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云雾飞舞

《心理罪之暗河》心理罪系列第3部--作者:雷米--[全文完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7 17:5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东西?”方木想起上午那矮胖女人的话,“难道你们村是按需分配啊——共产主义?”

“呵呵。”陆海燕笑笑,“每个月的今天,村里都会把吃穿用的东西分给我们。”

“哦。”方木点点头。他扭头看看堂屋里的液晶电视,又看看陆海燕身上的貂皮大衣,疑惑仍在。

“那……购置这些东西的钱,从哪里来呢?”

陆海燕注意到方木在观察那些鱼,莞尔一笑:”好看么?”

“哦,好看。”方木回过神来,“你找我有什么事?”

陆海燕有些难为情地指指电脑包,“麻烦你了,方哥。”

电脑的包装已经打开,电源线、说明书什么的摊了一桌子,陆海燕却一脸茫然。方木帮她连接好电脑,开机,屏幕亮起的时候,陆海燕的脸上有一点兴奋的神色,却依旧手足无措。追问之下,方木才知道陆海燕儿乎对电脑一无所知。

方木教了她几样简单的电脑操作,帮她在屏幕上打出了“陆海燕”三个字。陆海燕高兴得像个孩子,由衷地说道:“方哥,你实在是太厉害了。”

方木却感到一丝悲哀,陆海燕的物质生活不可谓不丰富,精神生活却贫瘠得可怜。

“可惜不能上网.否则你的电脑就可以物尽其用了。”

“上网?什么是上网?”正在兴致勃勃地玩自带小游戏的陆海燕一脸茫然。

方木微叹口气,详细地给她解释了互联网。陆海燕听得一脸神往,不时发出轻轻的惊叹。“坐在家里就能知道全天下的事……还能和各地的人交往……”陆海燕眼神迷离,仿佛喃喃自语般说道。忽然,她起身环顾四周,最后把目光定格在方木身上,苦笑了一下。“我像个古代人,是吧?”

方木只能笑笑,不置可否。

“再给我讲讲外面的故事吧。”陆海燕转身面对方木,规规矩矩地坐好,“我很想知道。”

所谓“外面的故事”,相对于方木而言只是日常生活,而对陆海燕而言则是难以企及的梦境。方木讲的每一件事,都让陆海燕如醉如痴,哪怕只是地铁、ATM机、超级市场这样的寻常事物。她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似乎依旧停留在十几年前,按她自己的话来说―就像个古代人。

方木的心中却疑窦丛生,陆家村虽然地处偏僻,但也不至于完全与世隔绝。从陆海燕的年龄来看,正是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心的阶段,是什么让她十几年都不肯踏出这个小山村一步呢?

想到这里,方木再次上下打量着陆海燕。她的受教育程度不高.然而依旧对知识有所渴求,这一点从她细心保存初中时的课本就能看得出来;她的面部和手部皮肤都白哲细腻,显然不曾从事过长期的体力劳动;大号的衣柜显示出她对物质生活的追求,而那些磁带和这台笔记本电脑又意味着她并不仅仅满足于现有的富足生活。
 楼主| 发表于 2011-11-7 17:5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题是:既然陆海燕有这样的想法,为什么不肯去见些世面呢?

陆海燕没有注意到方木的目光,依旧沉浸在对那个世界的美好畅想中,嘴里还喃喃自语:“怪不得,他一定要出去看看……”

“哦?谁要出去看看?”

“哦,没什么。”陆海燕回过神来,急忙岔开话题,“方哥,你简直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哪里。”方木没有追问,随手指指鱼缸,“这种鱼我就没见过。”

“呵呵,这叫盲鱼。”也许是发现自己知道方木不了解的东西,陆海燕显得有些得意。

“盲鱼?”

“是啊。”陆海燕把鱼缸捧到方木面前.“你瞧,这种鱼是没有眼睛的。”

“嗬,那这种鱼可够稀有的。”方木也来了兴趣,“你在哪里弄到的?”

“大春送我的。”陆海燕的脸有些微红,“他是在龙尾洞里捞的。老一辈人讲,龙尾洞里有一条地下暗河,那里的鱼因为永远都看不到光,眼睛就慢慢退化了。”

“那……你把它们养在有光的环境里,它们的眼睛会不会恢复功能呢?”

“我不知道。”陆海燕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但是我希望可以。”

两个人一直聊到十点多钟,最后崔寡妇来敲了门,陆海燕才恋恋不舍地送方木回房间。方木关好房门,把两天来的所见所闻写在了记事本上,最后在陆家村三个字旁边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肯定隐藏着某些秘密,而这个秘密,也许就与陆璐,与老邢有关。

可是,破解这个秘密的时间,也许不多了。

方木走到窗前,雪更小了,看上去很快就会停下来。透过越来越稀薄的雪幕,村子里的灯光显得更加耀眼。和方木初到时不同,今晚的陆家村,显得十分热闹。到处都有光亮和男人们大声的谈笑,似乎狂欢在村子里随处可见。如果在晚风中仔细分辨,还会嗅到酒肉的香气和女人身上的脂粉味道。

也许,这注定是一个不寻常的夜晚。
发表于 2011-11-8 12:38:3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1-11-8 21:43: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六章  缄默条约

面前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方木站在一端踌躇不前,那种久违的心悸感觉仿佛又回到了身上。然而,前方似乎有某种声音在召唤着他,他不得不打起精神,强迫自己一步步向前走去。

走廊里弥漫着淡淡的雾,一切都影影绰绰,触手可及又似乎远在天边。两侧的墙壁上遍布砍痕、弹洞和血渍。方木仿佛又回到了百鑫浴宫那个可怖的杀场。他尽力不去看那些紧闭的房门,假装听不到那些门后的细微声音,也不去想那后面可能隐藏的东西。然而那声音越来越大,似乎每扇门后都有几十双手在抓挠着门板,同时发出凄厉的呼救声。

方木再也忍受不住,他奔向最近的一扇门,用力拉拽,然而门却纹丝不动。几乎是同时,所有的抓挠声和呼救声都集中在了这扇门上。随着那恐怖声响的骤然增大,整扇门都剧烈地颤抖起来,方木几乎能分辨出指甲断裂和木屑扑簌而下的声音。他清楚地知道,门背后的人正遭遇着难以想象的苦难,然而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打开那扇门。冷汗渐渐浸湿了方木的衣服,他疯狂地环顾四周,希望能有人相助,或者找到一件称手的破门工具。然而除了那些冰冷的墙壁之外,走廊里一无所有。正在方木几近绝望之时,走廊的尽头忽然出现一道光,而所有的声响也在那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道光柔和、明亮,驱散了一直笼罩在走廊里的迷雾,眼前的一切变得清晰起来。方木不由自主地向那道光走过去,越接近,内心越觉得平静安详,仿佛卸下了承担已久的重负,又好像在长途跋涉后终于找到了理想的归宿。

那道光的尽头,是一扇打开的门。

穿过那扇门,眼前是一间硕大无比的厅堂,从天花板到墙壁,再到地板,都是白色,散发着淡淡的白光。厅堂中央摆放着一张餐桌,十几个人默默地围坐在旁边,低着头一言不发。

方木小心翼翼地走到桌前,赫然发现那些人中,有几张熟悉的面孔。

廖亚凡,裴岚,陆璐。

方木惊讶得无以复加,正要开口询问,身后却传来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你来了?坐下吧。”

方木下意识地回身,眼睛顿时瞪大了。

是米楠。

她的手里端着一个托盘,里面的物体不明,直觉告诉方木那应该是某种食物。

米楠步履轻盈地把食物分发给餐桌边的人,扭头发现方木还愣愣地站着,笑笑说:“坐下啊,还愣着干吗?”

方木仿佛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顺从地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来,很快,一份冒着热气的食物就摆在了他的面前,虽然看不清是什么,但闻上去香气扑鼻。

方木正在犹豫要不要拿起勺子尝尝,就听到门口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他下意识地抬起头,脑子立刻清醒过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8 21:43:48 | 显示全部楼层
门口站着的,是老邢。

他的怀里横抱着手脚尽断的邢娜。

老邢的表情悲戚,步伐踉跄,直勾勾地看着方木,嘴里含混不清地嘟嘴着:“救救……救救……”

方木离席而起,直奔老邢而去,刚迈出几步,猛然发现一个黑影站在老邢身后,在他手里,一支手枪正缓缓指向老邢的后脑……

这身影……

方木已无暇多想,因为他看见那支枪的枪口正如慢镜头一般迸出火光……

“澎!”

方木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仿佛脱水的鱼一般大口呼吸着。那声沉闷的枪响似乎还在耳边萦绕,眼前的火光也仍在兀自跳动着。足有半分钟后,方木才确认自己已经脱离了梦境重返现实,他舔舔几近干裂的嘴唇,费劲地翻身下床,想去厨房拿一杯水。刚走到堂屋,方木突然发现院子里火光隐隐闪动,还伴随着嘈杂的人声。

方木立刻明白了,刚才的声响和火光都不是梦!

他推开堂屋的门,立刻被眼前的火光晃得头晕目眩。足有几秒钟后,他才看清陆天长带着几个村民正在院子里寻找着什么。每个人手里都拿着火把和木棒,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陆天长更是半蹲在地上,像条猎犬似的仔细搜寻着。

崔寡妇和陆海燕站在雪地里,只穿着单衣和拖鞋,似乎没来得及披件衣服就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可是她们好像都感觉不到寒冷,只是哀哀地看着陆天长,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和绝望。

方木刚要走过去,立刻就被两个村民挡在了身前。方木看看他们满脸的敌意,大声朝陆天长问道:“陆村长,出什么事了?”

陆天长没有回答他,继续聚精会神地在地上查看着。片刻,他抬起头招呼院子里的几个村民离开。

“走吧。”陆天长指指不远处的龙尾山,“他的确回来过,估计往那面跑了。”

村民们鱼贯而出,方木赶上去一把抓住陆天长的胳膊,“到底出什么事了?”

陆天长甩掉方木的手,精明客气的表情已经荡然无存,在火把摇曳的光亮中,一脸凶狠决绝。

“没你的事儿!回去睡觉。”他冷冰冰地说道,“明天一早就送你出去。”

说罢,他就转身大步离去。

方木正在疑惑,就听见背后突然爆发出一阵哭声。他下意识地扭头去看,只见崔寡妇和陆海燕已经双双瘫倒在雪地上。他急忙上前扶起她们,好不容易拖拽到房间里,崔寡妇已经不省人事。
 楼主| 发表于 2011-11-8 21:4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陆海燕彻底慌了神,一边哭一边原地乱转。方木把她按坐在椅子上,又把崔寡妇拖到沙发上,掐了几下人中,崔寡妇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又大哭起来。

方木扭头问陆海燕:“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弟弟……”陆海燕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弟弟……他杀人了。”

“什么?”方木皱紧了眉头,“杀人?”

这个词刺激了崔寡妇,她哀号一声,第二次昏厥过去。

又是一阵手忙脚乱,崔寡妇再次苏醒后,已经全身瘫软,只剩下低低吸泣的力气。方木给她拿了一杯水,转身低声问陆海燕:“你详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弟弟……前几天进城了,村长带人四处找他……”由于不断地硬咽,陆海燕的话变得断断续续,“刚才,村长来砸门,说我弟弟……我弟弟杀人了……”

方木听得一头雾水。进城而已,有必要带人去抓么?再说,怎么又出了人命呢?

突然,方木的眼睛瞪大了,似乎有一道闪电在脑中闪过!

他一把抓住陆海燕的胳膊,急切地问道:“你弟弟是不是叫陆海涛?”

“对啊。”陆海燕的眼神先是迷惑,随即就变得疯狂,“你认识我弟弟?你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

方木没有回答她,而是连连责怪自己的愚蠢。陆海燕,陆海涛,自己怎么早没想到呢?

陆海涛杀人的事,一定与陆家村的秘密有关!

方木奔回自己的房间,飞快地穿好衣服,刚迈出门口,就被陆海燕堵了个正着。

“你去哪里?”陆海燕的目光炯炯。

“我去找你弟弟。”方木无心和她纠缠,“你和阿姨在家里等我。”

“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方术直截了当地说道,推开她,疾步走出院子。

刚转到街上,方木就看到村子西南角有一处亮光,隐隐还有人声传来,他想了想,快步跑了过去。

那里有一棵老树,虽然高大,但在这个季节里也早已枝叶尽枯。几个人站在树下,手中的火把照亮了周围的一片雪地,反射出奇异的黄色光芒。在他们脚下,一个横卧的人影若隐若现。方木已经猜到那是什么,可是跑到树下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
 楼主| 发表于 2011-11-9 19: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被陆海涛杀死的,是陆三强。

尸体头东脚西,呈仰卧状,双臂展开,右腿蜷曲,头部左侧血肉模糊,可见颅骨塌陷。尸体四周遍布脚印和烟蒂,现场已遭严重破坏。

方木刚要蹲下身子仔细查验尸体,就有一个村民拽住他的胳膊。“你干吗?”

方木甩开他的手,毫不客气地问道:“谁第一个发现尸体?什么时间发现的?”

那个村民被方木严厉的语气吓住了,犹豫了一下说道:“俺们也不知道,村长叫俺们来看着死人,俺们就来了。”

方木捏捏陆三强的尸体,由于无法查看尸斑,加之温度的影响,现在还不好推断陆三强被害的具体时间,只能从尸体的僵硬程度上做个粗略的判断。

他在心里盘算了一下,皱起了眉头。随后,方木仔细查看了死者头部的伤口,眉头锁得更紧。

他拿过旁边村民手里的火把,在尸体周边数米的范围内来回查看了一会儿,抬头问那个村民:“村长他们往哪个方向去追了?”

那个村民指指龙尾山的方向,“那边。”

方木随手捡起一根树枝,绕着尸体画了一个圈,然后盯着那个村民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在我回来之前,任何人都不能走进这个圈,也不许任何人碰尸体,你听懂没有?”

那个村民已经彻底被方木的气场镇住,连连点头。

方木看看不远处黝黑的龙尾山,咬咬牙,举起火把跑了过去。

连日的暴雪让方木举步维艰,每前进一步都要费很大的力气。本以为很容易就可以穿越山脚下那片密林,可是走到一半,方木就筋疲力尽了。他背靠在一棵树上大口喘息着,一边擦汗,一边留心观察四周的动静。

从尸体的僵硬程度来看,陆三强至少已经死了六个小时以上。但是今晚村里彻夜狂欢,如果陆海涛在那棵树下杀人,尸体应该早就被发现了。

而且,从陆三强头上的创口来看.致其死地的凶器应该是一把锤子之类的东西。陆三强从城里回来之后,一直在外面躲着,不可能也没必要带着锤子在身边。再者,如果陆三强确系钝器击打头部致死,那么尸体附近应该有大量的喷溅型血迹,可是方木在现场并没有发现这些。

因此,村子西南角未必是第一案发现场,即使陆三强真的是被陆海涛所杀,那么尸体也应该是由别处运至此处的。

问题是:谁运的尸体?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忽然,身后的树林里传来一阵“咯吱咯吱”的踏雪声,还伴随着细微却急促的喘息。方木警觉地回过头去,看见不远处正有一个人影蹒姗而来。

“谁在那儿?”方木大喝一声,俯身拾起一根树枝。
 楼主| 发表于 2011-11-9 19:0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方……方哥,是你么?”

是陆海燕。

她走得满头大汗,脸色排红,看到方木的一瞬间,似乎有些高兴。

“总算追上你了。”

“你来干什么?”方木很惊讶,“我不是让你在家里等着么?”

“不。”陆海燕的眼神坚毅,“我得去救我弟弟。”

“救他?”方木眯起眼睛,“你弟弟杀了人。”

“那他也是我弟弟!”陆海燕的声音带了哭腔,“我怕……我怕他们会伤害我弟弟。”

“不会的,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复杂。”方木安慰她,“村长找到他后,会移交给司法机关处理,到时,一切就会水落石出了。不过……”方木想了想,“有件事我想不清楚,你弟弟只不过是出去玩玩而已,村长有必要带人去抓他么?”

陆海燕的身体微微震动了一下,起身说道:“快走吧,一会儿天就要亮了。”


说罢,她就踏着积雪向龙尾山走去,方木不再追问,举起火把跟在她的身后。

艰难跋涉了半个小时后,龙尾山终于在方木二人面前露出了全貌,在铁灰色的天幕下,龙尾山显得巍峨险峻,高不可攀。方木一边擦汗,一边竭力睁大双眼扫视着大山。忽然,他拉拉陆海燕的胳膊。

“你看。”他指指山腰东侧的林地,在那里,一串亮点正在缓缓移动。

陆海燕一下子就急了,转身就往山上跑。

“我弟弟一定在那儿!”

话音未落,她已经消失在前方的山林里。方木来不及多想,快步跟了上去。

山路并不好走,不仅路径隐蔽,而且松软的积雪下到处都是石子。方木紧盯着前方陆海燕若隐若现的身影,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

才走出几十米,就听到陆海燕哎呀一声,方木暗叫不好,一边加快速度,一边尽力让火把照亮更远的地方。

陆海燕站在几米开外的前方,身子怪异地倾斜着,走到她附近,方木却松了口气。

她跑得太快,又看不清路,头发缠绕在路边的树枝上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11-9 19:0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陆海燕急得要命,歪着头,揪着那根树枝连掰带拽,可是除了疼得直吸冷气外,丝毫也脱不了身。

方木急忙把火把插在旁边的一棵树上,试图帮她把头发解下来。四只手纠结在一起,头发反而越缠越紧。陆海燕又急又气,干脆把那根树枝一把折断,不顾头发里还缠着断枝,转身就走,不料,脚下又绊着一块山石,“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这一下似乎抽走了陆海燕全身的力气,挣扎了几次竟爬不起来,情急之下,她放声大哭。

方木急忙去搀扶她,手指刚刚触碰到她的肩膀,她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缠绕过来,死死地抱住了方木。

方木大窘,推了几下竟推不开,只能半蹲在地上任由她抱着。

陆海燕哭得撕心裂肺,边哭边含混不清地说:“我怎么办啊……我弟弟怎么办啊……”

即使穿着厚重的棉衣,方木也能感觉到陆海燕手上超乎寻常的力度,她的绝望与无助,似乎通过这几乎嵌人方木体内的手指传导了过来。在这寂静的山林里.唯一可以寄托希望的,居然是这个仅仅相处几天的陌生人。

不知这是她的幸运,还是不幸?

方木在心底发出一声叹息,双手合拢,轻轻地放在她的肩膀上。

几分钟后,陆海燕的哭声渐轻,彻底恢复平静后,她推开方木,一言不发地清理被断枝缠住的头发。方木也觉得有些尴尬,取回火把后,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默默地看着陆海燕。

在火光的映照下,陆海燕的样子狼狈不堪。不仅披头散发,貂皮大衣被树枝挂破了好几处,脸上的灰尘也被泪水混合成大片的污溃。她大概也意识到自己的窘态,一直低着头,头发整理好之后,就飞快地爬起来,擦擦脸,小声说:“走吧。”

“你认识路么?”方木问道。

陆海燕点点头。方木把火把递到她手上,“你在前面。”想了想,方木又加上一句,“小心看路。”

陆海燕的脸一红,默默地接过火把。

越往山上走,山林越茂密,加之到处是一片苍茫的白,方木很快就失去了方向。好在陆海燕一直在前面带路,渐渐地,终于接近了半山腰。

那串亮点越发分明,几乎能看出火焰的跳动。方木注意到他们仍在缓缓地向上移动,这说明追击者们还没有抓到陆海涛,否则早就下山了。

这让他勇气大增,如果能找到陆海涛,也许就能揭开这里的秘密。

陆海燕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一边死死盯住那些亮点,一边在那些密林中的小路上快速前进。然而让方木感到奇怪的是,那些追击者明明在山的东侧,陆海燕选择的路径却是一直向西。

“等等!”方木气喘吁吁地说,“方向搞错了吧?”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1 07:5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错。”陆海燕头也不回,“这里有条近路。”

说是近路,方木却意识到他们离那些追击者越来越远。陆海燕似乎并不想追赶上他们,而是要前往另一个地点。

方木不由得心生疑惑,正打算问个究竟,就听见自己的衣袋里传来“滴滴”两声。

有短信。方木下意识地去摸手机,刚把手伸进衣袋里,整个人就僵住了。

这地方是没有手机信号的。

谁发来的短信?

方木掏出手机,立刻注意到自己始终没有关闭蓝牙。这是一条来自诺基亚手机的短信,方木急忙选择接收,几秒钟后,一张图片出现在方木的手机屏幕上。

这似乎是一张用手机拍摄的图片,拍摄者的技术很差,图片不仅暗,而且非常模糊,根本看不清拍摄的对象。方木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也不明就里。

忽然,方木的眼前一亮,仿佛有一道闪电在脑海中亮起!

他知道这是谁发来的短信了!

他编辑了一条短信:你在哪里?然后用蓝牙搜索,果真,搜到了一部诺基亚手机。他把短信发送过去,一边留意倾听附近是否有短信提示音。

陆海燕见方木盯着自己的手机.也凑过来看。“怎么了?”

“有人给我发了条短信。”

“用手机?”陆海燕好奇地拿过方木的手机,“这地方没有手机信号啊。”

“嗯。他用蓝牙发过来的。”方木看着陆海燕的眼睛,“据我所知,在这山里带着手机,而且懂得用蓝牙传输文件的,只有一个人。”

“谁?”

“你弟弟,陆海涛。”

陆海燕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愣了几秒钟后,疯狂地在手机上乱按着。

“他跟你说什么了?他在哪里?他安全么?”

方木替她把图片翻找出来,“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

陆海燕看了半天,摇摇头。“不知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群及公众号二维码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7-2 06:4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