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云雾飞舞

《心理罪之暗河》心理罪系列第3部--作者:雷米--[全文完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31 19:50:31 | 显示全部楼层
Mark
谢谢分享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 18:26:2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谁啊?”坐在地上的人是个小个子,摸着胸口长出了一口气,“吓死我了。”另一个人始终死死地盯着方木,并没有放松警惕。

“我迷路了。”方木慢慢走近货车,“你们在干什么?”他看看货车敞开的机盖和满地的修车工具,“车坏了?”

“是啊。”小个子一脸懊恼地站起来,“倒霉。”

方木放下背包,挽起袖子,“我瞧瞧。”

方木略懂些汽车修理,捣鼓了一阵后,货车又能发动了。小个子颇为惊喜,忙不迭地掏出烟来道谢。方木接过烟,发现是软包的中华,他转头看看另一个人手里始终捏着的大号扳手,笑笑说:“干吗啊,兄弟,还当我是坏人呢?”

对方尴尬地笑笑,也凑过来吸烟。

小个子很健谈,聊了一会儿,方木已经知道他叫陆三强,拿扳手的叫陆大春,都是陆家村的。陆三强看看方木脚边的背包,问道:“方大哥,你到这儿干吗啊?”

“哦,我是省摄影家协会的,到这儿来拍一些旅游宣传方面的照片,结果三转两转就迷路了。”

“这地方有啥好旅游的?”陆三强最初有些疑惑,随后一拍脑门,“我知道了,你要去的是龙尾洞吧?”

“是啊是啊。”方木忽然想起上次和肖望去过的那个天然溶洞,就随口附和。

“那你可走错了。”陆三强哈哈大笑起来,“在山的另一侧呢。”

“哦?那怎么办?”方木装模作样地向远处看看,“前面……离你们陆家村不远了吧?”

陆三强听出了方木的意思,显得有些为难,和陆大春交流了几次眼神后,勉强说道:“这样吧,我带你回我们村,明天一早再送你去龙尾洞―明天一早就走啊。”

方木连连答应,拎起背包就上了货车。

货车行驶在逶迤的山路间,陆三强开车,方木坐在中间,陆大春坐在最外侧。刚才还说个没完的陆三强此刻却出奇地沉默,握着方向盘一言不发。方木有心引他们开口,可是回应寥寥,也只好作罢。

夜色越发深沉,除了前方被车灯照得一片惨白之外,四周皆是不见五指的黑暗。穿过成片的密林后,偶尔能在微弱的月光下看到龙尾山的峥嵘面貌。货车驶近山体的时候,仿佛整座山都以不可阻挡之势猛压下来。方木感到莫名的心慌,似乎置身于一个完全未知的世界里。不知不觉中,冷汗已经悄悄地布满了方木的额头。他定定神,一边暗自嘲笑自己的胆小,一边伸手去衣袋里拿烟。刚一动作,陆大春就开口了:“干吗?”

“哦?”方木抬起头,“找烟。”

“抽这个吧。”陆大春掏出一盒没启封的软包中华。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 18:2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方木抽出一根,点燃,忽然笑了。“你们村是不是挺富裕啊,怎么都抽这么好的烟?”

陆大春笑笑,然后像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你还认识我们村的其他人么?”

方木正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他自己认识陆海涛,就听见身后的货厢里传来“咚”的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滚动起来,又撞在了货厢壁上。

“三强抽的也是软包中华啊。”方木看着陆大春明显放松的表情,又问了一句,“后面装的是什么货啊?”

没有人回答他。几秒钟后,陆大春淡淡地说:“猪肉。”

说罢,他伸手拧开了收音机,震耳欲聋的舞曲在驾驶室里猛然响起。

夜里九点多的时候,颠簸了一路的货车终于驶进了陆家村。没有月光,方木只能凭借车灯扫过的光线来分辨房屋和街路。这似乎是个不大的村子,而且家家都黑着灯。几分钟后,货车在一间祠堂门口停下了。

陆大春让方木在驾驶室里等着,自己跳下车去打了个电话。挂断电话后,他上车对陆三强简单地说了句:“崔寡妇家。”

陆三强应了一声,重新发动了货车。

崔寡妇家离祠堂不远,有两间瓦房和一个小院子,面积不大,可是收拾得干干净净。崔寡妇是一个瘦小干枯的中年女人,面色蜡黄。她听陆大春说明来意后,上下打量了方木几眼,开口说道:“在这儿对付一宿吧,委屈你了,小伙子。”

方木赶紧说些麻烦了之类的客套话。崔寡妇面无表情地问道:“吃点啥不?我去给你做。”

方木真有些饿了,点点头。

崔寡妇转身去了厨房,陆大春也起身说道:“明天一早我就送你去龙尾洞,你早点起来。”说罢,就出门上了货车,轰鸣而去。

方木独自坐在堂屋里吸了根烟,觉得有些无聊,就漫无目的地四处打量着。

看得出,这两间瓦房是最近盖起的,处处透着一股新劲儿。室内的陈设也大都比较考究,虽然搭配起来不伦不类,但仍能看出价值不菲。

这是个家底殷实的富裕之家。

正想着,崔寡妇端着一个大托盘走了出来,七碟八碗的,甚是丰富。方木有些惊讶,更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崔寡妇倒是不以为然,从柜子里拿出一瓶五粮液,问方木喝不喝。方木连连摆手,心想此地待客之道怎么如此豪放。

崔寡妇也不再坚持,自己坐在一旁看用影碟机播放的《还珠格格》。方木看看那台45英寸的索尼液晶电视,不禁皱了皱眉头。

正吃着,院门外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紧接着,就看见一个披着棉衣的男人推门走进来。

崔寡妇站起来,“村长。”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18:3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崔寡妇站起来,“村长。”

方木也急忙站起来,被称作村长的男人伸出手来和方木握了握。

“听大春说,村里来了客人,我就过来看看。”村长掏出烟来,递给方术一根,“我叫陆天长,你怎么称呼?”

方木做了自我介绍,所用身份当然还是摄影师。陆天长边听边点头,一直在大口吸烟。透过袅袅上升的烟气,方木知道他在不停地打量着自己。

对这样的目光,方木早已习以为常,谈笑间,他也在暗暗观察对方。

陆天长的年龄在五十到六十岁之间,头发短且粗硬,饱经风霜的脸上沟壑纵横,眼睛不大,却很有神,双手粗糙,腰板很直。

看得出,这是个阅历丰富、意志坚定的人。

陆天长也注意到方木正在观察自己,又聊了几句之后,便起身告辞。

“我们这里是农村,条件不好,小方你就委屈一下。”

“很不错了。”方木指指托盘,“崔大妈很热情,弄了这么多菜。”

陆天长看看崔寡妇,笑道:“她家生活条件好,我们可比不了,呵呵。”

崔寡妇低下头,身体似乎抖了一下。

“早点歇着吧。”陆天长整整身上的棉衣,“明天一早我就叫大春来接你。”说罢,就转身走出门去。

崔寡妇送他出门,方木也回到桌前坐下,盯着手里的“红梅”烟头若有所思。忽然,眼角的余光中,里屋的门动了一下。

方木下意识地扭头看去,只看见一根长长的辫子一甩,紧接着,里屋的门就被“澎”的一声关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18:39:40 | 显示全部楼层
足有十分钟后,崔寡妇才面无表情地回来了。方木问道:“崔大妈,你家里还有别人啊?”

“嗯?”崔寡妇似乎有心事,“哦,我女儿。你吃完了么?”

“吃完了。”方木连忙说,“谢谢款待啊。”

崔寡妇似乎无心客套,手脚麻利地收拾起饭桌。“你早点歇着吧.明天一早还要赶路。”

人夜后,陆家村的一切都归于平静,远处偶尔传来的几声犬吠,更给这个夜晚平添几分乡村的宁静。

方木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虽然一整天的奔波已让他身心俱疲,然而似乎总有个疑团在胸中越来越大。

从表面上看,这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村子,而且地处偏僻,从常理上讲,物质生活水平应该不会太高。可是到目前为止,方木接触到的所有陆家村人,从陆海涛到崔寡妇,每个人的吃穿住用都不错。相反,作为一村之长的陆天长却看起来最寒酸。

这样的村庄,靠什么维系如此高的生活水平?

陆天长的寒酸,是实情如此,还是有意隐瞒?

如果是后者,那么他想隐瞒什么呢?

这小小的村庄,诡异之处越来越多了。

凌晨时分,方木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他没有听到窗外不时传来的细微的窸窣声,也没有听到隔壁有人在低声饮泣。

在这样的夜里,失眠的,不止他一个人。
发表于 2011-11-5 15:3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顶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6 18:42: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五章盲鱼

第二天一早,方木在睡梦中猛然醒来,眼前似乎有朦胧的白光。稍稍清醒点之后,方木意识到那道白光来自于窗外,他起身下床,拉开薄薄的窗帘,看到漫天大雪正从铅灰色的天空中徐徐落下。

半个小时后,陆大春踩着厚厚的积雪来到崔寡妇家。他告诉方木,出山的路已经被大雪封死了。“看来你得多待几天了。”他不无遗憾地说。

方木倒暗自庆幸——这下有机会调查陆家村了。

崔寡妇热情地留陆大春吃早饭,陆大春摆手拒绝了,说还得赶回去。方木看看陆大春脚上几乎被雪水浸透的鞋子,随口问道:“还麻烦你跑一趟,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她家没电话。”陆大春冲崔寡妇努努嘴,“村里就一部电话,在我爹家。”

“你爹是?”

“呵呵,我忘记告诉你了,我爹就是村长陆天长。”陆大春笑笑,“有事就去我爹那儿打电话吧。”

“那倒不必,我有手机。”

陆大春又笑了,“那玩意儿在咱这儿没用的,不信你看看。”

“哦?”方木掏出手机一看,果真一点信号都接收不到。

“你就安心待着吧,路一通了,我就送你出去。”陆大春顿了顿,又强调道,“我爹让我告诉你,没事别出去瞎转悠。封山了,山里的狼找不到吃食,有时会跑到村子里来。”

方木连连答应,陆大春又扭过脸去嘱咐寡妇好好招待方木,说罢,就起身走了。方木送他到院子外,看着他深一脚浅一脚地消失在雪幕中。

也许是大雪的原因,村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看不见。方木看看左右的民居,惊奇地发现除了崔寡妇家之外,周围的几间房子都是新盖的,连样式都几乎一模一样。

大雪很快就在方木身上覆盖了薄薄的一层,越来越重的寒意也透过衣物沁入方木的体内,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随后,恐惧感也油然而生。

大雪封山。

没有手机信号的村庄。

这就是与世隔绝。

吃早饭的时候,餐桌上多了一个女孩,不用说,这一定是崔寡妇的女儿。
 楼主| 发表于 2011-11-6 18: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崔寡妇只是简单地说了句“这是我女儿,陆海燕”,就不再说话了。陆海燕的话也不多,一直在闷头扒饭,不时偷偷地从眼角嗦方木一眼。

早餐很丰盛,有鱼有肉,方木却食不甘味。母女二人的沉默让他觉得有些尴尬,没话找话地说了几句,却回应寥寥,最后干脆放弃,专心吃饭。吃过饭,又无事可做。陆海燕放下碗筷就躲进自己的房间里,崔寡妇收拾好碗筷后,又在看《还珠格格》。方木觉得无聊,就搬了把椅子坐在堂屋门口看雪。

漫天的雪幕给人一种视线无限延伸的错觉,似乎所有的事物都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方木看着不断落下的雪花,心情也渐渐低落。

帮老邢脱罪的事至今也没什么进展,而原本看似简单的案情却越来越复杂。城湾宾馆里的女尸下落不明,景旭的证词一下子废掉了郑霖三人,丁树成被害,百鑫浴宫被焚毁……似乎每一处疑点都有一个线索,又统统无法追查下去。陆璐的凭空出现让这一切有了转机,而一切谜团的答案,也许就在这个小山村里。

想到这些,方木略略提起些精神,刚一抬头,却发现陆海燕正站在自己身边,神情寂寥地看着大雪。

她看起来不会超过二十五岁,穿着打扮有着农村姑娘特有的乡土气息,身上的衣物虽然时髦,却并不合身。看得出她在不久前刚刚哭过,眼睛周围尚未消肿。

也许是注意到方木正在观察她,陆海燕显得有些不安,似乎随时打算抽身离去。方木不想放过这个攀谈的机会,开口问道:“你叫陆海燕吧?”

姑娘低下头,“嗯。”

“多大了?”

“二十三。”

“我比你大,你叫我方哥吧。”

“嗯。”陆海燕抬起头,充满好奇地看着方木,“你是从城里来的?”

“嗯,C市。”

“C市……”陆海燕低声念叨着,似乎是一个很陌生的词汇,“比S市还大吧?”

“是的,去过C市么?”

“没有。”姑娘的神情更加寂寥,“我连S市都没去过。”

方木扭头看看堂屋里的液晶电视,“你家的条件并不差啊,怎么会连这么近的城市都没去过?”

陆海燕撇撇嘴,仿佛自言自语般说道:“有钱有什么用?待在这里,跟坐牢似的。”

方木一愣,“坐牢?”
 楼主| 发表于 2011-11-6 18:4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陆海燕笑笑,并不作答,而是开口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哦,我是摄影家协会的,来拍几张照片。”

“这破地方有什么好拍的。”

“当然有,今天的雪景就不错。”方木想了想,“要不,你带我四处走走?”

陆海燕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她让方木在院子里等一会儿,自己去披件衣服。再出来的时候,陆海燕身上多了一件貂皮大衣,同其他的衣物一样,奢华,却并不适合她。也许是方木眼中的诧异被她误解为惊艳,陆海燕最初还有些小小的自得,竭力想让自己看上去富贵典雅,然而越这样做,反而越显得无知俗气。

大雪仍在纷纷扬扬地下着,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陆海燕和方木在村子里并肩缓行,所到之处,只留下他们的足迹。已经接近晌午了,村子里依然静悄悄的,如果不是那些房顶飘出的炊烟,几乎让人认为这是一个无人居住的村庄。陆海燕目不斜视地走着.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方木为了展示自己所谓摄影师的身份,不得不时常拍几张照片来充数。

即使在镜头中,方木也意识到了这个村庄的不同寻常。不仅所有的房屋都大致相同,而且在农村很常见的猪圈鸡舍在这里都看不到。从各家门前丢弃的垃圾来看,日常消费品中不乏高档烟酒。

他们靠什么获得如此富裕的生活?

村子很小,方木和陆海燕不到半个小时就走了一遍。站在村口,陆海燕转过身对方木耸耸肩膀。“我说吧,这地方很没意思的。”

方木不这么想,他觉得恰恰相反―陆家村很有意思。

这时,临街的一栋房子开了门,一个头发蓬乱的矮胖女人拎着一只塑料桶踉跄而出,刚走到门口,就把满满一桶脏水泼在街面上。方木连忙拉着陆海燕向后躲,还是被溅到了几滴。

“哎呀呀,对不住对不住。”女人抬头一看,语气立刻变得满不在乎,“是燕子啊,这丫头,走路也不看着点儿。”

陆海燕看着矮胖女人,一脸怨气,而当她看到女人身上穿着跟她一模一样的貂皮大衣时,神情中又多了一丝不屑。

矮胖女人毫无顾忌地上下打量着方木,嘎嘎地笑起来:“你家姑爷啊,燕子?”

“说什么呢?”陆海燕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人家是城里来的摄影师!”

矮胖女人倒不关心方木的身份,凑过来问陆海燕:“燕子,不是今天发东西么?咋还不送来?”

陆海燕没好气地答道:“我哪知道?”

“你去问间大春嘛。”矮胖女人促狭地挤挤眼睛,“你开口,大春肯定听。”
 楼主| 发表于 2011-11-7 17:56:10 | 显示全部楼层
陆海燕的脸色一变,拉起方木就走。

一直走出百余米,陆海燕才放开方木,一个人晃晃悠悠地在前面走。

方木追上去,看看她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道:“带我到地里看看?”

“哦?”陆海燕似乎在想心事,有些心不在焉,“啥也没种,有啥好看的?”说罢,她就像下了决心似的,在一个路口右转,疾步而去。

方木不明就里,只能快步跟上。

几分钟后,陆海燕径直走进一个大院子,还没走到门口,就大喊“陆大春,陆大春”。

很快,陆大春披着外套,趿拉着鞋奔了出来,看见陆海燕,顿时满面喜色。“燕子……”忽然,他看到了尾随而至的方木,笑容顿时僵在嘴角,“你……你怎么也来了?”

陆海燕走到陆大春面前,劈头就问:“大春,我弟弟……”

“进屋说,进屋说。”陆大春立刻打断了她的话,转头对方木说,“你要打电话是吧?右边第三家就是我爹家,你去那里打电话吧。”说罢,就把陆海燕拽进屋里,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方木四下看看,躲在旁边房子的屋檐下,点燃了一根烟。

第二根烟刚吸完,就看见陆海燕从陆大春家里大步走出,边走边抹眼泪。方木见陆大春没有出来,急忙跟过去。“你怎么了?”

陆海燕没有回答他,几乎是一溜小跑地回了家。

此后的整整一个下午,陆海燕都躲在房间里没有出来。崔寡妇依旧木雕泥塑般坐在堂屋里看《还珠格格》。方木试着问她为什么不看别的节目,崔寡妇答这里根本没有卫星信号,只能看影碟。

“哦?”方木吃惊地扬起眉毛,“这日子岂不是……太单调了。”

崔寡妇移开目光,表情木然地看着那台液晶电视的屏幕。

“我岁数大了,习惯了。”

晚饭依旧丰盛但沉闷,不过大家似乎都习惯了这种气氛,方木也不觉得那么别扭了。吃过晚饭,方木回到自己的房间,掏出手机一看,还是没有信号。他扭头看看窗外,大雪似乎小了点,一直灰暗的天空中,隐隐有了些亮色。再仔细去分辨,方木才意识到那些光其实来自于村子里的某个角落,而且不时有嘈杂的人声传来。

方木想了想,穿过堂屋走到院子里,看到陆海燕正面向那片亮光,若有所思。“这是干吗呢?好热闹。”方木问道。

“哦,今天是分东西的日子。”陆海燕淡淡地说,“瞧着吧,今晚男人们又会闹大半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5-19 08:0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