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马上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98|回复: 236

[转帖] 《神探狄仁杰》第三部小说版,《黑衣社》、《漕渠魅影》,作者:钱雁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4-5-31 09:02
  • 签到天数: 85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24-5-21 08:2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黑衣社

     

    楔子



    相传“黑暗之山”是黑衣天神的居所,它隐匿于凉州以北的群山之中。那里聚集着黑衣神祇,这些神祇掌管甘凉道和大漠中的一切。然而没有人知道“黑暗之山”的确切位置,更没有人真正前去寻找它的,没有一个能够活着回来……
    黑沉沉的苍山一片混沌,在这天地潜遁形藏之时,遥远的天际却突然亮起了一道奇诡的光束,光束由红而绿,由绿而蓝,慢慢地散延开来。猛地,沉寂的苍穹发出一阵低吼,紧接着,一片蓝光陡然亮起,将黯淡的天地彻底点燃。在这妖异的蓝光中,一座高达万仞陡峭峻拔的山峰突兀而出,似乎刚从九天落地。
    山峰绝顶之处,一座古堡巍然矗立。在天边那片蓝光的映衬下,古堡显得诡异、不祥。

        这就是“黑暗之山”。

    沿着陡峭的山峰有一条蜿蜒盘旋通往古堡的山路,一辆马车正疯狂地奔向古堡。
    月光下,尖顶古堡笼罩在乌蓝色的光芒中显得阴森恐怖,大门静静地敞开着,里面透出点点昏暗的灯光。
    马车疾驰而来,车夫勒住马头,马发出的嘶鸣声仿佛要撕裂长空。马车停在了古堡的大门前。车门打开,一个身穿绣金黑色外袍,腰悬长剑,头戴青铜面具的人缓缓下车,向古堡内走去。
    圆拱形的大厅显得极其宽敞,四壁悬挂着一些身着绣金黑袍、形状怪异的人像。一条冲天向上的异形石柱供奉在中央。
    绣金黑袍走到石柱前,轻轻拍了拍,“吱呀”一声,石柱中央裂开了一道门,绣金黑袍大步走了进去。

        “砰”的一声,石柱门关闭了。
    古堡门前马车夫抖动丝缰,马车缓缓启动,忽然,马车的轿厢之下掉出了一件“东西”,那“东西”着地后飞快地向旁边一滚——竟然是个身着丫鬟服色的小姑娘。马车加速向山下奔去,小丫鬟飞快地站起身,掩进古堡大厅。
    大厅里一片寂静。小丫鬟四下观察了一下,火速来到石柱前,试探着轻轻叩了叩,石柱门又“吱呀”一声打开了,小丫鬟闪身而入。
    古堡下面是一座巨大的地宫,阴森诡谲。宽阔的回廊四壁用花岗岩雕凿而成,墙壁上镶嵌着一盏盏三层八碗的骷髅铜灯,灯碗里蓝绿色的火焰幻发出妖异的光芒。地面是条石铺成的台阶,盘环曲折不知通向何方。
    绣金黑袍快步沿台阶向下走去。 椭圆形的地宫大厅中央陈设着一张硕大无比的圆形石台,台面等分为九份,每一份的中心都设有一只青铜扳掣和一道剑槽。石台中央安放着一只青铜铸就的碧身红睛张着大口仰面向天的蟾蜍。石台的上方,一条青铜铸成的飞龙腾空横亘,青龙口中衔珠,面向下方的蟾蜍。
    石台前有八个人恭敬地站立着,他们统一头戴面具,身着绣银黑袍,腰悬长剑,每人面前都有一道剑槽。八人按照各自的等级依次排立,静静地等候在那里。
    脚步声响,绣金黑袍快步走进大厅,站在属于自己的位置前。     先来的八人齐齐向他躬身行礼:“尊神。”

        绣金黑袍点了点头。
    位于坤位的绣银黑袍道:“尊神,一切准备就绪,只待尊神到来便正式开坛。”
    绣金黑袍面无表情地道:“开始吧。” 说着,他率先伸手握住面前的青铜扳掣,另外八人随后照做。九人同时向后用力一拉,只听“咔”的一声,石台中央的蟾蜍缓缓升起,慢慢接近了上方横亘的飞龙,又是一声响,蟾蜍停住了。

        时间仿佛停顿了,一阵寂静。

    突然,铜铸飞龙的身体发出一阵颤动,龙嘴中衔着的珠子啪地落了下来,不偏不倚,正正地落入下方蟾蜍的口中,紧跟着大厅内响起了一阵轰鸣,飞龙和蟾蜍同时震动起来,震动中,飞龙上升,蟾蜍落回原来的位置,一切恢复如常。

    位于巽位和坤位的两个绣银黑袍人道:“龙体正对西北,地动的中央正是甘凉道大漠之中!尊神所料丝毫不差。”

    绣金黑袍长长地出了口气,道:“一切都准备停当了吗?”
    坎位的绣银黑袍答道:“按尊神吩咐,均已安排妥当。”

    绣金黑袍向他点了点头:“据苍黄之数推断,地动的准确日期应为九月二十四日,还有三天时间。诸位,此次行动事关者大,黑衣社能否再续前世荣耀在此一举。为前辈尊神,为黑衣神社,诸位须同心戮力,务使大功告成!”

    众黑袍人躬身答道:“请尊神放心!”

    绣金黑袍道:“今日约众位前来,就是要将行动计划再详加勘议,务使其万全无虞。”

    众黑袍人颔首答是。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4-5-31 09:02
  • 签到天数: 85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5-21 08:25:25 | 显示全部楼层
    绣金黑袍伸出手握住腰间长剑的剑柄缓缓拔出,放入面前的剑槽之内。其余八人照做。

    九柄长剑呈圆形排列,剑尖指向中央的青铜蟾蜍。猛地,石台下发出一声巨响,桌面竟从中央缓缓裂开,分为等份的九个小扇面,露出了藏于石台下面的一条深深的隧道,九条石质台阶通往隧道下面。

    绣金黑衣率先沿自己身前的台阶向下走去,众人相随。

    大厅上方的回廊之侧,一双眼睛盯视着下面发生的一切,正是刚才的小丫鬟卧伏在廊柱旁。她一动不敢动,只是静静地观望着。

    下面,九个黑袍人消失在黑沉沉的通道中。伴随着一阵轰鸣,石台复合,一切恢复如常。

    小丫鬟长长出了口气,轻轻站起身,蹑手蹑脚地向外面的大厅走去。

    “吱”的一声,石柱暗门打开了,小丫鬟飞快地闪了出来,伸手拍了拍柱旁机关,暗门关闭。她机警地四下看了看,迈步向外走去。

    忽然,她脚下传来“咔”的一声轻响,右脚踩中的一块方砖陷了下去。

    小丫鬟猛吃一惊抬起头来,说时迟,那时快,大厅之中响起一片警铃之声。
    小丫鬟飞快地向古堡大门奔去,只听身后“砰”的一声巨响,两旁的几根大石柱从中裂开,数百枝黑色弩箭急雨般向她射来,小丫鬟缩颈藏头就地一滚,弩箭从头顶急掠而过。她飞快地长身而起,“扑”“扑”几声,几枝后发的弩箭射中了她的肩胛和后背,小丫鬟的身体晃了晃,随后一咬牙伸手拔下了身上的弩箭。

        就在此时,两旁回廊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紧跟着,古堡沉重的大门轰隆隆地向两边关闭。小丫鬟大惊,顾不得身上的伤痛,纵身而起向大门扑去,就在大门即将合拢的一刹那,侧身飞掠而出。

        “轰隆”一声,大门关闭。

        小丫鬟的身体重重地摔在地上,她挣扎着爬起身,跌跌撞撞地向前冲去,转眼间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4-5-31 09:02
  • 签到天数: 85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5-21 08:25: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狄仁杰黑衣庙遇伏

    宏伟的神都洛阳城,雉堞连云,极尽奢华,城中街市宽阔,建筑雄奇。城西南是武皇居住的上阳宫及三省六部、各寺监台的衙门。城西北一座高耸的平台和两旁的黄顶建筑便是掌握天朝历法、天候、水文、节气的司天监。

    今天的司天监有些不同寻常,一众百姓围在大墙下向天空中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天空中,一群群飞鸟箭一般向司天监的南衙飞去。

    司天监南衙外,鸟群疾飞而至,毫不停留,直接撞向了南衙的梁柱和墙壁,发出一阵阵哀号,登时颈断翅折,尸体散落满地。

    司天监的官员们从四面八方奔来。

    大家惊诧地议论着:“这是怎么回事?”

    “飞鸟投柱,这是异兆啊!”

    “可从没见过这么多飞鸟触柱,我看是天道不乐,要出事,赶快通报监正大人!”

    话音未落,只听身后有人喊道:“让开,让开,监正大人到了!”

    众官吏赶忙两旁分开,司天监监正严守诚率几名掌固飞步而来,一见眼前的景象他登时倒抽了一口凉气。他抬起头,只见群鸟还在不停地飞来,撞击着梁柱和墙壁。

    严守诚不知所措,喃喃道:“难道这是大地动的先兆?”

    他猛地回过身,问身旁的掌固道:“后园的鱼池有什么动静?”

    掌固一愣:“回大人,还、还没有查看过。”

    严守诚把手一甩:“走,去看看!”

    司天监后园中呈品字形排列着三座鱼池,都是为测量天候而置。池中冒着气泡,池鱼大部分已经翻白漂起,一些鱼儿还不停地翻腾跳跃着。严守诚看见池中景象,登时脸上变色。

    他连忙对身后的掌固道:“果然是地动之兆!快,上天台!”

    天象台分为两层,上层置浑天仪及周天各量具。下层按五方:东方甲乙木、南方丙丁火、西方庚辛金、北方壬癸水、中央戊己土,置五套地动仪,均为东汉张衡制式:龙口衔珠,下蹲蟾蜍。

    严守诚快步跑上天象台,就在他的脚踏上最后一级台阶时,西方、北方地动仪龙口内的珠子“啪”的一声掉入了下方蟾蜍的口中,紧跟着中央地动仪龙口内的珠子也掉入了蟾蜍口中。严守诚猛地停住脚步,脱口喊道:“西北大地动,波及神都!”

    神都上阳宫里,皇帝武则天为了使边塞的士兵们能够拿到军饷安心守卫边防正与宰相张柬之及几位阁僚商议。

    武则天道:“由西京长安拨调给甘凉道的五百万两饷银应该已由户部和兵部遣发了吧?”

    张柬之道:“回陛下,饷银月前便已自西京发出,由左龙武卫将军房哲统领三千铁甲军押运。算日期,应该是今明两日通过甘凉大漠,最多三日后就抵达凉州了。”

    武则天“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前些日子,边关吃紧,大军调动频繁。几位大将军不约而同地具折奏报,说欠饷日久,军心已有涣散之相。殊不知连年征战,轮输转运,银资耗费多广,国库也已虚竭,凑齐这五百万两饷银真是不容易,竟用了一年多的时间。”

    张柬之微笑道:“幸喜关河宁定,海内承平。过几天饷银一到,大将军们也该安心了。”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4-5-31 09:02
  • 签到天数: 85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5-21 08:2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则天满意地点了点头。

    正在此时,殿外力士一声高喏道:“启奏陛下,司天监监正严守诚现在殿外,有要事启奏!”

    “叫!”

    严守诚匆匆飞奔进殿,躬身施礼:“参见陛下。”

    武则天威严颔首:“守诚,有什么事吗?”

    严守诚:“陛下,今晨天现异兆——飞鸟触柱,池鱼殃死,天台地动仪显现,西北将厉发大地动,并波及神都洛阳!”

    武则天猛吃一惊:“什么,大地动?”

    严守诚:“正是。”

    一旁的张柬之赶忙问道:“地动的中央位于何处?”

    严守诚:“据卑职刚刚率人推算的结果,地动的中央应位于西北道甘凉的大漠之中。”

    张柬之长长地出了口气:“哦,原来是大漠之中。”

    武则天也顿觉释然:“所谓波及神都,不过为余震耳。”

    严守诚小心地回答:“陛下,此次地动天兆昭然,以臣看来,其剧烈之势,必定是前所未有。虽震中为大漠之内,然距之最近的甘凉二州乃至西京长安都必遭大灾。就是神都洛阳的情形,目前也不好说。因此,臣请陛下传旨各地方,务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武则天道:“这是当然。柬之,你即刻传旨,谕达西北道各州县,尤其是甘凉二州,务要做好治灾之事,有玩忽懈怠者,严惩不贷!”

    “是,臣立刻拟旨。”

    武则天道:“还有,火速命兵部六百里加急,将此事告之押运饷银的左龙武卫将军房哲,要他小心为要。”

    张柬之顿首答道:“是,臣即刻去办!”

    日暮苍穹,群山一片黛色。风呼叫着掠过山冈,发出人的呜咽。远处响起一阵清脆的马蹄声,几骑马沿狭窄的山道飞奔上冈。为首者猛勒丝缰,战马一声长嘶停住了脚步。

    马上乘客掀起风帽,一双犀利的眼睛充满了智慧,打量着这苍茫的景致,此人正是宰辅狄仁杰。身后马蹄声碎,李元芳纵马来到他身旁,管家狄春及张环、李朗、齐虎、潘越四大护卫紧随其后。

    李元芳看了看天色:“大人,天快黑了。”

    狄公抬头看了看四周,点头道:“是呀,山陡路狭,要在天黑前寻个山村宿下。”

    李元芳四下观望着,苍茫的天空下一片土岗。忽然,冈下一个小堡子映入眼帘,他赶忙道:“大人,您看,那好像是个村落。”

    狄公仔细看了看:“不错,元芳,让大家动作快一点,趁天亮赶到村中借宿。”

    说着,他双腿夹马,战马一声长鸣向冈下冲去。

    正是傍晚时分,在落日的余晖下,王家堡这个仅有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显得那样宁静。村中的房屋依山修建,每家都有高高的石垒围墙。此刻村中静得出奇,连一声犬吠都听不到。

    狄公一行五人纵马来至村口。

    李元芳怕狄仁杰有什么闪失,上前轻声道:“大人,这村子似乎有些怪异。”

    狄公缓缓点了点头:“嗯,太静了。正是晚饭时分,怎么连一点炊烟也看不到。”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4-5-31 09:02
  • 签到天数: 85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5-21 08:2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元芳试探着问大人:“进村吗?”

    狄公沉吟片刻道:“走。”

    说着,一提马缰沿土路向村中走去。

    村中没有人影,甚至连普通农村司空见惯的家禽和家畜也看不到。

    狄公一行人走在村路中央,除了马蹄“嘎哒”“嘎哒”的回声,别的声响全无。

    李元芳跟在狄公后面,觉得情形不对,勒住了坐骑:“大人,这村子好像没人。”

    狄公“吁”了一声勒住马,四下看了看,摇摇头:“不可能。你看道旁这几户人家,院墙高筑,墙旁边的新泥未干,显而易见是刚刚打垒加固过的。再看院门,漆色甚新,没丝毫斑驳的迹象,这里定然有人居住。”

    李元芳疑惑道:“可、可为什么一点声响都没有?”

    狄公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忽然,后面的狄春叫道:“大人,李将军,你们看!”

    狄公和李元芳顺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村西北有一座孤零零的建筑,青灰瓦顶,飞檐高翘,斗拱鳞鳞。整个建筑风格与这座小山村迥然相异。

    李元芳奇怪地问道:“那是什么去处?”

    狄春:“好像是座庙宇,可庙宇又没有围墙。”

    狄公四下看了看:“我看这样吧,咱们先敲开一户人家问问信儿。”

    李元芳点了点头,众人翻身下马。

    狄公指了指道旁的一个院门道:“就是这家吧。”

    狄春快步走到门前,伸手敲了敲门。

    没人应声。

    狄春又敲了敲,高声唤道:“有人在家吗?”

    没人回答。狄春正要推门,忽听里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又唤了一声:“有人在吗?”

    良久,只听院内传来一个颤抖的男声:“启禀大神,小民们谨遵大神的教令,祭日里不敢出门,不敢动火,不敢饮食,望大神明察!”

    狄春被这几句没头没脑的话说愣了,不禁转过头看了看狄公:“老爷……”

    狄公冲他摆了摆手,对院中道:“院公,我们是行路之人,并非什么大神。因错过宿头,误投深山之中,乞望借宿一宵。”

    院内又没了声音。过了很久,里面响起了一阵极轻的脚步声,大门“吱呀”开了道小缝,一个老人露出头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4-5-31 09:02
  • 签到天数: 85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5-21 08:26:28 | 显示全部楼层
    狄公微笑道:“老人家,我们是行路之人,想在贵处借宿一宵。”

    老人狐疑地看了看狄公五人:“你们不是本地人吧?”

    狄公道:“正是。我们是并州人氏。”

    老人道:“难怪你们不知规矩,这几天是黑衣大神的祭日,附近人家不能出门,不能动火,不能饮食,更不能接待外客,你们还是赶快走吧。”

    狄公赶忙道:“啊,不劳老人家赐食,只求一间房舍便足感盛情了。”

    老人不耐烦地说:“你这客人甚是罗皂,我劝你赶快离开此地,否则,让黑衣大神的使者碰到,不要说我要遭殃,连你们也性命不保。快走吧!”

    说着“砰”的一声关上了院门。

    狄公呆住了。

    一旁的李元芳愤愤不平地道:“这老儿甚是不通情理,不过是借宿一宵打什么紧,却拿什么大神的话搪塞我们。”

    张环重重地哼了一声:“惹得爷爷性起,打进门去,连大神也让他一起了账!”

    狄公一摆手呵斥道:“哎,不得无礼。既然主人不愿,我们离开便是了。”

    说完冲大家连连挥手,几人转身离开。

    李元芳道:“大人,我们另找一家借宿吧。”

    狄公摇了摇头:“方才听那老者所言,这黑衣大神的祭日可能当真是本地的习俗,我看村中的百姓恐怕是不会收留我们的。”

    李元芳不服气道:“这个黑衣大神也真是强凶霸道得紧,它的祭日,老百姓连出门都不敢,真正岂有此理!”

    狄公笑道:“好了,元芳啊,入乡随俗,你就不必再计较了。”

    李元芳道:“可现在怎么办呢,天色已晚,难不成大家露宿野外?”

    狄公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急,有句话叫,见山门有三升米的缘分。”

    李元芳愣了:“这是什么意思?”

    狄公笑着指了指西北的那座小庙。

    李元芳恍然大悟,笑着说:“是卑职愚钝,俗家不留,就到僧家。大人果然是走南闯北,出惯了门的人。”

    众人被元芳的话逗乐了。

    这座庙宇坐落在村子的中央,周围的房子稀稀拉拉地在它边上围成一圈,村子的广场上孤零零地立着这座小庙,可以说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小庙。几亩地的空场上只有一根旗杆和一座正殿,显得与周围格格不入。

    狄公一行来到庙前,众人下马,走进庙中。

    庙内供奉的塑像身着绣金黑袍,头饰怪异,塑像的面部罩着一副青铜铸成的面具,形象十分诡异。看规模样貌似乎是个生人之庙,或者说是祠堂更准确些。塑像前的长条神案上供奉着香火及各式供品。

    狄公一行人走进门来,一见塑像,大家都愣住了。

    李元芳嗨了一声:“这不是个佛寺。”

    狄公仔细地将塑像端详了一番,道:“看这塑像的穿着打扮,像是南朝的乌衣子弟。”

    李元芳用探究的目光看着大人:“乌衣子弟?您是指东晋的大士族。”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4-5-31 09:02
  • 签到天数: 85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5-21 08:26:46 | 显示全部楼层
    狄公点了点头道:“嗯,这神像倒也奇怪,既然受人供奉,却为何要以铜罩遮面,不露形容呢?”

    李元芳笑道:“大人,我看是凉州百姓奇怪,供的都是些见不得人的神位。”

    狄公仔细地看了看了塑像的衣着,又看了看龛上的牌位,脸色登时郑重起来:“元芳啊,这就是刚刚那位老者所说的黑衣大神。”

    李元芳一惊,赶忙看了看牌位,果然,牌位上用金字镌着“黑衣大神之位”。

    狄公看了看四周:“看来那位老者并不是搪塞我们。”

    李元芳点头称是:“倒是卑职错怪他了。”

    狄公环视四周,朗声道:“在下五人因错过宿头,特来庙中借宿,请问庙中有人吗?”

    四周一片寂静,没人回答。狄公又重复了一遍,还是没人回答。

    李元芳道:“怪哉,这庙没人管。”

    狄公道:“元芳,今夜咱们姑且忍耐一下,就在这廊下将就一宿吧。”

    听到狄公的吩咐,元芳赶紧让狄春、张环等人打开包袱,拿出坐垫等物铺在地上。

    经过了白日的旅途劳顿,大家总算松了口气。狄公坐在坐垫上向李元芳拉起家常:“元芳啊,此次圣上恩旨,准我回老家并州休养。自今后我们就要远离朝事,专心务农了。”

    李元芳笑道:“大人,我看您是闲不住的。您几次上表恳求,圣上这才勉强答应您回家乡并州,可您却又千里迢迢,绕道凉州去探望曾兄。唉,赶上今天这不开面的凉州老百姓,连借宿也不允,只能在庙里坐上一宿。”

    一番话说出来,大家都笑了起来。

    狄公笑道:“曾泰随我多年,此次任凉州刺史,我是怕他经验不足,遇大事处理偏颇,这才要来探他一探。”

    李元芳打趣狄公:“您呀,总是有话说。”

    狄公哈哈笑了起来,他打开包裹,拿出干粮分给众人:“来来来,吃完了好睡觉。”

    众人笑着接过干粮,就着清水吃了起来。

    狄公一边吃着干粮一边打量庙里的环境,忽然,狄公的目光被殿中的几根立柱吸引了,他缓缓站起身来,鹰一般的目光飞快地扫视着殿中的情形:挨得很近的立柱、厚厚的墙壁、神像、须弥座……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放下手中的干粮,沿庙墙向前走去。

    众人不解地望着狄公。

    李元芳走到他身旁轻声道:“大人,怎么了?”

    狄公轻轻敲了敲庙墙,道:“这是座新庙。”

    元芳:“哦?”

    狄公:“建成不过十年左右。”

    李元芳四下看了看,果然,庙内的墙壁梁柱都是新建的,忽然,元芳想到了什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身后的狄春道:“李将军,您笑什么呢?”

    李元芳笑着说:“别人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咱们大人是三件事不离本行,在他老人家眼里,处处都是破绽。连进了庙都要细细地勘查一番。”

    众人又笑了起来。

    狄公没有理会元芳的笑话,只是缓缓地走着,双眼丈量着庙内的面积。

    李元芳看着大人的神情连忙敛起笑容,走到狄公身旁道:“大人,您看什么呢?”

    狄公没有说话,慢慢走到立柱前,轻轻敲了敲。又走到摆放黑衣大神塑像的须弥座前,仔细地看着。

    李元芳纳闷地问道:“大人,您到底在看什么?”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4-5-31 09:02
  • 签到天数: 85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5-21 08: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狄公沉吟道:“元芳,你不觉得这座庙建得有些奇怪吗?”

    李元芳一愣,回头看看四周,缓缓摇了摇头。

    狄公陷入了沉思,忽然,他双眼一亮,拍了拍李元芳的肩膀,大步走出庙外。

    狄公快步走到庙外的广场,距庙一百步,仔细地上下端详着这座小庙。

    李元芳跟了出来:“怎么,大人,这庙有什么不对吗?”

    狄公一指庙的外墙道:“你看一看,这庙的外墙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李元芳仔细看了看,没看出什么,又抬头仔细打量着,忽然道:“大人,这庙墙好像特别得厚。”

    狄公点头称是:“是啊,是普通庙墙的三四倍。刚刚我一到就觉得这庙有些别扭,现在明白了,是因为从庙外看庙的建制很大,而殿内的面积却很小,只有四根立柱。而一般外部面积与之相同的庵观寺院或者祠堂,内殿至少应该有八根柱子才对。”

    李元芳不解地道:“可为什么要这么厚的墙,会不会是这里的风俗啊?”

    狄公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转过身道:“还有,你再看看庙前的这个广场,光秃秃的没有任何装饰,似乎是建造者故意如此布置。”

    李元芳看了看,缓缓点了点头:“不错,可这又是为什么呢?”

    狄公:“定有用意,你随我来。”

    说着,二人向庙内走去。

    狄公和李元芳走进庙中,来到黑衣大神的塑像前,他指了指塑像的脚下:“你仔细看看这里。”

    李元芳俯下身,仔细查看须弥座的上部,只见塑像的脚与须弥座接触的地方,有很深的擦痕。

    李元芳有些吃惊,低声道:“这塑像是活的,而且经常被人挪动。”

    狄公缓缓点了点头,手指着须弥座的中部:“你再看看这儿。”

    李元芳低头一看,只见须弥座前方的雕刻丛中,有十几排数百个小小的洞孔。因洞孔混于雕刻中,因此很难被发现。

    李元芳奇道:“大人,这是什么?”

    狄公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元芳,你再仔细看看这须弥座上所雕的花纹。”

    李元芳凑到须弥座前,只见纹饰雕的是赤袒上身的百姓被一些身披奇怪铠甲,高鼻卷发,长着翅膀的妖怪杀戮。另一幅则是身穿黑袍头型怪异的人手持宝剑与妖怪厮杀。

    李元芳抬起头:“大人,这雕刻似乎在讲述一个古老的故事。可,所刻的这些人物似乎……似乎都是妖孽之属,甚是诡异。”

    狄公点了点头道:“这些人物是不是妖孽倒可再议,但断不是我中土之人。”

    李元芳道:“不错。”

    狄公眯着鹰眼看着图案:“而且,这些长翅膀的怪物也绝非我中土传说中妖神鬼怪的模样。你再看看这尊塑像。”

    李元芳往上一抬眼,黑衣大神的塑像映入眼帘,与须弥座上那个与妖怪厮杀的黑袍人一模一样,他皱起了眉头。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4-5-31 09:02
  • 签到天数: 85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5-21 08:27:16 | 显示全部楼层
    狄公压低声音道:“元芳啊,你将今天傍晚的所见所闻全部联系起来想一想。这黑衣大神究竟是什么样的神祇?为什么当地百姓对其如此惧怕?你再看看这座诡异的小庙,我想这里面的事情不简单呀。”

    李元芳轻声道:“不错,不错。”

    狄公:“所以,今夜,你我要警醒一些。”

    夜已经很深了。

    夜把这个村庄笼罩得严严实实,不见一丝星光也不见一丝灯光。黑得可怖,静得可怕。此时,村中的小径上传来一阵粗重的喘息声。有人正跌跌撞撞地跑着,鲜血顺着衣袖往下淌,血迹由远而近断断续续连成一线。

    这正是刚才古堡中的女子。她满脸血污,踉踉跄跄地从村路中往狄公他们打尖的小庙跑来。黑暗中唯有这座小庙还闪着星点昏黄的灯火,女子用尽全身的力气奔向那点点火光。

    小庙里众人正在安睡。李元芳猛地睁开双眼,轻轻叫了一声:“大人。”

    狄公惊醒:“怎么了,元芳?”

    李元芳凝神望向庙门:“你听。”

    庙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声音越来越近。

    张环等人也被惊醒了:“大人,有动静!”

    狄公轻轻地“嘘”了一声,侧耳倾听着。

    脚步声已经停到庙门前。

    女子拼命地奔跑着。眼前就是小庙,仿佛只要奔向庙门她的生命就可以安全。猛地,身后寒光陡起,一只飞轮似的暗器带着强劲的破空之声飞掠而至,就在小丫鬟将要扑到庙门的一瞬间,飞轮“砰”的一声钉在了她的后背上,小丫鬟一声闷哼,喷出一口鲜血,脚下踉跄着摔进庙中。狄公一声惊叫快步上前,李元芳、狄春、张环等人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将小丫鬟扶了起来。

    小丫鬟不停地喘着粗气,身前和背后的伤口淌着鲜血。

    狄公急忙道:“狄春,取针。”话音未落,狄春已将银针递到了面前。狄公在小丫鬟的伤口处飞快地下了几针,流血登时减缓。

    狄公松了口气,道:“把她扶到里面。”

    “什么人竟敢擅闯黑衣大神圣殿?!”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从庙中响起,这声音似乎是从地缝里钻出,在四壁间回荡。

    众人的动作停止了。狄公和李元芳对视一眼,缓缓站起身来。

    一团浓雾自庙门外升腾而起,渐渐漫进小庙之中。

    狄公轻轻咳嗽了一声,从容地道:“在下并州人怀英,路经此地,投宿无门,特借贵宝地歇息一宵。望乞见谅。”

    殿中的雾气越来越浓,渐渐凝结成了一团。忽然,浓雾中亮起一道强光,一张戴着青铜面具的人脸从浓雾中慢慢幻化出来,悬浮于半空之中。

    狄公心中猛的一凛,暗吃一惊。

    李元芳的手已伸到背后,“噌”的一声轻响,链子刀已握在手中。

    狄春、张环等人脸色铁青,身体竟不住颤抖起来。

    张环结结巴巴地道:“是、是鬼吧……”

    狄春张大了嘴,竟忘记回答。

    狄公摄住心神,平静地问道:“阁下是什么人?”

    那声音若有若无地响了起来:“本座是黑衣大神驾下的护法尊神。”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4-5-31 09:02
  • 签到天数: 85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5-21 08:27:32 | 显示全部楼层
    狄公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哦,失敬了。”

    那个声音阴森森地道:“祭日闯殿,已犯死戒。私救妖孽,罪不容诛!”

    话音刚落,一阵洪阔沉闷的声音自地下传来:“罪不容诛!罪不容诛!”

    那声音极其巨大,似乎发自千百万人之口,听来更觉恐怖,恍如来自地狱。

    庙中人尽皆失色。李元芳握刀的手也有些颤抖,额头渗出细细的汗珠。

    只有狄公仍然平静如常,他不缓不急地说道:“不知阁下说的妖孽指的是谁?”

    那个声音恶狠狠地说:“地下的女子!地下的女子!”

    狄公微微笑道:“阁下错了,此女是不折不扣的人类,怎么说她是妖孽呢?虽然怀某不知阁下是何处尊神,然而却知道,为神者应常怀慈悲之心,济世之仁,岂可指人做妖,事非不辨。如此做法,凡人不为,况神祇乎!以此看来,阁下就连做人也还不够资格,更不要说神了!”

    那个声音停顿了,面对狄公的话不知做何回答。良久才发出一阵若有若无地桀桀怪笑,而后声音越来越远:“死!死!死……”

    “砰”的一声巨响,悬浮在半空的浓雾和人脸霎时不见了。庙内一片死寂,听不到任何声响,刚才发生的一切仿佛都没有一丝痕迹。

    狄公屏住呼吸一动不动,静静地观察着。

    冷汗从狄春、张环等人的额头滚滚而下,五人大口喘着粗气。

    仍然没有动静。

    狄公与李元芳对视一眼,缓缓点了点头,元芳掌中钢刀一摆,快步向庙门走去。说时迟,那时快,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庙门轰然关闭。

    众人发出一阵惊呼。

    李元芳掌中钢刀一振,大喝一声:“大人,小心!”

    话音未落,半空传来强劲的破空之声,一排像蝴蝶一样的东西以闪电般的速度飘忽而下,直奔狄公一行而来。

    李元芳一声断喝,链子刀化作一片寒雾在狄公周身划出了一个圆圈,只听“当当”之声不绝于耳,暗器纷纷落地,原来是状如蝴蝶的银蝶镖。

    那壁厢,狄春、张环、李朗等四大军头也各挥动掌中兵器撞飞银蝶镖,将受伤的小丫鬟围在当中。

    狄公轻声道:“元芳,这座庙是机关消息控制的,要小心。”

    话音刚落,“轰”的一声,神位上黑衣大神塑像身前立起一排钢刀,与此同时,塑像腾空而起,直奔李元芳撞来。元芳早有准备,他大喝一声:“张环、李朗,保护大人!”说着,纵身倒跃,躲开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击。可没料想,塑像的袭击并未结束,就在李元芳腾在空中无从借力之际,塑像胸前“啪”的一声弹开了一个小门,一排黑色弩箭从小门中一齐射出,直奔李元芳前心而来。好个李元芳!只见他将掌中钢刀一甩,重重刺入旁边的立柱,双脚在刀面上一登,身形就凭这一借力跃起一截,弩箭从他脚下飞掠而过。

    李元芳身体倒立、拔刀、出刀,动作一气呵成。只听“当啷”一声链子刀的刀头毒蛇般昂起头来,直奔塑像飞去,“砰”的一声,刀头穿过塑像,李元芳单膀一较力,塑像被拽得腾空飞起,元芳双脚连踹,只听一阵“乒”“乓”之声,庙内烟尘四起,泥胎塑像已被踢得四散迸飞,化作一片烟尘。

    李元芳稳稳落地。他一个箭步跃到狄公身边,手擎钢刀四下观察着。狄春与四大军头全神戒备。

    寂静。

    出奇的寂静,没有声音,也没有任何动静。忽然,静寂之中传来一阵微弱的咝咝声。

    猛地,狄公一声大喝:“大家屏住呼吸!元芳,须弥座下的小孔!”

    众人猛吃一惊,不及细想,赶忙屏住了呼吸。

    李元芳四下看了看,一把抄起地上的包袱纵身扑到须弥座前将座下的小孔堵住。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群及公众号二维码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6-13 22:5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