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1139|回复: 41

南派三叔《精神病院系列短篇》,2022新作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2-7-22 09:18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22-6-18 09: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black白夜 于 2022-7-17 08:44 编辑

    反宗教主义

    这个病人一直在病区传教自己的思想,他自称是反宗教人士,却认为反对现有宗教最好的方式是辩驳其原理,并且创立符合原理的新的宗教。

    “那些教义经书都是不完美的,因为为了让普通人能看懂,他们加了太多故事化的东西,其实人们是被故事打动,不是被其中的意义打动,这就很值得玩味了。”病人说道:“你不觉得简化故事,有某种世俗目的性么?”

    “比如说?”

    “一个宗教让更多的人相信,才能得到更多的供养么。”他说道:“要让更人多相信,只能让更多人看懂,比起枯燥的道理,一个生动的故事肯定更吸引人,这是现代传播学的技巧。”

    “所以?”这个人试图说服我加入他的宗教,所以他滔滔不绝,我基本不需要搭腔引导。

    “物理定律你很难直白的看懂吧,那些公式,你看到过吧,那些公式只是描绘了规律,没有给出宇宙的终极答案,但宗教却给出了,但宗教故事你却能看懂,这肯定有问题。”

    “你可以举例么?”我说道。

    “六道轮回你知道吧,我问你一个问题,细菌属于哪个道?”

    “畜生道吧。”我小心翼翼的说道,他有打人的案底。

    “那人能堕落到畜生道,人就可以转生成细菌喽?”他问我:“身上还是有因果对吧?”

    “是的。”

    “那细菌进入你体内,你的免疫系统杀掉了细菌,这个账怎么算?”他问道。

    我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佛陀那个年代讲究不杀生的时候,科学技术不知道原来人体就是一个巨大的杀生机器,每天有数以百万的细菌攻击人体被杀,这些因果谁来背呢?”

    “那也许细菌不是畜生道的。”我说道。

    “那是什么道?”

    “那也许什么道都不是,不在这个系统里。”

    “那就是脱离了六道轮回。”他说道:“细菌和佛陀都不在六道轮回之中。是不是就有人要问了,细菌是不是就是佛陀?”

    我无言以对。

    “所以理论需要革新。”他说道:“需要新的理论来补充老的理论。”

    “请指教。”我竟然有点听进去了。

    “我们不是一个生物,我们是很多的生物的聚合体,你知道线粒体其实不属于我们人体,是一种独立的生物,对吧。你也知道人的血细胞,精子,脱离人体都可以存活对吧,他们的状态和细菌很像,所以,人不是一个生物,人是一个生物的聚合体。”

    “是的,可以这么说。”

    “人身上的每个细胞,都有生命,人体的全部细胞约为500--600万亿个,每个细胞都有自己的因果。”

    “哦。”

    “但这里有一个非常不符合宗教的定义,就是,细菌或者细胞虽然有死,但是却没有生。”

    “怎么说?”

    “细菌是分裂的,首先他是一个生命,有自己的因果,但是他分裂成了两个细菌的时候,请问哪个是母细菌,哪个是子细菌,因果是传递的,还是平均分成了两半?”

    “这个重要么?”

    “当然,你看到细菌的分裂你就知道了,那是细胞质和DNA物质的平均分配,就是一分为二,你无法判断谁生了谁。”

    “那就因果平均分?”

    “如果是这样,因果就是可以计量的,不能计量的因果是不能平均分配的,得有一般等价物,就是货币才行,因果肯定不能明码标价,所以是不可能的。”

    “那怎么办?”

    “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认为细菌分裂的同时,死亡了,然后诞生了两个新的生命。这就是所谓的生灭同时。说到这里,你是不是明白了。”

    我什么都没有明白。

    “在微观层面上,宗教的概念更适用,你在宏观上很难理解生灭同时,但看到细菌你就明白了。”他说道:“所有的宗教都是细胞创立的,不是我们,所以我们无法描绘很多东西,但在细菌和细胞层面上,都很成立,一花一世界每个细胞有着自己的因果。在细胞层面上,生命是可以生灭同时的。”

    我似乎明白了他的逻辑,但我不知道他是如何逻辑自洽的,鉴于他一直在思考这个,我决定听他的,对他道:“你继续说?”

    “你的细胞湮灭了之后,就会投胎到其他人的体内,无数的细胞因果轮回,佛教的时间单位是劫,每劫又129600年,这个年其实不是我们的年,是细胞的年,细胞的时间很快,一分裂就是死亡,所以单位很大,世界上大部分生物都是这样的,你进入转世轮回,不是整个转世的,是你的一部分进入人道,一部分进入畜生道,一部分成阿修罗,无时无刻你不在转生。”他说道:“你只是一个因果的集合体,每时每刻,你都在变化,你不是一个人,是无数个瞬间的人在时间中连起来的一串珠子,每个瞬间的每颗珠子都不一样。”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成佛是什么情况?”

    “那个细胞不再凋亡也不再分裂了。”

    “有这样的细胞?”

    “当然没有,细胞分裂是天性。”他说道:“只有已经死亡的细胞,不再分裂和凋亡,也就是说,细胞成佛意味着真正的灭亡,不再轮回,你如果需要成佛这方面的知识,你的境界还不够,你是无法理解的。”他说道:“你且去修炼,如果决定了跟随我,我们再上这一课。”

    他说完就对我微笑。

    我看着他,想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他这是逐客令,我就问了他最后一个问题:“既然如此,我不如是一块黏菌复合体,为什么要是人呢?我的意识是来自于哪里呢? 体内所有细胞的投票?某一个细胞是所有细胞的领袖?”

    “那要去溯源头。”他说道:“你还差的很远,有机会的话,你会从我这里得到答案,我给你一个关键词吧,就是化身,你要充分的去思考化身这个概念。”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2-7-22 09:18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22-6-18 09: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席梦思谜

    这是我和医生的沟通经历,这一次我是对谈的乙方,医生到了我的位置,变成甲方。

    我的主要精神问题来自于我的梦,这是我的核心焦虑之一。我大部分写作灵感来自于我的梦里,那些梦都很富有戏剧性。

    但这些戏剧性都伴随着巨大的情绪,到醒过来都无法缓解,以至于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分清我是在梦里还是自己已经清醒了。

    “你可以说一说最困扰你的梦。”医生问我。

    “那是关于我奶奶的。”我说道,“那个梦里的主色调是黄色,是秋天,我奶奶是一个特别瘦的人,其实在我实际的记忆里,她的形象已经很模糊了,所以在梦里,她也是一团非常模糊的人影。”

    “具体内容是什么?”

    “我爸妈去上班,那个时候我大概十三岁到十四岁的样子,他们让我照顾奶奶,说奶奶身体不好,但是我玩游戏太入神,好像是忘记给奶奶吃药了,奶奶的病必须每天按时吃药,然后等我打完游戏,奶奶已经死了。”

    医生沉默:“这个梦还是比较常见的。”

    “我开始剧烈地恐惧,但问题是,我害怕的是父母的责骂,而不是对于奶奶死亡的愧疚,我觉得我内心中对于别人失望的恐惧,大于事情的本身。”我说道,“于是我在当时,做出了一个让我自己非常震惊的举动。”

    医生看着我,没有追问。

    “我把奶奶的尸体塞进了我爸妈的席梦思里,这个梦前半段,我主要的记忆,就是把床翻了过来,挖洞把席梦思掏空。”我说道,“爸妈回来之后,我和他们说,奶奶不见了,出去没有回来。之后他们就出去找,一直找到晚上才回来,然后躺在那席梦思上睡觉。我睡在隔壁。”

    医生坐直了身体,我继续道:“你知道那种煎熬么?你爸爸妈妈睡在你奶奶的尸体上。”

    “接下来呢?”

    “我就一直装傻,然后去上学,我其实当时已经希望,这件事情可以在我回家的时候被发现,因为人死了总会有气味的,但你应该知道,绝大多数的人梦里是没有气味的,所以在那个梦里,我父母一直不知道这件事情。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不敢再进入他们的房间,每天路过房门的时候,能通过那个门缝看到席梦思。”

    “不是绝大多数,是几乎所有人。”医生补充。

    “我父母整整找了一周时间,我知道奶奶就在席梦思里,但是我不敢说,我每天就装作无辜,什么都不知道,然后我心中恐惧气味的散发,这个梦就会一直卡在那一周的最后一天。”

    “不会继续了?”

    “不会,这个梦时不时会出现,每次出现开始都是在不同的位置,甚至很多时候,我入梦之后就已经在挖席梦思了,连前面的部分都省略了,但到那一周的最后一天,所有的梦就不会继续下去,那一天会一直持续,我在那种巨大的焦虑里无法自拔,无法醒来。”我说道,“一直到最后崩溃,我才能醒,醒的时候非常的累。”

    “第一次做这个梦大概是几岁?”

    “事实上是成年之后。”我说道,“奶奶那个时候已经去世了。”

    “哦。”医生看着我,思考了一下,“这个梦每次出现,都是你什么状态下?”

    “没有规律,时不时会出现,如果非要说规律的话,我觉得是在相对放松的时候。”

    “在梦里的你十几岁,但是做梦的年纪是成年以后了。”医生说道,“从简单来说,它代表着你对责任的恐惧,以及你处理自己问题的一贯方法,你无法面对大冲突和无法接受事物的改变。”医生对我说道,“我觉得我们可以做一个实验,你可以把这个梦在现实中,用你写小说的能力续写下去,然后把结果写出来。”

    “为什么?”

    “它停在一个时间点说明这个故事往下发展,你无法面对,但对于现在的你来说,你其实是可以面对的,你已经成年的躯体和经验,可以让你有社会资源处理这个情况,然后你的父母也老了,他们无法给你压迫,所以你自己可以理性的面对这件事情,接受在梦里的愧疚。”

    我想了想,如果是写小说的话,中间隔着一个次元,我可以知道我会被父母责骂,并且对他们产生巨大的创伤,但是奶奶会被安葬,席梦思被丢弃,我们会搬家,他们会依然最后原谅我,虽然看我的眼神会带着一种恐惧,家里会变得更加压抑,但最终我还是会走出来。

    这件事情会深埋我的心底,我会变成一个没有做过这种离奇事情的普通人。

    不管怎么样,我自己仍旧会被这件事情彻底改变,家庭关系也会发生变化。

    当我鬼使神差的去挖席梦思开始,这件事已经崩坏了。

    我点头,医生忽然就问了我一句:“那个席梦思,还在么?”

    “还在,在老家,为什么忽然这么问?”我忽然警惕了起来。

    “事实上这个梦,按照我的经验,关键不是你说的这些事情,也不是你奶奶,而是这个席梦思。”

    “什么意思?”

    “这个梦其实不是关于你奶奶的,而是关于这个席梦思的。你说了你很多时候梦开始的时候是随机的,但最晚不会晚于你挖空席梦思的时候,说明这才是你梦里的主要符号,而藏尸体有很多种方式,你却选择了席梦思,你在叙述的时候,非常明确的一直在强调你父母睡在你奶奶的尸体上。”医生看着我,“这才是你梦的本相,你所无法面对的,表面的东西,我觉得你刚才已经构思好了,而且我看你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所以,你父母的责骂并不是你主要恐惧的,你的人格从我个人看来,底层也是比较淡漠的,对于家庭关系并没有那么依恋,所以这是你自己虚构出来的恐惧。”

    我沉默不语。

    “这个梦的核心取相,就是你父母躺在一个席梦思上,席梦思是你奶奶的尸体,正在腐烂,而你一直没有干预。”医生说道。

    “这意味着什么?”

    “这只有你自己知道,我只是给你一个引子,告诉你,你的思维方向错了。”医生说道,“要我说,我只能推测,你父母和你奶奶的关系,是有问题的,你不认同,但是你没有做任何事情,你对此是有创伤的,当然我能做的就是到这一步了,你自己是否认同你自己说了算。不过,我想提醒的是,唯一有一件事情是只能靠你自己去理解,但这件事情,其实非常重要。”

    “什么?”

    “在这个梦里,这个席梦思,到底代表着什么?”

    医生对我道:“我建议你回老家,看看那个席梦思。也许你一下就能找到真相。”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2-7-22 09:18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22-6-19 09:3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字杀手

    这是一个非常显眼的病人,胡子和头发都很长,他有时候扎一个发髻。

    我表明身份之后,他立即纠正了我:“我并不在医院里,这里是一个监狱。”

    我知道不能否定他,否定就会让事情往谁对世界的理解是正确的方向去争论,所以我点头,“你说的对,这是一个监狱。”

    “你是因为什么罪名进来的?”

    “毁坏公物。”我随口编了一个。

    他就咯咯咯咯笑了起来,似乎很轻蔑,我问他道:“你是因为什么进来的?”

    他看着我,笑了起来,慢慢说道:“因为杀人。”

    这是我进到这里来,看到的最毛骨悚然的眼神,那确实不是一般病人的眼神。

    但我知道他是一个妄想症患者,他声称杀人了,却没有找到任何的证据能证明他的故事,也没有发现尸体。

    我还是抛出我的问题,这种问题被称为柔性引导,不尖锐,而是极其细小地指出一点矛盾,来试图让病人意识到自己环境和自己幻想之间的不协调。

    “那你为什么会和我关在一起?”我问道。

    “因为他们找不到死者,不能给我定罪。”他看着说道,“我不是普通的杀人,我是一个杀手。”

    “哦。”

    这个命题我还真是没有涉及到过,我就问他:“你是怎么做到的?不过你肯定不会说。”

    “其实,告诉你没关系。”他就笑,“反正他们找不到尸体。”

    说着,他指了指边上的茶杯。

    我去给他倒茶,心想,没疯的时候这个人肯定也是一个讨厌鬼。

    他喝着茶,就对我道:“我是靠八字杀人的。”

    我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你知道八字吧。”

    “我知道,生辰八字。”我说道。

    “你的出生年月日时,可以排出天干四个字,地支四个字,解读这八个字,就可以基本看完你的一生。”他说道,“当然也要结合大运和流年,更复杂的还要看到月份。”

    “这好比是我命运的密码?”

    “不是密码,是档案号,你出生的时候,你的人生剧本已经写好了,放在一个档案柜里,八字就是你剧本的编号。”他喝着茶,“我可以通过这个编号,调取你的人生剧本来看。”

    “那相同八字的人,命运岂不是一样?”

    “说了是剧本么。”他看着我,“剧本,投资不一样,舞台不一样,演出效果也不一样,观众也会不一样,所以相同八字只是剧本一样,人生是不会一样的,你在大舞台和大街上演,能一样么。”

    “哦。那怎么用这个来杀人呢?”

    “八字里有一种很特殊的八字,有些人的人生剧本,叫做横死。”他看着我,“这些人,本来就是要死的,我看他们的八字,能知道他们是在哪个月的哪一天死。”

    “这么准确?”

    “非常准确。”他说道,“我的经验是,最准的是牢狱,然后就是横死。”

    “然后呢?”

    “横死里面,还有尸骨不存的相,就是最不吉利的八字。”他说道,“就是死了之后,尸体不知道去哪儿了。我看八字的时候,如果看到这种八字,我就记录下来,等到命里他要横死的那一天,我就去找他,然后杀掉他,抛入到河里。”他看着我,“尸体一定是找不到的。”

    “你杀了几个?”

    “20多个了,但用了很久,这种八字的人不多的。大部分人的八字都很无聊,越是好的八字,越无聊。”

    “你为什么要这么干?”我看着他。

    “是为了研究。”

    “什么意思?”

    “因为我不明白八字为什么会那么准确,背后的科学依据是什么。”

    “这不是玄学么?”

    “玄学只是科学的一种初略的统计学结果。”他说道,“我们无法凭空生出一种学问来,然后让别人相信,八字是古人通过成百万人算命,总结出来的规律,它是一个现象,是数据反推出来的方程,不是在一个小黑屋里自己编出来的。”

    “所以,你在找背后的原因。”

    “对,我想知道为什么那么准确,而最好的实验的人,就是这些八字极端的人。”他看着我,忽然说道,“你知道我的杀人实验,有什么成果么?”

    “什么成果?”

    “那些尸体,一个都没有出现过,所有的尸体,被我抛入河中之后都消失了。”他说道,“尸体死了之后就不是人了,他们是物体,也就是说,物理客观世界也要遵循八字的规则。”

    “什么意思?”我不得不继续发问。

    “如果八字是我们的剧本,那么这个世界就是舞台,我们是上面的演员,如果要这幕戏能按照剧本唱下去,光靠演员熟读剧本是不够的,还需要很多的幕后人员。”他说道。“这个世界,有幕后人员,维持八字的准确性,否则尸体不可能一具都找不着。”

    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

    “如果是这样,你怎么会来坐牢呢?”我问道,“你应该算到了,你有牢狱之灾,应该能避开。”

    “算到了,但是避不开,只能接受自己的剧本。”他看着我,忽然问我道,“你的生辰八字给我看看。”

    他看着我,我被他看到毛骨悚然,立即就道:“我生的时候我妈妈没有记住。”

    “没关系,我能从你的面相推出一个大概时间,告诉我年月日就行了。”

    我看着他,他咧嘴对我笑:“你不是横死命的人,我看脸就知道,你放心,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来问我这些。”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两个人僵持了好久,最后,我落荒而逃。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2-7-12 07:22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22-6-20 09: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向皈依

    这个案例非常特殊。

    病人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从出生开始就遵守戒律,据说他出生在寺庙里,行为举止很早就出现了佛教徒的习惯。其实,收养他的和尚并没有刻意要把他培养成出家人,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三岁开始他就潜心礼佛,很多人都说他是有样学样,但是他自己知道不是,他从意识清明开始,就有一个非常清晰的概念。

    我问他道:“从你记事开始,你就知道并且从内心里认为,自己是一个佛教徒,在你学会佛这个字的意思之前,你就知道了?”

    他看着我,没有说话,眼神非常平静。

    我继续补充道:“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轮回,你来自于你的前世,并且你前世就是修行人?”

    “我并不是认为自己是一个佛教徒。”他缓缓的开口,说话的语速很慢,声音很好听,非常的悦耳。

    “那你的报告上是这么写的。”

    “他们只是随意理解我的意思,并不想深究。”他说道,“我生下来的时候,已经成佛了。”

    我愣了一下,看着他,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你的意思是,你现在是一个佛?”

    “现在已经不是了。”他说道。

    “我不明白。”我笑了起来。

    他抬眼看着我,替我拿掉我衣服上的一粒棉花粒——不知道这是从哪里粘上的,可能是别人衣服上的起球。

    “就是字面意思。”他说道。

    “所以你出生的时候是一个佛,而现在不是了?”我又问了一遍。

    “对。”他说道,“但我现在仍旧离佛很近。”

    “这是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

    “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我在修炼,成为一个普通人。”他看着我。

    我愣住了,我很少会在这种对话里愣住,但我真的愣住了。

    “为什么要成为普通人?成佛不好么?”我就说道,说的似乎成佛好像换工作一样。

    “普通人为什么要成佛?”他问道。

    “因为普通人有痛苦,佛没有痛苦,所以普通人想脱离痛苦,所以大家会想成佛。”我按照一般理解回答。

    “普通人想成佛,是因为普通人认为,佛比普通人要好。”他淡淡的说道,“但好和不好,都是一件很主观的事情。”

    “你觉得成佛不好?”

    “是的,我觉得普通人好。”他说道,“但我生来为佛,所以生来便大彻大悟,我要捡起各种色法相,重新堕入轮回,很难很难。”

    “比成佛还难?”

    “比成佛还难。”他对我道,“对你们来说,你们随着阅历增长,很多人会皈依佛门,但我则相反,我要皈依凡人。”

    “但凡人很痛苦啊。”我说道。我竟然一本正经的开始劝了起来。

    他笑了:“痛苦就不好么?”

    “痛苦当然不好。”

    “痛苦是谁给你的?”他问我道。

    “痛苦是这个世界,是我凡人的身份,是我放不下的执着给我的。”我说道。

    “不,痛苦是你的神经给你的,是你的大脑翻找数据库给你的。”他看向窗外,“那是一个电信号,告诉你外在的信息和事情的紧急程度,它本身没有什么不好。”

    我无言以对,他继续说道:“你看,我无法理解痛苦的不好,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痛苦,世界对于我来说是空的,连空无一物的空间,其实也不存在,没有,就没有好坏。”

    “所以?”

    “成佛还是凡人,也没有好坏。”他说道,“只是一个选择。”

    “所以你选择做凡人?”

    “嗯。”

    “那你成功了多少了吗?”我追问。

    “并不是特别成功,能够投成肉胎,已经很不容易了。”他说道,“我还在等待顿悟。”

    “顿悟是什么怎么样的?”

    “不知道,遥不可及。”他说道,“要继续享乐,沉迷法相色界,成为最俗不可耐的那种人。”

    “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很容易的事情。”

    他笑了:“是啊,再过一段时间,我在你们眼中,就是酒色财气之徒,可我内心之中,只觉得难以精进。”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实话我对于佛教典籍还是有所涉猎的,但这场对话,我已经无法继续下去了。

    隔了很久,我问他道:“虽然不是佛了,你是否还有神通?”

    他笑了,对我道:“有的。”

    “佛是不显神通的,你既然要修炼成凡人,那就应该显一显神通给我看看。”

    他说道:“还得再堕落一段时间,才会生出炫耀之心,请你再耐心等等。”



    离开这场对话之后,我一头雾水,觉得完全被他绕进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有道理。

    任何行为都应该是双向的,天使会堕落成魔鬼,神仙会堕落成妖怪,大部分都是自己的选择,佛会反向么?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2-7-22 09:18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22-6-21 09: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工程师

    这个人在入院之前,一直在组织失眠人群向杭州聚集。

    他有一套奇怪的理论,当时他已经组织了100多个群,他计划组织100万失眠病人,到杭州聚集。

    当然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但这个目标还是有很大的安全隐患,让人不安,先是公安系统发现了这个事情,通知了他的父母,然后他被送到了这里。

    他不愿意和任何人讨论这件事情,关键是,他自己并不失眠。

    这个人是一个系统工程师,工作在某个大厂,处于不上不下的位置,本质上拿股票也可以获得不菲的收入了。

    其实工作压力也并不大,他负责的不是核心部门。有人怀疑他出现精神问题的原因,和他的妻子去世有关。

    他的妻子是一年多前车祸去世的,他出现这个行为是在他妻子去世三周之后。

    我花了很大的力气,去探究他行为的逻辑。他后来表示,他并不是不想和别人说他的考量,只是这是技术人员的思维方式,和那些医生没什么好说的。

    说了他们也听不懂。

    “公安局的人也听不懂么?”我问道,按道理公安系统的人才密度比外面还要高一点。

    “他们不是警察,这个世界上没有警察。”

    “那他们是谁?”

    “和我一样,都是软件工程师。”他说道,“他们觉得我带来了系统危险”。

    我不能让他意识到我跟不上,所以只能点头,但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他就对我道:“我做的是一个技术研究,不是非法集会。”

    “我也是做技术的。”我说道,“我也是软件工程师,你可以和我说,我可以帮你翻译成通俗的语言,我同时也是一个作家。”

    “那你技术肯定一般。”他整理了一下头发,他的头发很稀少。

    这是真的,只是我是做bs结构的软件,用的是一种现在已经基本被淘汰的语言php。和他的水平当然不是一个档次,但我有软件工程师的基本知识。

    “你做过什么?”他就问我。

    “啊,一些简单的论坛,也做过流媒体。”

    他露出了轻蔑的笑容,然后说道:“可以,你应该能听的懂,你和他们说吧,让他们不要再来烦我。”

    我点头。

    “除去网速问题,你打游戏的时候,什么时候会卡?”他问我道。

    “在线人数比较多的时候会卡。”我说道。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他继续问我道。

    “很多种办法,多服务器设置,架构。”我说道。

    “除了社会工程学问题,什么问题是技术无法解决的?”

    “经济考量。”

    这些对话看上去很玄妙,其实意思很简单。

    打游戏的时候,很多时候会让你选区,其实是选服务器。你和你朋友在不同的区里是不能对战的,也不会遇到,就像一个一个的平行世界,因为一个区最多可以同时在线的人数是有限的,所以才不能所有人全部在一起。

    所谓的经济考量,要稍微解释一下。

    假设一台服务器平时可以让1万人同时上线玩耍,cpu还是能够正常运行,系统也没有问题,那我就可以只购买1万人的服务器用来服务这个游戏。

    但某一次电竞比赛,中国队世界夺冠了,大家都非常开心,想去玩那个游戏,所以一下子在10分钟里,有20万人想要进入这个服务器玩这个游戏。

    那么游戏运营方,要么平时就为了这个时候准备一个20万人可以在线的服务器,显然这个服务器比1万人的要贵很多,平时用这种服务器不经济。

    要么就还是使用1万人的服务器,但是让20万人无法立即进入,只能排队进去,等于有一个人退出来,外面放一个进去。

    因为只要那20万人进入了,服务器系统就会崩溃,出现各种问题,服务器甚至会死机。

    “我们的世界也是这样。”工程师和我说,“所以人才需要睡觉。”

    “什么意思?”

    “一半人睡觉,一半人醒来,大概是这个比例,这个世界只能同时承受一半的人醒来。”

    我哦了一声,这话竟然有点哲理。

    “如果所有人在同一时间醒来呢?”

    “这个世界就会死机。”他说道。

    “这个世界的机能不够么?”

    “不够。”他说道,“显然不够,否认不需要睡觉这个步骤。”

    “可世界到达这个人口,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说道,“以前世界上没有那么多人,那时候人也需要睡觉啊。”

    “你以为我们处于同一个世界系统么?”他说道,“2000年前,你一辈子打两三把剑,就过去了。如今你一辈子要做多少事情。”

    我愣了一下。

    他说道:“地球的工程师一直在升级系统,否则这么多人口,系统早就崩溃了,但不管怎么升级,一半人睡觉一半人使用地球,都是最经济的方式。”

    “就是说,一半人上线,一半人下线。”

    “对,这样使用人数可以翻倍。”

    我又一次被说服了。

    “那你为什么要召集失眠的人到杭州来?”

    “我要增加在线人数,打破这个一半一半的平衡。”他说道,“但我没有办法让地球上另外一半人不睡觉。”

    “那是。”

    “我只能在某一个区域,先打破平衡。”他说道,“在杭州。”

    “这有用么?地球睡觉的总人数应该还是一半一半的。”

    “地球上所有人都在一台服务器上么,你连基本常识都忘记了么?”他说道,“地球是无数台服务器。”

    “哦。”

    “所以,在一个区域增加运算量,也是有用的,杭州肯定是一个独立的服务器,甚至都不是一台。我觉得西湖区是一台服务器,拱墅区又是一台,如果我来做架构,我就会这么安排。”

    “但我可以直接从西湖区到拱墅区啊。”我说道。

    “你没有直接到,你登出又快速登入了。”他说道,“速度太快,你无法发觉”。

    “所以,与其说你要想搞崩杭州,不如说你想搞崩西湖区这台服务器?”

    “是的,100万人同时失眠,西湖区这台服务器肯定会死机。”他说道。

    我明白他的理论了。

    “但你为什么那么执意要让服务器崩掉呢?”

    “死机了就要回档啊。”他说道,“这段时间的数据都可能会损坏,就必须把服务器时间倒回到一段时间之前。”

    我看着他,忽然明白了:“每隔一段时间,服务器数据都会备份一次,然后保存起来,这是数据安全的规定,如果服务器突然死机,那么很多数据会出问题,那么就会直接倒回到比如说半个月前,使用半个月前的正确数据。”

    “听懂了吧,对你来说应该不难,你手机备份聊天记录不是也是一样的道理么?”

    我点头:“你要让这个世界倒回到你妻子没死的时候,对吧?”

    他看着我,说道:“不啊,我又不爱她,她也不喜欢技术员啊,她喜欢明星,我喜欢数字,我们不是那么合适的。”

    但是他说的时候,忽然开始流泪,然后对我说道:“没用了,没办法了,已经过去一年了,现在回档,也只能找回三个月前的数据了,那时候她已经死了,我完全失去她了。”

    我看着痛苦抽泣的他,忽然心也被刺痛。



    这是程序员才能明白的爱情故事,程序员在自己编撰的世界里,是无敌的。

    但在现实生活中,他们无力,无法使用自己熟悉的技术,编程工具,来影响这个世界。

    这是一个很优秀的程序员,软件工程师。

    他可能是无法接受自己竟然不能救自己的妻子这个事实,才把现实世界和他的软件世界联系在了一起。

    他用自己虚弱的逻辑,做着荒谬的事情,唯有爱是真挚的。

    相信懂技术的朋友能够感同身受这种情绪,不太懂的可略过这篇文章。

    “回档到三个月之前,时间线会有bug,服务器之间会不一样。”我把这个故事和另外的程序员聊。他第一反应是这个。

    “需要一个机制,在回档之后快速对齐时间线。”

    “你不觉得重点不在这里么?”

    “可这里有bug。”他也是一个大工程师。

    所以人世间的悲欢,各不相通。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2-7-22 09:18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22-6-22 09:48:32 | 显示全部楼层
    外交官

    “我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就是被任命了。”他看着我,抚摸着手里的一本书。

    那是一本小说,封面老旧。这个医院里有借阅室,可以看书,但里面的书有一些年头了,没有人专门管图书采购的事情,所以图书得不到更新。

    这是一本悬疑小说,我没看过不知道内容,但应该没那么有名,我的阅读量还是非常惊人的,悬疑小说如果我看到封面不熟悉,大概率可能是比较小众的那一种。

    “所以你地位很高。”

    “嗯,非常高,但在这个世界没有用,因为两个世界的货币不一样。”他说道。

    这个人是一个作家,作家有很多类型,他几乎是我的复刻版,我看着他的反应就像看着我自己一样。

    他并不想和我沟通,但是他没有拒绝和别人沟通的能力。我在16岁以前也是这样的,但后来逐渐好了。

    医生说强迫自己回答别人的问题,或者别人提问一定要回答,也是一种特殊的疾病,但因为我现在已经痊愈了,所以无法判断当年的情况。

    “你可以去那个世界么?”

    “可以,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可以穿行,但我过去了,需要一定的条件才能回来,所以穿行的风险很大。”

    “为什么一定要回来呢,你在那个世界不是地位很高么?”

    “那是一本恐怖小说。”他说道,“你会希望自己生活在恐怖小说里么?”

    这个病人的病因非常奇怪,他下了一个结论,这个位面上有非常多的平行世界——要记住位面这个词语,因为只有这个词语可以解释多个平行世界所处的主世界。

    这些平行世界互为小说,我们所处的世界,也是一本小说,而他手里的小说,里面也有一个世界。

    “只有对这本小说理解到一定程度,你才会收到邀请。”他对我说道,“你必须反复看,反复看,对里面的故事完全共情,你这个时候就会开始看到不属于这本小说的其他信息,这就是泄漏。小说里记录的信息有限,但你看到一定的程度,你能开始接收到小说世界的其他信息,你看这本书的时候,脑子里出现了很多奇怪的情节,书里并没有写,但你知道是书里在发生的,这就是第一步。”

    “这是邀请的第一步?”

    “是基本条件。”他说道,“对方如果同时也有人在阅读我们这本小说的话,如果他也达到了这种精神状态,我们就会建立联系,那么我们就可以互相交换我们的意识,来回在两本小说里。”

    哦,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想了想,然后问道:“对面有这个一个人么?”

    “有,而且我们一直在沟通,他一直在邀请我过去。”

    哦,我忽然意识到了:“你说的风险是,对方和你交换了之后,不想换回去。”

    “当然,他活在一本恐怖小说里,你看过这本小说内容的话,你会知道那本小说讲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怪物,一直在小镇上活动,看到它的人全部都会自己上吊死亡。”

    “是现实派的恐怖小说。”

    “对,这是最吓人的,因为他们那个世界和我们这个,非常像,所以那个怪物肯定非常可怕,是那种半夜站在你窗外看着你的可怕,整个故事所有人都在躲避那个怪物,而那个怪物神出鬼没。”

    “如果是玄幻小说中的怪物就没有那么可怕了。”

    “是的,玄幻小说里还好,但现实派的恐怖小说我还是要谨慎一点的。”

    “那为什么要聘请你成为外交官呢?”我问道,因为他说,他是自己手里那本书在我们这个世界的外交官。

    “为什么不呢?”

    “两本书建交,有什么意义么?”

    “有非常巨大的意义。”他顿了一下,终于说道,“这本恐怖小说的世界里,有太多人无法忍受那样高压的生活了,他们希望这本书中的故事可以被改写,所以他们需要沟通到这本书的写作者,希望写作者给他们解放。”

    “所以他们需要一个外交机构,进行斡旋?”

    “对,这本书还有续集,如果再这么写下去,他们认为这都算是作者对他们进行恐怖袭击。”他说道,“他们需要他们的外交官,到我们的世界来,帮他们联系到作者,因为按照规则,他们的世界,在我们的世界里,只是一本小说而已。”

    “书里的人要通过和你交换意识,到我们这个世界来,找到书的作者?”

    “是的,这就是外交官的意义,他过来的同时,我也会过去。”

    “你不敢过去?”

    “不敢。”

    “那你算是一个不称职的外交官。”

    “不,只是还没有上任而已,等我做好心理准备,我还是会交换的。”

    “那你过去,你作为外交官你会做什么?”

    “我会在他们的世界里,找到写作我们这本书的作者,让他可以稍微写的好看一些。”他道,“如果可能的话,写一个恐怖的怪物过来。”

    “你不害怕么?”我问道。

    “不害怕。”他看着我说道,“现在咱们这本书,写的太无聊了。”

    他说完,看着我,对我道:“隔段时间,大概过三天吧,你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再过来和我聊,那个时候大概我已经过去了。”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2-7-22 09:18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22-6-22 09:4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外交官2

    过了几天,我回去找他。

    我的预判中,他要么找了一个理由,告诉我交换失败了,他还是他,要么他的状态会真的发生变化。

    这种变化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他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格,另一种是他仍旧是原来的那个人格,但是声称自己人格变化了。

    我当然觉得第一种的可能性很小,在现实生活中遇到这样的情况非常少见,这基本上是属于多重人格了。

    大部分的多重人格都是伪多重人格,都是怀疑自己有多重人格,或者是现在这种情况:因为妄想而产生的对于自我认知的变化,以为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不是多重人格,而是妄想症。

    见到他的时候,我一时之间没有分辨出来,到底是哪一种,但我意识到他确实变化了。

    他的眼神变得很不一样,之前如果说是一种慵懒的,懒散的,毫无希望的眼神,如今他的眼神非常有神,整个人的体态也似乎年轻了很多。

    我还没有说话,他就先说话了:“你就是那个询问者。”

    我没有回答,只是坐在他对面看着他,他继续说道:“他和我提过你,他说过你会来找我,不对,是来找他。”

    “你们交换了?”我试探的问道,以免他忽然和我说:“哈哈,骗到你了。”

    “对,我们交换了。”他说道,“而且有一个特别遗憾的消息要告诉你,他过去之后,已经死了。”

    “为什么?”

    “因为我们两个的联系中断了,这种联系本身是无法中断的,我能看到他的世界,他能看到我的世界,我们两个的世界在我们的精神层面是重叠的。但如今我只能看到你们的世界了,他一定是死了。”

    “怎么死的?他不是外交官,地位很高么?”

    “是的,他是外交官,地位很高,所以如果他死了,应该是被那个怪物杀死了。”他说道:“只有那个怪物可以想杀谁就杀谁。”

    哦,我不动声色:“那你现在不是他,你也回不去了。”

    “不是完全回不去,是很难回去,需要我们的世界,有另外一个人看这本书看到一种心流的状态,我和他再次链接。”他说道:“但这是可遇不可求的,但他和我说,我到了这个世界,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问你,你会帮助我。”

    “你有什么不明白么,这个世界不是和你的世界很像么。”我说道。

    他点头,看了看在看着我们的护工。

    “我要继续执行任务,那个怪物如何杀了外交官,说明它已经知道了两个世界的事情,接下去的情况会更加麻烦,我有一个女儿,我妻子很早就去世了,我女儿需要我,我需要找到那个作家,修改这个故事。”

    “和我说说那个怪物。”我对他道:“我对你们的机制不了解,我必须问问清楚。”

    “你不相信我么?”他问道。

    “对,不相信,我怎么知道,你不是那个怪物呢,也许你欺骗和杀害了外交官,混到了我们的世界。”我说道,当然我这么说完全是根据小说的情节推进的方法来说的。

    如果是我写小说,我就会这么写。

    其实,在这段时间里,我已经把那本小说看完了,这个小说讲的是一个小镇上的恐怖故事,这个小镇叫做河谷镇,应该是一本美国小说。

    但这个人说中文,说明美国小说被翻译之后,里面的世界也会变成中文社会。

    里面有一个到小说结尾都没有出现的怪物,遇到这个怪物的人第二天都会莫名其妙的上吊自杀,没有人知道相遇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那个怪物没有见过真实的形态,是一个黑色的影子,它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很多人看到的时候,一开始都以为是某种树木的影子。”他说道:“我们尝试了很长时间的捕杀,都没有任何的结果,它只在晚上出现。”

    “然后呢?”

    “我们的镇上已经死了二十几个人。”

    “我看小说里只写到了第五个人死亡,故事就没有继续下去了。”

    “当然,小说只能展现一部分我们的世界,它还在继续杀人,而且因为小说没有写明,我们不知道它的目的是什么,它似乎就是邪恶而毁灭的一种力量,甚至没有动机。”

    “没有动机就很难对付。”

    “对,是无差别的。我们不知道下一个死者在哪里。也不知道前因后果,就一直在承担死亡的压力。”

    这就是写作上的一个问题,那本小说不是那么好看,看上去十分的辛苦,翻译的也一般,最大的败笔是他里面的邪恶怪物的动机没有任何伏笔,所以读者无法参与进去,只有恐怖的气氛,却越来越迷惑。

    “那为什么你们的世界,知道书和书可以链接这件事情?”我问道。

    “我不知道,在我们历史上,就有明确的记载。”他说道:“这件事情是我们的知识,也许有先驱者。”

    我还想提问,他忽然道:“我求求你了,我必须去救我们的世界,你相信我并且帮我。”

    “我可以回答你问题,也可以借你一些钱,但我不知道要怎么帮你救你们的世界。”我说道。

    “我需要逃出去,去找那个作家,你能不能帮我逃出去呢?”

    之前我也搜索了那个作家,很神经的是,那个作家很久以前写的这本小说,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年忽然又开始连载了。

    当然要找到他特别困难,这哥们是个加拿大人。

    我忽然意识到,这个人可能在通过这种方式,想逃出这里,精神病人逃出医院不是小概率事件。

    但我看他的表情和状态,确实和之前的那个人很不一样,而且他讲话的断句也不一样了。

    我看着那个人,忽然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很棘手的境地。

    对方看着我,重复了一遍:“帮我逃出去,我代表我那个世界,会好好谢谢你。”

    “在我没有确定你是不是那个怪物之前,我不会帮你的。”我说道:“等一下我会进行测试的?”

    这当然是缓兵之计,因为我发现我把事情聊到了一个特别不好的境地。

    “怎么测试?我就算是怪物,也是只有意识到了这个世界,你怎么测试我?”他说道。

    “从动机测试啊。”我说道,看着他的眼睛。

    “什么动机?”

    他说这个话的时候,表情竟然有一丝不自然,我本来只是胡扯在想办法摆脱他,但是看到它的那个表情,我忽然楞了一下。

    我是从来没有相信自己说为的怪物穿越说的,但那个表情让我却真的在意了一下。

    但那个表情很快就没了。

    我犹豫了一下,因为我担心事情完全崩盘,但最终我还是继续道:“怪物通过外交官进入到这个世界,其实是没有动机的,我看过你们那本小说,那本小说里的技术手段还是比我们这个世界落后很多的,如果我是一个诡异的怪物,我宁可生活在你们那个迷信闭塞的世界里,我是不会过来的,如果怪物要通过外交官过来,唯一的可能性是,你们这本书马上就要结局了,而怪物马上就要被消灭了。”

    “为什么?”

    “那个作家时隔多年开始重新连载,这种情况下多数是良心发泄,想要把小说写完。”我说道:“故事一定会是好结局的,怪物肯定得要死。怪物肆虐了那么久,肯定不想死,所以它唯一的动机就是这个。”

    “你错了,我不是怪物,我是要拯救我们的世界。”

    “那你还要去找那个作家么?”

    “当然。”

    “那你就是那个怪物。”我说道,其实完全是胡扯:“因为这个故事很快就要结束了,怪物很快就要死了,你去找那个作家的事情,根本没有那么紧急。”我说道:“对吧,怪物。”

    我完全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是因为他刚才的表情有点奇怪,同时想结束这个话题。

    没有想到他定住了。

    然后他的脸部开始扭曲起来,整个人的脸竟然扭曲的万分诡异,完全不像一个正常的人而真的像一个怪物。

    他忽然朝我怒吼起来,并且跳起来抓我的脸,我被他吓的摔翻在地,护工立即上来按住他。

    我看着他的脸,他嘶吼着:“我不可以被写死!”然后被拖走了。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2-7-22 09:18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22-6-23 09: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外交官3

    这件事情让我在医院里的调查,中断了很长时间。

    同时我也被禁止使用这种帮助病人构建妄想的方法,和病人沟通,我的主治医生让我明确我只能了解病人,理解疾病,但不可以和病人一起去构建什么。

    “但是病人和病人之间也会胡乱沟通。”

    “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医生和我说,“假设一个被迫害妄想症,遇到普通的人,那个普通人顺着他的迫害妄想进行引导,很快被迫害妄想的人也会将其认定为加害方,但你不一样。”

    “为什么?”

    “你可以构建素材,你发现他的思维方式之后,不会直接进行引导,而是给予其素材,他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会被你引导使用你的素材,让病情加重。”

    “我没有这个主观意图。”

    “写小说本身就是偷窃读者心中的素材,引导读者自己去构建世界的工作。”医生说道,“所有的好作家都是高明的小偷,拙劣的作家则希望把自己的东西硬塞给读者,看似慷慨,其实是在逼迫别人接受自己的想法。”

    我不想聊这些,所有我就离开了,但是事后我也确实开始反省,因为毕竟对方是病人,我不知道算不算病情加重,按医生的说法,病情并没有加重但是妄想内容发生变化,会让其的行为变的不可控,特别是眼中的妄想病人。

    “总归是想解决一些问题。”一个护工和我闲聊的时候告诉我,“妄想的本质是解决一些他内心无法解决的问题,但你永远无法触及这个问题,因为他既然选择通过妄想来解决,这个问题会藏的非常深,而且不可推理。”

    我过了一段时间,重新在活动室看到了他,他仍旧被人看管着,但是已经恢复了平静。

    他看到了我,并且要求和我继续沟通,我才被允许和他再次沟通。

    我不可以再进行任何的引导,并且我希望我可以做一些事情消弭我的影响,所以我直接对他道:“我发现你在骗我。”

    对方看着我,说道:“为什么?”

    “外交官去到你们的世界,会进入到你的身体里,你是一个怪物,那么他就不会死,他就会变成怪物,怪物不会杀自己。”

    “所以呢?”

    “他会被作家写死,而你会在这里生存下去。”我说道,“所以他没有死,他还在你那个世界。”

    “所以呢。”

    “这逻辑不成立,如果是这样,你已经安全了,不要再去找那个作家了,所以我的推断是错的,你只是在配合我演戏。”我说道。

    他沉默了。

    “你不是怪物,你到底是什么?”我试图把整个话题倒转回来。

    “你觉得我是什么?”

    “你根本没有过去,你只是希望我带你离开这里,去见你的女儿,你还是原来的那个人,你知道我比你们更有可能离开这里,我是自愿进来的,有更大的自由。”我说道,“这是你的计谋,你只是想逃跑。”

    我试图将其的妄想拉回到原来的位置。

    他看着我,忽然笑了,缓缓的说道:“如果在我的那个世界,我已经让你上吊了。”

    他没有按照我的想法做任何的改变。

    “但你说的对,他没有死,他现在在那个世界,我的躯体里。”怪物看着我,“而他必须被我身体的欲望驱使,去杀更多的人,这个欲望是那个作家给的,他无法抵抗。”

    “那你在这具身体里,没有这种欲望。”

    “对,而且我也没有我的能力,所以你才没有死。”他说道,“暂时。”

    “暂时是什么意思?”我问道。

    “他们即将对你这个世界,发动恐怖袭击。”他说道,“他们会找到写作你们世界的那个作家,开始逼迫他修改故事的进程,将你们的世界毁掉。”

    “能做到么?”

    “当然可以。”怪物看着我,慢慢的说道,“给我一本小说,我给你更多的情报,让你有机会可以自救。”

    “通过什么方式?”

    “一种特殊的交流和谈判,细节我不会说。”他说道,“也许你们可以共识或者达成某种平衡,但你需要我教你,条件是给我一本小说,新的小说,不要旧的那一本。”

    “为什么,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离开这个世界。”怪物说道,“给我一本新的小说。”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2-7-22 09:18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22-6-24 18:2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外交官4和巨人凝视

    老a是一个我知道绰号而且几乎是我助手一样的病人。

    他没有攻击性,而且没有认知障碍,也不传道,或者执着的想要让人理解自己的思想。他是一个轻症病人,他自己认为应该快好了。

    有一段时间他帮我整理我的文稿,很多病人的思维方式和我相似,区别就是我能分辨我的那些想法是想象出来的,而他们深信不疑,他特别喜欢外交官的故事。

    最终我给外交官写了一篇短篇小说,一个关于怪物乐园的故事,在里面的怪物都能获得关爱并且幸福的永生,但我也小心翼翼地在里面埋藏了一个暗线,就是里面有一个非常强大的主怪物,他可以穿越任何的时空,去弥补那些怪物们的过去。

    这种弥补的权力很大,以至于其实那个地方,对于想要做恶的怪物来说,也是一个监狱,因为他们永远无法做恶成功。

    那里只有一个人类,是主怪物的助手,儒雅善良勤奋,他看完了那个世界上所有的小说,所以可以和所有的世界链接,而他最喜欢这个我们这个世界,一直在等待可以交换到这个世界来。

    而这个人类还有一种能力,就是可以完全模拟交换躯体的思想和过去,拥有对面人所有的爱和记忆。

    很鸡贼的设计,作家在这种事情上有特权对吧。

    我并不知道这篇小说他是否满意,其实他的理论有很多的漏洞,对于他来说是两个世界,但事实上世界上有无数的小说,难道之间的关系交织成网么?这用文字极难描述和理解,我觉得他也没有往那方面去深想。

    但无所谓了,如果他真的相信书和书链接交换这件事情,并且逃离这个世界,和我写的小说里的那个人类交换,那么我们也许会迎来一个“正常人”。

    我和医生说,这是否算是一种临床治愈,因为病人是妄想自己成为了正常人。妄想并开始模拟正常的自己。

    医生说不准套娃。

    在外交官故事的结尾我曾经有过一个比较升华的念头,等到写完的时候,却觉得也没有高大上,就是妄想自己是正常人的精神病人,到底算不算是正常人,如果他能妄想一辈子呢?

    其实我们也许大部人都是这种类型,比如我自己。

    深度凝视自我的时候,我也会忽然觉得,我这辈子也是在扮演一个正常人而已,这让我毛骨悚然,内心深处,我也许是一个不可救药的妄想症甚至是怪物。


    老a喜欢这个故事,大概是因为他自己也算是我的助手,这里如果没有我这样的心境是比较无聊的,这也算有事干。

    老a其实已经开始逐渐意识到,他有妄想症状,他对我说,他有时候完全确信并且非常恐慌,有时候就知道那是假的。

    我问他什么时候他是发病了,他告诉我,他凝视太阳的时候。

    但我始终没有办法了解老a在想什么,为什么他发病的时候要看着太阳。

    我去问医生,医生却不建议我深究老a。

    “他觉得太阳是一块镜片。”医生和我说,“显微镜的镜片。”

    “这么大的镜片?”

    “对,地球是一个培养皿。在天晴的时候,有人在通过镜片观察我们。”

    “我们是细菌么?有一个巨人在研究我们。”

    “不是我们。”医生说道,“老a凝视太阳,就是凝视这块镜片,他觉得镜片是在研究他。”

    “那我们是什么?”

    “如果是细菌的话,他就是那一个关键细菌,而我们只是杂菌,就是随处可见的哪一种,而他不是。”医生说道。

    “为什么他会这么想?”

    “因为他发现他去任何地方,天气都会很快放晴。”

    “就像很多人一出门就下雨一样。”

    “对,所以他认为主要观察对象就是他。”

    “他的结论是什么?”

    “他是一枚特殊的细菌,或者说对于巨人来说,他是特殊的微生物,是高致病性的。”医生说道,“巨人正在研究他。”

    “他是传染病原体。”

    “嗯。”

    我就笑了。

    “但是他并不会分裂。”我说道,“一个细菌对巨人的免疫系统来说,不算什么吧。”

    “你听过杰克和下金蛋的鹅的故事么?他认为那个故事是有隐喻的,一个小人进入巨人的世界,就会导致巨人的生病。”医生说道,“你不能用人类和细菌的关系,来讨论我们和巨人的关系。”

    这倒也是,也许巨人没有系统并且非常脆弱。

    “那他的态度是什么?”

    “生来就是另外一种生物的致病菌,他也没有选择,很无奈,他时刻生存在恐惧中,一直问我,对于致病菌的观察到最后,会做哪些实验,我告诉他,观察会持续很久,但事实上,应该会用不同的药物实验细菌对药物的敏感程度。”


    “哦?”

    “但他肯定自己查资料已经知道我没有说实话,而且接受这个命运。”

    “到这里来就是不停的吃药啊,他就一直很有深意的看着我。”医生说道,“但吃了那么多药,他都没死,他开始相信自己是最难搞的那种细菌了,后面他就开始得意起来。”

    “菌王。”

    “他在这里很长时间了,药物控制的很好,他应该可以出院。”医生对我说,“不要去招惹他,把他当普通人就好了。”



    我后来观察老a,试图去理解他是否也是病人装成好转,想要离开这里,如果他坚信自己的细菌,甚至认为自己就是一场瘟疫的瘟神,难道不是应该去感染什么人么?而感染别人就要先离开这里。

    “月亮不是镜片么?”我问医生。

    他就对我道:“月亮不是。”

    “那月亮是什么?”

    “多头显微镜,转动镜片头的时候,就会变成晚上,所有的月亮变化,都是在更换镜头时候的景象。”医生说道,“我模拟过,从细菌的视角,确实说的过去。”

    始终,我没有去招惹老a。毕竟,我看到过他老婆过来看他,是一个很好的女人,我希望他能够回归正常生活,他们因获得幸福,“分裂”几个孩子之类的。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2-7-22 09:18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22-6-25 09: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理科唐僧

    这是一个数学家,病症比较轻微,但强迫性很严重,他是主动过来寻找解决自己问题的方法的,并不是被迫进来的。

    和他的对话不是很有意思,但能窥探他的思维方式,他并不喜欢谈论数学,而更多地是提醒别人数据的重要性。

    “我无法观看任何的电视节目,任何的电影。”他对我道,“我只能享受一部分音乐,其他的都无法享受。”

    “为什么?”

    “因为太假了,没有什么电视电影的逻辑是经得起推敲的。”他眯起眼睛抱着猫,其实如果医院认可,是带可以带宠物的。

    “我知道很多电视剧和电影都有科学顾问。”我说道,“都很严谨。”

    “没有,这个内容产业的基础就是不严谨,因为这是让人逃避现实的产业么,严谨的话就会和现实一样会非常琐碎,根本无法观看。”他说道,“所以的内容产业,本质上是在理顺人物情绪的逻辑,让事件跳跃发生,把凡人的琐事都跳过,你看霸总都是24小时谈恋爱的,你在现实找个老总谈恋爱让他关24小时手机试试?所以是情绪最重要,而不是事情的逻辑,这就导致没法看,我们这种理科生,逻辑好的,更没法享受。”

    “和数学有关么?”

    “都不用数学出马,在数据阶段,就完全崩坏了。”

    我看了看他边上放着一本《西游记》:“你不是还在看小说么?”

    “这是拿来给你举例子的。”他说道。

    “西游记里也有不合理的地方?这不是一本神话小说么?”

    “极不合理。”他说道,把书递给我,“我做了批注,里面所有的不合理的地方,全部都整理出来了。”

    我翻开看了看,好家伙,哪里还有什么西游记的位置,字里行间全是他的注释。

    我合上:“你还是大概和我讲讲吧,我回去再仔细看。”

    他摸着猫就说:“那你不准笑我。”

    “我不笑,为什么要笑你,你很好笑么?”

    “我不好笑,西游记好笑。”他说道,然后为难地啧了一声,似乎例子太多了不知道选哪个,想了想,最后他说道:“那我选一个最能说明问题的。”

    “您说。”

    “吃了唐僧肉是不是可以长生不老,是不是整个故事反派的主要驱动力?”他问道。

    “是的。”

    “这就很不合理。”

    “这是设定,合理不合理不是作者说了算么?”

    “那吃多少可以长生不老?”他问我道,“吃整个,还是吃半个?”

    呃,我真的被问住了。

    “吃整个吧?”我说道,因为我记得书里的怪物其实都是巨大的,不是电视剧里的大小。

    “那你说唐僧刮不刮腋毛?”

    “那必然不刮。”

    “不刮,要是吃的时候,掉了一根腋毛,随风飘走了,算不算全吃了?”

    我嘶了一声:“你确定你不是在抬杠?”

    “你回答我问题。”

    “我觉得算。”我说道,“因为,毛肯定不重要,吃鸡还拔毛呢。”

    “那要是吃唐僧的时候,有一个块皮嗑掉了,算不算全吃了?”

    我意识到他的逻辑,立即改口道:“咱们不能这么聊,你这个是一个定量问题,我记得西游记里,很多妖怪抓唐僧,是要分了吃的,也就是说明,唐僧肉是可以分的,那么就不用吃整个唐僧,只要吃了唐僧的肉,就可以长生不老。”

    他看着我:“确实有这个情节,那吃多少管用?”

    “这有关系么?”

    “唐僧洗澡水算不算肉汤?喝汤管用么?”

    “那必然不管用。”

    “那你说,肠息肉算不算肉?”他说道,我皱眉还没回答,他又特别贱地说道:“盲肠算不算肉?”

    “你什么意思?”

    “人身上有很多肉人不需要啊,可以送人啊。”他说道,“唐僧大方一点的话,很多事自己就能摆平啊。”

    我说道:“就算不用吃整个,也得吃条腿什么的吧?少了肯定不行。”

    他看着我道:“《西游记》原著的第27回,白骨精在云端里,踏着阴风,看见长老坐在地下,就不胜欢喜道:造化!造化!几年家人都讲东土的唐和尚取大乘,他本是金蝉子化身,十世修行的原体。有人吃他一块肉,长寿长生。真个今日到了。你看,说的很清楚,吃一块肉,就可以长生不老,但这一块肉是多少?”

    我的胜负心起来了,任何的一块肉,有大有小,但多少都得是一筷子能夹起来的吧,于是比划了一下:“起码这么多。”

    “吃少点就不行?”

    “书里怎么说的?”这次我学聪明了。

    “小说没有定义要吃多少,只说一块肉,白骨精是人骨大小,她说的一块,就是普通人吃饭时候的一块肉大小没跑。”他道,“那就是和盲肠差不多大,对吧,盲肠又没用,可以忍痛交个朋友,何必招惹孙猴子。”

    “当时的知识,恐怕不足以动手术吧。”

    “可以变小了进到身体里吃啊,大家都会这个法术啊。”他说道,“如果盲肠还不够,就吃点息肉,息肉还不够,就吃点皮下脂肪。”

    我看着他不解,他解释道:“唐僧是白面和尚,吃素油,油大,总归有点脂肪的,脂肪吃掉一点,还会更健康。”

    “也许,脂肪没用,得吃肌肉呢。”

    “金蝉子成佛,佛体吃了长生不老,脂肪却吃了没用,他成佛的时候,全身的脂肪没成佛?脂肪落在凡间了?”他说道。

    “那不能一概而论,也许脂肪里就没有有效成份呢。”

    “脂肪细胞和肌肉细胞,都是可以生长的细胞。”他说道,“吃肌肉也行啊,吃一点没关系的,唐僧稍微补充一下营养,深蹲多做几个,都能回来,妖怪何必取他性命。”

    我沉默了,当然我个人认为这个事情没有什么讨论意义,但我也不想承认他是对的。

    “当时的作家,没有这样的知识,你就是抬杠。”

    “不是没有这样的知识,是他不敢写‘吃多少唐僧肉能长生不老这事’,因为写了,数据一出来,这故事就变成理科故事了,大家都会意识到,比起杀掉唐僧,还有更多的双赢方案。”

    我继续沉默,他补充道:“唐僧的性格你不是不知道,很好谈的,大家可以合作么,一路平平安安,多好。”

    “好吧,也许你是对的。”我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了。

    “我就是对的。”

    “那难道就没有任何一部严谨的作品,让你信服么?”我还是有点不死心。

    “文艺作品不可能严谨。”他说道,“只要不敢出现数据,它就是不严谨,所以数学是构建真实的核心基础。构建我们这个世界的神一定是个数学家。”

    “然后?”

    “教义中不敢有精确数据的宗教,都是愚夫的宗教。”

    我看着他,“数学,数据真的那么厉害么?你还有没有什么例子,可以给我作为结尾用的。”

    “鬼魂吧。”他说道,“这也是数据,算不上数学,你害怕闹鬼么?”

    “害怕。”说真的,我确实害怕。

    “日本片里女鬼都是穿白色的衣服,对吧?”

    “对。”

    “如果鬼片出现现实数据,那么我们就可以对其进行分析,首先,白色的衣服大概率是女鬼死时候穿的衣服,对吧?”

    “是的。”

    “衣服本身没有灵魂对吧?”

    “对。”

    “那为什么一定要有衣服?要么就是地府的规定对吧,要么就是女鬼自己让你产生的幻觉,对吧。”

    “对。”

    “女鬼为什么要这么干?我们只能认为女鬼大概率是觉得没有白色的衣服不仅吓不到人,而且还会惹出其他麻烦,对吧。”

    “或者女鬼是无意识的,只是本能的把自己幻想成死时候的样子。”我说道,“那些女鬼与其说有意识,不如说意识是残缺的,所有的信息都是执念带来的一种惯性。”

    “好,我问你一个问题,这个女鬼的白色衣服,线边踩了多少下缝纫机?多少个线头?”

    我愣了一下,他继续道:“本能能知道衣服的细节么?”

    “不能,没有人会去数这个。”

    “那她潜意识幻想出来的自己的灵体,一定全是马赛克,你信么?”

    “为什么?”

    “没有数据,无法想象那些细节区域,人类仔细看过自己后背的都很少,那女鬼的后背都是马赛克你信么?”

    “那会不会,鬼是利用我们内心的数据,来构建自己呢?我们的大脑在想观察细节的时候,通过我们的联想,来落实细节。”

    “那你第一眼看到女鬼的时候,那是一个什么东西呢?”

    “我不明白。”

    “你不是说,是依靠你的联想来落实细节么,那么最开始,是什么?在你没有下定论的时候。”

    “一个黑影?黑雾气?”

    “你看到了第一时间确定那是一个女鬼的几率有多少呢?万一你当时觉得是可达鸭呢?”

    “也许我有亏心事呢?本来就觉得她会来找我,其实是我杀了她。”

    “那你有杀人么?”

    “ 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害怕鬼呢?”他说道,“所有的鬼魂对你来说,只是可达鸭。”

    我看着他,还在思考是不是他在诡辩,他说了最后一句话,是模仿了可达鸭的叫声,然后自己大笑了起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群及公众号二维码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8-8 18:0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