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16297|回复: 197

童亮短篇灵异小说集(《画眉奇缘》作者)--不定期更新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2-7-22 09:18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21-4-17 09: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black白夜 于 2022-1-11 11:18 编辑

    蜉蝣不懂蚂蚱的“明天”

    作者:亮兄

    我是一个作者,网络上写文章,也是一个上班族。由于喜欢写东西,有个工作上的朋友就给我讲了她的亲身经历,希望我给她写出来,做为一个纪念。

    这个朋友是个插画师,很漂亮。由于工作上经常有合作项目,我们渐渐成了好朋友。

    她在北京乃至全国都算得上有一定知名度。为了保护她的隐私,我在征得她的同意之后,隐去她的真名,用“阿离”做替代名字,给大家讲述这个真实又离奇的故事。



    阿离的母亲在她十几岁的时候就离世了。

    她很想她的母亲。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每天都在想,每天都特别想,一想就止不住地流泪。

    她听人说,一个人真正的离去,不是那个人去世了,而是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忘记了他的模样。没人记得,才是真的离去了。

    阿离说,她害怕忘记母亲的模样,所以那时候就拼命学画画,最后走上了插画师的道路。但是那时候她画画并不是因为喜欢这个,而是为了画出母亲生前的模样,反反复复地画,画了一张又一张,一张又一张,最初的基本功就是这样锻炼下来的。

    她还听到有人说,一个人如果想念另一个人,那个人就会出现在他的梦里。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这样的话。因为母亲去世五六年了,却从没在她的梦里出现过。她很想见到母亲,哪怕是梦里。

    可是这么卑微的心愿也从未实现。

    她说,每当想起连梦中相见都不能,她就忍不住流下泪来,忍不住埋怨母亲不想她,埋怨母亲狠心,去了那边之后就把这个女儿忘了。

    埋怨之后,她又抹掉脸上的泪水,继续日复一日地画母亲的画像。



    到了母亲第六年祭日那一天,她又画了一幅全新的母亲的画像,换掉了墙上相框里那张旧的。

    就在这一天晚上,她竟然第一次梦到了过世的母亲!

    虽然是在梦里,但见到母亲的时候,她的思维还很清晰。

    她清楚地知道,母亲已经去世六年了,自己此时是在梦里。

    她甚至还记得,就在刚刚睡觉之前,她还在新画像的相框前面放了一盒从超市买来的新鲜荔枝。

    母亲生前最爱吃的水果是荔枝,但是自从母亲生下她后,荔枝都留给她吃。母亲自己不再舍得花这个钱,不再舍得多吃一口。

    在梦里,她此前心中积压的情绪一下子都倾泻了出来。她在母亲面前无比委屈地大哭,就像是小时候在外面遇到了莫大的委屈一样。

    她狠狠地责问母亲,你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来我的梦里,不来看看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多么想你?你就一点儿都不想我吗?你到了那边是不是有了新的生活,所以把留在这边的我忘记了?你知道吗,我天天都想你,特别特别想你。

    母亲听她这么说,也哭了起来。

    母亲搂住她,一边抹眼泪一边像生前那样温和地安慰她说:孩子啊,我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啊。这不,刚好今天有空,我就赶来看你了。

    她听了,非常惊讶。她心想,已经去世的人还会有什么事情要忙呢?

    于是,她问母亲,你这几年都在忙些什么?

    母亲一边像生前那样轻轻拍打她的背,一边一五一十地告诉她,这些年她去了哪些地方,做了些什么事情。

    母亲说得很仔细,有条有理,不像是胡言乱语。

    尤其是母亲说的有些地名她听说过,但是也有很多地名她从来没有听说过,不知道在哪里。

    至于母亲说她做的很多事情,阿离醒来之后就忘得一干二净。

    她醒来之后,觉得这个梦很不可思议,觉得可信,又觉得难以置信。她本来想找高人问一问,但是怕别人说她胡思乱想,也不敢问,只是将这个梦放在了心底。



    此后的三年时间里,她没再梦到母亲,一次也没有。

    她还是很想母亲,特别特别想,一想就要哭。她仍然天天画母亲生前的样子,画了一张又一张。她害怕自己忘记母亲的样子。这是她一生最爱的人啊。

    可是让她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有一次,她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画完了一张新的母亲的画像,画完了一看,觉得画得不太像。她横着看,竖着看,怎么看都不满意,怎么看都觉得不是很像。

    经过长期的绘画训练,她绘画的技艺越来越好,这毋庸置疑。可是她突然发现自己已经画不好母亲的画像了。这让她惶恐不安。

    她仔细地检查了画像上的每一个细节,母亲的眼睛,母亲的鼻子,母亲的嘴巴,哪怕是脸上一条条细小的皱纹或者是额头和鬓边的发丝。每一处似乎都没有什么问题。可是一旦整个儿看起来,母亲的样子就是不怎么像生前的样子。

    惶恐不安的她拿着母亲的画像去找一个技艺高超的画师师父看。

    她惊慌地问那个画师,师父,我已经尽我所能了,但是为什么这个画像没有以前的那么好了?

    这个画师跟阿离认识了很多年,知道她的过往。

    画师说,阿离,你的绘画技艺当然是越来越好,这个谁都知道。但是呢,过去的事情会随着时间流逝变得越来越模糊。人都是这样,你不要自责。你对母亲的记忆变差了,所以画出来跟以前不一样了。

    她恍然大悟,可是束手无策,于是在画师面前嚎啕大哭起来。

    画师也没有办法,只好安慰说,这个世上所有人都会被忘记的,迟早而已。

    她还是伤心欲绝。

    说来也奇怪,从画师那里回来的当天晚上,她居然第二次在梦中见到了她的母亲。

    在梦里,她很仔细地看母亲的脸,抚摸母亲的脸。她想尽最大努力记住母亲脸上的每一个细节。可是,她发现梦里母亲的脸有点儿模糊,她用力地睁大眼睛,却无法看清楚母亲脸上的所有细节,就像是自己突然眼睛迷糊了一样。

    她又哭了起来。

    她问母亲,你怎么又隔了这么久才来看我?

    母亲像生前那样微笑,抚摸她的脸,然后叹气说,唉,我实在是太忙啦。

    她问母亲,这几年你又去了很多地方吗?

    母亲点头,又跟她说这几年她去了哪些地方,做了什么事情。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2-7-22 09:18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21-4-17 09: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醒来,她又忘记了梦中母亲说的那些事情,但是记住了一个地名——苍山。

    之所以只记住了这个地名,是因为她几天之后正好要去这个地方写生。

    其实在做这个梦之前,她不是没有想过特意去母亲说过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可是工作前的她学业繁忙,工作后的她工作繁忙,很难抽出富余的时间去那些地方。况且,她对母亲在梦中说的话将信将疑。

    她心想,这回刚好是我要去的地方,那里会不会有母亲走过的踪迹?或者有人见过母亲在那里经过?

    她心怀希望,又觉得希望渺茫。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抱什么希望,母亲毕竟是已经过世的人,那些毕竟是梦。

    几天后,阿离去了苍山写生,边走边画苍山景色。

    一时画得起了兴致,她跟一起去的朋友分散了。她一个人沿着好看的风景写生,画下苍山的美景。

    等到天色暗下来,她才想起该下山了。

    下山的路上,她走得匆忙,一不小心脚下绊到了什么东西,她身子一晃,差点儿摔倒。

    她低头看了看,惊讶地发现地上插了许多哀杖。

    哀杖是发丧送葬时亡者亲人的手持木,一般来说是柳木或者柏木。亡者入土为安后,亡者的亲人要将哀杖插在回去时的半路上。

    她心想,这山路应该是当地人发丧时经常走的路。因为她在周围看到了成百上千的哀杖,就像是刚刚被砍过的玉米地,只留下了一片矮矮的玉米秆的茬儿。

    很快,她看到了刚才绊到她的那个哀杖。其它的哀杖都插在土里,只有那一根哀杖横躺在地上,显然是被她刚才绊出来的。

    她觉得这对亡者不敬,于是急忙走过去,拿起了那根沾了泥土的哀杖,要将它插到原来的坑里。

    哀杖旁边有个小小的坑,坑边的泥土破裂,是她绊出哀杖时搅裂的。

    她将哀杖插了回去,手放开哀杖的时候,她看到哀杖的截面上居然有一个小小的字。

    她看到那个字的时候浑身一颤!汗毛立了起来!

    那个字她太熟悉了!那是她母亲名字中的一个字!

    她不会忘记,小时候跟着亲人的队伍送走母亲时,她拿出书包里的一支笔,在哀杖的截面上写了一个小小的字。那时候的她还没有学过画画。她想在哀杖上写下母亲的名字,可是哀杖的截面很小,只容得下她写一个字。

    此时她看到的那个字,正是她小时候在哀杖上写的那个字!

    她回想起梦中母亲说过的那些地名,忽然觉得母亲说的话不一定是毫无根据的!

    她站了起来,拼命大喊“妈妈”,就像小时候她感到害怕时呼喊妈妈一样。

    山上只有她来来回回的回声。

    她疯了一样在附近寻找,她以为可以找到母亲来过这里的其它痕迹,可是周围再没有其它跟母亲有关的东西。

    忽然,她听到不远处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声音很响,像是猛兽吼叫,又像是有千军万马从不远的前方经过。

    她以为地震了,赶紧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那是她回去必须经过的路。

    走了大约半里山路,她发现前面没有路可走了。

    路边的一座石峰塌了方,塌下来的山体压在了那条必经之路上。

    如果刚才不是被那个哀杖绊一下,让她停留片刻,那么此时的她就被压在石头和泥土之中了。正是那一绊,让她躲过了死神!



    大概一年左右后,她成了业内颇有名气的插画师,尤其是她那次画的苍山景色享受盛誉,被人称赞。她画笔下的苍山壮丽又肃穆,山坡上无数的哀杖让人震撼。其中一个哀杖上写了个极小的字。很多人猜测那个字所包含的意义,但是没人猜出来。她也不说她要表达什么。

    成名的她不但画出了许多高质量的插画,还当上了著名插画培训机构的老师。她变得更忙了。

    在此期间,她没有再梦到过母亲。虽然她很想每个夜晚都做梦,都梦到母亲,可是一次也没有。但是她不再埋怨母亲不来梦里和她相见了。

    如此数年后,她终于再次梦到母亲。

    一见到母亲,她还是哭个不停。她问母亲这次为什么间隔了这么久。

    母亲抚摸她的头,就像生前那样抚摸她的头。

    母亲笑了笑,又跟她说这几年她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情。

    她听得很认真。

    最后,母亲又说,我最放心不下的人是你,其实我舍不得走。我希望你能一生平安无忧。之前我去过的所有地方,都是你以后可能遇到难关的地方。我要提前去那些地方,给你化解难关。上次在苍山你会有性命之忧,所以我提前去了那里,做了一些事,很抱歉啊,还是让你受到了惊吓。对不起,妈妈没能好好保护你。但是从此以后啊,你会顺顺利利平平安安。我终于可以放心地走了。妈妈这次要去一个大户人家,那个地方离你这里很远很远,恐怕以后不能再来看你了。

    说完,母亲第一次在她面前大哭起来。

    她也抱住母亲大哭。

    自从那次梦之后,她再也没有梦到过母亲。



    她给我讲完她和母亲的梦之后,问我说,你写了那么多故事,你说人到底有没有来生?

    我说,或许有的吧?

    她说,真的吗?

    我说,我不能肯定地回答你。你给我讲了这个故事,我也给你讲一个吧。

    有一种昆虫叫蜉蝣,它只能活一天。有一天,一个蜉蝣和一个小蚂蚱交了朋友。晚上到来的时候,小蚂蚱跟蜉蝣说,我要回家啦,咱们明天再见。蜉蝣就纳闷了,心想,啊?还有明天啊?小蜉蝣死后,小蚂蚱和小青蛙交了朋友。冬天来了,小青蛙对小蚂蚱说,我要冬眠啦,咱们来年再见吧!小蚂蚱很惊讶,它只能活一个春夏。它心想,啊?还有来年啊?这时候,如果有个亲人对你说,咱们来生见吧。或许你会问,啊?还有来生吗?可是……你没去过来生,怎么知道没有来生呢?

    —END—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2-7-22 09:18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21-4-17 09: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妖怪算命(瓦罐猫1)

    从前有一棵黄精,它在苍山上生长了三百多年,日夜吸收天地精华,慢慢有了灵性,便开始修炼。

    黄精的旁边有一只瓦罐猫。瓦罐猫本是瓦罐,但做成了猫的样子。猫的嘴巴张得很大,却从没说过一句话。

    瓦罐猫在黄精旁边也有几百年了,虽然看起来愚钝,却也有了灵性。

    黄精不喜欢瓦罐猫,觉得瓦罐猫样子丑,又不会说话。

    黄精闲得无聊的时候喜欢幻化成女子模样,跑到大理城里作祟逗人玩。但是毕竟修为有限,因此真身依然留在山上,无法移动。

    大理城里有个道士。

    这道士连道观都没有,天天在大理街上游荡。他举着一个幌子,上面写着“指点迷津”四个字。他手里拿着一个签筒,肩膀上栖着一只黄雀。

    每当有人找他占卜的时候,他就吹一下口哨,黄雀听到口哨,就跳到签筒上,叼一支竹签出来。

    道士根据黄雀叼出的签子给人预测凶吉,讨几个铜板,以此为生。

    有一天,贪玩下山的黄精在街道上遇到了这个道士。

    黄精闲得无聊,准备逗一逗他。

    黄精说,臭道士,你给我算一算财运吧。

    道士说,钱财乃身外之物,不能算。

    黄精说,那你给我算一算桃花运吧。

    道士说,缘分妙不可言,不能算。

    黄精说,这也不能算,那也不能算,那算算今日凶吉,总可以吧?

    道士将幌子靠墙一放,吹了一声口哨。

    他肩膀上的黄雀跳了起来,落在签筒上,叼了一支竹签出来。

    道士拿起那支竹签看了看,惊讶道,哎呀呀,不好!

    黄精问道,怎么不好了?

    道士说,这竹签上的字是“山间神仙山间住,不应无故进城来。三百多年无忧虑,如今右眼常跳灾。”

    黄精听到道士把她的来源说得清清楚楚,右眼皮忍不住跳了又跳。

    道士见黄精右眼皮跳个不停,更是慌张。

    道士说,你看,你看,俗话说,左眼跳喜,右眼跳灾!三百多年平安无事,今天怕是到了渡劫的时候!

    黄精心想,这道士说得倒是不假,像她这种修炼的精怪,迟早是要经历渡劫这一难关的。渡得过去,功德圆满;渡不过去,灰飞烟灭。

    黄精急忙问他,那怎么办?

    道士从怀里掏出一个纸符来,说道,莫慌莫慌,我这里有个逢凶化吉符,你放在身上,便可一路逢凶化吉。

    黄精接了纸符,翻来覆去地看了看,说道,臭道士,做你们这行的,怎么行骗的手段从不变化?五十年前有个道士也说我会遇到劫难,要我从他那里买了一个逢凶化吉符。可是五十年来,我什么事都没有。

    道士尴尬一笑,说道,是吗?

    黄精还是掏出三枚铜钱来,放在道士手里,然后将纸符收了起来。

    道士掂了掂铜钱,铜钱轻飘飘的,没有什么重量,相互碰撞时没有发出声响。

    道士说,这铜钱是树叶变的吧?

    黄精尴尬一笑,说道,你怎么知道的?不过这不怪我,你既然知道我是山上来的,就应该知道我不食人间烟火,也不用人间钱财,我哪里有钱给你?

    话音刚落,道士手里的铜钱变成了树叶。

    障眼法一旦被说破,就会露出原形。

    黄精揣着纸符,去酒馆喝了几杯酒,然后醉醺醺地回苍山。

    道士连忙给了酒店老板几枚铜钱,把黄精给的铜钱换了回来。

    走到了苍山脚下,她碰到了一个采药人。

    采药人大约二十岁,提着一把小锄头,背着一个竹篓。竹篓里有许多采来的草药。

    她顿时浑身一颤。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2-7-22 09:18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21-4-17 09: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她问道,先生,你这是要往哪里去?

    采药人笑道,我要上山去采一棵养了许多年的上好黄精。

    她大吃一惊,说道,我在这山上生活多年,从没听说山上有什么上好的黄精。

    采药人说,你不要骗我。我爷爷曾经告诉我说,五十年前,他还年轻的时候,曾经来过这里,看到了一棵极为隐蔽的上好黄精。

    她问道,那为什么今天才来采?

    采药人说,五十年前我爷爷发现它的时候,碰到了一个道士。那道士说,他曾给了这黄精一个逢凶化吉符,有生之年要保它平安。

    黄精一怔,想起五十年前卖给她纸符的道士。

    她问,那你爷爷听了吗?

    采药人说,怎么可能?我爷爷说,我靠采药为生,这么好的黄精三百年难得一见,可以卖个好价钱,然后给我儿凑齐娶亲的钱。没想到那道士竟然给了我爷爷一大笔钱。我爷爷这才打消了念想。

    她暗暗松了一口气。

    采药人又说,我爷爷记得黄精的位置,后来又来这山上,想要挖走黄精。没想到又碰到了道士。我爷爷说,我儿媳身子虚弱,迟迟不给我生孙子。这黄精大补,我挖回去给儿媳熬汤喝,希望她早日怀喜。道士说,我给了这黄精一个逢凶化吉符,要保它平安。你若是放过它,我保你子嗣延绵。果然不久,我母亲肚子渐渐大了起来。

    她听得直冒凉汗。

    她问采药人,那你怎么又来了?

    采药人说,现在五十年过去了,我估摸着那道士已经得道成仙,管不了什么逢凶化吉了,所以来挖走那棵黄精。

    她慌忙拿出刚刚得到的纸符,对采药人说,你不能挖!我带着逢凶化吉符呢!

    这一说,她就漏了馅儿。

    采药人两眼发光,迅速取了竹篓,将她扣在竹篓里。

    采药人惊喜道,我估摸着这棵黄精修炼多年,已经有了灵性,恐怕会跑掉!没想到让我撞上了!

    她顿时醒了酒,大声呼救。

    采药人劝道,你就别喊了。别人知道你是黄精,不会救你,只会抢走你。跟落在我手里没有区别!

    她说,别人怎么会知道我是黄精?

    采药人说,你以为这么多年来你平安无事,是因为周边人都不知道你吗?其实好多人都知道你是黄精,好多人都想来山上将你挖走。

    她说,那这些年我怎么不知道?

    采药人说,还不是因为逢凶化吉符?那道士将他们都拦下来了。

    就在这时,一个道士从后面奔跑了过来。

    “万万不可伤了她!我刚给过她逢凶化吉符!”那个道士大喊。

    黄精一看,原来正是大理城遇见的道士。

    采药人说,你还没有得道成仙?虽然你是我家的恩人,但是现在我母亲久病在床,需要筹钱医治。我不挖了黄精,就救不了我母亲。

    道士说,我刚去你家看过你的母亲,她已经能下床行走了。

    采药人欣喜离去。

    道士扶起黄精,送她上山。

    黄精羞愧不已,问道,臭道士,你为什么给我逢凶化吉符?

    道士说,说不得,说不得,一说就破。

    黄精说,你倒是说说看。

    道士说,经历这一劫难,你已功德圆满,确实也能说了。

    黄精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他说……我喜欢你呀。

    话音刚落,道士不见了。

    一只瓦罐落在了她的脚边,摔得粉碎。

    黄精懊悔道,还真是“一说就破!”

    但她依稀还能看出瓦罐是一只猫的形状。

    她终于明白,从来没有什么逢凶化吉,不过是有爱你的人为你承担了你本该承担的凶险。

    —END—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2-7-22 09:18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21-4-17 09: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妖怪算命(瓦罐猫2)

    苍山上有一颗修炼了一千年的黄精。按道理来说,这颗黄精已经得道成仙了,可是她总感觉差了那么一点点。

    她常常幻化成一个女子的模样,去询问已经修炼成仙的神仙,去询问人间的高人。

    可是神仙和高人也找不到她差那么一点点的原因。

    有一天,一个道士从苍山路过。百无聊赖的黄精邀请这个道士一起喝酒。

    黄精的酒量并不好,抿了几口就有了醉意。

    黄精问道士,道长云游四方,见识多广,请问道长知道我为什么修炼了一千年还成不了仙吗?

    道士也有了一点儿醉意,但听黄精说她修炼了一千年,吓得酒都醒了。

    黄精见他害怕,笑道,哈哈哈,你放心,我是黄精,向来吃素,不吃荤腥。像你这样的,我没一点儿兴趣。

    道士稍稍安心,反问道,你是不是尘缘未了,所以成不了仙?

    黄精皱起眉头,说,我自问已经七情六欲皆无,不羡鸳鸯只羡仙。

    道士长长地“哦”一声,想了想,又问道,是不是道行不够?

    黄精咬着嘴唇,说,渡劫凶险,我已历尽。千般变化,我已掌握。

    道士又“哦”了一声,想了想,说,如此说来,你应该成了仙才是。

    黄精叹气道,可是我感觉就差了那么一点点。感觉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

    道士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这样,我给你卜一卦吧。

    道士掏出几个铜钱来,为黄精卜了一卦。看了看铜钱,道士说,从这里出发,往南边走十多里有一条河。七天之后,有一艘小船从那条河上经过。船上有一个人,你去问问那个人,或许可以找到问题所在。

    黄精大喜,送了许多贵重药材给道士。

    下山时,道士不禁存疑,心里嘀咕道,这么傻的一个人,在勾心斗角的人世间能活到成年都不容易,她是如何在人间顺顺利利活了一千年的?

    七天之后,黄精赶到道士说的那条河边,果然在河面上看到了一艘小船。船头有个戴着斗笠的船夫在划船。待小船靠岸时,黄精登上船。船里果然坐了一个风度翩翩相貌不凡的人。

    黄精说明来意,那人笑了笑,拿出一个布袋。

    那人说,答案在这个布袋里。你若是想知道,就钻到这个布袋里看看。

    黄精二话不说,一头钻进了布袋里。那人立即束起袋口,将黄精困在了布袋里。

    黄精惊恐呼救,那人哈哈大笑,说道,实话告诉你吧,七天前你见的道士就是我。我云游四方,就是为了寻找各种世上罕见的药材,真是踏破铁蹄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划船的船夫将斗笠取下,露出本来面目,果然是七天前那个道士。

    道士笑道,我见过世间无数偷偷修炼的精怪,为了得道成仙,避人耳目,无不老奸巨猾。可惜因为老奸巨猾,它们往往又成不了仙。善良好心的精怪,又往往被利欲熏心的人所害,活不到成仙的年纪。没想到世上还有你这种善良单纯的精怪,能存活一千年!

    黄精惶恐问道,你捉了我做什么?

    道士说道,你这种千年难得一见的药材,自然是高价卖给药铺。

    他们两人下了船,进了城。在去药铺的路上,街边一个乞丐拦住他们。乞丐拉住道士的脚,哀求道,道长行行好!

    道士掏出一个铜钱,丢在乞丐脚边。

    乞丐看了看地上的铜钱,仍然抓住道士的脚,哀求道,道长行行好!

    道士不耐烦地又扔了一个铜钱。乞丐又看了看地上的两个铜钱,还是抓住道士的脚,哀求道,道长行行好!

    道士瞪眼道,你这个叫花子不要贪心不足!我已经给你两个铜钱了!

    乞丐看了一眼道士手里的布袋,说,我不要钱,只要道长这个布袋里的药。

    道士一听,臭骂道,你这个叫花子真是不识好歹!快给我滚!

    乞丐从怀里摸了摸,摸出一个黄灿灿的疙瘩。乞丐道,我不是乞讨,我是要从你这里买。道长你即使去了前面的药铺,这黄精也卖不了这个价钱。

    道士拿起乞丐手里的疙瘩一看,竟然是块金子!

    道士大惊,问道,你一个叫花子,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乞丐答道,我在这个城里乞讨,得了铜钱换碎银,积了碎银换金粉,如此几百年才有了这一块金子。道士一听,知道这个乞丐不是普通人,掂了掂金块,心想药铺确实给不了这么多,于是收起金块,将布袋给了这个乞丐。

    乞丐得了布袋,匆忙赶到苍山,将黄精放归原处。黄精感激流涕,问:这位大哥,你为什么帮我?

    乞丐抹脸一笑,道,几百年前我给过你两个逢凶化吉符,要保你平安。你遭遇凶险,我当然要帮你逢凶化吉!

    黄精想起她修炼到三百多年的时候,确实曾有一个道士送给她两个逢凶化吉符,每次她遇到危险,这个道士便会出现。

    可惜这个道士是一个瓦罐猫修炼化形而成。后来这个瓦罐猫摔破了。粗粗算来,此事已经过去了将近七百年!

    黄精问道,你不是摔破了吗?那时候你总化身为道士,我以为你消失了。

    乞丐回答道,那次我确实是摔破了,其实那时候我差一点点就修炼成仙,可惜为了你功亏一篑。

    黄精惊讶问道,你那时候差一点点修炼成仙?

    乞丐点头道,是啊。我本是一个破罐子修炼而来。修炼到即将功德圆满的时候,就要帮别人完成一个愿望,别人的愿望实现了,我才能成功。但是实现别人的愿望,我要付出自己破碎的代价。因此我陷入了轮回循环,即将圆满的时候要帮别人实现愿望,实现愿望又会让我破裂,这样不停地破裂愈合,愈合破裂。

    黄精同情道,这也太痛苦了吧!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2-7-22 09:18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21-4-17 09: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乞丐说,我已经习惯了。其实这六七百年,我又破裂了好多回。

    “是不是有几次还是为了我?”

    乞丐害羞地笑笑,承认了。

    黄精想起在后面将近七百年的时间里,她又遇到过几次危险,每次遇到危险之时,都能峰回路转,逢凶化吉。

    她这才明白,原来瓦罐猫一直在暗暗保护她。

    乞丐坐在一棵松树下,光从树枝穿过来,像斑斑驳驳的光环罩在它身上。

    乞丐又抹了抹脸,笑问道,妹妹,我积攒了这么多年的道行,又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了。你不是差一点点就要修炼成仙了吗?我可以帮你实现这个愿望。

    黄精大为感动,问道,那你呢?

    乞丐低下头,笑道,不过是回到破裂的形态而已,我已经习惯了。

    黄精想了想,说,我确实有一个愿望。

    乞丐看着它。

    黄精说,只要是我的愿望,你都能帮我实现吗?

    乞丐笑道,是的。

    于是黄精一字一顿地说,我、希望,你、再、也、不、要、破、裂,得、道、成、仙。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猫形状的瓦罐落在地上,完整无缺。

    乞丐得道成了仙。

    黄精欣喜道,这次没有摔破!

    乞丐开心地点点头。

    但过了一会儿,黄精就情绪低落了,她像个失去玩伴的小孩子,小声道,你成了仙,可我还没有呢,我还得继续修炼,等过些时日,我成了仙,再去找你吧。

    乞丐哈哈大笑,摸摸黄精的头:“傻丫头,你真是傻啊。你不知道其实你早已得道成仙了吗?你差的那么一点点,是你一直不相信自己,一定要等别人认可了才相信。这次我来,就是想告诉你这个事呢。”

    —END—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2-7-22 09:18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21-4-17 09: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脸匠

    阿琳常常感觉有人亲她的鼻子,尤其是睡觉的时候。

    她怀疑是自己的错觉。可是每次被亲的时候,那种感觉非常真实。她不仅感觉到鼻子被亲了,还闻到一股淡淡的烟味。

    她心想,那个亲她的人应该有抽烟的习惯。

    她很不喜欢烟味。

    每次感觉到被亲的时候,她就迅速睁开眼睛,却发现身边或者床边连个人影子都没有。就算那个人能躲到床底下去,动作也不可能比她睁开眼还要快。

    她不敢往床底下看,害怕真的看到一个散发着烟味的人。

    后来她在床底下塞满了东西,但是被亲的感觉还是时常出现。

    她跟她的闺蜜抱怨了好几次。

    她对闺蜜说,都怪你要我去阿部那里把鼻子弄得好看一些。



    阿部是闺蜜介绍给她认识的。

    闺蜜说,阿部是脸匠。

    阿琳听说过木匠、铁匠、瓦匠之类的,从未听说过脸匠。

    闺蜜解释说,木匠是做木具的,铁匠是打铁具的,瓦匠是修房子的。这个脸匠啊,是专门修脸的。眉毛啊鼻子啊嘴巴啊下巴啊颧骨啊,对别人来说,生下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但是在脸匠这里都可以修改。你总是觉得鼻子不够好看的话,可以去阿部那里修改一下。

    闺蜜还说,这附近曾有一个姑娘,脸上有一颗蚕豆大小的痣,本来那姑娘挺好看的,就是被那颗痣破了相。那姑娘找到阿部,希望阿部把那颗痣拿掉。阿部掏出一把锋利无比的小刀,在姑娘脸上刮了一下。姑娘还没有反应过来,那颗痣就掉在了地上,落在地上的痣突然伸出八只脚,爬虫一样爬走了。

    她惊恐地问闺蜜,那颗痣是个爬虫?

    闺蜜说,可不是嘛?用阿部的话来说,一切东西都有灵性,哪怕一颗痣,也是有灵性的。眼睛啊鼻子啊嘴巴啊舌头啊都有灵性。不然怎么会有“相由心生”这样的话呢?你的脸知道你的心里想些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闺蜜又说,那个姑娘去掉痣以后,原来看不上她的人都来找她提亲。脸改变了,人生也会发生改变。这就是那些算命先生观看面相预测人生的依据。

    她觉得闺蜜说得有道理。

    闺蜜趁热打铁说,你对目前的人生不够满意,就是因为你感觉鼻子不够好看。要是鼻子变得让你满意了,人生也会变得更加满意。

    她被闺蜜的话打动了,于是跟着闺蜜找到了脸匠阿部。

    阿部给她吃了一颗药,她昏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她发现鼻子变得又高又挺。

    她很满意。

    从阿部那里离开的时候,阿部对她说,凡事有舍有得,是药还有三分毒。你的鼻子是好了,但会有一点儿副作用。

    她以为鼻子会偶尔疼痛,这是她早就有心理预备的。

    没想到她没感觉到疼痛,却常感觉到被亲了。

    这种感觉虽然有点儿奇怪,但好在她的人生似乎真的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在大街上行走的时候,她能感觉到路人们纷纷侧目,被她吸引。

    有些人以前对她不冷不热,现在时不时主动献殷勤。

    她很享受这种变化。

    闺蜜对她说,我没骗你吧?你的相貌跟你的人生是息息相关的。

    她说,可我常常感觉鼻子突然被人亲了一下。

    闺蜜不以为然地说,亲就亲吧,跟美一比,这算不了什么。



    没多久,她就习惯了这种被人注意的感觉,也习惯了鼻子偶尔出现被亲的错觉。

    她对闺蜜说,你觉得我脸上哪里还需要修改一下?

    闺蜜说,你的嘴唇如果再饱满一点儿,就更好看了。

    于是,她催促闺蜜带她去阿部那里修改嘴唇。

    阿部给她吃了一颗药,她昏睡了过去。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2-7-22 09:18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21-4-17 09: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她醒来,她发现嘴唇变得更饱满了。

    她离开的时候,阿部说,你的嘴巴也会感觉到有一点儿副作用。

    她打趣道,不会是被人亲到嘴巴的错觉吧?

    后来她并没有嘴巴被亲到的感觉,而是发现说话的声音有点儿改变。这让她感觉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

    不过她没太放在心上。嘴唇不一样了,说话自然会有些不一样。她这样安慰自己。

    同时,她惊喜地发现,街道上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她,献殷勤的人也越来越多,她曾经暗恋过的人也向她表达了爱意。不过她已经不喜欢那个人了,她觉得那个人已经配不上她了。她有了新的暗恋的人。



    人生似乎越来越美好。

    但是鼻子还是常常忽然感觉到被什么人亲了一下。淡淡的烟味乍现又消散。

    她鼓起勇气,向新的暗恋的人表达了自己的爱意。

    没想到,那个人拒绝了她。

    她哭着找到闺蜜,要闺蜜带她去阿部那里。

    阿部见了她,问道,这次你要修改哪里?

    她说,只要是可以变得更好的地方,都要修改。

    阿部说,以前修改的地方少,你人生的变化也少。要是修改得太多,你人生的变化就会太大。你想好了吗?

    她没有一丝犹豫。

    阿部给她吃了一颗药,她昏睡了过去。

    这次等她醒来,她发现身边躺着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

    她惊叫着爬了起来,惊慌之中看到镜子里有张陌生却异常好看的脸。

    那张脸就在她的脸上。

    男人酣睡如猪,没有管她。

    她跑了出去,发现自己在……青楼里。

    她的闺蜜迎面走了过来,将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她安静。

    她惊慌失措。

    她问闺蜜,这是怎么回事?

    闺蜜凑到她的耳边,轻声细语地说,你都忘了吗?我们警告过你的,要是修改得太多,你人生的变化就会太大。你现在有这个地方最漂亮的脸,是这个地方最受欢迎的花魁!

    这时候,那个又老又丑的男人走了过来,将她拖了回去。

    男人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说道,曾经有个花魁住在这里,看见你从楼下经过。她希望像你一样过普普通通自由自在的生活。正好你要想要一张漂亮的脸,于是她先将鼻子换给了你,又将嘴唇换给了你。最后,你还一直想换,于是就得到了她全部的脸。所谓脸匠,就是把别人不想要的东西换给你。而得到她的脸,就要过她的人生。她现在成了你的样子,已经去过你的生活了。

    她吓得僵住了。

    然后,这个带着烟味的男人轻轻地亲了一下她的鼻子。

    这跟她第一回感觉到鼻子被亲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

    男人说:你们女人,为什么总要嫌弃自己呢?

    —END—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2-7-22 09:18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21-4-17 09:26:02 | 显示全部楼层
    人蜕

    作者:亮兄、子鱼

    常山上据说住着一个长生不老的人。

    常山脚下居住的人们每隔二三十年才能见到那人一回。

    据说每次见到那人之后不久,常山的草丛中就会出现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

    据说那人皮如果代替牛皮做了大鼓,敲击之后的声响如同万人齐喝,震撼人心;如果代替蟒皮做了二胡,演奏之时如同宫女哭诉,催人泪下;如果做了衣服,穿上之后能看到平时看不到的景象;如果吃了,次日容光焕发,如同年轻了好几岁。

    因此,每当那人出现之后,山脚下的人们便遍山寻找。有人称找到过,也有人不信。

    一位早已过世的老人曾说,那长生不老的人会一种叫人蜕的妖术。每隔二三十年,那人就如金蝉脱壳一般从衰老的皮囊里蜕出来。人从皮囊里蜕出来之后,肌肉上面没有皮,会火辣辣地疼,如同全身在烈火中灼烧。在漫长的痛苦中缓和过来之后,人会生出一层新的娇嫩皮肤,恍若年龄倒退了二三十岁。如此反复,所以长生不老。

    老人在世时,曾有人反驳道,您又不会妖术,怎么知道人蜕的痛苦是在烈火中灼烧一样的?

    老人说,我曾在常山脚下等了二三十年,终于等到了他。我求他让我恢复青春。他说,你明日带一盆燃烧的炭火来。第二天,我带了一盆燃烧的炭火去见他。他说,这种人蜕之术其实不难学,难在忍受。你若是脱下鞋子,光脚踏进这炭火里,熬至炭火熄灭,便能忍受人蜕之苦。若是不能,学了也是枉然。我说,这痛苦岂是一般人承受得了的?他说,你忍受不了一般人忍受不了的痛苦,又怎会获得一般人无法获得的恩赐?

    老人说,我脱了鞋,却不敢踩进燃烧的炭火里,因此没能学会人蜕的妖术。

    老人的话有人相信,也有人不信。

    但传说就这么一直流传下来了。



    常山上的树绿了又黄,黄了又绿。常山脚下人家的燕子来了又去,去了又来。

    不知多少年后,有一女子听到这个传说,来到常山,等候那人出现。

    数年之后的一个夏天,女子居然等到了那人。

    那人刚从皮囊中挣脱,浑身鲜红,颤抖不已。

    女子求那人教她人蜕之术。

    那人说,许多年前,也曾有一人来求我教他,可是他忍受不了人蜕的痛苦。如今那人恐怕早已作古。

    女子咬牙道,我能忍受。

    女子脱下鞋子,脚底板血肉模糊。

    女子说,我天天踩踏炭火,直至炭火熄灭。

    那人眼珠子一鼓,即使面目全非,也露出了些许惊讶。

    那人问道,你为什么?

    女子说,我有一心上人,情投意合,相濡以沫。本以为可以白头到老,谁知后来我们渐渐冷淡,不复当初,人生若只如初见,我想变回当初见他时的模样,或许他会改变,我们就能重归于好。

    那人听了这话眼睛里汩汩落下泪来。泪水一出,那人疼得蜷缩打滚。

    女子手足无措,只好站在那人旁边,以身体挡住阳光,让那人在她身影之下,稍稍抵挡阳光对他造成的痛苦。

    那人平复后说道,谢谢,让我痛苦的不是阳光,而是泪水。泪水有咸味,我在皮囊里时,泪水不会让我感觉疼痛,现在没有皮囊,泪水就如虫噬火燎,就如伤口撒盐。

    女子连连说抱歉。

    那人想了想,说,以后叫我做师父吧,我教你人蜕。

    自那之后,女子跟随那人学人蜕,叫那人做师父。

    女子天资聪颖,很快学会了人蜕,回到了二三十年前的模样。

    她要回到心上人身边去,师父送她下山。

    分别前,女子感慨道,此去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师父笑而不语。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2-7-22 09:18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21-4-17 09:26:12 | 显示全部楼层
    常山上的树叶一如既往地绿了又黄,平常人家的燕子依然去了又来。

    在一个草叶上的露水尚未蒸发的清晨,当年那个女子回来了。

    常山脚下的人们大多认出了她。她跟二三十年前来的时候一模一样,但是认识她的人大多青丝变成了白发。

    有人听到了女子和师父的对话。

    师父问,此去如何?

    女子说,刚回去的时候,心上人既惊讶又激动。两人仿佛回到了当初。可是没多久,新意退去,两人又渐渐冷淡。心上人说,只有你回到了当初,而我没有,那么只等于回去了一半。我让心上人学人蜕,他又无法承受人蜕的痛苦。慢慢地我们日渐生疏,最后越走越远。最后我离开了他。后来又遇见了一个人,那个人让我再次找回了从前的感觉。我以为这样的日子会长久下去,可是几年之后,我们又渐渐冷淡疏远。我这次回来,是准备蜕下皮囊之后再去找他。

    数日之后,女子又与师父告别。



    女子第三次来到常山的时候,许多认识她的人已经故去,但常山脚下依然炊烟袅袅,人畜兴旺。

    她对师父说:哎,还是如此,我还是没有得到我想要的。

    师父看着她,沉默不语。

    她不死心,又蜕下皮囊之后,再次离开。

    又不知过了多少年,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妇人来到了常山脚下。

    常山脚下的人们都不认识她。

    但是她的师父一眼就认出了她。

    师父惊讶问道,今日归来为何是如此面貌?

    她叹了口气,问师父,师父如何一眼看出是我的?

    师父说:对我来说,看人只看骨肉,不看皮相。

    师父问:你这次为何任自己老去?

    她苦笑摇头。

    “你是忍受不住痛苦了吗?”

    她说:师父,我只是厌倦了。我发现我无论怎么变换,都得不到我想要的东西。

    师父笑笑:你追求永恒?这本来就是缘木求鱼、刻舟求剑、水中捞月的事。世界常变,才是真相,不完满是常态,这世间没有永恒。

    女子点点头。

    女子问:师父,您是如何一直坚持人蜕的?

    师父苦笑:其实,我当年和你一样,追求永恒。只是我比你还执着,一而再,再而三,永不死心。慢慢地,身体适应了人蜕,不蜕反而受不了了。其实这次你不回来,我也要下山去找你了,阻止你继续人蜕。我不该在你身上还不死心,以为你能创造奇迹。

    师父说,其实上古时期,人人会这种妖术,只不过后来都厌倦了,所以才失传。

    女子和师父经历了一场长长久久的沉默。他们望着山下的璀璨烟火人间,山下有人家在办婚礼,一顶红轿犹如一粒朱砂。山下还有人家在办葬礼,白幡摇在青瓦上。

    两年后,女子老死了,师父刚经历完一场人蜕,他的泪流在他的血肉上,刺得他痉挛。他将女子葬在了山间,给她刻了一块碑,上书:永恒。

    —END—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群及公众号二维码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8-8 18:2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