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云雾飞舞

《心理罪之暗河》心理罪系列第3部--作者:雷米--[全文完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0 18: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章  百鑫浴宫

    某电视连续剧拍摄现场。

    一身时髦打扮的裴岚拖着一只拉杆箱,边走边擦拭着眼角,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从后面追上来,一把抓住裴岚的胳膊,激动地说着什么。裴岚摇头、哭泣,最后把头埋在男子的胸前,双手环绕住他的腰。。。。。

    “停!这一条过!”一个导演模样的家伙从监视器前站起身来,从脸上的表情来看,似乎并不满意。

    “准备下一场。”导演转向裴岚,“裴岚,情绪再饱满点,OK?”

    “嗯。”裴岚懒懒地应道。化妆师急忙上去给她补妆,裴岚的视线却被片场外缓缓驶来的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吸引住了,脸上也有了一丝亮色。

    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两个人,女人手里还拎着一个大号的保温壶。男人是梁泽昊,他一边熟稔地和剧组工作人员打招呼,一边指示保姆把保温壶送到裴岚的化妆车里。走到裴岚面前,梁泽昊笑嘻嘻地问道:“宝贝,今天好么?”

    不等裴岚回答,旁边的一个女演员插了一句:“梁哥,又来送汤了?对裴姐真好呀。”

    “是啊。”梁泽昊上下打量着她,最后把目光停留在对方高耸的胸部上,“紫嫣最近又漂亮了啊。”

    女演员咯咯地笑起来,故做媚态地瞟了梁泽昊一眼。裴岚面露愠色,把脸扭向另一边。

    女演员不无得意地撇撇嘴,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不妨碍你们聊天了”,就扭着腰肢款款离去,走出几步,不忘又意味深长地回头抛了个媚眼。

    梁泽昊一直色迷迷地看着女演员的臀部,直到忍无可忍的裴岚干咳了一声,才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

    见裴岚的脸色很难看,梁泽昊低声说了几句好话。哄了一会儿,看裴岚的脸上丝毫没有放晴的迹象,梁泽昊也没了耐心,说了句“记得过来喝汤”,就一头钻进化妆车里。

    裴岚不用猜就知道梁泽昊干什么了,想到他又和那些急于攀上高枝的女演员们打情骂俏,心中越发妒恨。草草打发走化妆师,感到胸闷气短的裴岚站起身来,想出去走走,刚迈出几步,就听到周围一片尖叫和按动快门的咔嚓声。

    是围在片场外的影迷。裴岚的脸上迅速更换为自信、欢快的笑容,步履轻盈地走过去。

    此刻,也许只有这些狂热的人才能慰籍自己的心灵,裴岚耐心地接过一个个本子,龙飞凤舞地签上自己的名字。忽然,她想起曾在另一个简陋无比的本子上签下的名字,还有那个有着锐利却温暖的眼神的警察。

    那一瞬间,她的心也跟着暖了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0 18: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还没到放学的时间,第六小学门口却已经挤满了等候的学生家长,各式各样的汽车、电动车、自行车满满当当地排列在马路两侧。路过的行人们无不侧目,了解原委后,却都报以宽容的一笑。

    儿童频频失踪的事情已经传到了C市,谁也不想让厄运降临到自家宝贝的头上。

    街边的一家快餐店里,方木一边盯着人头攒动的第六小学门前,一边小口啜着已经冰冷的杯装豆浆。收银的女孩子不是好奇地看看这个奇怪的客人,他已经在这里坐了一个多小时,除了吸烟,就是喝那杯似乎永远也喝不完的豆浆。天气已经很冷了,快餐店的窗户上蒙着一层水汽,他不时用手擦出一块儿干净的玻璃,似乎是在外面寻找着什么人。女孩子低头看看手里叠得整整齐齐的毛票,心想一定有人欠他钱。

    时针慢慢走向下午五点,女孩子有点急了,再过一会儿,第六小学就该放学了,有不少家长都会带着孩子来这里吃点东西,这家伙在这里占着座位,要影响生意的。她正在犹豫着该怎么让他离开的时候,客人忽然起身,一路小跑冲出了门外。

    方木在等候的家长中挤来挤去,瞄准一个穿灰色风衣的男子,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

    老鬼回过头来,看到是方木,脸上立刻露出一副刚撞了墙似得表情。不等方木开口,他就连连小声告饶:“别在这儿,别在这儿——我儿子就快放学了。”

    女孩子刚刚收走那讨厌的客人留下的豆浆,就看见他又拽着一个满脸苦相的男子走了进来。女孩子本能地问了—句“先生来点什么”,却被他毫不客气地一句“等会儿再说”草草打发掉。女孩子撅撅嘴,一脸不高兴地回到收银台前。  i

    方木把老鬼按坐在椅子上,直截了当地问道:  “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没听到啊。”老鬼目光游移,  “我每天也挺忙的……”

    “我你打听的事情,有消息么?”   
   
    “没有。”这个问题老鬼回答得倒干脆利落,说罢就欲起身,“对不起啊——我得接孩子去了。”

    方木不由分说,又把他按在座位上。老鬼有些急了,看到方木冰冷的眼神,又软了下来。   

    “你放我走吧,老大”老鬼冲方木连连作揖,  “我那前妻的脾气你也知道,一个月啊.我只有今天能看看孩子……”   

    “好啊。”方术慢条斯理地点燃一根烟,  “那就跟我说实话。”   

    老鬼小声骂了一句,看看手表,又换上了一副无赖的嘴脸,  “你先给我买杯水——我要喝珍珠奶茶。”

    “行。”方木站起身来,一只手指着老鬼的鼻子,  “你要是敢跑……”

    “哎呀,我不敢啊。”老鬼不耐烦地挥挥手,眼睛始终盯着校门口,“你就快点吧。”   

    付钱的时候,收银的女孩冲他翻了个很大的白眼,方木有些莫名其妙。当他看到女孩把所谓的“珍珠”倒进塑料杯子时,心中不由得一动。奶茶冲好后,方木向女孩要了一根最粗的吸管,回到了座位上。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1 19: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鬼好像真的渴坏了,也不顾烫嘴,连喝了几大口,边嚼着“珍珠”边嘀咕:“你别说,这玩意儿还真好喝。”

    “说吧,你都打听到什么了?”

    “那个姓丁的没下落,最近谁也没看到过他。估计是跑了。”老鬼压低声音,“至于老邢的事儿,道上的人都知道他被摆了一道,听说跟老邢正在查的案子有关。”

    “什么案子?”

    “具体的不知道,据说跟丢小孩的事有关系。

    方木想了一下,又问道:“庄家是谁?”

    “具体的不清楚,只知道是本地的。”老鬼看看四周,低声说道,“方警官,你这人不错,我好心提醒你一句。。。”

    “嗯?”

    “那伙人不好惹,据说根子很深。老邢那样的人物都能被扳倒,更何况你了。”老鬼颇有些苦口婆心的味道,“我看你就别趟这趟浑水了,别把自己也撂进去。”

    “哦?”方木挑起眉毛,“这么说,你还是知道些内情啊。”

    “没有没有。”老鬼慌忙移开目光,“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跟我说实话。”方木眯起眼睛,慢慢地说道,“你应该清楚你骗不了我。”

    老鬼干笑几声,表情却更加紧张。为了掩饰,他端起奶茶大口吸着,忽然,他被一口奶茶呛住了,紧接着就两眼圆睁,用手在喉咙上抓挠起来。

    方木扫了一眼堵在吸管里的“珍珠”,一动不动地看着老鬼在面前挣扎。

    老鬼的脸已经憋成了紫色,眼珠几乎要爆出眼眶。他站起身来,不顾一切地用手指在嘴里胡乱抠着,下巴和胸前全是黏糊糊的口水,可是那粒要命的“珍珠”依旧卡在气管里。收银的女孩子想过来帮忙,却被方木做出的严厉手势吓得站在原地不敢动弹。老鬼狂怒地瞪着方木,想跑出去找人。刚站起来,方术就一脚把桌子踹过去,正顶在老鬼的胸口。刚站起来,方木就一脚把桌子瑞过去,正顶在老鬼的胸口。方木死死地瑞住桌子,老鬼被顶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又说不出话,连连对方木合十作揖。方木从衣袋里掏出记事本和笔,扔在他面前。老鬼飞快地抓住笔,在记事本上草草写了几个字后,抬头冲方木疯狂地比划着自己的喉咙。

    方木松开脚,绕到老鬼身后,双手环绕他的腰,然后左手握拳,拇指顶住老鬼的胸廓和上腹,用右手抓住左拳,快速向上压迫老鬼的腹部,如是几次后,老鬼终于剧烈地咳嗽起来,一颗“珍珠”也被他吐到桌面上,弹跳了几下后,滚到墙角处。

    等到他的咳嗽声稍微减缓些,方木拿起那杯奶茶示意他漱漱口,老鬼连连摆手,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不敢了,不敢了。”方木笑笑,让看傻了的女孩子端一杯清水上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1 19: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鬼喝了几口水,脸色也恢复了一些。方木递过去一根烟,问道:“没事吧?"

    “没事。”老鬼仍然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妈的,差点把我憋死。”

    方木拍拍他的肩膀,翻开记事本,指着歪歪扭扭的“百鑫”两个字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没意思。”老鬼闭上眼睛,向后一靠,“瞎写的。”

    方木没有做声,而是一直盯着老鬼的脸。

    “你盯着我也没用。”老鬼把脸转向另一侧,“我可不想死得太早。”
     这时,一大群小学生涌进了快餐店,叽叽喳喳地买鸡翅、酸奶、冰淇淋,其中一个小学生无意中向这边扫了一眼,迟疑地叫了一声:“爸爸?”

    老鬼的身子一震,立刻睁开眼睛,满脸堆笑:“洋洋!”

    洋洋满脸狐疑地走过来,很不友善地盯着方木。老鬼眉开眼笑地蹲下,一把抱住儿子。

    “想吃什么?爸爸请客!”忽然,老鬼脸色一变,“就是不许喝珍珠奶茶。”

    洋洋挣脱了老鬼的怀抱,又看了看方木,皱起眉头,“他是警察吧。你又犯什么事了?”

   “没有啊。爸爸一直在……你知道的……”老鬼急得语无伦次,“爸爸跟你发过誓的……”

    “你爸爸没做坏事。”方木开口了,他也蹲下身子,拍拍洋洋的头。“他在帮警察执行一项秘密任务。”

    “什么任务?'’洋洋还是半信半疑。

    “我不能告诉你,因为这是秘密任务。”

    “行,其实我爸挺能干的。”孩子还显得挺大度,“那我要不要装作不认识你们?”

    “那倒不用。”方木笑笑,“你去买吃的吧,叔叔请客。”

    洋洋兴冲冲地跑了。老鬼松了口气,操眉搭眼地说了句“谢了”。方木没回话,伸手从钱包里掏出五张百元大钞递给他。“线人费。”

    老鬼没客气,大大咧咧地揣进兜里,转身要走,方木又叫住他,“等等。”

    老鬼摆出一脸苦相,“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方……”

     “拿着。”

     老鬼愣住了,递到眼前的是两百元钱: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2 22:2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冷了,给你儿子买双鞋。”方木向不远处的洋洋努努嘴,“你看看,都露脚指头了。”
   
    老鬼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表情却更复杂,似乎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走吧。”方木移开目光,挥挥手,“你儿子等你呢。”

     老鬼又站了几秒钟,然后顺顺嘴,把钱紧紧地捏在手里,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低声说道:“方警官?”

    “嗯?”

    “前段日子,有人看见姓丁的去了百鑫浴宫,之后就再没见他出来过。”

    方木猛地扭过头来,盯着老鬼看了几秒钟,悄悄地松了一口气,“谢了。”

    老鬼耸耸肩膀,似乎挺难为情地嘟嚷了一句“你自己多保重”,就拉着儿子走出了快餐店。

    百鑫浴宫位于二环外,地处城乡结合部,法定代表人叫李守庆,男,47岁。从税务机关调取的资料来看,百鑫浴宫每个月都按时申报纳税,而且缴税额都不小,似乎经营得红红火火。可是方木第一次来到百鑫浴宫的时候,却吃了一惊。

    所谓百鑫浴宫,只是一个二层小楼.从外表看,似乎曾装修得富丽堂皇.但是由于长期缺乏修葺,那些浮雕精饰已经变得斑驳破旧。方木绕着百鑫浴宫走了一圈,发现所有的窗户都被厚实的窗帘遮挡着,里面的情况无从得知。正门处贴着一张已经发黄、变脆的白纸,上面写着“停业装修”。

    方木想了想,转身去了马路对面。那里有一个修自行车的摊位。方木给修车的老人点了一根烟,攀谈了儿句后,就问他百鑫浴宫的情况。老人说.他在这里修车已经有几个年头了,百鑫浴宫开始建设的时候,他就在场,可奇怪的是,外墙装修好之后,施工人员就撤离了,此后再没有人来过这里,也就是说,这家浴宫从来没有开张营业过。

    方木心里有了数,回局里后,他查了一下李守庆的资料,果不出所料。

    李守庆确有其人,身份证号码也对得上,但他是河北省固安县的普通农民,一生都未曾踏出固安县半步。

    很显然,在法律上正常营业且照章纳税的百鑫浴宫只是一个空壳,其存在的价值肯定是违法的,最大的可能是洗钱,还有……

    方木不愿再想下去了,因为丁树成很可能就在百鑫浴宫里。

   
    夜晚之所以是夜晚,是因为没有阳光普照大地。然而光还是有的,只不过是从各式各样的灯具中倾泻而出。有的温馨幽暗,比如床头的小小光亮;有的狂暴躁动,充满戾气,比如夜色中的各种霓虹招牌。它们好似这深夜里的城市,蠢蠢欲动,只顾瞬间的绽放,全然不想明天的太阳何时升起。

    这样的夜里,总有些人睡不着,有些人不想睡。

    他躺在看守所冰冷的床板上,仰望小小的气窗透进的微微月光。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2 22:3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她悄悄离开身边鼾声如雷的男人,在黑暗的客厅里点燃一支烟,思念那个只相处了几个小时的警察。

    他坐在吉普车的驾驶室里,疲惫地盯着不远处的二层小楼。

    而她们,紧紧地簇拥在一起相互取暖,在已沉默地耸立了千年的石林中,倾听潺潺流水。

    每个人都是孤魂野鬼,游荡在葬送一切的时间里。

    景旭也没有睡。他想睡,又不甘心去睡。每一秒都是新生,每一秒都是末日。他厌倦身边每一个女人的大腿和乳房,又不停地抚摸,似乎下一刻就会永远失去,实际上却从未真正占有。

    在面对最终的宿命之前,他要及时行乐。

    金永裕推开包房的门,面前的YIN靡景象让他微微整眉,又觉得好笑。四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围坐在景旭身边,而包房里唯一一个衣着完整的人也正是他。见有人进来,已经被酒精和K粉彻底麻醉的景旭显得有些迟钝,看清来者后,他只是微微点头,并没有起身。

    金永裕挥挥手,女人们识趣地各自寻找自己的衣物,草草穿好后,依次离开了包房。

    金永裕坐在景旭身边,看看他面无表情的脸,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把目光投向包房里不停闪烁的液晶电视上。白种女人在黑人男子身下歇斯底里地叫喊着,虽然刺激,但也很快就让人索然无味。

    “爽么?”金永裕点燃一根烟。

    景旭依旧呆呆地看着屏幕,隔了好久才微微地点了点头。

    “那就好好玩。”金永裕从西装内兜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放在酒桌上,“老板给你的。”

    景旭的眼珠缓缓地转向那个信封,停留了几秒钟后,又扭过头去,几乎难以觉察地点了点头。

    金永裕笑笑,按熄了烟头,站起身来说道:“开心点。老板还是赏罚分明的。”说完,他就拉开包房的门走了出去。

    这时,一直只用点头表达意愿的景旭突然开口了。

    “我要女人。”他一字一顿,清晰地说道,“再换四个。”

    金永裕站在门口愣住了,随即就简短地回答道:“好。”

    然后,他关上包房的门,转身对门口的服务生说:“再给他找四个小姐,不要刚才那四个。”

    “啊?”服务生面露难色,“金哥,小姐们说景哥玩得太狠了………都抠出血了……”

    金永裕没说话,抿起嘴看着服务生。后者在金永裕的目光下慌张起来,最后倒退几步,垂下眼睛说道:“我现在就去安排。”说罢,就沿着走廊一路小跑而去。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3 09:4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金永裕哼了一声,刚要走,衣袋里的手机就振动起来。他按下通话键,只听了几句,脸色就变了。挂断电话后,他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老板,”刚一接通,他就急不可待地说道,“‘笼子’那边有情况!”

    时间已经过了午夜两点,这条本来就人迹罕至的路显得更加幽静。方木捏扁空烟盒,拎起背包,起身下了吉普车。

    百鑫浴宫周围已经长起了密密麻麻的荒草,脚踩上去,刷拉刷拉的声音在午夜里显得更加清晰。偶尔响起清脆的碎裂声,估计是踩到了废旧的玻璃碴。每到这时,方木就会驻足四顾,仔细倾听周围的声音。然而周围一片寂静,除了远处隐隐的犬吠之外,再听不到半点声息。

    方木缓步来到一面窗户前,伸手从背包里掏出破窗器。他把吸盘固定在玻璃上后,用玻璃刀割出一个直径约半米的圆形,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玻璃取下。刚拨开那厚重的窗帘,方木的手就停了下来。

    穿过那布满灰尘的绒布,方木摸到了冰冷的铁条。不出所料,窗子里还有护栏。

    方木把破窗器卸下来装好,起身绕到楼后。那里有一座一米多高的室外平台,平台南侧是一扇铁门,估计是后厨的位置。

    方木拧亮手电,只见一根粗粗的铁条横贯在铁门中间,一把大铁锁加于其上。方木掂掂铁锁,感觉满手的锈蚀与冰冷。方木从背包里取出撬棍.插进两条锁臂里,用力扭了两下,铁锁应声而开。

    方木立刻蹲在原地,确认四周无人后,才轻轻地拉开铁门,走了进去。

    进入室内,方木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十平方米左右的水泥房间里。没有窗户,四处散落着一些食品包装袋、鸡蛋壳和酒瓶。从地上摆放的煤气炉灶来看,这里的确曾是个厨房,但显然不是为了浴宫的经营所用的。


    房间对面是一扇木门。方木走过去,试探着拉了一下,木门吱吱呀呀地打开了。一阵寒气扑面而来,前方似乎是更大的一片空间。

    方木边走边用手电四处照射,脚下是一段四阶楼梯,下面则是一个二百平方米左右的大厅,从地面中间的两个方形大坑来看,这里应该是浴池。方木一边走,一边留心脚下的水泥块和木条。室内仍然是一副刚刚竣工的样子,甚至都没有清理一下。

    走到大坑边,方木随手向坑里照射了一下。所谓的“浴池”,里面甚至连瓷砖都没有贴,只是用水泥草草地抹平了事。借助手电筒的光芒,方木看见浴池底部胡乱堆放着一些草垫和被子似的东西,他的心里一动,抬脚跳了下去。

    刚一落地,方木就感觉自己踩到了一堆软绵绵的东西,仔细一看,是卷在一起的,脏得分不出本色的被子。方木蹲下身子细细翻看,又拽出草垫中的几根草,用手指捻了捻。

    略有潮湿,但并未腐烂。

    方木站起身来,皱了皱眉头。这里显然曾经有人住过,但肯定不是当时建设房屋的工人,否则在这么潮湿的环境下,几年时光过去,那些草垫早就腐烂了。方木看看废墟般的大厅,无论是谁住在这里,境遇肯定都凄惨无比。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3 09:4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方木从坑边随手拽过一根木条,翻动着那些破烂的棉絮。因为潮湿,草垫和被子都沉甸甸的,即使在如此的低温下,仍能闻到一阵阵刺鼻的味道,几分钟后,方木挑起一块破烂不堪的布片,在手电光下,破布上仍有些桃红色依稀可辨。这应该是一件衬衫,从尺寸上来看,它的主人似乎身形娇小。

    方木扔下木条,咬了咬牙。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里曾经住过的就是那些被拐卖的女孩。

    浴池北侧是一段未封闭的楼梯,方木跳出大坑,沿着楼梯上了二楼。二楼的情形和一楼差不多,遍地是建筑垃圾。中厅的位置是一大片空地,貌似休息大厅。四周则是一圈小房间,估计是做包房所用。方木逐一查看过去,除了一个简易的卫生间之外,其他的房间都大同小异。转入东侧走廊时,眼前的情景却大不一样。

    相对于其他地方,这里要乱得多。破碎的桌椅、酒瓶随处可见。一段钢架从开裂的天花板上垂下来,泛着幽幽的寒光。手电光从墙面扫过,只见上面布满了痕迹。方木凑过去,能看出有些是砍刀、铁棍之类砍砸出的痕迹:而其中一个圆洞,显然是弹孔。在一面墙上,方木发现了一片干涸的褐色液体,看上去仍有黏稠的质感。从高度分析,应该是头面部遭重创后,血液喷溅上去形成的。

    方木在四周扫视了一圈,又发现了不少血迹。他的手有些抖。很显然,这里曾发生过一场惨烈的恶斗。而喷洒出如此多血液的,无论是一人还是数人,必有伤亡。

    至于伤亡者可能会是谁,方木不愿去想,他强迫自己迈开脚步,继续查看下一个房间。

    刚刚把手电光投射到房间里,方木的眼前却突然一暗,一个人影出现在面前,双手平端,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自己!

    中埋伏了!

    方木立刻关掉手电筒,转身避开门口,后背死死地贴在墙壁上,同时在背包里疯狂地翻找着。当他把撬棍握在手里的时候,才意识到手心里已经攥满了冷汗。

    他同时也发现,对方并没有开枪,甚至都没有移动。

    冷汗顺着汗湿的鼻梁滑下来,方木用手扶扶眼镜,拼命让自己骤然急促的呼吸平复下来,同时竭力倾听对方的动静。然而对方似乎很有耐心,始终默默地站在房间里。

    方木忍不住了,大喝一声:“谁在里面?放下武器出来,我是警察!”

    他的声音在空旷的走廊里被无限放大,在墙壁间弹来弹去,最后渐渐微弱,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十分钟,或者更久。

    对方始终没有回应。

    方木渐渐感觉蹊跷,如果对方设伏,应该不止一人,耽搁了这么久,同伙应该早就过来了,而且对方刚才明明有机会开枪,为什么却不动手呢?

    方木心一横,蹲下身子,悄悄地挪到门口,转身,猛地按亮手电筒向斜上方照去。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3 09:4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在看这书么?
发表于 2011-10-23 11: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1-28 16:2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