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37937|回复: 115

[转帖] 《异行录》之《荒村疑云》--月下神秘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1-8 09:29: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作:

异行录 之 古墓迷葬------月下神秘人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13018

明月夜。
  
  湖南省深山中,某部队。
  
  夜色中的军营灯火通明,部队气氛紧张,士兵们执枪巡逻,守卫森严。操场停着一行特殊的车队,车上配备着先进的科技,气氛诡异神秘,那是科学部门的车队。
  
  一座高大陈旧的仓库散发着阴寒之气,仓库外有两名士兵站岗。左边的矮个子士兵望着仓库,厚重的混凝土墙壁灰尘斑驳,仓库门窗透射出冰冷光线,气氛阴森。他好奇的说:“……哎,刚子哥,前几天运到咱们部队的几个大铁柜一样的东西究竟是干什么的?司令员、政委看了好几天,一直存放在冷藏库里,真古怪。你说里面装着啥?是演习吗?”
  
  高个士兵环顾左右,低声回答:“……那不是铁柜,是棺材,里面是死人。”
  
  矮个士兵愣了,说:“啊,棺材?!是什么死人?”
  
  高个士兵说:“东村的大徐种地时挖到三口棺材,他胆子大,打开棺材,里面没有值钱的宝贝,而发现了三具怪异的尸体。”
  
  矮个士兵眨了眨眼睛,惊讶的说:“啊?什么玩意?”
  
  高个士兵说:“大徐没有找到值钱的东西,结果一个尸体复活了,咬了大徐,大徐疯了,剩下的人都吓跑了。出了事之后,东村的人都很害怕,以为惹祸闹了僵尸,村长立刻来我们这通报这件事,求司令员救援。”他接着说:“司令员就派了一队人跟着村长去。”
  
  矮个士兵问道:“然后呢?”
  
  高个士兵说:“找到了三口黑棺材,但里面的尸体都是僵死的,并没有诈尸。”
  
  矮个士兵吐了一口气,说:“这么说也不是闹鬼呀,也许是意外?”
  
  高个士兵说:“是,老百姓最迷信,一传十十传百越说越邪乎。我听当时去抓尸体的小韩说,那些尸体挺吓人,三口棺材的样子也颇为古怪,里面的尸体都没有腐烂,都是文物,司令员就命令把棺材带回来,放在冷库里保存,然后向上级汇报了情况,等上面派人来取这三口棺材。”
  
  矮个士兵扭头看了一眼操场边停着的一行特殊车队,说:“可是,刚子哥,一个小时前那些来取棺材的科学家们都已经来了,咱们司令员为什么偏偏又不让他们取走棺材尸体?”
  
  高个士兵说:“市国安局头头老刘是咱司令员的老战友,司令员发现这些尸体后,就通知了他,他就赶来看看。尸体在咱们部队放了两天,老刘和司令员商量了,想自己研究研究这些尸体,弄出个报告,整好了是立功,对咱们部队也有好处。老刘于是找来一批考古家之类的学者,已经研究了一天,听说收到了一些成果,有很意外的重大发现,这时候上面派来的人要取走棺材和尸体,哪能行啊。既然咱们部队先研究上了,就应该研究完。”
  
  他看了一眼车队,接着说:“我跟你说,我听说这些上面派来取尸体的专家可不是什么考古家之类的学者,而是卫生部的特别专家,不一般啊!”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09:29:50 | 显示全部楼层
  矮个士兵惊诧的说:“卫生部的人怎么来了?为了三具尸体吗?可不得了!那些尸体究竟为啥惊动了卫生部?咱们部队私自把尸体扣住,这么整不是要闹事吗。司令员真是瞎胡闹,这玩意是咱们扛枪的整的吗?玩呢?还跟人家知识分子较劲。”
  
  高个士兵笑道:“司令员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他从战场上下来的,立过功,辈分高,脾气倔,他连总区的老领导们都不怕,别人更要敬他三分,他一定要先调查尸体,天王老子来了也没办法。老刘提出意见,与卫生部的人商量说可以合作,军方和卫生部一起研究尸体,遭到卫生部的人断然拒绝,他们还对司令员发脾气,比秃尾巴狗还凶。”他接着说:“咱司令员二话不说就把卫生部的人软禁起来了。老刘就说那些卫生部的专家证件不全,手续也少,要待核实一下,就把他们先扣起来了,已经扣了一个多小时了,就是不把尸体给他们。”
  
  矮个士兵点了点头说:“他娘的,强龙不压地头蛇,有道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帮卫生部的人真是太装了,给脸不要脸。不就是几具尸体,都是为国家做贡献,还抢什么抢,谁研究不一样?非要抢功,卫生部再牛,还能到咱们军队里抢东西?”
  
  高个士兵一笑:“尸体是我们发现的,也是我们研究的,理在我们这一边。司令员和老刘又进冷藏库看着尸体研究的程度,卫生部再不一般,也得等着咱们部队研究完,再交给他们。”
  
  高矮两名士兵相顾一笑,二人都明白,军方和卫生部之所以这么做,都是为了抢功劳。
  
  夜风猛吹,冰冷的灯光闪烁不停,军营愈加萧杀沉静。突然,库房中响起了枪声!紧接着传出惨叫声!一高一矮两名士兵一惊!转头一看,只见仓库门猛然打开!司令员和几个人冲了出来!
  
  两名站岗士兵见情况突然,倍感惊讶,紧张的问:“司令,出什么事了?!”
  
  司令员年岁已高,身材颇胖,神色匆匆的喊:“快!喊人!紧急情况!”
  
  后面跟着的老头是市国安局局长老刘,也大惊失色的喊叫:“拉警报!赶快把人调过来!带上重武器!”他们身后又跑出几个参谋和身穿白大褂的人,有几个人已是浑身是血。最后跑出两个警卫员,站在库房门口用手枪连续向里开枪,好像在阻挡什么东西。
  
  高矮两名士兵连忙守护在司令员身旁,矮个士兵问道:“司令,库房里究竟出什么事了?”
  
  司令员怒骂:“他娘的!有具尸体诈尸了!”这时仓库门口的两个警卫员连开数枪,似乎抵挡不住,也转身逃出来。军营里响起尖利的警报,冰冷的探照灯也都照射到仓库位置,光柱如箭,照如白昼。听到连续的枪声,正在执勤巡逻的士兵们已经迅速的反应过来,冲过来,埋伏在仓库外,形成了包围圈,围得水泄不通。很快又有大量士兵如潮水一样在军官们的指挥下赶过来,抬起如林的枪,数不清的枪口瞄准仓库门口。顿时,军营中回荡着警报,士兵们荷枪实弹如临大敌,气氛十分紧张。
  
  这时,一条狗从仓库门口走出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09:3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门口走出一条健壮的狼狗,探出头,看着外面水泄不通的人与枪,摇了摇尾巴,低声哼了几下,好像很害怕。司令员焦急的喊道:“虎子,快过来!”
  
  狼狗听见司令员的呼叫,高兴的叫了一声,立刻噌的跑过去,士兵们都认得这条狗正是司令员的爱犬虎子,就像司令员的亲儿子,司令员说是凡大人物都养狗,所以他就养了虎子,虎子是条好狗,聪明,又懂人性,惹人喜欢,司令员干什么都带着它。士兵们连忙让条路,司令员摸着狗头,关切的说:“虎子,怎么样?没事吧?!”虎子舔了舔司令员的手,眼神很惊恐,身体仍然颤抖不安。
  
  与此同时,又有一群专家从军营里冲了出来,赶到仓库前,他们就是被军队扣住的卫生部特派小队。为首的男人约40多岁,文质彬彬,正是小队的负责人,他看到现场紧张的情况,很震惊,问:“陈司令员,这里出什么事了?!……是什么情况?”
  
  司令员见到那男人,神色一变,说:“冯专家,他娘的,邪了门了……有具古尸活了!诈尸了!”
  
  冯专家一愣,质问:“什么?古尸诈尸?!胡闹!哪有什么诈尸?!尸体怎么复活?”
  
  仓库门里人影晃动,摇晃着走出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人。这人染了一身血,前胸有伤口,他瞪着眼珠,面目可憎,左顾右盼,像一个疯子!
  众人惊得倒吸一口冷气,不由得往后退。士兵们端枪瞄准,严阵以待。卫生部的队员们都很紧张,冯专家望着那人,说:“……这……这人怎么了?”他又问:“陈司令员,你们做了什么?!”
  
  司令员怒道:“他娘的,我说一遍了,有具古尸不知道怎么活了!抓伤了人,里面还有两个人没跑出来!”先逃出来的一名专家向着受伤白大褂急切的喊道:“韩专家,你怎么样了?!快过来!”
  
  那受伤的白大褂像没有听到众人的呼叫,而停在门口不动,他突然用力捂住脑袋,十分的痛苦。
  
  众人倍感气氛的紧张和形势的诡异,陈司令员问:“冯专家,我问你,你们既然专程为尸体而来,你说这尸体究竟是什么?!怎么诈尸了?”
  
  冯专家想了想,说:“根据部里掌握的资料,江西省数十年前曾经发现过相似的神秘古尸,除了可能带有传染性物质,之外再没有什么了,我也就知道这些。我们的任务就是将古尸取回到卫生部。古尸又怎么能复活?刘局长,你们究竟做了什么?!”老刘看了看卫生部小队的茫然神色,看来卫生部的专家们真的不知道详情,也不相信古尸会复活。官兵们包围仓库,局势紧张,老刘说:“先别吵了,老陈,先让你的人进去救人!”受伤的专家都是部队请来的,老刘心想即使情况再混乱,也要保证专家们的安全,决不能让专家们出事,否则不好处理。
  
  陈司令员吩咐军官,准备带好人手进入冷藏库救援两名未逃出的专家。士兵们反应神速,行动不乱,向仓库门口靠近,准备进冷藏库,但都弄不清司令员说的诈尸究竟是什么样子,所有人的心里都没有底。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09:30: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支突击小队已经小心翼翼的靠近了仓库,停在大门周围,占据了战术位置。两名士兵比划手势,在队友们的掩护下轻轻靠近停在门口的那名受伤白大褂,准备先救他。浑身鲜血的白大褂突然仰起头,眼珠布满了血丝,喉咙里发出怪吼,像野兽一样狰狞,恶狠狠盯着靠近的两名士兵,十分骇人,像随时都会发动进攻,两名士兵本想救他,但又吓的退回去。
  
  这时,突然有两个卫生部专家打扮的人从人群中走出来!
  
  这二人戴着特殊的防化头盔,身后背着装备,沉默不语。有的人注意到这二人是跟随卫生部小队出来,然后迅速走到卫生部的车队,取了装备随即赶回来。
  
  前面的人径直走到受伤白大褂面前,竟没有丝毫畏惧,他也不说话,突然举起一支怪异的枪,开枪射击,怪枪发出极其轻微的“啾”的声音,射在白大褂的腿上,白大褂摔倒在地,一动不动了。
  
  老刘惊讶的说:“……你们……”
  
  一人射倒了白大褂,另一人则走到陈司令员等人身前,也用同样的怪枪,瞄准所有从库房里逃出的人,连续开枪,将他们全都射倒!
  
  这两个神秘人的行动十分神秘,在场所有人都震惊!陈司令员和老刘都愣住了,陈司令员缓过神来,质问:“……你俩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士兵们见那二人竟把部队专家射倒,不知是什么意图,立刻端起密密麻麻的枪,瞄准了两个人。
  
  形势突变,戒备森严的军营中原本发生了恐怖的古尸诈尸事件,此刻又有两个神秘人物突然出现,将逃出来的专家们射倒,事态更加紧张诡异。士兵们用枪瞄准那二人,射倒数名专家的神秘人竟万分镇静,视千军万马为无物,又抬枪瞄准了狼狗虎子。
  
  陈司令员见那人刚打完人,还要杀狗,又惊又怒,顿时用手护住虎子的头,质问:“住手!你……你敢……”
  
  话音未落,那人已经开枪,虎子还未叫出声就倒地不动。士兵们见那人没有任何犹豫,当着司令员和众人的面射倒人与狗,全都怒火中烧,涌过来,把那人围在中央。
  
  那人却异常冷静,丝毫不在意周围愤怒的官兵和无数的枪口,而是冷冷的对卫生部冯专家说:“把你们的车开过来!”
  
  冯专家连忙点头,吩咐人立刻跑去开车。
  
  神秘人转身对陈司令员说:“立刻把所有人调出军营!”他用锋利的目光看了一眼老刘和政委,接着说:“你们三个留下,其他人现在全都离开,从现在开始,没有我允许,任何人都不能进入这里!”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09:30:35 | 显示全部楼层
  神秘人的声音很年轻,语气冰冷,却有着极大的威慑力,像不想再重复第二次。司令员本想发火,但是感觉到一股寒冷的气息,竟然不可抗拒,众人隐隐感觉到这二人的身份极不寻常!
  
  冯专家说:“陈司令员,你们还是听这两位同志的指挥吧!他们是参加此次行动的特派专家!”
  
  陈司令员和老刘一听,心中十分惊讶,怎么卫生部特派小队中还有特派来的专家?老刘心知已经闯祸,不能再与卫生部对抗,此刻不如把事情都交给卫生部的专家处理,还能推脱掉责任,但他想到仓库里的东西仍然心有余悸。陈司令员命令官兵们撤离,官兵们很快退出军营,仓库周围变得冷清,只剩下卫生部特派小队、司令员、老刘、政委,以及躺在地上的人。
  
  空荡的军营中沉寂无声,阴气森森,两个神秘人拿着怪枪走向库房。二人互相看了一眼,一人停在门外,一个人走了进去,陈司令员等人不禁提心吊胆,同时想看看这两个特派员是如何解决问题。老刘问:“冯专家,这两个同志也是你们卫生部的?”
  
  冯专家低声说:“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们的任务就是运送这几具古尸回去,临行时,领导安排他二人辅助我们的行动,如果在运送过程中有突发事件,就由他二人全权处理。这两位同志在路上也不多说话,我对他们也不太了解,只记着他们的名字,一位叫天下,另一位叫圣者兵,可能也是我们卫生部的。”
  
  陈司令员和老刘互相顾视,暗想:“……圣者兵、天下……这两个人的名字倒是奇怪啊……”
  
  这时,仓库门口灯光闪动,一个巨大人影从门里摇晃着冲出来!众人大吃一惊,竟是一具魁梧的古尸!
  
  冯专家等队员们接到任务时,已经看过古尸的照片,古尸全身青黑色,双目乌黑,裸体无衣,皮肤上镶着密密麻麻的黑色金属甲片,非常古怪,就像穿着一身铁甲。古尸看见众人,笨拙的跑过来,卫生部的队员们哪知古尸真的复活!几名女专家吓得尖叫,不住后退!
  
  冯专家执行过非常多的任务,见多识广,但绝没有见过诈尸这样恐怖的场面。站在门外的神秘人注视着古尸,突然用发射器射出一张金属网,将古尸罩住。金属网非常结实,古尸困在网里,摔倒在地,挣扎不出来。神秘人又从身后取下一个高压喷射罐,走到古尸身旁,向古尸喷射制冷剂,古尸渐渐冰冻,停止了动作!
  
  仓库里走出另一神秘人,说:“一共有两具尸体苏醒,另一具我已经冻在里面,另外还有两个伤员,都已控制住。”众人长出了一口气,看这两个神秘人非同一般,又见他俩毫无紧张情绪,处理这样的诡异事情,竟是得心应手,司空见惯,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冯专家等人不禁对这两个神秘人愈加敬畏,并感到崇敬。
  
  守在门外的神秘人对冯专家说:“立刻装车!”冯专家不敢怠慢,立刻命令特派队队员将三具古尸抬进冷藏车中,车中放着特殊的冷藏柜,带有金属锁,众人很快将古尸放进柜中,又对仓库进行了一番检查,确认无事。神秘人走到政委身前,无视陈司令员和老刘,对政委冷冷的说:“从现在开始,你是这里的最高指挥,记住,刚才发生的是正常的尸体组织反应,古尸长埋于地下,突然挖出来,没有腐化的身体产生条件反射,并没有什么诈尸!”
  
  政委点头说:“……是……知道了!”
  
  陈司令员和老刘紧张的看着神秘人,这两个神秘人摘下头盔,竟是两个英俊的年轻人,散发着冷酷之气。老刘说:“……两位同志,你们……”那射倒数人的神秘人身材高挑,目光冷漠,随即举起怪枪瞄准陈司令员和老刘,语气冰冷:“下次你俩再敢违抗命令,我一定枪毙了你们!”他开枪将陈司令员和老刘射倒!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09:3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政委冯专家等人十分震惊,没想到神秘人连司令员和市国安局局长也都射倒,他们却不敢做声,地上躺着很多人,神秘人对冯专家冷冷的说:“这些人都被打了麻醉剂,凡是与古尸有接触的人,全都要隔离观察。”他接着说:“冯队长,让倪政委派人配合你工作,运送古尸回去,并处理好这些人。”
  
  夜风呼啸,两个神秘人收好装备,上了一辆红旗吉普。二人中进入仓库的人正是天下,是身份特殊的特工,另一名射倒陈司令员、老刘等数人的神秘人叫圣者兵,这人正是广东刘晟墓探索行动后期赶到的指挥官(详见《古墓迷葬》事件)。
  
  圣者兵坐到驾驶位,启动车上的电脑,外表看似普通的仪表盘悄无声息的翻转,显示出大大小小的隐藏屏幕,都是尖端科技,左边屏幕上显示着高精度的卫星定位监控图像。圣者兵熟练的上传资料,天下看着圣者兵,问:“指挥官,这几具尸体是什么?”
  
  圣者兵冷冷的说:“叫我阿兵,记住,在外边不要叫我指挥官。”他接着说:“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间,湘西西南一些地区都发现过类似的尸体,这些尸体被加工改造,保存完好不会腐化,身体机能仍然存在,回到自然环境中会渐渐复苏。它们没有思维,具有攻击性,身体带有毒素,攻击过当地的农民和民兵,受伤者会受到刺激暂时性发疯失去理智,随后慢慢恢复正常。这些尸体都被国家回收保存,进行了秘密研究,一直由卫生部处理。因为当时的技术条件落后,在捕捉过程中造成了大部分尸体破损腐烂,保存下来的完好无损的尸体极少。事隔多年,现在又发现了这种尸体,这次卫生部可以取回比较完好的样本了。”
  
  天下说:“这些尸体有研究结果吗?”
  
  圣者兵冷漠的回答:“据我说知,经过数十年的研究,卫生部的推测是湘西土人为了赶尸而对人体进行的试验。”
  
  天下听到赶尸这个词,颇感陌生,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国外,他并不了解国内各地区的特殊民间风俗。他问:“我们还要随同卫生部护送尸体回去吗?”
  
  圣者兵冷冷的说:“不,古尸已经被控制,交给卫生部处理就行了,不用我们再插手。”他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江西省某地的卫星定位图像,接着说:“这次我们一起行动,还有一个任务。”圣者兵和天下乘坐的红旗吉普悄然启动,消失在夜色中。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09: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漆黑的山林中伸手不见五指。
  
  此时已是午夜,树丛摇曳,夜风呼啸,气氛十分阴森。
  
  天空没有一点星月之光,这种凄凉孤寂的人迹罕至之环境中,草丛里却藏着五个人。一个高个子肩扛一台摄像机,不停环顾四周,一小胖子拿着录音器,还有一个女孩静静的待在草丛中,后面还跟着两个男人。
  
  五个人全都屏住呼吸,四周一片漆黑,他们却不打灯照明,像是怕被发现。五个人注意着周围的动静,悄悄在草丛中前进,扛摄像机的高个子又探头看了周围,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脸上带着失望或麻木的表情。女孩看了看手表,对高个子点头,一旁的小胖子连忙悄悄打开照明灯,灯光昏暗,只发出一丝青光,刚好将一米范围内稍微照亮。女孩走到摄像机前,低声说:“现在是午夜2点,我们一直在树林里等待,还没发现特别的情况出现。”
  
  灯光照明下,见扛摄像机的高个子,拿着照明灯的小胖子和女孩都穿着款式一样的墨绿色T恤衫,胸前印着“第一揭秘节目组”字样,看起来他们是一队记者,另外两个汉子一黑一矮,不似记者,像是本地人,神态却也不寻常。
  
  高个子将镜头给到女孩身后的山野,随后又回到女孩,这女孩非常美丽,又稳重端庄,她接着说:“直到现在我们还没发现江西洞山脚下河西村传言中的闹鬼事件。”
  
  原来这一行人在茫茫夜色中来到荒郊野外竟然在寻鬼!小胖子关掉灯光,黑暗像无边的大口,林子里树叶哗哗作响,草丛舞动不定,四面八方隐藏着无数东西,五个人深一脚浅一脚小心翼翼的前进,突然一阵猛风吹过,小雨点洒落,啪啪打到草叶上,沙沙沙,下起了丝丝夜雨。五人在细雨中都感到一阵凉意,他们又看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发现什么,草丛湿滑,渐渐难行,五人身上混着雨水与汗水,有些疲累。女孩看了时间,低声问身边的黑汉子:“黄大哥,这片树林就是一些村民曾经见过鬼的地点吧?”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09:3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黑汉子见女孩问他,抱怨的表情变为欣喜,说:“我跟你们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片林子。你们应该先问问村民的。”
  
  女孩说:“我们不论到哪儿拍节目,都从不会先通知当事人,隐蔽的拍摄能保证事件真实性。”
  
  黑汉子看着女孩,说:“其实这些闹鬼的事情都是村民们瞎说的,哪有什么鬼呀,就是出了件案子。村民报案后我们也检查了这里,根本就没啥。”他接着说:“苏记者,天气这么热,你们三更半夜的来这里拍,多辛苦!像你这样漂亮的闺女,何苦受这份儿罪。”
  
  女孩笑道:“没什么的,这是我们的工作。”她接着说:“黄大哥,叫我小苏吧,我们这点苦又怎么能跟你们公安干警比呢,你们的工作才是真的辛苦,真的危险。”
  
  黑汉子挠着后脑勺,笑道:“嘿嘿,我们是应该的,应该的。”
  
  五人在草丛中一动不动的藏着,透过草叶缝隙看着无边的黑暗,细雨渐渐停了,夜风吹拂,空气倒有些清爽,小胖子低声问黑汉子:“黄大哥,那河西村大概是什么情况?听说有鬼害人,还有两位警察同志也被鬼魂附体了?!”
  
  黑汉子说:“那些耸人听闻的事情都是编的,河西村就是普通的村子,挺大,没什么特别,出这案子前一直没事情,都是老百姓越说越邪乎。村里的具体情况,现在我也不知道,前几天调查时是有两个伙计出事了,并不是什么鬼上身,没那么严重。你们刚来,知道的倒是不少!”
  
  这时身后的矮汉子插口说:“记者同志,我跟你们说,河西村闹鬼都是老百姓的流言蜚语,没那么夸张。河西村出了件案子,我们警方已经在调查了。照理说我们警方破案的过程中是绝不允许你们新闻媒体介入报道的,但上面既然允许你们来采访报道,你们最好守规矩,别影响了我们工作,你们节目千万不要瞎报道啊,说些神仙鬼怪的,弄出负面影响。组织上特意叮嘱过这点。”
  
  女孩一笑,说:“陈大哥,请你放心,我们‘第一揭秘’节目虽然专门调查神秘诡异事件,但我们是为了查清那些神秘事件背后的真相,并非宣传迷信思想。我们是坚信科学的。”
  
  矮汉子点头说:“这样最好,上面说了,如果你们违反了纪律,我们警方就要赶你们走。”
  
  黑汉子嘿嘿笑道:“小苏,别听老陈吓唬你,他是刀子嘴豆腐心,到时候如果情况允许的话,我和老陈就把案件情况告诉你们,让你们把破案经过拍下来,也不能让你们白走一趟。”
  
  矮汉子说:“胡说,记者同志,别听老黄胡说,记住,一定要保持纪律。”他接着说:“明天我和老黄也要去查案,你们三人就在村里采访,要注意安全,有事就找我们。”
  
  五个人又观察了一会儿,仍无发现,于是往回走,原路返回到一辆印着“第一揭秘”的面包车旁。夜雨已经停了,五人在野外观察了几个小时,身上混合着汗水与雨水,湿漉漉的,很不舒服。小胖子忙从车里取出毛巾和矿泉水分给大家,五个人擦汗喝水休息,扛摄像机的高个检查了一下机器,小胖子给黑汉子和矮汉子递烟,点火,殷勤备至的说:“黄大哥,陈大哥,来,抽支烟休息一会儿,谢谢二位给我们带路,这么晚还配合我们。”
  
  黑汉子吸了口烟,说:“哎,好说,小事一桩!组织上让我和老陈照顾你们,正好我们也要查案,顺路带你们过来,这也是工作嘛。我和老陈刚刚参加这案子,知道的不多,等明天我问问情况,再告诉你们。”
  
  五人喝点水,收拾东西准备上车,这时小胖子一抬头,脸色不禁变青,他看到对面的树林子里站着两个人!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09:3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两个人显然看到黑汉子等人,竟悄无声息的走过来,周围一片黑暗,夜风吹过,令人心惊肉跳。这时女孩、高个、黑汉子和矮汉子也都看到突然在荒郊野外出现的那两个人,五个人顿时感到脊梁发凉,毛骨悚然,难道真的与村民口中的闹鬼有关?!小胖子抬起胳膊指着对面,身体发抖,紧张的说不出话来,高个的脸色也很难看,但他还是从车座上取出摄像机,准备拍摄那两个人。
  
  黑汉子和矮汉子虽然震惊,却缓过神来,护住女孩,高个和小胖子,他俩都掏出手枪,指向那两个人。黑汉子喊道:“……不许动!你们两个!”
  
  那两个人面对手枪,仍然一步一步走来,步伐不乱,气势逼人。黑汉子等五人聚成一团,心惊胆颤的看着那两个人。女孩急对小胖子说:“小潘,打灯!”小胖子“啊”的一声忙从车中取出照明灯,打出强光,灯光亮起,迎面走来的竟是两个身穿黑衣的年轻男子。
  
  黑暗中猛然出现耀眼的灯光令五个人感到晃眼,不敢正视前方,林子里光影窜动,他们慌忙中看到那两个年轻人十分英俊,但神情非常冷酷。
  
  黑汉子看了看那两个人,并不像鬼,但仍然敌友未分,不知是做什么的,喊道:“我们是警察,你们站住别动,不然开枪了!”
  
  女孩、高个、小胖子、黑汉子和矮汉子暗想这两个怪人在三更半夜出现,十分的诡异,即便不是鬼,也一定非同寻常,心中更是紧张。黑汉子和矮汉子不知不觉手中流了许多汗。
  
  两个黑衣人缓步走到近处,停下脚步,众人近距离打量这两个男子,这两个人穿着普通,但是气势不凡,其中一人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另一个人面带笑容,手中还拿着一台类似摄影机的设备,看起来颇为古怪。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09:31:41 | 显示全部楼层
  矮汉子端着枪,颇为紧张的问:“喂,你们别动!你们是什么人?在这做什么?!”
  
  那十分冷酷的人冷冷的反问:“你们是什么人?”
  
  黑汉子等人见对方开口,带着不可抗拒的语气,又带着不屑,但似乎不是很危险,黑汉子指了指矮汉子说:“我们是警察,你们是干啥的?!半夜三更跑来这里做什么?”
  
  那两个黑衣男子没有回话,而是掏出证件,递给黑汉子看。黑汉子看了看证件,一震,神情变得惊慌,又把证件递给矮汉子,矮汉子看了,也十分紧张,将证件毕恭毕敬的还给黑衣人。
  
  黑汉子和矮汉子连忙收起枪,黑汉子干笑道:“原来是中央电视台的同志,误会!误会!两位怎么这么晚还来这地方啊?”他介绍自己和矮汉子:“我俩是县里的刑警,叫我老黄就行,他是老陈。”
  
  冷酷的男子扫了一眼女孩、高个和小胖子,冷冷的问老黄:“他们三个是什么人?”
  
  老黄回答:“啊,呵呵,说起来你们都是同行,他们也是记者。”他转身为女孩介绍:“小苏,这两位也是记者啊,这位叫圣者兵,另一位是天下。”
  
  女孩走到面带微笑的男子面前,伸出手,微笑说:“你好,我们是第一媒体《第一揭秘》节目组的记者,我叫苏小玉。”她分别介绍高个和小胖子:“这是摄影师大韩,这是助理小潘。”
  
  那男子微笑着与苏小玉握了握手,说:“你们好,我叫天下,我们是中央法制频道的记者。”这两个黑衣人正是圣者兵与天下,他们刚刚处理完协助卫生部小队回收古尸事件,便来到这里。
  
  老黄一脸堆笑,对圣者兵说:“真是巧啊,大家在这里遇见。记者同志,我和老陈知道你们可能要来的消息,可没想到你们来的这么快,这么晚了还来这里。”他接着说:“河西村的案子暂时没有太大的进展,罪犯在潜伏着,两位同志在这个时间到荒郊野外来,还是很危险的,要不然让我和老陈陪着两位同志工作?大家一起行动。”
  
  天下说:“谢谢,不用,我们会照顾自己的。”
  
  老陈说:“这样不大好,两位刚到这里,人生地不熟,万一出了意外就是我们照顾不周了。明天两位还是跟我们一起,两位有什么需要我们警方一定尽量满足。”
  
  圣者兵盯着苏小玉,突然冷冷的问:“你们来这里拍什么?”
  
  苏小玉并没有因为圣者兵生冷孤高的态度而生气,礼貌的笑答:“我们来调查河西村的闹鬼传闻,下午才来到这里,一直在拍外景,还没有进村,不过,到现在还没拍到什么。”
  
  小潘笑呵呵的说:“圣大哥,你们央视法制频道来这调查什么事啊?”
  
  圣者兵沉默不答,一脸的冷酷高傲,好像并不理睬小胖子的话。苏小玉见小潘被无视,场面很尴尬,忙笑着对天下说:“天大哥,如果你们不方便说,我们理解,我们也不会多嘴。”
  
  天下笑说:“没什么的,我们是来采访河西村的一件凶杀案。”这样众人间的气氛恢复一些,老陈说:“两位同志,都这么晚了,我们一起进村吧,明天一起调查。”
  
  圣者兵转身离开,并不说话,天下说:“你们先走一步,我们留下来再看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1 12:4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