒>的主角).于是他会开着车在附近一直打转直到遇到一个加油站.这时候他会挥舞着枪闯进去,拿走钱,然后开车离开.接着拿出八九十块钱去买更多的酒来喝,直到他愉快的想找个人来揍揍.达里尔.厄尔并不强壮:身高五到六英尺,并且骨瘦如柴.因此安全起见,挨他揍的那个人总是他的老婆.

     但那已是过去,他已经脱离了那样的生活一段时间了.不过有一次晚上他对他的老婆做的有些过火,他把她的胳膊弄脱了臼.她指控了他,由于这给达里尔.厄尔留下了犯罪记录,他很是老实了一段时间.

     他依旧爱喝酒,不过显然他对于在监狱劳改的生活有些怕了.他找了一个在竞技场看门的工作,并坚持了下去.就我们所知,他已经好几年没有对老婆动过粗了.

     而且,我们的达里尔甚至还在黑豹队参加斯坦利冰球杯的时候获得了一点名声.那时候他的工作之一是在比赛的间隙跑上场,清理粉丝们往冰场上扔的东西.在斯坦利冰球杯那一年,因为潘泽队只要一得分,粉丝们就会激动的往冰场上扔三四千只塑料老鼠,所以捡塑料老鼠并将其搬离场地就成了他的主要工作.这是个枯燥活,毫无疑问.某天晚上喝了几瓶劣质伏特加壮胆,达里尔在捡塑料老鼠的时候还即兴来了一段老鼠舞.观众们觉得不错,要求他再来一段.后来每当达里尔.厄尔进入溜冰场的时候,人们都会叫他跳一段老鼠舞.这个余兴节目一直保持到赛季完毕.

     扔塑料老鼠现在已经被禁止了.就算现在联邦法要求人们去做也没人愿意扔了.在上个世纪末迈阿密换了一个正直的市长之后,黑豹队再也没能进过球了.不过麦克海尔在比赛的最后跳了两步老鼠舞的录相还上了电视.

     记者招待会上拉古尔塔表现的很漂亮.她让这个故事听起来像是达里尔.厄尔是被这点小名声推动而产生了杀人的念头.他在记者招待会上的喝醉的丑态和对女性的暴力犯罪记录,说明他是这一系列愚蠢而又残忍的杀人案的最佳嫌疑人.迈阿密的妓女们总算可以松口气;杀人行为也停止了.经过一番极端而残忍的调查的重压,达里尔.厄尔认罪了.案件结束.去工作吧,女孩们.

     是外界的压力造成的结果.我想你不能完全责备他们. 拉古尔塔做的很好, 她所展现的一部分被涂上个人主观主义色彩的猜想几乎可以让所有人确信这些就是事实.而且一个记者的确并不需要太高的智商.即使如此,我仍然希望他们能够聪明些.不过我总是失望.可能是我小时候看了太多正义战胜邪恶的电影.我始终认为那些在大城市中每天喝得醉熏熏得愤世嫉俗的酒鬼们应该去问一个笨拙的问题,并强迫调查员们去认真的重新检查证据.

     不过可惜,生活并不总像电影一样完美.在拉古尔塔的记者招待会上,几个发型完美,穿着高级套装的男女模特们扮演了斯宾塞.特雷西(第十届和第十一届奥斯卡影帝)的角色.他们尖锐的问着诸如"你发现那颗头的时候有什么感觉?”和”能给我们看看照片吗?”这样的问题.

     一个隶属于当地NBC电台的叫尼克什么的老记者问拉古尔塔,她是否肯定麦克海尔就是凶手.不过,她答道,决定性的证据指出结果就是如此,而且不管怎么说麦克海尔最后招供了,那个记者就让这个问题过去了.他对这样的回答很满意.

     就这样,案件结束了,正义被申张了. 大迈阿密市的强力执法机关再次用漂亮的打击犯罪手段战胜了包围着我们这个和平城市的黑暗势力.这是一出好戏.拉古尔塔在西海岸用250美元每小时的佣金雇佣了一个流行摄影师,为达里尔.厄尔照了几张看起来很凶恶的嫌疑犯照片,将其和自己的新照片装订一起发布了出去.

     这些照片放在一起真是个完美的讽刺;表面上的危险和真正的致命,非常不同.因为不管达里尔.厄尔的照片看起来是多么的粗鄙和残忍,对社会真正有威胁的却是拉古尔塔.她停止了对凶手的追捕,停止了对抓捕凶手的呼喊,把人们送进虚假的安全中.

     难道我是唯一一个知道达里尔.厄尔.麦克海尔不可能是凶手的人吗?麦克海尔这样的傻瓜怎么可能明白什么是风格和智慧?

     我从来像今天这样孤零零的一个人欣赏这个凶手的作品.那个尸块像在对我唱歌,一个让我狂喜冷酷的猜想让我心中一亮,充实着我的血管的恐惧感使我陶醉.但这当然不会降低我捕获这个真正的凶手的热诚, 这个逍遥法外的冷血而又残酷的刽子手必须受到正义的审判.是吧,德克斯特?是吧?是吧?

     我坐在公寓里,揉着睡肿的眼睛回想着刚才看到的那场秀.作为一场记者招待会,除了没有免费的食物和娱乐节目,简直可以称之为完美.拉古尔塔抓住她可以操纵的每一条线来使这个记者招待会成为最盛大的最闪亮的,她确实做到了.这也可能是她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如此的确信她捉对了人.她必须这么认为.这的确有点令人伤感.她认为这次她每一步都走对了.她并不仅仅是在摆官方姿态;在她心中她干净成功的完成了工作.她解决了这个案件,用自己的方式,抓住了坏蛋,制止了杀戮.她因为这份完美的答卷项而受到观众的欢呼.可以想象当下一个尸体出现的时候她会得到一个多么大惊喜!

     因为我知道,那个杀人者依旧逍遥法外无疑.他可能正在收看七频道的记者招待会,那个特别为关注杀人案的人制作的节目.他可能笑得连刀都拿不起来了,不过先不管这个.若他现在真的是在电视机前, 他可能正在幽默的评论这个情形呢.

     因为某些原因,害怕和嫌恶的想法并没有压倒我,也没有让我放弃在事情没有变得不可收拾之前制止这个疯子的坚定决心.相反,我感觉到了一点意料之中的澎湃.我知道这样不太好.哦,我想制止这个凶手,让他受到正义的制裁,是的,没错!不过一定要现在做吗?

     这时候还需做一些换位思考.如果我要去制止这个真正的凶手,那么我至少要为自己制造一点优势.我正考虑着,电话响了.

     “是的,我知道了.”我对着话筒说.

     “天哪,"黛布拉在电话那端道,"我想我病了."

     "我是不会去照顾你的,大姐.我有活儿了."

     "天哪,"她她又感叹了一次.然后道:"什么活儿?"

     "告诉我,"我问她,"你在生病的味道里面吗,大姐?”

     "我很累,特克斯特.而且我现在比这辈子任何时候都生气.你不能用英语好好说话吗?

     "我是在问你是不是失宠了. 你的名字在这块领域臭掉了吗?你的职业名誉有没有被抹上污点,受到损害,被玷污,被歪曲,被粉饰?”

     “在拉古尔塔的背后中伤和关于爱因斯坦的笑话之间?我的职业名誉不过是狗屎.”这样乖癖的话我不认为应该从她这样年轻的人口中说出来.

     “看来你没有任何东西可失去的,这很重要.”

     她嗤笑.”很高兴能帮助你.因为我陷的不深,德克斯特.如果我在这个职位上陷的更深,恐怕我现在正在为了拉拢和高层的关系而冲咖啡.要我为你做什么,阿德?”

     我闭上眼睛躺进椅子里.”你要去公开表明观点.用你的名誉和地位做担保, 告诉大家你相信达里尔.厄尔被抓错了,真正的凶手将会现身.你要精挑细选几条引人注目的理由作为你重新调查的原因,不过在一段时间内你会成为大迈阿密市的笑柄.

     “我已经是了,”她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这么做有什么理由?”

     我摇摇头.有时候真的很难相信她竟如此天真.”亲爱的大姐,” 我说, ”其实你并不真的认为达里尔.厄尔有罪,是吗?"

     她没有回答.我能听见她呼吸的声音,她肯定也很累,比我更累,不过没有活力的呼吸声让我确信我是正确的."小黛?"

     "那家伙认罪了,特克斯特,"她最后说,她的声音听起来很疲劳."是的,我不认为. 我曾经弄错了,甚至当,我是说,不过他认罪了,难道那,那,那...他妈的.也许我们最好忘了这回事,阿德."

     "你缺乏信念,"我说."她抓错了人,黛布拉.而且你很快就可以扭转局面了."

     "没错."

     "达里尔. 厄尔. 麦克海尔不是凶手, ”我说. ”这毫无疑问.”

     "就算你是对的,那又如何? ”她说.

     这次到我感到惊讶了. ”你说什么?"

     "好吧,你看,如果我是凶手,我怎么会意识不到我已经脱离嫌疑了?既然有人代替我被逮捕了,我已经没有危险了.我为什么不收手呢?或者甚至可以换一个地方重新开始?"

     "不可能,"我说."你不理解这个人的想法."

     "我是不理解,"她说."你怎么就能理解?"

     我选择忽略那个问题."他会待在原地继续杀人.他想表达他对我们的嘲笑."

     "也就是说?"

     "这不太好,"我承认."我们做了一件蠢事,把达里尔.厄尔这个酒鬼推到一个醒目的位置.真讽刺."

     "哈哈."小黛被逗乐了.

     不过我们也是侮辱了他.我们居然相信案件出自于那个浅薄又愚蠢的乡下佬之手,不啻于告诉杰克森.波洛克你的六岁小孩也能画出你同样的作品.

     “杰克森.波洛克?那个艺术家?德科塞特,我们谈论的那家伙可是个屠夫啊.”

     “黛布拉,从他的角度看,他就是个艺术家.而且他自己也是这么看待自己的."

     “上帝保佑.这是我听过的最愚蠢的---“

     “相信我,小黛.”

     “当然,我信你.我为什么不信你?所以我们要面对的是一个被气得发狂的不打算离开的艺术家,是吧?”

     “对,”我说.”他一定会在我们鼻子底下再次出手,而且可能是更大的.”

     “你是说他这次打算杀一个胖妓女?”

     “我是说更大的手笔,黛布拉.在概念上来说更大,更盛大.”

     “哦.更盛大的.当然.就像有个翻土机.”

     “火刑柱已经竖好了,小黛.我们已经羞辱他,推了他一把,他会再一次杀人的.

     “啊哈,”她道.”那有用吗?”

     “我也不太清楚.”我承认.

     “不过你很确定.”

     “没错.”我说.

     “真自大,”她说.”现在我知道该监视什么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5 00:1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