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4521|回复: 0

鲁班尺又一新书------《古怪的微笑》正文 第九章 冰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7-10 05: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人诧异的望着易士奇……。

  王警官走上前来,对易士奇微微一笑,道:“这不是伊古都,而是他的父亲,伊老爹。”随后将易士奇引见给老人。

  易士奇此时才仔细的看着伊老爹,老人果然与伊古都极为相像,身材、脸型和眼睛,甚至就连皮肤上的紫色疙瘩都如出一辙。

  老人拄着一支竹拐杖,眼眶有些红肿,他犀利的目光射向了易士奇,口中缓缓说道:“这么说,是你把古都引到此地来的?”

  “是的,万万没想到……。”易士奇歉疚说道。

  王警官插话道:“易老师,老爹是伊古都唯一的亲人,已经九十高龄了。湖南警方用车直接送来的,也是刚刚到,介绍完情况,正准备去认尸,想请你一块去,方便照料。”

  易士奇点头应允,这是应该的。

  镇医院太平间,灯光明亮,省里的那位著名的法医也在场。王警官示意易士奇搀扶好伊老爹,自己上前拉开第八只冰棺。

  浑身赤裸、面色灰白冒着寒气的伊古都静静地躺在里面,由于冰棺长度不够,他的腿部是弯曲着的。

  老人颤颤巍巍的上前,伸出枯槁的手轻轻的拍打着儿子的脸颊,热泪滴落在伊古都微笑的脸上……。

  易士奇紧紧地扶住了悲伤的老人,由于他的缘故,使得这古稀老人丧失了唯一的亲人,自己是万分的愧疚。

  这边,王警官与法医心中也不是滋味儿,扭过了脸去。

  “不对啊,古都的脑子呢?”老人停止了拍打,自言自语道,神色十分严肃。

  “什么?老爹。”王警官诧异的询问道。

  “给我看看另外的那几个死人。”老人语气异常郑重。

  王警官与法医面面相觑,最后仍按老人的意愿拉开了其余的七只抽屉。

  老人走过去,挨着个儿的在每一个尸体的脸颊上拍打……。

  “他们的大脑都没有了。”老人说道。

  大家都怔住了……。

  法医颤抖着的声音:“你是说,这些人的大脑,脑子都不见了?”

  “不见了。”老人冷漠的回答。

  法医似有不信,但他尸检时的确没有进行过开颅检查,因为那属于非正常程序。

  王警官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拨通了侦破组的电话。

  不多时,赵局长带人匆匆赶来了。王警官当下汇报了伊老爹的奇怪发现。

  “开颅。”赵局长思忖片刻,命令道。

  法医省去了刮发的麻烦程序,直接切开了第一个死者杨老伯的额部,用力掀开天灵盖……。

  所有人都呆怔住了,那颅腔内空空如也,杨老伯的脑组织不翼而飞了。

  第二个霍婶婶,下面李叔叔全都是一模一样,他们的脑子都没有了。

  “好了,你们继续工作,我们走。”赵局长眼睛瞥了伊老爹一眼,等下轮到伊古都开颅,老人在场多有不便。

  易士奇搀扶着老人走出了镇医院,来到空旷的街道上,他深深的呼出了肺中的浊气,人活着多好啊。

  赵局长请老人和易士奇来到一家餐馆吃晚饭。

  用餐时,老人只是默默地喝了点汤水,一言不发。

  伊老爹安排和易士奇住在一起,赵局长特意嘱托易士奇照顾好老人。

  老人进了房间,依旧默默无语。易士奇知道他心里难过,于是也就没有打扰老人。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待着,许久许久,谁也没有说话。

  “好啦,我们准备出发。”老人突然站立起来,目光炯炯。

  易士奇吓了一跳,惊讶的问:“老爹,去哪儿呀?”

  老人恶狠狠的目光,一字一板道:“下蛊。”

  易士奇心中一凛,顿时生出一股寒气。

  月色迷离,若隐若现,易士奇扶着伊老爹来到了山阴村的水塘边。

  “古都就是死在这里的么?”老人道。

  “就是这里。”易士奇小心翼翼的回答着。

  老人放下竹杖,自怀中掏出一个青花小瓷瓶,与伊古都那只瓷瓶大小相仿。

  “她是那只金蚕的妈妈,在此瓶中已经几十年啦,今晚是出手的时候了。”老人自言自语说道,同时用他那枯槁的手拽出瓶塞。

  阴晦散射的月光下,瓶口处出现了一个金黄色的小脑袋,先是谨慎的四周打量着,然后长吁了一口气,“呼”的一下跳了出来,敏捷的身影,稳稳的落在了地上。此刻,水潭边原本喧嚣的蛙鸣虫唱顿时肃静了,万籁俱寂。

  “去吧,去你想去的地方。”老人口里含含糊糊的又念了几句巫咒。

  那母金蚕先是在原地慢慢地打着圈,然后突然停住了,头冲着山阴村杂木林方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易士奇望着那个方向,那里还有一所房子,在晦涩的月光下,显得有些阴森。那是破军,玄武七煞阵的第七位,李西华的家。

  金光一闪,那母金蚕直奔那所房子而去。

  易士奇望着老人,老人犹豫着拄起了竹杖,由易士奇搀扶着慢慢朝杂木林方向走去。

  月光慢慢变得清晰了,阵阵凉风吹过,山阴村朦胧之夜,有一种沁人心髓的寒意。

  易士奇与老人蹑手蹑脚走到了房子跟前,躲到了一株大樟树后,放眼望去……。

  院中的空地上,金黄色的母蚕蹲伏在地上纹丝不动,身子弓起,虎视眈眈,蓄势待发。

  对面丈许远处,爬着一只拳头大小,浑身雪白的蜘蛛,两只红色的眼睛在月光下如同两粒红宝石般晶莹,它身边两尺范围内的地面上,俱是白霜。

  “啊,那是冰蛛!”老人颤抖着的声音。

  “冰蛛?”易士奇第一次听说这种生物。

  老人压低声音说道:“我是第二次见到此物,冰蛛产自西域的火焰山,”他望了眼易士奇诧异的神色,接着道,“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五行相生相克,热极之所必有寒物相克之。此蛛所结丝网晶莹剔透,坚韧异常,可捕食天下之毒虫,不过中原甚为少见,是极为稀罕之物,所以我们苗疆蛊术中并未有此冰蛛蛊,也是取之不易之故。”

  “此物敌得过金蚕么?”易士奇有些不放心的问。

  老人不及答话,紧张的目光盯在了院子里。

  月光下,冰蛛蓦地发起了进攻,只见它突如其来的一个后滚翻,屁股尾部喷射出亮晶晶半透明的一张网,伴随着一团白气,迎头罩向金蚕……。

  老人抓紧了易士奇的胳膊。

  金光一闪,金蚕向左避开两米来远,冰网扑空了。此时冰蛛回头看准金蚕方位,稍微调整下角度,又疾射出了一张网凭空罩下,接着又是一张,刹那间,冰蛛射出数张冰网,寒雾弥漫,封死了金蚕四周的退路。

  此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金光冲天而起,在漫天冰网即将罩下之前,金蚕穿过缝隙,跃出了界外,落在院内一株白果树下垂的树叶上。

  冰蛛又扑空了,掉转头来已不见了金蚕的踪影,它连连旋转,寻找金蚕,却唯独没有向上看。

  就在这时,房子里传出来怒骂声:“白白养了你这许多年,竟然还是这么笨!”话音未落,只见一个老太婆手持一根竹竿气冲冲的走了出来,未及树下便竹竿横扫,“呼”的打向了金蚕隐伏着的那根树枝……。

  “老蛊婆!”易士奇惊呼道。

  就在竹竿击到树枝的瞬间,但见金光闪处,那金蚕竟跃上了竹竿并沿竿而下,直奔老蛊婆。老蛊婆大惊,忙撤手扔竿,但为时已晚,金蚕尖利的喙轻轻的划过并刺破了老蛊婆的手背……。

  老蛊婆大叫一声,脸色大变。

  那金蚕在半空里一个折转,又凌空扑下,落在手足无措的冰蛛背上,同时锋利的尖喙刺入了冰蛛的后颈。

  “不可!”伊老爹大叫一声冲了出去,易士奇随后紧紧跟了上去。

  老蛊婆见到有人埋伏,一跺脚拔腿就逃,窜到山边钻进了杂木林中。

  金蚕的尖喙深陷冰蛛颈中冻住了,白色的寒气已经侵入金蚕体内,金黄色的皮肤染上了一层白霜,浑身瑟瑟发抖。

  老人顾不上冻伤,伸手捉住金蚕有力拽下,另一只手递至嘴前,张口咬住手背上突起的静脉血管,用力扯断,鲜血涌将出来,洒在冻僵了的金蚕身上,同时将冰冷的尖尖的喙塞入了自己手背断裂的血管中……。

  “老爹,你这是做什么?!”易士奇急叫道。

  老人苦笑道:“这母金蚕也是头一次遇到冰蛛,不知道厉害,这至寒之物岂可吸食?最后只能以我的血来救活它啦,别的都已来不及了。”

  “我们赶紧去医院吧。”易士奇急切道。

  “那老太婆太过阴毒。”伊老爹怨道。

  “这就是我说起的那个老蛊婆,可惜没能逮住她。”易士奇惋惜道。

  “她逃不掉了,她已经中了金蚕蛊,而且是蛊毒直接入血,活不到天亮了。”老人冷冷的说道

  “我们走吧。”易士奇搀扶着老人向镇上走去。

  冰蛛经受不住金蚕那致命的一刺,金蚕喙中注入的蛊毒已经在分解冰蛛的体内脏器组织,随着阵阵白色寒雾的散去,冰蛛渐渐的改变了颜色,由原先的晶莹透明,逐渐变成了灰白色,那对如宝石般的红眼睛也褪变为黄褐色,世间罕见的冰蛛死去了。

  易士奇搀扶着老人刚刚转过山脚,就感到老人似有不妥,老人浑身打颤,牙齿咯嘣咯嘣直响,老人示意停下来,易士奇扶他斜躺靠在石壁上。

  老人喘着气,看了易士奇一眼,艰难的说道:“易先生,我的年纪太大啦,经受不起这寒毒了,我想在临死之前拜托你一件事。”

  易士奇吃惊道:“马上就到医院了,老爹再坚持一下。”

  老人苦笑了一下,道:“我自己就是大夫,我知道时间不多了,务必请你答应一个老人最后的请求。”

  “好吧,老爹请说。”易士奇点头道。

  老人道:“这只金蚕已经跟了我五十多年了,如同亲生子女一般,我现在将它托付与你,请你收养它。”

  “可我不知道怎么饲养啊。”易士奇口中叫道,实际内心却很是喜欢这个金黄色的小东西,尽管是剧毒的。

  “你听我说,先不要插话,时间无多。我们苗家可以土葬,所以请你将我和伊古都运回湘西苗寨安葬,今次我们那里的派出所有人一同来的,可以带你到苗寨。我的家在寨后山顶处,是一所独立的高脚楼,你可以在我卧榻席子底下找到一本家传古医书,书的名字是《金蚕蛊术方》,里面讲述了收养金蚕方法和放蛊术以及解蛊毒的药方,这可能是唯一的存世孤本了,就送与你吧。

  我和伊古都就葬在我家屋子后面即可,世间我无亲无友,家徒四壁,也从来没有存下钱,你看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就随便拿吧,最后一把火烧掉那屋子就行了。”老人说罢长出了一口气,低头颤巍巍的掏出那个青花瓷瓶在手中,流着泪看着已经恢复气色的金蚕慢慢的爬到了瓷瓶里,轻轻的盖上瓶塞,然后郑重地将瓷瓶递与易士奇。

  易士奇接过瓷瓶,万分感慨地说道:“老爹,您请放心吧,托付我的事我一定会办到的。”

  老人用尽最后的一点气力说道:“孩子,你是这个世上唯一懂得和拥有金蚕的人了,记住,要有悬壶济世之心,不可贪图富贵和金钱,金蚕可害人也可救人,切记。”

  天边飘来黑色的乌云遮住了月亮,夜空暗淡了下来,易士奇抱起来已经断气的伊老爹,心情沉重的向镇内走去。

  今后自己的命运可能要有所改变了,他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5 01:0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