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4866|回复: 0

鲁班尺又一新书------《古怪的微笑》正文 第十一章 千里赶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7-10 05: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人从身后拍了拍易士奇的肩膀,易士奇回头望去,是王警官。

  “易老师,刚才太可怕了,那些是什么鬼东西?幸亏跑得快。赵局长请你回侦破组谈一谈,顺便做个笔录。”

  易士奇跟随着回到了派出所。

  会议室里,部、省厅的专家也在场,气氛郑重。

  “易老师,请你再把伊老爹死亡的前后过程再给大家说一次。”赵局长首先发话。

  易士奇只得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再重新叙述了一遍,众人听了均感到匪夷所思。

  “老蛊婆自称是李西华的母亲,你们知道这个情况吗?”易士奇问道。

  王警官道:“这个情况不掌握,从户籍上查看,除李西华当年念大学时迁出户口外,登记的就只得李小华一个人。其父母可能早亡,户口很早以前就已经注销了。”

  “这个需要再仔细查一查。”赵局长插话道,随后问易士奇,“伊老爹临死前有没有说什么?”

  “有。他临终嘱托我将他和伊古都的遗体运回湘西苗寨安葬,并说政策规定他们可以土葬。”易士奇说道。

  “这个么,恐怕有难度。”赵局长嗫嚅道。

  “伊老爹说遗体直接运回,苗寨里的人就不会跑来山阳镇闹事了。”易士奇见情形不妙,就捡政府的要害处瞎诌了几句。

  “啊,我们需要研究一下。”赵局长果然上当了。

  这时,负责前往山阴村取证物的侦察员们返回了,灯光下的塑料证物袋里赫然塞着一只硕大的灰白色冰蛛。

  “只找到这个白蜘蛛,未发现所谓金蚕的尸体。”侦察员汇报说。众人齐上来围观,俱是啧啧称奇。

  赵局长眼睛望望易士奇,易士奇耸耸肩,道:“也许被什么动物叼走了或是吃了。”

  王警官送易士奇出来时,夜已三更,小镇的居民都已沉入梦乡。

  “易老师,我们问过了,九月十四日的电子邮件是李小华发的。”王警官说道。

  “哦,是这样,我明白了。”易士奇松了口气。

  回到了客栈,易士奇和衣躺在了床上,将瓷瓶由怀中掏出放在枕边,他明白了,那些黑色的尸虫是由于惧怕自己怀揣的金蚕所以才绕过他而行,这金蚕救了自己。

  想想,还是打开自己的背囊,摸出件衬衣包好瓷瓶藏入背囊,一面从夹层中拿出乾隆指骨和铜钱,指骨微微有些发烫,与在火车上初见伊古都时同样。

  我懂了,乾隆爷指骨上的杀气在遇到毒物或危险时会有一定的反映,这是千古帝王的杀气,易士奇想。

  连日来的紧张和劳累使易士奇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方才醒来。来到街上胡乱吃了些早点,然后来到了派出所。

  王警官告诉他,领导已经研究同意了伊老爹父子遗体运回湘西苗寨安葬,送老爹来的当地警方负责押送。易士奇可以自行租用两只冰棺盛殓遗体,并根据老人遗愿负责一路护送到家,并做好当地群众思想工作。

  “什么时候启程?”易士奇问。

  “越快越好,湘西苗寨那边目前还不知道。”王警官道。

  易士奇点点头,接过来由贵州警方开具的伊老爹父子的死亡证明,心中别是一番滋味。

  “是你发的第二封邮件?”易士奇盯着小华的眼睛。

  小华脸一红,低下了头。易士奇发现女孩的脖颈处也是一抹红晕。

  “哥哥说过,如他有不测,易大哥会来照顾我的。”小华有些羞怯的瞄了易士奇一眼,又接着道,“所以,在哥哥去世七天后,我按照哥哥上一封邮件的地址给你发了邮件,那是九月十四日,我记得很清楚。易大哥,你不高兴?”

  易士奇望着这个纯真可爱的女孩,心里一阵激动:“没有哇,我很高兴。放心吧,小华,我要带你离开这里,到广东去,去看大海,好么。”

  女孩明亮的眼睛憧憬着未来,她嗫嚅道:“我能工作吗?”

  “当然。你不想上学么?我可以让你进我们学校读大学,哪一个系都没问题。”易士奇鼓励道。

  “不,我想挣钱,挣许多钱,好补贴你的家用。”小华认真的说。

  易士奇心中一热,一个念头蓦的涌上来:我今生定要娶她为妻。

  “易大哥,你脸怎么这么红?”小华诧异的望着易士奇。

  “哦,我明天就要送伊老爹父子遗体返回湘西苗寨,你愿意和我一同走么?”易士奇期望的目光。

  “我想等哥哥的遗体火化,我此生要永远带着哥哥的骨灰,我不想他太孤单。”女孩幽幽道,几滴泪水落下。

  “好吧,我会速去速回,也就是几天时间,你先收拾好要带走的东西,等着我好么?”易士奇道。

  小华含泪点了点头。

  次日清晨,易士奇乘坐在一辆东风货车的驾驶舱里,载着盛有伊老爹父子遗体的两只冰棺,前面由湖南的那辆警车开道,一路沿着崇山峻岭向湘西而去。

  出乌蒙山区后一直东行,进入湖南渡沅水过凤凰古城,傍晚时分终于来到了麻阳苗族自治县境内。汽车穿行于湘西山区的盘山公路,这里山深林密,人烟稀少,道路崎岖,约摸又行走了两个时辰左右,他们来到了一座峡谷之中,远处传来了阵阵的芦笙曲,山间可以望得见有火把的亮光。

  前面的警车停了下来,一位警员走过来告知,前面的坝子就是所要到的苗寨了,今晚碰巧赶上苗家的芦笙节,此地的苗家在这个节日祭祀祖先,各村各寨的姑娘们都会盛装,佩戴银花银饰,小伙子和芦笙手们都各自带着芦笙,男子青年各自围成圆圈,在寨内的坝子上吹笙跳舞,大概会持续四五天时间。进入坝子时,村长或族长可能会提出一些问题,因此要有所准备。

  易士奇允诺所有问题由他来应付,事已至此,一切都听天由命了。

  汽车徐徐驶进了坝子,热闹的人群静默了下来,好奇的山民慢慢围了上来。

  易士奇跳下车,与那两名警员向迎上来的村长走去。警员们先向面色黝黑的老村长介绍了情况,众人的目光都射向了易士奇。

  “先把伊老爹父子抬下来。”老村长吩咐道。

  七八个小伙子跳上车,小心翼翼的抬下那两只冰棺,透过有机玻璃棺盖,看得见伊老爹和伊古都静静的躺在里面,易士奇心中一阵莫名的酸楚。

  “听说伊老爹生前留有遗言?”村长盯着易士奇问道。

  易士奇点了点头,心情沉重的说道:“老爹是在我的怀里去世的,他嘱托我将他和伊古都的遗体送回苗寨,安葬在寨子山后面他家高脚楼的房后,然后再将房子烧掉。”

  村长面色略微和悦些,道:“嗯,老爹是有说过这样的想法。”

  旁边一个人称族长的黑瘦老人慢吞吞的说道:“老爹父子是怎么死的?”面现疑色。

  “中蛊。”易士奇道。

  “老爹是我苗疆第一高手,怎么会轻易中蛊?恐其中必有隐情吧。”族长沉下脸来。

  易士奇便将如何与伊古都火车上相识,前往山阴村治蛊毒,伊老爹如何为救金蚕而身中冰蛛寒毒身亡一事原原本本叙述了一遍,最后加上了老蛊婆如何死于金蚕蛊的情节。

  “那么金蚕呢?”族长阴鸷的目光。

  “与冰蛛同归于尽了。”易士奇心想伊老爹把金蚕托付与他,而未让其转交族人,必有一定的道理,因此还是隐瞒下来为好。

  “无论如何,伊古都父子的死起初都是因我而起,我愿意承担安葬的所有费用,同时,为了向苗寨表示歉意,我愿意为寨子提供五万块钱,帮助那些失学的孩子们。我是一个大学老师,经济上也不十分富裕,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你们一定要收下。”易士奇诚恳地表示。

  人群中一阵骚动,五万块毕竟不是一个小数目,尤其是在这贫困山区里。

  村长脸上露出了笑容,代表全寨表示感谢,并邀请易士奇参加晚上的篝火晚会。

  易士奇婉言谢绝了,告诉村长他决定按照自己老家的风俗,今天夜里为伊老爹父子守灵,并请村长派人抬棺上山。

  村长痛快地照办,并吩咐叫人备上些酒菜送上山,供易士奇饮用,同时在伊老爹家屋子前生起篝火。山里夜晚天气寒冷,他告诉易士奇。

  易士奇松了一口气,接下来按老爹的遗愿就要开始寻找那本旷世奇书《金蚕蛊术方》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1 12:1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