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云雾飞舞

《心理罪之暗河》心理罪系列第3部--作者:雷米--[全文完结]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1-11-18 17: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都不回。”方木从衣袋里掏出现钞.数了数.“我去买个手机。”
“原来的手机呢?”
“丢了。”方木不想多说。
“靠,我说呢。”肖望一踩油门,“今早就开始打你电话,一直关机。”
买手机之前,方木先去移动公司补了张手机卡,然后和肖望一起去商场。选好手机后,方木去交款,拿着交款凭证回来,看见肖望正摆弄着新手机,直皱眉头。
“怎么买了个和旧手机一模一样的?”肖望撇撇嘴,“差钱?我这儿有。”
“的确差钱,呵呵。”方木把手机卡插进手机,“再说,用惯了,不爱换。”

“你小子,用旧手机,用五四枪。”肖望笑笑,“一点也不与时俱进。”
从商场出来,时间已是傍晚。方木在车上端详着新手机,不住地发愣。
陆海涛发给自己的两张照片虽然模糊,但是如果能带回来,让技术部门处理一下,也许能知道他究竟看到了什么。只不过,现在想这些,已经毫无意义了。
肖望见方木神色黯然,想了想,低声说道:“一起喝点?”
方木也想摆脱阴郁的情绪,笑笑,“好。”
肖望找了个颇有档次的酒店,方木看着酒水单直咋舌,不过,环境确实挺安静。
酒菜上齐,方木闷头吃喝,感觉肖望一直在看着自己。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直到喝掉了七八瓶啤酒,话才渐渐多起来。
“你最近在忙什么?”肖望甩给方木一支烟,自己也点燃一支,“还在查老邢的案子?”
方木“唔”了一声,算是回答。
“你可真执著。”肖望笑笑,“现在像你这样的人可不多。”
“也不是。”方木费力地挪挪双脚,感觉伤口仍在隐隐作痛,“大家不都在查这件事么?”
“你说调查组?”肖望哼了一声,“名存实亡。”
“哦?”
“看现在的形势,谁还敢惹祸上身?郑霖他们最积极,怎么样?全折了。”肖望倒了一杯酒,自顾自喝下,“你查这案子,就有人查你。干咱们这一行的,有几个敢保证一点毛病没有?所以,自保还来不及,哪有心思干活了?”
方木无语。肖望说的没错。一边是切身利益,另一边是希望极小,风险极大的工作,无论是谁,恐怕都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所以说,”肖望给方木倒满酒,“该放下的就放下吧——我知道你和老邢关系好,但是有这样一句话,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咱们都尽力了。”
“也就是说,”方木看着酒杯里缓缓上升的气泡,“你也不肯帮我?”
“我劝你放手就是在帮你。”肖望提高了声音,“再说,你什么都不肯跟我说,我怎么帮你?”
方木半天没有说话,最后举起酒杯,“喝酒吧。”
结账之后,肖望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对了,有件事忘了告诉你——我调到市局来了。”
“哦?”方木有些惊讶,“什么时候的事儿?”
“前段日子,还差几个手续没办完。”肖望笑笑,“人往高处走——领导对我的工作能力也挺认可。”
“恭喜你了。”方木也挺高兴,“在这儿你可以大展拳脚了。”
“嘿嘿。”看得出,肖望有点兴奋,“其实我选择调到市局,有一部分原因是你。”
“我?"方木瞪圆了眼睛。
“嗯。”肖望坐正了身子,语气变得郑重其事,“你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咱俩并肩作战,肯定能干一番大事。”
方木不由失笑:“哥们儿,你也太抬举我了。”
“不是抬举你。”肖望严肃地摇摇头,“我不会看错人。所以我希望你——不,要求你保重自己,别浪费自己的才华。”
方木的脸微微泛红,起身说道:“自己人,就别忽悠我了。”
刚走到酒店门口,就听到楼上传来一阵喧嚣。方木抬头望去,刚好看到一个人从楼梯上滚落下来,重重地摔在大堂的地面上。

几个年轻男子从楼梯上疾步而下,为首的是一个又高又壮的男子,理着平头,左前臂文着一条鱼。几个人冲到刚刚跌落的那个人身边,围着他又踢又打,文身的男子边踢边骂:“死变态,踢死你……”
方木皱皱眉头,抬脚上前准备制止,却被肖望一把拉住。
“你看。”肖望冲地上那个鼻青脸肿的人努努嘴。
方木定睛一看,心中竟涌上一股快意。

是城湾宾馆的保安员景旭。
“这种人渣,打死一个少一个。”肖望惬意地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掏出一根烟来慢慢地吸,“就当给郑霖他们报仇了。”
方木虽然无心制止,但也不想看着景旭被打得满地乱滚、连连惨呼的样子。他扭过头,低声对肖望说:“走吧。”

“再等会儿再等会儿。”肖望却看得挺起劲,“多解气啊。”
这时,一个穿短裙的年轻女孩也从楼梯上跑下来,抡起手里的提包,对着景旭一顿乱砸。
“操你妈的,死变态,看你还敢不敢往死里抠老娘了……”砸了一阵,女孩累得直喘气,嘴里依然不依不饶,“老公,给我狠狠地打!”
文身男子应了一声,下手愈加凶狠。
酒店的经理和几个保安很快赶过来,好不容易才拽住几个施暴的男子。
余恨未消的文身男子指着经理的鼻子说:“没你事儿啊,给我滚远点!”
经理倒是很镇静:“大哥,要打你们出去打。打死人了,我们倒无所谓,你们哥几个可就麻烦了。”
文身男子看着几近昏迷的景旭,也有些犹豫起来。女孩显然还觉得不解气,她一把拽过文身男子,低声耳语了几句。文身男子的表情先是诧异,随后露出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
“好,我不打这孙子了。”他满脸坏笑地看看四周,“不过,大家想不想看看太监是什么样?”
几个男子先是一愣,随后立刻哄笑起来:“看,看!”“扒了他!”
见他们不再打人,酒店的经理松开了文身男子,抱着肩膀,饶有兴致地看着景旭。就连女服务员们也不像刚才那样惊恐万状,而是聚在一起,一边窃窃私语,一边偷笑着瞄着景旭的下体。
景旭此刻却突然清醒过来,一边手脚并用地往外爬,一边苦苦哀求:“不……别……我不敢了……”
文身男子拽住他的双腿,像拖一条狗一样把他拖回来,转身招呼那几个男子:“兄弟们,把他给我扒了!”
几个男子一拥而上,按腿,解腰带,扒裤子,很快,景旭的下身就只剩下一条平角内裤。景旭死死地抓住内裤,先是哀求,然后哭骂,最后只能像野兽一样高声嘶叫。
文身男子见景旭不松手,十脆用力扯开他的内裤,随着“哧啦”一声,景旭下体旺盛的体毛露了出来,只差一点,就彻底曝光了……
没有人阻止他们,也许是好奇,也许是刺激,每个人的注意力都在那个丑陋的部位上,都希望那最后一块遮羞布被快点撕掉。
方木却再也忍受不住了,他快步走上前去,一脚瑞在正努力撕扯内裤的文身男子后背上。
文身男子碎不及防,一头栽倒在景旭身上。等他爬起来,转身欲骂时,顶在他鼻子上的是一张警官证。
文身男子立刻愣住,几个想要冲上来助拳的男子也傻在原地。
“要么现在离开,要么跟我去公安局。”方木冷着脸说道,“告你故意伤害……”他瞄了景旭一眼,“相信他也愿意告你侮辱罪。”
文身男子气鼓鼓地看了方木几秒钟,转身又踢了景旭一脚,对同伙喝道:“走!”
肖望看着他们走出酒店,转头对方木半是埋怨半是无奈地耸耸肩。围观的人们似乎也很失望,三三两两地散开了。酒店经理毫不客气地踢踢景旭:“喂,你也赶紧走吧,别耽误我们做生意了。”
景旭慢慢地爬起来,低着头,把裤子穿好,一摇三晃地向门口走去。经过方木身边时,他抬起头,已经破裂肿胀的嘴唇蠢动着,似乎想说些什么。
方木看着他面目全非的脸,冷冷地问道:“你没事吧?”
话音未落,景旭哇地吐出一口鲜血,一头栽倒在方木脚下。
市第二人民医院的走廊里,方木坐在长椅上,远远地看着肖望捏着几张纸向自己走来。
“他怎么样?”
“一根肋骨骨折,一根肋骨骨裂.肺挫伤,嘴唇破裂。”肖望懒洋洋地说,“没事,死不了。”
方木草草看了看诊断书,“通知他家人了么?”
“问他了,在本市没有亲属。”
“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送他回去呗。”肖望撇撇嘴,“这王八蛋身上还有不到三百块钱,住不起医院——你该不会想帮他掏住院费吧?”
“呵呵.那不会。”方木笑笑,“走吧。”
景旭的家住在原机床厂职工家属楼,估计是父母留给他的。这几栋楼房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没有物业管理,处处显得破败不堪。
肖望绕过那些杂草丛生的花坛,把车停在景旭家楼下,回身对景旭喝道:“下车!”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4 收起 理由
云雾飞舞 + 4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8 19: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 scalea 分享,辛苦了,+4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1-11-19 09:35:28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啊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9 17:59: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路上时而昏睡时而清醒的景旭勉强睁开眼睛,先是茫然地环顾四周.认出是自家后,费力地抬脚下车,刚踏上地面,整个人就瘫软了下去。方木一把拽住他的胳膊,才没让他摔个狗啃泥。

“快点!”肖望不耐烦地喝道,“别他妈磨磨蹭蹭的。”

“算了。”方木看看不住呻吟的景旭,“我送他上去吧。”

景旭住在三楼。短短几十级台阶,却足足用了五分钟。与其说是扶他上去,还不如说是方木背他上去。把景旭放在沙发上躺好,方木也累出了一身大汗,一屁股坐在景旭对面喘粗气。

景旭的家是那种老格局的房子,客厅昏暗狭窄。满地乱丢的内衣裤、啤酒罐、烟蒂和黄色杂志,显示出主人的颓废生活和低级趣味。方木把目光落在如死狗般瘫在沙发上的景旭,感到说不出的厌恶。

忽然,景旭动了动,随即就在身上乱摸。

看他摸得急切,方木问道:“你找什么?”

“烟……烟……”

方木想了想,掏出烟盒,自己点燃一根,又甩给他一根。

“你不该抽烟。”方木补充了一句,“小心咳血。”

景旭急不可耐地点燃烟,狠狠地吸了一大口,果真剧烈地咳嗽起来。

方木一动不动地看着他拘楼着身子抽搐,等他的呼吸稍稍平复些了,就把脚边的一卷卫生纸踢过去,示意他擦擦嘴边的血。

“别作践自己了,”方木看着他揪下一块纸,在脸上马马虎虎地蹭着,“如果你不想早死的话。”

“嘿嘿。”景旭忽然笑起来,随即把卫生纸揉成一团,狠狠地摔在地上,

“我现在和死了有什么分别么?”

方木沉默了一会,问道:“那些人为什么打你?”

“哈哈。”景旭仰面靠在沙发背上,似乎很陶醉,“那骚娘们是个小姐,我用手指头把她抠惨了,这臭裱子就找她男朋友……你不知道……”他忽然来了精神,直起身子盯着方木,双眼闪光,“……我把她捆起来抠的,那骚货喊得那叫一个惨,哈哈,像个大肉虫子似的……扭来扭去……”

性虐者,多是性无能者。方木冷冷地开口:“你果真是个死变态。”

“死变态?”景旭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目光变得阴冷绝望,忽然,他站起身来,飞快地解开裤带,脱掉裤子。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9 18: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他的阴J被齐根斩去,只留下两个辜丸在可笑地晃荡着。

“你以为我愿意这样?”景旭的声音里带了哭腔,“如果我有家伙,我会用手抠她们?”

方木移开目光,低声问道:“谁干的?”

“我老板。”景旭颓然跌坐在沙发上,裤子还堆在脚躁处,丝毫没有遮羞的想法。

“姓金的那个?”

“他?他算个屁!”

割去阴J,还保留睾丸。这让景旭的身体还能继续分泌雄性激素,继续产生性欲,却无从发泄。

比宫刑还要残忍。

“你老板为什么要这么对你?”

景旭没吭声,似乎也不愿回想起往事,半晌,才艰难地开口:

“有个雏儿,老板本来留着有用的,被我先玩了。”景旭的目光空洞,语调也毫无起伏,“一个S市的农村丫头,平时我是根本看不上的……那天看了A片,憋坏了……”

“那女孩叫什么?”方木打断了他的话,上身突然挺直,拳头也摸得紧紧的。

“好像姓陆吧。”景旭伸出两根手指,摆出一个要烟的动作,“玩了就玩了,我哪记得。”

方木猛地把整盒烟都甩过去,然而烟盒只是轻飘飘地落在景旭的怀里。

景旭又抽出一根烟点上,丝毫没有注意到方木全身绷紧,脸上的肌肉在不住地跳动,更不知道他正在懊悔手里为什么是一盒烟,而不是一块砖头。

杨敏曾嘱咐他,一旦找到糟蹋陆璐的人,绝对、绝对不要放过他。

我为什么要阻止那些人?

我为什么要送他去医院?

我为什么要背他上楼,还他妈的给他烟抽?

但是,现在不是报复的时候。

方木紧紧地闭上眼睛,几秒钟后,低声问道:“你老板是谁?”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9 18: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听到这句话,景旭半闭的眼睛忽然睁开了,上下打量了方木几眼.硬即又仰头闭目。

方木知道他的想法,上次丢了命根子,如果这次再多说,丢掉的恐怕就是脑袋。

怎么能撬开他的嘴?

方木正在想办法,景旭却突然开口了。

“你为什么要帮我?”

方木被问得猝不及防,仓促中只能回答:“我是警察。”

“警察,呵呵。”景旭干笑几声,“那个姓郑的也是警察一一你比他们好点。”

“他们也是好警察。”方木冷冷地回答,“当然,假录像带那件事除外。”

“那件事他们没做错。”景旭突然上身前倾,目光咄咄逼人,“那些录像带其实是真的。”

方木盯着景旭足足看了半分钟,低声问道:“你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那些录像带的内容其实是真的。”景旭的表情变得很严肃,“那三个警察很聪明,他们几乎完完整整地复制了案发当天的情形。”

“你怎么知道当天的情形?”方木的呼吸急促起来,“当天的视频监控系统并没有关闭,对么?”

“老板让我关闭,但是我没有。”景旭忽然笑了,“我不仅有那天的录像,还有好多别人的录像。”

“嗯?”方木更加惊讶.“还有谁的?”

“城湾宾馆其实是一个点儿,好多房间都是为老板的客人准备的。”景旭的表情渐渐硬冷,“那些房间里都装了摄像头,把那些客人干的好事录下来,将来就是捏在手里的好牌。”他嘿嘿地笑起来,“我私下又复制了一份——必要的时候,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方木想起那个楼层经理曾提到的那些“跟五星级酒店相比也不会逊色”的房间。

他不说话了,静静地看着景旭,景旭也不说话,歪头看着方木。

接下来的肯定是一个交易,谁先开口,谁就被动了。

但是方木不想,也不可能坚持太久,他是买家,这是不可否认的。

“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第一,你让我免于当众受辱;第二,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景旭用手在裤档那里比划了一下,“第三,我需要一笔钱离开这里。”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0 17:41:4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要多少?”

“五十万。”

“不可能。”

“嗤!”景旭冷笑一声,“公安局不差钱……”

“这不是公安局的事儿!”方木猛地提高了声音,“是我的!”

景旭惊讶地看着双眼圆睁的方木,几秒钟后,语气软了下来,“三十万,不能再少了。”

“好。”方木站起身来,“我尽快筹钱,这几天你哪也不要去,等我电话。”

走到楼下,早已等得不耐烦的肖望劈头就问:“你他妈干吗去了?跟他谈理想呢?”

方木没回答,他在想,到哪里弄三十万块钱呢?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0 17:41: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八章 逼供



梁四海的货车刚刚转人那条山间小路,就看见那辆一模一样的车停在一块巨石旁边。梁四海停车、熄火。几乎是同时,那辆车的车门也开了,几个人跳下车.向这边走来。梁四海没有下车,静静地看着他们慢慢靠近,一边留神周围的动静,一边伸手打开了腰间手枪的枪机。

他们来得比平时要早几个小时,因为今天车上还装了特殊的货物。

陆天长拉开车门,跳上副驾驶座,伸出手来。“梁老板你好。”

梁四海也伸出手去,迅速和他握了握。

其他几个人直奔货厢.清点梁四海带来的各种货物。梁四海的目光左他们身上一一扫过,皱了皱眉头。“怎么换人了?”他想了想说,“那个喊陆三强的呢?”

“病了。”陆天长指指那个正急不可待地拧开一瓶五粮液的新面孔,“他叫陆大江,也很可靠。”

梁四海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再说话。陆天长在驾驶室里上下打量了一遍,似乎在找什么东西,一无所获后,低声问道:“带来了么?”

梁四海看了陆天长一眼,伸手从座位下掏出一个黑色塑胶袋,递给他。

陆天长撕开塑胶袋,拆开报纸,里面是四支五四式手枪,还有几盒子弹。

陆天长双眼放光,手指一一拂过那四支枪,嘴里啧喷有声。

“这才是好玩意儿。”他拿起一支枪,哗啦一声拉动套筒,取下弹夹,又插回去,然后按下复位卡笋,套筒复位。

梁四海冷眼旁观陆天长兴致勃勃地把玩,心中暗自好笑,没文化就是没文化,不认识“隆化制造”这几个字,想了想,他开口问道:“怎么忽然想起要这个?”

“以防万一嘛。”陆天长的眼睛始终离不开那几支枪,“老是靠棒子、铁叉,也不是个办法。”

“万一,什么万一?”梁四海警惕起来,“你那里出事了?”

“没有,你放心。”陆天长急忙解释.“合作这么多年了,还信不过我么?”

梁四海看了他一会儿,笑了笑,语气也缓和了许多,“会用么?”

“会。”陆天长把枪收好,“我以前当过兵的。多谢了。”

“不客气。”梁四海缓缓地说,“把活儿干好最重要。”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1 18:59: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你放心。”说罢,陆天长把头探出车窗,喊道,“大春,货怎么样?”

“清点完了,没问题。”

陆天长嗯了一声,转头对梁四海说道:“那,梁老板,去我那里坐坐?”

“不了,我这就回去。”梁四海拉开车门,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不管出了什么问题,一定要第一个通知我。”

陆天长点点头。梁四海跳下车,对站在车旁汕笑的几个村民视而不见,径直上了另一辆货车。

直到那辆货车的尾灯消失在山石间,陆天长才挥手让其他人上车。看着手里沉甸甸的塑胶袋,他的眉头舒展开来。

无论是陆海涛私自进城,还是那个姓方的摄影师的事,陆天长都对梁四海隐瞒了。一旦梁四海对自己失去了信任,陆家村就会一夜之间重返贫困―他可不想失去这个财神爷。不过,前几天发生的事让陆天长感到自己的威信有所动摇,他必须让自己更加强有力。对付那些村民,只靠钱显

然是不够了,恩威并施才是硬道理。陆天长捏捏塑胶袋,能感到枪支的轮廓,顿时感到腰杆硬了不少。

货车上了高速公路,一路畅通,梁四海却感到胸口有些发闷。他扯扯领口,突然很想抽支烟。他打开储存箱,翻出来的仍然是软包中华。

“操!”梁四海骂了一句,反复提醒这群土包子好几次了,还这么嚣张。

当初选定这里,就是因为陆家村环境闭塞,而且靠近国境线,方便转移那些“货”。不过这群人的确不像当初那么简单了,现在要枪,将来指不定还会要什么。

犹豫了一下,梁四海还是抽出一支软中华点燃,吐出几口烟,思路也渐渐清晰。

也许是时候考虑换个地方了。

钱。

方木是个从不把钱财放在心上的人。但是,此刻他却不得不面临这个问题。三十万,不是小数目,他到哪里去弄这笔钱呢?

不能指望市局的办案经费,能否审批成功且不论,如果走漏了消息,后果不堪设想。方木只能自己想办法。可是他从警几年来,积蓄甚少,每月的工资除了必要的生活开支外,都交给了孤儿院。找边平借?那老家伙也是穷光蛋。

方木坐在桌前愁眉不展,面前的烟灰缸里插满了长长短短的烟蒂。电话本翻了好几遍,他发现自己的朋友没有一个有钱的。郁闷之余,方木急得在客厅里来回乱转。刚走了几步,方木站住了。他环视了一下斑驳陈旧的墙壁,轻叹了一口气。

为了老邢,只能这样了。

第三天下午,方木坐在一家餐馆里,不时焦急地向窗外望去。直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快步走过来,他的脸色才稍稍缓和。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1 18:5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拿来了么?”不等那男子坐稳,方木就急切地问道。

“靠!”男子拿起桌上早已冷透的茶水一饮而尽,“你好歹让我先喘口气嘛。”

方木笑笑。杜宇没变,虽然银行职员的制服让他少了些几年前的青涩,但是一开口,仍然是那个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家伙。

“事情办得还顺利吧?”

“顺利个屁!”杜宇没好气地说,“就你那破房子还想抵押三十万?再说,房产证上是你妈的名字,怎么?偷出来的?”

说到这个,方木有些黯然。前天晚上,久未归家的他给了父母一个惊喜。在他们手忙脚乱地张罗饭菜的时候,方木却把那套房子的房产证偷偷拿走了。

“那怎么办?”


“靠,幸亏信贷处那小姑娘一直对我有点想法。”杜宇从提包里拿出两个现金袋,“我都快出卖色相了!”

“好,好。”方木转优为喜,忙抢过现金袋。粗略数了一下后,伸手在杜宇肩膀上捣了一拳,“多谢了。”

“你这衰人。”杜宇笑笑,“几年没见了,开口就是找我办事,没义气。”

“跟你还客气什么?”方木顿了顿,脸上的笑容有所收敛。“成家了么?”

在J大的时候,一个连环杀手为了逼方木精神崩溃,杀害了杜字的女朋友。两人也几乎为这件事反目。虽然时过境迁,杜宇也早已原谅了方木,可是每每想到这些,方木总是觉得对杜宇有说不出的愧疚。

“没呢。”杜宇冲方木挤挤眼睛,“我结婚时会告诉你的——你小子必须给我封个大红包。”


“那没问题!”

“你呢,几年不见,还好么?”杜宇的表情稍稍正经了些,“到底做警察去了。”

“还不错。”方木摸出电话,拨通了景旭的号码。

“不错个头!是不是遇到麻烦了,要不怎么会这么急着用钱?”

方木没有回答,眉头却越皱越紧。

景旭的电话无人接听。最后,方木挂断电话,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我说兄弟……”

“走吧走吧。”杜宇悻悻地一挥手,“记得欠我一顿饭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群及公众号二维码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7-4 14:5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