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云雾飞舞

《心理罪之暗河》心理罪系列第3部--作者:雷米--[全文完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6-19 15: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卫明慢条斯理地点燃一支烟,起身说道:“走吧,瞧瞧去。”

  边平拍拍方木的肩膀,示意他跟上。

  为了保证测前谈话不受打扰,四楼除了保留必要警力外,已经被彻底封闭。周围静悄悄的,只能听见二人的脚步声。不徐不疾的属于韩卫明,而略显忐忑的,则属于方木。刚转入四楼的走廊,一直低头想心事的方木忽然觉得眼前一暗,他下意识地抬起头,只见原本空旷的走廊里出现了一个人。

  是郑霖。

  韩卫明扫了他一眼,想绕过他继续向前走。郑霖却横跨一步,严严实实地挡在了韩卫明面前。

  韩卫明的脸上迅速闪过一丝讶异的表情,很快,就被嘴边淡淡的微笑取代了。

  “干什么?”他轻声问道,似乎在询问一个淘气的孩童。

  “你就是那个专家?”郑霖冷冷地打量着韩卫明,语调低沉,却有着明显的敌意。

  “老郑!”方木抢前一步挡在韩卫明身前,“你干什么?”

  郑霖看都不看方木一眼,依旧死死地盯着韩卫明,片刻,他缓缓地开口说道:“好好测。”他顿了一下,“如果你乱来,我不会放过你。”

  韩卫明眯起眼睛,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了。

  “什么叫乱来?袒护、包庇,还是置他于死地?”韩卫明的语气冰冷,“你和邢至森是什么关系,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只相信我看到的,以及我认为可信的事实。”

  说罢,他就绕过郑霖,头也不回地大踏步向前走去。方木急忙跟上,经过郑霖身边的时候,冷不防被他一把拉住手腕。方木扭过头去,面前的郑霖表情复杂,似乎又焦虑又憎恶。

  方木不说话,冷冷地看着他。对视几秒后,郑霖的嘴唇翕动了几下,似乎想说什么,然而最终还是没有开口。方木默默地拉开他的手,转身走了。

  拉开会议室的门,韩卫明和邢至森相对而坐,前者正给后者点燃一支烟。方木急忙介绍道:“邢局,这位是……”

  “呵呵,不用介绍了。韩卫明韩老师,以前我们见过。”老邢笑呵呵地看着韩卫明,“韩老师,这次辛苦你了。”

  “谈不上辛苦,工作而已。”韩卫明弹弹烟灰,“最近怎么样,老邢?”

  “挺好。”

  他一点儿也不好。脸上的伤口不见减少,反而增多,有些地方甚至能看出旧伤未愈,又添新痕。韩卫明也注意到了这些,表情渐渐严肃。

  “能测么?”他低声问道。

  “没问题。”老邢哈哈一笑,“这点小事,我扛得住。”

  韩卫明笑笑,把桌上的烟盒推过去。

  “说点正事吧——最近有没有服用药物?”

  “没有。”

  “有没有心脏、呼吸道疾病?还有……”韩卫明忽然换了揶揄的口气,“你没有精神疾病吧?”

  邢至森大笑起来,“没有,都没有——我要是有精神病,就不用麻烦你老兄出马了。”

  测前谈话的任务之一是测试人员和被测人员之间建立专业、客观和信任的气氛,看起来,老邢和韩卫明已经轻易地达成了这一目标。

  “按照惯例,我应当向你展示一下测试原理。”韩卫明依旧笑容满面,“怎么样,用口头的方式还是演示的方式?”

  “你就别费那个工夫了。”老邢手里的烟已经燃到了过滤嘴,仍旧恋恋不舍地吸着,“我也干了这么多年公安了,什么心理生理检测过程的科学性、测试指标的客观性、测试结果不受被测人员的主观控制——这些我都懂。”

  “行。”韩卫明打开笔记本电脑,“那就谈谈案子吧。”
 楼主| 发表于 2011-6-19 15: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测前谈话是整个测谎过程中至关重要的一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测前谈话甚至比正式测试更为重要。被测者在测试中能否出现应有的反应,取决于他在测试前是否处于测试所需要的心理状态,而这种状态正是需要测谎员通过测前谈话来引导和调控的。

  老邢先详细描述了案发当天的情景。韩卫明很少插话,更多的时候都在倾听,偶尔在笔记本上敲几个字。方木知道,韩卫明在老邢谈案情的同时,也在修正自己对本案的观点和测谎中的问题。随即,韩卫明和老邢讨论了测谎的相关问题,重点讲解了准绳问题。方木注意到,韩卫明为测谎准备的相关问题大多集中在是否有被害女性出现,以及枪击胡英博的细节上。对此,老邢的回答与之前录取的口供完全一致。

  把测试问题写入电脑,并让老邢核对之后,测前谈话结束。

  “那就这样吧。”韩卫明站起身来,“咱们明天见?”

  “明天见。”老邢平静地说道。

  走到门口,韩卫明忽然想起了什么,掏出衣袋里的大半包香烟扔给了老邢。“好好睡一觉。明天精神点。”

  邢至森没有答话,举起烟盒致谢。韩卫明笑笑,拉开门走了出去。方木没有急着离开,凑到桌前低声问道:“邢局,还有什么可以帮你做的?”

  邢至森瞄瞄屋顶的监视器,忽然咧嘴一笑:“来个肘子吧,越大越好。”

  回到走廊里,方木追上缓步前行的韩卫明,小心翼翼地问道:“您觉得……现在邢局的状态适合接受测谎么?”

  “他没事的。”韩卫明正在想心事,目视前方,若有所思,“邢至森比你想象得要顽强得多。”

  会议室里,肖望正在和一个中年妇女谈着什么。看方木和韩卫明走进来,两个人都站了起来。方木认出那中年妇女是邢至森的妻子,市医院儿科的杨敏护士长,急忙走过去握住她的手,“嫂子……”

  “小方,我能见见他么?”杨敏消瘦了不少,整个人也苍老了许多,“一面就行。”

  方木有些为难,看看韩卫明和肖望。韩卫明立刻表了态:“我没意见。”肖望拔腿就走,“我去请示一下领导。”

  几分钟后他就回来了,一脸无奈。

  “领导的意思是……不应该让邢局长在测谎前有大的情绪波动。”

  “送点吃的也不行么?”杨敏的情绪有些失控了,“关了这么久了……一点消息也没有……就是杀头,也得吃顿断头饭啊……”话到此处,杨敏自知失言,又悔又气,整个人颤抖起来。

  方木咬着牙,一言不发地拽起杨敏,又拿起杨敏带来的手提袋。“嫂子,我带你去。”

  “方木!”边平和肖望同时站起来。

  “让他去吧。”一直默不作声的韩卫明开口了,“以被测人目前的精神状况来看,家属的探视可以起到情绪稳定作用——就说是我说的。”

  方木感激地看了韩卫明一眼,拉起杨敏向留置室走去。一路上,看到杨敏的人无不回避,只有少数几个年长的警察简单地打声招呼,就匆匆而过。方木想起以往杨敏来局里时,大家围过来攀谈的情形,心中五味杂陈。

  来到留置室门口,向警卫说明来意后,对方一口回绝:“不行。他是重犯,只能吃局里提供的东西。”

  方木忍住气,耐心地解释道:“这是邢局的爱人,总不会下毒吧?”

  “那也不行。”警卫毫不让步,“我必须遵守规定,除非送去化验……”

  “化你妈的验!”郑霖从走廊那头大踏步走过来,脸色铁青,“要不要我吃给你看?”
 楼主| 发表于 2011-6-19 15: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警卫非常尴尬,“郑支队……”

  “开门!”

  “我……”

  “我让你开门!”郑霖咆哮起来,“快点!”

  警卫无奈地四处张望了一下,伸手掏出了钥匙。杨敏只来得及向郑霖笑笑,伸手抿了抿头发,跟着警卫走进了留置室。

  走廊里只剩下方木和郑霖,一时相对无语。片刻之后,郑霖递给方木一支烟,方木犹豫了一下,接过来,默不作声地抽着。

  一根烟抽完,郑霖低声问道:“明天……你在场?”

  方木不想多说,简单地回了句:“对。”

  “有结果了,告诉我一声。”说罢,郑霖就蹍灭烟头,转身走了。

  测试时间:11月3日

  测试地点:C市公安局第三会议室

  案由:故意杀人案

  测试人:主测官韩卫明;助手方木。

  被测人:邢至森,56岁,男,汉民族,大学文化,捕前系C市公安局副局长。

  被测人与案件的关系:犯罪嫌疑人。

  主测官告知被测人:今天为侦查城湾宾馆杀人案,用心理测试仪对你进行有关心理测试。心理测试能客观测出案件的真实情况。如果你陈述的是事实,则测试结果就会对你有利,如果你说谎,则测试结果就会对你不利。进行心理测试完全是自愿的,你有权拒绝接受心理测试或者在测试过程中随时终止心理测试。

  被测人声明:主测官已对测谎过程做过技术性解释,并没有对我采取任何威胁和强迫手段。本人邢至森完全信任测谎程序,明白自己的权利,完全自愿接受这次心理测试,并保证积极配合。本人承认测试结果,并愿以其作为将来的认定依据。

  邢至森和韩卫明先后在文件上签好字后,心理测试正式开始。首先进行的是刺激测试。

  韩卫明递给老邢一张纸,让他从4至8中随意挑选一个数字写在纸上,然后将纸对折,按在自己的手掌下,保证不被别人看到。

  “不用了吧。”老邢笑道,“我绝对相信测试的科学性。”

  “要的。”韩卫明正色道,“我需要检测你说谎时生理反应图谱的模式。”

  老邢摇摇头,随手写下一个数字,然后把纸对折,按在手掌下。韩卫明向方木摆摆手,方木马上拿起呼吸传感器给邢至森戴好,又把血压袖套套在邢至森左臂上,最后,把手指电极夹在他左手无名指指尖上。在那一瞬间,方木突然感到老邢的身体发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抽搐。

  “呵呵,老伙计,这么快就有反应了?”韩卫明扫了一眼图谱仪,“你的皮肤电上升了。”

  “第一次戴这玩意嘛。”老邢的笑容有些勉强,“换作你也会紧张啊。”

  韩卫明笑笑:“好,现在我要问你刚才所写的数字,无论我问到哪个,都要回答‘不’,明白么?”

  邢至森点头称是。然后,韩卫明从4问到8,邢至森都摇头否认。

  韩卫明目不转睛地看着图谱仪,几分钟后,开口问道:“是5,对吧?”

  邢至森没回答,而是展开了手里的纸,一个潦草的“5”赫然在目。

  “你这玩意儿还真灵。”他面朝方木,捅捅那张纸,好像在做一个好玩的游戏。

  “好了。”韩卫明靠坐在椅子上,面带微笑,“我还要提醒你,每个问题你都要如实作答,在任何一个问题上撒谎都会对你不利,明白么?”

  “明白。”邢至森稍稍坐正。

  “嗯,那咱们开始。”

  问:你叫邢至森么?

  答:是的。(略显诧异,但立刻答复)
 楼主| 发表于 2011-6-19 15: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你在案发当天下午去了城湾宾馆对么?

  答:对。

  问:你去了624房间?

  答:对。

  问:你在624房间里遇到一个人,对么?

  答:不,是两个人。(调整坐姿,上身坐直)

  问:是两个男人么?

  答:不,是一男一女。

  问:你是否愿意说实话呢?

  答:我愿意。(点头,表情平淡)

  问:你的职业是警察,对吧?

  答:对。

  问:你进入房间的时候,那个女人就在房间里么?

  答:不是。

  问:她从门口进入房间的么?

  答:不是。

  问:她从卫生间里出来的么?

  答:是的。(点头,立刻答复)

  问:你是否曾对公安机关说过谎?

  答:没说过谎。

  问:你出生于1953年,是么?

  答:是的。

  问:你以前见过那个女人么?

  答:没有。

  问:她穿着什么样的衣服?

  答:她没穿衣服。

  问:她身上有什么特征么?

  答:小腹那里有一个文身。

  问:文身的图案是鸟么?

  答:不是。

  问:文身的图案是鱼么?

  答:不是。(略低头,眼球向左下方转动)

  问:文身的图案是动物么?

  答:不是,是一朵花。(立刻答复)

  问:那朵花是黄色的么?

  答:不是。

  问:那朵花是蓝色的么?

  答:不是。

  问:那朵花是红色的么?

  答:不是。

  问:那朵花是紫色的么?

  答:是的。淡紫色。

  问:你愿意如实回答我的问题么?

  答:愿意。

  问:你是C市人,对么?

  答:是的。

  问:在你进入房间之前,那个男人就已经在房间里了,对么?

  答:是的。

  问:你以前见过那个男人么?

  答:没有。(摇头,表情平淡)

  问:你进入房间的时候,他在床上坐着?

  答:不是。

  问:他在椅子上坐着?

  答:不是。

  问:他是从卫生间里出来的?

  答:是的。

  问:他是一个人出来的?

  答:不是。

  问:他是和另一个人一起出来的?

  答:是的。(点头)

  问:是个男人么?

  答:不是。

  问:是个女人么?

  答:是的。(用力点头,上身前倾)

  问:你清楚说谎可能带来的后果么?

  答:清楚。

  问:你于1973年参加工作?

  答:我想想……嗯,是的。

  问:那个男人和你说话了么?

  答:没有。

  问:他就是你要见的人么?

  答:不是。

  问:他劫持了那个女人,是么?

  答:是的。

  问:他用斧子劫持那个女人?

  答:不是。

  问:他用枪劫持那个女人?

  答:不是。

  问:他用刀劫持那个女人?

  答:是的。

  问:担心我问别的问题么?

  答:不。没什么可担心的,呵呵。(微笑,右手紧握,拇指在食指第二关节处反复磨蹭)

  问:你在案发前是C市公安局副局长,对么?

  答:是的。

  问:你愿意如实回答我的问题么?

  答:愿意。

  问:那个男人在你面前杀死了那个女人?

  答:是的。(点头,立刻答复)

  问:用刀子杀的?

  答:是的。

  问:刺了三刀么?

  答:不是。
 楼主| 发表于 2011-6-19 15: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刺了两刀么?

  答:不是。

  问:刺了一刀么?

  答:是的。

  问:你隐瞒了其他情况么?

  答:没有。

  问:你已经结婚了,对么?

  答:是的。(立刻答复,眉头微皱)

  问:杀人后,男子继续停留在房间里?

  答:没有。

  问:他逃跑了么?

  答:是的。

  问:他向门外的左侧逃跑么?

  答:是的。

  问:他向门外的右侧逃跑么?

  答:不是。

  问:他向楼下逃跑么?

  答:不是。

  问:他向楼上逃跑么?

  答:是的。

  问:你当时知道他的姓名么?

  答:不知道。

  问:你熟悉枪械的使用么?

  答:是的。

  问:你对男子开枪了,是么?

  答:是的。(上身坐直)

  问:你开枪时,男子在逃跑么?

  答:不是。

  问:你开枪时,男子在站立么?

  答:没有。

  问:你开枪时,男子处于躺卧姿势么?

  答:不是。

  问:你开枪时,男子向你扑来么?

  答:是的。(立刻答复)

  问:你是否曾在非必要的时候,使用过枪支?

  答:没有。(答复有迟缓)

  问:你是否对我有所隐瞒?

  答:没有。

  问:你于1973年毕业于中国刑事警察学院?

  答:是的。

  问:你愿意诚实地回答每个问题么?

  答:愿意。

  问:你觉得男子向你扑来时,手里拿着的是棍棒么?

  答:不是。

  问:你觉得男子向你扑来时,手里拿着的是枪支么?

  答:不是。

  问:你觉得男子向你扑来时,手里拿着的是刀具么?

  答:是的。

  问:实际上那是把勺子,对么?

  答:是的。

  问:你开枪前就知道那是勺子,对么?

  答:不是。(摇头,立刻答复)

  问:你开枪后知道那是勺子,对么?

  答:是的。

  问:你以前见过那把勺子么?

  答:没有。

  问:担心我问别的问题么?

  答:不,我知无不言。(右肩扭动,微笑,目光平视韩卫明)

  问:你从警26年了,是么?

  答:我算算……嗯,是的。

  问:你是否触犯过刑法?

  答:没有。

  问:是否有把柄落在别人手里,担心败露?

  答:没有。

  问:你是否清楚,如果你撒谎,会在测谎仪上有所反应?

  答:清楚。

  韩卫明的语速很慢,语气和缓,每隔15秒左右才进入下一个问题。方木始终紧张地看着皮电、呼吸和血压、脉搏图谱。韩卫明只是偶尔扫一眼,把更多的注意力都放在邢至森的脸上。邢至森始终平静地面对韩卫明,而从测试图谱来看,他的生理反应变化并不明显。方木渐渐放松下来,心想老邢没有说谎,通过测试应该不成问题。

  接近中午的时候,韩卫明宣布第一次测试结束。在征得邢至森同意后,下午进行第二次测试。

  邢至森刚刚被带走,方木就迫不及待地问韩卫明:“韩老师,你觉得这次测试怎么样?”此刻的韩卫明却显得有些疲惫,摘下眼镜揉了半天太阳穴,嘴里敷衍着:“一会儿再说,一会儿再说。”戴好眼镜后,他也不急着回答方木的问题,而是拿起测试图谱细细地看着。这时,门被敲响了,边平探进头来,冲韩卫明说道:“韩老师,先吃饭?”

  “吃饭吃饭。”韩卫明立刻扔下手里的图谱,“我都要饿死了。”转过头,看见方木还是一脸期盼的样子,韩卫明笑笑,拍了拍方木的肩膀。“我怎么觉得你比老邢还紧张测试结果啊。”他指指测试图谱,“要不待会儿给你戴上设备,你的反应肯定比老邢大,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11-6-19 15: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午餐安排在食堂的一个小包厢里,几位市局的领导作陪。也许是为了避嫌,大家对测谎的结果都只字未提,只是聊些官场上的套话,吃饱喝足后,就各自离去。走出包厢的时候,方木注意到最近的一张桌子边围坐着郑霖、小海和阿展。桌上的餐盘里是早已冷透的饭菜,看得出他们已经在门口坐了很久了。见他们走出来,郑霖马上向方木投以询问的目光,方木垂下眼睛,面无表情地从他身边走过。

  距离下午测试开始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边平建议去休息室喝茶,韩卫明很爽快地同意了。喝了一会儿茶水,又不着边际地扯了一阵闲话后,边平试探地问道:“上午的测试怎么样?”

  韩卫明笑笑。“挺顺利,但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看看下午的情况再说。”也许是注意到边平略显失望的表情,他又补充道,“不过,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老邢应该没有说谎。”

  边平立刻来了精神,“也就是说,老邢的确是被人陷害?”

  “呵呵,这我就不知道了。”韩卫明捋捋头发,“我只是认为他没有说谎而已。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他用手指指方木,“小方一直死死地盯着测试图谱呢。”

  方木和边平交换了一下眼神,感觉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老邢被证明没有说谎,侦查必将重启,也许离帮他洗清冤屈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下午的测试还是在那间会议室里。老邢的精神状态不错,据说中午好好吃了一顿,还睡了一觉。测试前,他还要了根烟,跟韩卫明开了几句玩笑。

  下午两点,第二次测试正式开始。

  最初,方木还有些紧张,可是很快他就发现韩卫明只是调整了中性问题和相关问题的顺序,准绳问题并没有多大变化。老邢的回答也很从容,测试图谱显示,他并没有明显的生理心理变化。

  测试只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无论是测试者还是被测试者,对测试结果都心知肚明。于是,大家都放松下来。韩卫明示意方木把老邢身上的各种传感器都摘下来。方木应了一声,伸手去摘老邢手指上的皮电传感器,老邢急忙指指呼吸传感器:“先把这玩意给我拿下去吧——太勒得慌了。”

  韩卫明呵呵地笑起来,甩给老邢一根烟。“你这老家伙,减肥吧。”

  胸呼吸传感器很快解了下来,腹呼吸传感器的搭扣却出了点小毛病,方木仔细地解着,老邢一边配合方木的动作,一边和韩卫明聊天。

  “老邢,快退休了吧?”

  “嗯,没几年了。”

  “早点儿退了得了,干了一辈子了,回家享享清福,含饴弄孙,多自在啊。”

  “呵呵,是啊。”

  腹呼吸传感器终于解下来了,方木又摘掉了老邢左臂上的血压套袖。

  “你女儿是叫邢娜吧?结婚了么?”

  “还没有呢。”

  “还在做教师么?”

  “不,出国了。”

  突然,屋角的图谱仪传来了吱吱的绘图声,方木循声望去,皮肤电曲线正呈现大幅度的上升。

  老邢在说谎!

  刹那间,方木的大脑一片空白,手却依然伸向了老邢手指上的电极——摘掉这该死的玩意!

  “别动!”

  是韩卫明。此刻,他和刚才那个温和的老朋友判若两人,脸上的笑容也无影无踪。他盯着老邢看了几秒钟,老刑似乎无所畏惧地回望着他,脸色却一点点变白了。

  韩卫明:你那天去城湾宾馆是应约而去,对么?

  邢至森:是的。

  韩卫明:你事先准备好了枪支,对么?
 楼主| 发表于 2011-6-19 15: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邢至森:我是警察,身上带着枪很正常。

  韩卫明:带着枪,就打算使用它,对么?

  邢至森:不是。(摇头,但之前有瞬间的点头动作,皮肤电反应异常)

  韩卫明:不是为了对那个男子开枪,而是别人,对吧?

  邢至森:这是重新测试么?(微笑,瞳孔急剧放大)

  韩卫明:回答我的问题,老邢。

  邢至森:不是。(移开视线,右手食指在右侧鼻翼轻搔,皮肤电反应异常)

  方木突然明白了,刚才韩卫明在盯着邢至森的几秒钟内,已经在心里迅速编制出一套测试问题。

  韩卫明:被你击中的男子认识娜娜么?

  邢至森:不认识。

  韩卫明:那你要枪击的人认识娜娜,对么?

  邢至森:请不要提起我的女儿,她跟本案无关!(上身前倾,下巴上扬,皮肤电反应异常)

  韩卫明:你要枪击的人是个男人,对么?

  邢至森:我没打算杀任何人!(皮肤电反应异常)

  韩卫明默默地盯着老邢,低声问道:“娜娜出事了?”

  邢至森:没有!(向后靠坐,移开视线,皮肤电反应异常)

  韩卫明:所以你要对他开枪,对么?

  邢至森:不是!(右手握拳,皮肤电反应异常)

  韩卫明:你要枪击的人伤害了娜娜,所以你要报复,对么?

  邢至森:不是!(嘴角紧抿,皮肤电反应异常)

  韩卫明:老邢,你带着枪去,就是打算对某人开枪,对么?

  邢至森:不是!(重新对视,语调升高,皮肤电反应异常)

  韩卫明:现场出现了令你始料未及的情况,你要枪击的人并未出现,对么?

  邢至森:不是,我没打算杀任何人!(坐直,上身前倾,皮肤电反应异常)

  韩卫明:娜娜到底怎么了?

  老邢突然跳起来,五官扭成一团,眼珠也似乎要从眼眶里暴出来,“不要提到我女儿!”

  在那一瞬间,方木几乎认为老邢想当场掐死韩卫明。身后负责保卫的两名警察迅速扑过来,把邢至森死死地按在椅子上。

  韩卫明没有躲闪,眉头紧蹙,半晌,他低声对老邢说:“你要说实话,我们才能帮你。”

  邢至森突然安静下来,似乎刚才的挣扎已经耗尽了他的全部力气。喘了一阵后,他用耳语般的声音说道:“我没什么可说的了。”

  韩卫明看了他几秒钟,叹了口气,抬头对着屋角的监控器说道:“测试结束。”

  方木宛若木雕泥塑般,感觉全身都动弹不得,只能怔怔地看着老邢。他知道,在监控器另一端的人们也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惊得目瞪口呆。然而这一切对方木而言都不重要,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问号:

  你为什么要骗我?

  老邢没有看方木,他甚至没有看任何人,只是低垂着头,整个人似乎小了一圈。良久,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天意,天意。”
 楼主| 发表于 2011-6-21 08: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 佛与地狱

  般若寺地处市中心,原本只是个破败萧条的小寺院,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城市里的善男信女一下子多了起来,作为本市唯一一个佛教场所,般若寺的香火也日益兴盛。寺院里整日烟雾缭绕,吃得红光满面的僧人随处可见。

  不知道为什么,物质生活越来越富足,人们的心灵却越来越没有着落。

  人头攒动的法物流通处,金先生捧着一大捆香烛,骂骂咧咧地挤出人群。“他妈的,怎么这么多人?”

  梁四海眉头一皱,嘴边立刻显露出硬冷的纹路。金先生赶紧闭上嘴,小心翼翼地把香烛递到梁四海手里。
  “一千八百八十八元。”金先生注意到梁四海探询的眼神,又加了一句,“最贵的。”

  梁四海的表情有所缓和,淡淡地说:“最贵,未必最诚心——关键在心。”金先生眨眨眼睛,听得似懂非懂。梁四海笑笑,转身向庭院中央那尊巨大的香炉走去。

  燃香的时候,梁四海周围的香客有一些小小的骚动。毕竟,在般若寺里能有如此排场的香客并不多见。梁四海对此视若无睹,双手合十,默立了一会儿后,抬脚去了大雄宝殿。

  进殿后,梁四海先对佛像旁执钟的僧人合十致意。那昏昏欲睡的僧人显然很熟悉梁四海,一见到他,立马精神起来,还礼后,重重地敲了一下手中的钟。浑厚的钟声在大殿里久久回响,正在参拜的其他香客不由得向这边看来。梁四海依旧目不斜视,缓步走近拜垫,肃立合掌,两足呈外八字形,脚跟相距约二寸,脚尖距离约八寸,目光注视两手中指尖。随后,他的右手先下伸,左手仍做合掌状,徐徐下蹲,右臂向前下伸,右掌向下按在拜垫的中央,左掌仍举着不动,两膝随即跪下。跪下后,左掌随之伸下,按在拜垫中央左方超过右手半掌处。随后,右掌由拜垫中央右方向前移动半掌,与左掌齐,两掌相距约六寸,额头平贴于地面。

  旁边一对参拜的夫妻看得啧啧称奇,妻子更是伸手捅捅马马虎虎磕头的丈夫:“你看看人家,多专业,多有诚心——咱也跟着学学。”

  金先生也目不转睛地看着梁四海。梁四海每次叩拜时,嘴里似乎喃喃地说着什么,金先生稍稍侧过耳朵,竭力想去听清那些词句,却丝毫不得要领。

  如是几次后,梁四海两手握拳翻转,手掌打开,掌心向下贴地,头离拜垫,右手移回拜垫中央,左掌举回胸前,右掌着地将身撑起,直腰起立,双手合掌立直。

  拜完,梁四海才转向早已静候一旁的一位老僧,“静能大师。”

  静能主持躬身还礼,满面笑容地说道:“梁施主,你又来了。”

  “是。”

  “上次你为本寺义捐了三十万元,贫僧还没来得及向你道一声谢呢。”

  “大师别客气。”梁四海急忙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

  “你一心向佛,佛祖一定会保佑你的。”

  梁四海连称“阿弥陀佛”,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转身离去时,金先生却在他脸上看到了进寺以来第一次露出的舒心的笑容。

  市公安局会议室里气氛凝重,下午出现的突发情况让本来就扑朔迷离的案情更加复杂。韩卫明做出了两份完全相反的测试结论。一份为真阴性(与案件无关的人通过测试),另一份为真阳性(与案件有牵连的人没有通过测试)。在他看来,邢至森关于在城湾宾馆的供述没有说谎,而他去城湾宾馆的真正目的却显然不是与某人见面那样简单。虽然韩卫明对此没有做出明确的说明,但是看过测试图谱以及相关问题的人都明白,老邢去城湾宾馆的目的就是杀人,只不过他杀错了人而已。

  除了陈述时语调低沉的韩卫明,似乎每个人都在沉思,就连市局领导也无心评述。听完韩卫明的汇报,领导掐灭烟头,想了想,说了句鉴于案情重大,研究再做决定,就宣布散会。大家纷纷起身离座,转眼间,偌大的会议室里就只剩下韩卫明、边平和方木三人。边平看看始终盯着面前的桌子出神的方木,叹了口气,低声对韩卫明说:“走吧,韩老师,先找个地方吃饭。”

  “算了,没胃口。”韩卫明的脸色也很难看,“任务完成了,我想早点回去。”
 楼主| 发表于 2011-6-21 08: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把韩卫明送回宾馆后,方木把车停在路边,和边平默默地抽着烟,彼此一言不发。良久,边平把烟头扔出车窗,长出了一口气。

  “我回去了。”

  “我送你吧。”方木发动汽车。

  “不用了。我脑子很乱,想一个人静静。”边平跳下车,“明天见吧。”

  方木无心坚持,低着头坐了一会儿之后,忽然很想喝酒。不远处,有一家小火锅店的霓虹招牌在不停闪亮。方木踩下油门,径直开了过去。

  四瓶啤酒转眼间就被消灭得干干净净,桌上的菜却丝毫未动。方木很快就喝醉了,眯缝着眼睛盯着滚开的火锅,感觉自己的大脑也像那锅里的肉片和青菜一样,被搅和在一起,翻转沸腾。

  老邢欺骗了自己,这是方木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这些日子付出的辛苦倒是次要的,来自最信赖的人的欺骗,却让方木难以接受。他越发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之前的追查是有价值的么?谁是无辜者?丁树成去卧底的目的究竟是查案还是老邢的帮凶?

  “这么浪费啊?”

  面前的雾气中突然出现一个模糊的身影,方木费力地抬起头来,分辨了半天才认出那是韩卫明。

  韩卫明径自在对面坐下,扫视了一下桌子上的菜和空空的酒瓶,笑笑说:“没少喝啊,小方。”说完,不待他回话,就扬手叫服务员过来。“再来四瓶啤酒,两盘上脑。”

  酒菜上齐,韩卫明吃喝起来,看也不看方木一眼。方木盯着他,心情复杂。毋庸置疑,这是个敬业的好警察。但也正是他,揭穿了老邢的真实意图,也让方木感受到被欺骗的痛楚。

  也许是感觉到了方木的目光,韩卫明头也不抬地说道:“吃点东西吧,再讨厌我,也得吃饭。”

  方木一怔,本能地拿起筷子在锅里夹了几块羊肉,放在盘子里,想了想,开口说道:“不,我不讨厌你。”

  “呵呵。”韩卫明抬头扫了方木一眼,“你我都是研究人的,就别瞒着了——都在你脸上写着呢。”

  方木无语,几秒钟后突然把杯子重重一顿,大吼一声:“为什么不肯放过老邢!”

  几位被惊动的食客扭过头来,诧异地看着面红耳赤的方木和表情始终淡定的韩卫明,很快,又回头各自推杯换盏。

  韩卫明看看方木手中裂开的杯子,皱皱眉头,转身示意服务员再拿个杯子。

  这一声吼似乎消耗了方木全部的力气,他垂下头,感觉浑身酸软。直到战战兢兢的服务员把杯子从他手里抽走,他才感觉到手心传来的痛感。

  掌心处已经被碎裂的玻璃杯划破了,伤口不深,但血珠很快渗了出来。

  面前突然出现一张洁白的面巾纸,韩卫明没说话,只是示意他把手包好。

  方木顺从地把纸攥在手心,再抬头看时,韩卫明已经放下了筷子,掏出一根烟慢慢地吸着。

  “不是我不放过他,而是他自己不放过自己。”韩卫明缓缓地说,“身为警察,他做了最不该做的事情。”

  “老邢不会无缘无故去杀人……”

  “无论什么缘由都不能杀人!”韩卫明提高了声音,“什么罪行都可以原谅,唯有杀人,绝不能原谅!”

  一字一顿地说完这段话后,韩卫明紧紧地盯着方木,眉头深锁,似乎要把自己的目光刻在方木的脸上。与他对视了半分钟后,方木败下阵来。

  “老邢是被人陷害的……”他嗫嚅道。

  “这很显然。”韩卫明又点燃一根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关于这件事你比我们谁知道得都多——不,我没有打探的意思。”他看到方木骤然警惕的表情,“如果老邢信任你,而你又真的值得他信任的话,就把这件事查清楚吧。如果能找出幕后指使者,老邢身上的大部分罪责就会被洗清。然后……”
 楼主| 发表于 2011-7-28 19: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怎样?”
  “然后老邢仍然要承担他应该付出的代价。”韩卫明低声说:“这是你我都清楚的事实,但是无论如何,我认为不应该让他蒙冤——祝你好运。”
  方木沉默了几分钟,起身便走,留下韩卫明在身后不满地嘟囔着:
  “这小子,还没结账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1-28 17:2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