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3667|回复: 0

《嗜血法医》(Darkly Dreaming Dexter)--第二十一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2-28 08:3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十一章
“你确定知道我们是在碰运气?”我说。“我们可能什么都找不到。”

“我知道。”小黛说。

“而且我们实际上在这里根本没有权限。我们现在在Broward.而Broward的人不喜欢我们,所以”

“老天保佑,德克斯特,”她笑道,“你像个高中女生一样喋喋不休。”

虽然她这么说很刻薄,但可能确实是那样。而黛布拉,换句话说,她好像拥有一把钢铁般的,捆扎结实的神经。当我们开下Sawgrass高速公路,并驶进Office Depot Center体育馆停车场的时候,她的牙咬得更紧了。我几乎可以听见她的下巴的嘎吱声。

“骯脏的哈瑞特,”我自言自语,不过显然小黛在偷听。

“去你的。”她说。

我的眼神从黛布拉花岗岩般的面部移到竞技场。有那么一会,早晨的阳光直接照射在它上面,使得这个建筑像是被一队飞翔的碟子包围着一样。当然,只不过是门外的灯光设备,像一个大型钢铁制的伞菌在竞技场周围萌芽。一定有人告诉过建筑师他们很有特色。年轻并且精力旺盛。我肯定他们是的,在正确的光照下。我确实希望他们能找到正确的光照。

我们在竞技场转了一圈,寻找人类的迹象。在第二圈的时候,一辆破烂的丰田汽车被停在一扇门后。后车门被敞开,一条绳子穿过它车窗,绕着门柱锁了起来。黛布拉一停好车就打开驾驶位的门,在车轮还在转动的时候就已经走出轿车了。

“不好意思,先生?”她对走出丰田的男人说。他是个五十多岁,穿着老鼠绿的短裤和蓝色尼龙夹克的矮胖的人。他扫了一眼小黛的制服,立刻慌张起来。

“什么?”他说“我啥也没做。”

“你在这里工作吗,先生?”

“当然,不然你说我为什么会在早上八点钟出现在这里。”

“请告诉我你的名字,先生?”

他摸索着口袋。“斯特班.罗德里格斯。我有身份证。”

黛布拉摇手拒绝。“那不重要,”她说。“你来这么早做什么,先生?”

他耸肩,把钱包塞回口袋。“我被要求在大部分时候稍微早到,不过队伍还在路上,温哥华,渥太华,拉斯韦加斯。所以我今天到的稍晚。”

“现在这还有别人吗,斯特班?”

“没,就我。他们都睡到很晚。”

“晚上呢?这儿有保安吗?”

他把胳膊摇了一圈。“保安晚上会来停车场转转,但次数不多。大部分时间我是第一个到的。”

“你是说第一个进去的?”

“是啊,没错,还要问我什么?”

我爬出车,靠在车顶。“为了能早上滑冰而使用赞伯尼磨冰机的人是你吗?”我问他。小黛生气的看看我。斯特班扫了我一眼,注意到我整洁的夏威夷人T恤和宽大的家常裤。“你算什么警察,哈?”

“我是个小警察,”我说,“我只在实验室工作。”

“哦哦哦,当然。”他说,就像明白了一样点着头。

“你使用那个赞伯尼吗,斯特班?”我重问。

“是的,你知道的。他们不让我在比赛的时候用,你知道的。那是穿西服的人用的。他们总喜欢让小孩玩,你知道的。可能是某种庆贺。坐着它挥着手绕一圈,切。不过我得为了早上滑冰而驾驶它,你知道的。当队伍进了镇。我只在早上用赞伯尼,非常早。不过他们还在路上,所以我一会儿会用它。

“我们要在竞技场内部看看,”小黛说,她完全没耐心等我说完了再说。斯特班背过她,一只眼中闪过狡诈的光。

“当然,”他说,“不过你有搜索令吗?”

黛布拉脸红了。这和她的蓝色制服形成了强烈对比,不过这可不是增强她的权威性的最佳选择。因为我很了解她,我知道她会意识到自己脸红并会生气。因为我们没有搜索令,而且实际上,没有任何细微的可以看作是在办公事的事情,我不认为生气是我们最好的战术策略。

“斯特班。”我在小黛说出任何会让自己后悔的话之前道。

“哈?”

“你在这工作多久了?”

他耸肩。“自这里开张开始。这之前我还在老竞技场工作了两年。”

“所以上周他们在冰上找到尸体时,你也正在这里工作?”

斯特班把脸转过去。他褐色的脸变成了绿色。他使劲吞口水。“兄弟,我再也不想看到那样的东西了,”他说“再也不。“

我诚恳的装做同情状点头。“我真的不怪你,”我说,“这就是我们来这的原因,斯特班。”

他皱眉。“你是什么意思?”

我瞥了小黛一眼来确定她没有在抽枪或别的什么。她抿着嘴不赞成的瞪着我,并顿着脚,不过什么也没说。

“斯特班,”我说,我稍微移近一点,并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神秘,“我们认为有可能当你今天打开门时,你会发现同样的东西在等着你。”

“靠!”他爆发道,“我不想跟那种东西有任何关系了。”

“你当然不想。”

“没人想看那种鬼东西。”他说。

“确实,”我同意。“所以为什么不让我们先瞧瞧呢?只是为了确定。”

他目瞪口呆的看了我一会,然后看向仍然皱着眉的黛布拉,她看起来非常惹火,身材被制服衬托得很好。

“我会有麻烦的,”他说,“丢掉工作。”

我摆出真诚的样子同情的微笑着。“不然你也可以进去,并自己一个人找到一堆被切碎的胳膊和大腿。这次有更多哦。”

“靠,”他又说了一遍。“我得到麻烦,失去工作,哈?为什么我要这么做,哈?”

“比如说,因为公民的责任?”

“拜托,”他说,“别瞎干涉我。你完全不关心我会不会丢掉工作?”

他没有伸出手,我觉得这样很有教养,不过很显然他希望得到点小礼物,这可以让他忘记丢掉工作的可能性。非常现实,考虑到这里是迈阿密。不过我只有五块钱,而且我真的想要一块油煎饼和一杯咖啡。所以我只是点头表示大部分都明白了。

“你是对的,”我说。“我们希望你可以不必看见那些尸块。我有说过这次它们很少吗?不过我当然不想让你失去工作。抱歉打扰你了,斯特班。祝你愉快。”我对黛布拉微笑。“我们走,警官。我们应该到别的现场寻找那些手指。”

黛布拉仍然闷闷不乐,不过至少她有天生的合作的智慧。她在我开心的向斯特班挥手的时候,打开车门并爬进去。

“等等!”斯特班叫道。我用一种礼节性的关心的表情瞥了他一眼。“我向上帝发誓,我再也不想看见那些鬼东西了。”他说。他看了我一会,可能是希望我放松并给他一把金币,不过正如我说过的,油煎饼现在在我脑中占了很大的分量,所以我没有发慈悲。斯特班舔舔嘴唇,然后转过身快速的把钥匙插进双层大门的锁孔里。“进去吧。我在这等着。”

“如果你肯定。”我说。

“拜托,大哥,你还想要我怎么样?进去吧!”

我站起来对黛布拉微笑。“他肯定。”我说。她只是对我摇头,一种混合了妹妹的恼怒和警察的嫉妒的心情。她绕过车,在前面领路,我跟在后面进了门。

竞技场里面的冰冷和黑暗没有让我惊讶。它,总之,是一个早晨的曲棍球溜冰场。毫无疑问斯特班知道电灯开关在哪,但他没有告诉过我。小黛解开腰带上的大闪光灯,并挥舞着光柱在冰周围晃了一圈。我在灯光从一个球门的网子移到另一个的时候屏住了呼吸。她绕着冰场慢慢的扫视了一周,停了一两次,然后回视我。

“什么都没有,”她说,“靠。”

“你好像很失望。”

她嗤笑,直接走出去了。我留在滑冰场的中央,感觉到冷气从冰上升起,想着我的快乐回忆。或者,更真确的说,不只是我的快乐回忆。

因为当小黛转身走出去的时候,我听见我肩膀上面的某处传来细小的声音。冷酷的干巴巴的咯咯的笑声,一个低于听觉极限的熟悉的可怕的接触。当亲爱的黛布拉离开时,我一动不动的站在冰上。闭上眼睛聆听我的老朋友会说些什么。这没什么,不过是私下的耳语,不出声的提示,不过我聆听着。我一只耳朵听着他咯咯的笑并喃喃的说着可怕的事,一只耳朵听见黛布拉正在让斯特班进来并打开灯。

过了一会,当这小小的无声的耳语声音突然增大变成喋喋不休的快乐心情和好脾气的惊骇的时候,斯特班听从了黛布拉的吩咐。

这是啥?我有礼貌的问。我得到的回答只是一阵饥恶的快感。我不知道它表达了什么意思。不过当尖叫开始时我一点也不惊讶。

斯特班叫的非常难听。是一种嘶哑的,像被扼住脖子的呜呜声,听起来更像是得了重病而不是别的。这人尖叫的时候没有一点乐感。

我张开眼睛。在这种情况下没必要去寻找,而且也没什么好听的。耳语在尖叫开始的时候就停止了。无论如何,尖叫已经说明了全部,不是吗?所以我张开眼睛,刚好看见斯特班跳出竞技场顶里面的小储藏室并蹦上溜冰场。他格吱格吱的穿过冰,一边滑,一边摔倒,嘶哑的用西班牙语呻吟着,最后头像前的摔进甲板。他爬起来向大门奔去,恐惧的呜呜叫着。

黛布拉从门口进来,拔出枪,斯特班连滚带爬的与她错身而过,摔倒在白天的光芒中。“那是什么?
”黛布拉举好了枪说。

我歪着脑袋,听着最后的干巴巴的咯咯的笑声的回声,现在,呜呜的惧怕声仍在我耳朵响起,我明白了。

“我相信斯特班发现了什么。”我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5 01:3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