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4077|回复: 0

《嗜血法医》(Darkly Dreaming Dexter)--第十四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2-11 17: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四章

     我几乎确定他就是我的下一个目标,但不是完全确认,我以前从没有在完全确认之前动手。我感到软弱,极度的兴奋,夹杂着激动和不确定以及完全的错误的病态感觉--但是当然,此刻那黑暗过客坐在后座上驱动着我,我的感受就不是十分重要,因为它感觉自己非常强壮,冷静,渴望并且完成了准备。我可以感受到它在我的内心膨胀着,从我大脑中的黑暗角落涌出来,上升着膨胀着好像永不会停止,告诉我这毫无疑问就是我要找的人。

     我在几个月前发现了他,但是经过一些小小的观察后,我认为那个神父是确定无疑的目标,而这个我可以稍微等待一下直到确认为止。

     我犯了个很大的错误,我发现我根本不应该等待。

     他生活在Coconut Grove的一条小街道上,他破旧的小房子一侧几个街区外是低收入者聚集的黑市,廉价烤肉店和破破烂烂的教堂。另外一边的半英里外聚集着有钱人居住的现代住宅,都造把喜欢他们的人拒之门外的珊瑚石围墙。Jamie Jaworski就居住在两者之间,和无数只大蟑螂以及一条我见过的最丑陋的狗一起生活在一间小房子里。

     但这仍应该是他负担不起的一间房子。Jaworski是个Ponce De Leon初中的兼职的看门人,据我所知这是他唯一的收入来源。他每周只工作三天,这个收入只够勉强维生。当然我并不是对他的经济状况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这样一个事实:自从Jaworski到那里工作后,那里失踪的孩子数量出现了少量而又明显的增加。所有失踪的孩子都是12到13岁间,浅色头发的女孩子。

     浅色头发,这很重要。因为一些原因这通常是被警察忽视的细节,而这种细节背后通常隐藏着一个像我一样的人。也许看来有些荒唐;深色头发的女孩,和深色皮肤的女孩,应该有均等的可能性被诱拐,性侵犯,然后在照相机前被杀害,你不这样认为吗?

     Jaworski,常常看起来似乎是那些丢失的儿童的最后一个目击者。警方曾经找他问过话,关过他一个晚上,审问过他,但最终一无所获。当然,他们遇到了一个小小的法律问题。例如拷打,在很大程度上是不被允许的。然而如果不进行一些强力的劝说行动,Jamie Jaworski是不会公开他的嗜好的。我知道我就不会。

     我知道他做的事情。他在帮助那些女孩们消失于昙花一现般的电影生涯中。我几乎肯定这一点。我没有找到任何尸体,也没有看到他做这些事,但是一切都很吻合。并且我在英特网上设法找到了三个失踪的女孩的一些独特的有创造性的图片。她们在图片上看起来不是很快活,尽管她们做的一些事被认为是可以带来快乐的,那上面告诉我。

     我不能确定Jaworski和这些图片有关联。他的邮箱地址显示他住在南迈阿密,离学校只有几分钟路程,他住在他想要住的地方。无论如何我被来自后座的黑暗旅人不断增加着的压力提醒着我脱离了节拍,,But the mailbox address was South Miami, a few minutes from the school. And he was living above his means. And in any case I was being reminded with increasing force from the dark backseat that I was out of time, that this was not a case where certainty was terribly important.

     那条丑陋的狗令我担心。狗经常是一个问题。他们不喜欢我并且非常不同意我对他们主人做的事情,尤其是我不会和它们分享那些碎片。我需要找个办法绕开那只狗来接近Jaworski.他也许会出来,如果不出来的话,我只能想办法进去了。

     我开着车从他的房子前经过了三次,但是什么都没发生。我需要一些运气,在暗夜旅人逼我做出一些草率的事情之前。正在我亲爱的朋友开始在我耳边低语着鲁莽的建议的时候。我得到了一个小小的幸运,在我经过的时候,Jaworski走出他的房门爬进了他破破烂烂的红色丰田小货车。我把车开的尽可能的慢,过了一会他倒了一下车,开着他的小货车朝着道格拉斯路驶去。我掉了个头跟着他。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没有准备。没有安全的房间,没有干净的遮盖。除了一卷胶带和我座位下的一把片鱼刀之外什么都没有。我需要隐蔽,不引人注意,需要完美,我没有任何办法。我痛恨临时上阵,但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幸运的是,在Jaworski向南开往老刀匠路时路上车很少,一英里后他向南朝水边开去。这里是另外一个巨大的新开发地块,据说是为了改善我们所有人的生活,把树和动物变成水泥和新泽西的老年人养老的地方。Jaworski慢慢的穿过这些建筑,开过了半个插着旗子却没有长草的高尔夫球场。一直开到非常接近水域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半完成的巨大的公寓大楼的骨架,把月亮都遮住了。我远远退回去,关掉我的前灯,然后慢慢的滑行到足以看到我们的男孩下一步行动的地方。

     Jaworski开到靠近公寓工地的地方泊了车。他下了车站在他的小卡车和一大堆沙中间。朝四周观察了片刻。此时我已经把车停到了路边并关掉了引擎。Jaworski盯着那栋公寓,走下了通往水边的路。他带着很满意的样子,走进了建筑里。我确信他刚才是在寻找某个看守人。我也四处看过。希望那个看门人正在做他的副业。通常在这样巨大的开发中的建筑里,只有一个开着高尔夫车的守卫四处巡视。这样节省费用,并且,这是迈阿密。A certain amount of the overhead on any project is for material that is expected to disappear quietly. It looked to me like Jaworski planned to help the builder meet his quota.

     我下了车,把我的片鱼刀和胶带放进一个大手提袋里。里面还放了一些塑胶手套和几张照片,此外没装更多的东西。照片是我从英特网上下载的。我把袋子甩到肩上,静悄悄的穿过夜色来到了他的车边。车里的便床和驾驶室一样空荡荡的。车厢地板上有一堆汉堡王的杯子和包装纸以及空骆驼烟盒子,狭窄而肮脏,象Jaworski本人一样。

     向上看去,半竣工的公寓的边缘只看得到月亮的光辉,晚风抚过我的面颊,随之而来的是我们热带天堂所有迷人的的气息:柴油味,腐败的植被的气息,还有水泥。我深深的呼吸着,把我的思路转回到Jaworski身上。

     他就在这栋建筑内部的某处。我不知道我有多少可用的时间,一个小小的声音鼓动着我抓紧时间。我离开那辆卡车走进了建筑里,在我步入大门的时候我听到了他。确切的说是我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呼呼声,咔哒咔哒的声音,一定是他,或者--

     我停下脚步,那声音来自于房间一侧,我蹑手蹑脚的走过去。一个埋在墙里的管子,电力线管道。我把一只手放上去感受到了震动,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移动一样。

     我脑子里灵光一闪。Jaworski在往外拉那些电线。铜是值钱的金属,并且有个繁荣的黑市可以出手任何形式的铜。这是另外一个补充微薄的守门人工资的小途径。来帮助他掩盖他贫穷的生活和那些年幼的失踪者之间的漫长道路。(helping to cover the long, poverty-strewn stretches between young runaways). 他可以通过一车铜挣到数百美元。

     现在我知道他要做什么了,一个方案的模糊的轮廓在我头脑里逐渐成型了。从声音来看,他在我上面的某处。我可以轻松的找到他。尾随着他直到出现合适的机会,然后袭击他。但我此时实际上没有任何防护,完全的暴露着,没有任何准备。我习惯于用特定的方式做这种事。此时步出我谨慎的界限之外令我感到极端不安。

     一阵轻微的战栗爬上了我的脊背,我该怎么做呢?

     最直接的回答当然是,马上收手。我亲爱的黑暗的后座上的朋友在做这件事。我只是在旁边,因为我有驾照。我们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他和我。我们形成了一个谨慎的平衡的存在,一个生活在一起的方法,通过我们HARRY的解决方案。然而现在他狂暴地跳出了HARRY画出的谨慎的,美好的粉笔线。为什么?愤怒?难道是我遭受的入侵激怒了他,唤醒了他,导致他主导了这次报复吗?

     他并非迁怒于我--他看来一如既往的冷酷,平静而愉悦,渴望着他的猎物。我也没有感到愤怒。我感觉--我有些半醉的感觉,象喝了酒一样,摇摇欲坠的行走在狂喜的刀刃边缘,我摇摆着,内心中泛起一连串的悸动:好奇的感觉,我想我曾经想过的感情一定就是这种感觉。这种轻率的情绪驱使着我来到了这个危险的,不洁的,不在计划中的地方,来做一些事情,在我做出计划之前。即使我完全知道这些,我严重的希望希望做这个事情。我不得不做。

     好在我并非没有遮蔽,我在房间另一角发现了一大堆石膏板,是用热缩塑料包装起来的,片刻功夫我就用热缩塑料做成了一个围裙和一个样子奇怪的透明的面具,鼻子,嘴,眼睛都开了孔,这样我就可以呼吸,说话,看东西。我拉紧它,感到它能使掩盖我的特征令我无法被认出。我把它折到脑后打了个笨拙的结,完美的匿名者。可能看起来很傻,但我习惯于在狩猎时带着面具。在神经质的强迫心理作用下来尽力把一切做好,这是我能考虑到的最后的一件事了。它使我可以稍微放松一些,这是个好主意。我从手提袋里取出橡胶手套带上,现在我准备好了。

     我在第三层发现了Jaworski.他脚下已经堆了一堆电线。我站在楼梯间的阴影里看着他拉着电线。我退后些蹲在楼梯间里打开了手提袋。用我的胶带把那些带来的照片挂起来,那些失踪女孩们可爱的照片,带着各种可爱的挑逗的姿势。我把它们贴到水泥墙上。这样当Jaworski走过这道门上楼梯的时候就能看到。

     我回头继续看着Jaworski,他正在拉另外的二十码长的电线。里面被什么东西卡到了,怎么也拉不出来。Jaworski猛拉了两次,最后从后袋里拉出一把巨大的的切断刀,剪断了电线。他捡起脚下的电线把它们在前臂上绕成一个紧紧的线圈。然后他朝楼梯走来--朝我走来。

     我缩回到楼梯间里等待着。

     Jaworski没有尽力保持安静,他没有预料到会有任何打扰,--当然他更不可能想象到会有我这么一个人。我听着他的脚步和电线在地上拖着发出的沙沙声。近了--

     他穿过了门,径直走过去,他没有看到我,却看到了那些照片。

     “呼,”他说。就在此刻他的胃部被重重一击。他盯着,张大了嘴,动弹不得。这时我在他身后用刀子抵住了他的喉咙。

     “不许动,不许出声。”我们说。

     “嘿,看--”他说。

     我转动手腕把刀尖刺入了他下巴下面的皮肤中。他发出了痛苦的丝丝声,一串血珠糟糕的渗了出来。如此多余。为什么人们不能只是听着呢?

     “我说过,不许出声。”我告诉他,他现在安静下来了。

     接下来唯一的声音就是胶带的嗤啦声,Jaworski的呼吸声,和黑暗旅人的静静的吃吃的笑声。我封住了他的嘴,折了一段Jaworski珍贵的铜线把他的双腕捆在一起,把他拉到另外一堆用热缩塑料包装的石膏板旁边。片刻功夫我已经把他绑好并固定在这面临时凑数的桌子上了。

     “让我们谈谈,”我用黑暗旅人柔和冰冷的语气说。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允许说话。无论如何封口胶带使开口变得困难。所以他保持沉默。

     “让我们讨论一下那些失踪者,”我们说,同时揭开了他嘴上的胶带。

     “哟...唔...你,说什么,”他说,他的口气有些心虚。

     “我认为你知道我的意思,”我告诉他。

     “不--不,”他说。

     “你知道,”我们说。

     也许说的简短些是明智的,我的时间不多了,整个夜晚也很快会过去。但他变得勇敢起来。他看着我闪亮的脸。“你是谁,警察还是什么?”他问。

     “不,”我们说,并切去了他的左耳。它是最近的。刀子非常锋利,他有一会儿不能相信发生在自己身上,从此永久的再也没有左耳了。于是我把那只耳朵放在他的胸上来令他相信。他睁大眼睛,吸了口气要嚎叫出来,但我在他这么做之前用一卷塑料塞住了他的嘴。

     “不要这样,”我们说,“不然会发生更可怕的事情。”她们会尖叫的的,当然,但是他不需要知道这个。

     “那些失踪者?”我们用轻柔,冰冷的语气问,等待了一会,看着他的眼睛,来确认着他不会尖叫,然后移掉他嘴里的东西。

     “天哪,”他嘶哑的说。“我的耳朵--”

     “你还有另外一个,还不错。”我们说。“告诉我们关于这些图片里的女孩子的事。”

     “我们?你是什么意思,我们?天哪,我很疼。”他呜咽着。

     有些人就是不明白,我重新用胶带封住他的嘴,然后开始工作。

     我几乎失去自制了;在这种情况下非常好办。我的心疯狂的跳着,我要很费力才能控制住我的手不抖动。我开始工作,探索着,寻找着总是在我指尖之外的某种东西。激动--和可怕的挫败感。内心的压力膨胀着,向上爬进我的耳朵里,尖叫着寻求释放--但是却不能释放。只是不断增长的压力,和一些我无法感受的奇妙的东西。等待着我去找到它,享受它。但我找不到它,我的老标准也不能给我带来任何快乐。该怎么做?在我内心乱作一团的时候,我割破了一条血管,一团可怕的血在看门人身边的热缩膜上汇集起来。我呆了片刻,寻找着答案,却一无所获。我朝外看去,透过窗框,我凝视着,忘记了呼吸。

     水面之上的月亮现在完全可以看到了,我不能解释是什么原因,它看起来是如此的公正,如此不可缺少,有一刻我只是呆呆的看着窗外,穿过水面,看着它的辉光,非常的完美。我恢复回了我自己,我摇动着,撞击着那个临时的工作台。因为月亮吗?...或者是那水?

     如此之近...我如此接近某个东西以至于我几乎可以嗅到它的气味--是什么呢?我浑身战栗着-就是这样,它令我浑身战栗直到我的牙齿打架。为什么呢?它是什么意思?有什么东西在那里,一些重要的东西,一些无法抵抗的纯洁而透明的东西在月亮和水面之上,远远超出了我片鱼刀的刀尖,而我无法捕捉到它。

     我回头看着那守门人。他令我非常恼怒,他躺在那里的样子,身上覆盖着临时的标记和不必要的血液。但是在美丽的福罗里达的月光的冲击下,一个人很难一直愤怒下去,热带的微风吹拂着,迷人的夜色中带着胶带卷曲和恐惧的呼吸的声音。我几乎不得不微笑了。有些人选择死于一些非常不寻常的事情,但这个讨厌的小人物,为了一卷铜线死掉。看看他的脸:如此痛楚,困惑和绝望。如果我不是感到极端失败的话,也许我会认为这很有趣。

     他确实值得我花费更多的努力;毕竟我失去常态不是他的错。他还没有坏到可以排到我的行动列表榜首的程度。他只是个讨厌的小懒鬼,为了钱或找乐子杀了几个孩子,据我所知只有四到五个。我几乎怜悯他,他真的没有做好进入职业协会的准备。

     好,回去工作。我走回到Jaworski身边。他已经不是那么痛楚了,但他在我通常的手法下看来仍旧过分活泼。当然我今天没有带来那些高度专业的工具,但接下来的一定会令他觉得有些小小难过。象那些真正的演员一样,他没有抱怨。我感到一阵强烈的情感涌动,减慢了我匆匆迈向他的步伐,我花了相当的时间在他的双手上,他也以同样热烈的情感回应我,然后我缓缓离开,迷失于快乐的研究中。

     最后他压抑的尖叫声和沉重的打击声把我拉了回来。我记起我甚至还没有确认他的罪行。我等着他安静下来,拿掉他嘴上的塑料。

     “那些失踪者?”我们问道。

     “哦天哪,哦,上帝,哦,天哪。”他虚弱的说。

     “我不这么认为,”我们说。“我认为我们本可以先抛开她们。”

     “求求你,”他说,“哦,求求你...”

     “告诉我那些失踪者的事,”我们说。

     “好吧,”他喘息着。

     “你抓了那些女孩子。”

     “是的...”

     “几个?”

     他喘息了一会。他的眼睛闭上了,这时我想我也许早该把他解决掉。最后他睁开了眼看着我。“五个,”他最后说。“五个小美女,我不遗憾。”

     “当然你不,”我们说。我把一只手放到他的胳膊上,这是个美妙的时刻。“现在,我也不遗憾了。”

     我把那团塑料塞到他嘴里开始工作。但事实上我只是刚刚开始重新找回我的节奏,就听到了警卫到达楼下的声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5-19 07:3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