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云雾飞舞

《心理罪之暗河》心理罪系列第3部--作者:雷米--[全文完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1 07:5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手机屏幕微弱的灯光下,陆海燕的脸隐藏在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表情,只看到眼中的光芒隐约一闪。

这时,方木的手机又滴滴地鸣叫起来,几秒钟后,又一张图片发了过来。陆海燕抢先一步打开来看,图片仍然是用手机拍摄的,虽然这次陆海涛打开了闪光灯,但拍摄对象仍然是模糊一团。

“怎么回事?”陆海燕一脸迷惘,“怎么拍成这样?”

“只有一个解释。”方木缓缓地说,“拍照的时候,他的手在抖。”

“啊?”陆海燕失声叫道,“你的意思是……”

“不会的。”方木朝还在移动的那串亮点努努嘴,“你弟弟肯定还没落到他们手里,不过他应该离咱们不远。”

陆海燕的表情骤然松懈下来,整个人也无力地靠在一棵枫树上,嘴里喃喃自语:“那就好……那就好……”

方木看看四周,嘱咐陆海燕拿着手机别动,然后试探着向密林深处走去。十几米后,脚下就没有路了。方木把手放在嘴边,小声喊道:“陆海涛,陆海涛。”

密林里毫无回应。

方木不死心,矮下身子又向前走了几米,几乎是半蹲在地上呼喊着他的名字,可是四周依旧一片寂静。

方木皱起眉头,蓝牙传输的距离不过十几米,陆海涛应该就在附近,可是为什么没有回应呢?

忽然,身后的陆海燕传来一声小小的尖叫。方木急忙回过头去,低声问道:“怎么了?”

陆海燕举起手机,“你的手机……不亮了。”

方木快步跑过去,拿起手机一看,电池已经用光了。

“你弟弟又发来图片没有?”

“没有。”陆海燕怯怯地回答,似乎手机没电完全是她的责任。

方木暗骂一声,低声嘱咐道:“咱们俩分头找找,你弟弟应该就在附近。”

“别找了。”

“嗯?”转身欲走的方木惊讶地停下脚步,“不找了?”

陆海燕变得异常平静,她指指手里的火把:“火把就快烧尽了——附近到处是悬崖和断壁,不等找到我弟弟,我们就摔死了。”

继续搜寻已经不可能,摸黑下山同样危险。借助火把的最后一点光.陆海燕带着方木找到一个避风的小山洞,决定等天亮再下山。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1 07:56: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人都不说话,默默地看着火把上随时可能熄灭的小小火苗。它摇曳、跳动,似乎在做最后的挣扎。陆海燕蜷起身子,抱着双膝,把下巴放在膝盖上,一脸忧戚。火焰在她的双眸里燃起两个亮点,眼波流转间,隐隐有泪光闪动。

方木也在想心事。陆海涛应该不知首自己就在附近,而用蓝牙传输图片,也许是他当时唯一想到的对外联络方式。

是什么让他如此急切地想让外面的人了解呢?

陆海涛一定是看到了让他无比震惊的东西。

“你是怎么认识我弟弟的?”忽然,陆海燕开口了。

方木想了想,把他和陆海涛在火车上的相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陆海燕。

陆海燕沉默了一会儿,眼中又有了泪光。


“这个傻小子……这个傻小子……”

方木想了想,开口问道:“你弟弟仅仅是进了一次城,为什么引来这么多麻烦?”

“村长不让我们进城,平时采购什么的,都是由大春他们负责。”

“为什么?”

你也看到了,这是个小村子,就那么十几户人家。过去这里穷得厉害,只能在地里刨食吃。大概几年前吧,村长忽然召集我们开了个会——”陆海燕把身子蜷得更紧了,“……说从此由村里负责大家的吃喝穿用,任何要求都能满足,但是有一个条件……”

“所有人不许外出?”

“对。”陆海燕轻叹了口气,“当时大家都答应了。果真,各种见过的没见过的好东西源源不断地送到各家各户。我们再也不用下地干活.愁吃愁喝了。但是,代价是……没有电视,没有电话,与世隔绝。”

方木沉默了,对于一直挣扎在贫困线上的人而言,自由与富足的生活相比,真的一钱不值。

“最初一段时间还好,大家都安安分分地过着日子。可是,对有些人来讲,吃喝并不是生活的全部。”

“比方说你弟弟?”

“对。”陆海燕痛苦地闭上眼睛,许久才重新睁开,“有一次,大春送东西来的时候,落下了一本从城里带来的画报。海涛把它偷偷藏起来,反复看了好多遍,然后就跟我和我娘说,要进城里去看看。我娘吓坏了.急忙阻止他。可是这小子第二天留了张纸条就走了。”

“后来呢?”
发表于 2011-11-12 18: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2 18:4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我娘拼命捂着这件事,可是你也知道,这么小的地方,一个大活人不见了,哪能瞒得住?第二天下午村长就上门了,问清我弟弟的去向后,二话不说就走了。后来大春告诉我,村长要杀一儆百,狠狠收拾我弟弟一顿。”

陆海燕把额头顶在膝盖上,又小声抽泣起来。方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她,只能拍拍她的肩膀。等她的情绪稍稍平静些了,方木低声问道:“村里的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陆海燕抬起头,却并不望向方木,而是出神地看着黝黑的山林,良久,才缓缓答道:“我不知道。”

几乎是同时,那拼命挣扎的小小火苗终于熄灭了。

同时熄灭的,还有陆海燕瞳仁里的最后两点光。

一切归于黑暗。黑暗宛若幕布般扑来,刹那间铺天盖地。陆海燕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紧接着就把手伸过来。

“你在哪儿?”终于,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方木的衣袖,随后就不肯放开,似乎那是唯一能抵抗黑暗的神器。

方木挪过去,尽可能靠近她,同时又尽力不使她产生不安感。

女孩不停战栗的身体最初有些躲闪,几秒钟后,完全贴附了过来。


亲密的身体接触让两个人都觉得有些尴尬,体温也随之升高,既温暖了自己,也温暖了对方。这微妙的变化让他们本能地靠得更紧,宛如两只露宿雪地的小兽。

许久,方木打破了沉默:“天快亮了吧?”

“嗯。”

“你休息一下吧。”

“嗯。”

又是长久的沉默,四周的山林里,种种异动却更加明显。

有风吹过树梢的声音。

有积雪扑簌簌落下的声音。

有踩裂断枝的脆响。

有野兽粗重的鼻息。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2 18:4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方木一直警觉地看着周围,试图在那些异响中辨别出来自陆海涛的信息。有几次,他几乎相信陆海涛就躲在不远处的某片树丛中,然而,轻声呼唤他的名字后,却总是毫无回应。

每次听到弟弟的名字,陆海燕都会紧张地抬起头来四处张望,如是几次之后,她重新蜷起身子,轻轻地对方木说道:“你别费劲了,他不在这儿。”

方木不甘心地又张望了一阵,最后悻悻地坐好。黑暗中,他仍能感到陆海燕在看着自己。

“你怎么……这么关心我弟弟?”

“哦?”方木被问得碎不及防,“好歹有一面之缘。”

“是么?”陆海燕显然并不相信这个理由,“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摄影师,我不是告诉过你么?”

“是么?”陆海燕的眼神突然变得咄咄逼人,“那你手机里为什么会有陆璐的照片?”

“嗯?”方木猛地扭过头来,“你认识她?”

陆海燕被吓了一跳,本能地向后缩了一下。“嗯。”

“她是你们村的?"方木一把抓住陆海燕的胳膊,“她的父母在哪里?”

“曾经是我们村的……哎呀你松开我!”陆海燕惊恐万状地向后躲着,拼命想甩掉方木的手。

方木急忙安抚道:“好,好,你别怕,你告诉我,陆璐的家人在哪里?”

“你先告诉我照片的事!”

“好。”方木的脑子飞快地转动着,“我是在城里一家孤儿院认识陆璐的,院长告诉我,陆璐是救助站送来的,委托我们帮助她寻找家人。所以我把她的照片存在手机里,出差的时候就在当地查找一下―就是这样。”

“哦。”陆海燕将信将疑地看看方木,“原来如此。”

“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

“你别找她的父母了。”陆海燕揉揉胳膊,“陆璐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一直跟着她爷爷生活,几年前老爷子也走了。后来陆璐也不见了踪影,原来是跑城里去了。”

黑暗掩盖了方木的表情。他既兴奋又愤怒。陆家村果真和跨境拐卖儿童有关,而他们居然连同村的孩子都不放过!

陆海燕感到方木的身休在微微颤抖,有些诧异地问道:“你怎么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2 18:4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哦?”方木竭力平复自己的情绪,“有点冷。”

“那……”陆海燕低下头,“你靠过来点儿吧,挤一挤,会暖和些。”

见方木坐着没动,几秒钟后,陆海燕轻轻依偎过来。

“天快亮了。”她盯着微微泛白的东方,喃喃说道。

“嗯。”

“天一亮,我们就得回去了。”

“嗯。”

陆海燕忽然轻轻地叹了口气。

“以后,你会经常来看我么?”

不等方木回答,她又无比幽怨地答道:“不会,肯定不会。他们一直不让外人进来。”

“不。”方木缓缓地答道,“我一定会再回来的。”

“真的?”陆海燕有些惊喜,“那可太好了。”

她试探着把头靠在方木的肩膀上,几分钟后,睡着了。

方木毫无睡意,他一直盯着前方的山林,看着山脚下的村庄一点点露出轮廓。

我一定会回来。一定。

下山的时候,方木才知道昨晚走了多么远的路。从天色微明,一直走到天光大亮,两个人才回到陆家村。方木让陆海燕先回家,自己直奔村子西南角。刚走到那棵树下方木就愣了。

树下空空如也。

方木急忙环顾四周,没错,就是这里。可是,尸体呢?

他蹲下身子,仔细查看着地面,雪地上明显有被清扫和翻铲过的痕迹,一点可供固定和提取的证据都没留下。

方木咬咬牙,拔腿就向村子里走去。

没走多远,就看见一个村民提着裤子,哈欠连天地从自家院子里走出来。方木认得他就是昨晚在树下看守尸体的其中一个,不由分说,上前一把抓住他。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4 00:5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走多远,就看见一个村民提着裤子,哈欠连天地从自家院子里走出来。方木认得他就是昨晚在树下看守尸体的其中一个,不由分说,上前一把抓住他。

“尸体呢?”

那村民吓了一跳,使劲揉揉眼睛,看清方木后,猛地甩开他的手。

“什么尸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方木逼上一步,“昨晚在树下的尸体,陆三强的尸体!”

“没有什么尸体。”那村民忽然怪异地笑笑,“根本没有陆三强这个人。”


趁方木目瞪口呆的时候,那村民小跑回院子,吮当一声锁上了院门。

方木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脑子里一片空白,回过神后,转身向陆天长家走去。走了一半,他改了主意,转道去陆海燕家。

他本想去陆天长家打电话报警,但是,显然是陆天长指使村民们转移了陆三强的尸体,完全破坏了现场,而且意图彻底掩盖这件事―让陆三强这个人从未存在过。

到他家去打电话报警,无异于与虎谋皮。

陆海燕家的院子里一片狼藉,到处是脚印和燃尽的火把。方木奔回自己的房间,翻出手机充电器,接上电源后,按下开机键,手机却毫无反应。

方木连换了几个插座,都是如此。方木想了想,起身按下电灯开关,电灯也不亮。

方木骂了一句,疾步走出房间,在堂屋里迎面遇到了崔寡妇。

“阿姨,家里怎么停电了?”

“别说停电了,”崔寡妇一脸苦相,“连水都没了。”

断水断电。

方木明白了,陆天长要“教训”的,不仅是陆海涛,还有他的家人。

“海燕呢?”方木问道。

“出去了。”崔寡妇忽然压低声音,“她让我告诉你,一会儿去祠堂见她。”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4 00:55:50 | 显示全部楼层
祠堂地处村子东北角的一片空地.是一座高约六米的仿古建筑,黑瓦白墙,木门木窗,占地大概二百多平方米,历史不长,却因缺乏定期修缮而显得破败不堪。方木推开因潮湿而变形的木门,立刻被扑面而来的大团灰尘呛得喘不上气来。他不敢大声咳嗽,用手捂住嘴,细细打量着面前的空旷厅堂。

祠堂里面石砖铺地,堆了厚厚一层灰尘。一些破旧的桌椅横七竖八地摆放在地上。偶尔有冷风从窗户的缝隙吹进来,四面墙上悬挂着已辨不清颜色的族谱、画像,摇摇欲坠。纵使外面阳光明媚,祠堂里却仍然幽暗阴森,似乎推开那扇门,就跨人了另一个世界。

方木蹲下身子,立刻在那厚重的灰尘上辨别出一些脚印。他抬头向前看看,祠堂的北侧是一个简易的木台子,似乎是临时搭建的戏台。木台子尽头是一面夹墙,出口处挂着一面脏兮兮的棉布帘子。方木蹊手摄脚地走过去,轻轻爬上木台子,立刻听到棉布帘子后面有人在说话。

“姐……我们在作孽啊……我都看见了……太惨了……”

方木听出那是陆海涛的声音,带着哭腔.似乎无比恐惧。

另一个声音是陆海燕的,她也在哭,边哭边小声劝解着陆海涛。

“我不管……我不能再花这样的钱了……姐,我得去报官……我们一定会遭报应的……”

突然,方木脚下的一根木条发出断裂的脆响,声音虽小.但在幽静的祠堂里,无异于一声惊雷。棉布帘子后面的对话戛然而止,紧接着,就听到陆海燕颤巍巍地问道:“谁?”

方木心知已经无法再继续偷听了,就大步走过去,一把掀起棉布帘子,钻进了夹墙里。

“是我。”

满脸恐惧的陆海燕直愣愣地看了方木几秒钟,松了一口气,似乎又活过来一样。一直躲在姐姐身后的陆海涛探出脑袋,惊魂未定的他仿佛看到了救星。

“大哥,大哥,我就知道是你。”陆海涛激动得语无伦次,“我用那什么牙……大哥,我看到了……我一定得告诉你……那些女孩子……”

“海涛!”陆海燕突然一把将弟弟的头抱在怀里,用手死死地捂住他的嘴,“别说,别说,姐求你……”

方木急忙去册陆侮燕的手,“放开!你让他说,到底看到什么了?”

撕扯中,陆海燕忽然松开手,当胸猛推了方木一把。这一下的力度如此之大,让方木瞬间就失去了平衡,仰面摔倒在地上。他手脚并用地爬起来,却看见陆海燕直挺挺地跪在自己面前。

“方哥,我相信你是老天派下来救我们的。”陆海燕已是泪流满面,“我求你一件事,你务必要答应我。”

说完,不等方木回答,她就“咚咚”地磕起头来。

方木急忙阻止她,陆海燕却固执地磕个不停,一时间,方木心头大乱,只能先答应她。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5 07:5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吧。”方木尽力拉住她的肩膀,“你先说什么事。”

“你带我弟弟走吧.随便帮他找一个工作,让他自己能养活自己就行。”陆海燕依旧跪在地上,“我只有一个要求,什么都不要问他,什么都别问!”

“嗯?”方木慢慢直起身子,眯起眼睛盯着陆海燕,“你弟弟杀了人……”

“我没有!”陆海涛急得几乎要跳起来,“我和我姐小时候常去那里玩……我就想去那里躲躲……”


“海涛!别说,别说!”陆海燕又扑过去堵陆海涛的嘴。

陆海涛急于还自己一个清白,拼命拉开姐姐的手,大声说道:“是大春!我拍照的时候,被三强和大春看到了。我和三强从小玩到大,他拦住大春,让我快跑,大春就抄起锤子把三强打倒了……”

陆海涛说的不像假话。方木逐渐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陆天长诬陷陆海涛杀人,其目的之一是为陆大春开脱,之二就是要除掉陆海涛。如果不尽快把陆海涛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他就很危险了。

何况,陆海涛是很重要的证人,有了他,也许能使案件有很大进展。

方木转头对陆海燕说:“你快起来,我答应你。”

“真的?”陆海燕一脸惊喜,她一骨碌爬起来,“你们先在这里躲躲我回家给你拿东西。”

“不用了。”方木拦住她.“我现在就带他走。还有……”他顿了一下,“你和阿姨最好也一起走。”

“我们?”陆海燕苦笑一下,”出去了都养不活自己。”

“我养啊。”陆海涛一梗脖子,“姐,我一定行的。”

“傻弟弟,他们不会难为我们的。”陆海燕摸摸弟弟的脸,“只要你仪事就好。”

陆海涛叫了一声“姐”,就楼住陆海燕大哭起来。

方木皱皱眉头,拉拉陆海燕的衣角,“别哭了,得抓紧时间离开这里。”

陆海燕连连答应,擦擦眼泪,一把推开了弟弟。

三个人快步走下木台子,穿过厅堂,来到门口,陆海燕让他们先别动,自己出门查看一下动静。

刚推开那扇木门,陆海燕就愣住了。

方木心知不好,把身边的窗户推开一道缝隙,刚瞄了一眼,心底就一片冰凉。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5 07: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祠堂的院子里,挤满了手拿锄头、铁叉和棍棒的村民。

躲藏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方木咬咬牙,拉着陆海涛走出了祠堂。

陆天长站在所有村民的前面,歪着头,眯着眼,饶有兴味地看着方木,好像一个猎手在欣赏掉进陷阱的猎物。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踉踉跄跄地冲上来,一把揪住陆海涛连咬带挠。

“没良心啊……三强跟你光屁股一起长大……你咋忍心下手啊……”

陆海涛连连抵挡,一边哭丧着脸辩白:“不是我啊……婶子……哎哟……”

陆天长丢掉烟头,挥挥手,立刻有几个村民冲上来架走了老妇,同时把方木和陆海涛拉到院子里。

转眼间,方木和陆海涛身上的东西就被搜罗一空,扔在雪地里。陆天长拣出陆海涛的手机,嘿嘿冷笑了几声。

“你小子长见识了,还会用手机拍照了。”他不紧不慢地踱到陆海涛面前,忽然压低声音,“说出去了?”

“没……没有。”陆海涛已经脸色煞白,“我不敢……叔……你饶了我……”

陆天长盯着他看了几秒钟,转头望向方木,“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海燕让我把她弟弟带走,就这么简单。”方木知道这件事根本瞒不住,“别的我不知道。”

陆天长打量了方木一会儿,转身面向村民。

“还记得我们讲好的约定吧?”

村民们互相看看,“记得”的答复声在人群中此起彼伏地响起。

“要想过好日子,就得信守约定。”陆天长提高了声音,“如果有谁违反了约定,那就是把全村老小往死路上逼。”

人群有些骚动,能看见锋利的铁叉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陆天长转身看看陆海涛,似笑非笑地说:“海涛,你差点毁了咱们的好日子。”

陆海涛的脚一软,如果不是有两个村民死死地抓住他的胳膊,恐怕就会瘫在地上。

“叔,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

陆天长笑笑,从一个村民手里拿过一把斧子,递给陆海涛,又朝地上的两部手机努努嘴。

陆海涛哆哆嗦嗦地接过斧子,看看陆天长,又看看方木,一步步蹭过去,跪在雪地上,举起了斧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群及公众号二维码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7-2 07:4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