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马上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2|回复: 0

[转贴]关于衡阳和方先觉,有些话不吐不快,作者:忘情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7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24-6-2 09: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衡阳和方先觉,有些话不吐不快

    作者:忘情

    最近这10天,电影《援军明日到达》未映先火,预热效果刚刚的,估计出品方做梦都会笑醒。人家可是公开放言要收割60亿元票房的。

    这部电影是否忠于史实,到底打算给观众呈现出什么样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因电影尚未公映,故此不好妄加揣测。不过,凡事皆有两面,其实换个角度想一想,这事倒也挺好。若不是有人拍出这么一部电影,连台湾几十年来都惟恐避之不及的方先觉,又怎么会成为中文网络的焦点人物,各种言行被扒了个底掉?若不是出品方有意炒作,又怎能让各路魑魅魍魉彻底现出原形?若不是一些人无原则过度吹捧方先觉,甚至堂而皇之地编造“毛主席盛赞方先觉”这种谣言,又怎会激起公愤?又怎能擦亮广大不明真相群众的眼睛?如今各种批驳文章铺天盖地,很大程度上是被那些过度吹捧,甚至别有用心地鼓吹“投降无罪”、“投降有理”的论调给恶心出来的。从这个角度讲,时下网络上对方先觉的批评声浪明显压倒为其洗地论调,让某些方面看到“民智不可辱”、“人心不可欺”,倒也不是件坏事。

    言归正传,具体到衡阳保卫战和方先觉的评价,目前论述文章已经够多了。本人仅就一些易被忽视的问题,以及围绕此事的网络辩论中的一些代表性言论谈谈自己的看法。

    首先,衡阳保卫战能坚持那么久,战前修筑的国防工事功不可没。很多人不愿意提及的是,这些工事绝大部分是时任衡阳市市长兼警备司令的赵君迈中将组织衡阳百姓,从1942年开始修建的,历时两年之久。而第10军奉命进驻衡阳后,只是对这些工事稍加整理而已。因为赵君迈自解放战争之初就反蒋,上世纪50年代中期就回归祖国怀抱,因此台湾方面出版的战史对赵只字不提,并刻意将衡阳国防工事张冠李戴地命名为“方先觉壕”。这是典型的政治操弄。

    然而,有人却大言不惭地认为,赵君迈作为衡阳市市长兼警备司令,组织民众修国防工事是他的份内事,难道他不应该做吗?言下之意是赵君迈不应该受褒奖,甚至不应该被宣传。那要照这意思,抗战时候抵御外诲,乃每一个中国军人的份内事,难道军人们不该抵抗日军侵略,保家卫国吗?所以,也别宣传抗日将士了,因为那就是军人的份内事。这种论点着实荒诞不经。

    其次,很多人恐怕并没注意到,其实攻城日军的处境比衡阳守军还要困难。这可不是本人的历史发明,而是日本防卫厅战史室编撰的《一号作战之二:湖南会战》里承认的。

    在衡阳保卫战期间的绝大多数日子里,中美联合空军基本控制了战场制空权,不仅能不断地往衡阳城中空投粮弹补给,而且经常轰炸扫射日军阵地和后勤补给线。日本陆军航空兵只能利用每天清晨和黄昏两个时间段,出动飞机两次轰炸衡阳守军阵地,效果十分有限。而中美战机却能在几乎整个白天,持续盘旋在战场上空,随时对发现的日军地面目标实施轰炸扫射,硬生生逼得日军攻城部队“白天必须躲在闷热的碉堡内,或者蛰居在交通壕和悬崖的洞穴里。这种鼹鼠式的生活痛苦难言”,只能利用夜间或因天气原因导致中美战机不能出动的时候,对衡阳我军阵地发起攻击,这就极大降低了日军的攻击效率,有力地支援了衡阳守军作战。甚至到衡阳保卫战后期,因日军后勤补给不济,攻城日军部队只能到附近田里割稻充饥。

    反观衡阳守军,本人遍观文献,均没看到缺粮的表述。这一方面是因为衡阳城战前是工业重镇,又是中美空军重要的前进基地,各种物资储备充分,赵君迈在保卫战打响之前又悉数疏散了全城老弱妇孺,只留下2.3万名青壮男子做战勤工作之故。另一方面,中美空军对衡阳城不间断空投粮弹物资也功不可没。所以,请不要泯灭空军、衡阳人民和赵君迈所做之贡献。

    第三、衡阳守军是否弹尽粮绝?

    据史料记载,第10军调往衡阳时,得到了大量防毒面具及100余万枚手榴弹的补充。手榴弹是该部在衡阳外围防御战中的利器,发挥的作用甚至远超轻重机枪。

    很多人,包括方先觉本人,都说战至8月7日,衡阳守军已经弹尽粮绝。但令人发笑的是,这所谓的“弹尽粮绝”,其实早在7月24日就开始了。

    7月24日,方先觉通过空军转发给老蒋的电报中称:“乙,弹药除步机弹尚有少数外,炮弹、手榴弹已尽。号马二日虽空运一部,但为数寥寥。以上确系实在情形,其困难与危机可想知矣。”降将之一的葛先才也在自己的回忆录中称“(空军)虽曾于不定期每次空投少量子弹以及炮弹4、50发,但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不过,这种说辞无法解释,既然7月24日就已弹尽了,为什么8月4日日军集中18个步兵大队发起第三次总攻时,第10军仍然能坚守到8月7日傍晚?这整整4天时间是靠什么坚持下来的?是靠刺刀、牙齿、拳头和木棍吗?答案无非有两种可能性。一是方先觉7月24日的电报和葛先才的回忆录胡说八道,慌报军情,纯属为自己开脱之辞。二是在7月24日电报发出后,中美空军加大了对衡阳我军空投补给力度。二者必居其一,甚至二者并存的可能性更大。

    衡阳守军远未到弹尽粮绝的境地就投降的最有力佐证,来自于日本防卫厅战史室编撰的《一号作战之二:湖南会战》。这本书中收录的日军第11军发给中国派遣军的电报(总参2电第516号)中称:“主要缴获品:重炮、高射炮各1门,山炮6门,迫击炮62门,速射炮、机关炮各12门,重机枪91挺,轻机枪429挺,自动炮7门,步枪3392支,中型坦克1辆(破坏),马61匹,其他尚有大量武器弹药。目前正在调查中,估计数字可能增加”。

    请注意,日方强调的是“其他尚有大量武器弹药”,而且还有61匹马,说明守军尚未断粮。

    第四,关于中日两军的伤亡

    若从本意来说,本人其实并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加纠缠。因为哪怕杀伤敌军数量较小,但只要尽忠职守,也不失为英雄。但一些人在这个问题上吹牛太过,硬生生让日军在衡阳城下的伤亡规模超过了投入攻城部队的总数,着实令人怡笑大方。这非但不是在褒扬我抗日将士的丰功伟绩,而且是明粉实黑,反倒让人质疑抗日英烈事迹的真实性。

    笔者关注的,是第10军广大忠勇将士的实际伤亡数字。在7月24日方先觉通过空军转发给老蒋的电报中,他是这么说的“甲,本军及配属部队参战官兵(军佐属、杂役兵除外)共计16275员名,截至午晧止,校官伤亡22员,尉官594员。士兵因伤、被炸、火烧、无药治疗而死及阵亡者共7898名,负伤5564名,现在实有战斗官兵二千余员名。因之阵地现有守兵,均为全部杂兵编成者。各司令部只准留传令兵十名秉办,伙夫、卫生队、担架余【?】均已加入作战。负伤官兵仅能放置于第一线附近。因无人输送,更无药治疗,除第一线守兵外,绝无控置部队。”

    如果方先觉所说属实,那么8月4日日军发起第三次总攻后,第10军仅靠这2000名官兵支撑了整整4天时间,着实了不起。但是,日军第11军于8月11日发给中国派遣军的电报(总参2电第516号)中却称:“遗尸约4100具,另有多数尸体已在作战期间掩埋。俘虏军长1名、师长4名,军参谋长以下计有13300名(包括伤病员)”

    也就是说,7月24日方先觉所称已部伤亡数字大大夸大了,其用意无非是向老蒋乞怜,要求校长大人允许自己撤退罢了。

    第五、方先觉决定投降是否是为了挽救数千伤兵性命?

    无论是方先觉本人,还是那些为其洗地之人,都说方是为了拯救数千伤兵的性命,才不得以“忍辱负重”的。

    不过,这种说辞必须同时满足三个前提方能成立:第一日军是一支重诺守信的军队;第二,日军有善待俘虏的历史记录及良好口碑;第三,方先觉本人发自内心地相信以上两条。

    然而,这个前提具备哪怕一丁点的可能性吗?且不说南京城中数万国民党军俘虏,从北国到南疆,日军所到之处烧杀淫掠,视国际法和最基本的人类道德准则为无物,其恶名之昭著,连与其处于同一阵营的德国法西斯都为之不齿。

    已有20年军旅生涯,在抗日战场上已拼杀了7年之久,并屡立战功的方先觉,会是个被封闭在信息茧房里,对日军抱有天真幻想的“傻白甜”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那么方先觉及其拥趸反复提及这个,其动机只能是强行为其投降行为找一块冠冕堂皇的遮羞布罢了。

    事实上,方先觉投降后,其所部伤兵非但没有得到任何人道主义待遇,反而遭到日军随意虐杀。不少伤兵还被日军当作练刺刀的靶子,还有不少人被活活饿死。对此,据称“投降初衷是为了保全数千伤兵”的方先觉,可曾有任何保护手下的举动?如果有,还请持这种观点的朋友出示确凿证据。

    此外,还有一个悖论:自称为“保全伤兵性命才不得以投降”的方先觉,在决定潜逃回重庆时,就没想到过自己此举可能令日军恼羞成怒,加害尚留在衡阳的第10军伤兵俘虏以泄愤吗?如果他想到过,却仍然执行潜逃回重庆,说明其爱惜自己的性命远胜于爱惜自己的部下,那就麻烦别用保全伤兵作为他决意投降的借口。如果他没有想到过此节,则更说明他压根就没把伤兵放在心上,只是需要时才利用伤兵作自己的遮羞布而已。

    第五、方先觉投降的恶劣之处

    这个恶劣之处在于,自1931年“9.18”自1945年8月,14年间华夏大地山河破碎,陷入敌手的城镇不计其数,其中规模以上城市不下数百座。守城的国民党军有川军王铭章师、中央军姚子青营这样誓与城市共存亡的,有南京各路中央军精锐力战不支的,也有豫中会战汤恩伯这样一触即溃,望风而逃的,但守军公开举行投降仪式的,却唯有衡阳方先觉这一例而已,可谓空前绝后,创下了一项永载史册的历史纪录。

    很多年前,网络上有果粉狂吹国民党中央军、黄埔系将领“抗战无降将”,这是有选择性地将方先觉(黄埔三期)、周庆祥(黄埔四期)、葛先才(黄埔四期)、容有略(黄埔一期)这4名衡阳降将开除黄埔学籍了!不知方先觉中将对敌酋双手奉上刻有“不成功,便成仁”字样的“军人魂”短剑时,心中作何感想?日军在太平洋战场和印缅战场上丧师失地、节节败退之际,却在衡阳高调地举办了如此一场受降仪式,对中日双方军心士气,对国际观瞻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还需要再说吗?

    令人恶心的是,方先觉于8月7日15时通过空军转发老蒋的所谓“最后一电”,可谓慷慨悲壮之至,令人读之不禁潸然泪下。但实际上衡阳与空军方面的电讯联络,直到8月8日晨才因方先觉的主动为之而方告中断。在发出名不符实的“最后一电”仅仅几个小时后,方先觉就已经在召集手下的师长们商量投降事宜了。

    如果说从客观角度来说,方先觉有这样那样不得以的苦衷,那么又何必如此沽名钓誉呢?

    行文至此,笔者想到一则看似“悲愤”地为方先觉鸣不平的说辞“难道你们非要逼死中国军人不可吗?”

    瞧这话说得!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每个行当都有每个行当的职责。当兵吃粮,靠的是百姓的供养,为的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要的是关键时候保家卫国冲在最前面。这就是军人的职责所在。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但职责在前,使命在肩,能战胜自己心中的怯懦者,自会万古流芳。而关键时候拉稀掉链子,不说遗臭万年这种绝对的话,为人所不齿总是逃不掉的。很多时候,所谓的英雄人物可能平时身上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只是在面临生死考验的一瞬间做出了正确的、符合主流价值观的选择而已。

    反观方先觉,在衡阳保卫战前46天指挥所部打得英勇顽强是不争的事实;在未到山穷水尽的境地便投降献城也是不争的事实;主动提出要日军送他去南京面见汪逆也是事实。说他人生有污点,总不为过吧?这种情况下,方先觉潜回重庆后若能一直保持低调,那倒也罢了,比照同样是前期坚决抗日有功,后期率部投降有过的马占山、庞炳勋等人那样冷处理,也就罢了。但方先觉等降将返渝后却拼命鼓噪 “关公因降曹而享受世代香火”,言下之意若关羽不曾降曹,就不能表现他的忠义,成为历代尊崇的武圣人,不会这就过份得国民党内部都看不下去了。不仅白崇禧、徐永昌、李玉堂、郭汝瑰等高级将领或当面训斥、警告方先觉等人,或用各种方式表达对方的不齿,就连方先觉此后接掌的青年军第206师的士兵们,也公开写诗嘲讽自己的长官:“尸满湘江血满城,将军从此更扬名。来生再见成虚语,不作英雄作狗熊。”任凭气急败坏的方先觉叫嚷着要揪出始作蛹者,但众人却纷纷冷眼作壁上观,无一人遵照师座指示办理。由此可见,不论拥方者如何鼓噪,这才是主流民意。哪怕是在国民党军内部,亦是如此。

    这还不算,更绝的是方先觉逃台后,坐了几十年冷板凳,后半生穷困潦倒,却无人同情。由蒋玮国主编的对岸权威战史《国民革命战史》第三卷《抗战御侮》中,对长衡会战避而不谈,就更别遑论褒奖方先觉了。不是有公知果粉叫嚣“中华正统文化在台湾”吗?瞧,这就是“中华正统文化”对方先觉的态度!咋不见公知果粉朝着台岛狂喷“对国军抗战宣传不够”呢?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群及公众号二维码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6-24 16:4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