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云雾飞舞

《死亡循环2 门岭怪谈》天下霸唱最新作品(全文完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8 08: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臭鱼倒是不怕,他坐在我对面,当即捧起油灯,起身往我这走了两步,阿豪和那藤明月姐俩也好奇地将目光移向我身后。
    我没有回身,仍坐在那不动,心说:“瞧你们这一个个紧张兮兮的样子,还不是被我两句话就给吓住了……”
    可阿豪臭鱼等人举着油灯照向我身后,都是目光发直,张着嘴瞪着眼,似乎看到了难以置信的情形,我心里也有些毛了,奇道:“你们怎么了?瞧见自己后脑勺了?”
    我感到这不像是玩笑,是不是我身后真有东西?再也绷不住了,转过头向后看去,就见油灯昏暗恍惚,依稀有张毛茸茸的怪脸,油灯却照不出它的影子,如鬼似魅,我们离得虽近,也仅能辨出轮廓而已。
  
  
  第一卷 古屋亡魂 亡魂讲的第六个故事:不明
  我和其余四人一样,吃这一惊,非同小可,三魂七魄都出了窍了,别看刚才个个能说会道,此时心胆俱裂,嘴像被胶水粘牢,呆在当场不知所措。
    黑暗中不知是谁先反应过来,我觉得被人拽了一把,一下子回过神来,叫声:“我的个亲娘祖宗,吓死爷爷了!”同时跟着阿豪等人,反身逃向屋门。
    屋内本就没有什么光亮,外面更是黑灯瞎火,我只顾着逃命,仓惶之际没看到屋门的位置,竟迎头撞到了墙上,砰的一声闷响,眼前金星乱飞,由于撞得太急太狠,也觉不出疼了,但眼前什么都看不见,臭鱼等人可能根本没发现我掉队,早已开上车逃得远了。
    我脑中一阵阵发蒙,身心如被黑暗的潮水淹没,蓦地想起前事,我记得我和阿豪臭鱼,在雨夜的高速公路迷失了方向,被迫到路边一个药铺避雨,又遇到藤明月陆雅楠二人,五个人轮流讲起了怪谈鬼事,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停止了,原来这深山里有一个从唐代隐居至今的村子,村子里的大坟中,埋着一只吞吃时间的虫子,这只虫子被称为“门”,为了寻找离开村子的道路,我们五个人一个接一个地死亡,最后时间重新回到了开始,我们如同落入无间地狱,一遍接一遍,周而复始地重复着死亡的过程。
    这时我好像听到一个苍老微弱的声音,在附近低声说着什么,我记得以前的经历,这药铺里应该有一老一少,一人一鬼,老的是药铺掌柜陈老头,还有个小孩是他孙子的亡灵。
    我依然睁不开眼,忍着疼勉强出声问道:“是陈老头吗?你脸上怎么长了那么多毛?”
 楼主| 发表于 2011-11-8 08: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苍老的声音,有几分阴森地回应道:“小子认错人了,老道无名无姓,道号黑胡同。”
    我闻言如堕五里雾中,哪个黑胡同?莫非是盗取门岭古书的狐狸?对了,这古屋虽然也陈列着许多药柜,却与我记忆中那间药铺完全不同,为什么会这样?如果时间退回了过去,我也不该记得以前发生过什么,难道那段恐怖的经历,只是我做过的一场噩梦?怎会有这么漫长这么真实的噩梦?
    我不是喜欢动脑子的人,何况脑袋被撞蒙了,稍一思索就疼得难忍,干脆不再胡思乱想,只是不知这老狐狸意欲何为,试探着问道:“前辈,刚听说过您的事迹,想不到有缘当面拜会,真可谓是三生有幸,敢问前辈因何到此,又为何不早些现身相见?”
    黑狐亡魂叹道:“此等缘分不要也罢,老道当年本是山中黑狐,因被张献忠逼得显出原形,成仙未果,只得重新遁入深山,又不幸让天雷击中,仅剩一缕阴魂未灭,骨骸被放在这间古屋之中,历年已久,适才外来的生人多,阳气重,故此不便相见。”
    我听那老狐狸的骨骸在屋子里,忙说:“应当给前辈的骨骸上香行礼,但没瞧见这古屋中摆放着藏骨坛,埋在地下了不成?”说着话想要挣扎起身,可脑袋撞蒙了,眼前黑乎乎的一片,身体丝毫挪动不得。
    黑狐的亡魂惨然一笑,说道:“嘿嘿,老道剩下的那点骨骸,已经让你们当成茶叶拿热水沏来喝了,却不知味道如何?”
    我惊诧难言,说不出的反胃恶心,难怪茶叶味道怪怪的,没有半点茶味,原来是老狐狸残存的骨骸就在铜罐中,被臭鱼当做陈年普洱了。
    我心里觉得恶心,嘴上可不敢这么说,咱是肉烂嘴不烂:“厉害,怪不得茶水的味道带着……带着……带着几分仙气,原来……原来是前辈您的骨灰……味道怎么形容呢,管阴沟不叫阴沟那叫一个地道……”
    黑狐亡魂没有再追究此事,对我说道:“你们当中姓藤的女娃子,是老道昔年徒弟的后人,因此老道不会怪罪你等,可这大穴村千百年没有生人进来了,你们也不可久留。”
    我不解地问道:“大穴村?我从来没听说过,这是个什么地方?”
 楼主| 发表于 2011-11-8 08: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黑狐的亡魂拣紧要的情形告诉我,自古以来,一直有几个道徒教众居住的村子,隐藏在这群山深处,其中一个就是大穴村,村人都是驴头山人之后,多半通晓五行道术,而它则是唐时山中的一只黑狐,久在山中与村人接触,知道村中流传着一个长生不死的秘密,它生出非分之想,也欲得成大道,所以趁村人不备,盗了一部古卷逃出门岭,变做人形大隐于世,可它这时才发现那个所谓的秘密,根本无关长生不死。
    四方上下曰宇,古往今来曰宙,有一个称为“门” 的怪物,能够吞噬这四方上下和古往今来,唐时驴头山人元神进入“门”中,终于把“门”杀了,其徒子徒孙造了一座古坟,后代都成了守陵人隐居深山,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古坟上层埋着驴头山人的遗骸,下层埋着“门”的尸体,但“门”死后仿佛变成了一个黑洞,需要不断以活人殉祭,才能维持它的平静。
    驴头山人族中后代知道以活人殉祭,无异于饮鸩止渴,无论多少鲜血和恐惧都填不满它,所以千百年来,不断寻求彻底让“门”消失的方法,有些村民甚至走上了邪路,那尊埋在殛神村火窑里的“四面神像”,即是其中之一,到头来均以失败告终。
    黑狐之前曾在屋中听了我们讲的怪谈,告诉那绳村里的住户,也是驴头山人之后,“门”的震动时常发生,遇到什么事情都不奇怪,而这个“大穴村”的年代,则比驴头山人的坟墓还要久远,从汉代即有,但是这是个没人居住的废村,据说村子里自古有个不明之物,而驴头山人的后代发现了大穴村的秘密,所以有一部分人迁居到此,想用大穴村里那个古老的秘密,让“门”彻底消失。
    至于大穴村里的东西究竟是些什么,连这黑狐也不知详情,只听传言那是个能把“门”吃掉的妖怪,它盗取古卷后逃出门岭,依照古卷中的方术炼药服食,得以活了许多年头,不过有生即有灭,什么东西都有个限数,倘若只生不灭,即遭鬼神所忌,躲得了一时,终究躲不了一世,到后来在张献忠的大营里,它被逼无奈显出原形,刚逃到山里不久,又让天雷击中,惨遭业火焚烧,剩下的骨骸和一缕游魂,都让门岭里的村民收敛起来,带回了大穴村,此后发生了什么事,它全不清楚,直到臭鱼把藏骨罐的封条揭开,它的亡魂也将很快化为乌有。
    我见这老狐狸的亡魂并无恶意,总算放下心来,就问它哪里有路可以离开此地?
 楼主| 发表于 2011-11-8 08: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黑狐亡魂说:“老道被封在罐子里不知多少年了,此时出来隐隐觉得这村中气息不对,除了你们之外,应该再没有别的活人了,想必是那些村民没能把‘门’除掉,反而又招来了什么妖怪,把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吃掉了,正应了‘披麻救火,引焰烧身’这句话,你等若要留下性命,就赶紧逃到山外,千万记住这村子里没有活人……”
    我恍恍惚惚听到此处,忽听屋门被人用力撞开,眼前光亮刺目,我爬起身子看过去,原来是臭鱼等人发现我掉队了,又打着手电筒返回来救我,而黑狐的亡魂就此消失无踪,屋内的油灯也在同时熄灭了。
    臭鱼咋咋呼呼叫嚷道:“屋中有鬼啊,你留在这跟鬼说话不成?”随即拽着我的胳膊便往外走。
    我止住臭鱼,告诉众人这古屋里确实阴魂不散,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又把那老狐狸亡魂所讲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其余四人皆是惊骇无比,陆续想起这门岭古坟里埋着一只吃时间的巨虫,由它引起的震动,使众人掉进一个恐怖的漩涡里,反复经历着死亡,前两次的起点都在埋门村开始,这次却莫名其妙来到了“大穴村”,现在连我们自己也无法确定,之前那一切都是根本不存在的噩梦,还是真正发生过的事实。
    藤明月望空拜了两拜,感激那老狐狸死后有灵有应,给众人指点迷津。我说你回去再烧香上供不迟,当即拖了藤明月的手,急急忙忙离开古屋,同其余三人分头上了两部车,刚要发动,突然一道闪电掠过天空,霎时间亮同白昼,只见周围全是原始森林,苍茫的云雾生于其间,远处被万丈峭壁遮断,竟是置身在群山环抱的盆地之中,并无道路可走。
    此刻,时间停留在了深夜两点整,大雨滂沱,下个不停,在接连讲述了许多离奇恐怖的故事之后,我们自身也仿佛在不知不觉间,迷失在了一个去向不明的怪谈之中。
 楼主| 发表于 2011-11-8 08: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卷 门岭怪谈 第一章废村咒俑
  
  
  上 地图
    深山里的大穴村,比唐代驴头山人的坟墓更为古老,它与世隔绝两千年之久,四周的崇山峻岭都被莽莽林海覆盖,险峰幻叠,飞鸟也难以逾越。
    我们被“门”卷进了死亡的时间漩涡,等到醒悟过来,才发现已经被困在这个废村之中,找不到出路了。
    臭鱼性急,乱出主意说:“趁早扔下车,徒步翻山越岭往外逃。”
    我摇头说:“这深山老林好生猛恶,白天进去都会迷路,况且又是半夜下着大雨,你有多大胆子,敢往里走?”
    阿豪说:“车子是没法开了,贸然走进森林也等于自寻死路,我看必须先找个安稳的地方,好好合计一下怎样逃出门岭。”
    我说:“正该如此,废村中的古屋应该还算安全,困在车上毕竟不是办法,咱们回去再想辙。”
    我当先下了车,招呼藤明月和陆雅楠,把车内用得着的应急物品都带上,冒着大雨返回古屋。
    古屋中的油灯熄灭后一片漆黑,外边暴雨如注,里面却沉寂无声,依旧充满了诡异的气息。
    我们摸着黑回到屋里,分别把取来的物品放在桌子上,借着手电筒的光亮进行清点,只有一卷胶带、三支手电筒、几节电池,以及应急的荧光信号棒,藤明月从车上拿了些饼干和巧克力。
    阿豪把手电筒分给我和臭鱼,让我们尽量省着点用,然后把其余的东西都装进一个背包里,以便集中使用。
    我有一柄十分锋利的英吉沙短刀,虽然属于管制刀具,却从不离身,如今正好用来防备壮胆,当即握了手电筒和短刀,将背包背在身上。
    臭鱼在屋里转了转,找到一根顶门的木杠,长短粗细与齐眉棍相似,所谓齐眉棍,就是把棍棒立在身边,长度恰好从地面到持棍者的眼眉,当然这是因人而异,按照练武术的说法,这么长的棍棒使起来最是得心应手,臭鱼得过些传授,专好抡枪使棒打抱不平,他本来就是浑不吝的脾气,有根齐眉棍在手,变得更加胆大气粗了。
    阿豪也想找些家伙防身,东翻西找,却没有一件趁手的东西。
    臭鱼说:“你大爷的赶紧打住,哪怕路上遇着什么凶险,只要有本寨主这条棍子在手,也足能应付得来,用不着你这当狗头军师的动手,你计划好了咱们往哪走就成。”
    藤明月和陆雅楠担心众人无法走出深山,还要再次陷进死亡漩涡,就像那个面馆老板的亡魂,在绝望中一遍接一遍重复着毫无意义的行为,如同坠入了无间地狱。
 楼主| 发表于 2011-11-8 08: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阿豪安抚藤明月说:“事在人为,我等但行己事,莫问前程,也就对了。”
    臭鱼说:“这话在理,老话不是也曰过吗,天无绝人之路,咱又没犯下天不盖地不载,该挨那千刀剁万刀碎的罪过,凭什么遭此劫难,要死也不是这么死的。”
    藤明月听了这些话,稍稍放下心来,她说刚才看到外面的山形地势,颇像她先祖藤淮安得到的古卷最后一页,那果真是这里的地图。
    我为难地说:“如今困在深山废村中,既不辨方向,也不识路径,有地图固然是好极了,可那古卷最后一页已经失传多年,眼下可是指望不上它了。”
    藤明月想了想,问道:“你们谁有本子和笔?”
    我记得背包里有记事本和钢笔,便取出来交给藤明月,就看她翻到记事本的空白处,用钢笔描绘勾勒起来,山峦村庄的形势很快呈现出来。
    我们在旁看得又惊又喜,一问才知道,原来藤淮安有过目不忘之能,早将古卷最后一页记在心中,为了不忘黑狐恩德,又凭印象重新绘了一幅,是藤氏传家之物,一代代保存至今,藤明月出身于书香门第的大家族,时常临摹碑帖字画,也曾多次见过那张古画,所以能在记事本上画出草图。
    那地图虽然简单,但参照物和方位非常明确,能够使人一目了然。
    阿豪举着手电筒仔细端详地图,有些激动地说道:“有地图就好办多了,咱们的位置应该在这……”
    我们顺阿豪的指示看去,就见群山围绕着一个村子,北面有万丈悬崖遮挡,没有道路可以通行,南面是险峰重叠,地图东西两侧同样都是高山,但西侧有一条隧道,看来可以进入,但不知通往什么地方。
    我们这几个人所在的古屋,处在村子西端,整个大穴村的布局为正圆形,当中是那个神秘的鱼骨图案,那应该就是黑狐嘱咐藤淮安不可接近的东西,一定存在极大的危险。
    阿豪说:“这大穴村从汉代就有了,但最初的村民不知去向,只留下一座废村,千百年后才有驴头山人的后代移居到此,这个村子的名称,直白中透着几分恐怖,顾名思义,村子里肯定有个很大的洞穴,我想这鱼骨图案,有可能标记着洞穴的位置。”
 楼主| 发表于 2011-11-8 08: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说:“这么看来再简单不过了,废村南北两边无路可走,往东走也是死路,唯有从西面穿过隧道。”
    阿豪等人全部表示赞同,其实这是明摆着的事,大伙虽然对深山里的隧道一无所知,也无非走一步看一步,可事到如今,好比溺水之人捞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只得竭尽全力求生,但愿那是一条生路。
    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我们几个人合计了一番,不再像先前那般慌乱,决定先往废村西面走,只要能够离开这片大山,也就意味着逃出生天了。
    阿豪说:“穿山过去可不比寻常,咱们仅凭手电筒照明,恐怕维持不了多久,一旦在半路上电池耗尽,可就要人命了。”
    我说:“这也容易,古屋里有油灯,应该有积存的灯油火芯,多找些能照亮的东西就是,找不到也没关系,背包里的荧光信号棒不受环境所限,可以持续照明十几个小时,要是那么久还走不出山洞隧道,也就死了心了,别想再活着出去了。”
    阿豪老成持重,认为隧道里情况不明,还是主张找些备用的火烛等物,最好做几根火把,一来能够驱赶野兽,二来可以探路照明。
    于是众人在屋内各处翻找,凑了三五根火把,见有蜡烛之类的东西,也一律装进背包。
    这次寻得仔细,发现屋内墙壁都是巨砖砌成,那些暗青色的方砖又大又古,上面阴刻着怪兽的纹饰。
    臭鱼用手电照了照,说道:“我日他大爷的,这砖真挺讲究的,居然都刻了长腿儿的蛇。”
    我走近看了两眼,说道:“你别少见多怪,几时听说过有长着四肢的蛇,我看倒像蚯蚓。”
    陆雅楠奇道:“蛇和蚯蚓都不会有腿,这砖上刻的图案是不是龙?”
    藤明月说:“这就是龙,而且是很古老的龙,两千年前的龙还很像蛇,你们瞧,龙的周围还有云卷纹,是腾云驾雾之龙……”
    阿豪说:“这可奇怪了,此地的房屋大多造于两千多年前的汉代,村子又处在与世隔绝的深山之中,为什么会在砖上雕刻龙的图案?”
 楼主| 发表于 2011-11-8 08: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臭鱼说:“你们这帮人真是一会儿聪明,一会儿糊涂,这有什么可疑心的,你管它刻的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呢?跟咱有什么相干?”
    我对臭鱼说:“你不说话的时候,还显得挺深沉,一说话就暴露了原本无知的嘴脸,半点常识也不具备,飞龙是随便能用的吗?古代只有皇帝老儿才是真龙天子,慢说普通老百姓,即使贵为诸侯王,也不敢在砖上阴刻飞龙,除非是想造反当皇上了,倘若被官府发现,那是诛灭九族铲平祖坟的罪过。”
    阿豪说:“不错,普通的村子里绝不会有龙形图案,村中房屋的古砖大得出奇,质地是沉泥陶土,这不是一般的砖,很像是皇陵用的墓砖。”
    我顺着阿豪的思路想下去:“大穴村是因墓穴得名?而且是两千年前的皇陵?”
    臭鱼说:“这种事你用脑子想想就知道了,根本不可能,既然是皇帝陵寝用的墓砖,怎么都被村民用来盖了房子?再说门岭深山里埋着哪朝哪代的君王?反正我是没听过这种事,哪段评书里都没提到过。”
    两千年前的大穴村、龙纹墓砖建造的房屋、古怪的鱼骨图案、能把“门”吃掉的怪物,我们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其中有什么联系,眼下逃命要紧,没心思再理会这深山废村的秘密,继续在屋中搜寻。
    这深邃的古屋分为三进,里面同样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药石,我和阿豪、臭鱼三人做药材生意,走在屋中用手电筒到处照视,就见除了许多草药磁石,也不乏熊胆、五步蛇、鹿茸、鹿角、海蛤壳、龙骨之类贵重的药材,堆放在深山里实为可惜。
    藤明月和陆雅楠惊讶于我认识那么多药材,问道:“这许多药材,你每一种都能辨认出名目?”
    我夸口道:“这算什么,不瞒你们俩说,我不仅认识,每种还都亲自尝过,我这辈子,两条腿儿的没吃过人,四条腿儿的没吃过凳子……”
    这时走在前边的阿豪突然站住,不知他用手电筒的光束照到了什么,吃惊地说:“老天爷,这个村子是在湖底!”
 楼主| 发表于 2011-11-8 08: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中 湖底
   
  
   臭鱼在后面看不到头里的情况,自顾自地说道:“这分明是片大山,哪里有湖?真要到了湖底,大伙不全淹死变水鬼了?”
    我同样不解,当即跟上前去瞧个究竟,看到阿豪站在古屋后门,手电筒照向黑暗的地面,经过雨水冲刷,土中露出一些奇形怪状的鱼骨和蚌壳残骸,个头和模样都很惊人。
    那些鱼类遗骸年代古老,全都变成了化石,与地面融为一体,仅能分辨出轮廓,我们几个人终于明白了阿豪那句话的意思,在很久很久,多少万年之前,这大穴村曾是个很深的湖,湖水干涸消失之后,逐渐形成了陷在山里的一个大坑,深坑周围群山环列,我们现在站的位置,正是当年的湖底,所以才会见到鱼骨一类的化石。
    这时我们借着天上闪过的雷电,看到了更为骇人的情形,就见眼前是个无比巨大的深坑,地形倾斜向下,村中密集的房屋层层叠叠,一圈圈绕着大坑的走势建造,上面极其开阔,越往下面越窄,黑茫茫不见其底。
    我们所处的那间古屋,位于整个村子外围的最西端,下面的房屋规模相近,密密麻麻不计其数,一排比一排低,脚部与下一圈房子的屋顶平行,有些古屋已因年代久远而塌毁,但大体轮廓保留得非常完整,站在边缘看来,犹如陷进黑洞的梯田,黑漆漆的鸦雀无声,若非高处偶有雷电掠过,根本看不到这个村子惊人的全貌。
    我倒吸一口冷气,巨大总该有个限度,这未免也太大了一些,想不到两千年前的村子,竟然处于枯湖留下的深坑里,至少容得下万人居住,说是城池也不为过,这地形很像漏斗,越看越深,往里面多看一眼,便觉得会被无形之力吸进去,也不知道有没有底。
    我和其余几人正看得心惊肉跳,陆雅楠用手指向大坑深处说:“你们看,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我们尽力睁大了眼,顺陆雅楠所指方位仔细看去,由于太深太黑,在高处只能勉强看到一个轮廓,这村子中心,也就是大坑底部,确实有个高耸的阴影,但形状模糊不清,隔着漫天的雨雾,更加难以辨认。
    村子周围有几道陡峭的石阶,一直伸进漆黑的坑底,形势极险,雨水顺着石阶不停向深处流淌,瓢泼大雨下了这么长时间,并不见积水溢上来,可见这个原本是湖底的大坑深不可测,但坑底显然有个庞然大物,看轮廓竟像是一座黑黢黢的山峰拔地而起。
 楼主| 发表于 2011-11-8 08: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好奇心起,跟陆雅楠走到石阶上,把手在额前遮住雨水,探身往下张望,仍辨认不出那是什么东西,如果“面馆里最后一位顾客”那则怪谈属实,门岭隧道惨案那列列车中的全部生灵,便是被这古村里的东西吃掉了,这东西除了生灵之外,还能吃掉死鬼的亡魂,所以给驴头山人守陵的村民,才想让这怪物把“门”的阴魂吃掉,赶上十二年一轮的全阴时辰,从山中驶过的列车也难以幸免,然而它平时却一切如常,我们在古屋中坐了许久,真要出事早没命了,可见在远处多看几眼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也不敢动走下去看个究竟的念头。
    这时臭鱼在我们身后问道:“看得清那是什么东西吗?”
    我对臭鱼说:“天太黑了实在看不清楚,你平时总吹嘘自己胆大包天,是骡子是马咱牵出来溜溜,敢不敢跟我走下去瞧瞧?”
    臭鱼逞能说:“吓唬谁呢?咱是个顶个滚钉板,还是手牵手下油锅?只要你划出条道儿来,本老爷一律奉陪到底,皱一皱眉头,便算不得英雄好汉。”
    藤明月以为我和臭鱼要来真格的,立刻叫住我:“里面情况不明,你们俩别再往前走了。”
    阿豪也跟上来劝道:“这村子的布局很奇特,似乎是为了镇住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汉代和唐代之后定居于此的两批村民,全都莫名其妙地失踪了,多半都与村中这个大洞有关,咱们可别没事找事旁生枝节,赶快从隧道里逃出去才是。”
    我和臭鱼本来也没那个胆子,听阿豪等人一劝,立时就坡下驴,刚要转身往村外走,却见坑洞中忽然亮起一团鬼火般的幽光,犹如地洞深处点燃了一根极大的蜡烛,又像有只鬼气森森的巨眼在黑雾中睁开。
    我们都被这骇人的情形所震慑,谁也不敢发出声响,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
    陆雅楠怕上心来,后退时踏到台阶边缘,这条漫长陡峭的石阶十分古老,表面长了不少苔藓,大雨中格外湿滑,她立足不稳失去了重心,顿时摔倒在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1-28 17:2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